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據說《大話西遊》那邊的拍攝取景地已經成了當地的新景點,可實際上那邊根本沒什麼值得看的,就是幾個土城樓。

偏偏有遊客喜歡裝扮成紫霞仙子的模樣去打卡拍照,樂此不疲。

這就是影視劇爆火后的魅力。

也是各地有關部門力推影視城建設的原因。

「上馬一部古裝劇,然後在縣級府衙區拍攝?」

秦川神色微動。

如果是這樣的話,還別說,真有一個現成的劇本沒有用。

7017k 三角雷蝰看見孫銳竟然主動朝自己而來,雙眼變得無比陰冷,再次發出強大的雷電,轟在了孫銳身上。孫銳沒有躲閃,他身上的鱗甲和對方是一樣的,防禦相同,雷電轟在他身上,一下子就被彈開。

「快,趁現在!」

孫銳的身影很靈巧地與三角雷蝰周旋,他屬於力量型的修道者,只要自己的防禦夠強大,就能與荒獸硬抗到底。

孫銳與三角雷蝰糾纏在了一起,他的攻擊已經很強大了,無奈三角雷蝰的防禦更變態,他的力量不足夠破掉對方的鱗甲,手裡的刀想要去刺三角雷蝰的眼睛,直接就被甩飛了。

郭涵趁著孫銳纏住三角雷蝰的時候,他的箭矢再次瞄準了三角雷蝰的眼睛。

咻!咻!咻!

空中有無數道箭影劃過,然而這條三角雷蝰的身體極為敏捷,在對付這兩人的時候遊刃有餘,它發現孫銳的防禦和自己一樣,但是奈何不了自己,所以壓根就不理會孫銳,全神貫注地對付著遠處放冷箭的郭涵。

咔!咔!咔!

它的雷電射向郭涵,郭涵臉色大變,只能狼狽地往旁邊逃竄,他的箭矢被克得死死的,壓根找不到合適的機會。

與此同時三角雷蝰轉尾一掃,甩在了孫銳身上,強大的力量一下子就把孫銳給甩飛。

砰!

孫銳摔在了地上,他雖然有三角雷蝰的防禦,但力量遠遠不足夠與三角雷蝰對抗,這一尾巴掃在他胸口,雖然沒有劃破他的皮膚,卻讓他胸口一口悶。

而這個時候三角雷蝰的尾巴卷在了孫銳的身上,牢牢地抓住了孫銳,然後把他的身體往後擠壓!

蛇類最喜歡就是纏住獵物,然後把獵物的骨頭壓碎,讓其窒息而死。

孫銳臉色大變!

他外表的防禦再強,也只是個人,是有骨頭的,如果身體被擠壓對摺,他必死無疑!

情急之下,他連忙放棄了模擬三角雷蝰的防禦,轉而模擬出了三角雷蝰的柔韌性,險而又險地從三角雷蝰的身體里掙脫出來,但三角雷蝰再次轟在了他身上。

這一次他沒能及時在轉化防禦,硬生生地承受了一擊,整個人慘叫了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左手歪到了一邊,眼看是骨折了。

「完蛋!」

郭涵連忙衝過去,抱住孫銳,然後掉頭就往遠處逃去!

——

圍觀的精英學生都心驚膽顫地看著這一切,這不是模擬,而是真正的域外荒境,是會死人的!

此時發生的情況已經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這三角雷蝰的實力實在太變態!在場的精英學生沒有一個敢說自己有那個能力去獨自對付這條三角雷蝰,他們大部分都在模擬課上掛掉了,更別提在這種現實廝殺中佔到便宜。

郭涵和孫銳兩人在模擬課的時候,已經是這群學生中的佼佼者,而且在域外荒境里有過豐富的作戰經驗,在場圍觀的學生中,基本沒有人比他們更強。

兩人覺醒的系統相對來說十分厲害,但沒想到在面對三角雷蝰的時候,竟然毫無還手的餘地,只是一個照面,負責進攻的孫銳就被打殘了。

而郭涵的技能都偏向於遠程,他的近戰實力是非常差勁的,現在孫銳一殘,兩人就凶多吉少!

