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採魅發火了:“快放手,別逼我打你。”

鍾景在採魅臉上親了一口:“你打把,我不會還手的。”

採魅被鍾景的噎的,瞪了他一眼後,手肘直擊鐘景胸口。

鍾景尖叫一聲:“啊……痛痛,你真敢下手啊,我現在是病號。”

採魅聽見他喊那聲痛,就心軟了。

可聽見後面那句,立即瞪着看他。

“你還不放手?”

“不放,打死也不放!”

說完後,竟無恥的想要去親採魅的脣。

採魅側面躲過。

鍾景溫暖的脣瓣落在她冰冷臉上,內心,似有軟軟的羽毛劃過。

他親了一口後,對她說:“我們都好好的,不要在吵架,不要在分開了好嗎?在古墓下面,不論你我都是九死一生,如果沒有君無邪,或許你我已魂飛魄散了,人的一輩子很短,也就幾十年,這幾十年裏,你跑幾年,我在追幾年,找到你後,你又跑幾年……如此反反覆覆,如果可以,你好好的跟我在一起,幸福的度過這幾年,豈不是更好!”

採魅壓在鍾景身上,雙眸瑩瑩閃動看他。

她微微張開脣瓣:“可是……我的陽壽快盡了,我知,來陽間是飛蛾撲火,只有三年的壽命,這三年已經過去兩年七個月了,我……”

“我知道,小幽都告訴我了,你是爲了我纔會如此,可是我還讓你傷心難過這麼久,別害怕,這件事交給我,我一定會想方設法的讓你陪我,一直陪我到永久。”

“可是,太難了,陰魂留在陽間,原本就違反天規……”

“我不管什麼天規,我只想你永遠陪着我,相信我,一定會做到。” 直到隔壁傳來鍾景和採魅難以壓抑聲,我露出久違的淡笑。

看了眼躺在身側的君凌。

小傢伙從被裏揮出白嫩嫩的小手,翻着小身子,臉貼在我的懷抱裏,睡的正香。

看了眼電子錶,上面顯示時間凌晨三點鐘,按照和君無邪的約定,他說天亮之前搞定。

山下,沒有在地動山搖,沒有傳來野獸撕裂吼聲,沒有感知古墓被大肆破壞,君無邪一切進行的應該很順利。

如果那位司暝神君最強的一縷魂魄被毀,剩下的又搗鼓不出什麼風浪,虛幻的四國子民隨他去吧,我真不想在這浪費多少時間,還是趕緊回陽界。

採魅的時日恐怕不多了。

鍾景雖說要護好採魅,但他太年輕了,積累的功德不能夠讓採魅在陽間長久的生活下去。

還要和君無邪想個法子啊!

夜太深,我長時間睡眠未充足,眼皮子重重的磕上,待我再次醒過來,懷裏空無一物,猛地睜開眼睛,君凌已不在帳篷內。

我迅速起身,拉開帳篷拉鍊,朝外面大喊:“君凌……”

外面已天亮,山頂飄着濛濛白霧。

採魅飄到我面前,說:“主人,您醒了?時間尚早,要不要再休息片刻?”

我問採魅:“君凌呢?”

“鬼太子和鍾景,還有鬼王大人在一起,在封住墓穴入口,現在只剩下最後一道工序,注入鍾家的靈符。”

我聽見,幸喜的笑道:“君無邪這麼順利!”

“是,事情很順利。”

我把外套披上,鞋子穿好:“你先帶我過去看看。”

圓形大洞口內,一層厚重結界覆蓋,結界下面我朦朧隱約的看見四隻神獸,兩隻渾身似燒着火光,還有兩隻周身電光籠罩,形態就跟遠古十二大神獸的兩種類似。

君凌看見我過來,飄到我懷裏,眼巴巴的看遠古神獸說:“媽媽,我要是能養活其中一隻就好了,可是爸爸不給我養,好可惜,神獸看着好漂亮啊。”

君無邪面色深邃,雙目微閉,掌心幻出黑色如墨的鬼氣,一層層的覆蓋在結界上,在加固結界。

聽見君凌的話,他狹長鳳目微睜開,看了君凌一眼:“此四隻神獸是被人契約了,如果主人未死,他們是不會重新尋找主人。”

“那爸爸,你的意思是隻要我們殺了司暝神君的真身,這神獸就可以讓我契約?”

