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朱振的上報很快就得到了朝廷的反應,司馬炎親自下令,調動孟津關的守軍立刻回援小平津關,而給朱振的命令就是,不惜一切代價,守住小平津關。

對於朱振而言,他所要做的,就是堅守這半日,等待援兵的到來。看着初升的太陽冉冉升起,朱振多麼的渴望它可以立刻地升到頭頂上,正午時刻,孟津關的援兵就會抵達,那就將會是勝利的一刻。

但蜀軍卻不可能讓他如願以償,第一波進攻受挫之後,劉胤立刻將裝備有小型投石車的戰船派了上去。

爲了容納投石車,這些戰船的體積要比那些漁船商船大的多,已經初步具備了戰船的規模,全部都是這段時間蜀軍請來工匠最新打造的。

此時在黃河之上,幾十艘這樣的戰船一字排開,在衆多漁船商船的簇擁之下,緩緩地向着南岸逼近,儼然有一種鶴立雞羣的感覺。

朱振隱隱地有些不安,他也大概猜到了這些大船的不凡之處,朱振下令晉軍的投石車和不用顧及那些小船,集中全部火力將這些大船給消滅掉。

不過蜀軍的這些大船卻是很鬼,它們在晉軍投石車和的射程之外就停了下去,雖然晉軍傾盡了全力,但那些石塊和箭,也只是在距離蜀軍戰船前面不遠的地方紛紛掉落河中,那些戰船毫髮無損。

儘管沒能夠擊沉這些戰船,但卻也將它們成功地擋在河中間,只要不讓它們接近到關城之下,朱振就沒什麼可擔心的。

但下一刻卻讓朱振臉色突變,那些戰船泊在河中央,但突然間卻發射出一枚枚冒着青煙的球狀物,在晉軍的一片驚詫之中,那些球狀物已經是紛紛地落在了關城上面。

“轟隆隆”的爆炸聲此起彼伏,整個關城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這次蜀軍使用的火藥彈可是比竹筒體積更大,火藥的填裝量是的五倍,所以爆炸的威力也比大了數倍。

晉軍突遭打擊,顯得是狼狽不堪,火藥彈爆炸之處,殘肢斷臂橫飛,許多士兵被炸得血肉模糊,慘叫之聲不絕於耳,整個小平津關上是一片混亂。

蜀軍戰船連續不斷地發射着火藥彈,幾乎是顆顆命中,晉軍賴以維持防線的投石車和在炮火中化爲了廢鐵爛木,就連關城堤壩上面的磚石都被炸得四分五裂,殘破不堪。

蜀軍火器的威力在這一刻盡情地顯露出來,再堅固的再號稱是銅牆鐵壁的防線在它的面前,終究只是一隻紙糊的老虎而已,只有被橫掃的份。

原本還勢均力敵的場面頃刻間就慘遭逆轉,這樣的打擊對朱振來說,幾乎是毀滅性的。 p:稍後更正,大約兩點……………………………………………………或者是通過事先埋設再引爆的方式,也就是說在射程上火器有一個短板,只要能在射程上對其進行剋制,不讓蜀軍有使用火器進行攻擊的機會,這樣便可以大大地降低蜀軍火器的威脅。

很快的,一些與之對應的戰術戰法也被研究出來,那就是儘可能地利用遠程攻擊武器,如弓箭、、投石車等,來遏制蜀軍使用火器的機會。

爲此,晉方還特意地召集起一些將領進行實兵操練,小平津關都督朱振就是其中的一員。

所以在對付蜀軍火器方面,朱振還是有一些心得的,當他接到蜀軍渡河攻擊的消息之後,第一時間就趕赴到了黃河大堤的第一線上,下令弓箭兵、強兵,車、投石車火力全開,對一切進入到射程之內的蜀軍船隻進行毫不留情的打擊。↑△小↓△??m】

蜀軍所使用的船隻並非是戰船,大多是民用的漁船、商船和渡船,這些船隻和戰船最大的區別就在於船隻的堅固程度差別相當大,如果是水軍所使用的戰船,其堅固程度就足以承受投石車和的幾次打擊,而普通的民用船隻,卻根本就無法承受這種重型武器的攻擊,幾乎到了一擊就散架的程度。

朱振看到晉軍的遠程射擊頗有成果,不禁是得意地大笑起來,不過他也還有少許的遺憾,那就是晉軍在岸防上配備的投石車和數量不是足夠多,雖然晉軍擊沉了不少的蜀軍船隻,但還有不少的漏之魚衝了過來。這些漏之魚也只能是依靠岸上密集的箭矢去對付了,但相比於投石車和這些重型武器,普通弓的殺傷力就要大打許多折扣,很難達到一擊即毀的程度。

