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抱膝蹲下的機甲,就如同一個金屬坨,佔據了太空倉後方絕大部分的空間,這一臺臺機甲被拿出來後,迅速戰力起來伸展出四肢。一個漂亮的大型人形機甲就出現了。

卡洛作爲探索的第一先鋒隊,也正駕駛這一個機甲前進。卡託可以通過頭盔看到外面所有的景象,就像機甲是透明的一樣,卡洛扭頭可以看到身後的左右兩側漂浮的隊友機甲,方方正正的金屬風格,機甲背後散發着大藍色的電推光芒,武器器具和收集採樣的箱子工具一應俱全。整個機甲在一片片殘垣廢墟中穿行,由於這裏是無重力環境,所以沒有沉積物。尋找遺蹟差不多就是看看有沒有夾層之類的東西。

一切有可能記錄信息亦或是樣本的東西,將帶回空間實驗室,在太空站中進行分析,確定無害後,帶回元淼。九個機甲小隊,將分爲三個小組,一組探索一組守護登陸點,另一組在登陸點附近巡邏待命。九個太空艙將採集的樣品送回航天飛機,然後兩艘航天飛機交替往返於空間站與航天集結地之間,運送更多的太空倉,嘗試在天空之城上組合出半永久式空間站。

收集的機甲小隊正在逐層逐層的探索,而在登陸點附近,一排排固定的鋼板正在登陸點拼裝搭建。爲太空倉組成的基地建固定基座。巨大金字塔金屬基地外殼已經崢嶸初顯現。

上古魔法師做過很多時間,在一個巨大的大廳中,一個個水晶槽已經如同磨砂玻璃一樣,充斥着無數裂紋,在這個碎裂的玻璃艙後面一個個巨大的骨架,每一句骨架上面散落着很多金屬軟管,可以想象當初這個實驗室中無數生物體在培養倉中插管子培養的場景。這裏很顯然是當年魔法師做血脈試驗的地帶。

因爲這裏的骨架都是很特殊的,有巨人的骨架,有巨龍的骨架,巨龍的脊椎上長着兩對翅膀的骨骼。有超級八足蜘蛛殘留的甲殼。看着這一個個奇形怪狀生物留下的遺骸,控制機甲的卡洛嘟嚷着說道:“我不喜歡這裏,陰森森的。”

旁邊一位控制機甲的人類羅薩說道:“同感,要不是現在全身包着機甲,這裏簡直就是如芒在背。”

另一位機甲駕駛者李偉說道:“攝像完畢了嗎,我們走吧。這裏的東西太脆弱了。這裏的東西都需要細緻的保護,不適合我們翻撿。”

卡洛笑了笑,但是突然自己左手手腕上出現了微弱的提示。卡羅特猛然說道:“你們感覺到嗎?”

其他兩位機甲駕駛者點頭說道:“感覺到了,有魔法撥動。”

卡羅特說道:“武器系統都準備好。這裏有危險。”金屬機甲上,散溢着強大的磁場,超導充能環被元素燃料棒灌輸了大量的電能,隨時可以通過電磁武器發射系統發射。

這一套機甲的戰鬥力不弱,放在幾萬年錢,魔法帝國天空之城的戰鬥中,差不多可以屠幾個龍下來。

“誰在那裏,請回答,五秒鐘後我方將發出警告攻擊,現在開始倒數5,4,3……”在這個幾近真空的環境中,卡洛的喊話直接將傳音筒對着地面,傳遞震動的,至於對方聽不聽得懂,會不會貼在柱子地面上聽。卡洛不知道。他手上的射頻武器,以及火藥動能彈丸武器已經準備好了。可灼燒,可以動能擊碎。這套機甲的殺傷是多功能的,機甲設計的時候原本是有電磁炮版本的,但是武器系統一旦有了電磁炮,就沒有多餘的空間結構安裝激光,射頻等能量攻擊系統了,所以爲了節省空間,改爲安裝簡單的化學動能炮彈。

卡洛的喊話石沉大海,當即機甲的左手上發出了微波束,四大基本力當中,電磁力是人類所在的環境中最活躍的能量表達形式。至於引力力模式的能量釋放只有黑洞合併才能觀察到,強力模式的能量釋放,是核反應釋放模式。人類基本上就是靠着電磁力形態釋放的能量維持生命所在,這就是人類所在的能量級。人類所在的能量級,就是……

現在的機甲將強大的微波能量束掃過,這片區域。直接給這片區域“消毒”,在這個未知的區域,沒人會給隱藏在暗處的敵人機會,直接火力偵查。

被微波擊中的部位,數萬安倍的電流突然出現,大量的電火花溢出,一切都安靜了。卡洛三人張開了魔法探針仔細的探查了一下,發現沒有了能量波動記錄了這裏的情況後就離開了。

此時在天空之城第七層,一股股電磁波動從一個水晶晶體中散發,被另一個晶體記錄然後這個記錄的晶體中,再次散發蘊含信息的電磁波動,被另一個水晶晶體記錄,就這樣信息不斷的跳躍,到達了第七層一個巨大的晶柱水晶中。

這個直徑七米,有着無數晶格的晶體是一個巨大無比的超級運算體,這個運算體的能源一直沒有斷。現在這個運算體異常的活躍起來。 淡藍色的離子束焊槍,在機甲的操控下降天空之城堅實的鈦合金外殼上烘烤,當金屬外壁烘烤的較爲柔軟,大型機甲將一個帶着尖刺的金屬探測盒子,貼在了這個紅熱處,尖刺扎入其中,隨後冷卻,探測器牢牢地固定住。

完成了這一切後,背後閃着電推動藍光的機甲,靈巧的翻身,到達一百米外,繼續完成剛纔的工作。把視線拉回到地面的實驗室,任迪面前,一個有關天空之城立體話的投影出現,天空之城內部的結構越來越清晰。

