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晚上夏洛奇與嬋娟平兒自然是一番風雨、顛鸞倒鳳,趙欣與安若梅睡在外間,不提。

早晨時分,夏洛奇悄悄的,沒有驚動嬋娟與平兒,兩人晚上鬧得太歡了,這時正睡得香。

走出屋外,經過趙欣與安若梅的床前,忽然看見趙欣的臉上掛著一顆淚滴。安若梅倒是香甜酣睡,於是有點納悶。

閃身而出,開啟次元追蹤系統,連接黛莉斯的精神共享,直奔她所在的經絡節點而去。

陽光刺眼,夏洛奇憑空出現在黛莉斯的身旁。

眼睛還沒來得及適應周圍的環境,就被光影籠罩下的黛莉斯一劍刺穿了右肩,那劍正是釋天的天魔劍! 幸虧夏洛奇服食了雷澤蛇珠,但也被這一劍戳痛了。

關鍵是意料之外,夏洛奇內心裡柔軟的地方被利劍戳了一個窟窿。

黛莉斯什麼時候這麼兇狠的對待過自己?

自從在網吧認識后,一直是熱烈而真誠的愛著自己,追隨著自己,呵護照料著自己。

哪怕自己踩踏了她內心的底線,和別的女人好了,她除了難過、不高興、耍小脾氣外,也沒有選擇離開自己。

可現在,這一劍刺得夏洛奇從頭到尾得打了一個寒戰,有股極冷極璀璨的東西破裂了。

夏洛奇睜開眼,那種破裂的東西讓四周的一切變得異常清晰,世界彷彿忽然展露了真相。

彷彿自己的腐朽、自私、淺薄被這一劍給徹底無情的嘲弄、鄙視了一番。

「是啊,黛莉斯難道不應該如此對自己么?」夏洛奇想到這裡,心中即可坦然,覺得自己該刺,活該!

因為在失去黛莉斯的這些天里,夏洛奇再次確認了自己心中對她的那份愛。

是的,自己是愛黛莉斯的。

沒辦法,就是這樣,愛一個人沒有任何條件,不因為之前愛過,就不再愛,不因為已經有了愛人,就不再愛,不因為別人會指責自己濫情,就不再愛。

愛就愛了,這事真的跟任何人沒有關係,一切感情的發生是自然而然的。

哪怕是孽緣,哪怕是千夫所指,愛也就愛了。

黛莉斯的苦在於想要夏洛奇只愛自己一個人。

但夏洛奇的苦確是沒有辦法放棄綺羅軒,也沒有辦法不愛黛莉斯。

還有虧欠眾女的,虧欠那些愛著自己的女孩。

幽冷深宮:醫女爲謀 這些於心不忍是夏洛奇內心最大的苦。

有情皆孽,無人不冤。

可現在,明確表白過愛自己的人拿起了寶劍,插向了自己。

自己失去過,恐懼過,追尋過,現在終於失而復得,得到的卻是憤怒的一刺。

夏洛奇念及於此,心中苦澀。

自己並不是沒有堅持過,只愛一個人,可造化弄人,因緣糾纏。

各人都在自己認定的道上。

追求的、被追求的,翻翻滾滾的情感博弈,或許除了瘋狂,單純的道德已無法滿足生命的璀璨了。

夏洛奇再抬眼看向黛莉斯時,早已是淚眼朦朧。

這淚里開始或許還有自惜自傷的成份,後來就完全是對黛莉斯無盡的內疚與害怕,夏洛奇害怕將永遠會失去黛莉斯了。

再也沒有人會那麼大大咧咧、風風火火、旁若無人的直指自己的小了。

再也沒有人用一雙美到無邪的雙眼渴望著自己,用無微不至的細膩關懷與照顧來爭取贏得自己。

細膩對於像黛莉斯這樣走彪悍路線的姑娘來說是多麼的不容易。

再也沒有那種發自內心的關愛,那種主動的精神共享,那種對於危險的提前感知,她覺醒的所有本能天賦竟然都獻給了自己,而自己卻經常冷落她,不願接納她。

現在,還能挽回么?

夏洛奇感覺到一種冷已經超過了鋒利寶劍劍刃的溫度了。

夏洛奇看見了黛莉斯的眼睛,那雙依舊美麗而充滿誘惑力的眼睛。

那雙曾經像海一樣豐富而蔚藍過,像天空一樣遼闊而純潔,像時光一般久遠而永恆,現在卻被一抹血紅全部佔據了。

下一刻,對面的黛莉斯舉手揮劍,天魔劍之魔音穿心發動,直刺夏洛奇的心臟而來。

剛開始那一劍可能被黛莉斯原有的本性所干擾,導致了出劍方位的偏差,原本應該是一劍穿心的。

如今,第二劍再也沒有任何感情與溫度了,比敵人也不遑多讓。

夏洛奇的心在往下沉,他不知道釋天對黛莉斯做了什麼,但可以肯定的是,現在的黛莉斯絕對是處於瘋狂之中。

這種瘋狂,夏洛奇在邏各斯神殿中親身體驗過,釋天的毀天滅地,六親不認,一味殺戮……

簡直是煉獄。

該死的釋天!

