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李天在旁邊微笑著點了點頭,只要白大少爺能夠冷靜下來,這個傢伙絕對不是白大少爺的對手,從表面上看,這個傢伙只是呼吸急促了一點,但李天已經看到結果了,白大少爺絕對能夠戰勝這個傢伙,但等到白大少爺戰勝之後,恐怕白大少爺自己也會累得虛脫,甚至還有可能受傷的,不過李天沒準備叫停,這一次的決鬥應該讓白大少爺知道,在師傅的庇護之下你可以好好的活著,但如果在外面遇到了這樣的人呢,你就只能是跟這樣的人殺才行,當然今天這樣的情況對白大少爺不利,如果白大少爺能夠在外面的天空當中,恐怕對付這個傢伙有更多的辦法。

比如說從遠處跑過來的衝擊力,對這個傢伙就很有殺傷力,剛才白大少爺的隔山打牛之所以沒用,那也是因為力道不夠,不要小看從遠處過來的衝擊力,這個衝擊力從上到下可是非常厲害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目前這個事情還是能夠決定勝負的,李天在旁邊悠閑的打開了手機,根本就沒有看裡面的情況,瓊斯女士就感覺到不理解了,難道這是個借刀殺人的局嗎?難道這位李先生不喜歡自己的徒弟嗎?想要讓自己的徒弟在這裡面死了嗎?要不然的話現在應該跟自己談判了,至少能夠答應自己的條件,這樣雙方之間的合作也就達成了,裡面的作戰也就可以終止了。

5分鐘之後,可以很明顯的觀察到,白大少爺是越來的遊刃有餘,而且不會去攻擊這個傢伙的胸口和其他地方,只攻擊這個傢伙的臉上,剛才一拳打在了太陽穴上,這個傢伙甚至都有些站不穩了,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白大少爺現在是越戰越勇,就好像自己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兒一樣,其實打架的人都是這樣的,如果你能夠看到勝利的話,那就不會擔心以後是個什麼樣子,如果你根本看不到勝利的話,那恐怕這個事情就很難說了,很有可能自己會堅持不下去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目前的情況也只能是這樣了,李天這邊點了點頭,這徒弟終於是沒白教。

李天也檢討了一下自己,主要是因為在修真世界呆的時間太長了,所以一切的辦法都是從修真世界那邊挪動過來的,如果要是能夠用這邊的辦法的話,應該所有的一切就比較好了,在修真世界當中一個強者的徒弟實在是太多了,那些人也沒有功夫去管這些徒弟,所以有的時候就讓這些徒弟自己去奮鬥,至於這些徒弟奮鬥成一個什麼樣子,那並不是那些高手所想的,徒弟只不過是自己的一個工具而已,以後如果有了什麼事情,隨手就會交給自己的徒弟,只有幾個才是自己心愛的徒弟,那是真正的傳承衣缽的,至於其他的人,地位比那些下人也高不了多少。

正是因為這一點,目前這個情況李天已經了解了,不管接下來的戰鬥還有多長時間,基本上都是自己的徒弟獲勝了,旁邊的瓊斯女士也看出來了,大塊頭不斷的喘氣,而且剛才站起來就停住了,根本就沒有重新發動進攻,從這個場面上來看,大塊頭已經是堅持不住了,如果大塊頭還要繼續下去的話,恐怕得有一些新的補充才行,但現在李天已經把裡面給封住了,根本就沒有其他的東西可以傳進去,如果有其他的東西可以傳進去的話,大塊頭完全可以好好補充的,但無奈李天絕不允許這些東西傳進去,所以這個傢伙只能是靠自己了,就目前的情況來看,這個傢伙靠自己是堅持不下去的,甚至連短短的10分鐘都沒有辦法堅持下去。 重生之魔王請息怒 對於玻璃框里的兩個人來說,美國的壯漢真的是越來越感覺到不舒服,如果要是繼續這樣下去的話,這個傢伙都感覺到自己堅持不下去了,眼前的這個人實在是太壞了,專門挑自己比較軟弱的地方打,每當自己想要跟他硬碰硬的時候,這個傢伙的速度又比自己快得多,飛快的在整個玻璃框當中流轉,自己根本就抓不住這個傢伙,如果想要把這個傢伙給打敗的話,實在是太困難了,別以為這些人都沒有腦子,當他感覺到沒辦法勝利的時候,這傢伙竟然是半跪在地上,直接低頭認輸了,這倒是讓李天感覺到驚訝,沒想到這些人的智商也是可以的,並不像我們調查的一樣。

瓊斯女士也是感覺到不敢相信,這可是總部那邊給自己派來的人,不是說這些傢伙非常厲害嗎?現在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呢?難道這些傢伙都不中用了嗎?為什麼現在會認輸呢?不過現在的情況瓊斯女士也看明白了,既然人家已經戰勝了我們,那也就沒有什麼好狡辯的了,剛才給人家說的話還歷歷在目呢,如果這件事情你們還搞不清楚狀況,那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人家華夏方面已經獲勝了,這塊地皮跟你們沒有任何的關係,你們只能是從這塊地皮上離開了,至於其他的一些事情,恐怕現在不好告訴你們,那也沒什麼好說的,該滾蛋就滾蛋吧。