晉軍也嘗試性地使用火箭進行攻擊,所謂的火箭就是在箭桿上纏上浸過油的布條,點燃後射出去。這樣的火箭對木製結構的東西很有致命性,理論上對付船隻是最爲有效的。

不過蜀軍顯然是有所防備的,把船隻用水淋溼澆透或在船艙內鋪上一層細沙,這樣即使是火箭射中船隻,也不會引起火災來。

蜀軍第一波的進攻受到了相當大的遏制,基本上大部分的船隻都沒有接近到幾十步遠也就是火器可以投擲的距離,所以晉軍的防線沒有受到任何的打擊,至於那些對射過來的箭矢,對於銅牆鐵壁一般的岸防工事而言,不過是撓了撓癢癢,絲毫沒有產生任何實質的損害。

初戰告捷,讓朱振的信心大增,儘管現在小平津關的守軍兵力嚴重不足,但這裏堅固的防禦似乎足以彌補兵力上的欠缺,更何況在接到遇襲的第一時間,朱振已經向上峯稟報過了,孟津關與小平津關相隔並不太遠,朝廷那邊做出調度之後,最多也只需要半天的時間援兵就會趕來。

朱振的上報很快就得到了朝廷的反應,司馬炎親自下令,調動孟津關的守軍立刻回援小平津關,而給朱振的命令就是,不惜一切代價,守住小平津關。

對於朱振而言,他所要做的,就是堅守這半日,等待援兵的到來。看着初升的太陽冉冉升起,朱振多麼的渴望它可以立刻地升到頭頂上,正午時刻,孟津關的援兵就會抵達,那就將會是勝利的一刻。

但蜀軍卻不可能讓他如願以償,第一波進攻受挫之後,劉胤立刻將裝備有小型投石車的戰船派了上去。

爲了容納投石車,這些戰船的體積要比那些漁船商船大的多,已經初步具備了戰船的規模,全部都是這段時間蜀軍請來工匠最新打造的。

此時在黃河之上,幾十艘這樣的戰船一字排開,在衆多漁船商船的簇擁之下,緩緩地向着南岸逼近,儼然有一種鶴立雞羣的感覺。

朱振隱隱地有些不安,他也大概猜到了這些大船的不凡之處,朱振下令晉軍的投石車和不用顧及那些小船,集中全部火力將這些大船給消滅掉。

不過蜀軍的這些大船卻是很鬼,它們在晉軍投石車和的射程之外就停了下去,雖然晉軍傾盡了全力,但那些石塊和箭,也只是在距離蜀軍戰船前面不遠的地方紛紛掉落河中,那些戰船毫髮無損。

儘管沒能夠擊沉這些戰船,但卻也將它們成功地擋在河中間,只要不讓它們接近到關城之下,朱振就沒什麼可擔心的。

但下一刻卻讓朱振臉色突變,那些戰船泊在河中央,但突然間卻發射出一枚枚冒着青煙的球狀物,在晉軍的一片驚詫之中,那些球狀物已經是紛紛地落在了關城上面。

“轟隆隆”的爆炸聲此起彼伏,整個關城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這次蜀軍使用的火藥彈可是比竹筒體積更大,火藥的填裝量是的五倍,所以爆炸的威力也比大了數倍。

晉軍突遭打擊,顯得是狼狽不堪,火藥彈爆炸之處,殘肢斷臂橫飛,許多士兵被炸得血肉模糊,慘叫之聲不絕於耳,整個小平津關上是一片混亂。

蜀軍戰船連續不斷地發射着火藥彈,幾乎是顆顆命中,晉軍賴以維持防線的投石車和在炮火中化爲了廢鐵爛木,就連關城堤壩上面的磚石都被炸得四分五裂,殘破不堪。

蜀軍火器的威力在這一刻盡情地顯露出來,再堅固的再號稱是銅牆鐵壁的防線在它的面前,終究只是一隻紙糊的老虎而已,只有被橫掃的份。

原本還勢均力敵的場面頃刻間就慘遭逆轉,這樣的打擊對朱振來說,幾乎是毀滅性的。。 小平津關前臨黃河,背倚北邙山,盡得山水之險。被蜀軍攻破的關牆,其實也只是小平津關的外城牆而已,在北邙山的隘口處,還有一座內城,依山險而築,比周圍的地勢要高出一大截子。