探測很重要,隨着科技越來越向上發展,科學家的研究成果越來越取決於探測設備的先進與否,二十世紀末到二十一世紀早期,很多高大上的科技發現都是在西方。這不是科學家的問題,也不是教育體制的問題,而是工業基礎的問題,工業基礎越好各種各樣的探測設備越先進。才能觀測到越來越真實的數據。民科永遠不能質疑官科,因爲官科對真實現象的觀測資料,分分鐘可以打民科腦補出來理論的臉。

一個先天盲人的腦子再怎麼聰明,對五顏六色的花朵的描述,都不及一個普通人的敘述。計算機技術再怎麼先進,再怎麼可以無限模擬,沒有對真實現象探測的設備,計算機的模擬只能是脫離實際的幻想。

黎明共和國絕不是那些魔法大潮時期登上去的魔法師對天空之城撈一把就走,而是準備逐步將天空之城的裏裏外外全部修補好,準備重新啓用,當然這是很不給神靈面子的行爲,不過現在黎明共和國比當年魔法帝國要有一個優勢,那就是衛星監控之下所有的半神儀式都被封鎖了。泰坦神只能降下魔法知識的信息,至於半神化這種大型天外能量注入儀式。波動非常大,太空衛星不是瞎子,黎明共和國赤裸裸的表態了不給衆神一點面子的態度。導彈炸獸人祭壇的場面就是這種態度的展現,只要祭壇出現大波動,地表的軍事反應速度就會迅速摧毀,不會給泰坦神在元淼上製造超人的機會。

嗯只有四個半神,至於第五個半神。呵呵(雲辰和:“我是第六,誰能當的第五。”)至於當年魔法帝國,各大神靈在人間的勢力,對於魔法帝國就非常尾大不掉了。魔法帝國內部還分派系,其中一方面是希望和神靈緩和獲取知識的派系,最激進的派系是在天空之城上與衆神對視後,希望和衆神簽訂嚴格傳教協議的派系。

所以衆神在地表的半神代言人很多,從未消失過,而且在魔法帝國內部,也有挑選半神代言人的土壤,所以在後期大量的半神直接加入了滅亡魔法帝國的戰爭中。對衆神的戰爭勝利,在尉官任務階段就已經定下了優勢。這個世界已經不需要將官加入了,因爲根本沒有將官要在這個樣的位面中作戰的必要,本位面自身影響元淼文明無限話的枷鎖已經被衝開。

看着天空之城的立體投影,任迪對另一旁王龍的通訊展現的立體投影說道:“可以確定了。天空之城中應該還沒有塵歸塵土歸土。”王龍的光影,點了一下天空之城的光影,這個天空之城的投影開始倒放,一股代表電磁波動光斑,這種光斑,是被貼在天空之城的衆多探測器探測到的電磁波動。

一個探測器探測沒什麼,就像照片上一個單獨的像素,讀不出來什麼有用的信息,但是所有的探測機統一時間探測的信息整合起來,這股電磁波動能量跳躍的過程無處遁形。

王龍調出了機甲探索隊探索的記錄,探測器探測到電磁波動活躍的時間空間記錄,發現了這股電磁波動出現的時間空間與機甲探索隊活動的對應性。

王龍說道:“需要增派力量嗎?”

任迪說道:“用不着,天空之城上的登陸基地,已經進行電磁干擾。探索的機甲目前也沒有什麼危險。根據已有的傳統魔法資料顯示,所有的隔空精神控制魔法全部都是通過電磁干擾進行腦波控制。機甲加載的是射頻武器,駕駛倉的屏蔽非常好。”

王龍問道:“那麼天空之城可否會出現強大戰力的啓動。”

任迪搖了搖頭說道:“天空之城太破敗了。如果有強大的戰力,首先不可能是碳基生命,碳基生命需要在太空中保存上千年上萬年的要求實在是太苛刻了,哪怕最簡單的昆蟲魚類冰封保存,這上千年時間冰封物體中能融化氣化的物質,在太空中該昇華的也該昇華完畢了。那麼有可能的出現危險只可能是,魔法傀儡等非碳基產物。至於這些東西,可能會鋼筋鐵骨,可能會充分利用魔法元素,將強力形態核能轉爲電磁能。有着充沛的能源。但是隻要是在這個非太陽高熱高壓的環境下,終究是以電磁能來推動機體運轉的,射頻武器依舊是有效的。只要射頻武器的功率夠大,要知道現在機甲上元素燃料棒的功率可是龍晶功率的幾十倍。”

王龍說道:“你的方案是什麼?”

任迪笑了笑:“做什麼事情,總是要先看的,現在先把眼睛佈置好。也就是蠢方法,我準備用三萬個探測機現在所探索天空之城前三層全部檢測好。然後在逐步向下推進。”

王龍說道:“先把一切都放到陽光之下?”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放在一切都可見的陽光之下對我們有力,我的力量可以通過太空穿梭體系不斷的投放的天空之城上,只要我們的意志持續,我們在天空之城的力量會越來越大。時間站在我們這邊,那麼冒進到未知區域冒險。我覺得不值得。”

王龍點了點頭說道:“少了點熱血,不過我很贊成,你這種一步步穩當的推進。”

太空的這個工程非常大,至少需要兩三個月,現在太空中的工程機甲就那麼幾個。卻要在十五公里如同城市一樣面積的天空之城上,安裝上萬探測器。構建觀察的天網。這種方法看起來非常笨,但是天空之城上未知的存在,也根本拿不出聰明的方法應對。

任迪現在的不想和對手拼聰明,拼聰明智謀智鬥,不一定能拼得過任何一個輪迴者,那麼就拼毅力吧,持續不斷的朝着正確方向做事,將任何可以拼智謀的餘地壓縮殆盡。直至毅力產生的優勢,讓智謀者發現自己想要在這方面發展卻已經來不及了。