君無邪嚴聲厲色道:“君凌,不屬於你的東西,不要妄想搶走,不管四隻神獸主人是誰,它們永遠只能封印在洞口裏,守住洞口。”

“是,爸爸。”

小傢伙撇撇嘴,不甘心的看向洞口下面四隻神獸。

君無邪猛地收手,鍾景用血在空氣中迅速畫上一道五行陣法,用紫電雷符迅速封印上去。

“萬古封存,五行無疆,封……”

一道紫色閃電劈下,直擊靈符之上,靈符壓住五行陣法,將洞口最後一道屏障封存。

山頂偌大洞口,土地覆蓋,岩石合併,形成此前我們來時的模樣。

小小盜洞被黃沙掩埋,和山頂上其他石頭融爲一體,看不出任何痕跡。

完成這一切,山頂上白霧散開,天徹底大亮,我們回到帳篷附近。67.356

鍾景和採魅忙早餐,君凌說去幫忙。

君無邪抱着我坐在帳篷裏。

我偎依在他懷裏,說:“下面該怎麼辦?司暝神君的神魂你還要繼續追查嗎?”

君無邪手環着我腰身,冰脣親吻了我臉頰一口:“按道理說,本尊是不應放過他,但本尊又覺得把時間浪費在這,得不償失,娘子你說,本尊應該回冥界看看麼,夏侯櫻和公主進展如何了,是嗎?”

我聽他聲音裏,怎麼覺得有股子幸災樂禍的意味!

轉頭,看他一眼,果然,薄脣勾起皎潔的笑意,對夏侯櫻落井下石好似很開心的樣子。

我手肘撞了他一下:“鬼王,你的心胸呢?”

君無邪抓住我作亂的手肘:“娘子,爲夫的心很小,小到只能裝下一兩個人,譬如……你和君凌,不過……”

我回頭,鄙視了他一眼:“什麼意思?”

君無邪反握我的手,冰脣印在我手背上:“要是再給君凌生下弟弟妹妹,爲夫還是能裝下,不如我們回去後先給君凌生個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娘子你說如何?”

我一下把手掙脫出來:“不行,你沒看見君凌隨了你,這麼小就想着……”泡妞!

泡妞兩個字我實在說不出口!

我就沒見過哪家的娃娃,還在孃胎裏……

算了!

反正我真的不打算再生,生鬼胎實在太累人了。

我冷哼一聲,轉移話題道:“司暝神君知你把他的天魂碎了,會找你報仇嗎?”

“或許會,或許不會,不過他就算找本尊復仇,實力大不如前了,現在的他,跟普通人沒什麼差別。如果他安分守己,本尊可以當他不存在。”

“那這個虛幻的四國空間呢?怎麼辦?這麼多無魂人怎麼辦?還要研究出他們是怎麼複製出來的嗎?”

君無邪冰冷大手停留在我平坦小腹,來回撫摸輕柔。

我嫌棄的撇了他一眼,將他手挪開。

“說話!”我冷哼哼道。

君無邪收回手,被我挪開的手又覆了上來,輕柔細捻:“這個虛幻空間,會慢慢的落寞,直至有天會消失,司暝神君的本魂沒有精神力去支撐空間了,複製出來的無魂人,本尊不打算知道,這種邪術知道太多,會引起天界窺視,原本就違背天規存在,在天界,很多神仙想復活得不到人或物,會不惜違反天規,總之,不是什麼好東西。”

“那我們接下來是不是找出口出去?”

“嗯,不過出口應當有人知道。”

“誰?”

