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於是他的聲音不由自主的冷了下來,道:「當然可以,我說過了,來者是客,我們盡到做主人的義務,但是也希望王先生能遵守客人的規矩!」

說完,梁景銳冷冷的看著他,王五還是含笑,就那樣靜靜的回視著他!

喬語皺了皺眉,還是出聲道:「對不起,你們先談,我去下洗手間!」說著,也不管王五是什麼反應,直接起身離開了!

喬語找了一間休息室,然後立即拿出手機,給約翰打電話。

「約翰,迅速幫我查下亞洲鑽石王五的資料,越快越好!」

那頭約翰聽著她嚴肅的聲音,立即答應了下來!

喬語坐在休息室,也不管自己是不是離開時間太久,因為他們都知道,自己只是找了個託辭罷了!

約翰的速度很快,他將消息直接回過來:「喬,這個王五可不簡單啊,他出身貧民,是華國人,自幼在街頭混生活,大概在他13歲的時候去了M國,這個國家生產鑽石,誰知道他怎麼了,就突然擁有了一塊鑽石礦,當時可是震驚了珠寶界,然後他以此為基礎,漸漸的發展成為亞洲的鑽石王五,關於他是怎麼得到那塊礦的,沒人知道,也無法查清,彷彿有人刻意的抹去了那些痕迹,連我們FC都查不出來!」

喬語沉吟了下,問道:「他為人怎麼樣?」

「心狠手辣,卻又經常面帶笑容,但有時候又彷彿是大善人一樣,做些慈善什麼的,所以對於他的評價外界一直很複雜,他的仇人恨他入骨,可是受過他恩惠的,卻又對他感恩戴德,簡直對他崇拜到了極點!」

「喬,你是怎麼惹上這樣的人的?」約翰簡直好奇極了,一個家庭婦女,請原諒他這樣說喬語,整天在家照顧老人看孩子,門都不出的,怎麼會惹上那樣的人?

喬語無奈的撫了撫額,道:「又不是我去招惹的,是他就直接上門了,還話里話外都帶著挑釁,真是莫名其妙!」

「哈哈哈!」約翰大笑了起來!

「你還笑得出來?我都快氣死了!」喬語氣道。

約翰止住了笑容,緩了緩口氣,道:「也許人家真的只是來談生意的,不用那麼緊張,也沒聽說這個王五有什麼暗藏的勢力,我們FC也不怕他!」

喬語聞言,心下鬆了松,道:「那你繼續查,無論大小事我都要知道,我總覺得這個人讓人覺得不舒服!」

約翰答應了一聲,就掛了電話去忙了!

喬語在休息室坐了一會兒,覺得那個王五應該是離開了,於是起身準備離開休息室!

剛一拉開門,就見王五靠在對面的牆壁上,顯然已經有一會兒了!

「王先生!」

「喬小姐!」

「王先生在這裡是特意等我嗎?」喬語明知故問道。

「是,我是特意等喬小姐的,因為我覺得有些話還是對喬小姐說清楚的好,我這個人直接,可能會讓人覺得沒有禮貌,但我喜歡直接一點的,不喜歡拐彎抹角!」王五笑道。

喬語皺眉道:「什麼事?生意上的事請找我先生!」

王五笑道:「喬小姐,我對你很感興趣,我也聽說了,你們夫妻感情不好,如果喬小姐願意的話,我可以幫你離開梁先生!」

喬語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彷彿沒有聽清他說了什麼?

「王先生,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但是,顯然你的消息已經落後了,我和我先生的感情很好,不用你費心了!」說著,就要離開,不願意和他再多說了!

王五沒有糾纏,只是對著她的背影道:「喬小姐,你不用欺騙自己,我會等你的,你可以隨時和我聯繫!」

「瘋子!」喬語氣憤道。

這種情緒一直到見了梁景銳還沒有緩解過來!

「怎麼了?」梁景銳問道。

「那個王五簡直就是個瘋子!」喬語壓抑不住心中的怒氣,「他以為自己是救世主嗎?拯救水深火熱之中的人!」

梁景銳從來沒有見過情緒這麼外露的喬語,於是拉著她的手,也不問發生了什麼事,直接道:「要不我們先走吧?」

喬語壓了壓胸口的怒火,勉強道:「還是不要了,這是公司年會,你是主人,怎麼能提前離開呢?一個陌生人而已,我沒事!」

梁景銳也就不再說什麼,只是一直拉著他,兩人之間透出濃濃的感情!

