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所以,不能夠脫離鏡像世界的話,兩人都沒有活路可走!

“沒想到費了那麼大功夫終於把最終boss給消滅了,最後卻因爲沒有靈力逃離而死在這,真是諷刺!”聶飛終於確定王朗也沒有任何辦法之後,嘆了口氣,一屁股坐到地上說道。

“你後悔嗎?”王朗看着聶飛嘿嘿一笑道:“我反正是公職人員,爲國捐軀是正常的。你的路纔剛開始起步,未免有些不划算啊!”

“沒有什麼可後悔的。”聶飛搖搖頭說道:“討債人本就可以不問世事,就算我不出手,也沒有任何人能夠指責我,也不會因此而沾染上什麼因果。這條路是我自己選的,既然選了,就不要去想什麼後悔不後悔,徒增煩惱而已。”

“唯一讓我覺得後悔的,或許就是將雅婧牽扯到這件事裏來。”聶飛看了一眼懷中的方雅婧,嘆息道。

遠處,餓鬼道還在繼續膨脹,聶飛和王朗已經開始逐漸感覺到吸力的降臨。只不過兩人都沒有做出任何舉動,因爲他們也沒有多餘的力氣去抵抗了。

“正如之前的評價一樣。你是我見過最有人味的討債人。”王朗看着聶飛嘿嘿笑道:“就是不知道以後出現的討債人還會不會有像你這樣的。”

“或許會有吧,畢竟這個世界傻子不少。你說是嗎?”聶飛也衝着王朗笑了笑道。

不斷膨脹的餓鬼道終於擴散到了二人所在的位置,整個鏡像世界都被餓鬼道填滿,最終扭曲成了一片零碎的空間。

一切都歸於了虛無。

…… 在魔都的一家醫院的產房門口,一個身着休閒裝的男子正靜靜的等待着。與即將做父親男人的喜悅不同,這個男子的臉上竟然掛着一抹淡淡的悲傷。

男子的身後忽然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一個人影跑到他的身後停了下來:“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萌萌剛被送進去,結果還不知道。”男子回過頭來,看着跑來的人說道,語氣中充滿着沉重。

“我知道你現在的心情很不好受,可是這個結果你們倆早就已經知道了。你以後所要做的,就是將這個孩子健康的撫養長大,這樣纔不負萌萌拼死生下他!”人影一拍男子的肩膀說道:“我會替萌萌安排好後事的,一定會找個好人家讓她投生!”

這個即將升級爲父親的人,正是白旭。

兩個月前,白旭和王萌萌終於正式結婚。而今天就是王萌萌生產的日子!

身負母子共生咒的王萌萌只要將這個孩子產下,就一定會死亡,這個是誰都無法改變的事實!

“小飛,一切就拜託你了!”白旭重重的將手拍在了人影的肩膀上,沉痛的說道。

“一輩子,兩兄弟。你跟我說這些做什麼!”聶飛沉着臉說道。

白旭沒有在說什麼,只是挺直了腰板,看着產房的大門一聲不吭。

聶飛走到牆邊,將身體靠到牆壁上,出神的盯着天花板同樣一聲都沒吭。

早在白旭和王萌萌結婚之前,聶飛就已經將那個鬼胎送進了胎兒身體之內,現如今終於到了鬼胎要出世的時候了。回想起這十個月來發生的事情,聶飛感覺恍如隔世一般。

腳步聲再次響起,聶飛一低頭看到王朗正緩步走過來。

“王朗前輩,你來做什麼?”聶飛驚訝的問道。

聶飛的聲音也驚動了白旭,他回過頭來發現是王朗,語氣低落的說道:“王組好。”

“我來看看你們,今天是小白老婆生產的日子,這種時候我怎麼可能錯過。”王朗顯然對王萌萌的事情也很清楚,儘管孩子出世是一件大喜事,但他卻並不怎麼高興。

“小白。”王朗走到白旭的面前沉聲說道:“我知道這種悲喜交加的感覺肯定不好受,但你還是必須接受這個事實。而且這個孩子既然爲鬼胎投生,他將來的成就必定不凡,你應該高興纔是。”

“這些我都明白,可惜我始終還是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全球妖變 白旭搖搖頭說道。

看到白旭這副模樣,王朗也只能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此時一旁又傳來腳步聲,出現在幾人面前的竟然是西南區域的討債人周雲軒!