鏡頭切回地下世界。

艾麗塔的運作下,現在的地下世界依舊是非常和諧。以傑瑞爲主,然而艾麗莎保持了對傑瑞最大的影響力,沒有之一。就連黑暗之神對傑瑞現在的影響力都沒有艾麗塔大。

王子與公主的童話愛情故事,在艾麗塔的配合下演繹的非常好。也許也不能說艾麗塔在表演,那個少女不懷春。艾麗塔的愛情第一次差不多就是被那個女扮男裝的演變尉官耍了一下。現在和傑瑞相處還是有愛情基礎的。

首先雙方,都對黎明共和國感到憤怒,第二到達地下世界,都沒覺得黑暗之神是什麼好東西,也都沒覺得這個陰森森的惡魔軍隊是自己的畢生追求的東西,都只是把惡魔軍隊當成摧毀黎明共和國的工具。

兩人都有國家滅亡的痛苦,流亡的公主,和危亡的宗教聖子在一起。當然有着共同語言。兩位合作的很不錯。至於其他的輪迴者,發現目前沒有左右逢源的可能也全部老老實實的聽着,傑瑞和艾麗塔的號令。

巨大的蠱巢現在正在誕生新一輪的蠱巢戰兵,被射頻武器屠戮的幾十萬惡魔後,這兩位不會繼續犯傻讓舊式的去衝擊人類和穴居人的開拓軍隊。爲了抵抗射頻武器的射擊。辦法還是被找出來了。

那就是在蠱巢戰兵身體周圍披上一層可以反射微波的屏蔽層。那就是給蠱巢戰兵外圍披上一層金屬層。當然改造蠱巢戰兵的方式可以是讓蠱巢惡魔的鱗片富含大量的金屬。

但是想要讓鱗片富集大量的金屬,那麼蠱巢惡魔的血肉中爲完成這個富集,血液肌肉中的金屬含量就太恐怖了。機肉中金屬含量過多,那麼肌肉細胞的活性就會收到影響,產生的情況就是惡魔有了一身金屬鎧甲,但是肌肉會無力。

蠱巢解決這個問題很高明,既然富含大量金屬富集到鱗片上的生理情況,和有着強大活力肌肉的生理情況,不可能發生在同一種生物身上。那麼就讓他們發生在不同種類的碳基生物身上,然後共生就行了。

蠱巢的新兵種誕生了,一個個皮膚薄薄的帶着血紅的惡魔從蠱巢中培養,最新的惡魔沒有鱗片,而另一個蠱巢層上一個個葉子閃着金屬光澤的甲殼蟲也在培養。這些蟲子三分像甲殼蟲,另外幾分像扁平的金屬烏龜。

當新的蠱巢戰兵培養成功後,進入這些金屬蟲子的縮在的培養皿中,一個個蟲子有序列在蠱巢惡魔皮膚表面排列。形成了整齊的金屬鎧甲,這些金屬蟲子,將大部分細胞器官神經元與惡魔身軀融合。

一個個金屬色澤的惡魔下線了,這種新的惡魔,說醜陋已經不合適了,帶着幾分冰冷的氣息。 元素歷63年,隆特到達這個地下世界已經兩年了,兩年射頻武器出場,瞬間鎮壓了地下蠱巢勢力的人海戰術,大量的地區被地下聯盟重新掌控。地下世界第一個大一統,統一行政,擺脫混亂的秩序國家差不多已經建立。比起過往動輒你殺我我殺你的地下世界勢力版圖來說,現在這個地下世界算是第一次民主繁榮起來。

嗯獨立這個詞不能粉飾,地下聯盟現在貫穿所有領地的交通線,全部是在地表。這可是要比民國時期,鐵路權給外國管制還要厲害。因爲有了便捷的交通,一個個單獨地下空間的地下勢力纔有了大一統的基礎,任何單獨的地下空間有不服從中央的行爲。地下聯盟的中央政府就可以迅速調集武裝力量到達該區域,單獨的地下空間已經失去做諸侯的可能。

但是這個有關大一統的交通線在地表,如果在地下鑽的話,地下聯盟想要建立大流量,可以貫穿整個大陸地下世界的交通線,差不多是一個百年工程。直接鋪設在地表就輕鬆容易多了,但是在地表的話,相當於將命脈交到了黎明共和國手裏。地下聯盟的擴張建立,背後就有黎明共和國的一系列的影子。

提供整個大陸地下幾千米的資源,並且這些資源都是有勞動力開採,只需要用工業品商品貿易,就能讓源源不斷的資源從地下世界運送到地表,恐怕地球上那個超級大國都沒有這麼龐大的殖民地。

地下聯盟的政權所在,就是黎明共和國的利益所在。國家之間只有利益,現在的地下世界不是沒想過獨立自主,一些地下聯盟的穴居人高層不是沒想過擺脫黎明共和國各方面的控制。黎明共和國也是知道地下世界有這種苗頭,但是黎明共和國並沒有把這種“威脅”掐死在苗頭中,把整個地下世界政權分裂掉。爲什麼呢,因爲現在的地下聯盟政權效率非常高效,各種經濟貿易往來非常高效,如果換上一個渣渣廢物政權,無法成功的調派勞動力,維持這種雙方高效的貿易量,黎明共和國損失就大了。

所以大國和其他國家打交道,有時候並不僅僅是看其他國家聽不聽話,如果不聽話,但是貿易量增加可以帶來利益,那最多是炫耀一下武力,唬住那個不聽話的國家(唬不住那就是另一回事)。這點軍隊的投入,和這個國家穩定的貿易量相比,是值得的。如果這個國家帶來的利益太低,政權再聽話,也不會受到待見。

現在地下聯盟的給黎明共和國的利益已經到達了讓黎明共和國爲地下聯盟打仗的地步了。對於黎明共和國來說迅速將地下世界所有安全隱患全部消除,然後讓地下聯盟安安心心的解除戰時體系,將勞動力送到經濟上去。現在已經不是採礦的礦產不夠採的問題了而是地下世界勞動力不足的問題。

