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提供更優質的手機用戶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安妮此刻正在客廳裏給約翰爵士家的三個孩子講故事,孩子們不停的插嘴,吵吵鬧鬧的讓安妮非常困擾。這些孩子完全被約翰爵士一家人給寵壞了,剛開始看到她和露西的時候還懂得裝一會兒安靜,現在熟悉了之後就恢復了混世魔王的架勢,連他們家的女孩子都非常的調皮,爬樹打架樣樣都行,每天都會把自己的白裙子弄的沾滿泥巴。

“孩子們,你們要是再不安靜一點的話,我就只能明天再講故事了。”安妮說道。

“不!”三個孩子立刻叫道。

“那你們就閉上嘴巴安靜一點,這樣的話等故事結束了我會給你們做好吃的小點心的,怎麼樣?”安妮誘惑道,對待不聽話的小孩子就得抓住他們的弱點,否則這些混世魔王是不可能聽話的。

“好!”孩子們聽到有小點心吃,立刻點着頭大聲的叫道。

安妮說的小點心其實也只是普通的麪包和餅乾,但是安妮在做點心的時候總是會在里加上一點蔬果汁,讓它們變得色彩紛呈的,而且她會把麪包和餅乾做成各種可愛的小動物和花草的模樣。這些點心做出來以後總是非常的討孩子們的喜歡,但是安妮並不會每天都做,而是把它們作爲孩子們聽話之後的小獎勵,目前效果還是非常不錯的。

其他人都坐在沙發上聊天,詹寧斯太太捧着茶杯滿意的看着安妮和幾個孩子在一起的情景,對着坐在她身板刺繡的露西說道:“你姐姐可真會帶孩子,我的這幾個孫子孫女,可鮮少有這麼乖得坐着的時候。”

“安妮從小就很喜歡小孩子,我小的時候一直都是她在照顧着。現在我們親戚家裏的小孩子也都被她帶的特別乖,她總是能想出有趣的小故事,還能做很多好吃的小點心出來。”露西頗有些自豪的說道。

“這可真是不錯,我想安妮以後一定會是一個好媽媽的。布蘭登上校,你說是嗎?”詹寧斯太太故意問道。

布蘭登上校正在看書,可實際上他的目光這兩天總會時不時的停留在安妮的身上。很多時候當一個人對另一個人有了一定的好感之後,他就會不由自主的去注意對方,而且還會越看越喜歡,布蘭登上校現在大概就是這樣的情況。當他很喜歡瑪麗安的時候他可以忽略瑪麗安身上的所有缺點只欣賞到她的優點,而當他對安妮有好感之後,他就覺得安妮不夠出色的外貌以及很少的嫁妝完全不是問題了。

因此聽到詹寧斯太太的話,布蘭登上校點了點頭說道:“斯蒂爾小姐確實是個對孩子很溫柔的人。”

“我想安妮對待自己的孩子一定會更加的溫柔的。”約翰爵士笑着說道,對於布蘭登上校的心裏變化他是最瞭解的,所以約翰爵士覺得或許今年夏天他就可以參加這位老朋友的婚禮了。

“哦,布蘭登上校,你現在一定覺得安妮非常好吧?”帕爾默太太在一邊調侃的笑着說道。

布蘭登上校被問的一時不知道該如何的回答,便裝作沒有聽見低下頭繼續看書。

帕爾默先生卻從書中擡起了頭來,看了眼布蘭登上校後哼了一聲,對帕爾默太太說道:“帕爾默太太,你爲什麼不去把你的針線盒子拿來呢,也好爲我做頂睡帽。因爲你的疏忽,我只帶了一頂睡帽過來,而那唯一的一頂睡帽也因爲你的疏忽在今天早上被灑了許多咖啡在上面,已經不能再戴了。我想我今天晚上可能會睡不好覺的,所以你爲什麼不爲我着想一下呢!”

“哦!”帕爾默太太聽了立刻驚叫的站了起來,急匆匆的跑去找自己的針線筐了,今天早上她把帕爾默先生帶來的唯一一頂睡帽弄髒了,可是被帕爾默先生甩了好幾個難看的臉色,原本她想着今天一定要爲帕爾默先生做一頂新睡帽出來的,但是剛纔和詹寧斯太太聊天聊得實在是太愉快了,竟然忘記了。

布蘭登上校眯着眼睛看了眼帕爾默先生,他總覺得這兩天帕爾默先生似乎對他有些意見,可是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怎麼得罪這位先生了。

帕爾默先生注意到布蘭登上校的眼神,冷哼一聲繼續低頭看書。這幾天帕爾默先生確實對布蘭登上校很不爽,因爲他注意到這位先生竟然真的開始追求安妮了,這可不行!

