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所有人或手緊握着步槍,或雙眼直視前方發愣,或閉目養神。

此時範天雷看氣氛有些不對勁,準備進行最後一次講話,跟戰前鼓舞,激發一下衆人的情緒。

他緩緩開口,用振奮人心的聲音道。

“同志們!我們是國之利刃,當祖國和人民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就要拔鞘而出,出鞘就得見血,出鞘就得勝利。”

“曾經我的首長告訴我一個故事,大不列顛的英國首相丘吉爾說過這樣一句名言,在人類戰爭歷史上,從來就沒有過這麼少的人對那麼多的人,作出過那麼大的貢獻,這句話我也送給你們!”

範天雷說着伸出了一隻手,懸在半空,接着開口道“來!爲了同胞的安全,爲了軍人的榮譽。”

所有人秒懂,一瞬間把範天雷手掌給淹沒了。


機艙之中響起了震天動地的聲音,甚至把飛機的發動機轟鳴都給覆蓋住。

“同生共死!”

這一刻他們不管來自什麼兵種,不管來自什麼地方,他們只有一個目的,爲祖國的戰!

宣誓完之後所有人一改之前頹廢的樣子,此刻他們心裏已經有了信仰。

馮陽光看到這,突然想起來一件事,他把手伸進包裏,假裝拿東西,從儲物空間裏把自己所有的藥丸都給拿了出來,一顆不剩。

這次他可是下了血本了,人死了就沒了,藥丸沒了還可以在作。

他手捧着藥丸放在衆人面前,原本紅細胞的人一眼就看出來了,而新加入的則並不知道這些五顏六色的東西是什麼。


因爲黑色的藥丸最多,馮陽光一人分了一顆,所有人拿在手裏。

柳小山望着手裏的藥丸,滿臉好奇道“陽光,這是什麼東西?”

他只敢肯定一定是某種藥劑,畢竟馮陽光醫術擺在那裏。

馮陽光指着黑色的藥丸解釋道“這是能救命的藥丸,記住不到萬不得已前往不要把這吃了,它可以在20分鐘內使你的身體機能暴增。”

“比如你吃之前只能一拳打二十斤,吃了之後就能翻倍40斤,不只是力氣還有其他的也都翻倍了。”

經過馮陽光這麼接地氣的解釋,所有人反應了過來,這就相當於興奮劑一樣,不過比興奮劑強多了。

所有人都如獲至寶的收起來,這東西確實是保命的好東西。

馮陽光接着開口道“但是這個使用完之後會陷入虛弱,到時候你只能任人宰割,所以我早說一遍,不到萬不得已,前往不要使用。”

所有人聽後都點點頭,表示自己記住了。

馮陽光接着看向手裏其他的藥丸,大概還有二三十顆,其他要都是能救命治傷的。

他用另一隻手拿走三顆治傷的,隨後把其他藥全都遞給了徐天龍。

“龍龍,這些藥你就保管着,你知道這些藥等我用途,有這些藥你們會容易一些。”

徐天龍一開始並沒有接,而是反問道“你不多拿幾顆嗎?”

“是啊,多拿幾顆吧,你那邊比我們這邊危險多了。”

馮陽光笑了笑,道“三顆夠了,你們知道我的醫術,死不了的,放心好了。”

他說的是實話,醫術在那擺在,如果他沒時間給自己用,那吃藥也沒有機會了。


徐天龍猶豫再三還是接了過去,他特意把一個裝子彈的腰包給藤空了,把藥放到了裏面,還用手拍了拍口袋,這些就相當於命啊,必須得保管好。

所有人做回到原位上,等候着駕駛室的指令。

……

飛機外面狂風不住的颳着,今夜馮陽光很運氣很不錯,天空中沒有一絲月光,夜黑得甚至能擰得出水來黑天墨地。

這樣的環境,能讓他們跟黑暗融爲一體,能夠更好的潛入敵方的陣營之中,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時間再次流失,機艙中的人都不停地看向自己的手錶,一遍,二遍…

雖然他們腦袋裏都不想那麼緊張,但是心裏卻還忍不住那麼去做。

“全體拯救者準備,穿戴好你們的潛水服。”

所有人耳邊響起了駕駛員的聲音。

所有人瞬間站立起來,開始往身上套放在地上的潛水裝備。

馮陽光也不例外,他深吸了一口氣,伸手從地上拿起一件潛水服。 潛水服入手感覺很冰冷,摸的出來,它是一種特質的橡膠製成的。

馮陽光費力的把這東西穿在身上,沒辦法實在是太緊了,這衣服必須要完美的貼合身體,伸縮性很強,這樣才利於在海里前進。

他廢九牛二虎之力把衣服穿好之後,活像一隻大海豹。

不過這衣服摸起來很冷,穿上的話很熱,應該是有保暖效果。

然後就是裝備其他的東西,把氧氣瓶給背上,帶上特質的海壓表,表上能顯示出你所在的海水深度還有指方向用。

接着再把蛙腳穿上,這東西有點像是青蛙的腳,能讓人在水裏遊得更快。

幾分鐘之後,所有人都穿起潛水服,一隻只大海豹出現在機艙中。

這樣充滿滑稽的場面,沒有人一個是臉帶笑意的,全都是滿臉嚴肅,以應對接下來的苦戰。

馮陽光站在原地調養生息,接下來就是他一個人的秀場了,所以必須得調整好狀態。

隨着飛機的震動,機艙中再次響起駕駛員的聲音。

“拯救者十秒鐘之後跳水,請做好準備。”

