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找一個貓鼬的人作證,沒人會相信。”喬布斯聞言搖頭說道。

菲爾德也是一臉無奈的說道:“是啊,所以我現在沒有證據。”

“那你來找我做什麼?難道想讓我出面替你作證?”

“不是的,我沒有那麼想過。喬布斯先生,我知道那個佈雷德在索菲婭生日的那天會發難,所以在那之前,我想要從你這裏討要一點祕密武器,我知道,喬布斯先生的智慧在拜蘭德是無人能及的,想要阻止佈雷德的惡行,只能依靠喬布斯先生。”

好話誰都愛聽,尤其是侏儒,聽到菲爾德誇獎自己的話,喬布斯原來就不大的眼睛這回是徹底看不見了,只有兩條縫留在臉上。

“好小子,會說話,說吧,想讓我怎麼幫你?”喬布斯笑眯眯的問菲爾德道。

目的達到的菲爾德聞言連忙答道:“喬布斯先生,你也知道我擅長槍械,所以我想要請你爲我的狙擊槍做一些改裝,不知道你能不能幫忙?”

“沒問題,不就是改裝槍械嗎?交給我好了。”喬布斯拍着胸脯向菲爾德保證道。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雖然索菲婭還沒有聽到菲爾德的消息,但是她的生日還是如期到來。蘭度家已經沒落了,但是有句古話說得好,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索菲婭生日的當天,前來慶祝的人數也達到了上百人。這上百人可以說都是社會各界有頭有臉的人物,有拜蘭德本土的,也有拜蘭德以外特意趕來的,總之一句話,索菲婭的生日宴會,很熱鬧。

“小姐,該下去見見客人了。”佈雷德敲開門,對坐在梳妝檯前發呆的索菲婭說道。

“……好的,我這就來。”索菲婭答應一聲,起身走向門外。

來到舉辦宴會的大廳,身穿一襲白色長裙的索菲婭立刻便成爲了衆人的焦點。十六歲的少女,正是青春靚麗的好年紀,裁剪得體的禮服更是將原本就氣質不俗的索菲婭襯托的更加吸引旁人的眼球。

“哇~沒想到索菲婭小姐這麼漂亮。”人羣中,一身紳士打扮的陳紹不由讚歎了一句,不過隨即又笑臉對身邊一名同伴說道:“當然在我眼裏,還是符寶你最好看。”

沒等符寶說話,站在符寶身邊的一人輕咳一聲提醒道:“嗯咳,注意點,你們兩個現在都是男的。”

聽到王天寶的提醒,陳紹隱蔽的翻了翻白眼,心裏埋怨韓宇不守信用,說好了他帶韓宇和寧平來這裏,韓宇和寧平爲自己製造討好王符寶的機會的。可沒想到,機會是有了,可還附贈了王天寶和劉裕這兩個超功率的燈泡。

“天寶,韓宇和寧平呢?”趁着衆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索菲婭的身上,陳紹小聲問王天寶道。王天寶聞言擡頭看了看,隱蔽的伸手指了指離他們不遠處的一張餐桌前。陳紹拿眼一瞧,得,這兩位這都吃上了。

“各位來賓,首先感謝你們的到來……”佈雷德作爲這場生日宴會的主辦者,先是說了一段開場白,之後便開始帶着索菲婭爲其一一介紹前來參加宴會的貴賓。

當佈雷德帶着索菲婭來到一名白髮老人的面前時,老人認真的看了看索菲婭,點頭說道:“像,真像。索菲婭小姐,你和你的母親長得真像。”

“這位老先生,你見過我母親?”索菲婭好奇的問道。

老人聞言微笑着答道:“呵呵……你的母親我是看着她長大的,從你母親和你父親相識,結婚,然後生下你。你或許不知道,我可是親手抱過小時候的你,只不過時間太長,你可能已經不記得了。”

“老先生,謝謝你來參加我的生日宴會。”

“不用客氣,我來這裏一是來慶祝你的生日,二是來完成當初你父母拜託我的事情。”

一旁的佈雷德聞言心裏咯噔一下,神色緊張的看着老人,心中暗道:“難道火靈珠在這個老傢伙的手裏?”