「這下出事了!他們運氣太差,居然會遇到三角雷蝰這種東西!」

「是啊!上次模擬課上提到,三角雷蝰在甸域南山二區那一小片幾乎等同於無敵的荒獸之一!」

「最重要的是這裡只出現了一條三角雷蝰!它們是成雙成對的,還有一條應該是去捕食了沒來,不然他們兩個都要喪命!」

「現在孫銳廢了,他們倆個與喪命有區別嗎?」

許多學生都為這兩人捏了一把汗。

本來今天這裡是對N級新生的入學考核,結果沒想到那個叫項北飛的新生不小心在域外荒境里給弄丟了生死不明,然後派去保護項北飛的兩個人在搜尋新生的時候,又遇到了兇殘的三角雷蝰,其中一個還被打成了重傷!

目前三角雷蝰已經鎖定了郭涵和孫銳的氣息,正對他們緊追不捨,三角雷蝰的速度也很快,絲毫不弱於郭涵,這樣下去,他們幾乎是必死無疑!

大家紛紛看向了尉遲申,目前這個情況的走向已經嚴重偏離了初衷,而造成這個局面的,正是為了刁難新生而加大入學考核難度的尉遲申!

尉遲申臉色顯得十分陰沉。

饒是他現在也不能冷靜了,郭涵和孫銳可是在他的煉獄訓練中選拔出來少有的合格學生,沒想到會被三角雷蝰打成這個樣子!

若是他們在其他域外荒境任務里出事了,只能怪他們學藝不精,但這一次是他派去保護任務的,還是他為了故意刁難項北飛設置的一個非正常考核!

這三個人要是都死在了域外荒境,他肯定會被上頭問責的!

——

轟!

一具龐大的蛇形骨架轟然倒地!

「一,二,三,四,五……嗯,有五個大節骨,看上去不像是三魂荒蛇。」

項北飛數著這具蛇形骨架的節骨,眼裡露出惋惜的神色。

小黑憑藉著對蛇的氣息辨認,帶他在這片區域里找到了很多蛇類荒獸,他一拳一拳地轟過去,轟了不少蛇。

項北飛都是參照著「三」這個數量去殺蛇的,他殺了各種各樣「三」的蛇。

除了一開始的那條三根角會放閃電的黑蛇和三個紅環的白蛇外,他還找到三條腿的,三個頭的,三顆眼睛的,三個蛇信的,三條尾巴的,三個獠牙的,還有掛著三個蛋蛋的……

反正不能確定哪個是「三魂荒蛇」,就全收了,說不定就有符合條件的。

不得不說域外荒境的荒獸種類真的繁多,單單是蛇類荒獸就有不下千百種,尤其是這片地區,似乎蛇類最多,長翅膀的,全身都是毛髮的,五個腳的……有些不符合「三」要求的蛇他還懶得去動手。

這些蛇有強有弱,弱小的一拳就被他斃掉了,強大的蛇,項北飛需要周旋一下。

荒獸種類很繁雜,每條蛇的弱點還不完全相同,有些是眼睛,有些是腹部,有些是蛇信,但好在「觸類旁通」有很強大的分析和學習能力,他基本周旋兩下就知道了眼前這條蛇的弱點是什麼,也清楚要怎麼對付。

這片區域算是低風險區,基本所有的荒獸實力都只是御氣期。只要不是開脈境界實力的蛇,對項北飛來說,借著息壤和戛然而止幫助,照著弱點打,都挺好對付的。

眼前的這條十米長的蛇形大骨架,也是一種蛇類荒獸,但不知道叫什麼名字。項北飛見到它的時候,它全身只有骨頭,但骨頭上冒著強大的火焰,咄咄逼人。

這條骨頭蛇有強大的灼燒能力,弱點需要用某種特殊的水去克制,但項北飛可是學習夠疾炎的人,他知道所有火焰的種類和運轉方式,因此這條會冒火的骨頭蛇,打它簡直不要太簡單。

一拳出去,拳風將蛇的火焰給壓制住,沒了火焰,蛇立馬實力下降一大截,然後刺中它下顎的獸丹,就解決了。

這傢伙沒有皮毛保護自己,本來火焰是它最強大的防禦,但火焰被項北飛給擾亂后,它的獸丹就等於是放著任人宰割。

項北飛一開始在火焰中隱隱看見了三個大節骨,想著它也符合「三魂荒蛇」的「三」這個字,就打它了。

只可惜,打完后才發現,它還有兩個大節骨,總共是五個大節骨。

看樣子不是三魂荒蛇。

「小黑,我們收集了多少條了?」項北飛問道。

「汪汪汪!」

小黑正趴在項北飛的肩膀上,愜意地眯著眼睛,身邊漂浮著無數的小泡泡,它正悠閑地用自己的尾巴把這些小泡泡頂來頂去,就像頂個球一樣。

每一個小泡泡裡面都是一條被宰殺的蛇,粗略數來,有將近三十個小泡泡!

