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所以後來就慢慢演變成了,肥肉纔是肉類最好的。

這屠夫專門給我挑了兩塊大肥肉,可謂是非常真心對我。我接過兩坨大肥肉後就直接遞給了馬瑩瑩,這徒兒學東西,自然也要乾點苦力活,這兩坨肉也不重,對於她而言提着剛好合適,總比我的一個穿着道袍的道士提着強。

馬瑩瑩是女孩子,曉得女孩子愛美,所以我也就是在拜師儀式上讓她穿過道袍,平日裏,都讓她穿自己的衣服。

我帶着馬瑩瑩,又從屠夫的家裏走了出去,剛走了兩步,又趕緊折返了回去,立即走進屋子裏,屠夫問我咋個又回來了,我說我來看看他屋子,有沒有留下偷肉賊的腳印,指不定還能看到個什麼蛛絲馬跡。

屠夫自然開心,立即讓我隨便看,我帶着馬瑩瑩朝着屋子裏、院子裏都轉悠了半天,確實也沒看到什麼有用的東西。

就在這個時候,馬瑩瑩拽了下我的衣角對我說,“師父你看,這裏有個狗洞。”

我低頭一看,還真有,我蹲下身子朝着狗洞看去,這哪裏是狗洞,洞子大的連個成年人都可以鑽出去

“師父,該不會這偷肉的賊就是從這個狗洞裏鑽進來的吧?”馬瑩瑩好奇的看着我說。

我點點頭,極有可能。

只不過我更懷疑的是和偷肉賊,不是人。

“得了,我曉得了,走咱們回去,到白老爺家走一趟。”我一臉得意的對着馬瑩瑩書。

從屠夫家裏出來後,再次回到白老爺家,天都有些暗了,白老爺在喪期間,自然來來往往的人也不少,見我來了,都很是自覺的趕緊回家,我告訴所有人,今天白老爺家裏,除了白家的人,其他村民必須回家,不得出門。

不過半個小時,人稀稀拉拉的就全部走完了,剩下白老爺家的,兩個老爺子,和白成軍和她媳婦,說起來,白老爺家裏和我們家裏很相似,一共三個老爺子,關係也都很好,不免又勾起了我的回憶。

我將白老爺的棺材挪到了院子中間,然後再他的棺材旁邊,放了今天從屠夫手裏帶回來的大肥肉在旁邊,我再將揹包裏的五方旗子插在棺材的四周,做鎮魂守屍的用途,避免一會傷害到了這白老爺的屍體。

不過天色纔剛剛變成夜晚,這四周就變得安靜的出奇,我讓白家的人先到屋子裏去,不要出來,我和馬瑩瑩兩個人在院子裏守着就是了。白家的人也都理解,曉得我這麼做肯定有我的原因,若我只是陳蕭的身份,他們可能不會停,但是因爲我現在是一名道士,說話就顯得有了分量。

隔了一會,四周突然陰氣聚集,我原本還搬了個板凳坐在旁邊,赫然就警覺的站起身子,直勾勾的盯着院子外面,總覺得有什麼東西快要進來了一樣。

馬瑩瑩也感覺到了不對勁,立即跟着站起身子問我,“師父,是不是偷肉的賊來了?”

我搖搖頭,這陰氣那麼重,不是孤魂野鬼,就是陰司的人。

不過是一分鐘,踏踏踏的腳步聲朝着院子裏走了進來,我赫然一看,竟然是白老爺的魂魄,晃晃悠悠的朝着屋子裏,我心裏一想,今日是回魂日嗎?那豈不是勾魂使者也要來了,這怕是會影響我的計劃。

若真是村子裏有豬妖,這勾魂使者可就來的不是時候了。

白老爺顫顫巍巍的看着我,臉色略有些驚訝,“這……這不是蕭娃子,你咋個回來了。”

見白老爺意識清醒,我也略有些興奮,我恩了一聲,點點頭,讓白老爺到我身邊來,我問白老爺,“我是陳蕭,您曉不曉得你是啷個出事的?”