「不知道剛才我們所說的還算不算數,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應該是這位先生表示認輸了,當然瓊斯女士如果沒看夠的話,我可以命令我方的人員繼續打下去,一直到雙方的一個人站不起來為止,不過我這個人是一個和平人士,對於這樣的情況我是非常不滿意的,如果真的要這樣的話,我的內心當中是10分害怕的,不知道瓊斯女士是個什麼樣的意思,如果現在可以暫停的話,我就把周圍的這些東西給撤掉,如果現在沒辦法暫停的話,那就讓他們繼續的打下去,一切都在瓊斯女士的手裡,就看瓊斯女士怎麼做了,我們這邊倒是怎麼都行,直到分出勝負,我們也絕對不會認輸的。」

李天這邊非常敞亮的說道,但無奈瓊斯女士的臉上不怎麼好看,瓊斯女士原本以為自己絕對能夠取得勝利,但沒想到現在是這樣的一個結果,如果要是繼續這樣下去的話,恐怕這個人得死在這裡了,萬一這個人要是死在這裡,那麼就會泄露很多的秘密,瓊斯女士可是承擔不了這個責任的,所以一開始的時候就說這只是一場筆試,至於之後的事情就不在自己的考慮範圍之內,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那邊才會跟這邊進行比試的,既然是這樣的話,那也沒什麼好說的了,瓊斯女士無奈的點了點頭,李天就把這個玻璃罩給撤掉了,李天也不是那種得勝不饒人的人,所以這件事情就此作罷。

「早就聽說李先生手下的能人十分厲害,原來的時候我還是有些不相信的,今天可真是讓我大開眼界了,我不知道這位先生是你們這邊什麼人,但是我們派出來的絕對是最強的對手,就跟剛才李先生所說的一樣,中東這個地方我們不會再進來了,尤其是在李先生的視力範圍之內,我們美國人也是非常講信譽的,既然我們之前都已經決定了,那接下來的事情就看李先生的運氣了,據我所知這位酋長先生他絕不會認輸的,李先生往後的道路應該不會那麼容易獲勝,不過李先生強悍的實力他也是害怕的,剩下的事情我們就不必多說了,請李先生好自為之吧!」

瓊斯女士表現的非常大度,對於他所說的這些話,李天真是一句話都聽不進去,表面上看你們做的是非常對的,可如果仔細的聽一下呢,什麼叫做你們不插手這裡了?你們還有實力插手這裡嗎?連你們的最強戰士都已經失敗在這裡了,除非你們要調動大兵過來,但話又說回來了,這裡的利益有那麼高嗎?為了這麼一個區區的油田,你們有可能那麼大動干戈嗎?如果要是真的這個樣子的話,別說你們現在的國防預算,就算是增加上10倍的國防預算,恐怕也沒有辦法建立你們的帝國的,李天笑著點了點頭,並沒有出去送他們,失敗者不會擁有那麼高的待遇。

那個大塊頭捂著自己的腹部出去了,雖然白大少爺並沒有攻擊他的腹部,但這個傢伙還是感覺到一陣疼痛,其實這個傢伙已經受了內傷了,光靠那些基因藥劑的話,恐怕是完全挺不過去的,但現在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只能是讓這個傢伙繼續挺著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李天現在也沒什麼好說的了,看了一眼自己的這個徒弟,原本以為這個徒弟很給自己長臉的,現在就讓這個傢伙跟著自己進辦公室了,畢竟外面還有那麼多的人,如果在這裡罵自己的徒弟的話,那也會傷害白大少爺的自尊心的,雖然白大少爺取勝了,但也知道自己剛才實在是太差勁了,不配成為李天的徒弟。

「如果你是我的兄弟的話,你僅僅是我的兄弟,你僅僅是幫我做事,那麼剛才你已經超額完成了一切,但你現在是我的徒弟,你是我在這裡唯一的土地,我對你抱有多大的期望,你應該比我自己還要清楚,在平常的時候,我給你費了多少的勁,但現在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呢?作戰遇到疏忽的時候,你這個傢伙竟然是想到自動撤退,這是你應該想到的事情嗎? 呆萌一笑秋波起 如果你一直這個樣子的話,那我為什麼要收你當徒弟呢?我的腦子裡是不是有毛病了,我的徒弟如果都是你這個樣子,那以後該怎麼發揚光大呢?我能夠指望你們去給我做什麼事情呢?你們又能給我做什麼事情呢?」

剛剛走進了辦公室,李天劈頭蓋臉的就罵起來了,白大少爺的臉上真是有些抬不起頭來,但這個時候也沒有辦法反駁李天,畢竟李天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剛才自己做的事情真是有些沒臉,人家那邊剛剛取得了上風,自己這邊竟然是不想打下去了,如果所有的舞者都跟自己一樣的話,那以後的事情還不知道怎麼辦呢,所以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白大少爺在旁邊直接跪下了,對於他的這個態度,李天的內心當中還是很滿意的,畢竟這個傢伙是大家族的少爺,如果這個傢伙敢跟自己犟嘴的話,李天直接就會把這個傢伙打成重傷,師徒傳承是很重要的。

「你也不用在這裡跪著了,按照我交給你的修鍊方法,自己到外面好好的修鍊去吧,正好現在訓練營里來了不少人,也可以跟他們好好的交手,也可以跟他們好好的鍛煉一下你自己,這月最後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那就只能是你自己去解決了,如果連這些事情都解決不了的話,那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你現在的情況你應該明白,雖然你的實力已經足夠了,但你的信心還是不充足的,必須要保證自己的信心才行,如果你的信心沒有辦法加強上去,那我也沒有辦法繼續訓練你,這一點你自己應該明白,如果沒有一個強硬的信心,所有的一切都沒有用處,不管你的功力到了什麼時候,你也絕不是人家的對手。」