就在佈雷德懷疑的同時,老人向身後招了招手,離得不遠的侍從連忙上前,手裏捧着一個巴掌大的黑色盒子。

“這個盒子裏,放着你父母託我在你十六歲生日的時候交給你的生日禮物,你自己收好。”

聽到老人的話,索菲婭眼中蓄滿了淚水,默默地接過盒子,對老人深深的鞠了一躬,輕聲說道:“謝謝。”

老人聞言一臉慈祥的勸道:“傻孩子,今天是個讓人高興的日子,你怎麼可以哭呢?蘭度家的未來還指望你呢,快別哭了。”

在一旁的佈雷德眼睛死死的盯着索菲婭手裏的盒子,恨不得立刻出手把那個盒子搶過來,但是理智也在告訴他,忍耐,現在時機不到,還需要再忍耐一點時間。只是心裏雖然明白,但是佈雷德的眼睛還是不由自主的去看索菲婭手裏的盒子,而索菲婭因爲這個盒子是父母留給她的,也就一直拿着沒有交給別人,這種看得見拿不到的事情,對佈雷德來說是一種煎熬。

和老人分開之後,索菲婭回頭想問佈雷德下一個要介紹的人是誰,結果就見佈雷德臉上一副痛苦掙扎的樣子,連忙關心的問道:“佈雷德叔叔,你怎麼了?”

佈雷德心中一驚,連忙答道:“沒,沒事,老毛病犯了,忍一會就過去了。”

索菲婭一聽這話也不繼續忙着認識人了,扶着佈雷德的胳膊就往休息室去。佈雷德見狀微微搖頭,“小姐,現在你應該做的是留在這裏招呼客人,而不是扶着我去休息。這樣吧,我自己去休息室休息一會,而小姐你,則要留在這裏主持大局。”

已經習慣聽從佈雷德建議的索菲婭這次也沒堅持,讓兩個侍女扶着佈雷德離開,而自己則繼續在大廳內招待客人。沒有一會,她就看見了大廳內十分另類的二人組。

一般像這種宴會,大多數人都是奔着拉關係,交朋友的目的去的,而像眼前這兩個吃貨,奔着吃去的,很少見。

“韓宇,寧平。”索菲婭微笑着看着埋頭大吃的二人說道。

“唔?……小姐,你認錯人了。我知道我很帥,但是小姐你的搭訕方式太老土了。” 鬼魅新娘 其中一個吃貨擡頭看了索菲婭一眼後說道。

吃貨的話頓時讓旁人感到一陣頭暈,這廝太不要臉了!人家索菲婭小姐能看上你這個吃貨嗎?像你這種吃法,再富的人家也有被你吃窮的一天。而讓人出乎意料的是,索菲婭小姐不僅沒有生氣,反而笑着說道:“韓宇,你以爲你畫個妝就沒人認識了嗎?在我的影響你,除了你這麼能吃,拜蘭德目前還找不出第二個來。”

“噗~”坐在韓宇身邊的寧平聽到這話忍不住笑出了聲。韓宇忍不住埋怨道:“寧平,都怪你,你說你吃你的,笑什麼呀,這下可好,露餡了吧。”

埋怨完寧平,韓宇又對索菲婭說道:“索菲婭,生日快樂。不過先說好,我很窮的,所以沒有禮物送給你。”

“沒關係,你們能來我就已經很開心了。林珂呢?她在哪?”索菲婭微笑着問道。

“她啊?她有點私事要處理,所以就沒來,不過她要我代她祝你生日快樂。”

“這樣啊,那請你代我謝謝她。”

美女,是個麻煩。總有一些人見不得美女不和自己親近,反而和在自己眼裏不怎麼樣的人交談甚歡。歸納成一句話就是五個字,羨慕嫉妒恨。這不,索菲婭在韓宇和寧平的身邊待的久了點,找茬的人也就出現了。

“哼,難怪蘭度家會沒落,堂堂一個家主竟然和兩個下等人交談甚歡,想不沒落都難。”一個嘲諷的聲音傳進了正在說話的韓宇三人的耳朵你。

韓宇一聽這話,眉頭一皺,一旁的寧平伸手抓住韓宇的手腕低聲說道:“韓宇,今天是索菲婭的生日,你可不要在這裏放火燒人家的屁股。”

“可是那小子說索菲婭壞話啊。既然索菲婭是我們的朋友,那我們當然不能讓索菲婭被人小看。”韓宇同樣低聲說道。

“那也等他離開了這裏再說。到時候我陪你一起去收拾他。”寧平繼續勸道。

一旁的索菲婭也勸道:“韓宇,沒事的,自從被貓鼬來襲之後,比這更難聽的話我都聽過,所以我一點都不介意。”