(本章完) 一直到提示音響起,帝溟寒才終於鬆了一口氣,沒有想到自己竟然真的猜對了……

不過帝溟寒知道不是自己聰明,而是因為九狸解釋的很明白,否則這樣的詞語打死他,都想不出來的……

「最後一道題也是三個字,第一個字是跟大相反的,第二個字是一個姓氏,當初在神主府,我娘親有一個很喜歡的丫鬟叫做什麼倩,第三個字我們在外面的時候,白天的時候,天上的太什麼,三個字連在一起……」墨九狸看著帝溟寒說道。

帝溟寒聞言想了想看著墨九狸說道:「小……瀋陽?」

「恭喜你們全部答對了!」提示音興奮的響起。

墨九狸和帝溟寒相試一笑,看起來他們之間默契不錯,本以為這樣就結束了,誰知道那個老者的聲音這時再次響起:「最後一關怎麼可能如此簡單,還有最後一項考驗!輕看規則……」

接著墨九狸和帝溟寒的面前落下一道光幕,還有幾個東西,光幕上面寫道:「默契考驗第二關,兩個人的腳綁在一起,走到終點的位置取下能量球,一天之內,取得101個能量球才算真正通過最後一關默契的考驗……」

接著在墨九狸和帝溟寒詫異的眼神下,他們兩人左腳和右腳,被一根捆仙索緊緊綁在一起,還有左右和右手也被綁在了一起,帝溟寒試了下提氣想飛,剛一提提氣對方老者的聲音再次響起:「不要耍小聰明了,你們現在是沒有任何靈力的普通人,別說飛了,就是跑幾圈你們都會累的半死哈哈哈哈哈……」

墨九狸和帝溟寒對視一眼,很像罵天怎麼辦啊,什麼該死的考驗啊……

這種同手同腳的遊戲,墨九狸自然也是知道的,墨九狸再次深深無語中,她已經能夠肯定,這設計魔神考驗的人,絕對是去過地球,或者是跟自己一樣,靈魂來自地球的老頑童了……

墨九狸揉了揉眉心,然後看著帝溟寒說道:「我們開始吧,其實很簡單的,只要我們保持步伐一直就可以了,我數一二三后,我們一起邁幫助的腿,先慢慢適應一下……」

「好的!九狸,你難道遇到過這些東西?」帝溟寒好奇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這些遊戲,都是地球人玩過的!」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原來如此,難怪你剛才解釋的我都能猜對!」帝溟寒瞭然的說道。

帝溟寒覺得剛才那個遊戲,換個人解釋他是絕對猜不對的!

就這樣帝溟寒在的指揮下,從開始的笨拙,到後來兩個人越來越默契,幾乎只要一個對視,就能放慢或者加快速度,很快他們就取得了三十多個能量球了,讓人鬱悶的是,能量球每一次每個人只能拿一個,根本不讓他們多拿,加上開始的時候兩個人的默契度不夠,因此時間過去了一半,人物才完成了三分之一……

「看起來我們要加快速度才行了!」墨九狸看著帝溟寒說道。 白老爺愣了愣,突然眼神兇狠的看着我,脾氣更是極度暴躁,“你個背時的娃子,你說哪個死了也!我要不是看着你爺爺的面子上,早就打死你了!”

我愣了愣,連忙伸手指了指棺材,“我啷個可能胡說話,白老爺你自己到棺材面前看看,是不是你!”

白老爺聽了更是氣的很,很是不爽的看着我,立即朝着那棺材走去,他兩眼一瞪,氣憤的看着我說,“咋個回事!我出事了我怎麼不知道!”

