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的,雖然我也不知道這是爲什麼,但是那個人告訴我,便是這樣,雖然有我的心裏話,但也有那個人的原話。";陳天華微微點頭。

我沉默了下來,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也不知道該不該信陳天華的話,但是有一點沒有絲毫意外,陳天華的話給我不小的震撼。

那個人又是誰?

還有那個人爲何要找陳天華,讓陳天華找到我?

這其中到底還牽涉着什麼問題?爲什麼說我身上牽涉到很多人的命?

除了安倩,還有誰會因爲我而有危險,是我身邊的那些人麼?

";我該怎麼做?";我看着陳天華。

";查。";陳天華沉默片刻,開口說道。

我一愣,眉頭皺了起來。

我離開了警局,陳天華讓警車送我離開的。

但是小劉他們卻沒能離開,陳天華的意思是,要保護他們。來盡低技。

雖然我不太相信,但我也沒法拒絕,因爲現在我完全處於被動。

我被送到了東華小區,那棟樓已經被圍了起來,這裏是案發現場,幾百條認命的大案,自然會受到重視。

我被警車帶來的時候,還受到了一番檢查才能夠進入案發現場。

陳天華的意思是讓我來這裏查,但是查什麼他沒有說。

他知道這裏會出事,應該是知道誰做的纔對,但他還是讓我來查,這其中可能有什麼蹊蹺,或者說,他真的不知道。

不過既然來了,我也只能暫時收心。

我走了進去,所有的屍體都已經被收走了,我也沒辦法從那些屍體上下手。

中毒之事我一開始就排除掉了,如果做着一切的人是爲了讓我死,下毒這種辦法太過愚蠢,只要想查,都能夠輕易的查到然後洗脫嫌疑。

所以如果是有人要害我,這種辦法太愚蠢。

而且最主要的是,我始終覺得這不是人爲,而是那種東西所爲。

我在四周看着,現在這棟樓很安靜,這個小區並不是那種套房的小區,而是類似於小別墅的,所以這棟樓只有這麼一戶人家,現在又已經死了。

我的目光最終還是落在了大廳的靈堂前,我看着那張照片,看着那個老人。

這便是最讓我懷疑的一處地方,那個老人已經被我送走,進入了往生,這裏又出現了他的照片,一樣是要給他辦喪宴,這其中的問題可想而知。

只可惜我沒有看到棺材,看樣子已經下葬了,所以我也沒有辦法確認這個老人是不是我見過的那個。

我走了過去,朝老人的牌位微微一拜。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到背後一冷,隨後我便察覺到有人抓住了我的肩膀。

我連忙轉身,不由得一愣,緊接着臉上多了幾分驚喜。

";思思,怎麼是你?";我驚訝的說道。

思思沒有被帶去警局,本來就讓我很意外,不過我也沒覺得什麼,因爲思思做出什麼事情都是正常的,至少在我眼裏是這樣的。

只是我沒有想到思思還會來到這裏,或者說思思一直都在這裏,只是沒有被人發現。

";我可不想看着你白白送死。";思思白了我一眼說道。

";什麼意思?";我不解。

";你現在能力應該不差,爲什麼你反應還是那麼慢?你仔細感受一下你的眼睛,想象一下,你能夠看到任何東西,然後在睜開你的眼睛。";思思說道。

我眉頭微皺,但還是照做了。

我閉上了雙眼,按照思思所說的開始想象,不一會兒,我便感覺雙眼有一股熱流襲來,片刻之後我睜開了眼睛。

我第一眼看到的是思思,思思還是老樣子,我沒看出有什麼變化,這讓我不由得皺眉。

思思有點無語的白了我一樣,直接將頭扭到一邊去。

我有點不解,而後看向周圍。

這一看不要緊,不過是看了一眼,我直接愣住了。

那一張張桌子還在,但是卻有了別的東西。

我看到了一道道身影,都是之前在這裏吃飯的人。

只不過,現在他們已經不是人,而是鬼。

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是鬼我之前卻看不到?

我看向思思,思思依然沒有要搭理我的樣子,我又看向別處,最終落在了靈位上。

我直接被嚇了一跳。 我使勁揉了揉眼睛,我有點不相信我眼前所見。

在我面前,靈位雖然在,但卻成了墓碑,原本放着供桌的地方。此時只有墳墓。

靈位爲碑,供桌爲墓,這到底是什麼人?竟然能夠做到這一點,這是幻象麼?

";思思,你怎麼知道的?";我看着思思問道,這一幕,實在是有點震撼。

之前看到的竟然不是真實的。而現在所看到的纔是這裏真正的樣子。

";我以爲你也能夠看到,但是你太讓我失望了,一身本事不懂得使用,你還真是我見過的最差的一代引魂師。";思思搖頭嘆氣說道:";你已經經歷了三劫三災,本應該是一個出色的引魂師,但現在,卻依然和最開始一樣,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

";如果不是你手上的那個印記,我都懷疑,是不是崔臣看錯了。";

崔臣自然是我的師父。

我被思思說得臉色發燙。看思思的樣子,確實是十分失望的樣子。

只是我也鬱悶啊,因爲我也確實有很多東西還不明白,這怎麼能夠怪我?

