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方雅白了一眼,難不成比剛才抽韋庭的時候還要刺激?

大白天的,這傢伙也不至於做得那麼過分吧……

走到三樓辦公室門口,唐宋面帶微笑的輕輕敲門。房門很快打開,李翠還是一臉著急的樣子。抬頭見到唐宋,頗為驚愕的樣子:「唐醫生,你怎麼來了?」

唐宋只是保持著笑容不說話,一步步逼近。李翠看得有些不對勁,警惕的往後退,表面上還是一副驚訝的樣子:「唐醫生,你這是怎麼了?」

「怎麼,他們沒給你們安排後路?」唐宋淡淡的笑道,「我都發了簡訊,你們還不跑,看樣子那個人身份不低,給了你們不少承諾吧。」

李翠臉色猛然一變,儘管已經在努力掩飾,可眼神依舊帶著驚駭:「唐醫生,你……你在說什麼啊?我老公住院了,我錢不夠,想提前預支幾個月的工資。你也要預支……不對,你好像不是我們醫院的醫生吧?」

聰明的女人,到了這份上還在努力轉移話題,而且還刻意擋在唐宋前面,分明就是在給裡邊的王韻達爭取時間。

唐宋並不著急,雙手抱胸的靠著房門,雙腳還交叉起來,樣子很是慵懶:「你的演技不錯,可惜我剛才的演技更牛逼。其實,韋庭是被我抽的,該說的不該說的,基本上都說完了。沒想到吧?」

一臉欠揍的挑著眉頭,讓李翠更是心驚。抽搐著嘴唇,李翠顯得很迷糊:「唐醫生,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我得先去看我老公了……」

說著想要走出去,唐宋卻牢牢擋在門前,她又不敢從旁邊擦過,只能為難的盯著唐宋。

裡邊略顯肥胖的王韻達總算忙完了,皺著眉頭站起來:「怎麼了?我剛打個電話,你們剛才說什麼呢?」

這話說得唐宋立即翻白眼,強烈的鄙視著:「粗糙,太粗糙了。演技掉線還是怎麼著?重新來一遍,你就假裝剛從桌子下邊撿起東西,然後一臉奇怪的看著我們。」

王韻達不自然抽了一下,還是深沉的問道:「怎麼回事?李翠,你先回去吧,唐醫生,你找我有事嗎?」

「還是不行!」唐宋失望的搖頭,沖著李翠苦笑,「你的搭檔不行啊,說好的我們三一起飈戲,現在就剩下你和我了。」

李翠擰著修長的眉頭往後退,依然在裝糊塗:「唐醫生,你是不是搞錯了,我真不懂你在說什麼。我真要去忙了,你讓我一下好嗎?」

「好啊。」唐宋肯定的點頭,順勢站直起來,「請!出門是地獄,進門是天堂,歡迎光臨!」

李翠愣是不敢走過去,警惕的咬著嘴唇:「唐醫生,你……你到底想說什麼,麻煩你說清楚一點好嗎?我真的很趕時間,我老公都快死了。」

說話間,李翠可憐楚楚的泛著淚光,樣子確實很讓男人是心軟。

唐宋側身靠在房門上,還努力的挺胸收腹,儘可能騰出空間:「你隨時都可以走啊。到了那邊,一定要跟閻王說,你是當代影后,一定要讓你當明星。他要是不給,你就報上我的名字,保證嚇死他。」

李翠真想罵娘,說得好像她走出這個門就會死,她怎麼敢冒險!

王韻達面色陰沉的提高聲音:「唐醫生,你這是幹什麼,人家已經夠可憐的了……」

話沒說完,唐宋白了一眼:「看吧,我都說你演技不在線。我都說啦,韋庭給你發的簡訊,是我發的,你怎麼還按照這種套路演。 惡魔殿下的盛世獨寵 要懂得臨場應變……哎,難怪你成不了主角。」

說話間,唐宋忽然往前一步,順勢把門關上。勾著嘴角,非常耐心的繼續嘮叨:「這麼說吧,給你設計的場景應該是,你是間諜,已經暴露了,得想辦法重新取得我的信任。她也是間諜,可她有個老公做擋箭牌,可以裝可憐。你呢,應該擺出一副強橫的樣子,一口咬定我沒證據。然後呢,我就告訴你們,韋庭其實不會死,他馬上就會醒過來……哎哎,你們這是幹啥呢?」

越說越驚悚,李翠倒是聰明,直接轉身朝著窗戶飛奔而去,分明就是想要跳窗出去。

都到了這份上,要是還不懂接下來發生什麼,她也不會混到這個位置……

王韻達本來不想跑,可見到李翠衝過來,他也跟著轉身。然而,兩人都還沒等衝到窗口,兩人同時感覺脖子上抹過一道涼意,隨後是兩把手術刀精準的擊中對面的玻璃窗。

竟然是硬生生穿透玻璃窗,玻璃窗卻沒破碎!