我心裏不免有些好奇,這白老爺的樣子像是根本就不相信自己已經死了。

我立即說,“這鬼怕狗,怕道士,怕符咒,你要是已經死了,你就會怕這些,馬瑩瑩,你去把白家後院的土狗子牽過來。”

馬瑩瑩聽了立即點點頭,三下兩下,就吧院子的大黃牽了過來,這大黃一見到白老爺,就直勾勾的猛叫,聲音完全像是在咆哮,這白老爺一聽,立即嚇的後退了好幾步,渾身顫顫巍巍的,只見它身子的氣有些弱,我立即對馬瑩瑩說,“趕緊把土狗子牽回去。”

等馬瑩瑩牽着狗離開的時候,我才說,“若是這狗子多待一會,你的魂魄怕是就被嚇破了,白老爺,你平日裏不怕狗,剛纔可沒被嚇壞吧?”

白老爺愣了許久才反應過來,連忙問我,“這……我咋個出的事情?”

我心裏一沉,白老爺居然都不曉得自己咋個死的,這事還真讓我難住了,我問白老爺還記得什麼事情不?

白老爺卻說,他就是和幾個戰友一直在打麻將,等他醒來發現自己睡在外面的,醒來了就朝着屋子裏進來了,就碰見我了,至於發生了什麼事情,他還真是懵逼的狀態。

我有些好奇的問,“白老爺,你在打麻將的時候或者之前,可遇到了什麼奇怪的事情沒有?”

白老爺仔細想了一會,“沒有吧,一切正常啊。”

我再一想,又繼續問,“你戰友的屋子在哪裏,途中經過哪條路?”

白老爺告訴我,他幾個戰友住的地方不同,可這一次去的是王爺爺家裏,我仔細一想,王爺爺家我曉得,他就在屠夫家旁邊不遠,經過的路線也是我們今天走過的。

指不定那裏會有線索。

不等我反應過來,就聽見鐵鏈子拖在地上發出刺耳的聲響,白老爺渾身一顫,嚇得臉色慘白的問我,“啥聲音?”

我嘆了口氣,告訴白老爺,這陰司的勾魂使者怕是要來了,要帶白老爺回一趟城隍廟,這陰陽有道,死了的人,就不

可以再留戀陽間了。

白老爺一聽,立即噗通一聲跪在我的面前,“我的活菩薩,你救救我吧,我命不該絕,我還有好多事情沒有交代,我不能走啊!”

我很是難爲情,讓白老爺趕緊起來,“白老爺,使不得,你快起來,我是個道士,本就是做的保護陰陽兩道的安全,這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人鬼殊途,你可不能纏着活人,也不能留念陽間啊!”

白老爺聽了,臉色更是難堪,整個眼睛紅彤彤的,差點就哭了,一氣之下,直接癱坐在地上。

還沒反應過來,這兩個勾魂使者就朝着院子裏走了進來,見白老爺坐在地上,立即拿着鐵鏈子準備套出他的脖子。

其中一個勾魂使者立即說,“這不是城隍爺的孫兒嗎?”

我愣了愣,這勾魂使者口中說的城隍爺應該就是我幺爺爺,如今我幺爺爺當上了城隍廟的城隍,因爲是在我們村子當差,自然這的勾魂使者也是幺爺爺手下的。

只不過我很好奇他們咋個會認識我?

“你們咋曉得我的?”我問。

一個勾魂使者說,“你上次不是來過一次城隍廟,你身旁跟着的那個道長在咱們陰司可是赫赫有名了,誰見他都要彎着腰走路,我們自然就曉得了你呀!”