聽到索菲婭這樣說,韓宇悻悻的說道:“好吧,那就看索菲婭的面子,暫時不找那傢伙麻煩。寧平,說好了啊,一會陪我一起去找那小子麻煩。”

“沒問題。”寧平滿口答應道。

可惜有人就是不識趣,見自己說了風涼話以後韓宇和寧平不反駁,還以爲是對方怕了自己,說話愈發的難聽了。

就在索菲婭都要忍不住讓人請那個找事的人出去的時候,突然就聽那人驚慌失措的大叫一聲,用力拍打自己的小弟弟。而位於小弟弟位置的那團火卻始終不熄。

“快,快,脫褲子!”陳紹和王天寶唯恐天下不亂的出主意道。從剛纔那人說韓宇和寧平壞話開始,陳紹和王天寶就滿心的不爽,現在看到對方倒黴,當然是開心無比。

而中招的這位也實在,聽到有人喊他脫褲子,他還就真的脫了褲子。會場內頓時一片譁然,還別說,大腿真白。

“蓬~”就在脫了褲子的那位鬆了口氣的同時,那團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火焰竟然又着了起來,這回可不能脫了,因爲脫了,那就真的把臉都丟到姥姥家了。

正在一籌莫展之際,就聽一聲大喝:“不要動,放着我來。”

陳紹和王天寶幾步走到那位的面前,同時出腳,踹在了對於男人來說,不能承受重擊的重要部位上。那位頓時兩眼前凸,撲通一聲仰面倒在了地上。而陳紹和王天寶還不罷休,上前又是用力踩了數十腳,總算是把那團火給徹底踩熄了。

從那位脫了褲子開始,會場的女士們就自覺地背過了身,而當那位被人擡出去以後,看到身邊的男士一臉心有餘悸的樣子,不由開始好奇的追問在她們轉過身以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啊……”寧平指了指韓宇,對於他的亂來表示了無奈。而韓宇卻絲毫不在乎,笑嘻嘻的就跟個沒事人一樣,用無辜的眼神看着寧平,彷彿在說,不關我的事,我什麼都不知道。 蘭度家的管家房間內,佈雷德脫下了管家服,換上了數年未穿的戰鬥服,從牀下的行李箱中拿出了一對利爪,慢慢的戴在手上,頭也不回的吩咐等候在一旁的手下道:“開始吧。”

“是。”

佈雷德深吸一口氣,邁步走出了房間。

大廳內,先前的事情在人們的眼中不算什麼,只不過爲他們增添了一點談資而已。衆人還是該吃吃該喝喝,該聊天聊天。

突然眼前一黑,大廳的燈光全滅了。緊跟着一道白光打在了出現在樓梯口的佈雷德身上。除了韓宇和寧平這兩個知情人以外,其他人包括索菲婭在內,都以爲這是管家佈雷德在進行一項助興演出。

“女士們,先生們,歡迎你們來到這裏,貓鼬海盜團佈雷德,歡迎你們的大駕光臨。”佈雷德緩聲對在場的衆人說道。

“佈雷德叔叔,你在說什麼呀?”索菲婭上前問道。她的突然行動讓正打算趁黑靠過去的韓宇和寧平暗叫不好。

“索菲婭小姐,請上前來。”佈雷德伸手對索菲婭說道。

索菲婭絲毫不知道危險的臨近,上前兩步,讓佈雷德握住了自己的手。就見佈雷德手一使勁,將索菲婭給甩到身後,索菲婭還來不及驚呼,就被站在佈雷德身後的護衛給抓住了。

“佈雷德叔叔,你這是怎麼了?你們放開我。”索菲婭一邊掙扎一邊對佈雷德叫道。

佈雷德緩緩轉身,一臉溫柔的看着索菲婭道:“索菲婭小姐,重新自我介紹一下,佈雷德,貓鼬海盜團二當家,爲了你父母留給你的火靈珠而來。”

“你……”索菲婭不敢相信的看着佈雷德。

沒有理會索菲婭的驚訝,佈雷德伸手從索菲婭的懷裏拿出剛纔那名老人送給索菲婭的盒子,神色有些激動的打開,頓時臉色一變,連連說道:“這不可能,這不可能,這盒子裏裝的怎麼會不是火靈珠?老頭,對,那個老頭。”佈雷德雙眼在人羣中巡視。此時的大廳已經重新恢復了光亮,只是重要位置已經被佈雷德的人所控制。

“佈雷德叔叔,爲什麼?”索菲婭難過的問佈雷德道。

可惜此時的佈雷德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耐心十足的好人,就見他不耐煩的擺擺手,“少廢話,我已經受夠了哄你這個黃毛丫頭,你現在最好給我閉嘴,否則我不保證自己會不會把你送去見你的父母。”

“我的父母,真的是你殺的?”