其實這裏纔是真正的小平津關,只是後來爲了加強黃河沿岸的防守,纔將小平津渡口囊括到小平津關的範圍之內,那原本是黃河堤壩的地方成爲了小津關的關牆。

朱振看到外關牆已經守不住了,立刻向小平津關的內城撤了過去,內城的城牆全部都是用巨石來壘砌的,堅固無比,完全可以抵禦得住蜀軍的火器襲擊,朱振吃夠了火器的苦頭,此刻退往內城,就是欲憑藉內城的堅固,死守住小平津關,等待援軍的到來。

張樂指揮無當飛軍突破了晉軍的防線,成功地拿下了小平津關的外關牆,由於有火器營做先頭攻擊,無當飛軍這次的攻堅作戰,爽得不要不要的,輕輕鬆鬆,幾乎是兵不血刃就拿下了。

登陸之後,張樂立刻下令挖開渡口附近的土石,以方便蜀軍的船隻靠岸及蜀軍的登陸,畢竟讓十餘萬的大軍都爬雲梯登岸的話太不方便了,將渡口附近的堆放的土石清理乾淨之後,有利於蜀軍後續部隊的登陸方便。

更多的蜀軍船隻靠了岸,船上運載的蜀軍則是紛紛登岸,一時之間,小平津渡口之上,人滿爲患,川流不息,晉軍的黃河防線,已經是全面失守了。

不過繼續向內城推進的蜀軍卻受到了阻擊,朱振指揮小平津關的殘餘部隊,龜縮到了內城,憑險拒守,負隅頑抗。

現在朱振的手中,也只剩下了殘餘的幾千人馬而已,原本憑藉這麼一點兵力,根本不可能是蜀軍的對手,但朱振最大的倚仗就是小平津關內城堅固的防守。小平津關的內城就是卡在兩山的缺口之間,左右的兩座山峯壁立萬仞,根本就無路可攀,而且這隘口前面,只有一條通道,蜀軍想要從這兒向洛陽進軍,就必須要突破小平津關的內城。

但這種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地勢,正是防守方的天然優勢,儘管現在朱振兵少,但如果憑藉險要內城,再堅守上幾個時辰,問題不大。

按照路程和晉軍的行軍速度推算,正午時分也就差不多可以抵達了,戰鬥從黎明時分打響,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半時辰,只要朱振再堅持一個時辰左右的時間,便可以看到援兵了。

在希望的面前,朱振自然是不遺餘力的,如果說讓朱振再多守個三五天甚至至是一兩天,朱振都覺得是勉爲其難,但僅僅是守個一兩個時辰,對於朱振而言,如果守不住,那才真是譁了狗。

朱振給手下的士兵封官許願,只要能守得住小平津關,手下所有的軍官,一律都連升三級,普通士卒,賞錢十萬。做爲小平津關的都督,朱振這麼一點權力還是有的,更重要的是,朱振明白,只有重賞之下才有勇夫,不拿出點真金白銀來,恐怕沒人肯爲你賣命。

果然,朱振的懸賞一出,那些看來起來萎靡不振的晉軍士兵立刻是精神煥發,鬥志重燃,和朱振想的一樣,守比較長的時間沒啥希望,但是隻守一兩個時辰的話,希望還是蠻大的,就算蜀軍的火器厲害,但小平津關內城還是異常的堅固的,如果真的能守住的話,那賞賜可就優厚多了。

出來當兵求個啥,還不就是指望着可以升官發財嗎,好不容易有這樣的機會,晉軍將士可沒人願意放棄,只要拼一把,這些封賞就有機會到手,何樂而不爲?

晉軍殘餘的部隊在內城中重新佈防,蜀軍進攻的勢頭也似乎沒有停歇地跡象,在突破外關牆之後,無當飛軍的大部人馬在那兒開挖渡口,而一部分的軍隊,則沿着晉軍的敗退方向追擊而去。

重振旗鼓的晉軍站在內城的城頭之上,開弓放箭,阻擊蜀軍的進攻,一時之間,城上是亂箭齊飛,本欲乘勝而進的蜀軍的攻勢受到了極大的遏制。

進攻受挫之後,前鋒營的士兵立刻向還在渡口附近的張樂進行了及時的稟報。

張樂沒想到晉兵還有能力再組織防守,按理說這外關牆之戰,已經把晉軍的小平津守軍給打殘了,再有沒有什麼力量再進行反撲了。

而且讓張樂有些意外的是,小平津關還是關中有關,外城失守之後,晉軍還可以退守內城,一支殘破之師,還有餘力來打嗎?

