未分類

我:“……”

我看着沙發上的江昊天:“那個,恭喜你啊,終於能恢復靈體了。”

江昊天淡淡應了一聲,沒什麼起伏。

我偷偷的向江昊天移近:“還有,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破壞你修煉的,我也不知道,原來修煉是那麼難的。”我內疚道。

江昊天擡頭看了我一眼,淡淡開口:“知道錯了?”

我點點頭。

“那就繼續喜歡我。”江昊天突然道。

我:“…..”

我又偷偷靠近江昊天一點:“你,幹嘛要我喜歡你,我爺爺說了,你爲了不讓那些女妖糾纏你,你都把她們都殺了。”

“因爲我高興。”江昊天想也不想。

我:“…..”

“你,真的把她們都殺了?”我還是不能相信。

“封印。”

我:“…..”這跟殺沒什麼區別了吧!

“顧蘇。”江昊天喊道。

我擡頭:“怎麼了?”

“等我有了靈體,千萬別太愛我。”江昊天淡淡道。

我:“…..”這他媽是有多自戀才能說出這種話。

“不過你要想愛,我勉強允許吧。”

我默默的閉嘴,默默的起身,這自戀絕對是一種病,而且,這個男人已經到了自戀晚期,無藥可救。

突然,我想起江昊天生前是魂飛魄散而死的,看着江昊天,猶豫的問:“蛇妖,你,是怎麼死的?”

驟然,偌大的古堡氣壓驟降。 江昊天的臉色陰沉,漆黑的眸子滲透着寒光,一字一字清晰道:“我也不知道。”

我:“…..”

“我沒有生前的記憶。”江昊天的聲音一片冰封。

我愕然,我怎麼也沒有想到,蛇妖居然沒有生前的記憶。

蛇妖的屍體不僅被人四分五裂,而且魂魄也被盡滅,我不禁陷入沉思,蛇妖到底是遇到了什麼,纔會變成這個樣子。我想問,但看蛇妖陷在陰霾中,我便閉了嘴,不再戳他的痛處。

江昊天突然站起來,往外走。

“你要去哪?”我問。

“我要出去一趟,過幾天回來。”江昊天道。

我點點頭:“那你小心一點。”突然覺得,蛇妖停不容易的。

江昊天走到門口,又折回來,我莫名,他看着我道:“離顧曲裳遠一點。”

“啊?”我一下子愣住:“什麼意思啊?”

穿成惡毒女配后我成功洗白 我剛想問,江昊天卻已經不見了,我:“…..”

江昊天走後,我認真的揣摩他的話:“離顧曲裳遠一點?難道是怕我傷害她?”我想了想,搖搖頭,江昊天明明說了,對她沒興趣的,那應該就不是了。

那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我左思右想,卻依舊什麼也沒有想出來,我剛想收拾東西回自己的出租房,顧曲裳卻正在這個時候走進來,看見我頓時笑容滿面,就跟看見失散多年的親姐妹一般:“蘇蘇,原來你也在這裏啊,好久不見你,真的好想你啊!”顧曲裳一把將我抱住。

我:“….”

“蘇蘇,你怎麼好像瘦了,是不是這幾天太操勞了。”顧曲裳放開我,仔細的看我。

我曬笑:“沒有沒有,我很好。”

顧曲裳卻捧起我的臉,擔心的撫摸:“你看,還說沒瘦,我記得上兩天看見你的時候,你這裏還有肉,現在都沒有了,是不是我不在,昊天又欺負你了。”

我:“…..”

“沒有,蛇——”我趕忙改過來:“哥哥對我很好。”

“你啊,還真是護着你哥哥。”顧曲裳將我拉到沙發上,將大大小小的袋子放到我面前:“蘇蘇,你快試試,這是我趁空閒,幫你買的。”

“啊?”我一下子有些反映不過來。

“啊什麼啊,你看看你,年紀輕輕也不知道打扮,快去試試。”顧曲裳不顧我婉轉拒絕,硬是將衣服都塞進我手裏:“快去試。”

武仙傳承系統 我只能強撐着笑,去試。

房間,我看着地上大大小小的袋子,狠狠的抽了抽嘴角,看樣子顧曲裳是真把我當江昊天的妹妹,未來的小姑子了。

“蘇蘇,好了嗎?”門外傳來顧曲裳的聲音。

我隨便穿了一件:“好了好了。”

顧曲裳開門進來的瞬間,一抹影子在她身上忽閃而過,我一愣,剛剛是我的錯覺嗎?

不對,我記得上一次在皇家的時候,我好像也在顧曲裳的身上看見一閃而過的影子。

“蘇蘇,你怎麼了?”顧曲裳問。

我趕忙回過神:“沒事,沒事。”

顧曲裳看着我身上的衣服:“你看,這樣就漂亮了嘛。”

“謝謝。”

顧曲裳拉住我的手:“謝什麼謝,以後我們都是一家人,你把我當姐姐就好。”

我:“….”

