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打是肯定打不過的,只能……

他給手下保鏢使了一個眼神,那些有手槍的保鏢心領神會,立馬把腰上手槍掏了出來,把槍口指向顧銘。

看到這一幕,成琛激動壞了,這才是他想要的嘛。

看到這一幕,超市老闆氣慘了,覺得圳海市赫赫有名的大佬龍家輝太欺負人,太給圳海市丟人,令人不恥。

可惜,他人微言輕,沒有人會聽他的,只能發幾句牢騷,表達他的氣憤和不滿。

顧銘不在意,看都沒看那些手槍,把它們當成空氣一樣給無視。

九界七生 他看著龍家輝,輕笑說:「看來你是不信我能說到做到。」

無需龍家輝回答,龍家輝已經用行動表明,他不信。

顧銘豎起一根手指說:「給你一次機會,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但一次以後,你要是還不知道好歹,那別怪我不客氣。」

眾人啞言,從顧銘的話語中,聽出了濃濃的自信。

可是,這怎麼能?怎麼敢?

他們想破腦袋,也想不出,顧銘憑什麼敢說出這樣的話來,覺得顧銘這逼裝得有點過份了,把他們的手槍當玩具槍看待。

忍不了,他們把目光投向龍家輝,期待龍家輝下達開槍的命令,讓顧銘領教一下,他們手中真傢伙的厲害,看顧銘怎麼接著往下裝。

龍家輝:「……」

他不想,難得遇到一個身手如此厲害的人,能收為已用最好,乃怕不能收為已用,讓顧銘去試試,跟至尊會的打打,總好過他們在那裡一籌莫展強。

可,子彈不長眼睛,一旦開槍,打死打傷都註定顧銘無法按照他的要求去做。

唯有打不著。

一顆子彈,身手敏捷的顧銘躲過的概率很高,可是十幾把槍,十幾顆子彈形成的彈雨,顧銘壓根不可能躲過,必定挨上幾槍。

如果。

如果躲過,那也並不意味著顧銘會聽他的,而是意味著,此時此刻,他真成了顧銘案板上的魚肉,任顧銘宰割。

這種有百害而無一利的事情,打死他也不願意去做,只是想嚇唬一下顧銘,讓顧銘知道,他龍某人不是沒有辦法,他還有槍,還有人,不是任人宰割得羔羊。

結果。

結果是顧銘在那裡大放厥詞,逼得他必須命人開槍,不開槍對不起所有人那種。

他不是那種磨磨唧唧的人,也知道此刻說什麼都不管用,唯有一決高下才行。

他果斷命令道:「開槍。」

嘭嘭嘭……

一連串的槍聲響起。

早已經等不急的保鏢,第一時間扣掉扳機。

成琛臉上露出滿足之色,心裡如同喝了蜜一樣甜。

至於超市老闆,則是嘆息連連,默默點起一根香煙,以此來給顧銘送行。

最後,就是顧銘了。

沒躲。

面對迎面而來的子彈,他壓根沒有躲得意思。

當然,他也沒有站在原地,還有點自知之明,知道憑藉他的速度,還做不到在如此近的距離下,接下十幾顆子彈。

他一邊後退一邊接子彈。

一顆。

兩顆。

三顆。

說很慢,但其實很快,三秒鐘不到,顧銘停了下來,長吐一口氣,知道他裝逼成功了,要是再多一顆子彈,他就只能避開,沒有足夠的距離往後退。

其實不差那一顆。

當顧銘把手中彈頭一顆一顆丟在地上的時候,那場景,嚇得龍家輝等人是肝膽俱裂。

然而,顧銘是喜歡追求完美的人,這才暗道好險。

……

叮叮叮……

世界彷彿只剩下彈頭落地發出的脆響,壓根沒有人敢在這個時候說話。

至於開槍……

顧銘把子彈都接住了,開槍有用?

此時,保鏢覺得,對於顧銘來講,他們手中的手槍就是玩具,顧銘剛才不是裝逼,而是很正常的表現,是他們太小看顧銘,或者說,見識太少,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坐井觀天。

好久。

好久過去,他們都不發一言。

顧銘:「……」

用力太過,把他們嚇到了,他表示理解,主動開口說:「現在,可以按照我剛才去做了嗎?」

沒有不敢那樣的話。

龍家輝深吸一口氣,拱手說:「閣下交代,龍某一定如實照辦,會用最快的時間,把閣下的同學張鵬找到。」

閣下兩個字,體現此時他對顧銘的態度,壓根不敢託大,再稱呼顧銘小兄弟。

至於提要求……

現在,他有資格給顧銘提要求嗎?他壓根沒有資格給顧銘提要求好不好,這點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