帕爾默先生一直以來都覺得布蘭登上校是個非常不負責任的男人,即使他表現的再癡情也不能掩蓋這一點。當初帕爾默先生聽到布蘭登上校的初戀故事就對此非常的嗤之以鼻,如果換他是布蘭登上校,當初在知道自己的哥哥只是爲了錢纔會想要娶自己的愛人時,就會過去狠狠的揍他一頓,揍得他放棄結婚的念頭。在帕爾默先生看來,如果布蘭登上校當初沒有逃避跑去參軍,而是堅決反對那場婚事,並且對此付出行動的話,事情肯定會不同,畢竟他的哥哥就算爲了錢也不是非要娶那個女人的,而他如果堅持反對的話那個女人應該也不會答應和他哥哥結婚。

再說後來布蘭登上校領養那個女人的養女的行爲就更加的不負責任了,他只考慮到了自己的感情,卻沒有想到自己未來的妻子會因爲他的舉動遭受到多大的傷害,這種傷害不單是指他們未來的孩子的繼承權上的,而是隻感情上的。那個養女就是布蘭登上校愛着另一個女人的證明,他對養女越好,就越是顯得他對初戀愛人的戀戀不忘,也越是顯得他對自己妻子的不尊重,也顯得他對婚姻的不尊重。

所以帕爾默先生覺得布蘭登上校絕對不是一個在乎婚姻的女人該選擇的好歸宿,他覺得安妮絕對不應該選擇布蘭登上校這樣的男人,安妮值得更好的男人去愛護,一個一心一意對她的負責人的男人。

這時去達舍伍德家的男僕回來了,他對約翰爵士通報道:“先生,達舍伍德家到時候會有五個人蔘加,其中一位是他們的好友……”

“我知道,一定是那個威樂比。”詹寧斯太太打斷男僕的話說道,她多少聽說過一點威樂比的傳言,所以並不是很喜歡那位先生,舞會上她也向達舍伍德太太隱晦的提起過一點,可是那位太太並沒有當做一回事兒。

其實這也不能怪達舍伍德太太,因爲詹寧斯太太向來說話沒根沒據又非常的誇張,達舍伍德太太覺得詹寧斯太太說威樂比品性有問題可能只是她的捕風捉影而已,就算真的有點問題,估計也只是年輕人犯得小錯誤被詹寧斯太太誇大其詞了而已。

“不,是一位費拉斯先生,愛德華.費拉斯!”僕人說道。

“費拉斯,f,看來就是達舍伍德小姐的那個追求者了,希望是位不錯的先生,我看埃莉諾的眼光要比瑪麗安好。”詹寧斯太太聽了立刻來了興致,雖然她現在對瑪麗安感到失望了,但是她還是非常喜歡埃莉諾的。

“那位先生怎麼樣,你見到了嗎?”約翰爵士對男僕問道。

不如隨心 “是的,我看到了,是位氣派又文雅的先生,長的也非常的英俊,家世應該也很不錯。”僕人回答道。

“哦,那就沒錯了。看來今晚我們邀請達舍伍德一家還是很對的,至少可以認識一個新朋友,而目前爲止這位新朋友看起來也很不錯。”詹寧斯太太高興的說道。

“什麼新朋友,什麼新朋友?”帕爾默太太拿着針線筐從隔壁走過來,聽到詹寧斯太太的話就急切的走過來問道。

“是達舍伍德小姐的那位朋友,聽男僕說是位不錯的年輕先生,今晚他回來和我們一起吃晚餐。”詹寧斯太太說道。

“哦,那真是太好了!”

露西一聽到愛德華的名字臉色就很不錯,聽說他要和達舍伍德一家一起過來心裏又是憤怒又是悲傷,她緊緊抓着手裏繡了一半的手帕,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情緒,愛德華倒底是她真正喜歡過的人,爲了愛德華她差點失去了自己這輩子最重要的東西,而愛德華轉頭離開後卻立馬找了一個比她更好的小姐,這怎麼能讓露西不生氣不憎恨!