我強撐起笑,點頭。

“那個,時間也不早了,曲裳姐,我先回去了。”我道,恨不能立刻回到我自己的小出租房裏。

顧曲裳一把拉住我:“回哪裏去啊,你這個孩子是不是傻了,這裏就是你自己的家啊,你忘了,你可是江家的人。”

“是。”我只能硬着頭皮答應:“不過,我一般都住外面的。”

顧曲裳作出一幅生氣的樣子:“蘇蘇,你是不是討厭我啊,所以我一來,你就要走啊。”

我:“….”

我還想找什麼理由回去,但不管我找什麼理由,顧曲裳就是不肯讓我走,硬是將我留在古堡,我沒有辦法,只能留下。

吃過晚飯,顧曲裳拉着我在客廳看電視。

“蘇蘇,你真的不做面膜啊?這個面膜可好了。”顧曲裳問我。

我搖搖頭。

於是,顧曲裳就自己貼了面膜,閉着眼睛躺在沙發上,我只覺得鬱悶的不行,不讓我回出租房,就是讓我回自己的房間也行啊。我剛想找個理由回房間,顧曲裳道:“蘇蘇,我突然想起來有個電話沒打,你幫我打個電話給錢老闆,就是錢齊,手機在包裏。”

我看着閉眼的顧曲裳,只能幫她去拿。

顧曲裳的包很大,我打開,裏面的東西也是有很多,我一時之間竟沒有找到手機,突然,一個樣式古怪的手機闖進我的眼簾,我一開始還不能相信,這就是手機,但我把它拿起來,打開,這才確認,真的是一個手機。

我想,應該是明星錢多,所以用的手機也跟我們不一樣吧。

我找了半天終於找到了這個手機裏面的通訊錄,但卻不小心按到了通話記錄裏,我剛要返回去,整個人卻僵硬住,因爲通話記錄上並沒有很多繁雜的號碼,竟只有三個,還都是呼叫。

一個,柳研熙。

一個,範晴。

最後一個,李微。

而通話時間竟跟她們三個死前接到電話的時間基本一致。

“蘇蘇,找到了嗎?”顧曲裳睜開眼睛,看見我手裏的手機,一步上前拿過我本能的將手機頁面返回,所以當顧曲裳拿回去的時候,看見的是手機主頁面。

顧曲裳故作鎮定,但我還是能看出她的慌亂:“蘇蘇,你,看見什麼了?”

我莫名:“沒有啊,曲裳姐,你這個手機太難搞了,我都找不到哪跟哪。”我故作埋怨。

顧曲裳看了我一眼,這才笑道:“這哪裏是手機,這個啊,只是我朋友鬧着玩,自己做的模型。”

“哦,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爲這個是你的手機呢。”我作出恍然大悟,心裏卻不平靜。

顧曲裳自己拿過包,將那其怪的手機放進去,從包的狹小袋子中拿出另一個手機:“你個傻孩子,我的手機是在這個袋子裏呢。”

我作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我還以爲你跟我一樣,都喜歡把手機放在最大的各層裏呢。”

顧曲裳笑:“每個人習慣不一樣,也難怪你。”

顧曲裳跟我又聊了一會兒,便各自回房間,只是顧曲裳的手機讓我上心,還有她身上影子的事情,於是我一大早就去找爺爺。

“美女,有空一起吃個飯吧。”爺爺正熱情的跟一個黃髮美女打招呼。

我不禁深深扶額,難道作爲一個道士不是不食人間煙火嘛,怎麼到我爺爺這裏就這麼——

我都無力吐槽了。

“爺爺,我有事情跟你說。”我把爺爺拉過來。

爺爺還依依不捨的回頭:“美女再見。”

“爺爺。”我有些不悅,這到底是孫女重要還是美女重要啊!

爺爺看出我生氣,連忙道:“寶貝孫女,說,爺爺認真聽着呢。”

我嘆了口氣,道:“爺爺,我在顧曲裳身上看見類似影子之類的東西,那個東西一閃而過,你說是不是我眼睛出問題了,還是——”

“你眼睛沒問題,正常。”爺爺根本不以爲然,眼睛還時不時的在看街上的美女。

我生氣的一把站在爺爺面前,堵住他的目光:“你的意思是,我沒有看錯?”

爺爺只能收回目光,點頭。

“那我看見的是什麼?”我問。

“鬼。”爺爺道。

“什麼?”我的眼睛瞬間大了起來:“顧曲裳是鬼?”

爺爺點頭:“既然你看見了影子之類的,那肯定就不是正常人類了。”

老公我要寵你 我:“…..”

突然注意到爺爺的說辭:“爺爺,你說我看見了,那就不是正常人類,這是什麼意思?”

