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最起碼,我不知道哪個男人會捨得讓自己真正的女朋友,去陪兄弟喝酒。”

在她身後,周霜霜氣的一口乾了面前那杯咖啡。

下一刻,被死死壓抑的咳嗽聲悶悶的傳來。

………………………………………

陸綿綿倒是沒有察覺。

她只是終於捨得挑明這一切。

那個曾經在她直播時放煙花,能夠隨時察覺她的情緒,無時無刻都在安慰鼓勵她的男人,其實只是閒暇時的消遣……

她的所有心思,都只不過是一廂情願。

但是,她能一步步靠着自己爬上來,憑的,可不單單是美貌。

能夠支撐她的,永遠都只有理智。

“……所以,拜託你說我的時候,先看自己一眼。你是什麼德行,自己心裏還沒點兒逼數嗎?”

鄭維宏臉色都青了。

他跟陸綿綿在一起這麼久,對方行事大方,舉止溫柔,又十分有眼色,從來沒在他面前用過這樣粗魯的字眼。

“哼。”

他冷笑一聲:“只會看眼前那一畝三分地,到底是個女人……”

“還是個爛泥堆裏爬出來的……”

陸綿綿“啪”的一聲,將咖啡放了回去。

她冷笑道:

“女人怎麼了?”

“我眼前的利益,都比你給的要多!”

她似乎是生氣。

“鄭維宏,說什麼手指縫漏出來的之類的話……你是不是忘了,”她湊近鄭維宏,吐氣如蘭。

“我跟你交往,你除了給了我直播平臺上的推薦,還有要被平臺分走的那些打賞,還有什麼?”

“那些推薦是什麼等級的? 隱婚厚愛:江少的神秘丑妻 你自己心裏沒點兒逼數嗎?按我如今的人氣,就算沒有你,本也該有的。有了你,不過是多點噱頭罷了。”

“至於你說,你手頭漏給我的那些好處……”

她冷笑一聲:“抱歉,你也好好盤點一下自己的身家好嗎?我跟你在一起,是讓你買包了,還是買首飾了?”

緋聞前妻:總裁離婚請簽字 她擡擡胳膊,又撩撩頭髮:“我渾身上下你看得見的地方,哪樣東西是你置辦的?”

……………………………

綠蘿後頭,被接二連三的大消息打了個措手不及的周霜霜等人,好不容易纔平復下剛纔的嗆咳……

這會兒,又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人,果然不可貌相啊!

鄭維宏可是有百度百科的人啊,身家據說多少多少,平日裏女朋友一茬一茬的換……

在大家眼中,這活脫脫就是一個有錢的花心浪子嘛!

沒想到啊沒想到,他對女朋友居然這麼摳!

幾人對視一眼,心中俱都明白了——難怪一個女朋友都留不住!

…………………………………………

那頭的對話還在繼續,她們今天可算見到當紅女主播陸綿綿的實力了,簡直懟人無極限!

“……倒是你,”

陸綿綿鄙視的看了鄭維宏一眼:“你忘了吧,你手上那對袖釦,還是我送的呢。”

呸。

陸綿綿心道,她的錢掙得那麼不容易,纔不會送這個渣男袖釦呢!

這東西據說是哪天他們狐朋狗友開完趴之後留下來的,她第二天見到了,隨手就給塞盒子裏遞出去了。

當然,作爲趴體主人公之一的鄭維宏,自然是記不得這點小事的。他還以爲,這東西就是他的呢!

——其實也的確是他的,但是趴體太嗨,他忘了……

但此刻,面對陸綿綿得意擡起的下巴,鄭維宏的臉色,真的是一言難盡!

