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打臉了!

人家的蔬菜瓜果確實值這個價,這個沒問題的。

不僅好吃,還有極高營養價值,比喝那些什麼破玩意保健品要好上太多了。

為此,哪怕是還有一些人覺得還是難以接受,但已然不重要了。

更多的人相信了,接受了。

自然,網路上的各種負面新聞也頓時偃旗息鼓了。

至於仙府餐廳以及大仙農公司,相反在這件事中不僅沒有受到任何損失,反倒是瞬間名氣大漲!

原本很多不知道仙府餐廳,不知道大仙農公司的人突然間知道了它們的存在。

這麼頂級美食,雖然很貴,但那也要嘗嘗啊。

無疑,一場鬧劇簡直如同是一個最廣泛的廣告,瞬間讓它們變得家喻戶曉起來。

各地的大仙農旗艦店,接連幾天每日下午就斷貨了……銷售一空,供貨都來不及。

至於仙府餐廳更是人氣爆棚!

餐廳內,哪怕是午休時間也排的滿滿的,無奈各個餐廳開始限流,開始預訂模式。

想吃?

可以,排隊預訂去,而且是先交錢,后吃飯!

四大頂級一線大都市,有錢人太多了,哪怕是一頓飯萬兒八千的,不在乎啊。

經過先前那麼一鬧,無數不曾品嘗過仙府餐廳食物的人都想好好品嘗一番,能得到這麼高評價的好東西,不嘗嘗總覺得虧的慌。

甚至很多大家族的人恨不得一日三餐都在仙府餐廳用膳,只可惜人家仙府餐廳根本不給機會,預訂不到,無奈之下只能選擇派人專門排隊佔位置……

這一情況,讓周穎和秦嵐欣喜,先前風波起的時候她們還是有些擔心的,好在現在完全解決了。

仙府餐廳也再一次給予她們極大的驚喜。

豪門棄愛,傲嬌萌妻別想逃 雙石村,這幾日林楠也變得忙碌起來。

公司要進行改組,這可不是小事,哪怕是很多瑣事都交給楊瑾胖子他們來辦,但很多還要他來協同。

一個集團公司,足足七個分公司的創建,這可不是小事。

尤其是這七個公司的負責人,都需要安排妥當的。

集團公司,毫無疑問自己和楊瑾楊胖子坐鎮,林忠負責大仙農農業公司,陳圳銘和林宏分別負責製藥廠和果酒廠,後勤服務公司交給林偉,運輸公司林楠交給田二叔,仙府餐廳和銷售公司林楠琢磨了一下,最終分別交給秦嵐和周穎。

七個分公司,七個負責人,基本上也都是自己人,最重要的銷售公司,可謂是掌握財政大權,交給秦嵐,她的能力林楠很清楚。

楊瑾等人也都看過,對於這個名單沒什麼問題。

如此,接下里也就開始按照這個進行分組了。

只不過周穎此刻還在廣市,暫時這個銷售公司就由胖子暫時兼任了。

風風火火的改組正在進行中,這不是小事,有著很多瑣事。

相關人員的分配,各個公司相關人員的配置,外加辦公場所,這都是他們需要考慮的。

好在眼下各個分公司基本上都有著一定的雛形,不需要太麻煩,直接安排人接管就行。

唯一麻煩的,就是辦公室的安排。

果酒廠和製藥廠好說,有自己的工廠,農業公司也從辦公小樓拆分開來,正好大倉庫正式建好,額外有著一棟小樓,可住人,也能辦公。

後勤服務公司、運輸公司、銷售公司、仙府餐廳管理公司,這四個則索性也暫時選擇在這裡,暫時先分開嘗試,至於分公司位置,可以慢慢找。

兩日後,周穎和秦嵐也都趕了回來。

對於林楠的安排她們沒有什麼意見,這兩個都是極其重要的位置,足以看出林楠對她們的信任。

當然,林楠自己也非常滿意,因為周穎這個銷售分公司肯定就在雙流鄉這邊,這下也就基本上將人給留下了……

越想,林楠越是高興,這下好了,就可以天天黏在一起了。

一連一個禮拜,林楠都在忙碌著,大家也都在忙碌著,就連燕京國安局召集的交易大會林楠也是當天一個來回,再度讓林楠收穫極大,上千萬的靈氣值入賬。

不得不說地球好東西還是不少的,不時就能淘到一些好東西。

這一日,林楠吃過飯閑來無事的躺在院中的躺椅上,周穎回家了,幾乎是被老舅給大罵回去的,一直叫囂著女大不中留之類的,讓周穎和林楠無奈。

當然,想想好好似如此……周穎最近雖然也偶然間回來一趟,但很少回家了,更多的還是黏在林楠身邊。

故而,老舅發飆了,把人給領走了。

這讓林楠有些無奈,大晚上的孤枕難眠啊。

不過就在這時,一條簡訊發到林楠手機上,讓他有些眉頭微皺。

「秀榮姐?」林楠自語了一聲,仔細打量著這條簡訊。

話語很簡單,但卻在求救命!

