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明明內容很少,一條短信就可以解釋清楚,但淺川千秋還是一條一條地發,就算因爲她習慣打字,每條短信之間發送的時間都隔不了幾秒,但她還是懷着“也許多震幾下就能被看到,看到也許就會回”的想法不斷地發送。

開始還能想點話來說,後來乾脆採取一樣的方式,用“精市!”來刷屏。

在九十年代升職加薪 淺川千秋面無表情地在心裏吐槽一句“果然不愧是男女朋友,連發短信的方式都一樣”,猜想幸村精市發短信的時候可能懷着和她一樣擔心、忐忑的心情,心裏就越發不是滋味。

他爲什麼不回短信呢?

是和她一樣手機不在身邊沒看到嗎,還是因爲她之前不回他的短信所以生氣就不回了呢?

還是說他的情況又嚴重了呢?

淺川千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還在猜測手機那頭的幸村精市到底是爲什麼不回她,而房門就在下一秒被打開,仁王雅治抱着好久不見的小幸出現在她面前。

“誒?小幸啊,快來媽咪這兒。”

淺川千秋很高興地張開雙手準備迎接小人兒的熱切擁抱和親親,然而她卻發現那一瞬間仁王雅治臉上的表情極其古怪,而小人兒臉上的表情似乎也有些哭笑不得的意味。

哭笑不得?不可能吧。

小人兒纔多大啊。

淺川千秋甩甩頭把自己腦海裏這突如其來的念頭甩出去,兩條手臂依然筆直地伸着,似乎見到小人兒之後發燒的副作用也全都一併遠去。

雖然她是很久沒有見到小幸,就連在幸村家都沒有見到,所以很是想念。但以雅治和小人兒從一開始就不太友好的關係來看,雅治會特地把小人兒抱過來嗎?

這個世界壞掉了麼?

淺川千秋很疑惑,直到小人兒伸出兩條小短臂,而她也確確實實抱到這香香軟軟的小身子,她還是有點不可思議不敢相信的感覺。

“雅治,你怎麼會去……小幸,這,這是怎麼回事啊?”

“讓他自己解釋給你聽!”

仁王雅治丟下這麼一句話就走,連一點挽留的時間都不留。

淺川千秋確信自家竹馬大人出門前臉上那是想要說什麼卻又覺得很難敘說的苦逼表情,和曾經慾求不滿卻又沒人訴苦跑到她家借酒澆愁時的表情很是相似。

她立刻把前幾分鐘剛學到的詞活學活用,好好地鄙視一頓竹馬大人的智商:“所以說,小幸還這麼點大,連話都不會說,讓他解釋給我聽?雅治你腦子秀逗了嗎?!”

感覺到自己智商的優越性,這才滿意地點點頭,打算和好久不見的小人兒聯絡聯絡感情,以免太久不見本來記憶力就不太好的小人兒忘記還有她這個媽咪的存在。

然而緊接着,她卻以目瞪口呆的表情看着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最開始她被兩人一起出現的違和畫面所震驚,又被久違的小人兒的出現驚喜到,所以她一時忽略了一些東西,比如小人兒手裏突然還捧着一隻比他的小手大很多的黑色手機。

小人兒對着她淺淺一笑,然後就低着頭戳起屏幕,短短肥肥的小手指,一戳一戳戳開了屏幕的鎖屏密碼……等等,這麼點大的小包子居然會解鎖?!

然而更震驚的事情還有,解鎖後的壁紙爲什麼是她的照片啊?還是躺在幸村精市那張辨識性很高的牀上睡着時候的照片?Σ(°△°|||)︴

這是什麼時候,被誰偷拍的?!

肯定是手機的主人吧!

淺川千秋覺得自己真相了,然後暗暗摩拳擦掌一番,打算默默地等待機會找出手機的主人,到時候和那人好好地談論談論侵犯**和肖像權的問題。

可小人兒令人震驚的事情還有,他居然用那短短小小的手指靈活地戳開短信,然後戳到名爲“千秋”的那項戳了進去……戳了進去,然後一條一條地瀏覽。

瀏覽完畢後,他還擡起頭來對着她微微一笑,似是表示他確實收到的意思。

臥槽,見鬼了啊!