現在很多不安全的地帶地下聯盟爲了節約勞動力,並沒有投放工人。隨着射頻武器在地下世界投入兩年,蠱巢的戰兵一度停止了騷擾,正當所有人認爲蠱巢勢力在苟延殘喘中消亡的時候。

戰爭的烈度再次提升了。“嗖……”尖銳的氣體震盪,隨着白虹從光棱上射出,擊中到了遠方岩石上的蠱巢軍隊上,但是令人類指揮官非常驚訝的是,射頻武器的殺傷威力沒有了之前強大,不再是一掃一大片,只有射頻武器打擊的五十米範圍內,這些惡魔戰兵才死亡。

隆特地說道:“所有人聽我命令,射擊。”看着前方衝鋒的惡魔,十天前,地下世界的戰爭烈度提升,射頻武器的殺傷效能已經減弱,有三支軍隊淬不及防下,損失了射頻武器重武器。人類的機甲軍團不得不在數萬惡魔戰兵的攻擊下撤退。

隨後這幾天這支惡魔軍團頻繁出現,直到現在被隆特率領的軍隊碰上,此時隆特隊伍中唯一的一臺射頻武器發射器,邁着四足爬上了一個岩石高地,居高臨下的對仰角衝鋒的惡魔發射。

高功率的微波如同風暴一樣掃過了整個衝鋒的惡魔軍團,雖然殺傷力不足,但是射頻武器還是有效的,當微波風暴襲來的時候,所有的惡魔都紛紛閉上了眼睛。

隆特很顯然看到了這一幕。機甲臂膀猛然揮舞下來,這個明確的動作,讓各個陣地看到指揮官肢體命令的機甲兵,迅速的開火起來。一束束子彈對準了衝鋒中的惡魔軍團射擊,一隻只惡魔沒有來得及尋找掩體,被子彈擊中,很快被貫穿成爲了一堆碎肉。

衝鋒中的惡魔迅速如同老鼠遇到人一樣,往坑窪的地帶尋找隱蔽,隆特的手臂頓時擡起來,所有的機甲兵停止了射擊。戰場上開始停滯,巨大的悶沉的響聲,在戰場上空曠響起。

在後方舉着如同坦克炮一樣狙擊手,用狙擊炮對地面實施穿甲射擊,二十五毫米口徑的穿甲彈,撞擊在岩石上,大量的碎石隨着彈頭的撞擊,濺射出一大團煙團。

地面上直接被打出了一個大坑,大坑很顯然沒能阻攔子彈的動能,子彈擊穿了岩石阻擋,連帶着將岩石後面惡魔擊碎,被彈頭擊碎的大量岩石也得到了子彈的動能,這些動能作用到了惡魔身上,直接變成了岩石和血肉的混合物。就像乾燥的沙土中混着的蟲子的殘屍體一樣。

狙擊手,直接在機甲上焊接了長身管火炮,黑黝黝的口徑,就這樣對着掩體後面的惡魔戰兵射擊。這樣的射擊對蠱巢惡魔的龐大的數量來說並沒有什麼作用,而且一個個蠱巢惡魔的死亡也無法降低蠱巢惡魔的士氣。確切的說這種射擊的殺傷是鼓舞自己一方的士氣,如果要沒有這樣的射擊殺傷,縮在坑道中的人類機甲士兵,會在這樣的等待中變得慌亂。

人類就是這樣的生物,有時候自己做某些事會讓自己不舒服。當突然發現,做這件事讓自己不舒服的事情會讓自己的敵人更不舒服,反而就會將這種不舒服堅持下來。

隨着長身管狙擊彈每一顆子彈消滅一個惡魔戰果,以子彈落地殘肢在煙霧中甩出的結果出現,躲在坑道中的人類士兵就沒有了在包圍中等待的恐慌。因爲等待的時間中,惡魔數量在減少,雖然這個減少的幅度非常小。但是就是在減少。

如果要是沒有這些狙擊手,惡魔潛伏在坑道中,長時間等待指揮官開火命令的機甲士兵就會越來越浮躁。現在這種等待,並沒有消耗人類士氣。

大量的惡魔再次蜂擁而起發動衝鋒的時候,隨着射頻武器,讓所有衝鋒的惡魔短暫的閉眼,保護眼睛不被微波弄成白內障。這時候機甲士兵紛紛對準暴露的惡魔發動了集火射擊。

惡魔的新戰兵組成衝鋒集羣,在隆特出色的戰場指揮下被遏制住了。隨着黎明共和國和地下聯盟的軍團快速到達,這支惡魔軍團很快陷入劣勢。

第三機動軍團指揮官,比比特率領的軍隊到達戰場後,形勢迅速開始逆轉,浮空摩托作組成的遊擊部隊,在地下世界的空中游曳了一圈後,迅速朝着惡魔軍團的後方撲過去。

在五米的半空中一束束子彈,在頭頂上對惡魔的背後射擊。赤紅的子彈隨着火焰從轉輪機槍上噴射出,就像光雨洗地一樣。浮空的摩托車就是這樣一批傾斜死亡光雨烏雲,在戰場上快速機動,這是地下軍團獨有的兵種,換上人類的體格重量,這樣的浮空摩托是絕對無法這麼機動靈活的。

浮空摩托是地下世界最適宜的空中力量,然而人類機甲就是最強的重裝火力。包圍圈很快就組成了,這回並沒有用射頻武器,三百個機甲,平端着大口徑機炮,與半空中的摩托車組成的立體火力,如同掃帚一樣對地面上的惡魔實施了清掃,半空中的機槍如果說是暴雨的話,地面上的機甲噴射的彈丸就是冰雹,兩種口徑的彈藥,打擊在地面區域上,地面上一層直接被削了。沒有生物能從這個瘋狂的金屬絞肉機中活下來。

當然這樣的火力傾斜是不長久的,清掃了一片區域後,機甲和空中火力就開始停止推進,換上了駐防部隊佈置防禦火力,十分鐘後這支攻堅力量,在重新裝載了彈藥後,繼續進行着清掃。

飽和火力下,什麼都會被摧毀,地球上幾十萬發子彈在短時間內發射的火力,是能阻擋導彈打擊防禦系統。徹底咬住惡魔軍團後,比比特和隆特這兩位軍官制定了這個逐個區域清掃的作戰計劃。很有效,可以說是徹底的殲滅戰。

婚然心動,寵妻無下限 和人類人形機甲不同,比比特駕駛的是纖細的四足機甲,機甲駕駛艙有防彈玻璃保護。坐在機甲中看着逐漸平靖的戰場,站着的已是上校的比比特對隆特說道:“少校,我發現我們之間合作的很愉快,以後你當誘餌,我撒網,如何?”

