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月九黎從地牢被帶來的途中,就被下了葯陷入昏迷,因此根本沒有見過君筱木子……

「我有事必須來這裡,而且當時我看到哥哥也被抓了,所以才……」君筱木子簡單的將自己的事情說了一遍。

也讓墨九狸和柯雪晨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對了,九黎,她是墨城的表妹墨九狸!要不是小九狸在小院救了我,我也無法來救你們了……」柯雪晨看著墨九狸,為月九黎介紹道。

「你是辰風妹妹的那個女兒?你不是……」月九黎有些震驚的看著墨九狸,據說那孩子不是廢物么。

為什麼眼前的女子怎麼看,也不像是廢物啊……

「我看還是先解決了這裡的事情吧!」墨九狸微微一笑道,柯雪晨這傢伙心也是夠大的了,沒看到對面的幾位,眼睛都眼噴火了么,他還有心情拉著月九黎敘舊。

墨九狸的提醒,才讓月九黎發現,此刻自己已經不是在地牢中了。想到聖俟夜眼神一縮:「俟夜呢?」

「放心吧,俟夜已經被我們救出去,派人先送回去了!」柯雪晨挑釁的看著紫堂道。

他已經看出來了,地牢中那些被試毒的人,應該就是這個紫衣男子的作為。用活人試毒,他簡直就是喪心病狂……

「你說什麼?你們去過地牢?」果然,聞言紫堂的臉色一沉道。

紫楊門的地牢,那可是他煉毒的地方,裡面關著的,都是他抓來試毒的犯人!如果這些人真的去過地牢,豈不是說他的秘密,就被這些人發現了?

似乎是看出紫堂的顧及,柯雪晨笑眯眯的說道:「自然了,你是不是現在還不知道你用來試毒的那些人,去了那裡啊?你要是想知道的話,小爺可以告訴你!」

「你對他們做了什麼?」紫堂頭上青筋暴起的問道。

他現在已經可以肯定,這兩人絕對去了地牢,而且,搞不好還對那些人毒人做了什麼!

「呵呵,小爺我也沒做什麼,只是給你的毒人下了毒而已,只是不知道沒有解藥的他們,現在還能否活著了!」柯雪晨不怕死的說道。

而君筱木子服下墨九狸遞給她的丹藥,正在儘快的恢復著。月九黎也服下了墨九狸又遞過來的丹藥,站在柯雪晨的身邊……

墨九狸則不動聲色的將一些藥粉,給了手背上的雲夏,讓雲夏悄無聲息的將紫楊門弟子的毒解了……

在柯雪晨跟紫堂鬥嘴的時候,眾人誰也沒有注意道,墨九狸的手背上一絲肉眼極難撲捉到的綠光,悄然鑽入地面,再次出來時,剛好在每一個紫楊門弟子的腳踝處,出現一個尖尖的木刺,木刺上面帶著一點粉色,狠狠的扎在那些弟子的腳腕處…… 第611章

卻因為他們此時沒有神志,無法發出聲音,也沒有露出表情!而在被軋過之後,他們的神志也在以著非常緩慢的速度恢復著……

「好了紫堂,不需要跟他們廢話那麼多!既然他們找死,就送他們一程……」一直站在紫堂身後的兩名老者,對視一眼,從彼此眼中看出了不耐煩道。

「大長老,你們的意思啊……」之前說話的老者回頭看向兩人驚訝道。

「既然她不願意交出陰陽墜,而這些人又前來送死!我們就做一回好事,送他們去地獄好了!」另一名老者臉色陰沉的看著墨九狸幾人說道。

「一切聽從三位長老安排!」

紫堂和藍山聞言,有些興奮的低頭說道!

墨九狸等人謹慎的看著幾人,不明白他們準備做什麼!

