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戰神戟還沒有舉起,北斗還沒有轟出,宋端武已經來到陶景天的面前,一劍斬進陶景天的眉心。

「轟!」陶景天爆碎開來,宋端武再也堅持不住,身軀捲縮,體內的一切都在瓦解,意識也更加模糊起來。

「宋端武,堅持住,我們能夠活下去!」風陵趕緊爬了過去,僅有的靈能輸送進入宋端武體內,甚至風陵拿出一把把峨眉丹藥,塞進宋端武嘴裡。

「噗嗤!」宋端武的傷勢太重了,經脈寸斷,丹田碎裂,意識即將破滅,宋端武最後的堅持,卻是斬殺陶景天。

「為什麼?為什麼跟你師傅一樣,活著難道不好嗎?」風陵痛苦無比,一樣的奇男子,一樣的決然。

就在宋端武想要最後說什麼時候,北斗七星當中,一道人影慢慢走了出來,那才是真正的陶景天。

「真的沒有想到,你能夠殺死我的分身。」陶景天太小心了,剛才居然一直用的分身。怪不得能夠用戰神戟的投影,擊殺向勝雪。

「什麼?」宋端武實在不敢相信,最後的希望也破碎了,宋端武拚死都沒有救下風陵,這沒法跟師傅交代。

「你們都要死!」陶景天也動怒了,差點死在宋端武的手中,這個小子剛才激發那一劍,的確嚇住了陶景天。

「兄弟,我來陪你了。師叔,抱歉,沒有救下你。」宋端武的意識真的要死寂了,風陵也陰沉的臉,死就死吧,不能夠讓向勝雪一個人赴黃泉。

「真的不甘心,該死的正一道。」就在風陵要閉眼的時候,七星北斗突然晃動起來,整個大陣好像承受某種衝擊。

「怎麼回事?」陶景天就是一愣,而風陵也疑惑的抬起頭。耳邊就聽到一股龍吟之聲,然後整個空間都在晃動。

「好熟悉,怎麼可能?」本來意識即將破滅的宋端武,猛的想到什麼,瞪大雙眼看著前方,看著大陣劇烈晃動的地方。

「楊柏,是你嗎?你做鬼也來救我,哈哈哈。」宋端武聽到龍吟,這一世,也只有楊柏能夠轟出這麼恐怖的音嘯。

「外面有人進來,是誰?」陶景天臉色也沉了下來,七星北斗可是陶景天布置的,怎麼可能被人從外攻擊進來。

「轟!」可就在陶景天疑惑的時候,一顆星辰轟然炸裂開來,陶景天猛的退後,然後這處空間之內,一個金色的拳頭,化為神龍猛的撕裂一切。

「給我碎!」楊柏真的太凶了,金體龍符,絕世的龍力,恐怖的神念。楊柏一拳拳終於轟開七星北斗。

一個個星辰在楊柏的前方碎裂,神龍所過的地方,全部化為齏粉。楊柏第一眼,就看到馬上就要死的宋端武。

「老宋,我來了,給我堅持住,老子可是醫聖,你死不了。」強大的神念當然就朝著宋端武而來,楊柏真的怕宋端武意識崩潰。

「你,你活著?」本來要死的宋端武,終於看到楊柏了,頓時雙眸都瞪大了。

「我活著,你也不許死!」宋端武的傷勢太重了,尤其連續的激發天劍,就宋端武生機已經斷絕,根本不是靈霧能夠救治的。

「楊柏,你還活著?」風陵也看到楊柏,也是震驚的看著楊柏,這個時候楊柏還能夠闖進來,難道他們真的還有機會。

至尊狂帝系統 「我,我不信了,你這個醫聖也沒有辦法吧?」往常融入靈霧,宋端武當然能夠感受到,可如今宋端武渾身依舊冰涼刺骨,宋端武卻淡淡笑了起來。

「你沒死就好,本來這件事就不該你來,是我強拉著你來。靈兒師妹還沒有找到,結果卻讓你成為這個樣子。楊柏,領著師叔走,我不行了。」

「放屁,我救不了,難道別人還救不了,放心,你死不了。」楊柏看著宋端武這個樣子,已經屬於暴走邊緣,只是強撐著跟宋端武解釋一下。

「還有人?誰?」宋端武馬上就要閉眼了,結果卻看到石靈兒的俏臉伸了過來,然後從破舊的袋子當中,拿出一枚枚丹藥。

「師兄,都給你,楊柏,你快看看,哪個好使。」 楊柏掃了一眼,抓起三枚擁有丹紋的靈丹,當場就捏爆開來。靈丹碎裂,蘊含的靈能被楊柏用神念操控,直接封堵丹田。

「是,紫雲靈丹,天品丹藥!」峨眉風陵長老眼睛頓時直了,怎麼可能遇到天品丹藥,要知道修真界的靈丹,如今天品已經絕跡,如今卻在這個年輕娃娃手中看到。

「勝雪!」不光看到丹藥,碎裂的大陣之中,向勝雪也跑了過來,立刻就沖入風陵石台的懷內。

「師傅,我回來了,我來就你了。」向勝雪看到風陵斷臂,淚如雨下。

「你怎麼回來了?你沒事?」風陵看到向勝雪無事,頓時心中大定,而向勝雪指了指楊柏,這明顯就是楊柏救了。

「老宋,堅持住,死不了!」紫雲靈丹碎裂,楊柏看到宋端武的傷勢還沒有恢復過來,一抬手,一枚青芒靈丹,上面好像有靈鳩雲紋升騰,這是天品丹藥,專門修補神魂的靈鳩妖丹。

「轟!」靈鳩長鳴,誰能夠想到楊柏把一枚枚天品丹藥,都打入宋端武的體內,宋端武都忍不住想要咆哮,瀕死之境,居然被救了回來。

不過就在楊柏又要捏碎天品丹藥時候,對面正一道陶景天終於反應過來了,滿眼都是貪婪,甚至是怒火。

「夠了,都是我的,那可是天品丹藥,你們居然在浪費我的丹藥。」 羅馬的涅槃 陶景天目光如火一樣盯著石靈兒,尤其石靈兒腰間的儲物袋。

「給我,把這個交出來!」恐怖的威能轟然釋放,玉如意騰空而起,異象而起,虛空炸裂出一道道雲彩,這些雲彩化為山河日月,統統朝著石靈兒而去。

「憑什麼給你,你是誰?」石靈兒瞳孔一縮,還不知道陶景天的身份,宋端武師兄受傷,也讓石靈兒發怒。

石靈兒可是融入太皓妖神的神格碎片,無視陶景天的神威,這也讓陶景天一愣,不過馬上大笑起來。

「看來你寶貝很多,很好,今天都把你們了解在這裡。楊柏,放開丹藥,這些統統都是我的。」

雲朵升騰,萬山降臨,陶景天根本不在乎石靈兒跟向勝雪,這裡唯一有戰力的也只剩下楊柏。

「陶景天,你死定了!」楊柏猛的抬起頭來,金芒目光,破妄金瞳,龍山神格轟然爆發。那是無敵的神威,那是血腥的殺戮,只是一眼,陶景天猛的退後,上空玉如意弄出的雲朵統統炸裂開來。

