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於是眼下,他也沒多說什麼,光是拿手摸上蘇墨雪腦袋晃了晃,故意皺著眉頭朝妹妹看了過來。

「死丫頭,所以你之前,在電話里說開家長會,果然都是假的了?」

「家長會呵呵,哎呦哥,我怕讓你過來陪著比賽,你不願意過來……再說了,我把你騙過來,也是因為心疼嫂子。」

「小魚!你怎麼又扯到嫂子身上了。」

蘇墨雪尷尬的看陳小魚一眼,也任由陳浩摸著自己腦袋。

她感覺,自己給陳浩摸腦袋的時候,有種說不出的幸福。

陳浩眼下,也不知道蘇墨雪在想這些,光是聽妹妹把自己騙過來的借口,怎麼想都怎麼覺著不靠譜。

「小魚,你就可勁兒說瞎話吧,不許什麼事都往你嫂子身上推!」

「哥,我真沒有騙你,哦對了哥你看我這身衣服,就是嫂子專門買給我參加比賽用的。」

「就是昨天中午,嫂子陪我買這衣服的時候,你給嫂子打電話,這事兒應該還記得吧。」

陳浩這突然的,就想起了昨天中午,蘇菲菲給司機接去學校,剩下自己一個人在家的時候,還真給小雪打了一個電話。

只是沒想到,自己當時給小雪打電話,最後還在電話里說想小雪的時候,妹妹竟然也在旁邊。

「小魚,你就可勁兒繞圈子吧,我給你嫂子打個電話,跟你把我騙過來有什麼關係。」

殘顏舊夢何時休 「當然有關係了,哥你當時都沒看見,嫂子接到你電話的時候有多高興,就是嫂子高興著高興著,突然掛斷電話掉眼淚……」

「我就知道,嫂子肯定是想你了,所以才馬上編了個開家長會的借口,把你給騙過來陪陪嫂子。」

「哥你想想,這麼高級的酒店,我怎麼捨得給你開房間嘛,還不是想讓你突然出現在嫂子面前,給嫂子一個驚喜。」

陳浩一口氣聽完,才恍然明白今天這一切,全都是妹妹一手策劃的,也全都是因為心疼小雪。

「小雪,昨天掛斷電話,你真的哭了?」

「哎呀老公,你看你當著咱妹妹的面,都不能給你老婆留點面子……嗯時間也不早了,要不咱們出去吃飯吧,好不容易湊到一起。」

「嗯嗯嗯,好好好,嫂子讓我哥請咱倆吃大餐!」

「就這麼定了,呵呵那老公,你先跟小魚出去一下,我換身衣服。」

「哦好,小魚你到外面等,我陪你嫂子換衣服!」 大夫人不像白纖柚,思維已經被「面點」牢牢地給綁住了。

她一眼就發現了桌上兩道從未見過的菜色。

其中有一道,模樣甚是怪異,素凈的碗碟里,濃稠的金色湯汁打底,一個大肉丸就直接置於湯汁中央,沒有其他任何的修飾。

平日里這樣一眼就讓人感覺葷腥的菜色,大夫人是斷然不喜的,但不知是不是今日,白纖柚那麼一鬧騰,把她餓的有點狠了,大夫人看著這大肉丸,竟是感覺有點食指大動。

一旁的點翠服侍大夫人多年,自然能從大夫人的神色中做出判斷,當下便執箸,破開了大肉丸,夾起了一小塊放到大夫人的碗中。

而另一邊,因為找不到「面點」,猶在生氣的白纖柚,聞著肉香味,一時間忘記了生氣,反倒是感覺有點餓了。

她也不用點翠幫忙,自己就拿來公筷,從盤中夾出一塊,放到自己的碗中,然後直接就用碗中的勺子把肉扒拉進了嘴裡。

肉香混著蟹的鮮甜咸香,一種從未有過的美味體驗,直擊白纖柚的味蕾。

稍微一抿,都不需要嚼,嘴裡的肉就輕鬆化開,肥而不膩,滋味十足!

「咕咚」白纖柚將嘴裡的肉一口咽下,手中的勺子,已經迫不及待地再次往裝著大肉丸的盤子伸去。

完全顧不上自己的母親有沒有的吃了!