我哦了一聲,原來是這樣子。

這白老爺一聽,立即抱着我的腳踝,一個勁的哭求着,“蕭娃子,你說你小時候,白爺爺可帶你不薄啊,你跟你幺爺爺說說,別帶走我。”

我很是難爲情,這既然已經是陰魂了,哪裏還有繼續留在陽間的,雖然我也曉得,白爺爺是個好人,可陰陽兩界,各有規矩,豈能破壞。

這兩個勾魂使者見白爺爺不肯走,二話不說,就把鐵鏈子直接套在他的頭上、手腕、腳腕上,逼着白爺爺趕緊跟他們走。

我立即說,“二位大哥,白大爺和城隍爺爺是朋友,你們可要好好照顧點。”說完,我將揹包裏之前準備的一些陰陽錢,全部遞給了他們。

二位勾魂使者拿着陰陽錢臉都快笑爛了,畢竟這筆錢是我之前準備在酆都城用的,因爲遇到了周王妃,所以省去了不少麻煩,這城隍廟的人自然平日裏收不到這麼多的陰陽錢,見到這錢,就完全合不攏嘴了。

他們二位樂呵呵的衝着我說,“要的,你放心,這白老爺子絕對不會吃虧,我們讓他在陰司裏好吃好喝的供着。”

其實我也曉得,白老爺到了陰司肯定也不會受什麼皮肉之苦,我幺爺爺當了城

隍爺,很多事情就不會像陰司那樣嚴格,畢竟這地方酆都城的官員也不常來,幺爺爺做什麼事情,也不會有人干涉。

越是這種九品芝麻官,反而更自由一些,做事沒有牽制。

而幺爺爺站在我們這邊,現在做事情都是根據江離的意思來的,這也是我爲什麼那麼放心讓白爺爺過去,打賞這勾魂使者,是怕他們在帶白老爺走的時候,讓他受皮肉之苦,或者對他老人家不禮貌。

白老爺見此時也無力迴天,只好一聲嘆息,跟着兩個勾魂使者離開。

等勾魂使者走了以後,馬瑩瑩問我,“這白老爺怎麼都不曉得自己是咋個死的?”

我仔細一想,定然是在他打麻將之前碰到了什麼東西,讓他出了事情。

我的眼神再次看向了白老爺棺材地下的兩坨大肥肉,眼下時間應該差不多了,估摸着一會偷肉的傢伙就會出現了。

“等等,指不定一會就有眉目了。”我對着馬瑩瑩說。

隔了一會,白成軍的媳婦走了出來,問我們餓不餓,我和馬瑩瑩兩個人愣了愣,面面相覷的看了一眼。

這白成軍的媳婦立即說,“我是看你們一直在幫我們家做事情,這大晚上的還守夜,你們要是餓的話,跟我說,我給你們煮兩碗麪去。”

馬瑩瑩一聽,“你這麼一提,我還真的有些餓了呢!”

我笑了笑,“既然餓了,就只要麻煩嫂子了,煮一碗麪吧!”

白成軍的媳婦一聽,立即笑了笑,“好嘞,一會我給你們端出來。”

我和馬瑩瑩兩個人就乾脆繼續坐在小板凳上,守着這偷肉賊進來,隔了一會,白成軍的媳婦就端着一碗麪過來,因爲沒有桌子,就順手拿了個塑膠板凳,把面放在上面。

馬瑩瑩十分感激,說了聲謝謝後,就準備開始吃了,剛準備下口,就喊了我一聲,“不是吧,這面裏的肉都是肥的。”

我愣了愣,立即站起身子,朝着棺材走了去,定眼一看,媽了個蛋,這棺材地下我的放的兩塊大坨肥肉怎麼不見了。

我心裏一沉,莫非剛纔這白成軍的媳婦過來,順便把我的肉給拿走了,莫不成她就是偷肉賊,這偷肉賊肯定和害死白爺爺的人有關係。

“麻蛋,別吃了!”我氣呼呼的對着馬瑩瑩說。

馬瑩瑩愣了愣,連忙問我怎麼回事。

很是不爽的告訴馬瑩瑩,“這事情怕是要問問白成軍他媳婦了,太明顯了,肯定有問題,居然把肉給拿走了!”