身體猛地停下來,兩人的心臟瞬間停止跳動。這尼瑪,是人嗎?

雙手翻轉著手術刀,唐宋非常不爽的走過去,撇嘴道:「得,我高估了你們。說好的一起裝逼,你們卻要逃。你說你想要逃,偏偏註定要落腳……哦不對,是註定要死路一條。」

殿下,公主又下毒啦 頭皮發麻,李翠僵硬的回過頭來。總算沒再掩飾了,咬著銀牙死死盯著他:「你想殺我們?唐宋,跟你沒有任何關係,你不要多管閑事!」

唐宋微微聳肩:「你這話不該說,太廢。來,王韻達,給你一次重新表演的機會。」

王韻達轉過身來,額頭不自主滲透著冷汗,低沉冷哼:「沒有任何證據,你能把我們怎麼樣。我警告你,如估你敢動我們,呵!」

「對對,就這樣。表情再兇狠一點,要露出陰狠而又猙獰的冷笑……對對對,完美!」唐宋居然還誇張的驚叫,就差沒鼓掌了…… “嗷嗚”!隨着一聲震撼天地的吼叫,巨龍口中烈火再度洶涌而出,不但噴火,煽動的雙翅,捲起的風暴更進一步助長了火勢,讓這道妖獸之火變的更加猛烈瘋狂,濃黑的煙塵將我們頭頂遮的嚴嚴實實,猶如一層濃厚的烏雲。

三名通天門人盤坐於地,沉穩的念着咒語,聲音沒有絲毫變動,而操控巨龍的萬獸山莊門人,鼻孔鮮血完全浸透黃巾,滴滿了胸膛,這三人已經殫精竭慮。

金黃色的戰神前腿弓、後腿蹬,戰刀藏於盾下,舉起盾牌死死頂住巨龍噴射的烈焰,因爲全身用力,緊繃的肌肉塊塊凸起,彷彿成了一尊異常完美的雕像。

這一次烈火足足噴射很長時間,黃金盾甚至都隱隱泛出暗紅色,雨水根本落不到我們頭頂便被劇烈的熱氣蒸發的無影無蹤,天空中到處飄散着黑色的灰燼。

我們彷彿坐在一處爆發火山的山腳下。

可是無論多強悍的力量,如此使用都會有力竭的時候,眼見巨龍口中的煙火越發薄弱,由滔天巨浪逐漸變爲細水長流。

最後鼻子裏噴出兩股黑煙,火盡了。

巨龍隨即揮動翅膀就準備飛走。

尚未完全消褪的火焰忽然兩邊分開,金身戰神高高躍起,眨眼超越巨龍,陰暗的天幕頓時被一股奇異金光穿透,只見他高舉金刀對準巨龍狹長的頭頸一刀劈下。

空中傳來一聲雄渾的聲音。

“殺”!

刀鋒劃過,一陣強烈金光暴起,其驚人的光芒簡直比裂空而出的閃電還要強烈,晃得所有定目觀瞧的人雙眼微眯,以手遮眼。

只聽巨龍發出一聲尖利的慘叫,再看去暴雨中夾裹着瓢潑的紅色鮮血,巨龍身體斷成兩截,倒栽着往地面跌落,而劈斷龍首的黃金戰神穩穩落在地下,金光閃動,他的體型逐漸變小,最終成爲原來的模樣,而手中的刀與盾也只是一根手杖幻化而已。

咚咚!巨響,末世巨龍的屍體摔落在路青石上,鮮血濺滿了路青石面。

這是一場蕩氣迴腸的角鬥,除了萬獸山莊,所有人都被極具視覺衝擊的戰鬥過程所震撼,只聽議論聲四起,有的人道:“真沒想到通天門真學會了戰神臨凡,這種攻擊力不比咱們元力宗遜色。”

我卻有自己的疑惑,便問身邊劉白雲道:“戰神臨凡我怎麼感覺是元力宗的武功?”

“這絕對是靈力宗的功法,天羅幻象是造境,戰神臨凡是藉助強大的靈魂附體,把自己變成一個超級戰士。”

“哦,那麼剛纔那人附體的是何方神仙?”