“周大叔,你怎麼也來了?” 重生之側妃奪宮 看到周雲軒,聶飛的眉頭頓時皺起來說道。

“我只是來看看而已。”周雲軒臉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的說道。

這句話讓聶飛三人都皺起了眉頭。白旭和周雲軒可從來都沒有過交集,白旭老婆產子和周雲軒有什麼關係?!

“你們都出去吧,我想一個人靜靜。”白旭也看出來這個忽然出現的中年男子肯定是要找聶飛的,乾脆如此說道。

聶飛和王朗對視了一眼,微微的一點頭,轉身走開了。

周雲軒見二人走開,頓時也跟了上去。

三人很快走到醫院外,找了個無人的地方站住了。

聶飛從口袋裏摸出一包煙給自己點上,吐出一口冉冉的煙霧看着周雲軒說道:“上次的事,我還沒寫過周大叔的救命之恩呢!”

“說起來,我也應該感謝周先生的救命之恩纔是。”王朗也看着周雲軒說道。

當日,如果不是周雲軒及時趕到,從外圍撕裂了空間將聶飛和王朗從鏡像世界中拉了出來,恐怕這世上早就沒有這二人存在了。

“些許小事,何須掛齒。我來得遲已經是很愧疚了。”提起這件事,周雲軒的不禁有些尷尬。

雖說討債人可以不問世事,但聶飛身爲一個討債人同樣爲了拯救世界而去拼命,而他卻因爲怕死而不願前來。這讓周雲軒多少覺得有些難堪。

“大恩不言謝了。周大叔因何而來?”聶飛盯着周雲軒緩緩的說道。

如果聶飛沒猜錯的話,周雲軒必定是爲了白旭即將出生的那個孩子而來!

“我來的意思你應該很清楚,鬼胎是破壞規則的存在,絕對不允許存在這個世上的。”周雲軒猛吸了一口氣,看着聶飛說道。

“那是我兄弟的孩子,他的老婆爲了生下這個孩子即將付出自己的性命。”聶飛沒有正面回答周雲軒的話,緩緩的說道。

“如果你敢動那個孩子一根寒毛,我必定會發動整個特查局的力量和你不死不休!即便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也一樣!”聽到周雲軒的話,王朗怎麼能不明白他的意思,猛的瞪圓了雙眼說道。

周雲軒苦笑着看了看聶飛,又看了看王朗,嘆氣道:“我就知道一定會落得這個局面,所以我來是爲了另一件事。那個孩子,讓我收他爲徒吧。”

“你的意思是?”聶飛疑惑的看着周雲軒問道。

周雲軒嘆了一口氣,從口袋裏掏出了一顆鈕釦伸到聶飛的面前說道:“這是左布衣的討債人印記。在他死後一個月,我收到了這個東西。”

“鬼胎是破壞規則的存在,就算我不找他麻煩。以他的體質而言,日後也必定是麻煩不斷。而且破壞規則的人從來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因此想要讓他平平安安活下去,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成爲一個規則允許的人!”周雲軒看着聶飛說道。

“你打算讓那個孩子成爲東北區域的討債人?”聶飛一揚眉毛說道。

周雲軒點點頭說道:“至少也要在他十八歲以後。你也知道一旦成爲討債人,身體就會停止生長。在此之前我會好好的教導和保護他的。”

聶飛再次吸了一口煙,低頭說道:“這件事我做不了主,必須由他的父親決定。”

“我明白,我會和你的兄弟詳談的。”周雲軒說道。

王朗見兩人說到這份上,不屬於討債人的他也不知道應該如何插嘴,因此只是呆立原地,目光不斷的在二人臉上流轉着。

“我先走了,今天似乎並不適合談這些事情。”周雲軒忽然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聶飛和王朗都沒有挽留周雲軒的意思,任憑他離開。