李天鏗鏘有力的說出這些,這個傢伙在旁邊也點了點頭,對於這個傢伙來說,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如果李天隱瞞這些事情的話,可能他永遠不知道自己的弱點,在剛才跟別人對戰的時候,這個傢伙的確是有些害怕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他也在自己的心裡好好的想了想,可能就是因為自己的這一點害怕,所以才造成了今天這種事情,如果自己沒有那麼害怕的話,剛才可能會打得更好的,如果剛才李天沒有提醒自己,恐怕在玻璃框內會死在那裡的,就憑剛才那個人那個很近,隨便給自己一下子,那都不是自己能夠堅持的下來的。

等到白大少爺出去之後,廖忠誠就從一個暗門裡出來了,剛才開始戰鬥的時候,李天就把廖忠誠給叫過來了,為了不讓這些人太得意,所以廖忠誠就沒有出來,現在這些人已經離開了,李天還得跟廖忠誠商量一下,現在遇到新的敵人了,原來並沒有遇到過這些基因改變人,現在這些人已經打到門口來了,雖然瓊斯小姐嘴上這麼說,但李天並不認為這件事情這麼快就結束,可能以後還會有其他的事情發生,畢竟美國人吃了一個暗虧,在李天的理解當中,美國人是絕對不會吃這種虧的,他們也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這些人還會有後手的。

「剛才的情況也都看到了吧,我並不認為美國人就會這麼算了,而且你也看到那個人的力氣了,如果要是真的單打獨鬥的話,我估計你能夠跟那個人正面對抗,但我們手下大部分的人都沒有辦法跟他正面對抗,一旦這種人大量的過來的話,我們現在可能會堅持不住的,除非我們要採取一些其他的遊走戰術,以前我沒有想到他們的實力那麼強悍,我認為最多跟特種兵不相上下,沒想到他們竟然強壯到這個程度,雖然他們並沒有什麼戰術,但這些人的身體實在是太厲害了,就算我們的人不斷的鍛煉自己的身體,恐怕也沒有辦法達到他們的這個層次,也不知道他們這些人是如何練習的。」

李天對著剛出來的廖忠誠說道,廖忠誠剛才在暗中觀察,他也不需要應付瓊斯小姐,所以注意到的事情是更多的,現在聽到了李天的話之後,廖忠誠在旁邊點了點頭,這些美國的基因人物真的是不簡單,原本我們真的是低估了他們,以為我們手下的訓練營就能夠足夠的獲勝了,他們絕不是那些修真人士的對手,但今天好好的給他們上了一課,這些人絕沒有那麼簡單,這還是在一個玻璃罩當中,如果沒在這樣的有限制空間內,如果是在外面對戰的話,還不知道最終的結果是什麼呢,雖然白大少爺的速度在外面會更快,但你怎麼不知道人家還有其他的絕招呢?

佛系廚娘,在線投喂小龍蝦 「剛才我仔細的觀察過了,這些人的確是非常厲害,絕不是我們之前想的那樣,不過我也發現了他們的一個弱點,那就是這些人的速度非常慢,但也不排除他們會喝一些其他的東西,根據我之前找到的資料,他們會在中間喝一些奇怪的藥劑,那些藥劑會提高他們的戰鬥力的,如果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我們還得防著這一手才行,萬一要是他們真的喝了這些東西,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致命的打擊,那個時候我們也是沒什麼好結果的,所以也得恢復下去,如果跟這些人戰鬥的話,絕對不能讓他們找機會補充能量,一旦他們補充能量的話,那我們這邊可就完了。」

廖忠誠有些激動的說道,這些人跟咱們這些正常的舞者是不一樣的,他們有各種各樣的想法,他們這些人都是靠外力推上去的,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所以這些傢伙都有一些其他的能力,這些能力也絕不是我們想要看到的,正是因為這一點,現在得讓下面的人注意才行,如果下面的人注意不了的話,那以後吃虧的時候可大多了,所以必須得讓這些人看清楚,讓他們明白現在是個什麼情況,要不然的話以後可是不行的,尤其是手下的那些生瓜蛋子,他們並沒有那麼多的對敵戰略,所以在這方面他們也支撐不住,得讓他們這些人明白才行,減少他們的損失。 從這座大樓里出來之後,這邊立刻就有了反應,瓊斯女士是一個行政官員,對於這些事情並不是多麼的明白,但這名大漢卻是十分的明白,這個傢伙走進了汽車之後,瓊斯女士也就明白了,他們來的時候也不是乘坐一輛汽車,走的時候也不可能乘坐這輛汽車,所以他們各自有自己的汽車,如果要是一起走的話,可能對於雙方來說還有些不怎麼合適,畢竟這個大漢來自於一個秘密的組織,這個秘密組織是個什麼情況?別的人都是非常不清楚的,但是瓊斯女士可是非常清楚的,自己也不想知道這些東西,知道這些東西對自己沒有任何的好處,反而有可能會引來殺身之禍的。

進入汽車之後,前排的人立刻就把中間的擋板給收起來了,這些人也十分明白,後面的事情並不適合自己聽,他只是一名普通的特工而已,至於其他的事情,那跟自己沒什麼關係,來的時候就已經接到了命令,把這個人儘快的送往機場,至於這個人前往什麼地方,那就跟你沒有任何的關係了,不過這個人也不可能離開這裡的,當這個人離開大樓之後,李天那邊的人已經是跟上來了,李天對這個人非常的有興趣,現在有這樣好的一個機會,當然不可能就把這個人給放走了,不過下面的人也很注意,不能夠把瓊斯女士給摻和進來,誰知道瓊斯女士是怎麼回事兒呢?

