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李三聽言,臉色更冷,呵笑道:

“呵呵?魔宗之人?有意思,我九重天的聖女與他的未婚夫居然被你們說成是魔宗之人,那我九重天是不是魔宗據點?武聖是不是也是魔宗魔頭?”

“不敢,晚輩絕無此意!”

王雄聽言,連忙顫聲迴應,身體都是不自覺的顫抖着。

那李晚秋,居然是九重天聖女?九重天什麼時候有聖女了?

那顧不凡不是南部州青光宗之人嗎?什麼時候又成了九重天聖女的未婚夫了?難道僅憑在遠古遺址中那短短的一個月?

但這一刻,這一切的疑問都不重要了,重要是,此刻自己該如何平息這第三令使得怒火。

王雄心中此刻的懼意已是完全掩蓋了自己的喪子之痛,此刻即便王臨還活着,王雄也恨不得將他打死。

而那些遠處的圍觀之人聽到兩人對話,更是震驚的無以復加,那兩人,竟是九重天祕境之人,這一刻,他們的心態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先前他們還在惋惜顧不凡這樣一個妖孽的隕落,而如今,他們看向王雄與那三名窺道境的眼神則是帶着一絲絲同情。

而人羣之中的那幾名窺道境此刻更是暗中慶幸剛纔自己沒有盲目出手,因爲他們心中都是知道,今日之事,九重天祕境不會輕易罷休!

果然,聽到王雄的回到,李三又是冷笑一聲,而後開口道:

“不敢?我看你蓄意襲殺我九重天聖女,身上隱有煞氣纏繞,你定然是魔宗之人,還有你們三人也是!”

“第三令使大人,晚輩絕非……”

“第三令使大人,我們……”

王雄與那三名窺道境聽到李三之語,瞬間感覺如墜冰窟。

但還未等他三人話說完,李三便是一拳打出,拳分四影,同時打向四人。

“噗!噗!噗!噗!”

四道吐血之聲同時響起,王雄四人便是反應都沒來得及反應便是被那拳影打中身體,而後四人便是同時吐血倒飛而出。

“嘶!”

圍觀羣衆中,皆是響起了吸氣之聲,震驚的看向天空之上那鐵塔漢子。

隨意一拳便是讓一位龍門境三名窺道境反應都來不及便被打飛而出,那第三令使,到底是何實力?

九重天祕境雖然在中州乃至五州都是聲名赫赫,但因爲九重天祕境少有人進入五州活動,因此大多數人只知其名,而不知其威。

如今他們終於是看到了九重天祕境之人出手了,只是他們沒想到,此人隨意一拳便是有這麼大的威力。

“第三令使,是否過分了些!”

衆人震驚之間,又是聽得空中一道聲音傳來,又是連忙擡頭望去。

“那是王家老祖之一,王侗!”

人羣之中,有人認出了那聲音的主人。

“老祖!”

地面之上吐血不止的王雄聞聲也是震驚出聲。

至於那三名窺道境,此刻卻是如同死屍一般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但並非是李三那一拳真的要了他們的命,而是那三人很識趣地躺在地上裝死,他們打定主意,不管發生切什麼都絕不睜眼看一下,現在的情況已經不是他們能參與的了,只能祈求王家多拉點火力,讓李三忘了他們這三個小人物了。

李三饒有興致地看向眼前的那個老頭,這名叫王侗的王家老祖之一雖是一副老相,但氣息卻還是雄厚,顯然實力還在巔峯期。

李三開口道:

“我這也叫過分?他能除魔,我就不能?他說我九重天聖女是魔宗就是魔宗?我說他是魔宗他就不是魔宗?”

王侗聽得李三之言,眉頭一皺,這第三令使未免也太過狂傲了,即便你是九重天之人,但大家都是飛昇境,既然自己已經出來了,便互相給個面子,給個臺階下不就行了嗎?

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王侗低頭看向王雄,開口問到:“王雄,此事到底爲何?”


王雄聽到自己老祖發問,連忙支撐着站起身來,硬着頭皮道:“老祖,那顧……那青年當着我面斬殺了臨兒,我又見他滿身煞氣猶如實質,便猜想他是魔宗魔頭,這才聯合劉家兩名長老與那三位道友想要誅殺他,但沒想到,他身旁那位女子居然是九重天聖女!”