張樂不禁是有些惱火,老虎不發怒,你當是病貓?

在渡口方向,爲了讓更多的蜀軍登陸,無當飛軍可是逢山開路,遇水架橋,什麼粗活累活都搶着幹,正是因爲開挖渡口方向的土石,纔會讓進攻的勢頭衰減了不少。

沒想到殘餘的晉軍不但不肯投降,反而更是變本加厲地負隅頑抗,張樂怒道:“奶奶個熊,不給你們點顏色瞧瞧,還真不知你張爺爺姓啥。”

反正渡口這邊的已經打通了,蜀軍已經是源源不斷地渡過了黃河,無當飛軍也就無須繼續地呆在渡口這邊了,做爲劉胤親點的先鋒,攻城撥寨纔是張樂的頭等要事,張樂一聽有晉軍擋道,立刻是圍了上去,率軍對小平津關的內城發起了進攻。

狹窄的巷道和堅固的城防,是支持朱振下去的信心來源,但無當飛軍的攻勢太過強悍了,高峻的城牆一般人都是望而生畏的,但到了無當飛軍這裏,卻幾乎是如履平地一般,整個內城的防禦,是芨芨可危。

朱振有些傻眼,打過多少年的仗,朱振還真沒有見過象無當飛軍這樣兇悍的軍隊,別說是朱振現在率着殘兵敗將,就算他領着原班的人馬,都未必是無當飛軍的對手。

按現在這個打法,朱振幾乎沒有什麼希望守到正午了,眼看着日影漸短,再有半個多時辰援兵就會到來,偏偏這個時候卻難以守得住了,朱振的內心幾近崩潰。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

其實這裏纔是真正的小平津關,只是後來爲了加強黃河沿岸的防守,纔將小平津渡口囊括到小平津關的範圍之內,那原本是黃河堤壩的地方成爲了小津關的關牆。1357924?d

朱振看到外關牆已經守不住了,立刻向小平津關的內城撤了過去,內城的城牆全部都是用巨石來壘砌的,堅固無比,完全可以抵禦得住蜀軍的火器襲擊,朱振吃夠了火器的苦頭,此刻退往內城,就是欲憑藉內城的堅固,死守住小平津關,等待援軍的到來。

張樂指揮無當飛軍突破了晉軍的防線,成功地拿下了小平津關的外關牆,由於有火器營做先頭攻擊,無當飛軍這次的攻堅作戰,爽得不要不要的,輕輕鬆鬆,幾乎是兵不血刃就拿下了。

登陸之後,張樂立刻下令挖開渡口附近的土石,以方便蜀軍的船隻靠岸及蜀軍的登陸,畢竟讓十餘萬的大軍都爬雲梯登岸的話太不方便了,將渡口附近的堆放的土石清理乾淨之後,有利於蜀軍後續部隊的登陸方便。

更多的蜀軍船隻靠了岸,船上運載的蜀軍則是紛紛登岸,一時之間,小平津渡口之上,人滿爲患,川流不息,晉軍的黃河防線,已經是全面失守了。

不過繼續向內城推進的蜀軍卻受到了阻擊,朱振指揮小平津關的殘餘部隊,龜縮到了內城,憑險拒守,負隅頑抗。

現在朱振的手中,也只剩下了殘餘的幾千人馬而已,原本憑藉這麼一點兵力,根本不可能是蜀軍的對手,但朱振最大的倚仗就是小平津關內城堅固的防守。小平津關的內城就是卡在兩山的缺口之間,左右的兩座山峯壁立萬仞,根本就無路可攀,而且這隘口前面,只有一條通道,蜀軍想要從這兒向洛陽進軍,就必須要突破小平津關的內城。

但這種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地勢,正是防守方的天然優勢,儘管現在朱振兵少,但如果憑藉險要內城,再堅守上幾個時辰,問題不大。

按照路程和晉軍的行軍速度推算,正午時分也就差不多可以抵達了,戰鬥從黎明時分打響,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半時辰,只要朱振再堅持一個時辰左右的時間,便可以看到援兵了。

在希望的面前,朱振自然是不遺餘力的,如果說讓朱振再多守個三五天甚至至是一兩天,朱振都覺得是勉爲其難,但僅僅是守個一兩個時辰,對於朱振而言,如果守不住,那才真是譁了狗。

