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本來還因爲中野愛奈父親的原因而給她幾分面子的跡部,在她做出這種動作之後,離開毫不客氣地翻臉了。

跟你客氣是給你面子,你還給臉不要臉了!

怒氣勃發的跡部在喊完之後,連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不動聲色地瞄了身邊的遊子一眼,在她的臉上看到了驚訝和了然的表情之後,跡部的心裏彆扭了那麼一下。

似乎在內心深處,他很不願意讓遊子見到這一幕,至於爲什麼,跡部聰明的大腦卻沒有想明白。

跡部的眼神很隱晦,可是敵不過中野愛奈從進來開始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他的身上,所以剛因爲被跡部吼而臉色蒼白地後退了跡部,卻一下子因爲他的眼神而注意到了遊子的存在。

於是,原本中野愛奈心裏的受傷一下子化爲了滿腔怒火和妒火——

跡部君對自己那麼敷衍,原來是因爲那個狐狸精嗎?

被從小嬌慣到大的中野愛奈哪裏忍得了這個?

除了在一見鍾情的跡部面前,就是面對自己的父母,中野愛奈那也是想發脾氣就發脾氣,向來不管不顧的!

心底恨意一下子升了起來,手一揚,中野愛奈就把手裏只喝了一口的紅酒向遊子的臉上潑去。

包廂裏的人哪裏會想到中野愛奈在被跡部罵了之後,竟然不管罵他的跡部,反而向無辜坐在一邊的遊子潑紅酒。

在場的冰帝學生其實大多數都是認識中野愛奈的,無論長相還是家世,即使在冰帝這種貴族學校,中野愛奈也是可是排到中上的。

而且她對跡部的癡戀在全校師生中也不是個祕密了,畢竟她表現地實在太明顯了,明顯到除了傻瓜都能看出來的地步,因爲中野愛奈本身就從來沒有掩飾過對跡部的感情。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就算中野愛奈再漂亮、對跡部表現地再深情款款,跡部仍然一副淡然的樣子,對她從來都是不假辭色,更別提像剛剛那種好像很重視那個狐狸精一樣的眼神了,中野愛奈不發飆纔怪!

“你幹什麼?”

“住手!”

所有人都沒想到中野愛奈竟然如此大膽、如此放肆,竟然衆目睽睽之下就向遊子的臉上潑酒,驚怒之下,全都大聲喊道。

可惜,因爲注意到的時候太晚了,都沒有人來得及阻止,除了開口喊之外,就只能眼睜睜地看着紅酒向遊子的臉潑去。

雖然同樣沒有想到中野愛奈竟然會朝自己這個連一句話都沒說的人臉上潑酒,但是遊子的反應多快啊,如果被一個普通人一杯酒就潑到的話,遊子就直接找龍弦回爐重造得了!

就在遊子雙腳在地上一使勁,準備連人帶椅子向後閃開的時候,忽然身邊的跡部一橫身擋在了她的面前。

“滴答、滴答、滴答……”

鮮紅的液體順着跡部的下巴和脖子一滴一滴地流下來,整個包廂瞬間安靜了下來。

“對……對不起,跡部君,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沒想要潑你!”

中野愛奈傻了,看着頭髮和肩膀溼漉漉的跡部,嚇得語無倫次,可是在這同時,卻對遊子的嫉恨更深了。

跡部君,向來對所有女生都不假辭色的跡部君,竟然在發生意外的時候,毫不猶豫地挺身而出,去保護一個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看起來只有十一二歲的女生?!

中野愛奈覺得自己要瘋了。 中野愛奈覺得自己要瘋了,遊子也沒有一絲被帥哥保護的喜悅,這一刻,遊子最真實的心情是——

無奈。

是的,無奈。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在自己遇到危險的時候,總是有人自告奮勇地擋在自己面前,好像自己是個超級柔弱的女生一樣,然後他們自己卻因此而受到傷害!