王雄盯着李三那冰冷的目光緩緩開口道,心慌之下,他差點說出了顧不凡的名字,好在他連忙改口,不然便是暴露了自己一早便知李晚秋身份還堅持動手的事實。

此刻,即便王雄心中害怕不已,他也要必須咬定自己是因爲猜測顧不凡是魔宗之人才動手的,只有這樣,他才能稍微站住一點大義的方向,才能迫使李三不敢太過分。

而且,王雄所說,也確實並無謊言之說, 1號萌妻:冷少,嬌寵上癮!

王侗淡淡看了王雄一眼,而後對着李三說道:“第三令使,您也聽到了,此事大致是個誤會!不如請第三令使移步到我府上一敘?”

面對王侗的邀請,李三卻是冷笑道:“此事怎麼就聽他一人之言,這麼多人看着,總的聽聽其他人的說法吧!”

“別他孃的給老子裝死了,起來將事情從頭到尾說一遍!”

李三指甲一彈,一股真氣瞬間打在那裝死的三個窺道境身旁。

“是是是,第三令使大人,事情是這樣的,那王臨……”

裝死的三名窺道境瞬間心中一驚,連忙從地上跳起,從王臨見色起意,到顧不凡執劍斬人,再到王真王雄出手與自己等人加入之事一字不漏地說了出來,甚至連李晚秋的變化也是仔細道出。

“呵,殺得好,你那兒子,死的不冤,或者說,你應該慶幸他已經死了!”

李三冷冷盯了王雄一眼,冷聲道。

王雄瞬間寒毛直立,感覺自己如同被一頭遠古巨獸盯住了一般。 王侗聞言,冷冷掃了王雄一眼,而後對着李三拱手道:

“第三令使,此事是我王家管教族內子弟不嚴,才讓那孽子冒犯了聖女,此後老朽一定下令嚴加管教族內子弟,日後老朽定會親自登門道歉!”

王侗現在心中雖是對王雄極其憤怒,但也還是散出一絲氣息爲王雄擋住了李三的威壓。

平日裏,王侗身爲王家如今的掌事老祖,因爲王臨平日裏在自己面前顯得十分乖巧,說話又好聽,也是對他有幾分疼愛,對於一些事他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他沒想到,王臨今日居然會惹上了這等麻煩。

李三冷哼一聲,回到:

“哦?一句管教不嚴就行了?那我九重天的女婿被你們打成這樣就算了?”

王侗聞言,眉頭更皺,這第三令使是真不懂人情事故還是裝傻,但王侗也不敢表現出什麼不滿,開口道:

“第三令使大人,此事雖是王臨有錯在先,但他此刻已是付出了生命的代價,王雄也是被您打成重傷,您就當給王家一個面子,此事先就此揭過可好?那位公子恢復所需的靈丹,我王家承擔,且還送出一把半仙兵作爲賠禮,如何?”

王侗身爲王家老祖,一個飛昇境大修,此刻已是將姿態放的很低了,面對同境的李三,他的稱呼也是變成了第三令使大人,可見也此刻也是真的想息事寧人。

但李三卻是看了一眼在李晚秋懷中只剩一口氣顧不凡與面若冰霜的李晚秋。

從那名窺道境的描述中,李三已是猜到爲何顧不凡非要斬殺那王臨不可。

其實從李三救下李晚秋與顧不凡的那一刻,李三便是知道了爲何李老突然提前了近一個月讓自己來接李晚秋。

李三心中一嘆,對於李晚秋此刻的模樣,李三又如何不心疼,但這一切都是李老的決定,即便是他,也不敢反駁絲毫。

因此李三心中,現在有着一股無法發泄的火氣,而王家,就正好是他發泄火氣的對望。

李三冷笑一聲,回到:

“面子?我爲什麼要給你王家面子?你王家的面子,值幾個錢?”

王侗聞言,面色一變,他也是看出來了,李三根本不想解決這件事。

王侗身爲飛昇境大能,自然也是有着自己的傲氣,既然李三如此行事,他也是不想在忍讓下去,開口道:

“第三令使,你這樣,是不是太過霸道了?九重天祕境,就是這樣對待如此多年爲斷魔城輸送物資的勢力的嗎?這實在是讓我們有些寒心啊!”