“計劃是我制定的,你說算不算是我殺的?”說到這,佈雷德看到了人羣中那位老人,頭也不回的走了下去。

面對自稱貓鼬二當家的佈雷德,衆人紛紛退避,佈雷德毫無阻礙的來到老人的面前。跟在老人身邊的兩名年輕護衛見狀連忙上前,只是還沒等他們拉開架勢,佈雷德身影一閃,已經出現在他們身後,他們想要扭頭,卻發生自己的腦袋和脖子好像分家了。

兩具死屍倒地,鮮血染紅了地面的地毯。也直到這時候,人們才清醒的認識到,眼前這個佈雷德可能真是貓鼬海盜團的二當家,而索菲婭小姐,是真的被劫持了。人羣頓時產生了騷亂,而佈雷德卻毫不理會,走到老人的面前問道:“老頭,火靈珠在哪?”

“你就是佈雷德?那個人稱靈貓佈雷德的佈雷德?”老人不答反問道。

“不錯,就是我,不過那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現在我只關心火靈珠的下落。”

“是誰告訴你火靈珠在蘭度家的?”老人沉聲問道。

佈雷德微微一笑,突然右手一動,一道血痕出現在老人的臉頰上,“老頭,現在是我在問你,而不是你在問我,搞清楚現在的形勢。”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老人不爲所動的盯着佈雷德問道。

佈雷德感覺自己的威信受到了威脅,當下就準備再給老人一點教訓。突然就聽“啪”的一聲槍響,緊跟着大廳一黑,黑暗中就聽到有人慘叫,等到大廳恢復光亮的時候,佈雷德發現自己的幾個手下倒在了地上,而索菲婭已經沒有了蹤影。

“還不給我去追!”佈雷德見狀氣急敗壞的下令道。

幾名手下立刻分散開向外面跑去,而大廳內,那些來參加宴會的人們則老老實實的縮在大廳的一角,神情是那樣的無助和絕望。

“老頭,火靈珠在哪?”佈雷德轉頭又問老人道。

“當初知道羅蘭得到火靈珠的幾個人除了我,還有兩個人知道。你是從他們中誰那裏聽說的?”老人望着佈雷德問道。

在老人的目光注視下,佈雷德敗下陣來,皺眉答道:“是一個在賭場裏欠了賭債的傢伙,我也不知道他叫什麼?只不過我替他償還了賭債,然後他就告訴了我這件事作爲報酬。”

“是他?該死的,我一定要他的命。”

“放心,他已經在說出這個祕密以後就死了。現在,你該回答我的問題了吧?”

“……火靈珠不在我身上,除了那個盒子是羅蘭和他的妻子交給我的之外,我這裏並沒有別的從蘭度家拿到的東西。”老人皺了皺眉答道。

“如果這樣的話,那你也就沒有活下去的必要了。”佈雷德說完,右手擡起就準備送老人上路。又是一聲槍響傳來,大廳內再次黑暗下來,緊跟着佈雷德就感到有危險靠近,連忙左手擡起護住自己的側腰。

“鏘~”一個金屬相擊的聲音傳來,也就在這時,大廳內又一次的恢復了光亮,佈雷德看到,偷襲自己的人,正是寧平。

“怎麼是你?”佈雷德有些意外的問道。他因爲要提前準備而離開,也就沒有看到喬裝打扮了一番的韓宇和寧平。

“感到很意外嗎?”寧平輕聲問道。

兩個人在說話的同時,大廳內的那些佈雷德的手下遭到了襲擊,一道人影猶如旋風一般的刮過,但凡他所路過的地方,那些手下全部無一例外的昏迷了過去。等到旋風站住,佈雷德一見那人,反而一副早料到的樣子說道:“我就猜是你韓宇。我從你們打安庭樹海回來就感覺你們會是我計劃裏的不安定因素,沒想到竟然成真了。”