地下聯盟的軍銜,黎明共和國的也是承認的,雙方的同時面對共同的敵人,所以形成了一體化指揮體系。在這個一體化體系下,雙方軍官就要尊重雙方的軍銜。所以面對軍銜比自己高的穴居矮人和自己開玩笑,隆特臉上露出了苦笑。說道:“上校先生,那麼你撒網的動作可要快一點,否則我當魚餌恐怕當不了幾次。” DNA,脫氧核糖核酸,這樣的製造體系,是最精密的納米制造體系。人與豬的基因有百分之八十五的相同,因爲人類豬都是在哺乳類上進化而來的。一個細胞到底蘊含多少信息每一個信息最終會起什麼樣的作用。細胞中長長的基因鏈條上只有少量的部分參與合成蛋白質。然而在同一種生物的細胞中,幹細胞的基因鏈參與合成蛋白質種類要比分化過的細胞要多。

所以肌肉細胞和眼珠細胞兩種細胞有時候基因鏈相同,但是基因鏈上活躍生成蛋白質的部位卻不同。蠱巢到底是什麼樣子,單單從蠱巢兵種上的細胞,想要了解蠱巢基因造物體系是很困難的,長長的基因鏈條就像密碼一樣,只有活躍生成蛋白質的部分,才能破譯出這部分的基因造物信息。

地下世界的新戰爭打響後,一具具蠱巢惡魔的屍體被運回了黎明共和國的實驗室,黎明共和國的生物學家並沒有找到蠱巢軀體內金屬富集的活躍基因,但是惡魔身軀外表那一層金屬鱗甲殼層,的確是蘊含着金屬的細胞,不過這樣的金屬細胞就像樹木的木質細胞結構一樣已經死了很久了。

演變上校,陳鑫負責生化部門。當研究報告出來後,滿是疑惑。轉身對亞濤問道:“你在蠱巢的時候,可見過蠱巢見過這種全身帶着金屬鱗片的戰兵嗎?”

正在東張西望看着生化資料的亞濤聽到陳鑫的詢問,說道:“蠱巢的戰兵,均是一體化從蜂巢中生產的,一般骨骼強度和肌肉反應都有相連關係。偶爾會汲取一些礦石增加骨架強度,體液腐蝕力。這種披着金屬鎧甲的東西,在我還那裏的時候沒見過。怎麼了,基因學不能解釋他們爲什麼長鐵甲嗎?”

陳鑫說道:“不是鐵甲,是一層銅,一層富含單質銅的細胞。這些細胞都是死的,沒有看到新生成這種細胞,在這種惡魔體內,感覺這些鱗片就像是直接貼在這種生物身上的,但是事實是這些鱗片長在,嗯應該說是嵌在這些惡魔戰兵的肉裏。形成了一個電磁屏蔽層。”

陳鑫說道:“這麼一層薄薄的鱗片真的這麼有效?”

陳鑫說道:“保護電子設備八成是無效,但是保護肉體不受到微波劇烈灼燒,已經夠了。過去的微波是直接作用到肉,現在,有了這層保護層,射頻的殺傷力就弱很多了。”

看到兩個男人討論問題,柏思娜想了想插嘴說道:“長在肉裏,聽起來好像殖裝。”

陳鑫敏銳的抓住了這個詞,問道:“這麼殖裝?”

給陳鑫的反應嚇了一跳。但是很快明白了,自己似乎說出來什麼關鍵,連忙說道:“殖裝,植入性生物技術,在進化的歷程中,人類除了在大腦進化上,完爆地球上所有的物種,但是卻在其他生理條件上弱於其他生物,所以我們這些冒險者,在一些位面碰到了,一些依靠讓某種生物形態的東西,寄生或者共生的方式與,人類的神經系統相連,組成統一的生命循環。具體的應用,有在人類的脊椎骨上植入巨鷹的翅膀,亦或者是在身上植入某種能發出次聲波的器官,在另一種動物耳朵上植入能聽到次聲波的器官,進行生物控制,其技術最頂尖的是一種半生物半機械機甲,生物部分連接機械各個部分相當於無數手直接控制機甲各個部位的操作,而駕駛者與這種存在進行共生關係。來操控這種半生物半機械的武裝,這就是我說的殖裝。”

演變軍官的視野是非常基礎,在基礎上事無鉅細的瞭解形成一個體系,但是要論視野寬廣程度,輪迴者的視野非常寬廣,見到的奇異現象很多。

元淼這個位面各種各樣的科技由於,基礎能源不同,以及起點不同,是極易出現相對於地球科技樹是黑科技的東西。

鏡頭切換回到幽暗的地下世界。在昏暗的地下世界,可以看到一條條用碎石堆砌的道路在地表穿行,這些道路凸起於周圍地帶,卻在中央凹陷。就像乾燥的懸河河牀一樣,十個一隊的蠱巢惡魔在這樣的地穴通道中奔跑。