不過我也沒說什麼,思思是爲我好。這點我很清楚。

";好吧,看來是我的錯。";我嘆了口氣。

思思看了我一眼,眼中的神色就好像是在嫌棄一樣。

我微微撇了撇嘴,這種被一個小女孩嫌棄的感覺,還真不是一般的不舒服。

很快我又恢復了過來了,因爲思思已經朝一邊走去,看樣子是真的懶得搭理我了。

我看向周圍,這裏既然有一座墳墓,那就說明這棟樓不簡單,至少用了某種特殊的手段來掩蓋了這裏有一座墳的事實。來盡鳥號。

一般人看不出,只有思思,和現在的我能夠看出來,或者還有一些人,能夠看出來,比如我師父。

但無論是哪一點,都能夠說明。製造這一現象的人很厲害,是個狠角色。

極有可能會是邪脈之人。

因爲那些客人死後,魂魄還被留在這裏,我一眼看去,每一張桌子前都坐着那些客人的亡魂,只不過他們面色呆滯,看上去很是茫然。

這是普通的亡魂變成鬼物前的樣子,幾百個,如果都變成了鬼物了,那後果不堪設想。

而且最主要的是,這極有可能是邪脈之人所爲,那麼這些亡魂便有可能會成爲邪脈之人練鬼的工具,想到這,我不由得一哆嗦,以邪脈之人的瘋狂。再加上數百隻鬼物,就算是普通的鬼,那也夠頭疼的。

就像當初的英嫂一樣,幾十只鬼物,張千他們幾乎用盡了一切力量最終才制服,而且現在英嫂是不是真的消失了都還是未知數。

這一切必須要阻止。

但同時,我還感覺有點不對勁。

先不說這裏出現這情況是不是邪脈所爲,就算是,邪脈之人把我們引到這裏來是爲了什麼事?

難不成就是爲了要殺我?

ωωω ¤ttκǎ n ¤co

我自問和邪脈之人也沒有多少深仇大恨,和邪脈之人也沒有多少交集,如果真要說有的話,那就只有英嫂,還有在臺山那墓室的時候見到的那個老婦。

至於其他的邪脈之人,我連見都沒見過。

當然,如果說是因爲我是新一代的引魂師的話,那我也只能認了。

畢竟陳天華說過,我的存在影響了不少人的利益,有不少人要我死,這其中,應該就包括那些邪脈之人,或者說就是邪脈之人吧。

";思思。";我喊道,轉身看向思思剛纔走去的方向。

但是我卻發現,思思不見了。

我眉頭一皺,雖然思思神出鬼沒我已經有點習慣了,但是這樣突然消失我還是覺得有點怪,特別是在現在這種情況下。

";做什麼?";思思的聲音突然傳來。

我被嚇了一跳,向身後一看,思思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一張桌前,不知道在想着什麼,她身上的那個小鬼則蜷縮着微微發抖着。

";嚇死我了,你怎麼突然就跑那去了。";我說道,直接朝思思走了過去。

";別過來!";思思突然喊道,面色凝重。

我一愣,但還是止住了腳步。

";砰!";門猛的關上,燈光也在瞬間熄滅,四周一下子變得漆黑了起來。:。

";咳咳。";

突然傳來了一聲咳嗽聲,我臉色一變,朝咳嗽聲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

現在已經入夜,沒有了燈光,而且門又關上了,很難看清楚,但是我還是看到了一道佝僂的黑影,隱隱約約中還有柺杖落地的聲音傳來。

來人是一個老人。

似乎是一個老婦。

";我們又見面了。";沙啞的聲音傳來,讓我在瞬間便知道了來人是誰。

在臺山,那個坐在棺材之上的老婦,聽聲音,便是她。

她竟然沒有死,而且又找到了我。

我有點無語,這尼瑪速度還真是快。

";這似乎不是一件好事。";我微微後退了一步說道。

我感覺到了手上被人抓住了,扭頭一看是思思。

雖然黑,但是這麼近的距離我還是能夠看清思思的,思思一臉凝重的看着我,朝我搖了搖頭。

";小姑娘,我卻你不要多管閒事,你身上的氣息讓我很討厭,但是我不會動你,你最好離開這裏,否則的話,我不敢確定我會不會忍不住。";老婦說道,這次是對思思說的。

我眉頭緊皺了起來,這個老婦莫非知道思思是誰?

";你覺得我會走麼?";思思平靜的回到。

";看來還是個重情的小傢伙,既然這樣,那我也不管你是誰,也不管你是什麼身份,我只能夠連你一起殺了,不過我會留下你的魂魄,讓你有一線生機,這也算是我對你的仁慈。";老婦再次說道。

隨後我便感覺四周一下子冷了下來。聽說百渡一下抓急書無,裏面可以看後面的章節!