朱振給手下的士兵封官許願,只要能守得住小平津關,手下所有的軍官,一律都連升三級,普通士卒,賞錢十萬。做爲小平津關的都督,朱振這麼一點權力還是有的,更重要的是,朱振明白,只有重賞之下才有勇夫,不拿出點真金白銀來,恐怕沒人肯爲你命。

果然,朱振的懸賞一出,那些看來起來萎靡不振的晉軍士兵立刻是精神煥發,鬥志重燃,和朱振想的一樣,守比較長的時間沒啥希望,但是隻守一兩個時辰的話,希望還是蠻大的,就算蜀軍的火器厲害,但小平津關內城還是異常的堅固的,如果真的能守住的話,那賞賜可就優厚多了。

出來當兵求個啥,還不就是指望着可以升官發財嗎,好不容易有這樣的機會,晉軍將士可沒人願意放棄,只要拼一把,這些封賞就有機會到手,何樂而不爲?

晉軍殘餘的部隊在內城中重新佈防,蜀軍進攻的勢頭也似乎沒有停歇地跡象,在突破外關牆之後,無當飛軍的大部人馬在那兒開挖渡口,而一部分的軍隊,則沿着晉軍的敗退方向追擊而去。

重振旗鼓的晉軍站在內城的城頭之上,開弓放箭,阻擊蜀軍的進攻,一時之間,城上是亂箭齊飛,本欲乘勝而進的蜀軍的攻勢受到了極大的遏制。

進攻受挫之後,前鋒營的士兵立刻向還在渡口附近的張樂進行了及時的稟報。

張樂沒想到晉兵還有能力再組織防守,按理說這外關牆之戰,已經把晉軍的小平津守軍給打殘了,再有沒有什麼力量再進行反撲了。

而且讓張樂有些意外的是,小平津關還是關中有關,外城失守之後,晉軍還可以退守內城,一支殘破之師,還有餘力來打嗎?

張樂不禁是有些惱火,老虎不發怒,你當是病貓?

在渡口方向,爲了讓更多的蜀軍登陸,無當飛軍可是逢山開路,遇水架橋,什麼粗活累活都搶着幹,正是因爲開挖渡口方向的土石,纔會讓進攻的勢頭衰減了不少。

沒想到殘餘的晉軍不但不肯投降,反而更是變本加厲地負隅頑抗,張樂怒道:“奶奶個熊,不給你們點顏色瞧瞧,還真不知你張爺爺姓啥。”

反正渡口這邊的已經打通了,蜀軍已經是源源不斷地渡過了黃河,無當飛軍也就無須繼續地呆在渡口這邊了,做爲劉胤親點的先鋒,攻城撥寨纔是張樂的頭等要事,張樂一聽有晉軍擋道,立刻是圍了上去,率軍對小平津關的內城發起了進攻。

狹窄的巷道和堅固的城防,是支持朱振下去的信心來源,但無當飛軍的攻勢太過強悍了,高峻的城牆一般人都是望而生畏的,但到了無當飛軍這裏,卻幾乎是如履平地一般,整個內城的防禦,是芨芨可危。

朱振有些傻眼,打過多少年的仗,朱振還真沒有見過象無當飛軍這樣兇悍的軍隊,別說是朱振現在率着殘兵敗將,就算他領着原班的人馬,都未必是無當飛軍的對手。

按現在這個打法,朱振幾乎沒有什麼希望守到正午了,眼看着日影漸短,再有半個多時辰援兵就會到來。

絕品透視眼 老鐵!還在找";最後的三國";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攻城戰打得十分的慘烈,蜀軍儘可能多的動用了各種火器,在戰船上裝備的輕型投彈車,也並不是固定在船隻上的,它的底部安裝有輪子,可以輕易地進行移動,戰船靠岸之後,這幾十輛投石車都被推下了戰船,從渡口進入小平津關中,隨後很快就投入到了攻打內城的戰鬥中。

在渡河作戰中大發神威的投彈車此刻登陸之後,一下威力不減,由於它射程比較遠,超出了任何遠程武器的射程,任何的弓箭牀弩投石車都無法對它造成破壞,所以這些投彈石几乎是無敵的存在。

而且它的攻擊力強大,比竹筒手雷多四倍的裝藥量,幾乎讓它成爲一種可怕的毀滅性武器,儘管小平津關內城的城牆是用石頭砌成的,更強的火藥也無法將其摧毀,但城頭上的建築物卻也不可能都是用石頭來壘砌,那些木製的城門樓子,在火藥彈的轟擊之下,頃刻間就化爲了一堆的廢墟。

