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服務員上了早餐,蘇薇兒帶着他去衛生間洗了手又折返回來坐着,一邊聊,一邊讓寶寶拿着雞蛋自己吃。

聽着寶寶的話,蘇薇兒眼底眸光微閃,立馬又問道:“爲什麼呀?既然不是你的媽咪,怎麼跟你爹地那麼親密?”

“她叫黎茉,是粑粑的妹妹,她跟粑粑不是戀人哦。”

他咧嘴一笑,“嘻嘻嘻,阿姨,你這麼關心我粑粑的事情,是不是喜歡粑粑啊?要不你就答應寶寶,做寶寶的媽咪好不好?”

寶寶的話一如當初一般,讓她陷入了重重的回憶之中,心底難免一陣酸澀。

“寶寶,你……你怎麼在這兒?知不知道找不到你我真的很擔心?”

七星結之孔明鎖 正在此時,一道熟悉的聲音落入耳中。

蘇薇兒回頭看了過去,便發現餐廳門口走進來三個人,直奔着她這邊的方向。

陸少宸、黎茉、成瑾。

熟悉的三個人,時隔一年再次看見,卻覺得心境極爲不同。

“粑粑?”

寶寶坐在椅子上,看了一眼陸少宸喊了一聲,並沒有打算撲過去的意思。

反而十分淡定的白了他一眼,“哼,這麼快就來了,粑粑,你真的好煩人哦。寶寶就是想要跟這個阿姨……不,粑粑,可不可以讓這個阿姨做寶寶的媽咪呀?”

他驀然一問,讓做場的幾個人都倍感驚詫。

蘇薇兒瞠目乍舌,覺得寶寶是不是眼光太毒辣了,簡直比陸少宸還可怕。

“陸先生,你的孩子突然找到我,我沒有你的聯繫方式,所有沒有辦法與你取得聯繫。現在你既然過來了,孩子完璧歸趙,我就先離開了。” “孩子不喜歡說話,臉上沒有了笑容,讓我真的很無奈。這一次,你的出現,是時隔一年多的時間,第一次看見他這麼開心。”

陸少宸對蘇薇兒毫不隱瞞的把所有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落入蘇薇兒的耳中,卻讓她渾身一顫,住不住的心痛。

目光下意識的看着不遠處那個孩子,那孩子眼巴巴的望着她,充滿希冀的眼神刺痛了她的雙眼。

蘇薇兒很想點頭答應。

但是,她更加清楚島上的規則,清楚冷寒現在的處境。

如果她仔細的騰出了一天的時間,那麼冷寒將要面對的事情是她無法想象得到的。

“抱歉,我不能答應你。”

蘇薇兒拒絕了。

“爲什麼?”

陸少宸回頭看着她,很是不可思議。“我知道簡小姐並不是個薄情的人,難道三個億都不願意陪一下孩子?如果你覺得錢少了,我可以加,只要你一個數,我絕對不議價。”

無論多少錢,只要能讓寶寶開心就是最好的。

蘇薇兒聽着陸少宸的話,能感受到男人對寶寶滿滿的寵愛。

心裏多少有些欣慰。

“你的孩子缺的是個母親,就算我陪伴了他一天的時間,你仍舊找不到孩子的媽咪,事情並不能得到解決。反而會給孩子帶來傷害。”

她分析着情況,問道:“雖然我距離B市很遠,但是當年的事情我也有些耳聞。聽說你們並沒有找到孩子媽咪的屍體,怎麼就斷定已經死了?”