當瓊斯女士跟這個人分開之後,基本上大家也就明白了,他們兩個並不是一個地方來的,所以撤退的時候也不會從一個地方撤退,正是因為這一點,目前他們有了新的想法,應該把這個大漢給留下,看他們去的地方就是機場方面,完全可以在其他的地方進行攔截,他們選擇了一個不錯的地方進行攔截,上面已經下達了任務等級,這裡的任務等級是s級,所以他們出動了15個比較強悍的人物,如果要是還不能夠攔截下來的話,那就是這些人自己的問題了,白大少爺的能力在他們這些人當中都是頂尖兒的,不過那個傢伙已經受到了嚴重的內傷,戰鬥力大幅度削弱了。

開車的人非常緊張,因為上面已經說了,當這個人從大樓當中出來的時候,很有可能會遇到別人的絕殺,如果要真的是這個樣子的話,那必須得保住這個人的性命才行,而且還得把這個人送到機場才行,這傢伙也算是一名老特工了,在當地執行過很多的任務,但他絕不是一個傻子,上面把這樣的任務交給自己,這充分說明這個任務的重要性,如果能夠很容易的把這個人給送過去,那才真正的是見鬼了呢,所以他覺得周圍肯定有其他的事情,在開車的同時也在注意著周圍,可當他行進了60%的道路之後,並沒有發現有人跟著自己,看來是自己有些多心了。

坐在後排上的傢伙也沒有閑著,他趕緊的拿出了一部衛星電話,如果是李天在這裡的話,還真以為這個傢伙是不會說話的呢,但人家的英語說得非常好,現在就在跟上面進行交流呢,上面需要對這一次的事情做出一個記錄,同時也要對他們這些人進行改變,當他們這些人被製造出來之後,每一次的戰鬥都必須得有一個記錄才行,如果沒有一個記錄的話,誰知道以後該如何改進呢,也不可能會有人知道他們是個什麼情況,如果要是連這一點都做不到的話,恐怕以後也不可能會有什麼好結果,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目前這個傢伙需要更大的改進,這才能夠提升它的戰鬥力。

這個傢伙的腦子非常實在,當初對他們進行改進的時候,並沒有把他們的腦子改造完畢,他們都變成了一個又一個的實在人,而且是實在的不能再實在,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美國的高層才放心把他們給放出來,如果要是他們一個個都跟奸詐之人一樣,做任務的事情就有可能會有所耽擱,所以這些傢伙現在沒有其他的想法,就想著把這些所有的任務快點完成,然後回到訓練營去,對於他們來說訓練營就是最為溫暖的地方了,因為在那裡可以注射各種的基因藥劑,可以讓自己的實力更加的強悍,這就是他們現在最想做的事情。

聽完了上邊的訓話之後,這個傢伙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上面已經明白他這一次戰鬥的結果了,並且根據這個傢伙的描述,回去之後要給他注射反應基因藥劑,還有一些速度基因藥劑,這些東西都是來改善他自己的身體的,在剛才的作戰當中,它的反應速度實在是太慢了,當敵人跑到自己旁邊的時候,他甚至還在盯著自己的正前方,除了反應速度之外,最要命的就是自己的行動速度了,明明已經確定了敵人的位置,但因為自己的行動速度太慢,只能是眼睜睜的看著敵人從眼前跑過,所以這也是一個非常要命的事情,必須得在短時間內進行改變,要不然下次戰鬥的時候,這個傢伙就有可能完蛋了。

對於美國的高層來說,他們絕不希望每一個軍人就這樣損失了,就跟眼前這個傢伙一樣,這傢伙可是耗費了美國人將近3億美金,這已經不是一個小數目了,這個傢伙表面上看跟白大少爺的戰鬥力相當,但其實是需要注入基因藥劑的,比如說剛才這場戰鬥如果回去不補充這些藥劑的話,恐怕根本堅持不過一個月的,補充的數量也是非常驚人的,至少大概有2000萬美金,不過他們卻可以補充一些弊端,讓這個傢伙的戰鬥力更加的飆升,這也是美國方面樂此不疲的一個原因,他們的戰鬥力上升之後,他們就可以完成更加厲害的任務,這一點是其他人都搞不明白的。

當美國人確定了這個發展計劃之後,他們就在不斷的往裡面投錢,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這些傢伙現在非常的明白,一旦不往這裡面投錢的話,對他們來說就沒有什麼好結果了,既然已經確立了這樣的結果,那他們就只能是在這條路上前進,如果再去改變的話,恐怕最後也沒有什麼好結果的,所以他們只能是去研究更強的基因,在全世界各地去尋找更強的人,這樣他們才能夠變成比較好的,如果要是找不到這樣的強人,對他們來說也是一個非常大的打擊,就好像我們剛才的這個壯漢一樣,原本就是一名黑拳拳手,他的能力可是非常厲害的,這樣的人才能夠激發更大的潛力。

其實一開始的時候李天就看出來了,這些人除了力大無窮之外,並沒有其他方面的能力,按照美國方面的想法,這些人必須得有其他方面的能力才行,但無奈他們並沒有把這些潛力給激發出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這些事情他們認為是失敗的,但另外一部分人卻絕不相信這一點,他們認為這件事情還是有所改變的,如果能夠讓大家都能夠接受,那麼他們完全可以繼續進行基因人的計劃,當然了,最主要的還是投錢的方面,如果沒有人投錢的話,那所有的事情都得結束下來,現在美國各大集團都在支援他們,也都希望自己能有一批這樣的打手。