綜深淵之獄 「主人,都好了!再過半個時辰,那些弟子就會徹底清醒過來了!」雲夏回到墨九狸的身邊說道。

「好,我知道了!」墨九狸點頭道。

「我在問你一次,陰陽墜你是交還是不交?」其中一名老者眼神狠毒的盯著君筱木子問道。

「死都不交!」君筱木子仰著頭說道。

「哈哈哈哈,很好!既然如此,你們就去死吧!」老者忽然一笑,然後他的手裡出現一顆紫色的寶石。

老者將紫色的寶石拿在手裡,微微一個用力,只見嘭的一聲,紫色的寶石就被老者捏碎了……

隨著紫色寶石碎裂的瞬間,紫楊台下的火海瞬間被熄滅,接著整個巨柱迸射出一股強大的紫色光芒,將整個禁地的人,都籠罩在其中……

「不好,暗護法救下那隻小獸!」墨九狸見狀眼神一冷,立即喊道。

暗處的暗護法聞言,直接飛到紫楊台中間的巨柱面前,伸手就要將那被鎖在上面的小獸救走……

「真是白痴,陣法已經開啟,憑藉你們幾人還想撼動陣法分毫,簡直是痴人說夢!」紫堂眼神鄙視的,看著忽然出現在紫楊台邊的暗護法道。

果然,隨著紫堂的話落下之後,暗護法靠近紫楊台的身體,被一股彈力直接給反震了回來,倒退數步才微微站穩,暗護法震驚的看著紫楊台的周圍,竟然出現了一圈透明的禁制……

墨九狸眼神危險的一眯,回頭看向那些還沒有真正清醒的紫楊門弟子們,此刻隨著紫光的籠罩,那些弟子的臉色都變得極為難看……

「九狸,這是怎麼回事?」柯雪晨順著墨九狸的目光看去,也發現不對勁的問道。

「這個陣法啟動,需要上千個生魂獻祭!」墨九狸冷聲的說道。

「什麼?上千個生魂?難道他們是要用……」柯雪晨說到後來,震驚的看著對面高台上的紫楊門主等人。

這時他也終於發現,整個禁地,除了紫楊門的門主幾人所在的高台之外,全部都被紫光籠罩著!難怪從之前開始他們幾人,就一直都不離開那個地方……

原來如此,只是他們震驚的是,這紫楊門的門主和副門主,加上三個太上長老,竟然為了一個神器,想要犧牲整個紫楊門千餘名弟子的性命…… 小女孩的表情立刻就變得驚恐起來,慌張地左顧右盼,然後才怯生生地向我走過來,在我面前壓低聲音地說:我不敢說。

我被她這樣子整的更加緊張起來,忍不住也跟着左右張望,什麼都沒看到,我就說:爲什麼不敢說?你放心,大哥哥不會告訴其他人的。

小女孩還是很害怕,她縮着脖子,拉扯着我衣角,然後擡頭對我勾勾手指,讓我蹲下來,我仔細地看了她一會,怎麼都感覺她不像是鬼,於是便蹲了下來,馬上她就貼住我耳朵,輕聲地說:大哥哥,是鬼。

聽到這話,我頓時就失態地叫了出來。

小女孩立刻就緊張地捂住了我的嘴,很着急地噓了一聲,然後壓低聲音對我說:哎!大哥哥你別叫啊,會把他們引過來的,我們會被他們吃掉的!

我一時間就更加地六神無主了,趕緊閉上嘴巴,不讓自己發出一點動靜。

過了好一會,確定外面沒進來什麼東西,我才慢慢地放鬆下來。

空閒下來後我就藉着手電的餘光打量面前這個突然出現的小女孩,她看起來年紀不大,也就十一二歲的樣子,長得挺漂亮的,眼睛很大,就是有一點,也不知道是不是手電白光的原因,她的臉色看起來特別地蒼白,蒼白到都看不到什麼血色了。

我有想過她是鬼,但結合她剛纔的表現,我慢慢推翻了這個猜想,一來是她的手是暖的,而不是冰的;二來她從出現到現在,並沒有害我,相反她還幫了我一把,而且她一直都很驚慌害怕,如果是鬼,鬼會害怕嗎?