周雲軒走出幾步,忽然停住了,回過身來說道:“布衣,其實也是個可憐人呢。生來靈力極高的他很早就可以看見鬼,後來他愛上了一個鬼。結果被修士以人鬼不能相戀的理由當着他的面將其誅殺了。成爲討債人之後的他,一直在瘋狂的修煉,爲的就是有一天能夠爲自己所愛的人報仇。”

“討債人不能瘋,一旦瘋了就會爲禍人間。布衣將這份仇恨一直壓抑在心底,最終還是無法剋制的走上那條道路。畢竟活得越久,那種傷痛的感覺就會越強烈,他活了一百多年,送走了雙親,最後只剩下他獨自一人的時候,那種壓抑的仇恨便爆發了。”周雲軒說到這裏搖了搖頭,終於不再說什麼,轉身離開了。

“如果你活到幾百歲之後,你會不會發瘋?”王朗沉默良久之後,忽然擡頭看着聶飛問道。

“這個問題我不可能給你一個確切的答案,我只能告訴你,我會在瘋掉之前自我輪迴。”聶飛吐出口中的煙霧,幽幽的說道。

王朗終於不再說什麼,只是拍了拍聶飛的肩膀離開了。

一根菸終於燃盡,聶飛將菸頭丟到垃圾桶中,轉身走向了醫院的大門。

此時一陣警笛聲響讓聶飛將視線轉了過去,一輛警車呼嘯着開到醫院的大門口,從上面下來了幾個警員將一個傷者給推到了醫院裏面。

聶飛輕輕的搖搖頭,繼續向前走。一個聲音忽然叫住了他:“小飛?!”

聶飛回過頭,立刻微笑道:“雅婧,你怎麼在這?”

身着刑警制服的方雅婧走到聶飛的面前,笑道:“剛好有一個案子需要處理,所以我就過來了。”說完這句話,兩人都沉默了下來,似乎不知道應該再說些什麼好。

“你的傷沒什麼大礙了吧?”聶飛開口打破了沉默道。

“沒什麼事了,狐鬼姐姐給我留下的靈力讓我的身體恢復能力異常強悍,沒見我現在都能工作了麼!”方雅婧嘿嘿笑道:“而且我現在已經能和鬼交流,這讓我破案能力大增,最近局裏都準備給我發獎狀了呢!”

“對不起!”聶飛頓了一下說道:“你本來只是一個普通人,都是因爲我才讓你變成現在這個模樣的。”

“哪的話!”方雅婧笑道:“如果不是因爲你,我都不知道原來還有這樣的一個世界,是你讓我的眼界變得開闊起來,不再拘泥於一些瑣碎的事情。”

“如果真的是這樣子,那就太好了。”聶飛微微一笑道。

兩人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那個,我還有事,就先去忙了。改天有空我們再一起吃飯啊!”方雅婧有些不自然的顧左右而言他道。

“恩,你去忙吧!”聶飛微笑着點頭道。

兩人同時轉身離開。

方雅婧轉身走出幾步後,突然站住,猛的回過頭來衝聶飛喊道:“小飛,我喜歡你!”

聶飛的腳步一頓,緩緩的回過頭來看着方雅婧苦笑道:“你是知道我的情況,我們是不會有結果的!”

方雅婧向前走出幾步,站到聶飛的面前,盯着他的雙眼說道:“我不管那些,我只是將我的心聲說出來。現在的我也擁有靈力,至少我能讓你過上百年不寂寞的歲月!”