“這我就不知道了,但可以肯定這是一個戰力強大的靈魂。”劉白雲道。

萬獸山莊三人在戰鬥結束後無不鮮血狂吐,顯然駕馭這條超級妖獸已經讓他們元力大傷,駱雲彬卻虎着臉早就退場離開了。

此時暴雨傾盆,下的愈發大了,之後是雁雲閣之人與仙蠱教的戰鬥,打的毫無意思,看得人昏昏欲睡,我正感到不耐煩,忽然覺得口袋一動,趕緊捂住回聲望去都是禁區的死囚和教官。

看來這裏有內鬼。隔着口袋一摸,感覺是個紙團,悄悄取出確實是紙團,展開來只見上面潦草寫着一段話:冷清言將要受火刑。接着是一副畫的並不詳細地圖,盡頭屋門上寫着“刑房”二字。

藏起紙條我心裏咚咚直跳,剛纔看的太嗨,我居然把這事兒給忘了,以冷清言那身皮肉,要是上了火刑後果不難想象。

我能置之身外,不管不顧嗎?當然不能。

眼下駱天公、寥行天、蕭克難都在演武場內,無人是我對手,所以是最好的救人機會,爲了這個小姑娘,冒險也是值得的。

想到這兒我悄悄起身離開,進入地道。

最有利的一點在於刑房就在禁區的地下城堡中,這對我而言又多了一層保障。

此時大部分人力都在落霞山中執行警戒,所以地堡的守護力量相對薄弱。

我跑到房間換了一身衣服,用手帕遮住口鼻,在鏡子裏怎麼看怎麼覺得不靠譜,但還是得用,因爲這裏除了有人還有大量的監控。

出屋貓着腰急速朝刑房趕去,但願冷清言還沒受到傷害。

但是有一點疑問在我腦子裏始終盤桓:紙條到底是誰放進去的?

地堡雖然環境幽閉,閒雜人等不多,但幾乎沒有藏身地,一旦遇到路過的士兵或是虎廷尉我就得利用真元力吸附在房頂。

總之雖然一路狀況不斷,但有驚無險的到了“刑房”。

這曾經是堆放雜物的,年代久遠,鐵皮門上已經出現了許多裂縫,透過縫隙只見面色蒼白的冷清言被吊在屋子中間,身上鞭痕累累,一個弱女子受此重型早是奄奄一息。

現在可不是心疼的時候,趁看守不在,得趕緊把人救出來。想到這兒我雙手微一用力便推開鐵門。

聽到聲音,冷清言微微擡頭,無力的看我一眼。

認出我後,她似乎是舒了口氣,便又低下了腦袋。

我氣的緊握雙拳,恨不能把行刑者拖出來一撕兩半,走到冷清言身邊道:“還記的那間小木屋嗎?我是那個被周家兄弟打的人,別害怕,我救你出去。”

冷清言聞言似乎有些驚詫,擡頭望着我勉強露出一絲笑意,鼻子立刻兩股鮮血。

我心疼至極,正要動手將她放下,忽然聽走廊裏傳來咯吱、咯吱的聲響,似乎就是朝這裏來的,來不及救人我先將震落在地的門閂抵在門口,準備等對方開門時打他個措手不及。

其實這一做法極其冒險,因爲但凡通道有一個人我就會暴露身份,到時候整個禁區的防衛力量都會趕來這裏。

可事到臨頭我已沒有退路,****孃的。

腳步聲越來越近,停在門口接着掏鑰匙,就在我準備實施突襲忽然聽人道:“兄弟辛苦了,這是噴燈?”

“我不知道,李頭讓我送來的。”

“是,我就是用這玩意的。”

“是嗎?真夠狠的,我看那小姑娘細皮白肉,被噴燈晃兩下還能活嗎?”

“那沒辦法,誰讓她嘴巴硬呢。”

“哥們,能不能讓我在旁看看。”

“沒問題,你放心。”

噗!傳來一聲悶響,接着一陣“啊、啊……”的抽氣聲傳來。

我暗道不好。運起元力手腳並用牢牢吸附在房頂,接着門嘭的一聲被人推開,一個軍人拖着另一人走進屋裏,接着他將人摔在地下,那人身材肥胖,居然是後廚的馬胖子,倒在地下他看到我,一張肥臉已經憋得青紫,心口有一處明顯的癟窩。

那人冷冷道:“對不起了,你是白饒一條命。”說罷伸出兩指在馬胖子喉嚨輕輕一捏。

喀喇!馬胖子頓時停止抽搐兩眼翻白。

這人起身後嘆了口氣,隨即在臉上一抹,頓時恢復了本來面貌,居然是周凱的孫子。

也不奇怪,他們本來就是一夥兒的,看來雁雲閣的人也在實施營救,想到這兒我暗中鬆了口氣。

這小子立刻走到冷清言面前道:“大表姐,你受委屈了。”

冷清言無力的道:“冒着大危險來這兒救我,值得嗎?”