「什麼?」陶景天愣住了,誰能夠像想到楊柏這麼凶。而此時的向勝雪抱住風陵師太,石靈兒朝著向勝雪指了指地下的靈丹,趕緊讓向勝雪自己找靈丹救治風陵。

「他手中有神器,楊柏,小心!」風陵長嘆一聲,這一次只能夠依靠楊柏,而且石靈兒的靈丹的確能夠恢復斷臂。

「誰沒有嗎?」楊柏怒髮衝冠,一抬手,龍吟不斷,龍泉劍已經拿在手中。恐怖的劍芒轟然而起,天地當中有神龍,楊柏一劍斬了出去。

「咦?」平常恐怖的威能,在這玄鳥山當中,龍泉劍的威力減少太多,劍芒所化的神龍,只能夠斬出十米左右。

「轟隆隆!」七星北斗徹底炸裂開來,神龍逆轉天地,龍泉劍發出怒吼,而前方的戰神戟也同樣斬了下去。

狂暴的能量肆虐在玄鳥山的山巔所在,這裡天地規則改變,就是為了保護這片天地。神器的撞擊,颶風而出,陶景天的狂笑已經傳來。

「哈哈,楊柏你還不知道吧?這就是你的神劍?失去神劍的威能,本座擁有戰神戟,你還想勝利?」

前方有玉如意保護陶景天,戰神戟所化的戰勝異象俯視一切。陶景天抬了抬戰神戟,戟身猶如流水。

「去你的!」楊柏根本就不廢話,神器威能被壓制,楊柏握緊神劍龍泉,瘋狂的斬了下去。

「你還來?你以為憑藉你的肉身和靈氣,你能夠發揮多少次神劍?」陶景天可是老一輩的金丹大能,要不是在玄鳥山得到寶貝,也無法自如操控戰神戟。

神器的碰撞又一次發生,楊柏一步未退,什麼戰神,楊柏才是戰神,逆流而上的戰神,一劍猶如狂風暴雨一樣,神龍的龍鱗已逆,楊柏真的怒了。

「怎麼會這樣?」陶景天又一次愣住了,陶景天平時修鍊的都是法術,如今拿著戰神戟,依託神器跟楊柏戰鬥,卻發現無論是速度還有力量,根本無法跟楊柏比。

如果讓楊柏靠近,陶景天會被轟成渣子。神劍龍泉一次次被抬起,陶景天的玉如意上面都是裂痕,楊柏的攻擊速度太快了。

「加油,楊柏!」石靈兒從來沒有看到楊柏這麼戰鬥,無比的興奮。宋端武的意識已經歸來,看著前方的所有,也忍不住驚嘆。

「那可是神器,那就不怕力竭嗎?」宋端武真的想要提醒楊柏,可是看到楊柏壓著的陶景天打,宋端武也感覺心中很爽。

「楊柏,加油!」宋端武也學著石靈兒,一聲聲助威在天地響起,這可把陶景天給氣完了,這可是生死戰鬥,這些人當著看武鬥呢?