淺川千秋敲了敲自己隱隱作痛的腦袋,然而還沒等繼續敲下去,就發現自己的手被一隻暖暖的小手抓在手裏,再也不能敲下去。

她睜開眼發現小人兒正用不認同的眼神看着她,然後抿了抿脣,低着頭在手機上戳起字來:【不要打自己!】

還沒等她繼續驚訝,他就繼續戳道:【千秋,我是精市。】

呵呵,這一定是這個世紀最大的笑話!

淺川千秋顫抖着嘴脣,只覺自己的手在一瞬間失去力氣,抱不住這小小的人兒,哪怕她才抱沒多久,遠遠沒到極限。

“你被穿了吧?你果然是被精市穿越了吧?精市昨天還和我在一起,我們還……”

【我是精市,幸村精市,昨天才和你在一起的幸村精市,從你撿到我的那時候起就是。】

淺川千秋辛苦地嚥下一口唾沫。

這麼點大的小包子根本不可能這麼乖,有選擇性地吃東西,吃喝拉撒都像個正常人一樣,根本沒有出現尿牀事件,還能解鎖戳字發短信,還有他臉上偶爾奇怪的表情。

再加上剛剛仁王雅治所說的那句“讓他自己解釋給你聽!”

這所有的一切都在說明【小幸就是幸村精市】的事實,而現在他的人也確實就在這裏,還在她懷裏熱熱的溫溫的活生生的,對她解釋。

可是,這難以讓人接受的……卻是最接近事實真相的解釋。

所以撿到小幸的時候,他身上纔會穿着幸村精市的衣服,連身份證、銀/行/卡、鑰匙、手機那些私人的東西都一應俱全,不是因爲粗心大意掉下,也不是特意拋棄私生子,只是因爲小幸就是他而已!

所以那段時間纔會聯絡不到幸村精市,因爲他已經變小,不能說話,不能走路,不能反抗,連基本的生活都不能自理。

所以才說小幸是幸村家的人,但不是幸村精市的兒子,因爲他不可能是他本人自己的兒子。

所以小幸和幸村精市纔不會同一時間出現,就算她在幸村家看不到小幸的時候問起,也被“小幸被誰誰誰帶走養一段時間”這種沒有多少說服力的回答。

接受能力超級棒的淺川千秋回過神後眨了眨眼,突然愣愣地看着他,爆出一句:“那我以後是要和你……這樣的你談戀愛麼?”

幸村家客廳。

偌大一個客廳內只面對面地坐着兩個人,一個滿身怒氣似乎一言不合就會大打出手,另一個則是必須靠着沙發和靠枕才能坐得穩穩當當,卻眼神堅定完全不似外表看上去那麼簡單弱小的小人兒。

豪門盜情:她來自古代 【雅治,我是精市。】

幸村精市用同樣的手法想讓他面前的仁王雅治相信目前這麼弱小的他就是以往在球場上披着外套不做高聳肩部動作就霸氣四射橫掃一片的人。

仁王雅治狠狠地眯了眯眼,過了良久,這才放開一直捏着的拳頭,面部神情難辨。

“其實你露出的破綻很多,我早該猜到的,只是因爲這件事情實在太過科幻……”

他說到這裏就沒有再說下去,但幸村精市也知道下面的話,如果他不是親生經歷,也不敢相信世上會有這樣的事情。

【雅治,今天你不來找我,我也會找機會和你單獨見一次。我選擇告訴你事實只是不希望你再插手我和千秋之間的事。】

【我也明明白白地告訴你,我現在只能在發燒的時候變正常,所以我基本上只能以這樣的狀態和千秋在一起,直到我找到能不再變小的辦法。】

【我知道對千秋來說這不公平,我們無法做很多情侶能做的事情,目前我沒有辦法只能在日後彌補她,所以你真要阻止我們也很簡單。】

【千秋很看重親人,雖然你們和她沒有血緣關係,卻是她現在所剩爲所不多的親人,所以她很在意你對我們兩個在一起的看法。說不想得到你的祝福是假話,但如果你一定要阻止到底,我還是不會放手。】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天才麻將少女的地雷,親一個