更主要的是,那些守城的晉兵可都是些血肉之軀,就算是穿盔帶甲,也不可能擋得住火藥爆炸後產生的衝擊波和飛濺的彈片,每一枚火藥彈爆炸之後,數丈之內的人非死即傷。

而晉軍密集型的防守陣形更讓火藥彈的威力發揮地淋漓盡致,一般城牆上通道都不太寬,就算是洛陽長安這樣的大城,也最多隻有五六丈的寬度,能容納四匹馬並行,已經是極限了,一般地州城郡城,能跑上兩匹馬都已經不錯了,至於一些小城關城,城牆上的通道狹隘,最多隻能容納一騎通過,如此窄的位置,可想而知這麼多的晉兵擠成了啥樣。

火藥彈在連續地關城上爆炸着,守關的晉軍是一片哀嚎,傷亡慘重。

倒不說劉胤所發明的火藥武器威力有多麼的強,比起來後世的那些現代化武器來劉胤的這些火器充其量只能算是幼稚園的水平,但比起後世的武器來,殺傷效率卻一定也不差,甚至遠大於後世的武器。

最根本就原因則是在於這個時代的人對火器一無所知,在火器襲來的時候,壓根兒就不知道該怎麼應對,許多人就那麼茫然地站在,手足無措,有的人試圖想逃跑,但密集的人羣中想要逃跑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許多人自相踐踏,混亂不堪,踩死擠死的晉兵,一點也不比炸死的少。

雖然蜀軍已經是多次地使用火器,但對手還未能從中得到更多的經驗和教訓,應對火藥武器,首先必須要進行分散和隱蔽,一枚火藥武器的殺傷半徑往往只有一到兩丈的距離,而且是距離爆炸點越遠,受到的傷害便越小,只要晉軍進行有效的分散和隱藏,蜀軍火藥武器的殺傷力自然會大打折扣。

但這個時代,無論是進攻還是防禦,都講究嚴格的陣型,如果都分散和隱蔽起來了,這仗還怎麼打?

這本身就是一件矛盾的事,應對普通的攻城,晉軍必須要做到保持嚴密的防禦陣型,用人海戰術來阻擋蜀軍的進攻,但應對火器的攻擊,他們就必須要分散開來並躲藏和閃避,如此強烈的衝突,不僅讓晉軍的士兵,就連晉軍的領兵之將都無所適從,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快撤!”蔣俊看到這樣的情形,立刻下令守城的軍隊立刻分散開來,將大部分的晉軍向城下轉移,以逃避蜀軍的火器打擊。

可當晉軍逃也似地逃下城牆之後,蜀軍的火器攻擊卻突然地停止了,早就守候在城下的無當飛軍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撲了上來,蔣俊手麻腳亂,又急令剛剛下城的晉兵重新登城,以阻止蜀軍的進攻。

當晉軍大部隊剛上城樓,新的一輪火器攻擊卻又開始了,密集的火藥彈頃刻已將內城城牆所覆蓋住了。

於是晉軍又開始了忙不迭地下城,幾番折騰之後,不僅晉軍是傷亡累累,而且晉軍的精氣神都給耗沒了,士氣低迷,疲憊不堪。

張樂看準機會,率領着無當飛軍一口氣地就衝了上去。

內城的城牆雖然要比外城的關牆要高上許多,但對於無當飛軍來說,再高的高度他們都不放在眼裏,常年在山地之中作戰,登高攀爬就是他們的特長,許多險峻挺拔高聳入雲的山峯他們都能如履平地,小平津關這樣的城牆自然不會放在眼裏。

無數把梯子豎了起來,無當飛軍的軍士個個健步如飛,動作如風,別的軍隊爬雲梯,都是手腳並用,用手扶着雲梯,一步一個腳印踩着雲梯向上爬,動作比較緩慢。

而無當飛軍的士兵爬雲梯之時,雙手根本就不扶雲梯,雙腳踩着橫杆,“噌噌噌”,身形如飛,只是眨眼的工夫,無當飛軍的士兵就已經連續地踩過了十幾道的橫杆。

還有許多的士兵,根本就不用爬雲梯,高高地向着城牆上拋出飛爪,鉤住城頭之後,拉着繩索,平踩着城牆,“嗖嗖嗖”,速度之快,甚至不輸於爬雲梯的士兵。

晉兵來回奔波於城上城下,已經是累得喘不過氣來了,許多的人都邁不開步子了,心想反正上城之後還得下城,那乾脆就呆在城下不用上去了,省得來回瞎折騰,而且還是生命危險,一個不走運,蜀軍的火器落在頭頂上爆炸,那將是屍骨無存呀。