呼!

林楠直接站了起來,臉色微變,隨即根本不敢多待,身形一閃直接村口位置。

「帶我去東海,快!」

何宏等人此刻正在村口乘涼,看到林楠如此著急的模樣,頓時也是微微一愣,不過還是沒有耽擱,凰炳和何宏二人直接身形閃動,一人一邊直接夾住林楠,剎那間從村口位置衝天而起,直奔東海市而去。

此刻他們的作用,就是飛!

人在數百米的高空,林楠能感覺到飛的感覺,當然左右還是得靠凰炳和何宏來幫忙,否則根本不可能。

宗師境高手,已然能夠真正的御空飛行,二人速度還很不慢,哪怕是帶上林楠也比開車快上很多很多。

這也是林楠找他們的原因……讓他們當自己的飛行員,以最快的速度趕往東海市。

林秀榮,林楠怎麼可能忘記,從小也算是姐姐一般的人物,林長福的大女兒,林宏的姐姐。

雖然一晃好幾年不曾回家了,但林楠印象還很清楚,小時候倒是對自己不錯,這些年林楠也只是聽說她在外面過的不錯,但具體如何就不知道了。

但眼下竟然直接找到林楠求救,可見情況危急。

不管真假,林楠都必須前來! 東海市郊區,一座破舊的廠房內。

林秀榮倚靠在牆角,臉色煞白,一身黑色勁裝早已破爛不堪,血跡斑斑。

她受了重傷,後背至少被砍中兩刀,劇烈的疼痛儼然要將她吞噬,隨時都可以暈厥過去。

林秀榮咬緊牙關,她不敢倒下,否則就真的完了。

此刻,她還有最後一絲希望,在將最後一條信息發出去的時候,手機便徹底關了,否則那群人說不得又能找上門來。

只要自己撐住,她相信他回來的。

「林楠,姐這一條命就靠你了!」林秀榮自語。

這一幕,若是讓林楠看到,定然會難以相信。

甚至估計整個雙石村的人都不會相信。

此刻的林秀榮和當年剛走出村子的她而言,完全不同。

渾身上下,帶著一股英氣,一股煞氣。

而且,是一位中品修士級高手!

這一切,都出乎人意料,以前的林秀榮雖然長久不回村,但至少電話什麼的一直在通,大家都知道她在燕京過的不錯。

然而實際上卻不然。

她不在國內,相反她更多的時間,是在國外某地!

我在清邁遇見你 而今,她回國,不過卻一路被追殺而至。

眼看著自己已然要堅持不住,林秀榮只能找到林楠,這也是眼下唯一還能指望的人。

林楠的情況,她早已然在關注,煉丹大師的身份,哪怕是放到國外修士圈也是聞名於耳,這也是她最後的指望,為此在先前的絕境之際,她發出了求救。

此刻,她已無再戰之力,渾身重創。

而就在她周圍之地,至少五位中品修士正在搜尋,為首者更是一位高品修士,她能活到現在,已然極為不易。

空中,林楠真切的體會到了一把飛的感覺。

不過,感覺不是很好,若非兩位宗師境高手釋放出護體真氣,順便將林楠也護住,只怕更糟。

現在想想,幹嘛要這麼累呢?

好端端的有飛機坐著,喝著茶,聊著天,豈不是更愜意一些?

當然,現在為了趕時間,也就沒有那麼多可說的了。

雖然這位秀榮姐沒有多說,但林楠知道,絕對是有大麻煩了,而且應該不是有假,更應該不是做局,否則敢騙到自己頭上的,還真沒有幾個。

「再快一些!」一想到這裡,林楠忍不住對兩位宗師境的『飛行員』紛紛了一聲,時間就是生命此刻。

凰炳和何宏有些無奈,他們速度已然極快了,雖然比不上飛機,但估計比高鐵動車還要快上一籌。

至於想更快,有點難度。

畢竟,兩千里左右的路程,而且還帶著一個林楠,很累的。

不過林楠一開口,二人還是不由快上幾分。

「你小子這麼著急,到底怎麼回事?」二人有些不解,先前林楠剛一到就直接要他們當飛行員,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救人!」

毫不廢話,林楠開口說道。

「嗯?」聽此言,二人不由微楞,他們自然都熟悉林楠,貌似東海那邊沒什麼林楠熟悉的人啊。

不過此刻也不是多問的時候,二人只能埋頭苦飛,也顧不得體內真氣的損耗情況,直接加速趕往。

一直到兩個小時后,東海市已然出現在三人眼前,林楠手中看著手機,打開手機定位導航,按照林秀榮最後發來的位置找了過去。

而與此同時,原本藏在廢棄工廠內的林秀榮此刻臉色煞白的可怕。

身前,三名黑衣男子臨近,帶著冷笑之意。

一名亞洲面孔,兩人則是外國佬,將林秀榮的退路完全堵死。

還是被找到了!

