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打臉一次不夠,還要來第二次?

「少將軍說笑了。」陳玄東此次解圍:「少將軍久經沙場,且,已經是帝君修為,而通天殿下久居高位不曾與人爭鬥,修為雖也是帝境,但缺少戰鬥經驗,如何與將軍一戰?」

「嘖嘖,原來是個銀槍蠟燭頭。」

「中看不中用。」

「呵呵,金絮其外敗絮其中,也許說的正是此人。」

那些第七界的天驕,怎麼會放過這等打擊通天的機會、自然是一番嘲諷。

「好了好了,既然殿下不想繼續切磋,那便作罷。」珏公主開口了,看向通天,道:「當然,對與你的實力,本宮也看出了。」

通天道:「敢問公主殿下,自從在下前往魔尊宮后,魔尊一直避而不見,是何意?若真無心合作,請直言。」

「父皇他老人家日理萬機,怎麼可能會關注這種小事?」珏公主呵呵一笑:「這第七界大小事,本宮已經執掌幾十年。」

通天瞳孔一縮。

這是不是代表,這珏公主,已經被確認是下一代魔尊?絕世唐門fo

他還不知道,林天被立為下一代魔尊的事呢。

想了想,通天抱拳,道:「恭賀殿下。」

珏公主眼中出現剎那的迷茫,為什麼要恭喜她?

「既然公主殿下這般開口,那請問,我們是否存在合作可能?」通天再次詢問,他已經沒有耐心,不想在多等,畢竟此時天人族正在經歷兵臨天下的大事。

珏公主眼眸一眯,道:「旭陽,你先送林凡下去吧。」

通天眼中出現喜色。

這句話,代表了太多。

林凡道:「殿下,請考慮,若平掉天人族,在下願將天人界拱手讓出,只求做一個富貴閑人便可。」

「你且先下去。」珏公主淡漠無比,都不堪林凡一眼。

林凡嘆息,被旭陽等簇擁而去。

「公主明智。」通天鬆了口氣,雖這珏公主未曾表明態度,但已經以實際行動證明了一切。

「多話不說,先談談具體的合作,還有,事後的利益劃分。」珏公主淡淡道。

通天眼眸眯起,道:「以在下之意,你我成為道侶,誕下子嗣後,便為下一代天神,如此最好。」

「此話不要再提。」珏公主眼神一冷,道:「你最好也別抱有此意,否則,我真的不敢保證你能活著走出這第七界。」

通天瞳孔一縮,隨後抱拳,苦笑道:「是在下孟浪了,那便祝公主殿下與少將軍百年好合,地久天長。」

珏公主眼神依舊不散。

若非是想著自家兄長的大計,此時便需要下令殺了這通天。

兩人開始具體商量合作的適宜,具體到,第七界要出多少兵馬,各個層次的修者,需要多少。

最後商談好了,帝境三百,聖者八百……而後,斬天軍與魔神軍分別為五百萬。

一切商談好后,珏公主這才瞥向通天,道:「合作不難,但本宮有一個條件,若這個條件不能答應,一切就作罷。」

「殿下請說。」通天看向珏公主,眼中儘是笑意。

都已經商量妥了,想來所謂的條件,應該也不是那麼的不可接受。

「打開那條通道的限制,至少我的父皇要可以隨意降臨天人界方可。」

這才是最關鍵有緊要的大事。

畢竟所有的一切謀划,都是為此。

天神未出,但誰敢小覷?

而那條通道,限制太大了。

魔尊曾經以一縷投影前去解救青鸞與小希,都付出大代價。

而那個解除限制的手段,被天人族執掌,就像是,通道另一邊的禁制,限制了天神入第七界的手段,也被魔尊掌控一般。

「這不可能!」通天豁然起身,眼眸陰曆。

「那就免談。」珏公主冷笑:「若是本宮父皇不能隨時降臨天人界,在吾界幫助你,將林凡等人滅殺后,天神出,關閉通道,那吾界千萬兒郎,豈不是有去無回?你當我蠢嗎?」

「在下從未有此意。」通天開口。

「呵呵、就這一個條件,若你答應,本宮這就驅逐了那林凡,若不答應,本宮大可以與林凡合作。」珏公主毫不留情:「只給你半刻鐘考慮,半刻鐘過後若你還未答應條件,本宮將你與一干人等丟出第七界,第二日,點齊大軍,殺往天人界,趁火打劫這種事,你們可也沒少做。」