王五也沒有再出現,直到送走最後一位客人,梁景銳才疲憊的帶著喬語離開了會場!

車上,喬語告訴了梁景銳約翰查到的東西,末了道:「這個人我們還是離得遠遠的,約翰說他性情古怪,難以捉摸,如果他來談生意的話,想辦法能推了就推了!」

梁景銳沉吟了一下,道:「還是看看他的目的吧,萬一真的是單純的談生意,也不能一下子就防備的這麼厲害!」

喬語欲言又止,想要告訴梁景銳休息室外發生的事,但想了想,還是算了,只是無端的增加煩惱罷了!

最終她道:「那你還是小心些!」

梁景銳點了點頭,夫妻兩就直接回了家!

喬語提心弔膽的等了幾天,天天問梁景銳那個王五有沒有去梁氏找他?

「小語,你是不是太緊張了,那個王五一直沒有消息,也許他都已經離開了吧?」梁景銳笑道。

喬語聽了,鬆了口氣,道:「那就好,最好永遠消失!」

梁景銳看著她的樣子,想了想,道:「小語,我看你自從辭去語然總裁之職后,神經就有點緊張了,你是不是太閑了,要不要找個事做?反正現在孩子們已經上學了,不需要你時時看著了,再說還有張嫂子呢!」

喬語猶豫著道:「真的是我太緊張了嗎?不過我也的確有不少的閑時間,可是要做什麼呢?不能加班,也不能太忙,到底有什麼適合我的?」

梁景銳想了想,笑道:「要不你來給我當特助算了,放周立出去獨當一面也算是人盡其才了!」

喬語橫了他一眼,道:「我才不要去梁氏,去了把我供著,什麼都做不了!」 蕭閻雲好像有些反常,最近總是回家的時間比平時晚了很多,只是每一次問他的時候,都說什麼忙,她也只能笑笑而過!

也許,他們的關係已經到了裝不下去的地步了!

雖然很心疼,很不舍,不過……

與其讓他厭惡,也許好不好散是最好的選擇!

「出去嗎?」

「是啊!」

我有些猶豫的看著蕭閻雲,今天他好不容易在家休息一天,按理說,我也應該留下來陪他的,可是……

夏熏溪想了想,還是忍不住提議到:「前兩天跟陳宇約了出去逛街,你要去嗎?」

「你希望我去嗎?」

蕭閻雲苦澀的一笑,不是都打算出門了嗎?現在這樣問一句也不過只是例行公事而已吧!

算了,早知道會有這麼一天的,又何必在意這麼多呢!只要她還願意留在自己的身邊,其它的自由,我都可以給!

莫月說自己愛的有些卑微,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自己也控制不了!

不是說只要遇到那個對的人就要爭取嘛!即便是這微弱的一點希望,我實在是……捨不得啊!

夏熏溪看著蕭閻雲的背影,莫名的有些失落!

明知道他不會在意的,又為什麼要期待呢!現在這不是預料中的結果嘛!幹嘛那麼傷心呢!

手機鈴聲響起的時候,夏熏溪正站在門口發獃,看著屏幕上顯示的名字,好不容易調整好自己的情緒,卻不想對方就已經掛斷了!

那個急性子的人啊!真的是……

夏熏溪回了一個電話,然後就放下手中的包包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看著坐在窗戶邊上發獃的蕭閻雲。明知道自己有些多管閑事,還是忍不住湊了過去!在他的身邊坐好!

「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如果不是出什麼事了,前段時間他那麼忙,今天卻空了下來,難道不是因為在劇組裡面出事了嗎?

所以……

到最後果然如自己預料的那樣,夏熏染為了達到目的,竟然真的開始動用那些噁心人的手段了!

「你不是急著出門嗎?」

蕭閻雲有些好奇的看著夏熏溪,之前為了他失魂落魄,現在好不容易能夠跟他單獨在一起了,怎麼……還不馬上飛過去!

「不急!」

夏熏溪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趕自己走,不過,她真的很在意在他身上發生的事情!

