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麼。”楊九天無法想象。

妙玉繼續道:“當然,這不是你現在需要考慮的事情,我們剛纔說到哪兒了?”

“你說,天羅大陸是爲了守護靈州大陸而存在的。”楊九天提醒道。

“對。”妙玉似乎心事重重,“靈州大陸千年一劫,這是靈州大陸流傳了數千年的傳說,如今的靈州大陸,已經在萬界當中存在了五千多年,五千多年的時間,靈州大陸已經擁有了五個神者。”

“哪五個?”楊九天問。

妙玉答道:“上古第一神,名叫葉離,他的存在只是一個傳說,並沒有多少人見過他的本貌,但有上古傳說,他曾爲靈州大陸打造出天、地、玄、黃四大劍域…”

“咳咳。”妙玉正當說道起勁,楊九天突然咳了咳,道:“可是這些神話,跟我們現在正在經歷的事情,到底有何關聯。”

妙玉聞言,有些不耐煩,道:“主人,請你不要打斷我好麼?”

“好,你繼續。”楊九天無奈。

妙玉有些不悅,“既然你對這些沒興趣,那我就大致跟你說一說吧,但以後你別後悔,你必須保證,從今以後,無論遇到任何事情,都不許再問我關於靈州大陸的事情了。”

見妙玉如此說道,楊九天突然有種預感,或許將來自己所經歷的故事,都將於靈州大陸密不可分,雖然有些後悔自己剛纔說得那些話,但他這個人就是這樣,脾氣又臭又硬,倔強得有些不太理智。

“好,我保證不問。”楊九天說出這句話,又在心裏狠狠責備自己,實在不該這樣說的。

然而正是此間,修羅神突然說道:不用後悔,其實帝殺羅知道的一切,我都比她更加了解一千倍,一萬倍。

楊九天聞言一愣,道:額,修羅神,既然你都知道,爲什麼你不直接告訴我?

修羅神道:因爲人生在世太多煩惱,我只是不想給你平添煩惱。


楊九天聞言,實在有些不理解,道:你這樣算是欺騙我麼?

修羅神道:這怎麼能算是欺騙,你從來沒問過我,再說,我也是處處爲你考慮,要知道,一個人知道得越多,心裏的負擔就越重。做人吶,有時候還是簡單一些比較快樂。

楊九天並不否認修羅神的這番言辭。

一個人知道得越少,內心就越是簡單,快樂也更容易。

唉!

不禁暗暗嘆息,誰讓自己已經卷入了這些事情當中了呢,倘若現在抽身,那豈非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表現。

正當想着,妙玉已經開始繼續講解,“好啦,主人,你要這麼說,我也不跟你計較了。我只告訴你,由靈州大陸誕生出來的五位神,第一個是葉離,第二個是秋境,第三個是沈庭,第四個是沈都,第五個是梁平。”

語罷,妙玉轉臉過去,不再說話。

楊九天見狀一急,“喂,你這就說完了?”

“對。”妙玉簡單回答。

楊九天追問:“那你至少應該告訴我,他們五個人分別擁有怎樣的能力吧,這樣說個名字,誰知道他們誰是誰?”

妙玉道:“是你自己不要聽的。”

“額。”

楊九天始終拿妙玉沒辦法,便說道:“那好,你就開門見山,直接告訴我,碧海珍珠到底怎麼回事,我前世的父親給了你碧海珍珠,你後來爲什麼會把它交給越王?” “對不起,主人,我沒有跟你說前因,直接給你說結果,你恐怕也聽不明白。”

妙玉果然按照楊九天的要求,開門見山地說道:

“但既然你這樣說了,那我就直接跟你說了吧,這碧海珍珠,不僅僅只是善靈之心,其中還包含了沈都體內的惡靈,善惡並存一體,故此在青玉湖中淨化了數十載,數十載的時間,這顆善惡並存一體的碧海珍珠出世,被你前世的父親楊俊傑得到,隨後交給了我,楊俊傑說:這顆碧海珍珠關係到顏國的生死存亡。但他並沒有告訴我詳細原因,如果你一定要追根究底,那麼我也只能告訴你,我也不知道。”

如此,楊九天自然聽不明白,反而有些生氣,“妙玉,你要是不願意告訴我,那我也不會怪你。”

楊九天覺得妙玉對自己還有一些隱瞞,說着,站起身來,不再說話。

妙玉也沉默下來,似乎也沒有打算對此事作出任何解釋。

也正是此間,修羅神的聲音再度響起:小子,我就說吧,其實很多事情,她也知道得不是很清楚。

楊九天聞言,問道:修羅神,你就別賣關子了,要是你知道,就直接說出來不就得了,這樣,也免得浪費大家的時間和精力。

修羅神呵呵笑道:好吧好吧,我可以告訴你,但你也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楊九天一臉不耐煩,道:什麼條件?

修羅神道:我要你幫我好好整一整這個自以爲是的帝殺羅。

楊九天一臉驚訝,道:啊?你不會吧,我要我整她,你也不是沒看出來,從我們再一次見到到現在,我可是一直都被她牽着鼻子走,你覺得,我整的了她?