相對而言,還是呆在城下比較安全一些,最起碼蜀軍的火器射不到這兒。

但他們想不到這次蜀軍的攻城並不是虛招,而是動了真格的了,許多人尚來不及登城,無當飛軍就已經撲上了城頭。

這個時候,晉軍再想要阻止蜀軍的攻勢已經是很困難了,整座城頭上,已經差不多被蜀軍給夷爲平地了,除了滿地的屍體之外,晉軍根本就沒有多少的守軍了,所以無當飛軍衝上來的時候,小平津關內城的城頭之上,幾乎沒有多少的防禦力量了,小平津關很快地就淪陷了。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從渡口進入小平津關中,隨後很快就投入到了攻打內城的戰鬥中。ww

在渡河作戰中大發神威的投彈車此刻登陸之後,一下威力不減,由於它射程比較遠,超出了任何遠程武器的射程,任何的弓箭投石車都無法對它造成破壞,所以這些投彈石几乎是無敵的存在。

而且它的攻擊力強大,比竹筒多四倍的裝藥量,幾乎讓它成爲一種可怕的毀滅性武器,儘管小平津關內城的城牆是用石頭砌成的,更強的火藥也無法將其摧毀,但城頭上的建築物卻也不可能都是用石頭來壘砌,那些木製的城門樓子,在火藥彈的轟擊之下,頃刻間就化爲了一堆的廢墟。

更主要的是,那些守城的晉兵可都是些血肉之軀,就算是穿盔帶甲,也不可能擋得住火藥爆炸後產生的衝擊波和飛濺的彈片,每一枚火藥彈爆炸之後,數丈之內的人非死即傷。

而晉軍密集型的防守陣形更讓火藥彈的威力發揮地淋漓盡致,一般城牆上通道都不太寬,就算是洛陽長安這樣的大城,也最多隻有五六丈的寬度,能容納四匹馬並行,已經是極限了,一般地州城郡城,能跑上兩匹馬都已經不錯了,至於一些小城關城,城牆上的通道狹隘,最多隻能容納一騎通過,如此窄的位置,可想而知這麼多的晉兵擠成了啥樣。

火藥彈在連續地關城上爆炸着,守關的晉軍是一片哀嚎,傷亡慘重。

倒不說劉胤所發明的火藥武器威力有多麼的強,比起來後世的那些現代化武器來劉胤的這些火器充其量只能算是幼稚園的水平,但比起後世的武器來,殺傷效率卻一定也不差,甚至遠大於後世的武器。

最根本就原因則是在於這個時代的人對火器一無所知,在火器襲來的時候,壓根兒就不知道該怎麼應對,許多人就那麼茫然地站在,手足無措,有的人試圖想逃跑,但密集的人羣中想要逃跑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許多人自相踐踏,混亂不堪,踩死擠死的晉兵,一點也不比炸死的少。

雖然蜀軍已經是多次地使用火器,但對手還未能從中得到更多的經驗和教訓,應對火藥武器,首先必須要進行分散和隱蔽,一枚火藥武器的殺傷半徑往往只有一到兩丈的距離,而且是距離爆炸點越遠,受到的傷害便越小,只要晉軍進行有效的分散和隱藏,蜀軍火藥武器的殺傷力自然會大打折扣。

但這個時代,無論是進攻還是防禦,都講究嚴格的陣型,如果都分散和隱蔽起來了,這仗還怎麼打?

這本身就是一件矛盾的事,應對普通的攻城,晉軍必須要做到保持嚴密的防禦陣型,用人海戰術來阻擋蜀軍的進攻,但應對火器的攻擊,他們就必須要分散開來並躲藏和閃避,如此強烈的衝突,不僅讓晉軍的士兵,就連晉軍的領兵之將都無所適從,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快撤!”蔣俊看到這樣的情形,立刻下令守城的軍隊立刻分散開來,將大部分的晉軍向城下轉移,以逃避蜀軍的火器打擊。

可當晉軍逃也似地逃下城牆之後,蜀軍的火器攻擊卻突然地停止了,早就守候在城下的無當飛軍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撲了上來,蔣俊手麻腳亂,又急令剛剛下城的晉兵重新登城,以阻止蜀軍的進攻。

