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曹興龍等幾個營長也紛紛向麻大拐抱拳告辭,幾個小時之後。寶讓?團三千多人就分乘一百多艘快船分兩趟渡過巢湖,從湖對岸的白羊村上岸離開了。

嶽維漢率寶山團離開不久,一個湖匪小頭目忽然興沖沖地來到了麻大拐跟前,道:“大扛耙子,好事,天大的好事!”

麻大拐撓了撓頭,道:“球的好事?。

“美人,弟兄們在縣城裏截住了一個大美人!”那小頭目色眯眯地道,“是個大戶人家的小媳婦,從上海逃難過來的,皮膚可白可嫩了,長的更是水靈,又大,屁股又圓,大扛耙子你見了一定會喜歡的。”

“他孃的,那還愣着幹什麼,趕緊把她弄過來呀。”

麻大拐一聽頓時兩眼放光,這心裏就跟貓爪子撓似的。

弟兄們,雙倍月票雖然結束了,可火力不能中斷啊,讓月票來得更猛烈些吧,把後面的距離拉開,要不然,劍客實在是沒有安全感啊。 二存,那個卜海逃難來的小媳婦就帶到了麻大拐面一

麻大拐看了後眼都直了,他這輩子活了快四十了,還真沒見過這麼水的女人,特別是這女人的大屁股。又圓又翹又大,麻大拐看了後腦子裏直想。要是錄了這娘們的褲子,裏面又該是多誘人的美景?

那女人明顯是被麻大拐吃人的眼神給嚇着了,不住地後退着。

“別怕別怕,美人別怕。”麻大拐趕緊涎着臉道,“我又不會害你。”

“那你就放我走。”女人說着跪倒在地,悽然道,“我給您車頭,你放我走吧。”

“放你走?”麻大拐皺眉道小“別的事都好說,唯獨這事”還真是有些難辦。”

“那我就死給你看。”那女人突然從懷裏摸出了一把剪刀。鋒利的刀尖一下就頂住了自己的咽喉,麻大拐嚇了一跳。趕緊連搖雙手道,“別別別,美人千萬別衝動,有話好說,先把剪刀放下小有話好說嘛。”

“那你就放我走。”女人道”不然我就死給你看。”

麻大拐搓着手,爲難道:“你說你一個女人家家,孤伶伶的逃難沒個男人罩着也不是個事,對吧?萬一要是遇上個歹人什麼的,劫財劫色,你咋辦?要我說,你還不如留下給我當壓塞夫人得嘞,我保你一輩子吃穿不愁,穿金戴銀啊。”

“呸。”那女人啐了麻大拐一臉,道,“我死也不做湖匪婆子。”

“不願做壓塞夫人也行啊,我讓你做誥命夫人!”麻大拐趕緊又道,“寶山團你總該聽說過吧?寶山團的團座嶽維漢,剛剛還在這裏跟我喝酒吃肉,他還專門邀請我入夥呢,美人,只要您願意從了我,我這就去找嶽團座入他的夥。”

“寶山團,守四行的寶山團?”女人神情微颯

“對對對。 錦玉滿棠 就是守四行的寶山團。”麻大拐見事情有門,趕緊又道,“只要你從了我,我這就去追嶽團座等把小鬼子趕出中國,老子就能搖身一變成爲的大官。到時候你就等着做官太太吧,嘿嘿,嘿嘿嘿”

女人咬了咬牙,似乎做了某個決定,道:“行,我答應你,但是我有個條件!”

“哎好,別說一個條件。一百個也不成問題。”麻大拐當下大喜道,“美人你快說。”

女人咬牙切齒道:“小鬼子炸死了我全家,我男人,我公公婆婆,還有小姑,一家六十幾口就我跟三歲的兒子逃了出來,可在浦口又跟我可憐的兒子失散了,你要真能殺光小小鬼子。再幫我把兒子找回來,我就跟你!”