不過,他沒有死心,知道顧銘願意出手,強如至尊會的尊者,都不可能是顧銘的對手,唯有落敗一條路。

打贏至尊會的尊者,並不意味著至尊會的麻煩就會消失,至尊會還有尊者,還有比尊者更加厲害的人,有的是辦法對付他們。

然而,此時他不敢想那麼多,只想應付眼前的難關,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活人不會被尿憋死,總會有辦法。

而現在,就有一個現成的辦法。

顧銘,是他見過最厲害的人,沒有之一,只要顧銘願意一直幫助他,他有信心,把至尊會派來圳海市的高手都打敗,打掉至尊會尊主的痴心妄想。

很難。

難在如何請動顧銘。

說話是門藝術,演技更是人必備的技能,豐富的人生閱歷,讓龍家輝第一時間明白,此時他應該如何做。

漂亮的話,剛才他已經說了,現在輪到演戲時間。

龍家輝開演,面露憂鬱之下,自嘲說:「就怕龍某支撐不到替閣下找到同學的那一天,如果那一天真的發生,還請閣下看在龍某盡心儘力辦事的份上,繞過龍某妻兒老小的性命,也不要繼續為難成琛,他已經為此付出代價了。」

顧銘:「……」

聽這話,不看人,還以為龍家輝重病纏身,離死不遠。

事實呢?事實上龍家輝精神抖擻,不僅不像重病纏身的樣,還一點不像五十多歲的人,看樣子,起碼還有幾十年可活。

這也敢說那種話?

憑藉顧銘的聰明勁,一聽就聽出,龍家輝話裡有話,保不準跟剛才讓他辦的那件事情有關。

「老狐狸。」

顧銘知道,龍家輝這樣說了以後,他沒有辦法做到不聞不問,必然有所表示。

但,指望他就這樣答應,那絕對不可能,指定讓龍家輝付出代價,否則龍家輝以後還會不斷拿這說事,不認真幫他找張鵬,養寇自重。 這種把主動權交給別人的蠢事顧銘不會去做。

不過,顧銘也沒有漫天要價,他不是那樣的人。

他看碟下菜,說:「有話直說。」

龍家輝直說,說有一方大勢力讓他投靠效力,他不同意,雙方關係現在很僵,保不準什麼時候對方就會撕破偽裝,對他下手。

顧銘沒問龍家輝為什麼不同意那種傻逼問題。

不同意就是不同意,哪有那麼多為什麼,換成是他,同樣不會同意,明白寧為雞頭不為鳳尾這個道理。

他只是感興趣的問了一句,「什麼樣的勢力可以把你嚇成這樣?」

他不知道龍家輝的具體身份和來歷,但龍家輝有槍,還敢明目張胆的讓保鏢帶在身上,足可說明,龍家輝此人能量不小,不說在圳海市數一數二,至少也是圳海市排得上號的人物。

這樣的人物,圳海市能夠收拾得了的只有那麼幾個,其中有他不想招惹的存在,比如商會。

如果是商會看龍家輝不順眼,想要把龍家輝剷除,那他說什麼都不會管這事,大不了他自己花錢找人幫忙找張鵬嘛,反正他有錢,砸個一億下去,不愁把張鵬找不到。

他之所以沒有這樣做,不是因為他捨不得錢,而是因為,有些人應該為自己犯下的錯誤買單,沒有道理讓他這個熱心人出力又出錢。

龍家輝知道,不講顧銘絕對不會幫他那麼大的忙,如實說:「閣下聽說過至尊會嗎?」

「至尊會?」

顧銘一愣,很是意外,沒有想到,會在這裡又聽到至尊會這個組織。

不過,轉念一想,他又釋然了。

上一次他去南洋,去至尊會的大本營救人,順便摟草打兔子,把至尊會庫存的玉石一股腦全部給拿走了,保守估計價值幾十個億。

損失不可謂大。

蒙受這樣的損失,至尊會一時半會又找不到他,想其它辦法填補這個損失,成為勢在必然的事情。

快速崛起,經濟發達,還沒有豪門出現,距離他們又近的圳海,成為最好的選擇。

嚴格意義來講,龍家輝也算受到他的牽連。

然而,顧銘卻是沒有把這個鍋往他頭上攬,覺得乃怕沒有那檔子事情,至尊會也不會放過圳海市這塊肥肉,他的出現,只是加快了至尊會行動的步伐罷了。

一句話,龍家輝命中當有此劫,不是他的鍋。

最後,就是出手這事了。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他跟至尊會是敵人,還是不死不休那種,破壞至尊會的好事,打擊至尊會的勢力,對他來講責無旁貸。