修羅神道:只要你繼續聽我指揮,我一定讓你把她整得服服帖帖。

楊九天聽得滿心歡喜,道:那好,我答應你了。

修羅神嘿嘿一笑,道:其實那碧海珍珠也沒有那麼神祕,它本身已經不具備善惡之能,但善者得到它可以做善事,惡者得到它也可以做惡事。

楊九天聞言,雲裏霧裏,道:我之前聽說,這善靈之心是解決天羅大陸危機的東西,如果它已經不具備神力,那它到底能做什麼。

修羅神道:它的作用可大這呢,你仔細想一想啊,這越國君主是什麼人,顏王是什麼人,刁勝利是什麼人,他們這些立於天羅大陸頂峯的人,都爲這顆碧海珍珠如癡如醉,難道這還不足以說明?

楊九天不耐煩,道:修羅神,你分明就知道我說的是什麼,這些人又無法解決火蟲洞窟裏的麻煩,他們癡迷這個碧海珍珠又有什麼用。

修羅神道:唉,看來你對這些東西的領悟能力還是不夠,算了,我們先不談這個,如果你無法領悟其中奧妙,說再多也是沒用的。

楊九天氣餒了,道:那好吧,你話說了,現在你告訴我,怎麼整妙玉?

修羅神聞言,震驚道:喲,聽你這小子的口氣,你好像比我還記着要整她?

楊九天道:那可不,她害我沒法離開這裏,我當然要整她。

修羅神不信,道:這不是你的理由。

楊九天道:切,什麼理由對你來說很重要麼。

當……

修羅神剛要爭辯,楊九天便搶先說道:當然不重要了。

好吧。

修羅神也無語了,接着道:你現在趴在她身上。

“啊?”

楊九天驚得叫出了聲。

妙玉聞聲,錯愕道:“主人,你怎麼了?”

“沒,沒事。”楊九天有些結巴。

妙玉精明地看着楊九天,“主人,你是不是在跟修羅神策劃什麼祕密?”

楊九天沒想到妙玉如此口無遮攔,“哪有,我根本不認識什麼修羅神。”

妙玉道:“哼,主人,你不誠實。”

楊九天攤了攤手,轉過身來,正視着妙玉,在妙玉那姣好的身段之上來回掃視一眼,冷不防地就撲了上去。

妙玉見狀大驚失色,右手推搡楊九天的肩膀,“主人,主人,你這是要做什麼。”

楊九天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只在心中問道:修羅神,我接下來怎麼做?

修羅神道:接下來,就看你自己的咯。

“啊?”

楊九天又是吃了一驚,沒想到這修羅神的回答竟然是這般的。

妙玉又問道:“主人,你到底在幹嘛?”

楊九天聞言,羞紅了臉,起身道:“沒事,我剛纔失足跌倒,沒站穩,僅此而已。”

“真的?”

妙玉像看怪物一樣地上下打量着楊九天,見楊九天此刻的模樣甚是可愛,撲哧一笑,道:

“好啦好啦,主人,你也不必這麼拘謹,我不是已經跟你說過了,就算是xing服務,我也是可以提供的。”

說着,妙玉竟又一次在他的面前寬衣解帶。

眼睜睜地看着妙玉接下胸口的衣袋,露出純白色的內衣,那高聳圓潤的胸脯,在白色內衣的包裹下,顯得更加令人嚮往和難以將視線輕易移開。

“不,不要這樣。”

楊九天口中這樣警告,眼睛可是無法移開。

他不知道自己何以會變得如此,後來才知道,這時候的他,已經中了修羅神的計,修羅神用神力催動了他的情.欲。

至於修羅神爲何要這麼做,其實這只是滿足妙玉的願望。

妙玉是女傭大陸的帝殺羅,她天生就具備奴性,不僅可以爲主人付出勞力,還可以付出身體。

因爲她們每爲主人多做一件事情,她們的修爲就會更高一籌。

關於女傭大陸帝殺羅的修爲,也很難解釋,就連修羅神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所知道也就只有這麼多。

而他成全帝殺羅,是爲了讓帝殺羅有更多的能力保護楊九天,從而也可以保證自己可以更加安全。

此刻,楊九天的對女人的慾念已經到了頂峯,下.體開始有了感覺,全身發熱。

而妙玉已經解開了上衣,連褲子也脫了一半。

楊九天已經迫不及待,飛一般地撲上去,一把抓住妙玉裸.露在外的玉臂,不待妙玉脫.完褲子…… 一陣陣的潮汐,此起彼伏,連綿不絕。

寶塔裏不斷迴盪着兩人快樂的呼籲之聲。

現在還是早晨,他們的精力都還很旺盛。

楊九天昨夜休息得極好,體能達到了自身的巔峯狀態。

妙玉雖然一夜未眠,但她似乎早已習慣了偶爾少睡一個晚上了。

此間,他們的身體親密無間地融合在一起,妙玉似乎已經忘卻了左臂的斷骨之痛,竟是隻顧着迎合楊九天的每一次猛烈衝擊。

“主人,快,給我,我要更多!”

妙玉一邊急促地喘.息,同時匆忙而急切,一腳蹬掉了尚未脫完的褲子,腰部.挺.動的速度更快。

楊九天在修羅神的干擾之下,情.欲也抵達了頂峯,無論如何賣力,他的關鍵部位都能堅硬如鐵,霸道絕倫地頂.入.妙.玉.的身體。

……

一陣翻雲覆雨,兩個人都很滿足。

寶塔外的林蔭道上,鳥兒們還在嘰嘰喳喳地叫個不停。

偶爾,遠處還傳來在一陣陣狗吠的聲音。

“汪汪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