最近和基友們聊天,她們都說現在在寫的是最後一篇文了,而我正在醞釀的新文也岌岌可危有早產的預兆。寫文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最渴望的是得到讀者們的支持,我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和她們一樣放棄,畢竟要畢業要實習找工作,事情很多。啊,心情很複雜,說話也沒有什麼條理,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這兩天的章節都融合到一起了,直接的就是一個完結,咳咳咳,並不是這本小說完結了,而是這一段完結了。

接下去就是番外篇《櫻滿集·平行宇宙》卷了,嗯,說白了就是看了蜘蛛俠平行宇宙,有一點心潮澎湃,然後加上正好想率先描述一下作者心理想的主角後期世界情況,所以出現的,櫻滿集·平行宇宙。

本書到現在完全就是靠感覺在寫,怎麼寫好玩怎麼來,希望我感覺有一點好玩的,櫻滿集·平行宇宙,能讓你也覺得好玩。

其實說是好玩,但是是作者有感覺,而不是很開心的那一種好玩,嗯,就這樣。 戀童癖?

所以說……你到底腦補了些什麼啊!

強制寵愛,染上惹火甜妻 而且爲什麼他們兩個關注的重點總是不一樣呢?!

幸村精市很無語,原本對他的隱瞞的擔心和緊張情緒一掃而空,兩條藕節般的小手臂拉住淺川千秋還沒有換掉的睡衣,一拉就把粉嫩的脣往她嘴邊湊。

他要用實際行動證明:就算變小了,他還是淺川千秋的男朋友!

“不行!”

淺川千秋急忙推開他,對上他受傷的小眼神趕緊解釋道:“之前我和你親親就被傳染髮燒,現在我可不能再傳染給你了。”

“和美結婚那天一次,昨天又一次,要是今天再發燒,你就一個月內發燒三次了。這麼高的頻率會弄壞你身體的,絕對不行!”

淺川千秋很堅決,幸村精市卻覺得心裏很暖,暖得他想不管不顧狠狠地親上去。

就算親眼所見親耳所聞導致她接受這麼點大的小包子是變小的幸村精市的事實,但淺川千秋依舊覺得很幻滅,特別是在震驚過後她想起自己曾經對小包子所做的事情之時。

不說曾經,那太遙遠,就是剛剛,她還口頭上佔便宜了。

所以說,剛剛仁王雅治臉上那古怪的表情是因爲聽到她把自己的身份定爲男朋友的母親……麼?所以她確實沒有眼花,那就是哭笑不得吧?

現在求饒還來得及麼_(:3∠)_

好吧,她所做的蠢事也不止這麼一件,真要細數一下還挺困難。

比如說,一開始撿到小人兒替他洗澡的時候,小人兒怎麼都不肯張開腿讓她洗,結果她硬是生生地掰他。當時她忽略小人兒那張小萌臉的表情,還以爲那是洗澡會有的正常紅暈,現在看來是害羞……吧。

我的絕色美女姐姐 比如說,每次哄小人兒睡覺的時候,就會讓他枕着自己的胸,站着的時候會拍他的背,但如果她是躺着的話,拍的就是他的彈性非常不錯的……屁股。

天,她到底做了多少蠢事啊(ノへ ̄、)

比如說,因爲自己的惡趣味,讓小人兒和自己一樣都穿着肚兜睡覺,還拍下他的照片留存。話說如果那照片被精市看到會被毀屍滅跡的吧?

隨便想想就想到這麼多蠢事,淺川千秋根本不想再繼續想下去,這幾件還是印象比較深刻的,兩個人共用一個碗一個勺子的事情,現在想想廉恥破錶啊!