此刻的白纖柚,太激動了,她發現了比景伍準備的火鍋更好吃的東西了!

大夫人雖也驚艷於這道菜的滋味,想要再吃幾口,但看到自己女兒這急不可待的樣子,她便收斂了念想,並以眼神制止了身邊的點翠。

大夫人錯開眼神,瞟到另一道新菜色上。

「點翠,盛點湯給我。」,大夫人道。

此時,桌上共有兩道湯,其中之一是致寧院常有的芙蓉湯,算是大夫人極少數比較偏愛的菜色之一。

這個湯看著簡單,但要把握好各個食材的比例和火候,也是極難的,火候未到,這芙蓉就成不了形,但火候若是過了,這芙蓉就老了。

此刻,大夫人目光所視,口中所說的湯,顯然不是芙蓉湯。

而是另外一份。

點翠一手重新取了個乾淨的空碗,另一手執湯勺,輕輕地在另一份湯中舀起了一勺淺黃透亮的湯汁。

而這湯碗之中,除了湯,竟是別無他物,熬湯的食材盡數撈出,只留了吸飽了原料精華的湯汁。

大夫人接過湯碗,不同大肉丸子的肉香撲鼻,這一碗湯,端得近了,才隱約聞到一股清新如甘的氣味。

「不錯。」

食物講究除了「味」,亦是講究「香」的。

這碗湯的香,甚合大夫人的心意。

當大夫人正要喝到第一口湯的時候,白纖柚已經一個人將整個大肉丸子,消滅了泰半。

突然,白纖柚發出「咯……」的一聲。

接著,「咯……咯……」一個接一個,竟是有點停不下來。

大夫人趕緊放下手中的碗,空出手來,輕輕拍打著白纖柚的背。

哭笑不得道,「柚兒吃的那麼急做什麼……母親又不搶你的。」

大夫人這話說完,白纖柚一愣,臉一紅。

瞬間又噎,又憋。

大夫人急得騰出一隻手,拿起了剛剛被自己放下的湯碗。

「來柚兒,喝點湯,順順氣……」

白纖柚此時雖是極度羞惱,但被噎住的感覺又實在難受,當下也顧不得其他。

就著自己母親的手,三兩下就把淺淺的一小碗湯給喝乾了。

「呼……苦……」

白纖柚從湯碗前抬起頭,吐著舌頭,一臉的苦巴巴。

她心中不禁猜測,自己不會無意中喝了她母親的葯吧……有點苦欸……

白纖柚此刻苦巴巴的樣子,逗樂了大夫人,讓大夫人不禁打趣道。

「你這丫頭,湯有甜,有咸,怎麼會苦呢?」

白纖柚吐著舌頭,含糊不清回道,「有點苦,鹹的,真的。」

母女倆說話間,點翠已經重新盛了一碗湯,放在了大夫人的手邊。

大夫人看著怪模怪樣的白纖柚,還道白纖柚這是在逗著她喝這湯,遂,嗔怪地看了一眼自己搞怪地女兒,也不戳穿她。

直接拿起湯碗,用起湯來。

卻是不想,這湯入口的確是一股子的澀苦味,大夫人忍不住皺了皺,說也奇怪,短暫地澀苦之後,居然是慢慢的甘甜。

一口咽下。

湯汁順著喉嚨下滑,居然讓她感到一股奇異的通透感,自xiong腔散發到全身。

頂級閃婚:帝少的心尖寵 大夫人忍不住又喝了幾口,這種通透感愈發的明顯。

就連肺部鬱結著的憋悶感,都有些許消散的感覺。

白纖柚看著她的母親,將這苦湯喝了一口又一口,趕緊拿勺子挖了一勺的肉,塞進嘴裡,壓了壓自舌根發出的澀苦味。

待白纖柚將這一滿勺子的肉,細嚼慢咽地咽下之後,大夫人已經在喝第二碗湯了。

白纖柚皺著眉眼,齜牙咧嘴道。

「唔……母親,這是您的葯嗎,不好喝,又咸又苦又澀,母親你要不要吃口肉啊,壓一壓……」

用肉壓葯,這也就白纖柚能想的出來了……

大夫人放下喝了一半的第二碗湯,感覺舒暢不少,但這通透舒暢的感覺顯然是越喝越少。

這時的大夫人也早已反應過來,這湯里應該是加了什麼藥材,又剛巧對了她如今的病症,所以才會讓她感覺久旱遇甘霖一般。