剛才這個大傢伙通話的就是研究室,希望研究室方面能夠給他進行一下改良,研究室方面每年都有幾百億的資金進來,所以能夠製造大量的基因藥劑,如果這些東西沒有辦法改良人的身體的話,恐怕最終的結果會讓人無奈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這個大漢在結束戰鬥之後,第一時間就告訴了研究室,希望研究室能夠重視起來,因為只要是加入基因藥劑的人,他們的壽命只有8年左右,所以他們並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在這8年的時間裡,如果他們並不能夠變強的話,那隻能是怪他們自己不走運了,所以他們必須得爭分奪秒才行。

就在這個大漢進行交流的時候,車子中間的隔斷突然下來了,大漢有些惱羞成怒的看了看前面這傢伙,正當這個傢伙想要罵這個人的時候,卻發現這個人呆坐在那裡根本不動,大漢的心裡咯噔一聲,莫非真的敢跟自己動手嗎?雖然他現在受傷了,但如果說到真正的實力的話,一般人也絕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但對方已經是想跟自己動手了,那就說明對方是有備而來,如果要真的是這樣的話,恐怕自己還得好好的準備才行,沒等這個傢伙反應過來,他就看到前面有人衝過來了,而且這些人的速度非常快,一看就不是等閑之輩,在中東這樣的地方,別指望這裡的治安情況了,還是靠自己比較好。

跟非洲比起來,中東地區的治安情況還是不錯的,但想要跟歐美那些大型國家相比,恐怕還是有所不如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這個大漢知道自己接下來的日子不好過,所以這個傢伙也沒有走兩邊的門兒,他也受過專業的訓練,他知道狙擊步槍正在對準這裡,一旦自己開門的話,狙擊步槍就會打中自己的,這是雇傭軍經常做的一件事情,在暗處埋藏有狙擊手,只要你稍微露出一點破綻,大口徑的狙擊子彈就過來了,雖然自己的身體非常堅硬,但如果面對這些大口徑的狙擊子彈的時候,那還是需要有十足的抵抗力才行,但無奈自己現在受傷了,並沒有那麼強的抵抗力。

這個傢伙直接從車頂穿出來了,這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就跟這個大傢伙想的一樣,在周圍一共有4個頂尖的狙擊手,他們對準了汽車的兩邊,當這個傢伙從車頂出來的時候,狙擊手也發現了他們的失誤,都把自己的狙擊槍往上抬了一下,但正是因為這延誤的0.03秒時間,大漢已經是滾到了一邊了,剛才在跟白大少爺作戰的時候,這個傢伙的速度非常的慢,但現在這個傢伙的速度非常的快,因為這是進入了另外一種戰鬥模式,剛才想的是獲勝就行,現在想的是能跑就行,所以雙方根本是不一樣的戰鬥模式,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現在的大漢得趕緊的跑了才行。

這個大漢非常清楚,如果自己落到李天這些人的手裡,那自己肯定是沒有任何活路的,這些人肯定會把自己給解剖了的,因為世界上對他們這些人都是非常有興趣的,美國官方也曾經警告過他們,如果真的在外面被抓了的話,最好還是把自己給了結了的好,如果你沒有那個能力把你自己給了結了,那麼會有人上門來了解你的,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這個大漢現在還在竭力的反抗,如果等到自己沒辦法反抗的時候,那也就是自己不要命的時候了,所以這個傢伙現在東看看西看看,就希望自己能夠跑得出去,這才是這個傢伙現在想做的,如果跑不出去的話,那恐怕就要被當成標本了。

周圍的那些人已經殺上來了,當他們的刀砍在這傢伙身上的時候,竟然是跟砍在石頭上一樣,他們的力氣已經非常厲害了,普通的人至少也得10個加起來,但現在對這個大旱並沒有任何的作用,這個大漢並沒有管這一切,他知道自己的能量已經在下降了,現在還能夠擋住這些傢伙,但如果這些傢伙繼續對他施加壓力的話,恐怕自己的能量就有所不夠了,現在最主要的還是趕緊離開這裡,這大漢沒有管其他的,就算被周圍的人打死,他也不會去攻擊周圍的人,因為現在最主要的就是逃跑,如果不能夠從包圍圈當中跑出去,他的結果將要比下地獄還要可怕。

在遠處的高樓上,有人跟默默的看著這一切,這就是帶隊行動的廖忠誠了,本來李天要親自前來的,不過廖忠誠自己過來了,對於廖忠誠的辦事能力,李天也是十分相信的,如果連這個都不相信的話,那怎麼還能夠被稱之為自己手下的第一大將呢?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李天現在就在家裡等消息呢,美國人已經把手伸到自己的地盤上來了,總不能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了,得讓你們這些人明白,既然你們敢把手伸過來,那我們就敢把你們給打趴下,如果你們連這個都不明白的話,那以後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咱們就戰場上見真招吧,看看到底誰更加的厲害。

「一群愚蠢的東西,難道現在還沒有看明白嗎?那個傢伙根本就不想跟你們過招,現在這個傢伙就想著逃跑,如果你們還沒有辦法的話,回去之後就不要出來丟人現眼了,我會把你們全部送到山上的訓練營的,沒有10年的時間你們誰也別想出來,還在那裡愣著,現在最主要的是藉助各種工具,而不是靠你們手裡的刀片子,剛才都已經砍出火花來了,現在還在使用這些東西,難道你們什麼都不明白嗎?這些東西絕對沒有多大的用處,如果要是還不改變策略的話,只能是眼睜睜的把這個人給放走了,到時候可別怪老闆不放過你們,你們可只有這一次機會了。」