「楊柏,你給我退後,天地無極,乾坤借法!」陶景天屢次動用戰神戟,靈氣消耗的太快,陶景天可不能夠像二愣子一樣,就這麼戰鬥下去。

「轟!」戰神之下,突然出現一個法陣,陶景天心疼的召回玉如意,天地五行,法陣延伸出五個小陣。

五色之陣,五行之威,陶景天激發的正一道大五行之陣,可是能夠滅殺金丹大能。

「楊柏,你給我去死!」陶景天有點後悔了,一開始就應該動用法術,為什麼要跟楊柏拚鬥神器,這簡直自己找病。

「楊柏,小心,那是大五行之陣,五行時而為陰,時而為陽,萬化之道,躲開。」風陵又一次提醒,千萬別被大五行給轟上,那會引發無數的攻擊。

「哈哈,晚了!」陶景天圖突然長嘯一聲,楊柏離著太近了。而此時大五行已經徹底激發出來,金木水火土,化為五個長虹一樣,轟然降臨在楊柏的左右。

「你只是憑藉神器和你奇怪的體質,你真的以為你是金丹期?」陶景天已經興奮起來,只要楊柏被擊殺,這裡所有人都要死。

「陶景天,我說過你死定了!」楊柏的目光是冰冷的,神劍龍泉在地面劃出一道道火星,楊柏倒拖著神劍,楊柏的眉心深處已經在瘋狂轉動起來。

「哈哈,想讓我死,你憑什麼?」五道長虹已經落了下去,金木水火土,生生不息,要徹底滅殺楊柏。

「沒有神劍,我一樣斬殺你!」天地有龍符,就在長虹落下的時候,一條神龍彷彿從楊柏的身上而出。

每一個鱗片都是一道龍符,雷霆、龍炎、翻雲覆雨、斬妖除魔。在這一刻,楊柏把龍符錄所有攻擊符籙,統統凝聚出來。

「那是什麼?」風陵等人都震驚了,前方彷彿末世一樣,在大五行之陣當中,神龍扶搖而起,毀滅之光,湮滅之火,在瘋狂的吞噬五色長虹。

那真是滅世的力量,神龍已經出了,楊柏把體內的龍丹之威徹底的激發,而起在爆碎的大陣當中,神念轟然而起。

楊柏的神念化形了,龍山神格的力量終於出現了,毀滅之地當中,楊柏居然慢慢的漂浮起來,雙眸金光四溢,手中的龍泉劍徹底的舉了起來。

「大陣毀了,這麼快?」陶景天驚恐的看著楊柏,楊柏如今猶如天神一樣,無論是神威還是靈能,統統都超過陶景天。

「你怎麼可能這麼強?就算你從娘胎里修鍊,你也不可能。」

「陶景天,我送你去見魏雲吉!」楊柏冰冷的聲音,陶景天猛的愣住了,猛的想到什麼,發出瘋狂的怒吼。

「你殺了魏師弟?這不可能,你一個炎黃組副組長,居然敢殺正一道長老!」陶景天從來沒有想到有這一天。

陶景天在最後光頭,猛的轟出一道道法術,正一道的法陣和符籙,統統朝著上空的楊柏而去,戰神戟又一次燃燒光芒,陶景天想要逃了。

「殺!」任何法術,統統都在炸裂,楊柏的四周都是死地,楊柏無敵的戰力,讓眾人都是驚呼。

神劍龍泉又一次斬了出去,無視力竭,無視神劍反噬,楊柏現在就要斬殺陶景天。

「去死吧!」神劍龍泉的劍刃彷彿化為血色,那是一片片血色龍鱗,跟戰神戟的碰撞,好像也激發神器異變。

戰神戟也同樣如此,只是戰神的虛影已經暗淡,陶景天操控神器,根本無法跟楊柏相比。