“可是百年之後,就只剩下我獨自一人了不是嗎?”聶飛眼神有些閃爍的苦笑道。

“所以,我不管有沒有結果。只要我還活着,你就不能阻止我喜歡你,這就是我方雅婧!我要你即便在以後獨自一人的日子裏也要記着我的名字,要記着曾經有這麼一個人喜歡着你!”方雅婧看着聶飛的雙眼,神態堅決的說道。

說完,方雅婧也不管聶飛作出任何反應,轉身大步流星的離開了。

“我就說嗎,婧丫頭肯定是喜歡小飛的。只不過我也沒想到她竟然如此開放,竟然就這麼表白了!”沒頭腦的聲音忽然從聶飛的身後冒了出來,他飛快的從靈牌內鑽了出來,看着聶飛一臉壞笑着說道。

“那說明咱們小飛有魅力啊,能夠讓她奮不顧身的愛上你呢!”葉紅的聲音也隨之傳了出來道。

一股青煙冒起,葉紅和老白也鑽了出來。老白站在葉紅的身邊頗爲認同的使勁點着腦袋。

“把你們留在身邊真是一個最大的錯誤!”聶飛猛的一拍額頭說道。

聶飛再也不想搭理這三個八卦之火熊熊燃燒的鬼,悶頭就往外走去。

一輛車子急匆匆的開過來,差點就撞到了聶飛身上。

司機連忙下車對着聶飛抱歉的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老婆快要生了,所以我有些着急。沒撞到你吧?!”

“我沒事,趕緊送你老婆進去吧。”聶飛笑着擺擺手說道。

司機看到聶飛沒事的樣子,心焦之下也來不及多詢問什麼,直接繞到後座打開車門將自己的老婆扶了下來。

在看到這個孕婦的那一刻,聶飛呆住了,脫口喊道:“小小姐!”

這名孕婦竟然跟蘇小小長得一模一樣!

“嗯?先生你是叫我嗎?”孕婦撫摸着自己的肚子,有些疑惑的看着聶飛說道。

“哦,沒有,你長得和我一個朋友很想象,是我認錯人了。”聶飛立即醒悟過來,就算蘇小小已經投胎轉世,現在也絕對不可能成長到能夠爲人母的地步,因此他只能感嘆一下世間竟然有如此相像之人。

“你那位朋友也叫做小小嗎?” 最後一朵校花留給我 孕婦好奇的看了一眼聶飛問道。

“怎麼……”聽到孕婦的話,聶飛頓時愣了一下。

“我肚子裏的孩子是個姑娘,我們已經給她想好了名字,大名叫馨兒,小名就叫小小!”孕婦看着聶飛笑道。

這一刻,聶飛彷彿被雷劈中一樣,整個人頓時呆立當場。

孕婦和那名司機看到聶飛這副模樣有些不明所以,當即也就離開了。

呆立原地的聶飛臉上慢慢浮現起一絲微笑,嘴脣顫抖着說道:“這個孩子一定是小小姐轉世沒錯!小小姐,我終於找到你了!”

全書終。 在寫下全書完這三個字的時候,騎士的心情其實挺複雜的。

如果要繼續寫下去,不是不行,但那就已經是在水字數了。

這本書的想法起源於一本電影,一句話觸動了騎士的靈感。

“我是個收賬的。”