「這不是葯啊,就是湯,柚兒喝不出是肉湯嗎?」大夫人道。

白纖柚快速搖頭,她光記得苦了……

大夫人輕笑了一聲,心中不由納罕,大廚房居然還有這樣手藝了得的廚子。

轉過頭,隔著紗幔,她看向稍遠處靜立一旁的含紫,提聲喚了一聲「含紫」。

含紫聽到大夫人的聲音,立刻顫了一下,又強自鎮定下來,轉過身,面對了大夫人,低伏了身,故作鎮定地回了個「在」。

因為白纖柚吃相著實豪邁,大夫人又不願拘著她,所以一般娘倆用餐的時候,也就一個點翠在旁服侍,其他人都隔著紗幔,在後頭候著。

大夫人此刻,隔著紗幔,光聽聲音,都能想到含紫蠢笨膽小的樣子。

雖是爛泥扶不上牆,但好在還能跑個腿。

大夫人道,「含紫,你進來」。

含紫聞言心中警鈴大作,如今致寧院和大廚房之間的取餐和日常轉述雖然已經不是她在負責了,但偏偏今日這一頓,卻是過的她的手。不會是那個寒酸小子做的東西出了什麼差錯吧!她就知道,就那樣的能做出什麼能吃的來!

含紫心中忐忑,但卻只能是硬著頭皮,掀起了紗幔,低垂著頭,走進了母女倆的用餐區。

此時大夫人抬起了手,指了指那道被白纖柚說是「葯」的湯。

語氣平淡道。

萬界輪回之旅 「這個菜是哪個廚子做的,明日,你取十兩賞給這個廚子,讓他繼續做這個湯。」

含紫聽到此處,一下子松下氣,只要不是出了岔子就好,當即她便大著膽子抬了點頭,當看到大夫人所指的湯,卻是忍不住大吃一驚。

怎麼可能是這道菜!

就那麼一個低微的小幫廚,隨便鼓搗了幾下,做出來的東西,居然不僅入了大夫人的眼。

yy校園之惟我獨尊 甚至,大夫人還要賞他!

還是十兩!

當初府里買他這個人的時候,怕是都不用十兩吧!

難道,大夫人其實口味甚是獨特? 「就是他,我眼看他把地藏廟的那個小和尚殺死的」

門口又站滿了人,聽到了說話聲,趙信轉過頭,血紅的雙目頓時將房外的人嚇了一跳,而趙信也看到了那個人,正是在地藏廟中的那個女人,在她身邊還有很多都是從地藏廟中出來的。

「他嗎?放心,交給我了」罪孽城有一批人是護城者,雖然他們並不算是罪孽城中的一員,但是地位卻被罪孽城中的大多數人要高出太多了,因為他們代表的是城主,同時他們也有一定的權利。

「在罪孽城殺人,不管你是誰,今天都難逃一死了……」護城者中一個領頭的人站了出來,傲然的指著趙信,言語十分不屑的說道。但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戛然而止了,因為一雙手已經插進了他的胸口,隨著那雙手的拔出之後,自己甚至都能看到自己的正在跳動的心臟。

「一個而立境界的也敢在這裡叫囂」暴走狀態下的趙信,殺一個而立境界的人簡直比捏死一隻螞蟻還簡單,抓爆了那個人的心臟之後,趙信將眼神轉向那個女子,道:「是誰派你來的」。

「你敢殺護城者……」沒想到趙信居然會突然動手,還殺了代表城主的護城者,在場的人都呆住了,這可是跟罪孽城宣戰了。

「是誰派你們來的?」手一揮將護城者一巴掌拍飛,立刻將牆壁撞出了一個大洞,趙信橫跨一步,銀髮紛飛,血目緊盯著那個女子。

「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你說我就要告訴你嗎?殺了護城者,你就等待接受城主大人的怒火吧」那女子挺起胸脯,鄙夷的看著趙信,根本就不在乎趙信的話。確實她的境界雖然不如趙信,但是她的人多,在場一大半的都是她的人,就算趙信的境界要高一些,可畢竟不是有三頭六臂,所以這種底氣還是有的。