當晉軍大部隊剛上城樓,新的一輪火器攻擊卻又開始了,密集的火藥彈頃刻已將內城城牆所覆蓋住了。

於是晉軍又開始了忙不迭地下城,幾番折騰之後,不僅晉軍是傷亡累累,而且晉軍的精氣神都給耗沒了,士氣低迷,疲憊不堪。

張樂看準機會,率領着無當飛軍一口氣地就衝了上去。

內城的城牆雖然要比外城的關牆要高上許多,但對於無當飛軍來說,再高的高度他們都不放在眼裏,常年在山地之中作戰,登高攀爬就是他們的特長,許多險峻挺拔高聳入雲的山峯他們都能如履平地,小平津關這樣的城牆自然不會放在眼裏。

無數把梯子豎了起來,無當飛軍的軍士個個健步如飛,動作如風,別的軍隊爬雲梯,都是手腳並用,用手扶着雲梯,一步一個腳印踩着雲梯向上爬,動作比較緩慢。

而無當飛軍的士兵爬雲梯之時,雙手根本就不扶雲梯,雙腳踩着橫杆,“噌噌噌”,身形如飛,只是眨眼的工夫,無當飛軍的士兵就已經連續地踩過了十幾道的橫杆。

還有許多的士兵,根本就不用爬雲梯,高高地向着城牆上拋出飛爪,鉤住城頭之後,拉着繩索,平踩着城牆,“嗖嗖嗖”,速度之快,甚至不輸於爬雲梯的士兵。

晉兵來回奔波於城上城下,已經是累得喘不過氣來了,許多的人都邁不開步子了,心想反正上城之後還得下城,那乾脆就呆在城下不用上去了,省得來回瞎折騰,而且還是生命危險,一個不走運,蜀軍的火器落在頭頂上爆炸,那將是屍骨無存呀。

相對而言,還是呆在城下比較安全一些,最起碼蜀軍的火器射不到這兒。

但他們想不到這次蜀軍的攻城並不是虛招,而是動了真格的了,許多人尚來不及登城,無當飛軍就已經撲上了城頭。

這個時候,晉軍再想要阻止蜀軍的攻勢已經是很困難了,整座城頭上,已經差不多被蜀軍給夷爲平地了,除了滿地的屍體之外,晉軍根本就沒有多少的守軍了,所以無當飛軍衝上來的時候,小平津關內城的城頭之上,幾乎沒有多少防禦力量,小平津關很快就淪陷了。

老鐵!還在找";最後的三國";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陳騫做豫州都督已經有些年頭了,做爲晉國的開國功臣,陳騫還是深得司馬炎所器重,儘管在弋陽之戰,陳騫敗給了陸抗,當時朝中許多大臣都有所非議,認爲陳騫並不適合擔任豫州都督,但司馬炎還是力排衆議,堅持讓陳騫繼續都督豫州諸軍事。

豫州之地乃是晉國的心腹要地,是拱衛京師洛陽的東南屏障,如果豫州有失,就等於是洛陽的東南門戶大開,其後果的嚴重性不言而喻。

所以確保洛陽東南門戶的不失,對於晉國朝廷而言,一直是重中之重的事,陳騫爲人質樸穩重,頗有才學智謀,但將略卻非所長,在晉國諸將之中,確非赫赫有名之將。

弋陽之戰似乎印證了這一點,吳軍大舉北犯弋陽,陳騫率兵反擊,但卻爲陸抗所敗,晉國痛失弋陽,此後也一直再沒有機會奪回來。

當時朝野一片震動,弋陽的失守,讓東吳的軍隊第一次逼近到了洛陽千里之內的範圍,吳軍兵臨淮河,豫州之地芨芨可危,就連洛陽城都受到了嚴重的威脅。

此時便有大臣提議撤換陳騫,但司馬炎沒有同意,認爲陳騫爲人沉穩幹練,並不能因爲弋陽的戰敗就否認他在豫州取得的成績,於是司馬炎堅持己見,並沒有撤換陳騫,仍由他來擔任豫州一地的軍政長官。

由於吳軍兵臨淮河,原本屬於晉國腹地的豫州此刻形勢變得嚴峻起來,陳騫雖然有司馬炎在背後支持,但他也清楚,如果自己沒有拿得出手的戰績,還是一樣會被人詬病,遲早是會丟官罷職的。

所以陳騫在豫州一直是秣馬厲兵,狠抓豫州的防守,在淮河一線上,一直是佈置重兵進行防禦,並在豫州的腹裏要地汝南、陳郡、穎川、樑國等郡加強戒備,做好梯次防禦,以確保豫州不失,拱衛京師安全。

這幾年在陳騫的經營之下,豫州的局勢一直處於比較平穩的狀態,吳國也沒有再次兵犯,雙方以淮河爲界,一直相安無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