藏於地下極深的蠱巢就像螞蟻窩一樣。現在的蠱巢已經開始出現了蟻窩的複雜化分工,普通鱗片的普通惡魔,以及全身金屬層的惡魔。三位輪迴者騎在快速奔跑的惡魔身上,通過了這有序的地下道路,迅速朝着地穴深處奔跑。

這三位輪迴者是在與比比特和隆特所指揮的人類與穴居人聯軍交戰的指揮官,新的蠱巢戰兵雖然防禦力上尤其是抵抗射頻武器的上有所增強。但是產量已經沒有以前那麼豪放了。因爲現在蠱巢需要第三種資源。

多達兩萬的惡魔軍團被圍剿失敗,對現在的蠱巢來說是很大的損失。這三位輪迴者被強制的喊了回來。到達重重的巢穴中,艾麗塔貌似認真的聽完了,三位輪迴者自我辯解。然後扭頭看了看傑瑞,用徵求意見的眼神,對傑瑞說道:“這三位的軍事失敗是必然的,就算沒有那種電磁波武器,他們的火力還是一流的。”

傑瑞點了點頭說道:“的確,地表的那個勢力在獲取能量方面,大陸歷史上從未出現過這樣的勢力。但是這三人並不是沒有犯錯。”

傑瑞看了看這三個人說道:“兩萬兵力的損失是在你們手上損失的。”

三位輪迴者也都是二階,聽到傑瑞這句話心裏明白還是逃不過去,但是既然傑瑞能像現在一樣對自己三人說話,三位輪迴者也清楚,自己是絕對不會死亡的。先恐嚇,然後再懲罰以小罪,亦或是大罪赦免,雷霆雨露皆爲天恩的上位者姿態,這是一種權術。

果不其然,傑瑞說道:“現在剝奪你們的指揮權,去地表的獸人帝國走一趟。這是信物,將這封信給他。”三封流淌的各種各樣光學符號的信紙,從傑瑞的手中飄到了三人手裏。一共三封,組合在一起後,有三次密碼驗證的機會。

蠱巢大廳中三個輪迴者退卻後,一抹黑色的迷霧,在大廳中匯聚,黑暗之神的分神格出現了。

黑暗之神說道:“我看到了什麼?虛僞的仁慈嗎?”對這三個輪迴者活下來,黑暗之神嘲弄傑瑞。“呵……”艾麗塔笑了一下,很快的將黑暗之神營造的氣氛破壞了。

艾麗塔現在依然是蠱巢中舉足輕重的存在,但是現在艾麗塔很自然以傑瑞爲主。看似讓渡了指揮蠱巢軍團的權利,卻保持了對傑瑞的最大的影響,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艾麗塔並非無腦的靠在傑瑞身上,在蠱巢中艾麗塔把握兩個度,第一個度,就是決不允許有人比自己更能影響傑瑞,第二個度就是除了傑瑞以外,決不允許有人比自己更能影響蠱巢。

第一個度,只要傑瑞在,自己就是輪迴者中最掌握大局的存在,第二個度一旦傑瑞不在了,艾麗塔可以順勢再次成爲掌管蠱巢的輪迴者。

所以現在艾麗塔時刻關注着黑暗之神,不會允許其他新人進來到達和傑瑞同樣的權限管理蠱巢。當然在黑暗之神質疑傑瑞的同時,艾麗塔會幫助傑瑞反駁。

艾麗塔說道:“暗之主,你不覺得你太沉不住氣了嗎?”

黑暗之神沉默了一會說道:“你們現在是什麼打算。”

傑瑞說道:“新的蠱巢戰兵,需要大量的金屬資源,需要足夠的單質鐵。和銅礦,銅礦在地下世界中非常好找,然而鐵礦。”

傑瑞說道:“尊敬的暗之神,我們需要大規模冶鐵。”

在遠處的培養槽中一個類似於蠱巢戰兵的生命正在培養皿中生長,每隔一段時間富含金屬的表皮整塊整塊沿着既有的紋路成爲塊的脫落。這個紋路就像龜甲的紋路一樣,脫落的部分,外面是光滑的部分,至於裏子一面有着大量的肉芽,這些脫落的外殼會被套在另一種培養皿中的長出的蠱巢惡魔身上,裏子一面與皮膚想貼,很快就像帶着無法脫落的金屬面具一樣貼在了上面。

現在的蠱巢培養皿中培養的惡魔初體,一種負責培養出活力十足的惡魔體,另一種重金屬溶液的環境下生長的惡魔負責持續不斷的脫落,整塊整塊的金屬外皮。

然而金屬外皮的形成,卻是在硫酸銅溶液中形成的,這些培養皿中的惡魔攝入單質鐵後,表皮細胞會進行鐵置換銅的反應,逐漸金屬化。這一過程中是需要消耗單質鐵這種還原劑的。

生成的金屬鎧甲外皮,其實是一種通過細胞生命現象,完成的納米制造。整個技術含量就在這樣的基因科技上,單質鐵什麼的,不需要什麼高級的純鐵,合金鋼。這樣的生物製造技術,演變軍官中的中將都是非常眼紅的技術。但是在這個世界,該種技術的應用卻是在最簡單的獲取鐵單質上技術斷層了。

地下世界一方沒有大規模的鍊鐵廠。這就是傑瑞向着地表獸人帝國發出求救信件的原因。 3D打印,納米制造,聽起來非常高大上,但是最簡單的元核生物分裂複製,就可以看成是納米制造,而且分裂後的元核生物和最初的元核生物基因相同,一個模子的產物,這麼一來也可以看成是3D打印。

這種納米級別的3D打印,只需要原材料足夠就能完成微觀構建宏觀的製造,當然由於碳基生命體系的所在的環境,是無法單獨完成將金屬離子變成單質過程。嗯,這個世界的魔法元素是可以的,不過這個世界的魔法元素也是稀缺的,目前這個拼搏產量的時代,面對工業流水線下生產的鋼鐵集羣。魔獸這種精雕細琢的東西,目前不適用。所以指望生命體通過魔法元素來置換金屬,不是不可以,而是產量被限制。

