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杉落仔細地翻看著,每發現一個問題就一定會問清楚,這是他一貫的工作態度,這次也不例外。

翻看了一會兒,突然翻到一頁,他驚呆了,是她嗎?真的是她。

上面的資料清清楚楚地寫著:姓名:藍艷瓔。而且旁邊附著的照片也幫助杉落確定了,就是她。

又過了幾天……

通過這幾天的訓練,今天就要公布進入前10名的名單了,而剩下的人則要離開。要知道,能進入SNY公司實習的人,是很不容易的。

「好,公布進入前10名的名單,請聽好——」艷瓔很沒底,因為她覺得這幾天她的表現很不好,唉,肯定被淘汰掉的。

「曾蕊、馬倩芸、陳鑫、丁傑、陸之琦、謝梓晴、林凱、魏思琪、鍾子濤和——」所有人都屏住了氣。「藍艷瓔。」

「哇!」艷瓔尖叫了起來。

公司的副總經理走了過來,冷冷地說:「你以為你靠實力走進來的嗎?哼,還不是靠拉關係。」

猶如一盆冷水狠狠地潑在自己的頭上。

「什麼靠拉關係?」

「還用我明說嗎?自己去找總公司的總經理,這步夠陰的。」說著,副總經理不屑地走了。

周圍人異樣的眼光。

奇怪了,自己並沒有去找過任何人啊,難道,不是憑實力進來的嗎?

「艷瓔恭喜哦!你有百分之十的機會最後可以留下來啦!太棒了!」秋琳開心地說著。

「可是,副總經理說什麼靠拉關係……但是,我連總公司的總經理都不認識,怎麼拉關係……有些不安耶。」艷瓔總是覺得不對頭。

「哎呀,你沒有就好了嘛……嘿嘿,告訴你啦,副總經理的女兒蔡曉婕也是一百個實習生其中之一,可是啊,偏偏總分排在了第十一名,所以啊,就沒進咯,所以,副總經理才會那麼冷冷地對你啦。」秋琳捂著嘴偷笑著。「副總經理啊還一直認為他女兒一定會進呢。」