李三聞言,臉上冷笑更勝一分,聲音如雷,開口道:

“霸道?我行事一向如此霸道,我九重天行事,也一向如此霸道,至於斷魔城?你小小的一個王家,有何顏面在我九重天面前討論貢獻大小?此事不過針對你一家而已,少那什麼大義來壓我,我李三,不吃這一套!”

WWW ●тt kan ●c o

王侗聞言,剛要再次開口,卻是驀然面色大變,心中一凜,因爲那處,已然沒有了李三的蹤影。

王侗身後,破風之聲驀然傳來,一個如同沙包大的拳頭憑空而顯。

李三竟然是直接動手了,今日,他就要打個痛快。

“不能讓他近身!”

王侗心中暗呼一聲不好,練氣士與武夫戰鬥,若是讓武夫近了身,那便是自尋死路了,更何況李三是九重天祕境的武夫!

一根龍頭柺杖自王侗手中顯現,而後於虛空一點,一陣漣漪泛起,便見他身影瞬間虛幻。

李三一拳落下,卻是打了個空,不過李三卻是絲毫不惱,下一刻,李三身影又是出現在另一無人之處直接一拳揮下,拳頭像之上,紅芒大聲,如同一輪耀日一般狠狠砸向了那虛無中之處。

“怎麼可能!”

那與之處,一道人影顯現,正是消失不見的王侗,此刻他正是心神震盪,李三不過一介武夫,怎麼能看出他這虛空遁法的奧祕。

但此刻,卻是容不得他想這麼多了,面對那裹挾着無敵之勢的一拳,王侗可不想硬,手中龍頭柺杖一點,一座袖珍青山自兩人之間憑空而現。

“轟!”

李三一拳,瞬間落在了那袖珍青山之上,只見那山體之上,在王侗充滿震驚與心痛的眼神之中瞬間出現了無數裂縫,好似下一秒便是要碎裂成無數碎片一般。

袖珍青山雖是嚴重受損,但好在是擋住了李三那一拳,王侗柺杖一點,又是消失在了原地。

“這第三令使,真的只是飛昇境嗎?”

消失的王侗心中響起了一個驚人的想法,即便是飛昇境巔峯的練氣士,也無法一擊就讓自己煉製了多年的青三受損至這般模樣啊!

搞定你,嫁給我 ,竟是如此可怕嗎?

這一刻,王侗終於是親自體會到了被視爲中州禁忌的九重天祕境實力的一個小角。

“呵,鼠洞都是打的挺快!”

李三冷笑一聲,又是看向虛空某處,身影又是一閃,追了上去。

“那人竟然壓着王家老祖打,王家老祖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冷情總裁的新婚愛妻 ?誰再說武夫是偏門,老子第一個踹死他!”

“十一境的武夫,竟是恐怖如斯嗎?”

圍觀者之人,皆是神色震撼的看向那虛空之處不斷閃爍的兩人,堂堂飛昇境的王家老祖,此刻居然被李三追着一頓狂打!

即便李三每一拳之威都是掀起陣陣劇烈波動,但這些圍觀之人此刻彷彿都是忘卻了那份危險一般,神情振奮的看向天空那場戰鬥。

“噗!”

直到終於是有一人承受不住那股散發而來的衝擊而口吐鮮血之時,衆人這才如夢初醒,連忙快速後退,唯有幾名窺道境的修士纔敢稍稍靠近些看這一場戰鬥,飛昇境之間的戰鬥,即便是在中州也不常見,觀看這等人物的戰鬥,於他們而言有很大益處。

“王家此次,怕是要傷筋動骨了!”

虛空之中,一道人影看着抱頭鼠竄的王侗,嘴角泛起絲絲冷笑,他便是劉家老祖,飛昇境巔峯劉能。

在這臨州城,明面上雖是劉王兩家共同管理幾個跨州渡口,但因爲王家多上王侗這個飛昇境的原因,劉家始終處於劣勢,平日裏王家也沒少打壓劉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