慢慢地小女孩也放鬆下來,她眨了眨眼睛問我:大哥哥,你不是學校的人吧?

我搖搖頭說:不是。

小女孩歪着頭問:那你幹嘛這麼晚過來這裏,你不怕碰到鬼嗎?

我笑了笑說:怕什麼,遇到鬼我也不怕他啊,我身上可帶着寶貝呢,他們來了就……咦!草,我的東西呢?!

不對啊,我剛纔明明把八卦鏡和糯米那些東西放在背後那個包啊,怎麼不見了?

還有那個桃木劍,媽的,我明明一直握在手裏啊,剛纔都還在呢!

我又趕緊摸向我的左手,本來在手臂上纏着的紅繩也不知道哪裏去了。

“大哥哥,你在找什麼?”小女孩輕輕推了一下我。

我慢慢地回過神來,沒了這些東西,那我到時候真的遇到了鬼,我還怎麼自保啊。而且我怎麼都沒想明白,我一直都帶在身上的東西,怎麼說沒就沒了呢?

不信邪,我趕緊站起來,在教室裏面找,可是我整整找了三遍,都沒有找到!

難道是……我的臉一下就蒼白了起來。

這時候又聽到小女孩說:大哥哥,你是不是丟了什麼東西?

我趕緊說:是啊是啊!你看到了嗎,是一把桃木劍,還有八卦鏡,紅繩銅錢這些法器。

小女孩的臉色變得很不好看起來,我心裏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就聽到她很驚恐地說:那肯定是被他們拿走了!啊,他們就在教室裏面!

什麼?他們就在教室裏面?臥槽!

我的頭皮瞬間發麻起來,寒氣從腳底竄上了腦門。

這時候忽然又從頭頂吹來一陣陰森的寒風,把本來就緊張的我嚇得渾身一抖,趕緊往上一看,更加是雙腿控制不住顫抖發軟,剛纔明明沒轉的風,風扇,竟然開始轉動起來!

我再也忍不住了,抓住小女孩的手,喊了一句快跑,轉身就往教室門跑去。

出來教室後,我也沒有停留,就繼續拉着小女孩的手往樓梯方向跑,下了樓,我才放鬆了一些。

我繼續跑,眼看就要跑到校門口了,這時候我忽然聽到了身邊一聲慘叫,我回頭一看,是小女孩摔倒了,而且好像還摔得不輕,膝蓋都摔破了。

“小妹妹,你沒事吧?”

小女孩痛得眼淚都流出來了,看得人就心疼,她咬着牙搖搖頭說:大哥哥,我沒事,你快走吧,別管我了,他們馬上要追上來了。

我擡頭往她後面看去,果然就看到後面沙地上,明顯就多了幾個腳印,而且還在不斷地增加,像是向我們這邊走來,但我卻看不到他們的身影,只能看到地上增加的腳印,畫面說不出的詭異。

麻痹的,還真的這麼邪啊!靠,張大爺他不會是在故意害我吧,我都差不多找遍整個學校了,哪裏有看到什麼叫老黑的人?

不敢多想,我咬咬牙,就直接抱起小女孩,起身就跑。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在危急的時候爆發了力量,我總感覺懷裏的小女孩很輕,不像是抱着一個人,反而更像抱着一隻貓,根本不用什麼力氣。

“大哥哥,你不能往校門跑,他們在那裏等着呢!”

我立刻剎住腳,果然就看到前面有幾個腳印,他們在那等着!

“糟糕!真的在那,那我們應該去哪?!”

我着急地問道。

小女孩指着我右邊說:去那邊。

“然後呢?去哪裏?”