蘇薇兒一直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緒,可面對自己最心愛的男人,她終究沒有忍住,還是問了一些不該問的問題。

但她自詡聰明的掩飾着自己的身份。

陸少宸深邃瞳眸微微眯縫着,須臾,眼眸恢復清明。

“她跟她的經紀人一起墜入深海,我只找到了她的經紀人,並耗費了千餘人的力量尋找了半年,但半年多的時間根本找不到任何的蹤跡。”

如此,他方纔判斷蘇薇兒死了。

“沒有看見屍體,也許並沒有死。陸先生,其實,你不應該抱着這種思想。”蘇薇兒安撫着他。

陸少宸目光又落在窗外,眼神晦暗不明,“我時常也這麼想,也這麼安慰自己。半年前,搜索的人從一千多人降到了幾百人,到現在都沒有停止過搜索,包括警方也在不停的搜索,仍舊沒有消息。深海中,各種鯨類很多,如果被吃了,也不無可能。”

這纔是陸少宸最擔心的。

深海里,各種鯊魚、食人魚和吃肉的魚類很多,如果真的把人吃了,他恐怕連骨頭渣都找不到。

“如果她還活着,一定會回來找我的。”

最後,陸少宸又補充了一句。

蘇薇兒嘆了一聲,有些心疼陸少宸的深情,但又十分不理解陸少宸對方雪嫣的寬容。

“陸先生對你未婚妻的感情真的很讓人感動。只是,我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否則,一定會答應你的。”

蘇薇兒沒有辦法回答陸少宸的話,腦子裏滿滿的都是陸少宸說過的那些話,充斥在耳邊揮之不去。

“抱歉,我還有事,先走了。”

她轉身,匆忙離開。

“簡小姐,能不能……留個電話號碼?”他追問道。

蘇薇兒步伐一頓,沒有回頭,亦沒有回答。

“簡小姐不用多慮,我只是怕寶寶會有情緒不好的那一天,我希望你能跟他用手機聊聊天。沒有其他意思。”

他解釋着。

“不好意思,我已經有未婚夫了,留電話給陸先生不合適。”

她尋了個藉口,就走了。

шωш▲TTκan▲Сo

雖然很想留給陸少宸的電話號碼,但是她沒有手機,哪兒有號碼?

走出了餐廳,蘇薇兒幾乎是一路小跑的上了電梯,回到了自己的套房。

推開房門,就發現房間裏多了個人,他正站在窗前,手裏夾着一隻香菸在默默地抽着煙。

“回來了?”

那人問道。 “我就知道,最後一具騰蛇屍身肯定沒這麼容易得到!”妙真師面沉如水,心裏將青陽子祖宗十八代問候了個遍。

如果赤真珠還沒被毀,不論遇到什麼危險她都有保命的把握,但是現在這件法寶已經沒了,她所要面對的危險瞬間就大了很多。

“結陣!”

華坤真人大吼一聲,讓青城山弟子全部聚攏,結成一個五行五方陣,其他人也各施手段,個個小心警惕。

“這幻陣很厲害,連神識都無法探查。”善空大師叫道,“依貧僧看來,這幻陣比當初在第一座分殿遇到的幻陣更強。”

“這幻陣……似乎有些古怪。”正元子眉頭緊皺,仔細打量了周圍的巨木幾眼,然後伸手摸了摸,驚訝的說道:“普通幻陣,一般都是一片虛無,但是這裏居然是一片森林,而且這些大樹摸上去就像真的一樣,說明這幻陣已經達到返璞歸真的地步!”

聽見這番話,所有人都是心頭一沉。

雖然正元子現在真元損耗嚴重,實力下降,但是論對陣法的領悟,在場沒人能與他比肩。

既然連正元子都說這幻陣不簡單,那麻煩肯定大了。

“別廢話了。”張誠瞪眼道:“能破不?”

正元子仔細研究了一下,沉聲說道“這種上古陣法,貧道以前也沒怎麼接觸過,只能盡力而爲,諸位自求多福吧!”

聽見這話,所有人更加緊張,下意識的聚集在一起,眼都不敢眨的盯着周圍。

“轟!轟!轟!”

然而就在此時,周圍的巨木突然一陣晃動,三道青色的雷電憑空而生,直接劈向妙真師太。

妙真師太嚇了一大跳,連忙施展手段,好不容易纔硬抗下了三道青雷。

“不好,這幻陣還能攻擊!” 最強王妃,暴王請臣服 正元子大驚道:“從這三道青雷的氣息來看,這處幻陣應該是藉助了周圍巨木之力,以木爲引,生出青木神雷……而且攻擊這麼準確,應該是有人在操控幻陣!”