「不知道這裡面有沒有三魂荒蛇。」

項北飛和小黑都不是很清楚,他剛才就趕回沼澤地了,但還是沒有看見三魂荒蛇,所以就又離開了沼澤地,在沼澤地四處逛了逛,都快把這片區域有「三」特點的蛇都給抓遍了。

一路抓過來,只要感覺像三魂荒蛇的蛇類荒獸就下手。有了抓蛇心得后,他越抓越順手。

和各種各樣的蛇打了半天的架,項北飛現在還生龍活虎。

話說回來,駱老頭的瓜子還真是不錯,下次要好好感謝他,不然自己還真不一定有那麼多的精力去殺蛇。

小黑把這條骨蛇也給收了起來,項北飛琢磨著自己該回沼澤地看看,他為了找蛇繞了一大圈,現在又繞回來,離沼澤地倒是很近,應該走個五分鐘就到。

但就在這時,遠處忽然響起了一陣陣的雷鳴轟隆聲,還伴隨著咔咔的閃電,噼里啪啦作響。

項北飛疑惑地抬起頭,朝遠處眺望了過去,發現了一道身影像閃電一樣疾馳而來,後面還有一條熟悉的大蛇怪正在緊追不捨!

「怎麼還有一條三角蛇!」

項北飛皺了下眉頭,然後目光落在了前面倉皇逃竄的那兩個人身上。

方才他在沼澤地的時候並沒有看見這兩人,郭涵和孫銳兩人還算訓練有素,潛藏的時候離得很遠,並沒有讓項北飛看見。

雖然項北飛能夠看見別人的系統界面,但系統界面如果隔得太遠被樹榦給擋住,他也是發現不了的,加上他剛現身沒走幾步就被猴子群追趕,並不清楚還有人在附近。

不過他意識到,剛才監視自己的那個小飛球就跟在這兩人身邊,看樣子小飛球沒有找到他,就跟了這兩人。

「難道說這兩人是尉遲申派來的?」

項北飛猜想著眼前兩個人的身份。

——

郭涵都快要絕望了!

他為了逃跑已經用盡了各種辦法,身上帶來的各種逃匿工具都用完了,但就是沒有辦法甩開三角雷蝰的追蹤。他現在把自己當作一支箭,踩在了弓上面,利用弓的彈射把自己和孫銳給射出去,速度非常快。

只是這個方法很耗弩弓,郭涵的弩弓可都是系統來的,丟了一把弓,就得再買一把,現在都快要耗盡了。他只能祈禱自己趕緊沖回沼澤地帶,然後利用傳送球把自己傳送回去。

然而他的體力耗得差不多了,最後一把弩弓也花完了,而三角雷蝰完全沒有疲憊的樣子,反而越追越近。

咔嚓!

三角雷蝰再次吐出一道閃電,這一次轟在了郭涵的前頭,郭涵為了躲避這道閃電,只能把身形扭了一下,結果直接撞上了一棵大樹,砰地一聲兩人都狼狽地落在了地上!

「完了!」

眼看離沼澤地只剩下一公里的距離,只要再堅持一公里,他們就能夠回到沼澤地帶,直接傳送離開。

可是他們身上用來逃跑的工具都耗光了,此時已經是陷入了絕境,郭涵和孫銳兩人都露出了絕望的神色!

那些訓練地的學生也都十分心慌。

大家都知道域外荒境很危險,也知道很多拓荒者為了去開闢打探荒境地形而喪命,但親眼看見兩個朝夕相處的同學就這樣在自己面前殞命,而他們只能袖手旁觀的時候,每個人心中都很凄涼。

他們甚至在想,如果自己被尉遲老魔派去執行這次任務,結果會不會更慘?

答案是會!

因為郭涵和孫銳至少是學習了一年的域外荒境求生知識,還在各種模擬訓練中拿過高分,他們是這群人中的佼佼者了。

然而就是這樣的人,面對三角雷蝰用盡了各種辦法都沒用,被打得毫無招架之力,更何況是他們這群連模擬訓練都不過關的學生呢?