很快來到這樓下就沒有路了,我着急地問小女孩。

小女孩想了一下,又說:看到前面那個房間沒,是專門放體育器材的房間,我們躲在那裏面,他們

是找不到我們的。

情況太危急,我也顧不上問爲什麼躲在那他們就會找不到我們,我用力地點點頭,就悶頭往那個房間衝過去。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錯了,剛纔低頭的時候,我好像看到了小女孩在笑……

我馬上再定睛去看她,發現她一臉的慌張和恐懼,和笑搭不上關係。

進來房間後,我立刻就聞到了一陣難聞的味道,有點臭,隱隱之中還有一些血腥氣味。

“快把門鎖上,這樣他們就進不來了。”

傾以南兮 我點點頭,放下小女孩後,我就迅速地把門給關了起來,然後反鎖,並且把旁邊的桌子挪過去把門給頂住。

纔剛頂住,就聽到了門外有人在拍門,啪啪啪的響。

我不敢再站在門前,趕緊跑到角落,和小女孩站一起,大口大口地喘氣。

終於喘過氣來後,我問小女孩:小妹妹,他們……他們到底是誰啊?

小女孩盯着我說:他們,他們是鬼啊,會吃人的!就是他們不讓我離開學校,有好幾次,我還差點讓他們給抓到了!

聽她這樣說,我感覺挺奇怪的,這小女孩看起來也不大,怎麼聽起來像是她呆在這裏很久了?她爸媽就不會來找她嗎。

我把這個疑問問了出來,小女孩卻說:我也不知道,他們一直不讓我走,我只能呆在這裏。我好想爸爸和媽媽,嗚嗚……

說着她就哭了起來。

聽到她這樣說,我雖然挺同情她的,但心裏也很多疑問。

焚盡七神:狂傲女帝 門外的拍門聲忽然猛烈了很多之後,但緊接着,就安靜了下來,看樣子他們好像是放棄了。

感覺到他們應該離開了,我就真的鬆了一口氣,整個人都無力地癱坐下來。

今晚看來是無功而返,找不到老黑了,不過現在大半夜的,我也不敢走出這個房間,還是在這裏休息一晚上,等明天白天的時候再回去吧。

不過我就奇怪了,張大爺讓我來找的這個老黑到底是誰,爲什麼要我來這裏找他,而且還非要我今晚就過來,還說今晚不來就晚了呢?

這個老黑是個老師麼,還是這裏的門衛?

“大哥哥,你在想什麼?”

對啊,我可以問小女孩啊,她是這裏的學生,說不定她知道呢!

於是我就問了出來,我說:小妹妹,你認不認識一個叫老黑的人?他是不是在這學校裏面?

然而讓我想不到的是,小女孩聽到我這樣問,竟然渾身抖了一下,臉色一下子變得很驚恐,是一種我沒看過的表情,甚至還尖叫了一聲,說:你問他幹什麼?!

(本章完) 第612章

這簡直就是喪心病狂啊!