“什麼?”妙真師太驚道:“這地方千萬年都沒人進來過了,怎麼可能有人操控陣法!”

“轟轟轟!”

正元子還沒來得及回答,又是幾道青雷生出,連珠炮一般轟擊而下,不過這次沒有再襲擊妙真師太,而是劈向青陽子。

青陽子冷哼一聲,大袖往上一揮,一道金符立刻飛出,化作一團厚重的烏雲,遮在了頭頂。

總裁的蜜制嬌妻 幾道雷電轟擊在烏雲上,很快將雲層打散,電蛇瀰漫四周,但最終還是被擋了下來。

“諸位不用驚慌!”事情畢竟是因自己而起,青陽子只能大聲解釋道:“這麼長時間過去,這處分殿裏肯定是沒有活着的生靈了,操控大陣的,應該是傀儡一類的東西!”

廣坤子點點頭,接着叫道:“青陽道友說的不錯,只是傀儡的話,那就好辦多了!之前在第二處分殿,我們也遇到一個石型傀儡,這麼長時間下來,體內靈氣基本已經散盡,根本不足爲懼!我們現在雖然被幻陣所困,但只要找到主陣的傀儡,這幻陣也就不攻自破了!”

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天空中的雷電依舊不停劈下。

不過一幫法師接觸之後才發現,其實這些青雷的威力並不像想象中那麼強大,應該也是因爲時間太久,陣眼的靈氣開始消散。

發現了這點,張誠等人才鬆了一口氣。

青陽子的猜測應該是對的,這座幻陣算不上危險,只要找到主陣的傀儡,就能破陣。

“人族,擅闖仙府,乃是死罪!”一怒喝聲突然在森林中響起。

青陽子四處看了看,冷笑道:“死罪?就憑你一個死物……”

話音剛落,青陽子突然雙手一搓,一柄金色小劍從掌心飛出,閃電般飛出十幾米,刺進了一株直徑足有五米的大樹之中。

“陰陽無極,乾坤借法!鬱郁天火,妖邪皆化,急急如律令!”

隨着咒語念出,那顆巨木猛地燃燒起來,紫色的火焰順着樹身一路往上,一眨眼的功夫,那顆高達幾十米的大樹就變成了一支巨大的火炬。

青陽子猛然一聲嘶吼:“給我破!”

“轟!”

隨着巨木轟然倒下,周圍的環境也再度變幻,原本遮天蔽日的森林飛快模糊,跟着就完全消散了。

這……

衆人剛來及發出一聲驚呼,眼前的森林就完全消失,衆人再次回到了大殿之中,周圍依舊擺着那些石桌石椅。

“區區傀儡而已,以爲化身成樹貧道就認不出來了?”青陽子得意一笑。

葯香田園,悍妻萌寶病嬌夫 周圍的法師互相看看,都忍不住有點心驚。

之前他們都沒察覺出那株大樹就是傀儡所化,沒想到卻被青陽子一眼認了出來,而且一出手就滅了對方。

光是這份眼力,就足以證明青陽子的實力。

張誠深深看了青陽子一眼,也忍不住在心中重新認識了一番。

不愧是茅山長老,的確有些本事,之前還真是小看他了……

妙真師太鬆了口氣,說道:“青陽道友功參造化,的確不凡!不過那傀儡雖然被滅,但是說不定還有其它禁制手段,諸位最好別再亂動任何東西。”

衆人點點頭,都表示同意。

雖然這處分殿比之前幾座華麗得多,很有可能藏有更珍貴的寶物,但是再珍貴的寶物也沒有性命重要,還是小心爲上。

一幫人小心翼翼的穿過大殿,沒人敢再胡亂動手,最後終於有驚無險的抵達了盡頭的石榻。

張誠檢查了一下週圍,確定沒有機關禁制之後,才跨了上去。

華坤真人想了想,對身後的一羣法師說道:“這是最後一塊碎片,離成功只差一步了,大家不要亂走,在此爲張誠護法!”