(本章完) 「好,我們一點點來,累了就放慢速度,然後再加快!」帝溟寒想了想說道。

「好的,我們開始吧!」墨九狸說道。

兩人的默契度越來越高,速度也越來越快,終於在沙漏裡面的沙子就差一點漏完時,墨九狸和帝溟寒成功拿到了101顆能量球……

「恭喜你們成功完成了魔神考驗,你們身後的能量球就是你們的獎勵,至於從能量球中到底能獲得多少能量,就看你們的造化了……」老者的聲音,這一次十分滿意的響起。

接著墨九狸和帝溟寒都來不及說,就紛紛來到了陌生的地方,兩個人再次回神同時出現在一個白霧瀰漫的地方,而周圍都是剛才他們娶到的能量球……

墨九狸所在的地方周圍是一片白霧,不過墨九狸身邊的能領球數量卻不止101顆,差不多有幾千個能量球那麼多……

帝溟寒身邊的也是一樣,看著數量也十分可觀!

墨九狸四周看了眼,在猶豫要不要吸收能量球裡面的能量,畢竟她現在主要想修鍊的是黑暗屬性的,因為她很清楚只有自己的黑暗屬性力量,才能跟黑衣人對敵……

「放心吧,這裡的力量你可以吸收!雖然暫時用不上,但是以後會有用的!」紫夜的聲音這時傳入墨九狸的耳朵裡面道。

「好,我知道了!」墨九狸聞言說道。

然後,墨九狸拿過一個能量球,直接放在手裡,開始修鍊起來……

吸收后墨九狸才察覺到,這個能量球裡面的能量是一種類似靈力的的力量,但是卻沒有屬性,似乎跟凌天大陸的玄氣差不多,既然紫夜說可以用,她就用就是了……

於是墨九狸開始不斷的吸收能量球,一個接著一個,速度不快也不慢……

另一邊,墨九狸周圍的能量球裡面,蘊涵的都是魔力,讓帝溟寒欣喜不已,而且吸收后他發現這些魔力比魔界的還要精純許多……

於是帝溟寒開始瘋狂的吸收著魔力球,而專心吸收魔力的帝溟寒沒有看到,在不遠處一個老者站在那裡,看著帝溟寒和墨九狸兩人,唇角露出慈祥的笑容……

如果墨九狸看到老者的話,就會認出這個老者正是當初在黑暗世界時,幫助她提升實力的百里老頭兒……

老者在原地站了一會兒,然後身影才消失不見……

比起墨九狸和帝溟寒的好運,風護法,花護法,暗護法,雪封,雲夏,小騰等人就十分苦逼了,他們到現在還在魔神考驗中掙扎著,努力著……

好在眾人都沒有放棄,不管考驗多難,他們都一直很努力,如今每個人也都經歷過了十多個考驗了,距離最後的第二十一關也是越來越近了……

而百里老頭兒則在眾人頭頂的小房間裡面,通過面前的光幕,看著眾人出醜,看的十分有意思,有了這些傢伙兒,百里覺得自己瞬間就不孤單了……

接下來的日子,百里在看著花護法等人闖關中,快樂的度過了三個月的時間…… 我讓馬瑩瑩不要吃這面,指不定這面裏有什麼問題。

我極其憤怒的朝着屋子裏走了進去,此時白成軍和他媳婦正坐在沙發上,見我氣勢洶洶的走進來,兩個人連忙問我怎麼回事。

“咋回事?我問你,是不是你把我放在棺材地上的兩坨大肥肉給拿走了。”我一臉嚴肅的看着他媳婦。

白成軍他媳婦愣了愣,“我看你把肉放在那裏,要是被狗叼走了,可不就浪費了嘛,這大塊肥肉放在那裏不妥當,我就給帶進來了,我也沒有私吞,這不是給你們拿在做面了嘛!”

白成軍見勢有些不服氣了,衝着我直嚷嚷,“你小子是來做事的,不就是兩坨肉的事情,我們又不是不給錢,你買成多少,我們還給你就是了!”