他想起來了,自己以往交的女朋友,不是十八線嫩模,就是旗下的網紅們,大家你情我願,人家陪他玩,他給人家買買買……

但陸綿綿手段高,畫風又清奇,跟着他什麼都不要,他還以爲這是新玩法,索性順水推舟也就不掏錢了。

有時候還跟兄弟們溝通,大家鬨笑着打賭,看她這幅假清高的模樣能撐多久——那一顰一笑,都是風塵中盪出來的模樣,指望扮清純大學生來蒙他,還嫩了點。

他是抱着看好戲的心態,當真什麼都沒有置辦,就等着陸綿綿哪天忍不住露出馬腳,開口求他……

說實在的,他之前談了幾個網紅女朋友,基本也都這套路,大差不差啊!

可這不是……這不是……

這一刻,鄭維宏也詞窮了。

陸綿綿口舌如刀,此刻慢條斯理的,一層層簡直要扒掉他的皮!

“還有……”

陸綿綿慢條斯理的掏出錢包,錢包裏頭一排卡。

“我最開始可是吃吃喝喝開直播的,整個帝都稍有名氣的地方,我都有卡。比如說這裏,我們每次在這裏喝咖啡,你嘴上說簽單,基本服務員都沒讓你簽過吧,不好意思……”

她看着鄭維宏,此刻笑得格外燦爛:“你連喝咖啡,都是我請的。說我是爛泥堆裏爬出來的女人……不好意思,你就是被這樣的女人,包養着的男人。” 陸綿綿言辭如刀,一刀一刀,確確實實插到了實處。

周霜霜三個縮在隔間,此刻大氣也不敢出。

——乖乖呀!

本以爲陸綿綿是朵又作又矯情的小白花,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後,發現她變成了解語花。

到今天,才發現人家是個敢包男人的霸王花!

四人透過那藤蔓間小小的空隙看過去,只覺陸綿綿今天特意畫的微挑的眉毛,都讓人覺得心悅誠服。

——誰纔是大姐頭?

周霜霜那樣純靠武力的,根本不中用!

四人鄙視的眼光看過來,周霜霜也無話可說。

講真,對面那位舍友,可真他媽帥啊!

……………………………………………

而鄭維宏已經出離憤怒了。

他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羞辱!

此刻,只聽“啪”的一聲,他已經一巴掌拍到桌子上。

杯裏的咖啡震了幾震,終於潑灑在桌面上,沁染了一大片原本淺色的桌墊。

“陸!綿!綿!”

他一字一句,咬牙切齒。

被人這樣羞辱,他終於再也貼不住一張向來風度翩翩的好臉皮,神態極其猙獰。

“好,好樣的。”

他微喘着氣:“是我看走眼了。”

“你這樣的女人,難怪能從爛泥堆裏爬出來,果然有手段!”

他說着,突然笑了起來,原本溫柔又多情的那雙眼睛,帶給人的,卻滿滿都是惡意。

“天天裝的這麼像,你的朋友還有粉絲,都不知道你的過去吧?”

他得意的笑了起來:“可別忘了,這都是你親自跟我說的。”

是啊。

陸綿綿目光如同淬了冰——這樣一副好皮相,溫言軟語風度翩翩,她一時犯了傻,被他聽到家事。

接着,又因爲一點無所謂的溫情,將自己腐爛的根部剝開給對方看……

卻根本從未考慮,對方到底是不是個人。

…………………………………

周霜霜此刻自覺窺破了朋友的祕密,正一個勁兒的懊惱後悔,想要偷偷撤走。

卻在此時,又一次聽到了鄭維宏的聲音。

鄭維宏卻自覺拿到了陸綿綿的痛處,此刻得意洋洋。

“怎麼,想不想直播間再火一把?你說,我把你出身的事捅出去怎麼樣?”

陸綿綿攥緊了拳頭。

她擡頭看着已經站起來的鄭維宏,臉色煞白。

“鄭維宏,我原本以爲,你好歹也算個男人。”

她深吸口氣:“我既然敢把臉露在別人面前,就早就做好了承受一切的準備。有本事,你儘管宣揚好了。”

她看着對方:“被我包養的……人。”

鄭維宏眼神一厲,立刻伸出手來——

“啪!”