“你吃了聖陰果,早已經是魔體,而且成魔也是遲早的事情,既然你是魔體,你能看見鬼的真身,有什麼好驚訝的。”爺爺一幅大驚小怪的樣子。

我皺眉,不是很明白爺爺的意思。

“寶貝孫女,你看啊,一般人是不是看不見鬼啊,更看不見附在人身上的鬼?除非這隻鬼想讓你看見,故意現身,你才能看見,對不對?”

我點頭,就像花翹和青彥。

爺爺循循善誘:“但你不一樣,你現在嚴格來說,早已經不是正常人類,你的外表是跟人無樣,但你的內在卻是全陰,屬於還未成熟的魔體,說白了,你就跟妖魔鬼怪差不多,既然,你跟他們都是一類的,自然能看見自己的同類,就跟人類能看見人類一樣,當然,也不排除那些道行高的,讓你看不見,或者僞裝起來。”

我看着爺爺,根本回不過神來,上回爺爺說我是魔體成魔,我都沒當真,以爲只是老道士胡言亂語,但現在再聽到這番話,我整個人都——再風中凌亂。

“我,不是人類?”

爺爺點頭。

“我是妖魔鬼怪?”

爺爺點頭。

“我,遲早要成魔?”

爺爺點頭。

我:“…..”這他媽的是在逗我嗎?

“這不是在逗你。”爺爺一眼看穿我,語重心長道:“寶貝孫女啊,爺爺不求別的,就希望你以後成魔了,能做個好魔,不要塗炭生靈,禍害無辜的生命。”

我:“…..”

我突然想起,我早上出門,看見腳下的一大羣螞蟻在搬家,然後我繞道走的樣子。

“爺爺,要是我以後成魔了,一定做一隻世界第一好魔。”我不想爺爺擔心。

爺爺嘆了口氣,搖搖頭:“爺爺終於知道當年那道士爲什麼要我爲你積累善業了,你說,魔能有好魔嗎?”

我:“…..”

爺爺卻突然眼前一亮:“不過也有可能。”

“什麼?”我問。 “半魔半仙。”爺爺回答。

“半魔半仙?那就是一半成魔,一半成仙?”我問。

總裁求放過 爺爺點點頭:“要是這樣的話,生靈塗炭的可能也就減小了一半,只要沒有什麼事情刺激了你,你是不會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情的。”

我:“…..”

“不過,你不可能成爲半仙半魔,你只能成魔。”爺爺突然道。

“爲什麼?”我不甘心。

“因爲你只是吃了聖陰果,並沒有——”爺爺說到一半擺擺手:“反正這半仙半魔,跟你沒關係。”

我:“….”

我見爺爺懶得說,也就不再追問,迴歸到正題:“爺爺,那既然我能看見鬼怪的真身,那爲什麼我只看見顧曲裳身上閃過一團影子,根本不知道那影子長什麼樣子。”

“正常,你現在還未成魔,只是在初期,所以,只能隱約看到一點,碰到道行高的,又不願意讓你看的,你就啥也看不到了。”爺爺道。

“喔喔。”我瞭然,突然,我想起昨晚在顧曲裳手機裏看見的通話記錄,便將這件事情也告訴了爺爺。

爺爺的神情凝重:“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樣。”

“什麼?”我問。

爺爺看着我道:“這個顧曲裳很有嫌疑,不過我現在還不能確定,寶貝孫女,你還是趕緊離她遠一點吧。”

我搖搖頭:“爺爺,你忘記了你之前的推論,你說那隻殺人的鬼是要我替她背黑鍋,這樣說的話,顧曲裳就是故意接近我,就算我想遠離她,也要她放過我才行。”

爺爺嘆了口氣,知道我說的沒錯。

這顧曲裳無緣無故的出現,又無緣無故的對我好,還接近蛇妖,這些事情到現在看來,都不是那麼簡單的一句娃娃親就能解決了的,我覺得一定是有原因的。

“爺爺,我覺得我們不僅不能逃離她,還要好好的調查她,只有我們把真相挖出來,纔是最安全的。”我道。

爺爺沉思半項,點點頭:“寶貝孫女,你說的沒有錯,不管怎麼樣,爺爺都會一直跟你在一起,還有,既然你已經知道她不是人類,在她面前千萬不要露出破綻,我看她的樣子,暫時沒有要動你的打算,所以,你現在還是安全的。”

我點頭,想起昨天晚上我的臨場發揮,突然覺得,在這娛樂公司呆久了,連我都學會演戲了。

“還有寶貝孫女,你要是有機會就試試那個電話,要是能打出去,那就——”爺爺的臉色凝重。

我點頭。

爺爺卻拉住我:“記住,千萬不要撥號碼,隨便撥一個數字,只能撥一個數字,知道嗎?”爺爺再三囑咐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