隨意在水溶液環境下,讓一種金屬離子變成金屬單質,按照細胞生命活動排列成堅硬的金屬結構。那就只能用另一種更活潑的金屬單質進行置換。

蠱巢現在缺單質金屬,卻這種構建金屬生命形態的還原劑原料。其實鋼鐵並非最好的金屬原料,鋁單質比鋼鐵更好。如果是鋁的話,蠱巢的惡魔披着的不是銅甲,而是鐵甲。蠱巢是神的科技,在神的視角下通過一代代信徒自願充當實驗體,讓神積累的極高的生物科技。

如果以人類的科技樹發展來看,這種生物科技絕對是要比鍊鋼要高得多,如果鋼都不會冶煉,怎麼可能攀到生物科技這個高枝上。但是神是神,人是人。神用神手段可以輕而易舉做的事情,在人眼中看起來非常高大上,但是讓神用人的配置,做人通過萬般努力才能完成的事。神有時候也會感到困難。比如說鍊鐵,和電解鋁。

玩電解鋁還是太難爲蠱巢,蠱巢現在兩大金屬源,第一大金屬源頭,就是收集黎明共和國的散落的金屬物質。另一大源頭就是蠱巢的冶煉。隨着黎明共和國的崛起,知識的大量擴散已經不可避免。並且知識的大規模運用,在這個戰爭期間元淼所有的智慧生命也越來越不由自主的運用,這個半神稀缺的年代,大家都不能靠神,大家戰鬥的方式越來越注重知識。

黑暗之神的分神格差不多是諸神在元淼上最與時俱進的神格思維了。在地下世界一個看起來非常邪惡的生化建築物拔地而起。大約有二十多米搞,五十米寬這麼一大坨,上面寬大的黑色鱗片,一個個張開時有半米寬的菊花空洞,三秒鐘四次的一張一合。吐出帶着酸味的氣體。這麼一大坨蠱巢生物。周圍堅實的地面上,有着非常多的洞穴口,黑黝黝的不知道通向哪裏,但是這麼醜陋的生化建築周圍,有着這麼多一米寬的洞穴,絕對是密集恐懼者的噩夢,當然如果加上這些在生化採集塔周圍的密集洞穴中,時不時的由幫嘟嘟,形態和地球上鼠婦蟲差不多的生物在這些洞穴中進進出出,不是密集恐懼的人也會感到惡寒。

這個遠看一大坨,近看比腐屍還噁心的東西,就是蠱巢生產新兵種的採集塔,這個採集塔坐落的地方是一個大鋅礦,朝着地下注入酸液,將鋅礦汲取,然後在體內通過一呼一吸,將溶液到達一定濃度後,然後注入地下幾千米的地帶,大概兩三千米就夠了,進入這些溶液被潑灑出來,然後通過地熱結成幹塊,然後再有鼠婦蟲一樣的採礦蟲將這些鋅礦開採出來,運送的遠處的燃燒塔,燃燒這個化學反應不是碳基生物能夠接觸的,縱然煉鋅只需要四百度的溫度。碳基生物依舊是不能承受這樣的溫度長久灼烤。

所以不遠處有一個燃燒塔,燃燒塔並不是生物形態,形態上和黎明共和國教科書上早期的小高爐很像。通過加碳燃燒,一爐爐鋅液體還原出來。這些鋅就是生物構造殖裝鎧甲的重要能源。無需冶煉純度多高,也許還帶着沙子,但是隻需要有單質鋅在裏面就行了。當然這樣的步驟,決定了生物兵器的廉價性不再。幾十萬蠱巢惡魔的衝鋒場面,恐怕就不多見了。當然如果解決了大規模金屬冶煉的問題生化兵器的數量戰爭會再次上演。

這個巨大的採集塔一百米外,艾麗塔站在一個猶如大象的生物上,艾麗塔站在的位置就是那個甩出生化炮彈的巨大中空觸手上,或者可以說是生物炮管。當然能站在這個巨大的觸手上也是很不容易的,艾麗塔的纖細的身軀,在七八米的高度上這樣凌空獨立,沒有這樣這樣的背景的話,很有一番仙子風範。

看着這麼龐大的生物工廠,艾麗塔似乎咋等待着什麼。輕盈的從高處跳下來後,艾麗塔說道:“沒有貪慾的人不存在,看起來沒有貪慾,不過是重視的利益不在這裏。”

鏡頭切換到地下世界,黎明共和國現在毫無疑問是元淼上科技程度最高的勢力,所有的科研研發成果,在黎明共和國各個工業試驗室中成井噴一樣出現,因爲黎明共和國的經濟實力,可以爲大量的科學家提供優異的生活資源和試驗條件。不僅僅是科學家,一個科學家只是一個實驗團隊的金字塔頂端,每一個科學家下面都是大量的技工助手在工作,籠絡一個科學家容易,但是研發這東西,不能只靠一個科學家。金字塔下方基座的那羣人也需要砸錢來保障積極的工作態度。這就是經濟對工業科研的助力。

黎明共和國實驗室多,這就是天子盟在這個世界的資本。讓天子盟赤裸裸的將這些實驗室研發的科技全部吞下來,這樣的科技代差將高的難以想象。

在地下世界,地下聯盟的一個實驗室,記住是地下聯盟的實驗室中,有關地下世界新型生物兵器的出現同樣讓上帝騎士團的演變軍官感到震懾。

一個鋼鐵試驗檯上,穿着防化服的湯姆連同着二十人的團隊,正在對手術檯上的生物進行活體解剖,試驗檯上的這個蠱巢生物是活的,這個生物的體型大約三米長,但是有着非常重要的器官,大概四條手臂一樣的觸手,和人類的手臂兩塊大臂骨頭不同,這四條觸手錶面上是一圈圈的甲殼。可以隨意向着四處彎曲,在末端是七個單獨的觸手,就像人的手指一樣可以靈活拿起物體。