“看來你的腦子不笨。想想也對,能夠在六年前策劃出那種攻佔行星的事情,怎麼可能會對我們沒有提防。你們現在不走還等什麼?”韓宇扭頭衝大廳內的衆人吼道。

一語驚醒夢中人,大廳內的衆人立刻向門口涌去。

“你不着急嗎? 風光的女人 這些人如果逃出去了,相信用不了多久,拜蘭德的守備軍就該趕過來了。”寧平看着沒有絲毫緊張神情的佈雷德問道。

佈雷德聞言不慌不忙的答道:“哼哼,我爲什麼要緊張?既然當年我貓鼬可以血洗一次拜蘭德,今天就同樣可以再血洗一次。那些人只不過是可以多活一點時間而已。”

“那你知道我們是從哪裏知道關於你的身份的嗎?就是你貓鼬的三當家貝爾加德,是他親口告訴了我們關於你的事情,否則你以爲我們爲什麼那麼確信你的身份。”韓宇聞言不爽的說道。

“貝爾加德?沒想到他爲了可以超過我,竟然已經不擇手段到這種地步了。也罷,有了這件事,相信老大是不會再阻攔我清理門戶的了。”

聽到佈雷德的話,韓宇大怒,“你還是先想想今晚要怎麼過吧?受死!”

“嗖!”佈雷德原地消失了,下一刻,一根長約六十釐米的利刃無聲無息的伸向韓宇的脖頸,寧平見狀連忙示警,同時身影一閃,揮劍向佈雷德的要害刺去。佈雷德見狀微微一笑,放棄韓宇向後一跳,躲過了寧平的攻擊。

“韓宇,你去追林珂她們。這個佈雷德這樣胸有成竹,他一定要安排了後手,快去保護林珂她們。”寧平眼望着佈雷德,低聲對韓宇說道。

“那他就交給你了。等我把林珂她們送到安全的地方再回來幫你。”韓宇聞言答道。

“嗯,小心安庭樹海里的貓鼬海盜團,既然那個貝爾加德和佈雷德不和,想必在今天他也一定會出來湊個熱鬧的。”

“……知道了,那你自己小心。”

“嗯。”

“交待完遺言了嗎?”佈雷德看了一眼轉身離去的韓宇,問寧平道。

“剛纔你使的應該就是你的成名技,幻影步吧?”寧平不答反問道。

“怎麼?想學?我可是從來不收徒弟的。”

佈雷德的回答讓寧平微微一笑,“你太自大了,幻影步雖然出名,但是卻不一定就可以入我的眼。以前曾經聽人說你的劍法出衆,今日我倒要好好討教一二。”

“我出招可是要收酬勞的,就是你的命。”

“命就在這裏,有本事,儘管來拿。”

“請指教!”寧平和佈雷德二人幾乎同時說道,緊跟着兩個人的身影同時消失,諾大的大廳內只聽到劍擊的聲響卻看不到一個人影。

蘭度家的花園內,逃出大廳的索菲婭和陳紹一行人成功和林珂還有菲爾德匯合了。看到菲爾德,索菲婭感到一陣尷尬,因爲之前她誤會了菲爾德,擔心菲爾德會不理她。不過索菲婭的擔心完全是多餘,菲爾德沒有出她有沒有後悔,只是上前說道:“索菲婭,現在你還沒有脫離危險,跟我走吧。”

“嗯。菲爾德,先前,對不起。”

菲爾德聞言一愣,緊跟着微微一笑,“沒關係。”

“想走?有那麼容易嗎?”一個戲謔的聲音傳來,菲爾德循聲望去,竟然是貓鼬海盜團的三當家,貝爾加德。 菲爾德一見是貝爾加德,頓時心中一驚,當日在安庭樹海中雖然是他開槍趕走了貝爾加德,但是菲爾德心裏明白,當時對方只是不想要浪費體力才主動撤走,並不是自己有多麼的厲害。

貝爾德看了索菲婭一眼,“原來你就是索菲婭,不知道佈雷德要是知道他尋找多年的火靈珠落在了我的手裏,心裏會作何感謝?”

“你是誰?”索菲婭問道。

“貝爾加德,貓鼬海盜團三當家,你身邊的那個男的應該認識我。”貝爾加德瞄了一眼菲爾德手中的狙擊槍,微笑着問道:“上次在安庭樹海打傷我的就是你吧?槍法不錯,你放心,我不會讓你痛快死去的。”

“喀吧~”菲爾德舉槍瞄準貝爾加德,同時對林珂喊道:“林珂,帶着索菲婭她們快跑!”