“大瀝國旭王,本尊沒猜錯的話,他或許就是司暝神君本魂,只是不知用了什麼法子,屏蔽了身上魂體,和其他子民一樣都是無魂人,其實……從一開始露面,再到他巧語讓我們尋到古墓,無非就爲了將我們引到這裏。”

“你是說,他早就看上了我們當中的……”

“他最初是看上了本尊,無奈本尊強大不好控制,只得退而求其次,想要鍾景肉身,君凌的心,對了,旭王的身體恐怕不是的,司暝神君也是鳩佔鵲巢。” 旭王閆坤就是司暝神君的本神,出乎意料之外,卻又在意料之中。

從我們落入這樣的虛幻空間,最先跟我們打交道的就是他,而且四國的一切,還有我們來到這裏,似乎都是他一路引導指使的。

他表象我看不出什麼,但內心的話?

我轉過頭看君無邪,問他:“我們見魂體時,爲什麼他身上有四根鐵鏈,爲什麼單個魂體如此狂暴,控制不住?”

“本尊想,或許是司暝神君墮入魔道,天界曾經將他打入天牢關押,卻不料他私自逃了出來,如此看,司暝神君有很嚴重的精神分裂。”

“旭王閆坤其實是整座城裏唯一有魂魄的,雖他有意隱瞞,但仍舊被本尊窺知,當時本尊也想過這個問題,他的靈魂和他身體並不吻合,而且還少了一縷魂魄,爲何……古墓裏所見的那縷黑色的天魂,似能說明一切了。”

我又問君無邪:“那旭王,你能窺到他的內心嗎?”

“他心思很複雜,將他們引入這裏充滿矛盾,一方面想讓我們進古墓,另一方面好像又不想,這很符合墜入魔道的神仙心理,身體裏有兩個小人打架,一個是好的,一個是壞的。不過好在他尚未完全泯滅人性……”

我就不明白了!

“爲何如此說?”我問君無邪道。

君無邪笑着把我擁入懷裏,笑着對我說:“本尊離開,他有很多次機會挾持你和君凌,威脅本尊,他卻沒有這麼做。”

我點了點頭,確實君無邪說的沒錯。

這時,君凌從採魅身邊跑過來,手裏還拿着壓縮餅乾,跑到我懷裏,把餅乾塞給我。

“媽媽,你餓了嗎?”

小傢伙暖糯糯的笑着,一副賣乖討巧的模樣。

我把小傢伙手裏的壓縮餅乾吃了下去,手捏了捏他小臉蛋,睨了他一眼:“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說吧,有什麼事求媽媽?”

“媽媽,我們是不是要出去?”

君凌對我眨眨眼。

億萬老公多關照 我靠在君無邪的懷裏,小聲對君無邪說:“哼,你的種,看看……”

一天到晚的想着找妹妹。

“媽媽,我們是不是要出去了嘛?”

“是,不過一出去就得回冥界,你哪兒都不許去。”

“可是媽媽……”小傢伙把大拇指放在嘴裏吮,水霧朦朧的大眼睛,可憐巴巴的看着我:“媽媽,寶寶還不想回冥界,寶寶想在陽間遊歷好不好,我們不要回去嘛。”

我倚着君無邪,歪着腦袋看他,冷哼哼的說:“小兔崽子,你就算給我賣萌賣乖也沒用,必須回冥界,知道嗎?”