“行行行。這沒問題。”麻大拐喜救孜地道,“鬼子一定殺,兒子一定找,不過這事可急不來,你看我們是不是先把喜事給辦了”

女人道:“只要你對天起誓。我就,依你。”

麻大拐聞言大喜,當下舉手立誓道:“蒼天在上,我麻大拐要是說話不算數,出門挨雷劈,不得好死!”說完,麻大拐又猴急地道,“美人,你看誓也立了,條件也談妥了,這天色也不早了,咱們是不是該歇了?”

說着,麻大拐就伸手來拿女人手中的剪刀。

女人俏臉上涌起了一團緋紅。任由麻大拐拿走了剪刀,麻大拐大喜,一下就將女人攔腰抱了起來。蒲扇般的大手順勢就在女人肥碩的臀部摸了兩把,一根手指頭還探進了幽深的股溝裏,觸手只覺柔軟滑膩無比。箇中滋味當真是不足爲外人道。“歇了歇了,都他孃的歇了。”

麻大拐吼了兩嗓子,就抱着女人迫不及待地轉到後寨快活去了,旁邊的湖匪看得是目瞪口呆,心忖大扛耗子不愧是大扛耙子,哄女人的本事也是出類拔粹啊,就這三言倆語的居然就把個三貞四烈的良家婦女給哄到手了?

巢湖縣城。

第師團和第師團幾乎是前後腳趕到,不過很遺憾,等他們趕到時,早已經失去了寶山團的行蹤,甚至連追蹤定位的特戰大隊也失去了聯絡。

縣城北門外的野戰營房裏,第師團師團長獲洲立兵中將正和第舊師團師團長中島貞雄中將正在商討對策,作爲兩大野戰師團的師團長,獲洲立兵中將和中島貞雄中將當然不會把希望寄託在特戰大隊身上,他們更信任的顯然還是自己的部隊。

獲洲立兵中將在地圖上畫了個圈,東起巢湖,西至舒城,北抵合肥,南至無爲、廬江,然後對中島貞雄中將說道:“中島君,由於情報缺乏,我們無法準確定位支那人的行蹤,但我可以肯定,天亮之前他們不可能跑出這個區域。”

,中島貞雄中將深以爲然鯊,“獲洲君的判斷與接爾你,心合

獲州立兵中將又道:“我已經命令第。瞅隊駐守合肥,第結聯隊駐守肥西,第毖聯隊及騎兵聯隊連夜向舒城迂迴;中島君,只要你的部隊能夠及時攻佔無爲、廬江堵住支那人南逃之去路,寶山團就將成爲甕中之鱉!”

“小喲西中島貞雄欣然點頭道,“小第勞聯隊剛剛回電報,已經攻佔無爲縣城,第強聯隊正向西側擊廬江縣城,不出意外的話,明天天亮之前應該能夠抵達預定位置。”

中島貞雄話音方落,第遲師團參謀長小藤惠大佐手拿電報走了進來,又猛然收腳立正,向兩位師團長敬了記標準的軍禮,道:“將軍閣下,幽子小姐已經開始執行夜鷹計劃,不出意外的話,從明天開始,她就能夠向我們提供支那人確切的位置了

深夜十時,寶山團經過三個多小時的急行軍終於趕到了三河鎮。

三年鎮原本只是皖中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古鎮,不過,太平天國時期生在這裏的一場驚天大戰卻使這個小鎮名聲大噪!太平天國後期,太平軍大將陳玉成、李秀成曾在三河鎮集結了十餘萬大軍,一舉全殲了湘軍悍將李續賓所部六千餘人!

池成峯喘息着追上嶽維漢,道:“團座。你看弟兄們都已經累得不行了,是不是在這三河鎮宿營算了?反正小鬼子的特戰大隊已經被麻大拐的湖匪收拾了小鬼子的兩大主力師團也不可能這麼快追上來,你說呢?”

“不行,這才走了多遠你就想宿營,不要命了?”嶽維漢冷然道,“你可千萬不要小看小鬼子的兩大主力師團,就算沒有特戰大隊給他們指引方位,以小鬼子那些箇中將師團長的戰術素養,也能大致判斷出我們的位置!如果天亮前不能越過廬舒公路,我們就會陷入鬼子的重圍,那時候老子就該成爲李續賓第二了!”

“小李續賓?”池成峯撓頭道。“李續賓是誰?哪個集團軍的?”