「轟!」最後一次碰撞,陶景天實在承受不住,一口鮮血吐出,猛的化為血劍,想要借著精血血遁走離開。

「想走!」楊柏的神劍已經舉起,不過就在這時候,楊柏突然後退了,神劍轟然斬向虛空。在這虛空當中,突然出現一座如山一樣的巨石,猛的朝著楊柏等人壓了下去。

地面出現巨大的陰影,楊柏一劍斬出,巨石化為齏粉。

「什麼人?」楊柏目光犀利,而所有人也終於抬頭看向虛空。天地有玉橋,一個人影如神魔一樣,從虛空而出,無以倫比的元嬰期威能,化為祥雲轟然而起。 一剎那整個看台都安靜了下來。

靜的一根針掉落的聲音都能聽見。

之前花痴的對著歐陽楚討論來討論去的女生們,也一下子像是被人拔了電源開關一樣,全都死機了。

所有人都看到了這樣一幕。

陽光明媚,站在陽光下的男人英俊非凡,俊美的不似人間所有。

站在他對面的,卻是一個滿臉麻子,眉毛畫的像蠟筆小新一樣粗壯,口紅塗的像是吃人一樣,而且還留著一個雷人的爆炸頭髮型的女生。

面對面站著的倆人,視覺上看起來就像是「美女」與「野獸」!

周圍人皆是震驚萬分的表情,但唯獨他們二人卻是一臉平靜。

歐陽楚認真的仔仔細細的看了看許醉凝此刻的衣著。

許醉凝早已換回了自己的衣服,依舊是簡單的白T裇和牛仔長褲,身上該遮的不該遮的地方都嚴嚴實實的包裹著。

歐陽楚那深邃難測的眼眸中露出滿意的神色。

他淡淡的開口誇獎,「你現在這身打扮還不錯。」

一語激起千層浪,原本因為太過震驚沉默著的眾人一下子差點兒被這浪花給淹死。

「不是吧!我是不是耳朵出啥問題了?那個大帥哥說許醉凝的打扮還不錯?是我耳朵壞了還是他眼睛瞎了!」

「長得這麼帥氣,眼神卻不好,可惜了可惜了。」

「就是說啊,你看看他,臉長得好,身材好,哪裡都好,再看看許醉凝,媽蛋,看一眼我隔夜飯都能吐出來,怎麼還能說打扮的不錯呢?這帥哥的審美觀也太奇葩了吧!」

人群中開始小聲的吐槽,這是突然一個大聲傳來——

「都讓開!都讓開!快快快,全都給我讓開啊!」

這聲音洪亮如雷鳴,使得眾人紛紛轉頭來看,只見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男人快速向這邊跑了過來。

看清來人是誰時,又是一片軒然大波。

「劉校長怎麼跑這兒來了?」

「對啊,校長突然跑來學生看台幹什麼?」

「他這看起來好著急的樣子,是出了什麼事嗎?」

突然奔來的這位中年男人,正是這所玄清大學的校長劉校長。

他著急忙慌的跑著,一路左顧右盼,似乎在找著什麼,終於在看到歐陽楚后,眼神一下子亮了起來。

顧不上周圍同他打著招呼的學生們,快步跑來歐陽楚跟前。

「楚少,總算是找著您了!」這劉校長比歐陽楚年長了至少二十歲,然而在歐陽楚這個幾乎比他小了一輩的青年人面前,他卻是一臉的討好,「那個歐陽楚少爺啊,看台上的獨立包間也已經收拾好了,您要看比賽的話,不如我帶您過去那邊?」