當然她不會說,因為擔心他,自己已經取消給陳宇的約會了!

夏熏溪也不知道自己膽子為什麼那麼大,竟然在明知道他討厭自己的時候,還要伸手去將他抱進自己的懷中,讓他靠在自己的大腿上!

看著他那一張明艷的臉上多出來的愁雲,故作輕鬆的說到:「雖然我現在已經不是夏氏的總裁了,但是有些人際關係還在,有些忙也還是可以幫的!」

你不是要知道我的底牌嗎?我現在就一個一個的向你攤牌!只希望最後,你能顧忌一點情面!

「幫什麼?」蕭閻雲有些疑惑的看著她,隨即很快就明白過來了!

她的想法真的很容易猜,想到她突然留下來安慰自己,想到一開始她要陪著自己去劇組,就知道了!

不知道為什麼,原本沉入谷底的心突然活躍了起來!

所以她還是關心自己的!

雖然因為一點點的關心自己就有些欣喜而忍不住想要鄙視,可是……

蕭閻雲還是忍不住微微的勾起了嘴角,放鬆了眉眼,就那樣靜靜的躺在她的腿上!

也許有些事情可以說清楚,也許他們兩個人真的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

這樣告訴自己,蕭閻雲抬頭有些為難的看著夏熏溪,努力的想要說清楚!卻不知道如何開口!

這是一個很奇怪的感覺,本就不是善於交際的人,突然讓他在不要讓對方生氣的情況下問出那些自己在意的事情,還真的很難!

「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就說,不要婆婆媽媽的!」

夏熏溪有些揪心的看著蕭閻雲,平時果斷的人看著他這麼磨磨唧唧,心中難免有些著急,可是又不能催得太急,免得對方反感,她也很煩躁!

「我們是夫妻,我希望我們之間能多一點坦誠!」

就像是現在,我在努力的將我自己的底牌攤開給你看一樣!

「我問了!你不許生氣!」

看著夏熏溪點頭的時候,蕭閻雲好像才鼓起勇氣一樣,認真的看著她的眼睛!

「那個陳宇到底是什麼人?」

「啊?」

夏熏溪有些疑惑的眨巴了一下眼睛,怎麼回事?不是說劇組的事情嗎?怎麼突然問他的事情!

自己沒有告訴他陳宇是誰嗎?

夏熏溪努力的想了想,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就等著他問來著,後來他像無事人一樣,自己雖然失落也就沒有開口!

後來時間長了,就慢慢的忘記了這一點,如今看起來,他不是不在意,只是壓抑住了!

原來,他的心裡還是很在乎自己的嘛!

不知道怎麼回事,只要一想到他此刻可能在吃醋,她就莫名的想要笑!

偏偏她的微笑在蕭閻雲看來並不是那麼一回事,既然問出口了,他也沒有想過再忍著了!

「我不管他是什麼人,我現在才是你的老公,我希望你……」

後面的話,蕭閻雲還沒有來得及說出口,就已經被夏熏溪用紅唇堵住了嘴!

難得她這麼主動,蕭閻雲忍不住就直起了身,將她整個人給鎖在椅背里!瘋狂的索取!

直到兩人都氣喘吁吁的時候,蕭閻雲的手已經自然而然的放在了她腰間的細肉上來回額摩挲著!

「我很高興!」

不知道什麼時候,兩人已經換了位置,夏熏溪就那樣小鳥依人般的靠在他的懷中,笑得滿足!

「有可能我是在自作多情,不過只要聽到你問,我就覺得很開心,你是在吃醋嗎?你為了我在吃醋嗎?」

「是的!我在吃醋!」

好像是心中的情緒突然一下子被點燃了一樣,蕭閻雲再也控制不住,有些憤怒的說到:「我不喜歡看到你為他失神的樣子,不想看到你對著別的男人笑!」

「我不喜歡那個男人,我不喜歡你們看上去那麼親密的樣子,我更不喜歡這樣恨不得有些消失的惡毒的心!我……」

「我愛你!」 喬語驚訝地看著眼前的武館,說實話,雖然她每天都在隔壁,但還真沒進裡面進來過,一是門口有太多的建築垃圾,很難進來,二是,她也很相信周立!