安妮其實一直都在注意着這邊的情況,看到露西這個樣子就走了過來坐到了露西的身邊,握着她的雙手對衆人說道:“達舍伍德家的那位朋友叫□□德華.費拉斯嗎?我倒是在普利茅斯的時候認識一位同名同姓的先生。”

“同名同姓,斯蒂爾小姐,你怎麼不覺得他們是同一位先生呢?”約翰爵士問道。

“因爲…..”安妮故作害羞的半低着頭,說道:“我和露西與那位先生曾經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他在普利茅斯附近的大學上學,一直是寄居在我舅舅家裏的,我們相處過很長的一段時間。去年他畢業的時候因爲一些家裏的原因不得不離開了普利茅斯,當初他說過回來找我們的,所以我想大概不是那位先生。”

大家看到安妮這個樣子,又聽到她這樣遮遮掩掩的話,心裏都明白了安妮的意思。大概是那位先生曾經追求過安妮,並且向安妮許諾過會回去找他,既然這樣那麼那位先生應該還愛着安妮,自然就不可能是埃莉諾的追求者了。

露西聽到安妮這樣說簡直驚訝極了,明明愛德華追求的是她不是嗎,而且他們也是同一個人,露西真的不明白安妮的意思,但是她也沒敢去問,只是沉默的坐在一邊,儘量不去想這些和愛德華有關的事情。

安妮原來也有過不錯的追求者,並且安妮似乎對那個追求者也有一些感情,這可讓布蘭登上校心裏擔憂了起來,原本他對自己和安妮的事情可是很有把握的,現在看起卻好像並不是那麼容易了。布蘭登上校深吸一口氣,打定主意要展開更熱烈的追求。

下午茶時間很快就結束了,安妮和露西回了房間,爲今天的晚宴做準備。一關上房門,露西就迫不及待的問道:“安妮,你剛纔爲什麼要說愛德華追求你?”

“你不是不想讓愛德華埃莉諾在一起嗎?我正在做這件事情,你只要配合我讓所有人都以爲愛德華曾經追求過我,並且在離開普利茅斯的時候對我做過會繼續追求我承諾就可以了。”安妮脫下身上的裙子,穿着襯裙躺到牀上說道,照顧約翰爵士的幾個孩子是很容易讓人疲勞的事情,安妮打算在晚餐之前好好的睡一覺,養足了精神好應付晚上的事情。

“可是愛德華一來不就露餡了嗎?”露西問道。

“不會,你去把那隻懷錶拿出來,到時候他看到懷錶就會乖乖聽話的。”安妮說道。 一秒記住,精彩網絡小說免費閱讀!

當天黑下來,巴頓莊園點上蠟燭的時候,達舍伍德一家終於來了。達舍伍德太太帶頭走了進來,她的身後跟着的是並排走着的埃莉諾與愛德華,最後是瑪麗安和瑪格麗特。

“晚上好。”達舍伍德一家與愛德華行了禮,然後由達舍伍德太太向衆人介紹了愛德華,從她的神態可以看出她對於愛德華非常的滿意。

“費拉斯先生,真高興你能來參加我們的晚宴,讓我來爲你介紹一下我的家人和朋友。”約翰爵士說道,然後開始一一的介紹自己的一大家子。

安妮和露西之前一直躲在衆人身後,當約翰爵士介紹到她們的時候,安妮才拉着露西從帕爾默夫婦身後走了出來。安妮一手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擰着自己的大腿,儘量讓自己看起來非常的痛苦。而露西在看到愛德華的時候表情就很不好,此刻更是掩蓋不住臉上的憤怒。

“愛……費拉斯先生,晚上好。”安妮聲音有些嘶啞的向愛德華問好,她臉色慘白,咬着嘴脣,看起來隨時都會哭起來一樣。

愛德華看到斯蒂爾姐妹時表情一變,他看起來非常的驚訝與尷尬,如果不是禮節不允許,大家都覺得他會馬上轉身離開。

“愛德華,你怎麼了,你認識斯蒂爾小姐和她的妹妹嗎?”瑪麗安疑問道。

“是…是的。”愛德華點點頭,心裏後悔極了,早知道安妮和露西也在這裏,他是絕對不會過來。

“愛德華,從來沒有聽你說過你和斯蒂爾小姐她們是朋友,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埃莉諾瞬間產生了危機感,她立即看着愛德華問道,都顧不上平時的端莊形象了。

“我們,我們是在普利茅斯認識的,我寄住在她們的舅舅家。”愛德華說道,然後勉強恢復了笑容去和安妮與露西行禮。

普利茅斯!此刻約翰爵士一家都覺得自己知道了一件讓人難堪事情,剛纔安妮三人的表情他們都看在眼裏,又聽愛德華這麼一說立刻就明白了愛德華就是安妮下午剛說的那位追求者,可是他之前明明和安妮做了承諾,現在卻以埃莉諾的追求者身份出現,難怪安妮和露西的臉色會那麼難看,而愛德華的表情會那麼尷尬了。