善空大師也提醒道:“雖然操控幻陣的傀儡死了,但是這處分殿很可能還有其它傀儡存在,諸位都小心一點,那些傀儡肯定不會眼睜睜看着張誠道友取走女蝸石,只怕還會有偷襲。”

衆人連連點頭,都拿出自己的法器,守護周圍。

而在距離正殿幾百米外的一間石室之中,足足四十九頭檮杌殭屍趴在地上,黑壓壓的一片。

在這些檮杌殭屍中間,還站着兩尊高達五米的石人,正目光兇厲的盯着正殿的方向。 陸少宸在這件事情上比較執着,一直想要人蘇薇兒留下來跟寶寶一起相處一天的時間。

許是他真的非常寵溺寶寶。

但他那樣的寵愛,讓蘇薇兒看在眼裏卻莫名的心疼。

天知道,看着陸少宸就在面前,她恨不得現在就撲過去,一頭扎進陸少宸的懷中才好。

但蘇薇兒沒有那個勇氣。

“陸先生說這麼多,跟我冷某人有何關係?”

冷寒深色淡漠,絲毫沒有被陸少宸的那一番話所打動。

“嗚嗚……叔叔好壞壞。”

忽然,寶寶不開心的哭了起來。

眼淚汪汪的注視着蘇薇兒和冷寒,嘟着嘴巴,一副委屈不已的模樣。

蘇薇兒眼眸微縮,目光一眨不眨的望着寶寶,垂在身側的手緊了緊。

情不自禁的想要去安撫寶寶。

冷寒似乎察覺到了她的情緒變化,摟住她的腰肢,直接朝着停車區的方向而去。

“哇~不要走,嗚嗚……寶寶不讓你走。”

兩人方纔走出了幾步,寶寶立馬走了過來,撲到了蘇薇兒的身邊,再一次的摟住她的腿,“不要走,嗚嗚……寶寶不要你走。”

千億影帝,惹不起! 寶寶在蘇薇兒面前拿出殺手鐗,這樣的舉動讓蘇薇兒頗有些無奈,難以抗拒。

“小可愛……”

蘇薇兒輕輕地喚着他的名字,眼眸泛着氤氳淚光,嗓音哽咽沙啞,久久說不出話來。

“簡小姐和冷先生也算是知名企業的管理者,做事情不必如此不近人情吧?”

一直沉默不言的黎茉開口,言語之中盡顯諷刺與奚落。

蘇薇兒緊咬牙關,不敢吱聲,生怕自己只要多說一句話就會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冷寒回頭,冷漠的眼眸落在了黎茉身上,“你算個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來評價?”

俯身,看着坐在地上,雙手死死摟住蘇薇兒小腿的寶寶,眉心幾不可察的擰了擰。

頗有些頭疼。

他雖然生性冷漠,但在一個如此天真可愛的孩子面前,到底是做不到那樣的冷漠無情。

“你……”

黎茉抿了抿脣,無言以對。

陸少宸本就不善於向人低頭,如果不是因爲寶寶的原因,他根本不可能在冷寒的面前如此低三下四,放低自己的身段。

現在感受到冷寒的態度,陸少宸自然不會多說廢話。

凌厲的目光看着蘇薇兒,瞳眸中蓄滿了複雜的情緒……

疑惑、失望、懷疑、絕望、傷感……

集萬千情緒與一身,晦暗不明的眼神刺痛了蘇薇兒的心。

看着陸少宸,目光一眨不眨,眼眶微微泛紅。

短暫的時間裏,所有積壓在心底的情緒似乎都在此刻爆發,蘇薇兒攥了攥拳頭,俯身,狠心的推開了寶寶,拉着冷寒就走了。

這一次,她步伐匆匆,頭也不回,更像是在逃避着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