「夫人,現在怎麼辦?」暗護法來到墨九狸的身邊,皺眉問道。

那道禁止他根本打不開,墨九狸眉頭皺起,看著那些弟子難看的臉色,還有那籠罩在周圍的紫光,似乎正在準備隨時吞噬,那些弟子的魂魄……

墨九狸的眼神看向那鎖著小獸的巨柱,看起來想要破陣,就必須救下那隻小獸了!這陣法既然是融合陣法,那麼勢必要有東西充當融合的引子……

「主人,要不我從地下試試?」雲夏的聲音在墨九狸的腦海中響起。

「沒用,這陣法籠罩在這一片天地!」墨九狸回道。

就在這時,墨九狸眼角餘光忽然看到君筱木子手裡的陰陽墜項鏈!眼神微微一亮,看著君筱木子道:「君姑娘,我帶你去救那個小獸,那個禁止應該阻擋不了你手中的項鏈!」

重生影后 「好!」君筱木子聞言點頭道,她知道現在情況緊急,她也沒有問為什麼,對於墨九狸的話,自然而然的就相信了,她也沒有去想太多。

「暗護法,照顧月少主!」墨九狸對著暗護法說道。

暗護法聞言點頭,來到了月九黎身邊……

而柯雪晨,墨九狸知道他是不會離開君筱木子身邊的,於是三人直接來到紫楊台旁邊……

紫堂等人激動的看著陣法中的墨九狸他們,根本沒有任何的擔心,因為按照他們紫楊門那本殘缺古籍上面的記載……

這陣法一旦開啟,就算百名神玄,都無法逃離!更何況是墨九狸他們才只有幾個人而已……

他們現在只是希望融合的結果,能夠如他們所願,得到完美的陰陽墜,這樣就能破開空間,前往上界了……

墨九狸看了眼巨柱上面昏迷的紅色小獸,伸出手果然碰觸到一個透明的禁止,墨九狸看可眼君筱木子道:「君姑娘你試試……」

君筱木子點點頭,緊緊握著手中的陰陽墜項鏈,向前伸手,然後碰觸到一層阻力只怎麼推都無法再向前,就在她準備收回手時,那層阻力赫然消失……

君筱木子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身子往前一傾,整個人都向著巨柱沖了過去,柯雪晨的精神力一直鎖定在君筱木子的身上,見狀伸手抓住了君筱木子的手臂,卻被君筱木子的慣性帶著一起栽了進去……

就在兩人跌入禁止中時,君筱木子手上的陰陽墜,也直接碰觸到了那紅色的小獸,接著小獸就被陰陽墜吸入了其中……

隨著小獸進入陰陽墜,陰陽墜的身上開始散發出紅白黑三道光芒,直接將君筱木子和柯雪晨圍繞在其中……

緊接著下面那些弟子也發出陣陣的慘叫聲!墨九狸回頭一看,見他們頭頂的紫光忽然變成一股紫色的吸力,想要將下面那些弟子的靈魂生生給吸出來……

墨九狸見狀一驚,看著有些不知所措的君筱木子和柯雪晨,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這樣下去恐怕這千餘人的性命就要沒了……

「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陣法開啟了!」紫堂看著下面的一幕,大笑著說道。 我被她這突然激動的反應嚇了一跳,尤其是她臉上驚恐之中又帶着幾分兇狠的表情,就是傻子都知道她認識老黑了!

我心裏一喜,連忙抓住她肩膀說:小妹妹,你認識老黑嗎?太好了!你能不能帶我去見他?

然而小女孩卻忽然眯起了眼睛,望着我,然後就冷冷地對我說:你要不想魂飛魄散的話,最好就別去找他!

我愣了一下,魂飛魄散?

“小妹妹,你開玩笑的吧,沒那麼誇張吧?”我笑着說:“是我一個朋友讓我過來找老黑的,怎麼老黑他是壞人麼?”

小女孩陰惻惻地說:哼!你那個朋友是想害你,所以才讓你來找老黑!

聽到這話,我就更加地困惑起來,這個老黑到底是什麼來路,爲什麼張大爺讓我大晚上的來找他,爲什麼小女孩這麼害怕他?

看小女孩的樣子,她不像是想害我,又想到之前張大爺的行爲舉止,他反而看起來更加像是害我的,我今天一進他家門身體就不舒服了!

草,那我還應不應該找老黑?

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我深呼吸了一口,然後望着小女孩說:小妹妹,你認識這個老黑是不是?他到底是誰? 女總裁的全能高手 是這學校的老師麼?

小女孩咬着牙,在沉思什麼,眼神不斷地變化,我從來沒有看過一個小女孩能有這麼豐富的表情變化,感覺電影上的那些小演員也不過如此。

過了一會,她忽然轉過身來,背對着我把褲子脫掉!

我被她這個動作嚇了一跳,趕緊閉上眼睛,就聽到她說:看到沒,就是老黑弄的,他是個十惡不赦的大壞蛋!

我睜開眼睛,果然就看到,小女孩的屁股上,有一個很明顯的傷疤,已經焦黑了,半個巴掌那麼大,看起來像是被什麼東西燙傷的。

我忍不住伸手去碰她這個傷口,很粗糙,就像是樹皮一樣,很難想象,要怎樣心理變態的人,纔會對這麼一個可愛的小女孩下這樣的毒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