不過真是想不到達舍伍德家兩個大女兒的愛情都是這麼的不體面,瑪麗安就像是倒貼一樣整天纏着威樂比,而埃莉諾看起來平時知書達理的,卻會做出插足別人感情的事情。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詹寧斯太太一家都表情複雜的看着達舍伍德一家,最後還是約翰爵士擠出了笑容把客人們迎進了餐廳。

由於見面時的尷尬,晚餐的氣氛就變得有些沉默。雖然達舍伍德一家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她們也默契的加快了吃飯的速度,沒有像平時一樣在餐桌上不停的聊天。因此這次的晚餐用了不到一個小時就結束了,衆人都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等坐到客廳裏後,就算不想聊天也不行了。可是安妮和露西一個一臉慘白一個一臉憤怒,愛德華也是一臉勉強的笑容,大家都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米德爾頓太太見了就沒讓孩子們去遊戲室玩,而是坐在壁爐邊的地毯上玩,因爲有孩子們歡笑的地方氣氛總會熱鬧一些。她又讓僕人拿來了□□遊戲,讓大家選擇自己喜歡的去玩,玩遊戲的時候總是可以少說一些話,也可以避免一些尷尬。

“我們就這幾個人就不分開玩了吧,要我說咱們就玩牌好了,又方便又好玩。”詹寧斯太太說道。

威樂比不在,只有煩人的布蘭登上校,瑪麗安覺得什麼都沒趣,也一點都不想和一幫讓自己討厭的人玩遊戲,便站起來說道:“我並不擅長玩牌,我給大家來點音樂吧!”

“當然親愛的,大家都很喜歡聽你彈琴。”達舍伍德太太說道。

其實大家並不是很想聽瑪麗安彈那些悲悲慼慼的曲子,不過也不好反對,便都同意了她的提議。瑪麗安笑了笑,走到角落彈琴去了。

“我對打牌也不感興趣,你們別叫我。”帕爾默先生說道,站起來走到壁爐那裏,拿起自己這兩天的看的那本書看了起來。

“哦,帕爾默先生,你又要看書了,可真是一點樂趣都沒有。”帕爾默太太很無奈的說道。

“那麼其他人呢,你們玩嗎?”約翰爵士看着剩下的幾人問道。

安妮和露西自然沒什麼心情去玩遊戲,她們兩個看到愛德華心裏都很不爽快,哪裏會有心情去玩,就搖搖頭表示不想玩,坐到了角落裏去。

“斯蒂爾小姐,就剩您一位小姐了,您玩嗎?”約翰爵士問道。

埃莉諾自從進屋開始就一直覺得心裏不安,她覺得愛德華和斯蒂爾姐妹之間一點有些糾葛,她急切的想要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就說道:“不了,我今天有些累了,就不玩了。我想兩位斯蒂爾小姐應該不會介意我過去一點休息一下。”

安妮巴不得埃莉諾過來,好和她談談人生,立刻表示很歡迎埃莉諾過去她們一起說說話。

“好吧,我們現在一位小姐都沒有了,其他人應該沒有不想玩的了吧?”約翰爵士又問道。

愛德華也不怎麼想玩,可是他是客人,在這麼多人拒絕遊戲之後他不好也拒絕,就沒有說什麼,於是剩下的所有人都坐到了牌桌那裏開始玩牌。

埃莉諾並不是一個善於攀談的人,不過爲了自己的感情,她還是率先湊到安妮邊上說道:“斯蒂爾小姐,上次因爲瑪格麗特生病的原因,都沒能夠和你好好的聊聊天,真是遺憾。在巴頓我們並不認識什麼年輕小姐,希望我們能夠成爲不錯的朋友。”

“我們當然是朋友,達舍伍德小姐。”安妮並不是很熱情的說道。

埃莉諾抿了下脣,她和瑪麗安一開始就不是很喜歡斯蒂爾姐妹,她相信斯蒂爾姐妹應該也有同感,這種情況要是放在以前她是絕對不屑去搭理安妮的,可是現在她只能主動。“斯蒂爾小姐,既然我們是朋友了,那麼請叫我埃莉諾吧,我能叫你安妮嗎?”