廖忠誠在耳機當中說道,對於這些人的所作所為,廖忠誠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這些傢伙簡直就是愚蠢到了極點,如果這些人這樣愚蠢的話,自己以後該靠誰呢?廖忠誠以為訓練營自己非常成功,畢竟把這些人訓練成了修真者,要知道他們原來都是普通的老百姓,雖然比較身強體壯,但如果想要應對這個層次的鬥爭,那基本上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廖忠誠對自己的成就沾沾自喜,甚至有時候覺得自己已經是武林宗師了,就算那些大門派的掌門站在這裡,廖忠誠也能夠跟他們一較高低,但當看到美國人的基因生化人的時候,廖忠誠認為自己失敗的非常徹底。

之所以沒有讓李天過來,廖忠誠其實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如果讓李天看到這一幕的話,恐怕李天也會非常的憤怒的,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情況呢?你們這些人都看清楚一點,連這樣的事情都沒有辦法解決,以後你們還能夠解決什麼事兒呢?所以廖忠誠已經撂定了,這些人沒有達到自己的目的,更加沒有達到李天心理的目的,原本以為他們很強了,那是因為他們沒有遇到可以匹敵的對手,所以他們都是非常強悍的,但現在大家已經看清楚了,這些人並沒有多麼的強悍,他們只是比普通的特種兵強悍一點,跟美國方面的生化人比起來,他們還差得遠呢。

廖忠誠的命令下去之後,這些人也立刻意識到自己的失誤,如果繼續使用自己手裡的刀片子的話,恐怕不可能有任何的改觀的,所以他們立刻想到了其他的辦法,比如說使用一些高強度的熱武器,狙擊槍的子彈就非常的有用,每當狙擊槍的子彈打到這個人的身上的時候,子彈都會被這個傢伙的皮膚給彈出去,但這個傢伙的防禦能力也在下降,這個傢伙沒有辦法就近補充一些能量,但是狙擊槍的子彈卻是無數的,而且周圍還有大量的狙擊手,如果這個傢伙就這樣沉淪下去的話,他絕對不是李天這些人的對手,看到這些人如此的上道,廖忠誠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當年在進行訓練的時候,廖忠誠曾經跟孫強有過分歧,廖忠誠認為這些人都是習武之人,就不應該去碰那些熱武器,但孫強卻有不同的觀點,孫強認為這簡直有些強詞奪理了,如果要是這個樣子的話,那這些熱武器還有什麼用處呢?在其他的大型組織做事情的時候,熱武器也的確是起到了一些作用,如果能夠把這兩方面結合起來,那絕對能夠發生很大的作用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孫強一直在給手下教授熱武器,包括所有的人在內,孫強可能不要求你能夠熟練的運用,但你絕對必須得會這個東西才行,當別人扔給你把這樣的武器的時候,你能夠80%的發揮出作戰力來,這就是一個偉大的勝利。

也就是因為這一點,目前的孫強做的非常正確,如果要是沒有掌握這些熱武器的話,那才是一個比較糟糕的事情,可惜的是廖忠誠沒有看到這一點,廖忠誠已經是認定了自己的想法,認為孫強這邊所說的全部都是錯誤的,不過話又說回來了,雙方根本是兩個層次的人,如果雙方在一個層次上取得了一些共同點,那麼雙方也就不可能會有分歧了,目前的情況非常明確,廖忠誠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缺點,但廖忠誠對於熱武器並不了解,飲料中成現在的速度,如果他熟悉熱武器的話,恐怕現在這個傢伙已經跑不了了,早晚能夠把這個傢伙拿在手裡。

美國大漢也開始驚恐了,能量下降的實在是太快了,剛開始的時候這些人跟不上自己,並且沒有辦法跟自己對敵,但這些人採取了另外一種戰術,他們竟然掏出了大量的衝鋒槍,這些人沖著自己一陣猛射,如果只是幾發子彈的話,對自己絕對不會有什麼影響,可現在每分鐘都要被打中幾十發子彈,自己的能量數據在快速的下降,如果要是沒有辦法改善這一切的話,這傢伙可能真的堅持不下去了,他看到附近有一座大樓,直接就從這座大樓里沖了進去,當這個傢伙衝破牆壁的時候,他分明感覺到自己皮膚的疼痛感,這就是身體已經在報警了,根本不可能跑得過去。

當這個傢伙衝進來的時候,大廳里的所有人都傻眼了,他們以為是一輛汽車進來的,比如說那種喝醉酒的司機,以前的時候也曾經撞進來過,但現在竟然跑進來一個人,而且這個人的身上並沒有任何的防禦體,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如果這個人這怎麼厲害的話,那這個人可以被稱為超人了,可是沒等他們搞明白是怎麼回事,從後面就衝進來一群武裝分子,這些武裝分子全部都蒙著面,而且手裡都拿著衝鋒槍,對著這個大漢就是一陣猛射,這些人也趕緊的趴在地上了,萬一有什麼榴彈過來的話,咱們今天就有可能交代在這裡,他們這些人才不是傻子呢。

大漢已經感覺出來了,如果自己暴露在外面的話,那自己根本沒有可能躲得過去,但如果自己在房屋當中的話,對方也是拿自己沒有辦法的,就好像在這樣的大廈當中,裡面的普通人實在是太多了,如果這些人還肆無忌憚的使用衝鋒槍,很有可能就會造成當地大規模的傷亡,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這些人都已經換上了手槍了,衝鋒槍固然能夠大量的槍械子彈,但並不能夠保證子彈全部打在這個人身上,所以他們開始使用手槍,手槍的發射速度雖然慢,但這些人的槍法也是不錯的,很多人都是受到過特訓的,每當他們發射子彈的時候,大漢都感覺到自己的心在滴血。