我聽了心裏更是氣憤的很,更加懷疑,這白成軍的媳婦是不是故意的,這肉本來就是爲了引出偷肉賊的,她卻不巧的給我拿走了,更重要的是,這偷肉賊很有可能就是混進村子的裏不乾淨的東西。

雖然我不曉得偷肉的人是拿這個肉做啥的。

但肯定是有問題的。

“把剩下的肉拿出來!”我用着極其嚴肅的口吻對着他媳婦說。

這白成軍二話不說,直接就揮着拳頭衝了上去,一邊嘴裏罵罵咧咧的吼着,“你小子太他媽的小心眼了,把我們白家當成什麼人了,我們圖你這兩坨肉不成,怎麼跟我婆娘說話的!”

在川渝這裏,婆娘就是老婆的意思。

我迅速的轉身避開,他重心不穩,直接一拳打在牆壁上,來不及收回手,疼的嗷嗷直叫起來。

這一鬧,把白家的另外兩個爺爺從屋裏給鬧起來了,兩個爺爺見勢,立即就對着白成軍罵了起來,“你是他媽個報批龍嗎?陳道士是我們的貴客,你們咋個回事,把我們白家的臉都丟完咯,我們雖然都是黃土埋半截的人,但還不至於連的臉面都不要了!”

這爺爺一罵了起來,這白成軍的媳婦連句話都不敢說了,還不等我反應過來,這爺爺立即拿起旁邊的簸箕,就往白成軍的身上砸了過去。

打的白成軍嗷嗷直叫了起來,這爺爺下手也狠的很,自然不停手,繼續打他。

我尷尬的站在旁邊,這白成軍後來乾脆不也不忍氣吞聲了,赫然站起身子,奮力反抗,這用力一推,直接把爺爺給推倒在地上。

這不等我反應過來,只聽見這爺爺“哎喲——”一聲,叫了一句,之後就沒起

來了,兩眼白眼一翻,一動不動。

我們給嚇壞了,我立即走上去用手一碰,“沒得氣了!”

這下把白成軍臉色嚇白了,立即說,“不管我的事,他自己動手打我,我只不過碰了他一下,他自己倒下去的!”

白家幺爺爺一看自己兄弟倒在地上斷氣了,氣得渾身發抖,撩起剛纔的簸箕狠狠的往白成軍身上打了去,“你他媽個狗東西,我今天不弄死你,老子沒臉回去見你爺爺!”

白成軍也給嚇壞了,一個勁的哭了起來,一個大男人突然哭的稀里嘩啦,我也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這一晚上都被這事情給折騰了過去,抓偷肉賊的計劃也給破壞了,這白家一時之間,死了兩個老人家,村子裏的人不依不饒的說,定然是村裏受了詛咒,天天都要死人。

我做哇上都在白家,村長白天也跑來問我,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倒也沒啥隱瞞,就把所有事情的經過告訴了村長。

村長一聽,立即就說,“這村子裏不能再死人了,你是道長,你可要想想辦法,昨天大夥可都是聽了你的話,都沒出門,你這事情沒解決,反倒又死了個人,你讓咱們村子的人,咋個信服你?現在更是弄的人心惶惶的。”

我自然曉得村長的意思,白天我也聽到了不少流言蜚語,有人說的過分點,還說我陳蕭是帶着十年前的報復來折騰村子裏的人,打着幫忙的旗子,來故意害人。

這些話我聽着心裏很不是滋味,又只能憋在心裏。

村長繼續說,“蕭娃子,我也是看着你長大的,有些話我還是要跟你說清楚,你如果解決不了咱們村子的事情,就趕緊離開吧,反正你們家也都沒人了,你命裏指不定是克我們,留在這裏一日,我們就要提心吊膽的。”

村長的話說的直接,讓我更是不舒服,但是我能理解他們,所以也沒多說。

我只是告訴村長,這次我回到村子的理由,就是想幫村民們度過危機,有不乾淨的東西混進了我們村裏,現在能解決的人只有我,否則死的人會更多,最可怕的是,你不知道周圍哪些是人,哪些不是人。

村子不語,轉身離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