聽到這句話,所有人同一時間把護目鏡帶上,把氧氣罩給戴在嘴上,準備開始跳水。

“高度三米,可以跳水。”

範天雷站在機艙的門口,朝所有人揮手,像是再說gogogo。


因爲這次是低空跳水,爲了防止在落水都時候發生碰撞,在前一個跳出機艙之後,後一個要等待三秒鐘才能再次行動出去,這樣會安全些。

機艙裏的人一個一個跳出機艙,兩位老兵在跳水前還拍了拍他的肩膀,不一會只剩下了馮陽光最後一個人。

馮陽光緊抱着懷中的槍,以防槍在空中亂甩,傷到自己。

接着他朝機艙門口跑去,雙腳重踏地面一躍而出,來了個鯉魚越龍門。

馮陽光身體感受到一陣墜落感襲來,他睜着眼睛看向周圍,根本分不清哪邊是天空,哪邊是海洋,因爲現在渾然一體都是一樣的黑墨色的。

嘭!

幾秒鐘之後,馮陽光耳邊傳來巨大的落水聲,腳上先入水,緊跟着身體全都被海水淹沒,一股出現壓迫感躍然於心上,這是進入水中的正常反應。

他自由落體成功的進入到水中。

入水之後,他在水中費力的擡起自己的手臂湊到臉上,通過指南針辨別了一下方向,然後朝月牙島的方向游去。

接下來就是馮陽光最難熬的時候,一望無際的黑暗,心裏底冒出一絲恐懼。

爲了以防月牙島上的海盜聽見,他們落水點距離月牙島還有好幾公里,加上此刻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更別說入水之後了。

在海里視野範圍只有幾釐米,超出基本什麼都看不見了,聲音的話除了自己的呼吸聲其他任何聲音都沒有。

到處都是黑洞洞的,猶如墨水一樣,如果有人有幽閉恐懼症,那應該會崩潰到極致。

人對未知的東西最害怕,也最能感受到恐懼,他根本不知道黑暗中會出現什麼東西,鯊魚亦或者其他的什麼東西。

那種感覺就好像你大晚上,一個人在墓地裏站着一樣,腦海裏會不住的想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恐懼撲面而來。

這一段距離是漫長的,你除了自己戰勝自己的內心,毫無第二條路可以走,這是必須經歷的一環。

不過馮陽光有感知能提前察覺到危險,所以並不是太恐懼,只不過有些東西是人與生俱來就有的。

時間不知道過去多久,馮陽光終於在感知裏看到白點了,這是遇到了隊友,看樣子應該快到目的地了。

隨着時間推移,馮陽光追上了大部隊,雖然在水底看不見,但是從他感知力裏看,周圍全都是紅細胞的人。

唰!

突然馮陽光遊動的手臂碰到了一片東西,一抓,是沙子。

他們入水之後都是在距離海面一米左右的空間裏,往前遊,看樣子他們已經無限接近月牙島了。

接着能踩到沙地之後,他把自己腳上的蛙爪給摘了,這東西在水裏遊的話很好用,但是陸地上走的話就像企鵝一樣慢騰騰的,還不如光腳走的快一點。

隨着地勢越來越高,最終馮陽光突破了睡眠的張力,露出了頭。

在露頭那一刻他把挎在胸前的槍拿在手裏,防他們登陸點有敵人埋伏。

接着他邊走邊把眼罩給摘了,還有氧氣面罩,這些東西從這一刻已經沒有任何用處了,反而有些妨礙自己。

馮陽光快速跑到岸上去,把身上的潛水服給脫了,換上陸行靴。

他四處看了一眼,在他的前方正是月牙島背面的峭壁,這裏就是他們計劃上島的地點。

不過這個地方必須得借用工具,這裏的峭壁是呈90度的,人力不可能空手爬上去。

接着他就是靜靜地等候隊友的到了,他有水性技能遊得比較快一點,等他們一來那就能行動了。

第一個上了岸的馮陽光並沒有閒着,他拿着手裏的槍,不斷的朝周圍觀察,再加上腦海裏的感知,雙管齊下,仔細的檢查周圍,以防被陰。

嘩啦!

嘩啦!

幾秒鐘之後,海面響起一陣陣破水聲,一個個腦袋露了出來,紅細胞他們來了。

紅細胞成員迅速換好衣服蹲在馮陽光旁邊,很多人都對馮陽光遊得那麼快感到驚訝,但考慮到是非常時期,他們只能壓下心裏的疑惑,等到結束只夠在問了。

旁邊的兩位老兵則是習以爲常了,他們早已見識過馮陽光游泳技術。

範天雷朝他低聲詢問情況。

“陽光,有情況嗎?”

馮陽光也低聲的回答道“我在這半分鐘也沒有發生任何異常,也沒有情況,可以開始攀巖。”

範天雷聽後點了點頭,一揮手,兩個人從隊伍中衝出來。

他們手裏拿着一個像小鋼炮一樣的東西,那個是特殊的鉤鎖炮,能發出鉤鎖,然後幫助他們從面前的懸崖峭壁上爬上去。

接着兩人他們找好位置,把手裏的東西往地上一按,固定好。

嘭!嘭!

兩道飛爪飛了出去,抓到峭壁上的東西,兩人還用力的扯了扯,發現已經抓牢之後纔開始攀爬。

其他人也是連忙跟上。

王豔兵看着接近4米高的峭壁,喃喃道“這地方要是被對方架個重武器,我們恐怕全都涼在這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