怪不得在幸村家的時候,某人這麼淡定,她還以爲是因爲心理承受能力不同,原來那都是自己作的!連續一個多月的時間兩個人都是這麼相處的,就算他變回正常,在他看來大概也沒什麼。

還和他一起洗澡,在他面前穿情趣睡衣,動不動就脫衣服……可以請求把那些羞恥的畫面全部從腦袋裏刪掉麼qaq

淺川千秋無力地撲倒。

還好現在自家威武霸氣的男朋友這麼小號戰鬥力比較弱,正確點來說是弱爆了,她一隻手就能完爆他。當然,必須是她不計後果地豁出去,不在乎他變回來後的報復。

不然,若是正常版本的話,她肯定被虐得渣都不剩了吧?這麼多黑歷史,即便是女朋友,也是不能原諒的啊。

“等等,既然你變得這麼小,那是怎麼變回正常的?”

看着自己懷裏的小號男盆友,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閃過腦海,淺川千秋的嘴巴張成o型,“不會……不會吧?”

幸村精市對着她微笑,示意她說說看。

“我,我幾次見到正常的你都是,都是你身體狀態不好,或者說是發燒的時候。所以,所以,你不會是?”

幸村精市擡手撫摸淺川千秋難得好用的腦袋,替她順着因爲連睡覺的時候都不安分腦門上翹起來的頑固呆毛,點了點頭,確認她的猜想。

淺川千秋的話一剎那就變得無比順溜:“你一變正常,身體就會不好!”

所以說她還是有活路的~\(≧▽≦)/~

“……”如果不是因爲再發燒的確對身體不好,幸村精市非常想在自家腦洞過大的女朋友面前表演一次“大變活人”的魔術。

【應該說只有發燒纔會變正常!!!】

幸村精市無奈地戳着字,只覺得發燒的後遺症還沒好完,他戳字都沒什麼力氣。爲了以示這句話很重要,他還多加了幾個標點符號。

而確實這樣的方式讓淺川千秋注意到了,也不由地皺起眉頭:“所以說,這幾次,你都是故意發燒才變回正常?”

心裏“咯噔”一聲,幸村精市用一雙圓溜溜的鳶紫色眼眸水汪汪地瞅着她,眨巴着大眼睛,發送“殺必死”眼神攻擊。

肉嘟嘟的小臉看上去很是無辜,但只有他自己感覺到心臟的跳動加快不少。

他早就想過如果淺川千秋知道他就是小幸後會有的反應,可是沒想到真正敘述事實的時候,一個都沒對應上,然而好不容易對應上一個,還是他最不希望的。

淺川千秋臉上的微笑一秒鐘變猙獰:“我就說好歹你也是個運動員,怎麼會體質這麼差,連我這個經常宅在家裏都不運動的人也比不上,原來是故、意、的、啊。”

她心裏惶恐得不行,生怕他再度重複國三時期的噩夢,因爲那時候生病的前兆也是抵抗力減弱感冒,結果他卻是故意的,故意的……呵呵。

淺川千秋也想學習到面無表情就能唬得人屁滾尿流直接把所有隱藏的祕密說出來的技能,可惜她戰鬥力略渣,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和某人在一起的緣故,她居然逆天地學習到皮笑肉不笑這高難度的動作。

“撒,精市,今天你就別回家了,我們來好好地談談人生吧。”

淺川千秋覺得自己必須和某人好好地聊一聊關於這個“發燒才能變正常”的技能到底是如何開發出來,又是如何確定下來,更是如何一遍遍地使用的。

糟了!

幸村精市腦海被一排排地刷屏。

他說出真相只是爲了讓她明白他不是故意一直保持這個樣子,而是實在沒辦法用正常的形態和她在一起,雖然兩個人談戀愛確實辛苦點,但也希望她能理解。

障礙太多,他到了必須坦白的時刻,至於之後的事再說,他也不是完全沒有準備。

結果預料之中,淺川千秋是理解了,也阻止他用這樣的方式變回去,他也料到或許她會生氣,但他就是沒想到她居然這麼生氣!