這一次的事情是暗地裡進行的,所以絕對不能夠暴露自己,他們都把自己的面給蒙上了,從外表上看上去,根本不知道他們是誰的人,不過大漢自己卻是知道的,除了剛才跟自己對決的那些人,怎麼可能會有其他的仇人呢?這些人也絕對不會把自己給抓回去的,因為只有他們那些人才知道自己是基因生化人,其他的人根本就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如果要是被抓回去的話,那麼自己的結局也就可想而知了,很有可能會被這些人給解剖了的,那麼以後也就沒什麼好監管了,到最後自己想要挪動一下都不可能,這種結局絕對不是大漢所想的,他還要去實現自己的夢想呢。

廖忠誠也來到了店鋪的外面,此刻的廖忠誠也在進行最後的指揮,就目前這種情況來看,咱們取勝的幾率已經高達90%了,這個人雖然在樓梯間到處的亂竄,但廖忠誠已經看得出來了,這個傢伙的速度又叫賣了不少,而且每時每刻都在降低,如果這個傢伙繼續這樣的話,那麼不出5分鐘的時間,他連挪動的力氣都沒有,那個時候也就是我們可以獲勝的時候了,正是因為這樣廖忠誠並沒有改變戰術,讓手下的人繼續使用熱武器進攻,等到下一個階段的時候,手下的人就可以使用拳腳了,那個時候這個傢伙也就沒什麼好牛氣的了,很有可能會被他們給一招制敵的,因為並沒有那麼強的實力了。

在這個大漢逃脫了5分鐘的時候,終於是倒下來了,跟廖忠誠估計的差不多,在剛才的戰鬥當中,大家已經能夠感覺到它的戰鬥力在流失,如果要是繼續戰鬥下去的話,這個傢伙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可能,所以大家這個時候都圍過來了,給周圍的這些店鋪帶來了不小的損傷,廖忠誠點了點頭,其中一個傢伙掏出來了2萬美金,直接就放在了店鋪的櫃檯上,負責人趕緊的點了點頭,從來都沒有出現過這樣的事情,武裝分子竟然會賠償的,這裡雖然看上去非常狼藉,但當地的物價並不是很高,2萬美金的賠償已經是非常夠了,店老闆甚至把他們親自送出去了。

這個時候從遠處開來了一輛中型汽車,合力直接把這傢伙給扔進去了,體重實在是太重了,至少得有300斤左右,如果沒有基因要戒的話,怎麼可能會把自己養成這個樣子呢,就是因為有了基因藥劑,所以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廖忠誠沒有空管這個,會把這個傢伙交給一些科技工作者的,他們會分析他的皮膚和血液,廖忠誠現在有自己的事情去做,把所有的人都弄回去之後,廖忠誠發現了路邊的一個暗號,那是一個白色的骷髏暗號,這個愛好沒有別人有,就魔教的那些人才有這樣的暗號,這說明周圍是有魔教的據點的,廖忠誠也沒有其他好說的了,咱們現在得開始復仇了。

絕寵億萬甜妻 其他的人不明白廖忠誠為什麼不回去,但其他的人卻知道一件事情,只要廖忠誠露出這樣的眼神的時候,那就說明廖忠誠準備要對敵了,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這些傢伙也就趕緊的撤退了,廖忠誠是他們的教官,他們都非常清楚廖忠誠的能力,如果廖忠誠此刻讓他們回去的話,那隻能說明1點,接下來的戰鬥絕對不是他們這些人能夠應付的,如果他們繼續留在原地的話,可能會拖累他們的教官的,只有兩個人留在原地進行觀察,這也是訓練營那邊的要求,一旦廖忠誠這一站的結果出來,他們必須得有人回去通報消息才行,總不能跟這邊失去了聯繫。

廖忠誠看了看這個記號,雖然這個記號已經有些陳舊了,但廖忠誠絕對相信,在周圍500米的範圍內,要麼有魔教的據點,要麼就有魔教的人員,廖忠誠開始把自己的氣息放出去,魔教當中的人修鍊的全部都是一些鬼亂的東西,所以能夠感覺到一絲黑氣,這些黑氣在普通人的身上是表現不出來的,因為他們這些人胡亂的修鍊,包括各種各樣的雜亂之術,所以他們的身上會有這樣的黑氣,如果能夠找到這些東西的話,廖忠誠也就能夠非常容易的把他們給抓出來了,所以這也是廖忠誠的一個調查方法之一,當年的時候就知道這一點,但廖忠誠並不敢這麼做。 廖忠誠的實力已經非常強悍,但廖忠誠此刻也不敢隨便行事,畢竟現在這個地方不是我們的地盤兒,李氏集團在全球範圍內全市滔天,但李氏集團現在也不敢跟魔教的人對上,一旦被魔教的人發現,廖忠誠可能還會繼續遭遇追殺,那些人現如今的情況也非常的厲害,如果要是發現了廖忠誠的話,那些人可絕對不會手軟的,當年李天替廖忠誠擋下這個事情,誰知道以後是個什麼情況,萬一要是那些人冒天下之大不韙,就算是李氏集團的總部,恐怕那些人也敢殺進去,雖然說李天能夠保自己一條性命,但廖忠誠如果能夠謹慎行事的話,對方還是不可能發現自己的。