可是……

可是問題是,如果他們不主動跳出來,他們不會受傷,自己也絕對一點事都沒有啊!

當然,有人這麼毫不猶豫地在危險來臨之時擋在自己面前,遊子心裏不可能完全沒有感動。

“該死的!”

“跡部會長,你沒事吧!”

“黑崎,有沒有潑到你?”

冰帝衆人都站了起來,衝過來把跡部和遊子圍在中間,同仇敵愾地怒瞪着中野愛奈。

柯南的手從鞋上放開,有些內疚地看了看遊子和跡部,剛纔他準備用東西把那杯酒給踢飛的,可是因爲坐着的關係角度不好,還沒等他站起來,事情就已經發生了。

被一個女人當面把酒潑在臉上是一件非常屈辱的事情,尤其被潑的那個人還是跡部財團,日本第一財團繼承人跡部景吾的時候,所有人都知道,事情鬧大了。

即使中野愛奈一開始要潑的人是遊子,可是事情到了現在,起因是什麼已經不重要了。

當然,那是在其他人看起來,對於遊子來說,她可沒打算置身事外!

“誰讓你擋在我前面的?”

遊子從兜裏掏出手帕,在中野愛奈彷彿要吃人一樣的視線下,很自然地擡手開始擦跡部臉上的紅酒。

“啊恩,本大爺救了你,你連一句感謝都沒有嗎?”

輕柔的小手在自己臉上移動的感覺讓跡部很是享受,即使中間還隔着一層很礙事的手帕,可是在聽了遊子的話之後,跡部不樂意了。

擋在你前面?如果不是本大爺擋在你前面的話,現在被潑的可是你黑崎遊子了!

跡部有種“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的感覺。

“如果不是你跳出來,我自己就能閃開,誰也不會被潑到酒。”

遊子的嘴裏仍然沒有什麼好話,不過手上的動作卻很輕柔,一點點地把跡部臉上的酒漬擦乾淨。

“哼,算本大爺多事!”

嘴上雖然這麼說着,跡部臉上的表情明眼人一看就是非常享受,完全看不出這人剛剛還被人潑了酒!

冰帝衆人呆了,柯南三人的嘴角也有點抽搐——

跡部會長,你不是從來不讓女人近身的嗎?那麼現在這個一臉享受的少年……是誰?

這是冰帝衆人發自內心的吶喊。

跡部景吾君,難道你爲遊子擋酒,就是爲了這一刻嗎?

有這種想法的,自然是柯南、蘭和園子了。

然而,比起其他人,在場所有人中最驚訝、或者更準確地說最生氣的人,卻是中野愛奈了。

看着遊子竟然“摸”了跡部的臉,那個可惡的狐狸精竟然摸了自己渴望了那麼多年,連做夢都想要碰一下的跡部君的臉,中野愛奈腦中那根稱之爲理智的弦一下子斷了,滿腦子剩下的,全都是對遊子的嫉妒和痛恨。

“你這個賤.人給我離跡部君遠一點!”

中野愛奈的吼聲是那麼突然,讓本來已經有意無意忽視了她這個罪魁禍首的所有人視線同時匯聚到了她的身上。

而且,全都是非常憤怒的眼神。

跡部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非常難看,本來他就沒打算放過這個敢當着自己的面向遊子潑酒的人,現在她不但沒有反省,反而衝着遊子說了那麼難聽的話?

跡部瞬間就怒了,手在桌子上重重一拍,就要站起來給這個囂張女人一點教訓。

可惜,跡部的英雄救美計劃再次胎死腹中,還沒等跡部行動,遊子動了。

“啪!”

一聲清脆的巴掌聲在安靜的包廂裏顯得那麼刺耳。

“啊!”

被打的中野愛奈痛呼一聲,身爲世家大小姐的她什麼時候被人打過?還是當着自己喜歡的男生跡部的面前?