“你個文盲。”嶽維漢皺了皺眉頭,道,“趕緊回去你帶你的兵,二營都落後面了!”

二道灣,湖匪老巢。

麻大拐打樁機般起伏的黑腚終於停了下來,旋即屁股蛋子開始劇烈地抽搐起來,足足好半晌之後,麻大拐才長長地舒了口氣,從女人柔軟的嬌軀上翻了下來,女人嬌靨緋紅,美目似水,正以異樣的眼神望着這個又黑又壯的男標

迎上女人異樣的眼神,麻大拐撓了撓頭,不無尷尬地笑道:“美人你彆着急撒,容我先喘口氣,最多半袋煙的功夫,咱就梅開第八度,嘿嘿。討厭。”女人伸出春蔥似的玉指,輕輕地戳了下麻大拐的額頭,道,“還要來,你想弄死我呀?”

“哪能呢?疼你還來不及呢。”麻大拐說着就來吻女人的臉。

女人讓開了小嘴。任由麻大拐吻在她的俏臉上,一邊語氣幽幽地說道:“麻大哥,你說話可得算數,可不能得了我的身子說話又不算數了?”

“小不能麻大拐義正詞嚴地道,“小我麻大拐向來說一不二。說好了殺小鬼子替你報仇就一定去殺小鬼子,哦,還有你兒子,我也一定替你找回來

“那就帶上我女人道“我也要殺鬼子,替我男人報仇。”

“啥?你也去?”麻大拐聞言不由一愣。道,“你個女人家家的。成嗎?”

女人道:“裏不也有女兵麼?憑什麼別人行我就不行?再說你要是走了,我咋辦?忍心讓我一個人留在這湖匪窩裏麼?”

“呃,這倒也是麻大拐不禁有些猶豫起來。

麻大拐就想,他要真走了,卻把這麼個嬌滴滴的大美人留在水寨裏還真不不是個事,萬一留守水塞的那些個土崽子見色起意,拐跑了美人咋辦? 契約婚姻:宮少求放過 不過很快,麻大拐就有了決斷。惡狠狠地道:“成。那就帶你一塊去!”

說完,麻大拐順勢又壓到了女人身上,猴急地道:“美人,我又行了。”

“死人。”女人心願得償,不由竊喜地打了麻大拐下,嗔道。“你輕些個,我都快被你弄腫了

麻大拐嘿嘿一笑,提槍一刺頓時暢然入港。

話說麻大拐活了快四十了,還真的從未像今晚這麼威風過,一夜八次郎啊! 第師團及第侶師團的聯合作戰室裏。隔壁通訊室的電報嘀嘀嘀響個不停,通訊參謀們正忙着將各步兵聯隊、騎兵聯隊的最新個置抄錄下來交給作戰參謀,作戰參謀們則忙着將代表日軍的小紅旗插到摸擬沙盤上。

獲洲立兵和中島貞雄就站在沙盤邊上。

隨着寫有“第墜步兵聯隊。字樣的小紅旗插到廬江縣城,整個包圍圈終於成形了。

“喲西。”獲洲立兵中將欣然點頭道,“各聯隊都已經按時抵達預定位置,寶山團現在已經是甕中之鱉了”小

中島貞雄中將旋即回頭吩咐參謀長小藤惠大佐道:“命令,各步兵聯隊立即派出撥索小隊,對包圍圈內的所有區域進行嚴密搜索。記住,森林,河谷,蘆葦蕩,任何可能藏身之處都不得放過,而且要拉網式反覆搜索!”