“當然可以,埃莉諾,請叫我安妮。”安妮點點頭,依舊不是很熱情。

“安妮,我聽詹寧斯太太說你和露西會在這裏住上一段時間,那麼歡迎你隨時去巴頓鄉舍找我。”埃莉諾說道。

“謝謝,我一定會去的。”安妮簡短的回答道。

安妮看起來並不怎麼想要談話,埃莉諾沒辦法,只好看着她試探着說道:“安妮,你和愛德華認識很久了吧,愛德華是個非常容易相處的人,我想你們一定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安妮一聽,知道正題來了,立刻低下頭雙手不安的攪動着,說道:“埃莉諾,我們剛剛成爲朋友,或許我不應該冒昧的說這些,不過我向來對朋友非常的坦誠,所以並不想欺騙你。不過我需要你像上帝保證絕對不會把我們之間的對話告訴任何一個人,否則就會得到報應。我知道不應該讓你下這個保證,只是我真的不想讓別人知道這件事情。”

現在只要讓埃莉諾知道安妮和愛德華的關係,下什麼保證都無所謂,所以埃莉諾說道:“我向上帝保證絕對不把我們今天的對話告訴別人,否則我就會得到報應。”

“好吧,那我告訴你!”安妮閉了下眼睛,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一樣,說道:“其實……其實我和愛德華是戀人關係。”

“什麼?”埃莉諾瞪大眼睛問道,她剋制着自己的音量儘量不讓別人聽到,但是她的表情完全無法掩蓋她的驚訝。

“埃莉諾,我們認識四年了,一直住在一個莊園裏頭。一開始我們是很好的朋友,後來他就開始追求我了,我當然很高興,可是我知道他的母親不太可能會答應我們的婚事,所以一直拒絕他。”

埃莉諾現在心慌意亂,她知道自己應該相信愛德華,可是她也覺得安妮沒有理由撒這種很容易被人揭穿的謊言,所以現在她不知道該去相信哪一個。一聽到安妮說自己拒絕了愛德華,埃莉諾放心了一點,問道:“所以你們現在已經沒關係了嗎?”

“我不知道。去年他從大學畢業離開普利茅斯的時候再去向我表達了他的愛意,我當然依舊拒絕了,但是愛德華給了我一樣他十分重要的東西,至於那東西是什麼在沒有他的同意之前恕我不能告訴你。總之愛德華說過等他解決了家裏的事情就會去找我,當然他給了我一些時間去思考我們的事情。我以爲我們至少會在今年夏天才見面,沒想到會在這裏遇到他。我現在還不知道如何回答他,不過我想我很有可能會答應他,如果他還和之前一樣愛我的話。”安妮說道。

埃莉諾舒了一口氣,剛纔她差點以爲愛德華在欺騙她,現在聽了安妮的話埃莉諾就知道愛德華並沒有騙她,他之前在諾蘭莊園時追求她的舉動已經說明了他已經不再愛安妮了,他現在愛的是她。埃莉諾心裏覺得有些得意,因爲愛德華最終選擇的是她。至於那樣重要的信物,估計愛德華會在最近這幾天問安妮要回去。想到這點,埃莉諾同情的看了一眼安妮,當她知道愛德華已經另有所愛的時候她該是多傷心啊。

儘管埃莉諾眼裏的同情和得意只是一閃而過,安妮還是清楚的看到了,她在心裏冷哼了一聲,站起來對埃莉諾說道:“埃莉諾,我們站起來走走吧。”

“好的。”埃莉諾點點頭,然後站了起來挽着安妮的手開始在客廳裏散步。

安妮的手腕上繞着愛德華的那隻懷錶,當她們走到牌桌前時,安妮裝作不經意的掏出懷錶看了看,然後故意大聲說道:“現在已經快要九點了,時間過得真快。”

愛德華一擡頭就看到了自己的懷錶,手裏出牌的動作頓了一下,他不知道安妮現在拿出這隻懷錶來是什麼意思,但是他知道安妮絕對不是要還給他。愛德華心裏疑惑,行動就謹慎了起來,他怕自己會不小心再做出點惹惱安妮的事情,最後這隻懷錶回到他手裏的時間就會延長。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提供更優質的手機用戶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Wшw•Tтkā n•¢ o 一秒記住,精彩網絡小說免費閱讀!

由於來了愛德華這個新朋友,按照巴頓莊園的傳統,總是需要好好的聚幾天,所以當天晚上約翰爵士就約了達舍伍德一家和愛德華第二天一起在巴頓莊園附近的湖邊野餐。達舍伍德太太欣然同意,她覺得愛德華一定會在巴頓鄉舍住上幾天,本來她有些擔心這幾天該如何招待,因爲她們家真的買不起太好的食物,現在有了約翰爵士的邀請,她就可以舒舒服服的招待愛德華了。

愛德華對第二天的野餐也非常的期待,他這天晚上一直沒有找到機會和安妮或者露西談談,他想或許在明天野餐時他可以找到機會,然後和安妮商量一下,讓她早點把懷錶還給他。愛德華從普利茅斯一回到倫敦,他的母親就向他詢問了懷錶的事情,因爲她習慣每次在愛德華回去的時候看看那隻懷錶以此懷念她的丈夫,而愛德華則每次都會讓他的媽媽看到那隻被自己保養的和老費拉斯先生活着時一模一樣的懷錶,以此討他母親的歡心。但是這次愛德華卻拿不出來,他又不是個擅長撒謊的人,在費拉斯太太咄咄逼人的催問下,他差點就把懷錶被安妮搶走的事情說了出來。