“你竟然敢打我,賤……”

捂着一下子紅腫起來的臉頰的中野愛奈一臉狠厲地衝着遊子喊道,心裏已經把她當做自己最大的敵人和仇人了。

可惜,這一次的中野愛奈話還沒有說完,所有人只聽得又是一聲清脆的“啪”,她又捱了一下。

“啊!”

沒想到遊子竟然會再次出手,中野愛奈又捱了一記狠的。

瞬間,中野愛奈的雙臉就對稱了,都腫起來了。

“呃……”

冰帝弓道部的也好,柯南、蘭和園子也好,雖然在中野愛奈開口傷人的時候內心也是非常憤怒的,畢竟遊子對於他們所有人來說都是朋友。

可是,誰也沒有想到遊子的反應竟然如此快速而直接,上去就是一個巴掌,然後在她要再口出惡言之前又是一巴掌……

黑崎遊子果然不愧是弓道部的王牌,雖然看似柔弱,實際上也是非常彪悍的!

無論是脾氣也好,戰鬥力也好。

這一刻,看着那個雙手捂着臉頰,硬是被遊子乾淨利落的兩巴掌嚇得不敢繼續罵人的中野愛奈,衆人忽然覺得她變得可憐起來。

“哈哈哈……”

這個時候,本來因爲遊子的兩巴掌而變得鴉雀無聲的包廂裏,忽然響起了一陣滿是愉悅的笑聲:

“好,打得好!”

這個落井下石的,除了跡部之外不可能是別人了,雖然這實在和他平日的性格不怎麼相符。

“我不希望再從你的嘴裏聽到任何一句我不願意聽到的話,知道嗎?”

遊子瞄了一臉恨意瞪着自己的中野愛奈,很認真地道。

遊子從來不無緣無故地去欺負別人,可是當有人不長眼地犯到她的手中時,她也不會有絲毫膽怯和退縮。

就如剛剛那樣。

“你就那麼看着這個賤……這個女人打我嗎,跡部君?”

中野愛奈沒有回答遊子的問題,反而一臉受傷地看向跡部。

對於深愛跡部的中野愛奈來說,剛剛他所說的話,確實非常傷人,比遊子那兩巴掌還要疼一萬倍!

惹火新妻:總裁大人請放過 ——沒聽他說了“打得好”嗎?你現在卻反過來去他面前扮可憐?你是不是腦袋有點問題啊! “那你是想要本大爺親自動手嗎,母貓?”

對中野愛奈,跡部可沒有絲毫憐香惜玉之心,說完之後,跡部轉向遊子:

“還有你,以後不要動不動就甩人巴掌!”

聽到遊子被跡部批評,中野愛奈的臉上露出了一個幸災樂禍的表情——

如果自己挨巴掌的代價是遊子被跡部討厭,中野愛奈覺得這個買賣很合算!

遊子連一個眼神都吝於施捨給中野愛奈,只是衝着跡部挑了挑眉:

“怎麼,覺得我太粗魯嗎?”

對這一點遊子倒是無所謂,反正她和跡部之間的關係又沒有好到在意他對自己看法的程度,反正只要堅守住自己內心的底線就好了。

“啊恩,你覺得本大爺有那麼迂腐嗎?”

遊子的回答讓跡部不高興了,不過還是道:

“以後有這樣的情況,你只要找個安全的地方就好了,本大爺會解決的,Na,Kabaji!”

“Wushi。”

伴隨着樺地低沉的應聲,是中野愛奈驟然陰沉下來的臉色,以及其他人或瞭然或無語的表情。

跡部景吾,還真是一個護短的人呢!

“嗨嗨,我知道了,以後有事我就在你的背後一閃,所有事都交給你處理,OK?”