“哈依!小藤惠大佐猛然低頭,旋即領命而去。

南京,日軍華中方面軍司令部。

冢田攻少將興沖沖地進了鬆井石根辦公室,收腳立正道:“大將閣下,中島貞雄閣下從巢湖回電報,第師團及第舊師團已經對寶山團完成合圍,不過暫時還無法確定寶山團藏身的具體位置,眼下正進行拉網式搜索

“喲西。”鬆井石根聞言頓時振奮莫名,道,“這回終於逮住了這隻狡猾的支那狐狸。”

冢田攻少將道:“大將閣下,櫻花計劃的第一個環節已經順利完成,現在是不是應該實施第二個環節了?。

“喲西。”鬆井石根道欣然點頭道,“立即通過隱祕渠道,將寶山團陷入我兩大主力師團的消息透露出去

“哈依。”冢田攻少將猛然低頭,旋即領命而去。

武漢,行營。

國府侍衛長王世和神情凝重地走進了蔣委員長的辦公室,道:“委座,剛剛軍統局上海站剛剛得到絕祕消息,日軍華中方面軍所屬第、第舊師團已經在巢湖附近完成了對寶山團的合圍,不過暫時還沒有找到寶山團的具體位置,眼下正進行拉網式撥索。”

“嗯?”蔣委員長聞言頓時坐直了身軀,道,“空軍那邊有現什麼嗎?”

王世道:“空軍剛剛回報,在巢湖附近的合肥、肥西、廬江、舒縣、無爲等地的確有大量日軍活動,種種跡象表明,軍統局上海站得到的消息應該是可靠的,寶山團很可能已經落入了日軍兩大師團的包圍圈裏

“寶山團那邊呢?”蔣委員長急道,“還是沒能聯繫上嗎?。

王世和搖頭苦笑道:“寶山團的電臺一直處於靜默狀態,始終聯繫不上。”

蔣委員長的臉色立刻有些變了,當下長身而起,在房間裏急地來回踱起步來。

王世和試探着道:“委座,需不需要通知顧築同,讓劉建緒的第舊集團軍和羅卓英的第舊集團軍從贛北出擊皖中?”

“不。”蔣委員長搖了搖頭,道。“僅憑第舊、第舊兩個集團軍是不夠滴,立即電令顧築同,除了第舊、第舊集團軍從猜北出擊皖中外,再讓王東原的乃軍、唐式遵的引軍以及潘文化的飛軍從淅北出擊?側擊桐陵、蕪湖方向,策應皖中戰局

“是。”王世和啪的立正,旋即領命而去。

舒城西南二十里,耳河河灣。

昨天夜裏,寶山團在巢湖水匪的護送下從白羊村上岸,遂即沿着坪河向上遊方向急行軍,經三河鎮抵達了現在藏身的個置時,天色已然大亮,爲防鬼子飛機現,嶽維漢遂即下令全團進入河邊的樹林裏休整。

果不其然,天亮沒多久。小鬼子的飛機就到了。

嬌妻逆襲:改造無心老公 雙過了片刻,從東南方向又飛來了一架飛機,池成峯眼尖,突然大叫起來:“他姥姥,青天白日旗!團座,我們的空軍!”

嶽維漢急舉起望遠鏡透過樹梢往天上看時,兩架飛機已經鬥上了。

“他姥姥,乾死!”

“打打打打,打死這狗孃養的!”

“天上的空軍兄弟,頂住,一定要頂住啊,”

“他孃的,馬克沁,快把馬克沁架起來,老子得幫空軍兄弟一把”。

“不行,團座有令,沒有他的命令誰也不許擅自開火,會暴露目標的。”

頓時間,隱蔽在樹林子裏的寶山團官兵便開始騷動起來,要不是嶽維漢提前下達了軍令,沒準這些混蛋還真可能架起重機槍對天掃射。

再說天上的空戰,兩戰偵察機只纏鬥了不到五分鐘就分出了勝負。

的偵察機一個;二猛然拉昇,然後在空中兜了個大圓?就反咬住,口件訓察機的尾巴,機關炮的炮口頓時就綻起了耀眼的紅光,鬼子偵察機的左側機翼上頓時就冒起了一股黑煙,旋即一頭紮了下來。

“好,打的好!”

“對,就應該這樣打!,小

“天上的空軍兄弟,好樣的!”

樹林子裏頓時響起了一片歡呼聲,所有的官兵全都脫帽要慶。

不過,沒等官兵們的歡呼聲過去,飛機引擎的巨大轟鳴聲就又從東北方向傳了過來,旋即四架日軍飛機從雲層裏鑽了出來,稍有見識的官兵立刻就變了臉色,因爲這次來的可不再是戰鬥偵察機,而是真正的零式戰鬥機了!

