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整個法陣瞬間破裂,連帶着其中的三百天兵與白骨妖魔,轟然一聲化成漫天骨粉、肉泥。

白骨使者身形如遭雷亟。

驀然噴出一口森然白氣,捲起一股陰風向遠處逃去。

「是你!」法嚴的聲音帶着一絲驚愕,似乎認出了白骨使者。

下一刻。

三道光芒更盛的金光手印從金剛寺飛起,向白骨使者追去。

與此同時,一隊金山寺弟子御空而起,向這邊追來。

而孫凡的身影,不知何時早已消失不見。

遠方天空轟然一聲巨響。

白骨使者似乎中了這恐怖的一擊。

孫凡在地面跑出了一道幻影,朝着白骨使者消失的方向追去。未免行跡被發現,卻是不免慢了幾分。

待行至一條大河邊,由惠真帶領的一行金剛寺弟子,早已分散在四處搜索。

「惠勤?」

「惠真師兄!」

二人一碰面。

惠真一臉驚訝,孫凡不等他問,便解釋道:「師兄讓我送那三藏和尚歸西,恰好在附近聞此異變,就過來了。」

「惠真師兄,究竟發生了何事?」

他喘著氣,一臉茫然,盡量將自己的關係撇得一乾二淨。

惠真不欲多解釋,只搖頭道:「有妖魔窺探本寺至寶,被三位師父傷后逃至此處。你快幫忙搜尋那妖魔的蹤跡,它受了三位師父一擊,逃不了多遠!」

「是。」

孫凡點頭,裝模作樣開始四處搜尋。暗地裏,卻是惦記那一匣子『黑舍利』。

回想剛才那一記大手印,

他下意識望了一眼金剛寺方向。

心中凜然。

從那一擊看,金剛寺的三個老和尚神通法力着實高強!至少……估摸著也有三千年道行,度過了一次大劫吧?

否則以白骨使者的厲害,不至於被一擊就重傷逃遁。

「不過,他們好像不會……或者說不願離開金剛寺?」

嘩啦~嘩啦~

孫凡不知不覺走進了河裏。

忽然,他如踩了地雷般,渾身一僵。

只覺腳底板下踩到了個奇怪的東西,一半軟綿綿,一半又硬邦邦。

緩緩下低頭。

粼粼水波下,一雙冰冷的眸子死死盯着他,白骨使者的臉上面具依然破碎,露出一邊森森白骨,一邊血肉晶瑩的俏臉。

而孫凡的腳,正好踏在人家的胸口上。

白骨使者眸光冷冽,抬起骨爪自下而上一掏。

「嘶……」孫凡猛吸一口涼氣。

下意識一縮胯,躲過了這致命一擊。飛速一腳將白骨使者的手按住,踩回了胸口。

白骨使者目光一寒。

「大姐你聽我說!我不是故意的!」孫凡壓低聲音飛快道:「別掙扎,我能救你!」

然而。

一手一腳在胸口上角力,碾來碾去。

白骨使者的目光更冷。

「惠勤,那邊什麼動靜?」惠真和尚的聲音傳來。接着身後的樹叢嘩啦一聲,身影已到了岸邊。

孫凡回頭一看。

忙笑道:「沒事,沒事,師弟我正打算在河邊尿尿,恰好驚走了一隻小王八!哈,哈哈」

他回頭過。

臉上變換出一張虛幻的猴臉,壓低聲道:「別掙扎了,是我!是我!」

「……」水底的白骨使者一怔,骨爪漸漸無力,莫名鬆弛了下來。

然而,河邊的惠真和尚卻沒有走。

「哦,那你拉吧。我正好一起。」

說着,便也解開了腰帶,對着河岸的灌木叢吹起了口哨。

片刻后,他聽到一旁沒有動靜,又回頭奇怪道:「嗯?你怎麼還不拉?不會尿不出來吧!哈哈哈」

孫凡一愣。

「啊,哦~~好好,我拉,我拉。」

他為難地低下頭,暗道一聲『得罪了』。

一咬牙,解開腰帶,放出了大龍。

水底下。

白骨使者驀然瞪大了雙眸。

「放心,我尿不黃!」

嘩……

下一刻,一股透明的水線擊在水面。

「唔……」白骨使者晶瑩玉手捂著嘴巴,死死盯着上方的點點漣漪。

一邊帶血肉的俏臉與眸子,瞬間赤紅。 紛紛議論聲傳入江塵雲耳中,可他並沒有在意,照舊撿起背包,身體佝僂著,準備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不過與之前不同的是,江塵雲的眉頭緊鎖,腦海中不斷閃爍的畫面,讓他渴望看清。

「老師,找到我家孩子了嗎?」

當江塵雲第三次問出這句話的時候,他腦海中的景象突然變得清晰起來。

守在產房外的他,從醫生手裡接過一個嬰孩,與此同時,一張蓋著白色床單的床被醫護人員推走。

畫面一轉,在一個不大的房間中,江塵雲一手抱著孩子,一手拿著奶瓶,唱著歌兒的同時,給孩子餵奶。

等孩子再大了些,蹣跚學步撲向江塵雲的模樣分外可愛。

當第一聲「爸爸」從孩子的口中喊出時,這種身為人父的喜悅達到了頂峰。

可就在這時,意外悄然發生。

孩子,不見了。

……

畫面停止,江塵雲麻木地眼睛中突然多了幾分清明,而在他身邊的一眾人等,此時卻在對著他指指點點。

「就是這個人!我的朋友才跟我發的照片,說他在一小的學校門口遇到一個莫名其妙的人,嚷嚷著自己孩子丟了,問著學校老師要自己孩子。

結果你猜怎麼著?人家老師問他,他的孩子是誰、哪個班的,他竟然答不上來!