“對不起大表姐,我是來殺你的。”說完這句話他就從身上掏出了匕首道:“咱們的祕密不能透露出去,否則一切將前功盡棄,請你理解閣老的良苦用心。”

聽在耳朵我頓時火冒三丈,雁雲閣的人還有沒有人性,居然下手屠殺自己親眷。想到這兒我縱身躍下,此時元力早已今非昔比,他根本沒絲毫察覺。 眼睜睜看著唐宋走來,王韻達兩人都是面色陰沉,真的很想打人。

為你鬧翻全世界 這丫神經病啊,一直在說他們聽不懂的話,還能愉快的放狠話嗎?

「你到底想怎樣?我警告你,我們是李家的人,我們什麼都沒做……」

沒等王韻達說完,唐宋忽然翻轉著手術刀,漫不經心的靠過去。抿著微笑,低聲道:「你是沒做,畢竟你有一條狗。告訴你個秘密,我抽過李思雲!」

旁邊的李翠聽得可是仔細,心頭猛地咯噔一下,完全不顧危險的再次轉身朝著窗戶跑去。她就不信,唐宋真的會殺人……

嗤!

剛衝到窗戶前邊,李翠忽然感覺後背猛地一痛,身體不受控制的往前撲,狠狠撞在窗戶上。劇烈的疼痛傳遍整個身體,讓她面色頓時慘白,心頭髮涼。

竟然真的殺人,手術刀精準的命中她的后胸,正好就是心臟位置!

回頭看了一眼李翠的後背,王韻達嚇得差點沒跪下,臉瞬間就綠了。

「你可以繼續跑,還能跳下去的。」唐宋善意的提醒著,「放心,這裡就三樓,後面又是草地,你落地的時候打個滾,基本上不會死。」

艱難的撐著窗戶站起來,李翠面色慘白的回頭看著笑容滿面翻轉著手術刀的唐宋,汗水不受控制滾落下來,艱難呢喃:「你,你太狠了……」

嗤!

手術刀又飛過去了,這回是她前胸,還是心臟位置!

李翠兩眼瞪大,低頭看著沒入胸口的手術刀,絕望瞬間籠罩心頭,無力地靠著窗戶,慢慢癱軟坐下。

前後都命中心臟,想不死真難……

「啥,你說啥,太小聲我聽不見!」唐宋誇張的喊著,手裡又多了一把亮晶晶的手術刀。

看到李翠坐下,唐宋尤為無奈,目光重新落到王韻達身上:「她剛才說啥來著,你幫我翻譯一下。咿,你怎麼沒跑?趕緊跑啊,直接飛出去,外面真是天堂。」

王韻達就感覺自己的雙腿在發軟,身體根本不受控制的靠在辦公桌上,臉色一陣綠一陣白,就是看不到任何跟血有關的顏色。

頭皮都快炸開了,王韻達顫動著嘴唇,聲音帶著幾分哭腔:「你……你不能這樣。你沒有證據,你不能殺我們。」

「證據是啥,好吃嗎?」唐宋奇怪的歪著頭,「好奇怪,我又不是在查案,幹嘛要證據?大哥,你是不是搞錯了,我是來抽人的。我答應過韋庭,要把你們抽得爹媽不認識,閻王都不敢收。 無限之史上最強主神 我也沒辦法啊,我這人就是信守承諾……」

噗通!

王韻達直接嚇得跪下了:「唐醫生,你放過我。跟我沒關係,是李翠,李翠才是主謀。她是李家的人,我是被逼給她做事的。」

唐宋一臉詫異的俯視著:「我沒問你給她做什麼事啊。大哥,我真是手癢,就想捅你幾道。你放心,我保證不捅心臟。」

「她讓我買攝像頭安裝在方雅的窗戶上,讓我挪用公款!」王韻達驚恐的大叫,褲子根本不受控制的濕了。

刺激,絕對不是一般的刺激。他經歷過很多風浪,可這樣的海嘯級別,真沒見過!

眯著眼,唐宋溫柔撫摸他的頭髮,笑道:「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我什麼都不想聽,你幹嘛非要說這麼多……」

噗嗤!