夏洛奇在心中再此問候了釋天的十八代祖宗。

可黛莉斯陷入天魔神功的不可控狀態已成事實。

「你來了,那最好,省得我去找你。」黛莉斯忽然冷冰冰的對夏洛奇說。

「什麼?」夏洛奇見黛莉斯竟然在這種狀態下還能說話,說明陷入血紅魔域的程度並不算很深。

「愛過的一定要毀滅,所以我一直在等你。這個世界還不夠完整,因為你的存在讓我的毀滅能量不夠存粹,所以我必須殺掉你。」黛莉斯用血紅的眼睛盯著夏洛奇說道。

「黛莉斯,你還認得我么?」夏洛奇問。

「認得,多麼可笑的字眼。那是從前,愛也是十分可笑的字眼。生命也是。」

「只有死亡與毀滅才讓我沉醉。你是自己動手,還是我來殺你,你若是願意自裁,我可以放過你的元靈,若是讓我動手,我可保不準滅殺你全部。」

黛莉斯的話語間赫然就是釋天的口吻。

「釋天呢?」夏洛奇問。

夏洛奇現在就想將那釋天碎屍萬段。

「他賜予了我新的生命,我十分感謝他。」

「他將畢生的天魔神力全部注入我體內,剔除了以前那懦弱的我,他摘掉了我原來那顆幼稚的心,挖掉了我愚昧而渾濁不清的眼,換掉了我無法凝聚的血。」

「然後給了我新生,在那巍峨的魔神塔內,他給了我若干世紀以來天魔戰神中最傑出的心,最純粹的天魔血,最銳利明亮的天魔眼。」

「如今,我只要殺掉你,我的天魔世界就完整了。」

說道此處,黛莉斯的眼神中血紅色光芒一弱,似乎要恢復至從前的模樣,彷彿又能認出夏洛奇似的。

「夏大哥,是你么?我好怕!」

「啊,哈哈哈,我才不怕呢,拿命來!」

黛莉斯再此揮舞天魔劍猛烈的刺向夏洛奇。

夏洛奇心中悲苦,根本不願抵擋,就用自己的肉體去抵擋那鋒銳無匹的天魔劍。

一劍又一劍的刺向夏洛奇的身體,即便是有雷澤蛇珠的護體,但還是刺出了很多傷口,鮮血從體表一滴一滴的往下流。

黛莉斯看見這些鮮血,情緒似乎更加激動。

天魔劍法施展開了,赫然就是一個女版釋天,狀若瘋狂,誓要斬盡殺絕,毀滅一切。

夏洛奇漸漸的陷入昏迷,他像一隻布袋似的被黛莉斯橫劈豎斬,劍光如雨點般落在夏洛奇身上,鮮血如小花般綻放在空中。

後來,夏洛奇眉頭額內的靈魂之眼自動發出護體劍光,一柄依靠潛在意識的軒轅劍光柱開始抵擋黛莉斯暴風雨般的天魔劍。

只見那白色的光柱細密而緊湊,沒有任何攻擊,只是防守。

黛莉斯內心野蠻而磅礴的殺性被天魔劍法全部給激發了出來,一條黑龍從天魔劍體上遊走下來,黛莉斯右腳一點,躍身而上,站在黑龍頭部繼續攻擊已失去知覺的夏洛奇。

「醒來,你這個傻子,再這樣下去,你那雷澤蛇珠的護體能量就耗盡了。沒有雷澤蛇珠的護體,按她現在的功力,無需幾劍就可以結果了你。」

軒轅劍靈對漸欲沉睡過去的夏洛奇元靈說道。

本來夏洛奇的元靈已經失去了全部抵抗的心志,對黛莉斯的內疚讓他根本不願與她動手,內心裡希望自己死在黛莉斯的劍下才會求得良心的安穩。

軒轅劍靈的勸說現在也無濟於事,這是心結,若不能解開這心結,劍靈也沒有辦法改變這種狀態。

「她現在是失去理智的,知道么?你就這樣死去,如何替她報仇,如何去找那該死的釋天算賬?你不僅不能這樣死去,你還要去拯救她,知道嗎?傻子!」

軒轅劍靈真怒了。

這番話起到效果了,夏洛奇想想對啊,怎麼能就這麼死掉?那釋天豈不是要太高興了?

不行,我不僅不能死,還要拯救黛莉斯。

雲起風散,在梧溪 一定有辦法讓她恢復,一定有辦法!