偵察機只抵抗了半分鐘不到就被擊落了。

看着偵察機冒着黑煙從天上一頭紮下來,樹林子裏的寶山團官兵頓時神情黯然,紛紛出了一聲遺憾的嘆息,還是池成峯眼尖,大叫道:“團座,我看到飛行員跳傘了,飛機上的兩個飛行員都跳傘了”。

話音未落,冒着黑煙的飛機就已經扎進了不遠處的山谷,旋即就是轟然一聲悶響。

嶽維漢急擡頭看時,果然看到兩道小小的黑影正從天上急墜而下,其中一道身影身上猛然彈出了降落傘,然後飄飄悠悠地落了下來,另一道身影卻徑直像流星般墜落而下,自始至終都沒有打開降落傘!

嶽維漢嘆了口氣,旋即回頭下令道:“野戰醫院立即做好手術準備,警衛連立即出,準備營救飛行員”。

南京,華中方再軍司令部。

冢田攻忽匆匆進了鬆井石根辦公室,道:“大將閣下,支那人有反應了!”

“哦?”鬆井石根頓時擡起頭來,道。“冢田君,快說說

冢田攻道:“航空偵察隊回報,贛北方向已經完成集結的支那主力正從九江渡江;另外淅北方向也有大量支那軍正在集結。”

“喲西。”鬆井石根重重擊節道,“巢湖那邊有消息了嗎?”

“還沒有。”冢田攻搖頭道,“不過我想應該快了

鬆井石根頓時心頭一跳,道:“不會出什麼事吧?”

“我想應該不會。

。冢田攻搖了搖頭,旋即又道,“不過,就算寶山團跳出了第師團和第舊師團的包圍圈,那也沒什麼,櫻花作戰計劃的主要目標不是寶山團,的是瑭北方向的支那主力,以及奪取支那人的行營武漢!”

“喲西。”鬆井石根欣然點頭道,“不過,還是不能大意!電告獲洲君以及中島君,千萬不能讓寶山團完全脫離戰場,否則的話,贛北方向的支那主力就很可能縮回去。這樣一來,我們的櫻花作戰計劃也就化爲泡影了。”

“哈依。”冢田攻猛然低頭,旋即又道,“大將閣下的顧慮極有道理,不過我想,有幽子小姐以及夜鷹計劃的協助,寶山團要想完全脫離戰場,根本就不可能!畢竟,幽子小姐可是大日本帝國精心培養的級特工!”

掉河河灣,寶山冉臨時駐地。

將近中午時分,前去搜救的警衛連終於找到了跳傘的那兩名飛行員,其中一個早已經摔成了肉泥,根本就救不活了,另一個傘被樹枝掛破,從十幾米的高空摔下來,也摔成了重傷,現在正在野戰醫院裏搶救。

留在舒城的眼線也回來了,日軍已經佔領舒城,並在各交通要道設置了路卡。

隨同眼線一起回來的還有劉奉生的保安營,不過保安營在轉進途中跟鬼子幹了幾仗,四百多人的大營已經只剩百來號人了,不過,劉奉生卻給維漢帶回來七個老部下,赫然就是留在楊村養傷的原警衛排長劉鐵柱以及那六名重傷員。

劉鐵柱與曹興龍、池成峯等人相見,自然是分外高興,池成峯再將離開楊村之後寶山團所經歷的那些大仗、惡仗隨便一說,劉鐵柱和歸隊的六名戰士直聽得心動神搖,嘴裏更是連叫可惜,可惜沒能參加這樣的大戰。

讓嶽維漢略略感到意外的是,麻大拐居然也帶着一票湖匪追了上來,還帶了個嬌滴滴的壓寨夫人,還說是想通了,要加入打鬼子,嶽維漢自然是欣然接納,還給了麻大拐和他的一票湖匪兄弟一個寶止。團獨立大隊的番號。

剛剛安頓好麻大拐和一票湖匪,那邊趙欣怡就匆匆走了過來。道:“團座,跳傘的飛行員醒了。說是有急事要見您。” 二嶽維漢趕到臨時架設的,“野戰醫院“時。千葉花子正杜心哎傷飛行員包紮傷口,看到嶽維漢大步走近,千葉花子白哲的俏臉上悄然涌起了兩朵紅雲。

嶽維漢卻沒有現千葉花子神情上的細微變化,再說他現在也沒這份心情,當下以日語急聲問道:“花子醫生,情況怎麼樣?”