晚上躺在牀上,露西有些轉輾反側,她說道:“安妮,我真是擔心,要是埃莉諾告訴了愛德華你和她說愛德華追求的是你,那該怎麼辦?我們會成爲笑柄的。我看得出來愛德華真的很喜歡埃莉諾,你看到他在進門時和埃莉諾交談的眼神嗎。他以前在某些時候也用這種眼神看過我,我知道那代表的是什麼。”

“可是你也該看到他在看到我們之後的表現,那可不是正在的愛德華,他一直都表現的自己非常的風趣,而不是沉默寡言,因爲他害怕自己說錯什麼話惹我們不高興。顯然他很清楚,他和埃莉諾的戀情會讓我們很反感。”安妮毫不在意的說道,愛德華的性格他非常清楚,像他那樣優柔寡斷的男人,是非常容易場控的。一般情況下,他們就像是一個麪糰,只要用上一些技巧,那麼你想要捏成什麼形狀他們就會變成什麼形狀。只要你不把他們逼到極限,他們基本不會爆發,因爲他們總是想得太多。

“安妮,謝謝,真的。如果當初不是你,我或許就被愛德華騙了。他哪怕真的有他說的一半那麼愛我,那麼就算被你教訓了一頓,也不可能像現在這樣那麼快就另有所愛。露西真心說道,說實話在今天之前她依舊對愛德華抱着一絲期望,對安妮也帶着一點仇恨,可是現在這些糾纏了她許久的情緒完全消失了,只剩下對安妮的感激以及對愛德華的憤怒。

安妮翻了個身,面對着露西,在被子下輕輕擁抱了她一下,笑着說道:“我知道你早晚會感謝我的,你能現在就看清楚我感到非常高興。”

“安妮,對你的感激之情我不知道該如何說,我只能說,姐姐,我愛你。”露西把頭縮在安妮的脖頸間輕聲說道。

兩個人靜靜的擁抱着躺在一起,這一刻她們都能感覺到彼此之間的姐妹之情更加深厚了。

不過她們都不是很習慣這種氣氛,所以很快露西就在被窩裏扭動了一下,她又開始想起了愛德華和埃莉諾的事情,並且頗爲憤怒的拍了拍牀墊。“安妮,你說愛德華倒底看上埃莉諾.達舍伍德哪一點,她比我漂亮嗎,比我年輕嗎?或許以前她比我高貴,但是現在我敢保證她的嫁妝絕對不會比我多上多少,而且她還有一個很久以後纔會死的母親以及一個需要很長時間纔會長大的妹妹需要照顧。如果瑪麗安晚結婚的話,愛德華娶了她簡直就像是娶了她一家大家子!”

“你放心吧,就算愛德華真的愛着埃莉諾,他們想要在一起也是困難重重,你應該沒有忘記他那個媽媽說過的話吧,如果埃莉諾還是諾蘭莊園的大小姐,他們兩的婚事肯定沒有問題,但是現在,除非愛德華願意放棄繼承權,你覺得有多少可能?”安妮問道。

“可是如果愛德華真的愛埃莉諾呢,布蘭登上校爲了愛人可以收養和自己毫無關係的孩子,愛德華也不見得不會爲了愛情放棄繼承權,以他的才能並不是找不到工作。”露西說道。

“他們兩個是完全不同的男人。”安妮說道。

確實在原著裏愛德華最後是和埃莉諾在一起了,但是那之前如果沒有布蘭登上校推薦了一個牧師的職位給愛德華,這婚事肯定不成。現在布蘭登上校對瑪麗安的感情並沒有像原著裏表現的那樣,估計也不會好心的爲愛德華和埃莉諾解決經濟問題,所以現在就算沒有安妮,以愛德華的性格來說,最後會聽他母親安排的可能性更大。

姐妹兩個聊了一會兒天就睡着了,本以爲第二天可以和愛德華正面交戰一下,結果當她們醒來的時候卻發現外面正電閃雷鳴的下着大暴雨。這麼大的雨別說野餐了,就連外出都有些困難,聚會自然就取消了。而且這場雨一下就斷斷續續的下了十來天,等天終於放晴的時候,已經到了詹寧斯太太預定去赫德福德郡的前一天了。