趙信身形一閃消失在了原地,眨眼間再次出現在對方的身前,這次趙信用的是時空之力,不過這一次卻特別的輕車熟路,時間落腳地點,彷彿早已經胸有成竹一樣,「早就我再問你一遍,誰派你來的」。

趙信鬼一般的消失出現,讓那女子愣住了,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戲謔的說道:「原來是人族姒氏的人,你們的族長見了我也要敬我三分,你算什麼東西,在這裡跟我大吼大叫」。

「抱歉,你沒有機會了」趙信雙手交叉,一道細不可見的金光閃過,不過還是被那女子發現了,可就在她想要後撤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遲鈍了一下。雖然只有一瞬,但是那縷金光卻已在眼前閃過,頸間一痛,還沒等自己低下頭,一個頭就已經貼了過來,頓時覺得自身力量飛速的消逝。這還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自己就像是失去了所有力量一樣,除了意識還是清醒的,身體徹底陷入了癱瘓狀態。

「他在幹什麼?」身後的人則一臉霧水,只見趙信趴在那女子的身上,將頭埋在了頸部。

「鬼知道,可能是這兩個人乾柴遇烈火了也說不定」

「咕咚」

身上的金紋泛起奪目的流光,遠遠看去就像是一根根縱橫交錯的血管,一個花甲境界的傳承者居然硬生生的被趙信給吸幹了,不過這回趙信的吸食比原來要強多。現在趙信只吸食最為精華的部分,對方的血脈根源內經趙這麼一弄,已經成一個空殼了。

「撲通……」

當人的身體摔倒在原地之後,這幫人終於明白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頓時閃開了一大片的地方,將趙信圍在中央。因為是在客棧之中,空間還是有限的,所以很多人只能被迫退了出去。

「你……你做了什麼?」看了眼猶如死屍一般趴在地上的女子,一個人高馬大的男子壯著膽子高喊。

「我再問你們一遍,是誰派你們來的,如果不說,下場就跟她一樣」因為吸食的都是最精純的精血,所以這次趙信看起來要正常的多了,嘴邊也沒有什麼血液的殘渣,而死去的人也不像是乾屍那般,除了頸上的兩個血洞外,沒有任何傷痕。不過帶給這幫人的恐懼卻沒有因此而減少,反倒從其不斷地後退就可以看出來,這幫人已經從心中產生了畏懼。

「沒人說是嗎?下一個就是你」不管是誰在暗中要陷害自己,總之趙信不會這麼輕易就放過他們,這幫人有三個花甲孩提境界,剩下的零零散散的知天命和不惑境界。就這麼實力,趙信根本就不在意,話音剛落,一個猛撲沖入就沖入了人群。

以趙信花甲總角的境界,對付這幫人完全沒有懸念,如果在空曠的地方趙信或許還有些麻煩,但是在如此的狹窄的地方,趙信就像是虎入狼群一樣,瘋狂的吸食著最為精純的血脈根源。此刻的趙信就像是冥界的死神,奉命收割著生命,對方完全就沒有反抗的能力。

剛一開始,或許還不知道趙信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但是隨著一個接一個人死去,終於也發現了趙信的攻擊方式,那就是吸食血脈根源。關鍵他是越戰越勇,連續斬殺了十多個人之後,竟看不出任何一點的疲態,這才是最可怕的。

「這個人是餓鬼族的……」在人群中有一個鬼族人大喊了一聲,之後頭也不回的向後跑,但是當趙信鬼魅一般的堵住了他的退路后,那鬼族人像是喪失希望了一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原本以為是堵住了對方,可沒想到反倒將自己的退路給斷掉了。

「看來你也不知道了……」趙信想都沒有想,冰精氣蓬勃而出,頓時將其凍成了一個冰人。

「媽的,跟他拼了」那三個花甲境界的傳承者終於忍受不了了,相互看了一眼,三人合力沖向了趙信。

「呵呵……」趙信如同死神一般的笑了出來,就在對方三人衝過來之際,突然拿出了八卦爐,迎風暴漲,烈火鋪天蓋地,將這個房間都捲入其中,慘叫聲一時間不絕於耳。

「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