「是這樣嗎……」

又過了三個月,逐漸的,十名實習生只剩下了兩名:艷瓔和曾蕊。

很奇怪呢,艷瓔老是覺得一定會被淘汰掉,可卻一直被留了下來。

「這次一定會被淘汰啦,曾蕊那麼優秀,唉,算了算了,能進入到前兩名我已經很慶幸了。」艷瓔這麼對秋琳說。

「是嘛……沒關係啦。」秋琳安慰著艷瓔。

「好了,今天就會從你們兩人中淘汰出一人,留下一人正式成為公司的職員。」副總經理依然那麼冷冷地說著。「藍艷瓔。」

「知道了……曾蕊,恭喜你哦,可以留下來了。」

「謝謝!你也要加油哦!」曾蕊好開心啊,以為是自己留了下來。

「錯了,是藍艷瓔留了下來,曾蕊,離開。」副總經理的話竟然那麼驚人。

「啊!?」兩人幾乎同時吃驚地出聲。

「沒錯。藍艷瓔跟我過來,曾蕊你就可以先走了。」

「什麼……」曾蕊有些接受不了。「我竟然會輸給藍艷瓔!?嗚嗚嗚……」說著跑著離開了。

「曾蕊……」艷瓔還是很奇怪。

「藍艷瓔,進去。」副總經理冷冷地說著。

「幹什麼……」艷瓔怯怯地說著。

「總公司的總經理要見你,快點。」副總經理這麼說著,自己也很奇怪,以往招到最後的實習生,總經理也不會見他,而且,總經理也從來沒有來過SNY公司,這次怎麼……

「哦。」艷瓔說著,推開了那扇褐色的大門……

走進去,一抬頭,本來要很禮貌地說聲,總經理好,可是,剎那間,她驚住了,是他……

杉落冷冷地看著她,不過,眼神中是那麼地溫柔,四年了,他終於再次見到她了……

杉落起身,慢慢地走進艷瓔,她渾身發抖。

「你,好嗎?」杉落問著艷瓔。

「……」艷瓔此刻只想轉身離開。

「對不起……」杉落這麼說著,輕輕牽著艷瓔的手,可是,艷瓔掙開了。

「怎麼是你……」

「你難道不知道?SNY公司就是屬於宮伊企業的。」杉落說。

「是嗎,那我就不應該來了,對嗎?而且,我可以留在公司,也是你幫我的嗎!?這是作弊。」艷瓔激動地說著。

「沒錯,是我做的,我只是要你留在我身邊,這有什麼錯!?」杉落也好激動。

「對,對,只是,這有什麼意義!?你都有未婚妻了你還幹什麼來糾纏我!?」

「我沒有未婚妻,訂婚那天我跑了出來,就是為了去找你,告訴你我愛的是你,可是,你已經走了……呵,沒想到這四年裡卻一次也沒見到過你。」杉落輕輕地說著。

「真的嗎……」艷瓔哽咽了。

「艷瓔,SNY公司的名字也是為了你,思念櫻啊……」杉落也哽咽了。

思念櫻,思念櫻,縮寫就是SNY……

「宮伊……我們不可能的……」艷瓔理智地說,後退著,離開了會客室。

只留著杉落一人在孤獨地站著。


門外所有人都驚呆了,其中也包括著秋琳。

杉落追了出去,大家更驚呆了……

「你給我停住。」杉落追上了艷瓔,艷瓔也跑得上氣不接下氣。

「你放心,我不會在公司里繼續呆著的,這樣沒意義!」艷瓔說著。

「你也應該知道,在這裡,SNY公司是數一數二的,作為一個剛剛畢業的學生,可以進入這個公司是很榮幸的……我,不希望你因為我而……離開。」

「……」

「如果你不想見到我,我可以以後不來這個公司,這樣,你願意留下來了嗎?」

「……」還是他,還是四年前的他。「不要!我要靠我自己的能力找到工作!」說著,艷瓔轉頭要走。

「藍艷瓔……要什麼條件你才肯留下來?」杉落幾乎是以懇求的語氣。

「就算我窮到要上街乞討去,我也不會因為某種不光明的手段而安然地坐在辦公室里!」艷瓔說著,招來了一輛計程車,離開了。

杉落看著車子駛去,一個人站著:這次絕對不可以讓她離開了。

「呃……司機大哥,麻煩你在前面停車哦。」艷瓔看著自己口袋裡乾癟癟的幾塊錢,說著。

「哦。」

下了車,艷瓔四處張望著:唉,哪裡可以找到工作呢?

突然艷瓔看到了一家小餐廳門口貼著招聘啟事,她目光一亮,算了,目前先有份固定的工作要緊。

走進餐廳,淡紅色的牆紙,人們的談笑聲,立刻營造出了一種溫馨的氣氛。

「老闆,我想應聘服務員。」艷瓔對一個微笑著的中年婦人說著。

「嗯,你剛才自我介紹說,是正光學校畢業的,學歷很高啊,怎麼會想來我們這種小餐廳應聘呢?」女人說著。

「可是,應聘難道分學歷嗎……嗯,那如果需要一個理由,就是我需要打工掙錢讓我弟弟可以讀書,可以生活,這就夠了啊。」艷瓔真誠地說著。「請給我這份工作,我會很勤奮的!」

「OK,藍艷瓔,這份工作是你的了。」女人爽朗地笑著。

「謝謝你哦!老闆……對了老闆,你姓什麼呢?」搞了大半天,還不知道老闆叫什麼呢。

「我的名字是江舒華。叫我華姐吧,呵呵。」華姐從頭到尾都無時不刻在微笑著,或是淺淺的笑,或是爽朗熱情的笑。

「是!華姐。」

艷瓔的工作很簡單,有客人來就給客人引座位,然後記錄客人點的餐交給廚房,然後再幫客人送餐就行了。

這麼簡單的工作,工資卻高得嚇人,一個月竟然有三千的工資,而且還包吃包住,而且每個星期有三天的休假時間。

天哪!這是什麼工作啊!艷瓔暗暗想著。

工作了幾天,艷瓔和華姐也相處得很愉快。

「艷瓔啊,休息下吧……嘿嘿,等會我兒子就會來看我了。」華姐說起自己的兒子,一臉的笑容啊。

「華姐,你的兒子是?」

「呵呵,就是目前很受人歡迎的江越臨啊!怎麼樣,我兒子帥氣吧?」華姐笑著對艷瓔說。

江越臨!?就是那個演過好幾部偶像劇,而且部部都是男主角,還出過四五張專輯,次次排在排行榜前三名的江越臨嗎!?艷瓔有些吃驚。

「的確好帥的。」艷瓔是說真的,她看過一兩集越臨的偶像劇,也覺得他好帥哦,不過,和杉落比起來,也差了一點。

「是吧……艷瓔,你看看這些照片啊,哎喲,我真是越看越喜歡了。」

接過一本厚厚的相冊,裡面是越臨和華姐的一張張合影,照片上越臨都是微笑著的,但是,微笑中卻又露出一絲憂鬱,而且,那麼多張照片中,卻沒有一張是他爸爸的。

「啊!小臨來了。」華姐興奮地喊著。

餐廳外面涌動著大量的人群,不時地有白光閃過,又摻雜著尖叫聲。

走在最前面的是江越臨,他一身休閑裝,戴著一個墨鏡,看不清他的模樣,卻又也覺得他是真的很帥。

越臨走進了店裡,店外十幾個保鏢擋住了人們。

「小臨,你回來了。工作辛苦嗎?」華姐望著兒子,開心地說著。

「還好了……媽,這位是?」越臨的目光轉而移向艷瓔,問著。

「喔,這是媽媽新聘的員工,叫做藍艷瓔。來艷瓔,跟小臨自我介紹下呀!」

「啊,哦……你好啊,我叫藍艷瓔,多多指教。」艷瓔客氣地說著。

「你好。」越臨伸出了手,艷瓔禮貌地握住了,表示兩人認識了。

「小臨啊,媽媽去泡你最喜歡的赤豆咖啡哦,等等啊。」華姐走進了廚房。

艷瓔和越臨坐在了沙發上,兩人沉默著。

「來來,小臨、艷瓔,來喝喝我泡的特製咖啡啦。」

艷瓔和越臨坐在了沙發上,喝著香濃的咖啡。

「小臨啊,晚上回來吃嗎?」

「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