“哦,這場雨下的可真不是時候,害我們連新朋友也沒交到。”這天早上吃早餐的時候,詹寧斯太太這樣說道。

“我們總有時間和新朋友聊聊的,岳母,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可以在離開巴頓之前和達舍伍德一家以及費拉斯先生一起吃頓晚餐。”約翰爵士在一邊說道。

詹寧斯太太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答應了這個提議,不管怎麼說達舍伍德一家也是他們自己請來的客人,他們總是要招待招待的,而且之前他們一直表現的很熱情,突然冷淡下去會讓人覺得喜怒無常的。

但是達舍伍德一家並沒有如同詹寧斯太太想的那樣高高興興的過來赴約,而是派了僕人來說愛德華受到了一位朋友的邀請,讓他去赫德福德郡參觀他的新租下的莊園,並且參加上幾場舞會。愛德華就打算帶着艾莉諾和瑪麗安這兩個朋友一起去玩玩,因此達舍伍德一家現在正忙着在收拾艾莉諾和瑪麗安的行李。

“你說你們的兩位小姐要去哪裏?”詹寧斯太太皺眉問道。

“回太太,兩位小姐準備去赫德福德郡的朗伯恩村。”僕人恭敬的回答道。

“哦,那麼她們準備明天出發嗎?”詹寧斯太太又問道。

僕人回答道:“是的,費拉斯先生本來在幾天之前就應該出發了,由於下雨的緣故纔會拖了這麼久。”

衆人聽到這個回答都覺得事情非常的巧合,因爲詹寧斯太太的那位朋友就住在赫德福德郡的麥裏屯小鎮,那裏和朗伯恩村非常的近,沒想到愛德華和達舍伍德姐妹去的就是麥裏屯。而且大家竟然同樣打算明天出發,看起來他們一路上大概都要做侶伴了。

安妮心裏覺得這個巧合還不錯。前幾天安妮接到了來自普特拉先生的來信,信上邀請她們去普拉特莊園住上一段時間,所以安妮和露西打算跟着詹寧斯太太去了赫德福德郡後玩上一些日子就直接去普利茅斯,正覺得沒有機會在遇到達舍伍德一家就沒了機會讓她們不痛快,現在這個巧合正好給了她一個機會,於是就高高興興的拉着露西上樓去收拾行李了。

相比較詹寧斯太太一家輕鬆快樂的氣氛,達舍伍德一家的氣氛卻並不太好,自從上次從巴頓莊園回來之後,達舍伍德一家就都有意無意的向愛德華打聽他和安妮的事情,愛德華很想告訴埃莉諾一切的事情,但是苦於把柄在安妮的手裏,只好每次都選擇敷衍,人也變得越來越沉默。

之前安妮的話在埃莉諾的心裏種上了一顆懷疑的種子,雖然她以爲自己完全的信任愛德華,可是當她看見愛德華的表現之後她的信心卻越來越動搖,兩個人之間的氣氛不接不覺就變得冷硬了下來。

瑪麗安那裏也在幾天前出了事,她一直以爲自己和威樂比已經深愛到可以求婚的地步,每次當他們獨處的時候,瑪麗安都覺得威樂比會問她是否願意嫁給他,可是最後她非但沒有等到這句話,反而等到了威樂比要遠去倫敦歸期不定的消息。

當時瑪麗安就哭了個昏天暗地,當然她那時她也不覺得威樂比會和她分手,傷心只是因爲自己將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次見到威樂比。可是在威樂比離開十天之後,瑪麗安依舊沒有收到任何一封他的來信,她終於開始爲自己的感情擔憂了。瑪麗安並不擅長忍耐,所以她總是會不分場合地點的在家裏哭泣,她的眼淚讓達舍伍德家的氣氛變得更加的壓抑,壓抑到這幾天裏瑪格麗特都不怎麼敢說話大笑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提供更優質的手機用戶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衆人本來以爲需要推遲幾天才能出發去赫德福德郡,結果當天晚上雨就停了,第二天更是一早就出了大太陽,既然天公作美,即使路上有些泥濘,可能會影響趕路的速度,但是大家還是決定按照原計劃上路。

這次旅行詹寧斯太太帶了一大家子的人,還邀請了安妮和露西兩姐妹以及布蘭登上校。約翰爵士在確定人數之後就和布蘭登上校商量好了大家一起出行,由布蘭登上校提供一輛馬車,這樣路上就可以舒服一點。巴頓莊園只有兩輛馬車,放在平時絕對是足夠使用的,可是這次大家一起遠行,只有那兩輛馬車,光他們一大家子坐着就有些擁擠,更何況還要加上安妮和露西兩姐妹。大家一起走的話,就可以分出一些人坐布蘭登上校的馬車,約翰爵士自然是打算讓安妮和露西過去坐,也好方便布蘭登上校的追求。