";你似乎忽略了我的存在。";我冷冷的說道。

威脅我可以,威脅思思,還是當着我的面,忽略我的存在,這是在打臉,就算我還有很多事不懂,但不代表,我不能保護思思。

我不喜歡這個老婦高高在上目中無人的樣子,或者說,很討厭。

而且說實話,我也不怕她,因爲我親眼見到她被打敗,就倒在我面前。

";好像是這樣,不過無所謂,上一次讓你活過一命,沒能夠得到你的屍身,還丟了四十四鬼,不過也無所謂,四十四鬼就在你身上,我一樣可以再找回來,只要吞了你,就可以。";老婦再次說道,聲音有點冷。

我聞言,微微冷笑,不過也凝重了起來。:。

因爲思思看上去很凝重,或者說有點緊張,思思應該不是這個老婦的對手,否則的話思思也不會這樣子。

";我很討厭你這樣牛氣沖沖的樣子,既然你覺得你能夠殺了我,那就來吧。";說完,我直接走到了思思的跟前,注視着老婦。

我話剛說完,老婦便給我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似乎我的話激怒了他。

";好好好!果然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崔臣都不敢跟我說這樣的話,你卻敢,實在是讓我意外。不過就因爲你這話,我決定要讓你,生不如死!";老婦的話很冷。

";是麼?還不是被人打倒在地,狼狽不堪?";我冷笑一聲。

隨後我突然感覺脖頸一緊,老婦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我跟前,一手思思的掐着我的脖子。

";臭小子,你真以爲我不敢殺你不成?";老婦冷冷的說道。

我這才意識到,我徹底的激怒了她。

";你要是敢傷他,我纔會讓你生不如死!";一旁的思思突然喝道,我感覺到她的四周一下子變得冰冷了下來。聽說百渡一下抓急書無,裏面可以看後面的章節!

但這並不是我想看到的。

讓一個女孩子保護,始終是件丟人的事情。

我一把抓住思思的手,儘管被抓着,但我依然能夠說話,";思思,相信我一次。";

說完,我在看向老婦,左手在瞬間擡了起來,朝老婦打了過去 我的左手一直以來都是我的最強的武器,畢竟我的左手便是往生,我的力量可以說都在我的左手上。

我在朝老婦打去的那一刻,同時念動了引魂術的法決,我不知道是否有用。但是還是要試上一試才知道。

老婦抓着我的脖頸,並沒有用多大的力氣,就好像一個病弱的老人想要以氣勢壓人,卻遇到了一個更加狠的人。

老婦躲掉了我的一拳,同時也鬆開了我的脖子。

她看着我,臉上帶着幾分驚訝,似乎沒有想到我會動手。

";果然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你就不怕我剛纔直接掐死你?";她一臉戲謔的說道。

";如果你能夠做到,你就不會跟我說那麼多廢話了,我雖然不知道你的情況到底是怎樣,但是在我眼裏,你不過是一個病弱的老人,你的雙手沒有絲毫力道,就算你的氣勢再如何驚人。";

";也許你很強,但是在我眼裏,你只是一個老人,一個年輕人。和一個老人動起手來,我想,年輕人的勝算要大點。";我微微一笑,看了思思一眼,而後再次朝老人衝了過去。

我沒學過什麼拳腳。但是好歹沒來這裏的時候,也是一個不安分的主,在老家的時候也是三天兩頭的惹事,有些東西自學就能會了。

例如,打人!

老婦看上去很意外,臉色也變得有點難看,似乎我說的話,正好說中了她的問題。

不過很快老婦又恢復了過來,冷笑一聲,對於我的攻擊沒有躲閃,而是突然擡起手中的柺杖朝我打來。

";你年輕人再有本事始終是年輕人。";老婦笑着說道。

我一愣,因爲老婦的速度實在是快得有點嚇人,甚至可以說是鬼魅般的速度。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我便感覺手上被狠狠的打了一下,一陣鑽心的疼在瞬間襲來。

";年輕人不尊老,該打。";

";爲老不尊。也該打!";我同樣說道,毫不示弱一腳踹向老婦。

然而讓我意外的是,依然沒有命中。

";沒大沒小,依然該打!";老婦又喊道,我又感覺身上被狠狠的打了一下,那陣疼讓我差點沒叫出聲來。

我後退了幾步,連續吃了兩個虧,也讓我看清了事實,這老婦是老沒錯,但是身手卻是了得,我根本就碰不到她,這樣下去,吃虧的始終都會是我。

我回到了思思的身邊,看向思思,剛想說話。卻見思思朝我翻了幾個白眼,一臉無語的樣子。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和邪脈之人交手選擇普通打鬥這種愚蠢的做法。";思思頗爲無奈的說道。

";那該怎麼做?";我撓了撓頭,我現在要對這老婦也只能夠這樣吧,引魂術我也試了一次,對她無效。

思思沒有搭理我,而是看向老婦,渾身上下突然冒出一陣黑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