當時最初想到的名字是《討債王》,一個看上去就很土的名字。

後來才決定了用現在的名字。

三萬字的時候來了站短,這本書可以簽約了。

騎士很開心,因爲我寫書的時間不短,從最初的處女作到現在這本書的完結,整個時間的跨度過去了十一年。

期間好多本書都因爲各種原因太監了。

在起點站寫過一百多萬字,死活不夠資格簽約。

這本書給了我意外的驚喜,這是我在閱文簽下的第一本書。

可是越寫到後面就發現當初的設計構思格局不夠大,這也就造成越寫到後面騎士寫得越艱難,更新也僅僅能維持二更而已。

騎士更擅長玄幻類的,其實這本書雖然說是靈異,但換爲都市類也可以說得過去。涉及到都市,能夠下筆的限制很多,因此也是爲什麼發現越來越難寫的原因。

上架的第一個月成績很差,第二個月開始成績就好了些。

雖說跟訂閱有一些關係,但如果騎士想要水字數混全勤並不是不行。

因此爲了讓這本書寫下一個完美的句點,在這裏結束是最合適的。

這是騎士真正意義上完結的第二本書。

現在的工作很清閒,騎士可以有時間寫書。只不過家裏的小公主剛剛幾個月,因此耗費了我大部分的精力,這也是造成了後期更新不足的一個原因。

無論如何,將騎士腦海中的故事寫出來,讓讀者能夠看得開心,看得心生感觸,那就是騎士最大的榮耀。

新書已經發布,那是騎士更擅長的玄幻類。

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看,雖然類型不同,但熱血依舊在。

騎士,血仍未冷。

新書,《聖紋天君》。

穿越玄幻類。

那個壯烈犧牲的鐘子睿,好歹要讓他在異世界混得風生水起才行。

他要在異世界重建靈紋宗! 一百年前鬥靈大陸六大家族和魔族共同着統治洪荒古域,魔域。戰天族則統治天魔神譚,

六大家族分別是趙家,錢家,孫家,李家,王家,秦家,六大家族爲了自己的領土擴大自己的勢力,同領土面積最大資源最爲豐富的天魔神譚發起了戰爭,那一戰血流成河,屍骨遍野,多少人妻離子散,致使鬥靈大陸上無數的勢力隕滅,六大家族只剩其三,他們錯估了戰天族的實力,敢於和天戰鬥的種族豈是那麼不堪,戰天族也是死傷慘重,各族頂尖高手隕落,魔族趁兩方斗的兩敗俱傷的時候,率領魔域的衆多高手殺了出來,茅頭直指戰天族,爲了戰天族至寶-戰天劍!有了它魔族將會如虎添翼,成爲鬥靈大陸最強勢力,不久這場戰爭結束了。

而結果是六大家族剩下的三大家族,趙家,錢家,秦家,依附在魔域成爲魔族的勢力,而戰天族則是族長燃燒血脈爲戰天族爲數不多的族人創造逃生的機會,剩下的戰天族人含着淚看着族長死去,然後帶着戰天劍逃進天魔神譚的禁地,從此戰天族和戰天劍下落不明,而魔族懼怕戰天族有昭一日反撲,下了嚴令,即日起凡是有戰天族消息的有重賞,將永世享受魔域的俸祿,以及強大的修煉功法。從那以後鬥靈大陸更名爲魔之大陸,那場戰爭被神譚之殤。

“哦,爺爺,這就是魔之大陸的來歷嗎,“年僅六歲的龍淵,閃着他那明亮的大眼睛不假思索的問到,呵呵等淵兒長大了就知道了,老人眼裏滿是疼愛,不知不覺已經一百年過去了,我族能否在次站在故土上,就全靠淵兒,老人喃喃的說到,老人就是一百年前戰天族倖存的族人,那一戰死傷慘重,戰天族傷及根本,雖然經過了一百年的修養生息,但是要恢復到巔峯時期的話還需要不少時間,現在的魔之大陸和以前的鬥靈大陸都是以修煉靈力和煉器爲主,魔之大陸的靈力修煉分爲煉體九段,武道境,生死境,涅槃境,至尊境,以及傳說中的的乾坤境,這六種境界,從武道境到至尊境又分爲初期,中期,後期,巔峯。這四個小境界,煉器師是這魔之大陸最受人尊敬的人,他們沒有強大的實力,但是他們有一手煉器的本事,實力劃分是,一品到九品,人級,地級,天級,王級,和傳說中的神級煉藥師,對應靈力的六個境界。

老人名叫龍崖子,一百年前那場戰爭結束時,他沒有跟隨剩下的族人逃進神譚禁地,而是率領部下十八影衛隱藏了起來,爲的是蒐集情報爲將來複仇埋下暗棋。而他的兒子影衛首領龍陽爲了爭取逃離時間,以一人之力殺出重圍,自己也身負重傷,被龍崖子救出後,以戰天族祕術將其封印,以時間之力慢慢恢復。直到七年前才恢復了過來,同時娶了等了他一百年的致愛——凌雨薇,次年生下兒子龍淵,他們一起生活在龍之谷,龍之谷是依附在如今三大家族之一的秦家,是附屬秦家的二流勢力。