拐個王爺回山寨 想到此處,夏洛奇蘇醒過來了,手中軒轅劍出鞘。

心志一定,劍招自然流暢,軒轅七殺本不輸與那天魔劍法。

加上黛莉斯入魔不久,而夏洛奇最近功力進展神速。

綠綺琴弦自由歡唱,號鍾生命琴弦嗡嗡彈撥,伏羲愛情琴弦圈圈潑灑,三種琴弦之音攻心,夏洛奇的靈魂之眼亦發動,直指黛莉斯的內心與靈魂。

果然,成瘋魔狀的黛莉斯停止了舞動,手中的天魔劍跌落地面,黑龍一聲游吟竄回劍體不見,黛莉斯眼前一黑,頭下腳上的栽下雲端。

夏洛奇雙手一抱,黛莉斯波浪形的捲髮散開,妖媚的身姿盡數癱軟在夏洛奇懷裡。

天魔的血域逐漸退去。

黛莉斯臉色慘白,慘白中隱隱有一絲黑氣,黑氣中還參有一縷血紅。

夏洛奇自己服用了一粒混元丹,恢復一下受傷后損失的元力。給黛莉斯服用了一顆調養元神的丹藥,那是阿爾發儲物手環中的藏品,效果不會太差。

奇怪的是,黛莉斯與自己的精神共享一直存在。

按她所言,若是真的如此,那她的心臟應早已替換,怎麼會還有這精神共享?

夏洛奇不知道,黛莉斯當時是瞞著他採用的是靈魂共享。

重生之游戲大亨 心雖換,但靈魂卻換不掉。

雖然瘋魔,但靈魂中的潛在意識卻仍然存在。

所以,夏洛奇一直能感受到黛莉斯,黛莉斯被釋天給換體后依然能夠感應到夏洛奇的存在。

黛莉斯之所以說她的天魔血域不完整,就是因為靈魂中的精神共享存在,讓黛莉斯才沒有百分百的完全喪失自我。

此時,夏洛奇才有功夫抬眼看看這方宇宙時空倒底是何模樣。

遠處一座巍峨的宮殿,那應該就是黛莉斯所說的魔神殿了,這魔神殿可是釋天與盤古大戰後所秘密建造。

諸界眾神拿釋天沒有辦法,因為他的天魔神功的能量本質非常高,根本無法徹底消滅他。

四周十分荒蕪,自己所在的地域不遠處有一斷崖,瀑布從天邊直落下來。

奇怪的是,在懸崖旁,有一飛船傾斜著扎進土裡,似乎是失事後墜落的姿態。

由於在吞噬獸體內,夏洛奇無法將那索菲亞號調動出來,看見這飛船才想起索菲亞號,黛莉斯身體內也保存有索菲亞號的四艘護航戰艦,如今也不知還在不在。

夏洛奇體內也有天魔力存在,自己還曾經暗自用世界多稜鏡分析過釋天天魔力的構成,分析過釋天為何會發狂成魔的原因。

那就是一部分天魔力超過了他所能掌控的程度,他卻硬去操控,結果導致自己心志受損陷入瘋魔。

夏洛奇現在怕的是釋天在明白了自己瘋狂的原因后,為了救治自己,將這部分不可控的天魔力全部輸入到黛莉斯。

找到替代品,找到正確的輸出導入模式,釋天徹底的將自己從天魔力的操縱中解放出來,黛莉斯成了他的犧牲品。

因此,夏洛奇必須將黛莉斯體內的天魔力給驅除出去,這樣才能讓黛莉斯清醒過來。

在一陣方寸亂后,軒轅劍靈的勸說讓夏洛奇逐漸冷靜下來,明白了釋天這麼做的原因,也整理出了一條救治黛莉斯的思路。

可如何才能驅除出黛莉斯體內的天魔力呢? 「當初我對你說,如來與釋天兩人你都不可輕信,如今可後悔?」軒轅劍靈從神劍中顯身出來,依舊玉面劍眉,帝王風範,一襲黃袍玉帶臨風飄逸,絲毫看不出著急與驚慌。

「師傅,這真是徒兒錯了。」夏洛奇坦言。

「誰說你錯了?」

釋天憑空出現在三人面前。

黛莉斯被釋天改造完身體后,身著三點式妖艷魔魅鐵鎧,波浪黑髮披散腦後。

被夏洛奇擊中靈魂短暫昏迷后,在身體表面自動浮現一層天藍**光流彩的軟甲,一根極細的絲絛略斜著挽系在腰間,顯得嬌弱xing感。

「你還敢出現!」夏洛奇當即一劍刺向那灰袍釋天。

釋天雙眼澄明,絲毫不躲。

手指天魔一點,擋開夏洛奇這凝聚精華的破空一刺。

「且聽我說,如何?」釋天淡然道。

「你可知三十六天中誰的實力最強?」釋天問。

「你無需欺瞞後輩,你所說的三十六天你自己去過么?」軒轅皺眉問道。

「我沒去過,但我知道三十六天里的一個大秘密。」釋天搖頭后說道。

「那就是暗黑魔神摩蘇雅實力最強,可是不知為何原因,摩蘇雅消失不見,至今已經過了數十萬年,也沒有找到她的任何消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