遊子的回答很敷衍,敷衍到不用跡部和柯南那過人的洞察力和觀察力,連園子這樣大大咧咧的人都能輕易察覺地出來。

跡部的嘴角抽了抽,用手指點了點遊子,最後還是什麼話都沒有說。

這個時候跡部也想起了曾經遊子讓日吉媽媽起死回生的一幕,知道她絕對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柔弱。

可是,那和自己又有什麼關係?

跡部不自覺地摸了摸眼底的淚痣,望着遊子的眼神閃了閃——

反正他就是想要保護這個少女,不行嗎?

事已至此,慶功宴想要繼續下去已經是不可能的了,跡部甚至有點後悔,如果早知道這樣的話,自己就直接帶他們去跡部財團的酒店去吃飯好了,就不會遇到這麼噁心的事情,這麼噁心的人!

當然,在外面跡部是絕對不會表現出來的。

竹馬在身邊:豪門千億老婆 所有人都已經站了起來,由跡部開始,一個個都走了出去,從中野愛奈身邊走過的時候,每個弓道部的學生都會狠狠地瞪她一眼。

就因爲這個少女,讓他們因爲勝利而產生的喜悅被吹散了一大半,而且她還罵了他們弓道部的王牌和功臣,他們能給中野愛奈好態度纔怪了!

眼睜睜地看着跡部和遊子在衆人的簇擁下離開,還在包廂中的中野愛奈整顆心都被憤怒填滿了。

“可惡!”

中野愛奈雙手使勁一劃拉,離她最近那張桌子上的杯盤勺筷全都被她推到了地上,響起了一陣陣“嘩啦嘩啦”的聲音。

“竟然敢搶我的跡部君,還甩我巴掌,我是不會放過你,小賤.人!”

把心底的怒火稍稍發泄出來一些之後,中野愛奈從兜裏掏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在通了之後很乾脆地命令道:

“幫我查一下剛剛和跡部君一起來的那個女的,我要知道她所有的資料,給你一個小時!”

說完之後,不待那邊回答中野愛奈就掛斷了電話:

“小賤.人,敢和我鬥,我讓你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已經離開的遊子自然不知道那邊中野愛奈已經找人想要對付她了,當然,就算知道,遊子也不會在意。

反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遊子還不會讓一個普通人影響到自己的生活。

接下來跡部本來打算換一家酒店請客,可是衆人都拒絕了,慶祝的心情已經被破壞掉了,他們都不想再去吃一頓了。

既然這樣,跡部也沒有勉強,於是在酒店門口,大家就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很快,就剩下游子和跡部,連樺地都被跡部趕回家了。

“本大爺送你回家。”

跡部對遊子道,語氣不容置喙,根本就沒給遊子拒絕的機會,而這一次,遊子也根本就沒打算拒絕。

“你接下來有事要忙嗎,跡部學長?”

坐在跡部家的豪華房車上,遊子向跡部問道。

“啊恩,本大爺自然有的是時間,你還想要去別的地方嗎?本大爺送你去。”

跡部多聰明一個人啊,遊子一開口就猜到了她的意思。

只是,家裏書桌上堆着的那堆文件如果聽到跡部現在的回答,會哭的!

“那就麻煩跡部學長送我去一趟商場吧。”

遊子也沒有客氣,直接要求道。

“啪!”

跡部打了個響指,不用開口司機就已經知道了他的意思,方向盤一打,轉向了附近最大的商場開去。

到了商場,遊子剛剛打開車門下來,轉眼就發現跡部跟着自己一起下車了。

遊子的目光在跡部那即使擦乾了卻仍然有着淺淺酒漬的上衣上掃了一眼,阻止的話在嘴裏轉了一圈,並沒有說出來。

“走吧。”

此時跡部倒反而像那個要買衣服的人一樣,帶頭向商場裏面走去,那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讓身後的遊子有些哭笑不得。

直到一馬當先的跡部向女裝賣場走去的時候,遊子終於開口把他攔下來了:

“等一下,跡部學長,我沒打算給自己買衣服。”

“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