你說說,這種人不是來搗亂的是什麼?」

「這樣啊,我說為什麼老師問他話,他不答應呢,感情是個瘋子啊!」

「我不是瘋子!」

回過神來的江塵雲怒聲說道,「我孩子真的丟了!丟了!」

見一直沒有反應的江塵雲突然怒吼起來,聚集在周圍的人立馬散開,要是平白無故被一個瘋子打一頓,那不是虧大了?

這一點,從他們看向江塵雲的目光中依舊存在的異樣色彩,可以清晰看出。

「這位先生,還請你離開,你的孩子沒有在我們這裡上學。」

學校保安應聲趕來,此前他們就有注意這個略顯瘋癲的男人,所以此時倒也不用再詢問前因後果。

聽見保安的話,江塵雲暴躁的情緒漸漸平靜,他看著對方,目光中閃爍著渴望,言語中流露出哀求,「我的孩子真的不在這裡嗎?」

「不在。」

保安否認的很果斷,但是看著江塵雲這雙眼睛,卻忍不住扭頭對著一旁的老師說道,「要不我們幫他報警吧?」

老師聞言有些遲疑,若是報警的話,誰知道還會不會鬧出新的麻煩,但是江塵雲的表現,卻讓他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不過好在,兩人遲疑不定的時候,人群中突然有人喊道,「我已經報警了,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萬一真的有孩子丟了呢。」

話音剛落,伴隨著一陣警笛聲,一輛巡邏車已經停在學校門口,問清前因後果后,一名警察看向江塵雲問道:「你的孩子丟了?」

「嗯!」

猛地點了點頭,江塵雲確定道,「是,我的孩子丟了,你能幫我找到她嗎?」

「你先別激動,」安撫了江塵雲一下,警察接著問道,「你的孩子什麼時候丟的?性別、年齡、長相,有沒有什麼特徵,這些都要告訴我,我們才能幫你找。」

或許是因為這案子是找人的緣故,警察問話並沒有避諱周圍的閑雜人等。

「我的孩子今年三歲,兩年前丟的,女孩兒……」

聽到江塵雲說的信息,尤其是丟失時間后,警察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很難看。

任誰都知道,一個孩子丟失兩年後再找回來會有多困難,更何況這孩子丟的時候才一歲,兩年過去誰知道長成什麼樣了?

心情正沉痛著,耳邊的描述聲卻突然停止,警察扭頭看向江塵雲,問道,「孩子的名字呢?」

「名字?」

江塵雲聞言,眼中又閃過一絲茫然,對啊,她的名字呢?她叫什麼名字?

見江塵雲答不上來,警察頓時生疑,「你不知道你自己孩子的名字?」

「我知道!」

「那她叫什麼?」

「她,她叫……」

被對方問話跳動的情緒劇烈波動著,江塵雲突然感受到一股劇烈的疼痛從他腦海中傳來,隨後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從靈隱寺出來之後,阿羽三人找了家酒樓花天酒地了一番,就像是斷頭台前的最後一頓飯一樣,他們也要在出家剃度之前最後嘗一嘗俗世種種的美味。美食美酒美女,都將是近期最後一次品味了。

翌日,三人帶了行李,頭戴草帽,輕裝又跑到了靈隱寺。

院子里的掃地僧看到他們又來了,還沒等他們開口,便

《炮灰憑實力手撕劇本》第166章出家。 敵方主帥此時也顧不得羅空和離蕭了,他朝大陣之處迅速追去,羅空見狀,立刻對離蕭說道:

「上,我們拖住他,等著馮囂把大陣得差不多再撤。」。

離蕭已經帶著武器沖了上去,只見他手中寒氣瀰漫,每一掌都帶著封天凍地的力量,那人見狀,心中驚訝之餘也不得不暫時避開這一掌的鋒芒。

羅空此刻卻已經繞到了那人背後,十二柄飛劍齊出,神龍長槍上光芒流轉,無數丹藥從羅空身上飛出,化作陣法之力,專為絞殺那人而去。

那人本來是一副輕蔑的表情,但他看到羅空的陣法,也不免收起輕視之心,開始正視這個星系級的對手了。

丹陣光芒流轉,朝著那人絞殺而去,那人眉頭緊鎖,不由分說,召喚出一柄長劍法寶,想要破開羅空的丹陣,,長劍連轉,丹陣被如願破開,可那也讓這人有了一分停頓,就在這時,他的背後傳來了簫聲,無形音波彌散開來,清冷中帶著殺氣,那人猛地吐出一大口血,連忙向後退去。

卻沒想到羅空的十二柄飛劍早就在他背後結成了劍陣,只等著那人自己送上門來。

那人發現是羅空的攻擊,心裡頓時鬆了口氣,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劍陣便運轉起來,這時他才察覺不對。

「這劍陣怎麼如此古怪,竟然還有十二種屬性,首尾銜接,攻防一體,相生相剋,雖然只是星系級使用出來的陣法,可憑我的力量,想要破開也很勉強……」。

這人後悔極了,他後悔自己看輕了羅空,也後悔自己沒有早點看出這個劍陣的端倪。

那人突然冷靜下來,他看著羅空,問道:

「你這樣維持著劍陣,相比很好費力氣吧,我倒要看看,你的劍陣能維持到什麼時候。」。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