劉校長這話一出,讓原本不知道歐陽楚身份的人群一下子炸開了鍋。

「天啊!你們聽到剛才校長叫他什麼了嗎?歐陽楚少爺?不會是那個歐陽家的唯一繼承人吧?」

「很有可能,要不然校長這麼巴結他幹嘛。」

「媽呀,我這是第一次在電視報紙之外見到歐陽楚哎!」

「之前就看報道說歐陽楚是個大帥哥,這麼一看,這顏值哪裡是帥哥就能形容了的。」

看台上的眾多學生此刻徹底歡騰起來了。

剛剛他們驚嘆的還只是這個男人的英俊,現在使他們沸起來的就是他本人的身份了!

這可是歐陽楚,活生生的歐陽楚!

整個大陸最尊貴無上的貴族子弟,是活在新聞和傳言中的男人,此刻就這樣站在他們面前,怎麼可能會不激動呢?!

其他的同學都因為歐陽楚的身份和出現在這裡而激動的尖叫練練,然而許醉凝她們班的同學們卻是一片死寂,臉色慘白。

一個女生終於顫抖著說出了一句話,「居然真的是歐陽楚啊,許醉凝竟然真的把歐陽楚給找來了!她真的認識歐陽楚,她沒有撒謊。」

剛剛出言嘲笑許醉凝的人們,此刻臉色都極為難看,尤其是顧薇薇。

她整個人像是被驚雷劈著了一樣,手腳都在發抖,看著許醉凝和歐陽楚倆人,臉上毫無血色。

許醉凝真的認識歐陽楚……

所以,之前在百貨商場那個總經理那麼討好她,還有枳實會所內環的會員,不是因為莆雲古夏,而是歐陽楚?!

想到這些,顧薇薇渾身冰冷,幾近暈厥。

另一邊的劉校長是完全沒心思理會學生們的尖叫的。

此刻的他可謂是緊張的要死了。

本來今天的運動會開幕式,他只需要露一面隨意應付一下就完事,誰成想歐陽楚和莆雲古夏倆位大少爺突然說要來學校觀看運動會。

他急匆匆的讓人把大禮堂的VIP包廂準備出來,來招待這倆個大人物。

原本想著他們二人也不過是看一眼開幕式就走人了,沒想到開幕式結束之後又跑來了。

這可把劉校長嚇著了。

火急火燎的找人準備好了看台上的包間,可就這麼一眨眼的功夫,歐陽楚齊大少爺就突然不見人影了。

這劉校長又派了一堆人去找,這才了解到歐陽楚原來跑去了學生看台。

他這才趕忙跑過來,但是心裡卻有個疑問。

這歐陽楚少爺是不是在他們學校里有什麼熟人,或者說學生里有人和歐陽楚少爺相熟,所以他才特意跑來觀看運動會?

這一想法這劉校長一下子興奮起來。

這歐陽楚是什麼人物啊!如果學校里有學生和他認識,那學校不得馬上和歐陽楚少爺拉進關係嘛!那好處可不是多的多了呀。

劉校長越想越激動不已,對歐陽楚更加熱情了,搓著肉手試探著開口問歐陽楚道,「歐陽楚少爺,我還沒問,您今天是為了什麼跑來我們學校的呀……」

劉校長這問題也是在場所以人想要知道的。

像歐陽楚這樣的貴族人物,平日里上新聞的次數都很少,想必也一定是日理萬機,怎麼突然就跑來他們學校看運動會了呢?

所以,看台上的人們都安靜下來,緊盯這歐陽楚等待著他的回答。

歐陽楚只是輕聲回答了一句,在旁人聽來卻是卻是驚天動地。

他說,「我就是來陪許醉凝參加兩人三足的比賽。」 玄鳥山的規則之力,擁有禁空法陣,任何修真者都無法御空飛行。可是現在有元嬰期霸主,從玉橋而來,轉瞬就來到眾人的眼前。

「陰元極?」楊柏退後一步,玄道陰元極,修真界第一金丹大能進入元嬰期。如今的陰元極彷彿有年輕好多歲,皮膚猶如嬰童,秀髮飄揚,猶如謫仙下凡一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