貝爾加德並沒有阻攔,依然微笑着說道:“跑?你又能跑到哪去?上次我不是就告訴你們了嗎?貓鼬海盜團再次造訪拜蘭德,當然來得就不會只有我一個人。索菲婭,交出火靈珠,那樣我可以讓你死的痛快點。”

“我只有一個問題,佈雷德叔叔真是貓鼬海盜團的二當家嗎?”

“呵呵……哈哈哈……”貝爾加德聽到索菲婭的問話突然放聲大笑起來,連連說道:“佈雷德啊佈雷德,我真是服了你哄人的手段,真是不簡單啊。索菲婭,如果我告訴你當初進攻拜蘭德的計劃就是佈雷德提出來的,你是不是想要去殺了他?”

“不,不會的,你撒謊!告訴我,你是在撒謊,對不對?”索菲婭依然不相信的說道。

菲爾德見狀王天寶和陳紹珂使了個眼色,得到菲爾德眼神示意的陳紹和王天寶立刻上前架住索菲婭就跑。貝爾加德見狀也不阻攔,只是看着菲爾德說道:“好啦,礙事的人已經走了,下面也該我們解決一下我們的私人恩怨了。”

“你不擔心索菲婭逃走嗎?”菲爾德有些意外的問道。

貝爾加德聞言微笑着解釋道:“呵呵……貓鼬三當家,我既然是三當家,前面自然還有兩個當家,除了佈雷德這個二當家以外,還有大當家波爾斯在等着你的小情人去自投羅網呢。”

菲爾德一聽這話頓時心中一驚,轉身就想要去追索菲婭,可惜此時貝爾加德卻沒打算放走吧。一道荊棘攔住了菲爾德的去路。“想走?我讓你走了嗎?”貝爾加德一臉戲謔的看着菲爾德問道。說着話,貝爾加德摸了摸肩膀,“我受傷的肩膀現在可還疼着呢,你打算怎麼補償我呢?”

話音剛落,兩支綠藤就像兩支利箭一樣從草叢中射向菲爾德。菲爾德急忙躲避,可惜攻擊來得太突然,菲爾德沒有躲過去,兩道血痕出現在臉上。貝爾加德開心的笑了,“不要着急,這只是開始,我要慢慢的活剮了你,把你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削下來。”

菲爾德聞言一咬牙,扭頭就跑。貝爾加德見狀也不着急,驅使着藤蔓不緊不慢的追向菲爾德。

一通急跑,菲爾德迎面遇上了趕來的韓宇。急忙叫道:“韓宇,快點去追索菲婭和林珂她們,她們可能會有危險。”

韓宇聞言問道:“她們在什麼地方?”

“向東邊跑了,快去。”

“那你怎麼辦?”

“我來引開這個貝爾加德。韓宇,你小心些,聽那個貝爾加德說,貓鼬的老大波爾斯也來了。”

“嗯,我知道了,你自己小心。”韓宇叮囑一聲之後,和菲爾德分道揚鑣。

原本菲爾德擅長狙擊,最好的埋伏地點就是樹林,但是貝爾加德是個植物系的能力者,躲到樹林裏那純粹就是找死。所以菲爾德沒有跑進樹林,而是直奔蘭度家的宅院跑了過去。

貝爾加德不緊不慢的走着,有植物充當耳目,他不擔心菲爾德可以逃出他的手掌心,相反的,他想要好好享受一下捕獵的樂趣,配合着菲爾德跟到了蘭度家的宅院前。

“你以爲躲進這裏我就拿你沒辦法了嗎?”貝爾加德望着宅院大門,自言自語道。

話音剛落,就聽宅院的左牆突然傳來一聲巨響。等到煙塵散去,貝爾加德看清了其中一個人的樣子。看着那人衣衫破損,灰頭土臉的樣子,貝爾加德頓時哈哈大笑起來:“佈雷德,沒想到你也有這麼狼狽的時候。”

突然聽到一個久未聽見的聲音,佈雷德忍不住循聲望去,看到了貝爾加德以後,不由皺了皺眉,“你的笑聲還是那麼的讓人感到噁心。”

貝爾加德聽到這話也不惱火,依然笑着說道:“佈雷德,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索菲婭那個小妞已經被老大給抓住了,火靈珠已經落在了老大的手裏。怎麼樣?對於這個結果,你是不是感覺很失望?”

“貝爾加德,你想找死嗎?”佈雷德冷冷的看着貝爾加德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