可是,沒想到周立弄的這麼好!

整個武館是華國傳統的黑白兩色,水墨風格顯出了大氣,深厚的文化底蘊,看起來非常漂亮!

喬語滿意的點點頭,道:「很棒,我很喜歡,周立,你還真是一個寶啊,什麼都會做,這裝修都弄的很好啊!」

周立笑著,沒有說話,那可不是要弄好嗎?總裁可給了不少的裝修費呢!

喬語滿意了,梁景銳就高興了,又賞了周立,讓他直呼這身肉掉的值得!

武館弄好了,教員也是喬語直接用的FC的人員,這師資力量也是屬於一流了,喬語也沒有大肆張揚,只叫了付于晴和約翰這兩個自己留在帝都的好朋友來聚餐慶祝了一下!

付于晴帶著孩子,四處打量著,不住的道:「不錯,不錯,以後布布也在這裡學拳術,不過,小語,你這炮也不放,彩也不剪,就這麼把我們叫來,宰了我們一個大紅包,就算開張了?」

喬語笑道:「本來就是為了孩子,還有打發時間的,不需要那麼誇張,就幾個熟悉的孩子,人也不多!」

付于晴似笑非笑,看著喬語道:「小語,你可別告訴我你沒想到,這左左和右右上的是貴族幼兒園,那些孩子的家長可都是和你們梁家一個層面的,那些人的鼻子可靈的像什麼似的,到時候還能放過這麼和你梁家搭上關係的機會?」

約翰一聽,大笑起來:「喬,看來你是低調不起來了!」

喬語頭疼的撫了撫額,道:「我是想到了,可是也沒這麼誇張吧?」

付于晴哼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喬語求救的看著她,低聲道:「好小晴,你說有什麼辦法能避免?」

付于晴眼睛轉了轉,道:「抽籤吧,來報名的肯定很多,但是你宣布,只收15個,抽籤決定,誰都不得罪,怎麼樣?」

喬語好笑的看著她,道:「這麼鬼的主意,也只有你能想的出來了,還行,就這麼辦吧!」

果然,第二天,喬語看著擠在外面的家長們,早有準備的對旁邊的周立道:「把簽筒拿出來!」

大家奇怪的看著這一切,問道:「梁夫人,這是?」

「各位,感謝大家對我的信任,因為本館規模較小,也容不下這麼多的學員,我們決定只收15個學員,所以只好請大家抽籤決定,沒抽到的也不要失望,下學期還會招人的!」

那些家長們面面相覷,有人笑道:「梁夫人,這人也太少了吧,你看我們這怎麼的都有一百人了吧?」

喬語惋惜的道:「只能這樣了,人太多對孩子也不好,畢竟這個也是要手把手的教,我們沒那麼多的教員,還請大家見諒!」

說著,將簽筒一推,道:「抽到號碼的就留下,空白的就請下學期再來了!」

眾人雖然有點失望,但看著簽筒,只好拼一把運氣了!

於是,抽上的人異常高興,沒抽上的只好失望離開了!

喬語招呼工作人員登記報名,自己趕緊躲到了後面!

「呼,這些家長,哪是讓孩子來學武的啊,就是來和您搭關係來了!」周立來到喬語身邊,喘了口氣,抱怨道。

喬語笑道:「人之常情,我也不管這麼多,只要教好孩子們,時間久了,大家看我是真的在教他們,也就歇下這些心思了,畢竟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約翰安排好一些事,也走了過來,道:「喬,你這樣也算是給我們這些人找了個事做,你不知道,最近我們可是閑得發慌啊!」

喬語瞪了他一眼道:「千萬不要說你閑,你一忙,那就是有事,你還是閑一點的好!」

約翰摸了摸鼻子,沒有再說話!

武館開張了,喬語也每天有了事做,人也顯得精神了起來!

兩個孩子放學了就準時來媽媽這裡報道,認真的跟著教員學習,那有模有樣的可愛樣子,將來參觀的家長們的心都萌化了,漸漸的,大家倒是忽略了剛開始的初衷,叮囑孩子們認真的學習,好歹也可以鍛煉身體!

沒多久,喬語剛開始看的那個小二樓也開張了,果然是王五的珠寶店,據說邀請了很多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