說到傷員,千葉花子立刻就恢復了冷靜,道:“傷勢很重,不過經過手術,性命是保住了,但他的右手卻保不住了,傷逾之後也開不了飛機了。”

嶽維漢聞言頓時神情一黯,這飛行員上不了天,那不跟殺了他差不多了?

那飛行真剛剛從麻醉中醒來,還沒有現自己的右手已經不見了,當下問嶽維漢道:“你是,嶽維漢嶽團座?”

嶽維漢輕輕頜道:“鄙人正是嶽維是”

“團座。”那飛行員急道,“你快打開電臺,跟上峯聯繫吧!”

“上峯?”嶽維漢皺眉道,“第五戰區長官部?難道又有什麼新的作戰命令?”

“不是第五戰區長官部,是國府侍從室!”飛行員急道,“委座要立刻與您對話。”

“委座!?”嶽維漢聞言頓時臉色微變。“對,估計是有什麼重大作戰任務,耍不然也不會出動空軍來找你們飛行員道,“我們已經在天上找了你們兩天了,可始終沒能找着你們,團座,你快去打開電臺吧,我擔心晚了會誤了大事呀”。

“行,那你安心養傷。”嶽維漢點點頭,轉身就走。

走了沒幾步,背後猛然就傳來了一聲撕心裂肺的聲音:“我的手!我的右手呢?”

嶽維漢神情黯然,趕緊急走幾步離開了野戰醫院,不過,當嶽維漢返回團部時,卻現柳忻上尉正在脾氣,電訊班的幾名戰士全都低着頭,正在挨。

“讓我說你們什存好?如此重要的零件,居然說丟就丟了?你們怎麼保護的電臺?”

“身爲一名通訊兵,電臺就是你們的生命,不,既便你們的生命沒了,電臺也不能出事,你們知不知道,這部電臺有多重要?我告訴你們,這部電臺很可能關係到全團三千多官兵的生死存亡,現在電臺開不了機,你們負得起這個責任嗎?”

嶽維漢一聽臉色立刻就拉了下來,沉聲道:“怎麼回事?”

柳忻沒有吭聲,只是向嶽維漢使了個眼色,然後轉身進了臨時充作電訊室的山洞。

嶽維漢當即跟了進來,柳忻壓低聲音說道:“團座,電臺的一個主要零件不見了!”

嶽維漢頓時睜圓了眼珠子,不過沒等嶽維漢火,柳忻就接着說道:“團座你別急。我還有備用電臺,昨天巢湖水匪不是滅了小鬼子的特戰大隊嗎? 影視世界無限傳送門 翰林哥把小鬼子的電臺帶回來了,這部電臺比我們原來的電臺功率還大。”

“呼”嶽維漢這才舒了口氣,道,“你個死妮子,你這回真嚇死我了。”

“還有”柳忻眨了眨美目,又道,“團座,我懷疑電臺的零件不是丟的,而是有人偷走了!”

“你說什麼?”嶽維漢動容道,“有人偷走了?”

“對。”柳忻非常肯定地道,“早上我還檢查過電臺,所有零件全都是齊備的,可去了趟野戰醫院,等我回來時電臺的收器就不見了!在此期間,電臺就沒移動過,收器又怎麼可能丟失?很明顯,是有人偷走了。”

嶽維漢凜然道:“這麼說,我們團裏進了奸細?”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特種兵痞在都市 柳忻道,“反正收器肯定是有人偷走了

“行,我知道了。”嶽維漢說着就伸手來摸柳忻的小臉,涎着臉笑道,“柳上尉,這次你可是立了大功了,不過還得委屈你一下跟我演一出好戲。”

說着,嶽維漢又上前兩步,整個人幾乎貼住了柳忻的嬌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