這樣的生物是地下聯盟新發現的一種蠱巢生物,當然出現這種蠱巢生物,是讓上帝騎士團的演變軍官非常震撼,蠱巢現在出現了這種有靈活手指的生物,肯定不是參與一線戰爭。如果單打獨鬥的這樣的生物不佔優勢,那麼這種適合操控工具的配置只有一個,那就是蠱巢現在也開始學着人類開始使用工具。

有手和沒手是兩個概念,在過去魔獸直接用能量砸人類的時候,手這個器官的效果只限於讓人類拿刀那弓箭盾牌彌補脆弱身軀戰鬥力上。但是隨着工業大潮的出現,一雙靈活的手壘鋼爐,利用金屬器具削切打磨機械結構。手這個器官兇殘功能隨着智慧演化一點一點撬動自然的力量和物質,形成人類心裏曾經靈光閃現的產物。這些造物碾壓整個世界其他生物。人類開始獨一無二。

演變軍官到達了一個世界,演變了自己所在的勢力,同樣也讓敵對的勢力開始演變。這就是演變空間評判一個世界是否有演變價值的重要標準。如果演變軍官進去各種科技拿出來,開無雙,其他勢力還跟NPC一樣用老一套應對。那麼這個世界變量很少了,只不過是讓演變軍官獨自演繹變化而已。

當然演變軍官,並不這樣想,演變軍官眼光還沒看的這麼遠,演變軍官現在對這個世界本土生物這麼靈活,是很頭疼。生化科技就好好的單獨搞生化科技,弄個手出來,這是想插手機械科技的節奏。

用着小型鋸齒將顫抖的惡魔表皮切開,然後一把把精巧的手術刀,將一束束肌肉纖維挑開,通過電流來了解反射弧到底在哪裏。在燦白明亮的燈光下,褐紅色的血肉逐漸在手術檯上攤開。雖然有麻醉藥,但是可以看到這個生物頭部抖動着依然是可以感覺到疼痛的。最能引人注意的是這個生物的眼中充斥着恐懼的眼神。

恐懼這個情感,是高級情感,只有高級動物擁有,因爲有恐懼,所以這個生物開始意識到自己要生存在這個世界上。過去的蠱巢生物,勇猛無畏的衝鋒,但是大多都缺乏了這個必要的情感。只有擁有了這個情感,纔會有耐心在這個世界做一些複雜的事情。這是複雜思維防止自我瘋狂的必然機制。就像建造大廈必須有地基的機制一樣。

湯姆已經意識到自己解剖的是有複雜情感的生物,但是演變軍官也不存在聖母。手術刀該落下就落下。就像拆機械零件一樣將這個生物分解了。

完成了這些後,身穿白色防護服的湯姆走到消毒室中,在全方位沖洗過程中將防護服清洗,然後紫外線灼烤一遍,然後在無菌室退下,差不多二十多道嚴格的消毒步驟後,湯姆走了出來。而馬歇爾早已在此等待。

看到馬歇爾在此等待,湯姆輕輕的點了點頭,二人在密室中用獨特的手勢盲語,進行着交談。 泰坦上,五個意志正在相互交流,泰坦上五個主神在上百萬年來長期對立,因爲各自的理念不同,而相互傾軋,不僅僅是在泰坦上撕逼,在一切他們能干預的地方都在撕。這些神需要的不是信仰力,需要的是其他思維不能反對自己。

所有元淼星球上封神的個體,全部都要依附着五個意志,這五個意志的理念就是元淼封神後智慧體必須永遠遵從的守則。這就是封神的規則。當然只要是力量夠大,是可以逼迫衆神改變規則的。

現在所有的主神以交流的姿態似乎站在了一起,這種情況非常罕見,過去只有滅亡魔法帝國的時候,纔出現過這種情況,而且滅亡魔法帝國的時候,由於各方都有屬於自己在元淼的半神,所以滅亡魔法帝國的時候,主神們只有在最後大決戰的時候,才保持高度統一交流。但是現在,整整三年,泰坦上的衆神相互之間的交流就沒有斷過。

封死元淼上半神誕生,神器投放,幻獸契約締結等大型儀式的黎明共和國比魔法帝國做的要絕。所以看起來元淼上屬於神一方的勢力戰鬥烈度,不及上古魔法帝國與諸神人間勢力的戰爭。不是神看不起黎明共和國,不是神不想投入大規模力量將黎明共和國直接滅了。

這麼說吧,幾十年前的大陸局勢,第一強國是荊棘寶石帝國這個非政教合一的國家,在神眼中是大陸上接連不斷出現一個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瀆神者。這是一個瀆神級別。

而一萬年前的魔法帝國,魔法師們公然敢喊出真理最高。在神的眼中是一羣一羣的瀆神者出現。這又是一個瀆神級別。

然而現在黎明共和國呢?直接在星球上高喊取締邪教,而且利用星球上最強大的工業力量直接打壓所有宗教。好吧,這是整個人類反了。整個大陸都在瀆神卻無法制止。諸神的念頭是何等不通達。大陸上的褻瀆已經達到了新高度。

面對頭等威脅,神會把次要威脅放在一邊,現在泰坦上的諸神已經聯合在了一起,可見黎明共和國在諸神眼中的威脅等級已經上升到了何等地步。這時候挑撥神之間的矛盾是沒有用的。現在神只注重主要矛盾。

泰坦上代表着五個意志的神,在相互密集交流。

戰神的訊息提示了現在元淼上的獸人帝國,已經和地下蠱巢勢力有了交流,大部分獸人祭祀和獸人,從北方大陸的通往地下世界的隧道進入地下,這些獸人帶下去是獸人帝國這些年來按照黎明共和國的知識體系,實驗出來冶煉技術。以及武器製造技術。

傑瑞的那封信起到的作用很大。但是這件事深層次上反映了另外一個問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