小傢伙一聽我的話,眼淚吧嗒吧嗒就往下掉。

他撲進我身後君無邪的懷裏,抱着君無邪,向他哀求道:“爸爸,你讓寶寶待在陽間好不?你要是不放心,寶寶和鍾景叔叔在一起,他會照顧好寶寶的,而且寶寶想在陽間上學。”

我揪着他的耳朵,把他從君無邪的懷裏撈出來。

“一歲的孩子上什麼學,託兒所差不多。”

也不知君凌剛纔和採魅鍾景說了什麼,聽見君凌嗚哇哇的哭鬧聲,他倆放下手裏的活計……

鍾景說:“小幽,孩子待在陽間,你就讓他待,他玩心重,但不至於惹是生非,不然跟我回首都,以他的天份,應是學校小學課程,我會請家庭教師……”

採魅也心疼的附和:“是啊,主子您就別生氣了,冥界鬼太子已呆厭了,再待下去會悶懷了,不如讓他來陽間……”

採魅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說了一半沒有繼續說下去。67.356

君無邪把我的手放開,小傢伙跑到鍾景和採魅懷裏抹着眼淚珠子。

…………

用了早膳,下了山,我們幾人乘坐馬車悠悠的朝大瀝皇宮方向馳去。

沒想,走不到一個小時,附近山頭就隱隱感覺不對。

前面趕車的鐘景和採魅停下車。

採魅在車前大喊:“大人,主子,我們被千軍萬馬包圍了。”

君凌小手瞬間把車簾揭開。

外面,樹蔭下,山石後,峽谷裏……

密密麻麻的全是穿着盔甲的大瀝軍隊,他們手執武器,一排排步履整齊的正向我們逼近。

我們正行駛在一處兩座山之間的峽谷內,地勢兇險,幾乎是死角。

而峽谷兩邊還有更多的士兵,從山頭上涌進。

君無邪握着我的手,對我和君凌說:“待在車內。”

我凝視他,重重的點頭:“嗯。”

他出了馬車,對採魅和鍾景下令:“保護好小幽君凌,這些士兵本尊來對付。”

採魅:“是,大人。”

鍾景:“好!”

我在車窗口,看着君無邪漸漸遠離的背影,大喊:“我等你回來。”

君無邪回頭,血脣衝我微微一笑,點頭:“嗯,君凌,保護好媽媽。”

君凌在我懷裏伸出小手,對君無邪搖了搖:“好的爸爸,快點回來喲。”

採魅從車頭鑽進馬車內,對我說:“主子,山頭上我好像看見旭王了,他帶人馬圍堵咱們。”

“閆坤,最強的天魂被毀,自是不甘心了。”

君凌安慰我道:“媽媽放心吧,縱使千軍萬馬,沒有誰人能傷害爸爸的,旭王的打算怕是落空了。”

採魅美目瑩亮看君凌,挑眉笑着問:“鬼太子,你知道什麼,不妨說給阿姨聽聽。”

君凌賊嘻嘻的看了我一眼,說:“採魅阿姨,你要是能勸媽媽不送我回冥界,我就告訴你。”

“不聽話了是不是,又不乖了?”

君凌立即撲到採魅懷裏:“媽媽,旭王無非是讓爸爸把他從這裏帶出去,帶回陽間。我想爸爸不同意……”

我和採魅都很意外道:“哦?”

我問君凌:“爲什麼?”

採魅:“鬼太子,你怎麼知道?”

“媽媽,你忘記了,我會讀心術啊!”

君凌小手指着車窗外,君無邪和旭王閆坤所處的位置,說:“這樣的距離,不用讀心術,寶寶都聽得見他們在談論些什麼。”

我看向山頭,君無邪和旭王面對面的站着,確實像在談判。

君無邪側身傲然挺立,旭王身邊牽雪白大馬,在他們幾米外,圍着上千士兵,嚴陣以待。 看起來情況危急。

我眼睛始終注意山坡上君無邪和旭王二人間的情況,萬一動起手來,免不了一場大戰。

君無邪雖強大,但面對千軍萬馬,還要照顧我,鍾景等凡人,對方又是源源不斷的車輪戰術,遲早會被拖垮。

冷血總裁壞壞壞 採魅也注視到山頂上那一幕,她問我:“主人,你怎麼看?”

我擰着眉頭,“能不動手,儘量不動手的好。”

君凌依在我懷裏,軟萌的聲音說:“媽媽,放心吧,旭王不敢動手,爸爸顧及我們也不會動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