手術刀卻很不客氣,尤為兇狠的插在王韻達的肩膀上,骨頭直接被擊穿。

「啊!」王韻達疼得撕心裂肺慘叫,牆壁上的掛件被震得掉下來,可想而知有多疼。

「黑葯,黑葯是我找的,我就想賺點錢……」王韻達的聲音都變形了,唐宋竟然用力扭轉手術刀,疼得相當銷魂,「是白長雲,他是副院長!放過我,求求你放過我吧。」

拔出手術刀,唐宋輕抿著微笑:「你看你,總是讓我這麼尷尬。哎,我真不想了解這麼多。哎呀,李翠你還沒死啊,我再捅你一刀吧。」

一直都在努力喘息的李翠顫了一下,虛弱呢喃:「白長雲,他是黑葯組織的成員,他負責中經醫院的藥物進出,還有……還有附近五個診所,包括雲華高中的校醫院!」

說話間,李翠凝視著唐宋,希望能看到一絲變化。可惜,唐宋一點意外都沒有,臉上始終帶著笑容。

那鬼畜的微笑,真的很讓人恐懼……

艱難咽下口水,李翠繼續說道:「今天陳英,是趙旭讓我動手的。讓我這麼做的是,是李凡,他是李思雲的助手。我不知道他們到底要幹什麼,我只知道,他們給了我很大的條件,我只能這麼做。」

「對對,是李凡。」王韻達趕忙附和,「他讓我們偷偷挪用資金,還讓我們想辦法儘快讓中經醫院貶值。上次的醫鬧,其實……其實是他的主意。」

看著兩人恐懼的樣子,唐宋非常無奈的嘆息:「怎麼能這樣?我就想好好裝逼,你們……哎,真讓人為難。這麼多秘密,他們會殺人滅口的。」

王韻達一哆嗦,可算是機靈了一次:「白長雲說,只要我們咬死不承認,他會想辦法對付。我猜,肯定是黑葯組織背後有很多大人物……唐醫生,看在我們都是醫生的份上,你就放過我吧。我真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就想賺點錢。我兒子才五歲,我爸媽都老年痴獃,我老婆得了乳腺癌……」

唐宋黑了一臉,直接一腳踢過去,罵道:「你怎麼不說你已經死了?」

絲毫不顧疼痛,王韻達很快翻滾起來,拚命地磕頭:「我求你,你放過我吧,我不想死。我把錢全部退回,我知道的也就這麼多……」

冷不丁的,李翠忽然插過話:「醫院裡有一批疫苗有問題,是乙肝疫苗,給學生用的。今天上午入庫,按照計劃是後天開始給學生注射。」

唐宋雙眼眯成一條線,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非常聰明,總是能知道他想要什麼情報!

閉著眼,李翠又呢喃,「除了白長雲,這醫院裡還有三個人。內分泌科主任盧麗、精神科護長趙艷,還有就是保安室的王聰明,他們是一夥的……」 嘭!

房門終於被踹開,方雅火氣十足的站在門口,身後是兩個保安。殺氣騰騰的是盯著裡邊,方雅的心臟都快爆了。

簡直不是一般的恐怖,自己的醫院竟然藏著這麼多秘密!

黑葯,毒疫苗,家族競爭……

觸目驚心,著實讓她心涼。

回頭看了一眼方雅,唐宋微微撇嘴:「你進來早了,應該等他們都死了再來。」

王韻達反應倒是很快,連滾帶爬朝著門口衝過去:「院長,我知道錯了,你放過我吧。都是白長雲他們逼我的,我真的沒辦法……我願意賠償損失,把挪用的公款全部補上……」

「補你麻痹!」方雅實在氣不過,抬起高跟鞋就踹。正好命中王韻達的腦袋,愣是把人給踹暈了。

李翠閉著眼喘息,慘白的臉上露出幾分苦澀。她知道,自己不會死,但生不如死……

湊到她跟前,唐宋仔細打量了一眼這個女人。三十來歲,長得不算很漂亮,但是很妖嬈。就從她那修長的細眉就看得出來,她很浪。或許是被逼無奈,又或許是心甘情願,誰知道呢。

忽然,唐宋露出了笑容,輕聲道:「李翠,你想要的,不僅僅是回歸李家這麼簡單吧?也許,你想要的,我可以給你。」

李翠猛地睜開眼,雙眸迸射精光的盯著唐宋。那張笑臉,讓人捉摸不透。

很快,李翠又暗淡下來,微微冷笑:「怎麼,你打算讓我給你做間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