陸綿綿都做好了閉眼的準備,然而等了一會兒,卻只聽到聲音,沒感覺到痛。

她可不相信,鄭維宏那個小肚雞腸的男人,此刻會幡然醒悟不打女人。

她悄悄睜開眼睛。

自己身前,擋着一個女生。

這一瞬間,不知爲何,她鼻子突然酸溜溜的,眼圈也紅了起來。

“霜霜……”

她向前一步,一把摟住了周霜霜的腰肢。

接着埋頭在她身後,可憐兮兮的啜泣着。

鄭維宏一巴掌被攔下,此刻眼睛通紅,情緒已經顯出幾分暴躁。

咖啡廳裏難得有這樣的大陣仗,此刻顧客雖不多,但已經都往這邊在看了。

陳雪薇看到一旁的經理緊張的看着這邊,不由微微搖了搖頭。

鄭維宏不動聲色的擰了擰手腕。

——瑪德那女生什麼來頭? 重生之美人妖嬈笑 剛纔擋她的那一下,跟撞上鋼板似的……

不過……

他冷笑:“這是你的幫手?我看看……”

他打量着衆人,突然笑了起來:“都是你同學對不對?陸綿綿,這麼好的朋友,你告訴過她們,你的故事嗎?”

“在我面前充大頭蒜,就憑你?!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出身吧!一個出來賣的……你以爲自己是個什麼樣的?!”

“我呸!”

周霜霜再也忍不住了,此刻“啪”的一聲,拍桌子上前一步,掙脫了陸綿綿的摟抱。

這時,咖啡廳裏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這裏了。

周霜霜環顧四周,接着突然扯開嗓門大聲道:“要點臉行嗎?人家都要跟你分手了,你還非得來糾纏!”

她上下嘴皮子一搭,機關槍似得吧嗒吧嗒一堆的話。

“人家女孩子好聲好氣跟你分手,你非不幹,還無中生有中傷人家……”

“就這點肚量,你還是不是男人了?你要不要臉!”

緝兇進行時 鄭維宏心中感覺到一絲絲的不妙。

這時,另一個個頭高挑的女生也站了出來,義憤填膺:“對,你根本就不是個男人,我們都聽到了,你就是個——”

“吃軟飯的!”

鄭維宏感受到衆人的目光,一瞬間只覺七竅生煙。

而眼前的幾個女生,卻都跟唱雙簧似的,一句接一句,直接說給所有人聽——

“談戀愛那麼久,一分錢都不肯掏,喝咖啡還要女方付錢,身上穿的戴的都是女孩子置辦的……”

“你們是正常處對象,又不是富婆包小白臉,你憑什麼都叫女孩子給你花錢?!”

“人家女孩子的錢都是白來的嗎?如今支撐不住了纔來說分手,你還罵人家是……”

周霜霜又一次站了出來:“大家評評理,這樣的男人,還叫男人嗎?”

周圍看過來的視線陡然變得灼熱起來。

鄭維宏站在那裏,臉色鐵青。

此刻,陸綿綿看着擋在她身前的周霜霜一行人,再也維持不了自己的堅強,一把砸向她的懷中,豆大的淚珠一顆顆的滴落。

只不過,落淚的軌跡似乎有技巧,眼妝倒是絲毫未脫。

“霜霜……”

她哽咽着:“我好怕……”

她哭着說着,字眼標準又清晰:“我沒錢了……我是真的沒錢了,所以才說要分手的,我養不了他了……”

“瑪德你說什麼——”

鄭維宏破口大罵。

“你閉嘴!”

周霜霜喝道。

下意識的,鄭維宏瑟縮了一下。

這下子,周圍人的視線來回轉着,越發的興致勃勃。

“別怕,別怕啊……”

周霜霜安慰着陸綿綿,卻聽她接着聲淚泣下的控訴:“我說要分手,他不肯,還叫我出來賣……”

周霜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