眼看那雙帶着怒氣越發晶亮璀璨的淺褐色眼眸距離他越來越近,幸村精市考慮到自己現在這三頭身對什麼都是無能爲力的現狀,心一橫,兩條小手臂攀上淺川千秋的脖頸,迅速地堵上她的脣。

平心而論,幸村精市並不希望用這樣的身體和淺川千秋進行更深一步的交流,哪怕這樣的也是他,但也許是受到剛剛所謂的“戀童癖”的影響,所以這個吻只是淺淺地貼着,其餘的什麼都沒做。

然淺川千秋卻一點都不吃這一套。

如果是正常版的幸村精市,是,她是外貌協會資深會員,資歷比較老,一有機會就立刻晉升會長職務,或許一個淺淺的吻就容易天雷勾地火直接到牀上去進行某項不和諧運動。

但對上這麼個小不點,哪怕只是這麼簡單的親,也真是……罪孽深重!

淺川千秋推開這沒多少力氣的小身體,晃了晃自己手裏的白色手機,笑容微微帶着幸村精市式的腹黑:

“精市,別想叉開話題,也別想轉移我的注意力。我們的時間很多,乖乖地打字哦,就算你手機沒電,我的也還在呢。”

才交往第二天,這麼對你的男朋友,真的好麼?

幸村精市看見她臉上熟悉的笑容,只覺得也許這就是他黑太多人後這個世界對他森森的報復,無奈地嘆了口氣,認命地低着頭對着手機戳字。

話說,千秋的學習能力好像不錯啊?

這樣的話……那方面她會不會也是個好學生?

淺川千秋發覺他的走神,不滿地戳着他肥嘟嘟的臉頰,略帶笑意地催促:

“不許開小差!快點戳字!”

嗨嗨~

【我知道你一直阻止我們在一起的理由是什麼,但我也告訴你,我已經認定這輩子要和千秋一起過,所以不管你怎麼阻止,最後她也一定會冠上我的姓氏。】

【雅治,認識這麼多年,相信你也瞭解我。我幸村精市想要的,一定會得到手。七年前錯過一次,這一次,我絕對不會再放手!】

幸村精市的手指越來越靈活,雖然戳字還是有些慢,但仁王雅治很有耐性地看着那一個個慢慢閃現出來和平假名漢字混雜在一起讓人眼花繚亂的語句,期間不曾說過任何一個音節。

直到最後幸村精市收手,以一種勢在必得的眼神看着他,仁王雅治的耳邊忽而想起柳生比呂士知道他要來幸村家時對他說的那句話:

“雅治,千秋也長大了,與其把她交給其他人,我們認識且瞭解的精市不是更好的選擇嗎?”

“……是啊。”他很不甘心,卻最終還是隻能認同。

如果說世上還有一個人能比他對淺川千秋更好的話,或許也只有幸村精市了吧?

那就讓他賭一次好了。

哪怕他辛辛苦苦種下的好白菜要被幸村精市這隻豬給拱了,但既然淺川千秋這株成熟的好白菜註定要被拱,至少找一隻好看點對她好點的豬吧。

真不想把女兒嫁出去

作者有話要說:晚上依舊上yy學ps,我覺得我還是挺勤奮的(^w^

基友的新文要v了,我這篇早八百年前寫的文還沒有完結,慚愧真嚇人,然後我一看,哎……全都是負一……

把跳出來的心吞回去了。

仔細一問,原來搞整改,不知道是怎麼。

名門佳媳 希望本書沒事……

這麼剛好,我正好要開番外篇,就是今天,明天開始就是番外了,突然就整改了。

當然,在下的番外也很正經…… 幸村精市乖乖地交代自己是怎麼意外發現發燒能變回正常,本來他還想留個心眼,把自己又一次故意發燒驗證它是否正確的事情隱瞞過去。

然而淺川千秋這時候卻異常精明,只一句“精市,你不許瞞我,不然我們分手!”的威脅,就讓他再度化身乖寶寶,一五一十地說出口。

其實淺川千秋的威脅並不多具有效益,畢竟兩個人在一起都是他的強勢所導致的結果,他也不怕她反悔。

大不了先把人吃幹抹淨,到時候肚子揣了只小包子,那就只有結婚一個結果。等到冠上他的姓,那就一切都好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