喜歡至尊武魂請大家收藏:()至尊武魂。 虞幸不是第一個發現這些人臉的,在他跑回營地的時候,營地已經戒備起來。

注視消失了。

武潤浩剛想找他這個不讓人省心的小舅子,看到人回來了,也是鬆了一小口氣。

剩下一大口氣都提著呢。

三組四組負責的是夜晚的守備,當前已經面朝白臉來處,端槍站好。

「二組隨時準備支援,醫療隊準備治療傷者,其他人待在帳篷里,不要出來!」這次武潤浩的沒有用大喇叭,因為營地里的人已經自發閉嘴,一片死靜。

實驗人員和武裝隊好歹大致相信死靈存在,而後勤、醫療,以及雜七雜八的人員,都是一副見了鬼的樣子。

哦,或許的確是見了鬼了。

武潤浩又道「攝像架相機,務必給我把這群東西拍下來。」

虞幸不情不願地拖著相機又過來了。

「你回去,進帳篷。」武潤浩一看是他,立刻把他往裡推。

「別吧,我也是攝像啊,這種時候就別搞特殊了,我會往後站著點的。」虞幸心裡不情願,表面上積極得很,皺著臉據理力爭。

武潤浩暗罵一聲,沒空跟他耗時間,給他安排了最安全的拍攝位置,而老劉也被放在了他旁邊,美其名曰照顧他。

那些白臉在接近營地,而且速度不慢。

三組隊長拿望遠鏡看了看,頓時爆了句粗口「艹,媽的真是鬼!」

虞幸也通過相機屏幕,看到了越來越近的鬼物真容。

有一說一,這是他在推演遊戲里遇到過的長相最奇葩的鬼物。

鏡頭裡的鬼物大概十幾個,身形瘦長,頭部在發白光,就像腦袋是一層燈罩,罩住了光源似的。

頭部往下的身軀尤為畸形,麻花一樣擰成一團,最下面分出好幾根短短的腳,用於走路。

就像多腳蟲一樣,一動所有腳都在快速運動,十分噁心。

布置間,它們已經進入武裝隊射程,由於這不假思索地靠近和令人頭皮發麻的外表,武潤浩沒怎麼猶豫,立刻把戰鬥的指揮權交給了三組組長,讓他帶領隊友和四組發起攻擊。

「都給老子瞄準了!」三組組長和原本的龍州一樣,也是雇傭兵出身,說話直接粗暴,他瞄準一個跑的最快的白臉,彭一聲槍響。

白臉被打中了麻花般的身軀。

它發出一聲慘叫,面色更加痛苦和猙獰,它憤怒地加快了腳步,往營地衝來。

在這隻白臉背後,其他白臉們也像是受到了挑釁,速度徒然加快。

「都給老子打!」三組組長一聲吼,頓時,三四組的隊員全部朝白臉們射擊。

「彭!」

「彭!」

一聲聲槍響震耳欲聾,虞幸不適地皺了皺眉,隱約聽到後方帳篷里傳來壓抑的哭聲。

這也無可厚非,這兒的許多人登島時,並不相信有鬼,只當是來參與一個冒險遊戲。

後勤、器材維護,都是具有能力,卻不一定膽子大的人。

今晚真見識到了鬼物,想必以後營地的氛圍再也不會像今天白天一樣輕鬆了。

好消息是白臉一個接一個倒下了。

它們擁有實體,子彈足以破壞它們的身體,它們離營地還有十來米時,只剩下六個還在前進。

怒吼變成了哀嚎,它們發出一聲聲難以形容的叫聲,看著發光的白臉上複雜的表情,虞幸突然感到不對勁。

他心中劃過一個猜測,不動聲色把鏡頭對準了最近的白臉。

借著白臉們自帶的微光,虞幸看清楚了,白臉們麻花一樣的身體外,是覆蓋著衣服的!

只不過,衣服連同皮膚一起扭曲破爛,看不出原樣了。

他瞳孔一縮,眯著眼看向白臉身體兩側。

白臉沒有手臂,不知是不是一併被擰在身體里了,他操縱攝像機一連換了好幾個目標,才從其中一個白臉身上看到了他想看的。

紅色臂章!

這個發現彷彿宣告了事態正往最壞的方向發展,虞幸沒有猶豫,立刻大聲喊到「姐夫!白臉身上有一組的紅色臂章!它們是一組隊員!」

正緊張觀戰的武潤浩愣了一愣,緊接著臉色大變!

三組四組成員也是一驚,手裡射擊速度明顯慢了下來。

武潤浩像是想起了什麼,摸了摸身上,發現對講機不見了。

他向後大聲道「誰看到我的對講機了!?」

武潤浩的聲音在營地傳來,透著一點隱忍的恐慌。

一個膽子大的後勤從帳篷里出來,白著的臉與營地外的鬼物白臉竟然出奇的相似,讓武潤浩瞪大了眼睛。

「武先生,二組回來的時候,我看見您把對講機順手放在您的帳篷里了。」後勤道。

武潤浩急促地問「什麼時候放的?」

「二組剛回來,你出去迎接他們的時候。」

武潤浩感到晴天霹靂。

荒誕的猜測不可抑制,他轉頭對三組四組吼道「停止射擊,是幻覺!是幻覺!」

虞幸幾乎同步想到了原因。

他離武潤浩不遠,後勤的話他也一個字不落的聽到了。

「姐夫,你的對講機在你帳篷里,那你之前拿出來的是什麼?」他提醒著武潤浩,「你還說對講機沒動靜,一組不聯繫你,如果那不是對講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