“淵兒別玩了,快回家吃飯了,“一位樸素但不失美麗的少婦輕聲的喊道,“哦母親知道了,”一位個頭不高但身體很強壯的少年應聲道,

“淵兒別老是玩耍,別忘了讀書,看能不能考入龍之谷的龍騎靈院學習。我和你父親有事情要離開一段時間,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要好好的聽你爺爺和十八影衛叔叔的話知道嗎?”少婦囑咐道,“嗯母親知道了。”“好了淵兒乖,快吃飯吧,“母親今天吃什麼啊,今天吃淵兒最愛吃的河豚肉,還有山雞肉呢,淵兒快吃吧,嗯少年飛快的吃完飯,媽媽我吃飽了,我去睡覺了。

夜色瀰漫,龍淵很快進入夢鄉,陽哥我們這一去就註定隕落,淵兒怎麼辦,雨薇你放心有我爹在呢,淵兒不會有事的。一位中年男人抱着美麗少婦說道,這就是龍陽和凌雨薇,龍淵的父母,涅槃境初期強者,他們爲了把一百年前進入神譚禁地的族人們解救出來,必須犧牲自我,重塑戰天族輝煌,雨薇時間不早了,我們出發吧,免得淵兒知道我們提前離去,他又要鬧了,淵兒等你長大了一定會明白爹的意圖。不要怪我,龍陽在心裏默默的說道。

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家園被魔族所侵佔,族長戰死,族人被逼的走頭無路逃進九死一生得神譚禁地:心中怒火久久不息。十八影衛留下七影保護少主,剩下的隨我殺入趙家在神譚駐紮的天機營,記住不留活口,一個不留。是統領,從氣息來看這十一個人實力均在生死境中期的強者,一百年了我的實力恢復過來了,今天是時候算一算一百年前的賬了。

“影衛聽令,你們跟隨副統領去天葬場找出陣眼,按北斗七星的方位進行開啓,取出我族至寶戰天劍後來神譚與我回合,我先去天機營打探情報知道了嗎?龍陽吩咐道;我等領命,出發! 重生之軍中鐵漢追嬌妻 天葬場位於龍之谷的東南方向,爲了這一天我們足足等待了一百年,此戰只許勝不許敗。雨薇路上小心點,“嗯知道了陽哥,“少婦應聲道,龍陽囑咐道,“雨薇路上小心啊我等你的好消息”。 “報告副統領,我們離天葬場還有五里路,是否派人去前方偵查一下,”一名影衛問道,“不必了,敵人在明,我們在暗,偷襲他們,你們五個去尋找陣眼,找到了發信號彈,我去天葬場的天雲山脈的山洞中取回木靈珠”。

聽到凌雨薇說道木靈珠,“統領靈珠是什麼?”有影衛好奇的問,凌雨薇答道:“靈珠是戰天劍的能量來源,一共有五顆,分爲金木水火土,每一顆都有五行的力量。當年魔族攻佔天魔神譚的時候,我族的戰天劍要是完整的話,歷史將會改寫,因爲當年戰天劍是殘缺的,只擁有兩顆靈珠,其餘三顆下落不明,至於怎麼回事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知道戰天劍全盛時期就連魔族鎮族至寶的魔之刃,都黯然失色,由此可見一般,好了趕快執行任務,”

緊接着一條條命令從凌雨薇口中下達,“十一影衛聽令,”

“屬下在請副統領吩咐,”

“你們分爲兩個小組一組七人,二組四人,一組開啓陣眼拿到戰天劍後來天雲山脈有我們集合,二組跟我走,”

十一影衛異口同聲道“屬下得令,”出發!

天雲山脈長年被濃霧包圍,散發出神祕的味道,第二組隨我進入山洞,山洞不大,但是很神祕,大大小小的洞口幾十個,“統領我們走那條路,”望着眼前大大小小的洞口影衛齊聲問道,“你們不用擔心跟着我走就是了。”

大概走了十幾分鍾後,只見衆人來到了一扇青銅大門前,“四大影衛,”聽到凌雨薇再叫自己四大影衛應聲道:“統領有何吩咐?”

“將你們的手指割破將你們的血注入門下四個凹口處使力按下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