「唉!誰讓他們遇見了『鬼見愁』的三角雷蝰呢?」

「這三角雷蝰實在太無敵了,尋常御氣後期的修道者哪裡打得過呢?」

「就是啊!你說那個新生是不是也完了?」

「廢話,郭涵和孫銳都成這樣了,那個N級新生能打倒熊猛又有什麼用?他根本都不了解域外荒境求生知識,恐怕早就被吃掉了!」

許多人都嘆息著,看著三角雷蝰逐漸靠近了郭涵和孫銳,有些人甚至都把目光移開,不忍去看他們被擊殺的情景。。 「這裏的負責人是誰?」北原蒼介大步流星走到搶救室門外,對着一名護工問道,「我是北原蒼介,搶救室里的櫻井冴子是我的……好朋友,她現在情況如何了?」

北原蒼介這個名字在京都雖然不是家喻戶曉,但也傳播度頗廣,那名護工立即恭敬地回答道:「您好,北原先生,櫻井小姐送來不久后,院長便組織了專家小組進行會診,現在在搶救室里負責搶救的是來自東大醫學部的副教授越前五郎。」

越前五郎上次在北原蒼介的幫助下順利回到了東大醫學部,且靠自己的能力晉陞到了副教授,這一次也正好來京都大學醫學部進行學術交流,得知是櫻井冴子后,他主動提出作為主治醫師參與到搶救小組裏,因為搶救還在持續,所以他也沒機會打電話給北原蒼介。

聽到是越前五郎,北原蒼介心裏稍微放鬆了些,他微微點頭,找了個位置坐下,那名護工戰戰兢兢,有些不知所措,看出了他的緊張后,北原蒼介輕輕揮手,示意他可以離開去做別的事情,護工這才長舒一口氣,飛快跑向了別的區域。

一邊打電話一邊健步如飛的山田一馬走來,他神色凝重,掛斷電話後走到北原蒼介身邊,附耳說道:「北原先生,北原系的所有會社都已經停業,你吩咐的事情我已經傳達下去了,另外,小林小姐她們……也準備坐車來京都,這件事我是不是……」

他是為數不多知道小林杏子等人和北原蒼介真實關係的人,畢竟京都還是那位千野小姐的地盤,如果小林杏子她們全都來了,或許不太好。

北原蒼介愣了下,隨後嘆氣,沉默許久才緩緩說道:「她們都來了么?」

「是,小林小姐、尾上小姐、北野小姐三位都準備過來,她們也說了,要是您覺得不方便,她們可以住在酒店,不……不和那位碰面。」山田一馬聲音壓得更低了,「另外,我已經讓次郎和阿正去調查幕後主使了,應該很快就有結果。金融廳那裏,我們的關係不夠,現在正委託細川黨魁的人幫忙調查,細川黨魁那邊傳來了訊息,說是希望您不要輕舉妄動,一切最好等競選結果出來再說。」

「等結果出來再說?他能不能選上首相關我屁事?」北原蒼介冷笑了一聲,「我現在只想知道冴子會不會有事,其他的東西我都不管,她要是出事了,所有人都要陪葬!」

「我明白了,北原先生。」山田一馬九十度鞠躬,表示理解。

「山田君,是不是覺得我有些不理智?」北原蒼介忽然開口問道,臉上的戾氣稍微散去了一些。

「不,這才是我認識的您。」山田一馬搖了搖頭,隨後挺直腰桿,笑着回答道,「從認識您的第一天開始,我就知道您會是這樣的人。正是如此,您才能帶着我們從人群里殺出來,您的氣魄,才是他們永遠無法媲美的東西。能跟隨您,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榮幸,無論您下達什麼指令,我都會照做不誤。」

「哈哈,你什麼時候也學會拍馬屁了?」北原蒼介輕笑了下,心頭一暖,這番話雖然說得一板一眼,但確實包含了山田一馬的赤誠忠心,一路跟着他過來的下屬不多,能堅定一直站在自己身邊的更是屈指可數,他收起笑容,揮手讓山田一馬湊近。

「冴子的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現在能做的除了儘可能救下她外,就是想辦法利用這件事……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北原蒼介深吸一口氣,眼神逐漸變得兇狠而殘忍,「金融廳不管有沒有問題,這一次一定要給我狠狠地整死,他們直屬於大藏省,只有把大藏省整垮了,我們才能展開後續的計劃。」

「北原先生,您的意思是?」山田一馬驚訝地看他,若有所思,只覺得一股寒意從後背湧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