「還真是不知死活,你以為逃到華夏,就能活命了?」為首的一名金髮外國佬淡淡開口,有著流利的中文,顯得有些不屑。

豪門通靈萌妻 「交出聖物,給你一個痛快!」

林秀榮一語不發,強行撐住身子,一柄短劍橫在身前。

喝下這杯酒,再愛不回頭 那東西,她沒法交,根本不在她這裡。

但這個解釋已然說了很多遍,根本無人相信。

所以她一路被追,一波波的高手殺來。

「我說了,不在我這!」林秀榮沉聲。

一旁,那個亞洲男子聞言,嘴角帶著玩味的笑意,盯著林秀榮上下打量著,帶著一絲絲貪婪之意。

對於她,那是早就垂簾三尺了,雖然算不得極品,但在林秀榮身上始終有一股特殊的東西吸引著他,讓他欲罷不能。

「廢什麼話,抓住她,我自然有辦法讓她老實交代!」男子冷笑,眼下之意很是明顯。

兩名外國佬聞言,臉色臉上也忍不住帶著一絲戲謔之意,很想嘗試嘗試。

林秀榮被這人一說,臉色更是難看了,狠狠的瞪了一眼此刻,恨不得一劍劈成兩半。

「蔣浩,即便是我死,也要拉你墊背!」林秀榮寒聲,帶著極大的仇恨之意。

她的一個姐妹,就被這個以前的同門畜生給徹底的糟蹋后折磨致死,慘不忍睹。

被叫蔣浩的男子冷笑,對於林秀榮的罵聲絲毫不在意,反而更是興緻勃勃的盯著渾身是血的林秀榮打量著,眼中貪慾毫不掩飾。

「我說了,你逃不掉的,等會抓到你,我會讓你將一切都老老實實的交代出來!」

「畜生!」林秀榮大罵。

然而一切都顯得蒼白無力。

她無力再戰,早已重創,眼看著三人逼近,林秀榮提起最後一口氣,眼中帶著瘋狂之意,猛然間主動出擊,一劍直奔蔣浩而去。

霸蠻至寵:吃定調皮小萌妻 即便是要死,她也要拉上這個畜生,絲毫不顧及左右兩人的襲殺。

蔣浩剎那間就想逃,他雖然壞,但實力反而沒有林秀榮強,而今拚命爆發的林秀榮,頓時讓他心中一緊,連忙閃身就要閃躲。

「噗嗤!」凌厲一劍,直接將蔣浩左肩劃出一個尺許長的血口,嚇得蔣浩臉色極為難看,差點整條手臂都要被斬下。

「賤人,該死!」蔣浩頓時大罵,不過卻是連忙抽身爆退,而林秀榮此刻卻很慘。

儘管拚命但還是沒能殺了這個畜生,自己被另外兩人擊中,一道從胸口劃過,一掌也正中右肩,瞬間再度重創,連殘破的廠房牆壁都撞翻,直接摔倒外面去。

然而,也就在剎那間,陡然間一道身影直接沖了過來,猛然間極速閃動,直接將即將砸在地上的林秀榮給接了過來。 林楠到了!

他只有林秀榮發來的定位,但這東西並不太準確,林楠先前按照定位趕到的時候並沒有尋到人。

但卻也發現了一些端倪,有血跡!

這讓林楠大為擔心,連忙讓凰炳何宏他們都分開尋找,林楠正好朝這個方向趕來,看到了這一座廢棄工廠。

才剛剛靠近一些,他感覺到了其中的動靜。

怒吼聲,慘叫聲。

再然後,工廠牆壁都被撞到,一道人影突然間飛了出來。

只是那一眼,林楠便已然認了出來。

雖然這一身勁裝和之前的那位秀榮姐有些不一樣,但那股氣息林楠沒有認錯。

還有就是在飛身出來的時候林楠瞥見了她的容顏,總算是完全確定了。

他不知道這位秀榮姐經歷了什麼,為何會出現在這,會出現這一幕,但卻毫不猶豫的上前,任由飛過來的磚塊砸在身上,也猛然間將咳血不止的林秀榮接住。

「秀榮姐!」剎那間,林楠輕喊了一聲,臉上帶著極大的怒意。

林秀榮傷勢太重了,渾身血淋淋,臉色煞白沒有一絲血色,慘不忍睹。

就在前一刻,林秀榮覺得自己必死無疑了,只可惜差那麼一點,沒能殺了那個畜生。

同時她也很遺憾,足足數年沒有回過家了,雖然悄然暗暗打量過,但卻不敢真正靠近,擔心給家人帶來危險。

在外面,她並不叫林秀榮,戶口上顯示的也不在雙石村,而是一個陌生的地方,為的就是家人的安全。

臨死之際,她突然間想家了,眼角含淚。

然而就在下一秒,突然間一個身影陡然間出現,將自己完全接住,然後攬在懷中。

下意識的,林秀榮抬手便準備一掌,認定了應該是其他追殺之人,哪怕是死也要拉上一個,然後自絕於此,也不要被羞辱。

可就,剎那間她聽到了這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聲音。

這個稱呼,太久沒人稱呼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