這天早上大家一早就起來了,快速洗漱好之後就下樓吃早餐。樓下僕人們在客廳裏來來回回走着,匆匆忙忙的將所有主人和客人的行李都搬到馬車上綁好。布蘭登上校也一早就過來了,不過他並不在餐廳,因爲他來巴頓莊園之前已經在家裏吃過了早餐,如果坐到餐廳去看着別人吃東西是非常失禮的一件事情。他也不想一個人坐在客廳裏看僕人們進進出出,所以就站在外面幫着約翰爵士調派僕人,看着他們妥帖的放好所有的行李。

由於要趕路,大家不到半小時就結束了早餐走了出去,行李基本已經收拾好了,所有人便開始準備上馬車。因爲女士優先,布蘭登上校、約翰爵士還有帕爾默先生就先站在馬車邊上等着。

這時布蘭登上校家的一個男僕突然騎着馬趕了過來,下馬後急匆匆的將一封信交給了布蘭登上校。布蘭登上校看了下信封,臉上輕鬆的表情立刻就消失了,他立刻拆開了信件,一目十行的將信看了一遍,越看臉色越不好。

約翰爵士之前隱約感覺到布蘭登上校大概有事瞞着他,這時一看布蘭登上校難看至極的臉色,就知道一定是出了什麼不小的事了,不然以布蘭登上校向來沉穩的性格絕對不會在衆人面前表現的這樣失禮。

“克里斯托弗,怎麼回事?”約翰爵士上前小聲的問道。

“約翰,我想我必須得向大家說聲抱歉了,我不能參加這次的旅行了。”布蘭登上校將信紙隨意摺好塞進口袋裏說道。

“是需要馬上去辦的急事嗎?”約翰爵士問道。

“是的,非常緊急,我必須馬上離開了。”布蘭登上校點點頭。

“那我這就讓兩位斯蒂爾小姐下來。”約翰爵士說道,布蘭登上校既然要走自然是要帶走馬車的,但是安妮和露西已經坐上去了,現在只好讓她們下來去另外兩輛馬車裏擠一擠。

“不用,馬車就借給你,我讓男僕把我的行李卸下來。”布蘭登上校阻止道,說好了借出去的馬車他怎麼可以要回來,再說安妮和露西都已經坐上去了,被叫來的話會非常尷尬的。

安妮和露西從來沒有去過赫德福德郡,兩人此時正坐在馬車裏討論着赫德福德郡那裏可能會出現的風景,透過後車窗看到男僕在馬車後面卸行李,安妮立刻從窗口探出頭向約翰爵士問道:“約翰爵士,行李裝錯了嗎?”

“哦,不是不是。”約翰爵士走過來看着安妮說道:“布蘭登上校剛剛收到一封來信,現在需要去處理一些緊急的事物,所以他不能和我們一起上路了。”

安妮注意到約翰爵士在觀察自己的表情,她對着會熱心把她和布蘭登上校湊一塊兒的爵士真的很無意,不過還是表情不變的問道:“那要我和露西下馬車嗎?”

“不用,布蘭登上校將馬車借給了我們,他只是把他自己的行李拿下來。” 嫁你,非我所願 約翰爵士回答道。

另兩輛馬車裏詹寧斯太太和帕爾默太太也在打聽僕人卸行李的原因,聽到布蘭登上校不能和他們一起出行的時候感到十分的惋惜。詹寧斯太太還說好不容易布蘭登上校可以和安妮近距離的接觸一下,結果又泡湯了,布蘭登上校真是情路坎坷。

帕爾默先生聽了倒是一下合上了手裏的書,然後帶好帽子看着準備下車。帕爾默太太見了拉着帕爾默先生的胳膊不解的問道:“親愛的帕爾默先生,你要去哪裏,我們馬上就要走了。”

這次出行約翰爵士和米德爾頓太太還有三個大孩子坐在一輛馬車上,帕爾默先生則和帕爾默太太、詹寧斯太太還有最小的那個孩子坐在一起,三個都是吵吵鬧鬧的,這對帕爾默先生來說簡直是煎熬。本來他也準備去坐布蘭登上校的馬車,反正那裏只有三個人座位很寬鬆,而且也可以幫安妮擋一下布蘭登上校獻殷勤的舉動,但是他這個提議遭到了詹寧斯太太他們所有人的強烈反對,所以只好坐在這裏受煎熬,不過現在布蘭登上校都不在了,他再去肯定就沒問題了。

“我去坐後面那輛馬車,這裏太擠了。”帕爾默先生說道。

“這裏只有我們四個人,怎麼會擠。”帕爾默太太不怎麼高興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