滿級導演 然而,他還沒有暴露,還躲藏在幕後呢,豈能主動跳出來告訴至尊會的人,他們有仇,不僅有仇,還不死不休。

他假裝不知道的說:「至尊會?什麼鬼東西?沒有聽說過。」

龍家輝打算介紹一下,顧銘沒給那個機會,接著說:「馮管至尊會是什麼來頭,敢阻礙我的事情,那就是跟我過不去。」

他看著龍家輝說:「說吧!你想讓我做什麼?」

龍家輝大喜,卻是沒有想到事情如此順利,趕緊說:「我想你出手,替打贏至尊會派到圳海市的高手們,讓他們知難而退,不敢再來圳海興風作浪。」

顧銘伸出三根手指。

龍家輝懵道:「閣下這是?」

他看不懂顧銘這手勢是什麼意思。

顧銘微笑說:「想讓我做事,需要付出代價,這一次看在你需要時間尋找張鵬的份上,算你友情價,只要你三個億,下次再有此類事情請我幫忙,低於五個億,別來找我。」

「什麼?這麼貴?」龍家輝嚇了一跳。

他知道天底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想找顧銘幫忙,必然需要付出不菲的代價。

馭獸狂女:邪王獨寵小懶妃 可,顧銘這心也太黑了一點吧!跟搶錢一樣,合著他的錢是大風刮來的,那麼好賺,他的錢也是辛辛苦苦賺來的好不好。

這還是見過大世面龍家輝的想法。成琛這種沒有見過大世面,為了一間小酒吧就把人品敗盡的人,則是驚呆了,目瞪口呆的看著顧銘,心想,這也敢開口?把別人當傻子?怕是傻子都不會答應吧!!

龍家輝卻是沒有答應,但也沒有一口回絕,知道破財消災這個道理,更別說,這筆錢不是他一個人出,那些不願意聽至尊會命令的大佬,不得表示表示?

不想表示,他第一個不答應,他們必然要掏這筆份子錢。

這樣算下來,平攤在每個人頭上的只有幾千萬。

如果,如果只需要顧銘出手一次,就可以解決掉至尊會的麻煩,他們樂意掏這幾千萬出去。

可,事情沒有那麼簡單,以後他們麻煩顧銘的時候還多。

一次幾千萬,十次就是好幾億,乃怕他們家裡有座金山銀山,也經不起他們這樣折騰,遲早有一天他們會破產,一窮二白。

他們現在之所以不願意跟至尊會的人合作,就是因為他們有錢,可以過優越的生活,換成他們沒錢試試,他們指定毫不猶豫的答應,如同當年他們拿命去拼那樣。

必須講價。

龍家輝討價還價說:「閣下這個價碼是不是太高了一點?」

顧銘微笑。

他當然知道他這個價碼高,但生意嘛,漫天叫價就地還錢,他要是象徵性的要一點,不僅達不到隱藏的目的,讓人懷疑他出手的動機,還會讓別人覺得他傻。

朕懷了攝政王的崽崽 現在這樣多好,別人只會認為他是因為錢出手,不是因為其它。

當然,該讓的步還是要讓。

顧銘問:「你覺得多少價錢合適?」

龍家輝說:「我覺得三千萬合適,你要是答應,以後我們會經常請你幫忙,保證讓你在我們這裡賺到不止三億。」

聰明人,砍價的時候不忘給顧銘畫張大餅。

可惜,這種價碼太對不起人了,顧銘覺得,這個價錢他要是答應,等到他的身份曝光,別人還是會懷疑點什麼。

簡單說,就是三千萬不值得他出手,請不動他這樣牛p的人。

所以,顧銘搖頭拒絕說:「三千萬不行,太少,不值得我出手,你要是真有心請我幫我,一次最低一個億,還需要一次性支付五億,否則我不會答應。」

「不能再少點了?」龍家輝問。

顧銘說:「已經是最低價,不能再少。」

「這……」

龍家輝想了一下說:「我需要時間考慮。」 顧銘沒催,知道這是必然的,沒有人會痛快答應這個價格,需要時間考慮。

不過,他卻是沒有給龍家輝太久的時間考慮,說:「我還會在申海市逗留兩天,兩天後,我會離開這裡,下次什麼時候過來,我也不清楚,要是兩天內你不做出答覆,那麼對不起,這單生意我不接了。」

王爺,妃子很囂張 龍家輝無語。

這麼大的生意,談上十天半個月一點都不過份,還算短的,顧銘居然讓他在短短兩天之內給答覆,不給就不接了,這好任性。

然而,主動權不在他手上,他只能認命,點頭答應,表示會儘快給顧銘一個答覆。

達成一致,雙方交換了一聯繫方式,顧銘叮囑龍家輝別忘記他交代的正事後,轉身離開酒吧。

顧銘走了。

但是他的故事卻通過超市老闆之口傳播開來,成為不少人崇拜的對象,連帶著張鵬以後再次經營這家酒吧,生意也比之以前更加火爆,無數人慕名前來,瞻仰英雄出現的地方。

一句話,受顧銘氣運影響,張鵬的財運更濃了。

當然,這是后話,此時,超市老闆正一臉崇拜的看著顧銘。

顧銘回以微笑后,離開。

顧銘走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