廖忠誠開始沿著周圍的道路進行查看,周圍的情況,廖忠誠基本上都了解,當初在這周圍採取行動,對周圍當然是要了解透徹才行,現在的李氏集團也跟以前不一樣,如果要是有的地方沒有了解透徹,那有可能會造成行動的失敗,一旦行動失敗的話,對我們這邊可沒有什麼好處,美國方面肯定會有所警覺的,到時候大批的基因戰士過來,別看我們的訓練營的人不少,但恐怕也沒有辦法擋住他們的攻擊,所以這個時候就得有所警覺才行,在源頭上把所有的錯誤掐斷,那個時候也就不需要有任何的擔心了,所以廖忠誠對周圍比較了解。

當廖忠誠剛剛走過的時候,忽然間就感覺到了一絲黑氣,這一次黑氣是從旁邊的有軌電車上傳過來的,廖忠誠不動聲色的開始加快自己的速度,在旁邊的人看來,廖忠誠還是正常的行走,但如果仔細觀察的話,這時候就能夠看得出來,廖忠誠絕對不是在慢慢的行走,廖忠誠就好像是奔跑一樣,他的速度和有軌電車的速度差不多,這也讓很多人看不清楚,總感覺到有一陣子黑影經過,至於其他的,大家也並沒有多麼的好奇,畢竟這個事情也跟自己沒關係,可能人家就是在練習呢,有軌電車還是按照原來的軌跡在開,廖忠誠感覺的更加清楚了,車裡絕對有自己需要的人。

對於這種感覺,廖忠誠可以說是終身難忘的,如果讓自己選擇的話,廖忠誠寧願一輩子不碰上這樣的人,但既然讓自己碰上了,那麼家族的仇恨就沒有辦法捨去,廖忠誠必須得緊緊的跟上他們,如果這個時候跟丟了,廖忠誠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這些傢伙看來還不是一個人,當有軌電車停下來的時候,廖忠誠也在旁邊站住了,廖忠誠並沒有想著上去,如果自己上去的話,跟那些人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自己在魔教室掛了號的人物,如果不是李氏集團的話,恐怕那些人早就殺過來了,在這樣的場合下發現自己,他們肯定會有所動作的,廖忠誠也沒有什麼好果子吃。

按照當初的約定,魔教不再追殺廖忠誠,但廖忠誠也不能夠對魔教在做出什麼事情,一旦讓魔教的人感覺到了威脅,那麼他們也絕對不會就此打住的,一定會繼續對廖忠誠做出一定的擠壓,而且很有可能會派出大量的殺手,你在李氏集團的總部我們不敢動手,但你不可能總在李氏集團,難道你還不走出大門了嗎?當初的協定只是不在李氏集團內部對你進行追殺,至於其他方面,那都不在我們的考慮範圍之內,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廖忠誠必須得謹慎行事,看到旁邊有一家商店,廖忠誠進去把自己的衣服換了,同時戴上了帽子和墨鏡,這些東西也是必要的。

如果是一般人的話,很有可能這個時候就殺過去了,但廖忠誠畢竟不是個毛頭小子了,當然清楚此刻應該幹什麼,如果這個時候殺過去,最多也就是把這兩個人幹掉,對於摩羯來說,他們的教眾千千萬萬,你能夠把這些人全部幹掉嗎?當然是不可能的,只能是給他們造成一些損失而已,他們隨時又可以把這些人給補充起來,所以廖忠成並沒有多大的勝算,但現在如果找到他們的一個總部,對廖中成來說就完全不一樣了,廖忠誠完全可以把總部給搗毀了,那個時候的損失可就大了去了,這一點廖忠誠非常的清楚。

只要是魔教中人出現,要麼是他們到這裡來解決人的,要麼他們就在周圍有自己的據點,只要自己能夠殺到他們的據點裡,就能夠給他們帶來比較大的損失,所以廖忠誠繼續跟著這輛有軌電車,希望能夠在有軌電車當中有所發現,這也是廖忠誠目前最想做的,至於其他的那些事情,先放到腦子外面去吧,畢竟現在這個時候也顧不上了,車裡的兩個人的確是魔教的人,但他們並沒有發現外面有人跟著他們,他們在中東地區已經設立了很長時間了,在這裡也做一些各種各樣的任務。

對於這些人來說,他們在這裡的生活還是不錯的,但並沒有想到會有人盯上他們,這是這些人永遠不會想到的,因為他們認為自己的實力強大,對外面的情況並沒有多少注意,一旦這些人殺上門的話,他們的損失將是慘重的,正是因為這一點,這些傢伙現在還沒有注意到危險,他們還在相互交談,他們只是普通的工作人員,對於那些暗殺的事情,他們了解的並不是很多,現在廖中程跟著他們,就是想著能夠找到更多的消息。

有軌電車終於是停下來了,這裡已經是終點站了,看樣子早就已經離開了市區,廖忠誠在旁邊還是緊緊的跟著,這兩個人已經從上面下來了,然後進入了旁邊的雜貨店內,從裡面購買了不少的東西,這些東西都是一些生活物品,廖忠誠心中更加認定了,這些人在當地是要生活下去的,如果要是在當地住酒店的話,完全沒有必要購買這些東西,看來他們在當地是有一個據點的,就算魔教有再多的錢,他們也絕不可能到處亂花錢的,他們在當地也是有自己的經費的,如果經費花得過多的話,對他們來說可沒有什麼好果子吃,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目前的一切都在慢慢的進行,所有的事情都在做的非常好。

兩個人有說有笑的從裡面出來,他們還去採購了一些其他的東西,廖忠誠已經快壓抑不住自己了,真想上去把這兩個人直接幹掉,這也算是自己付出的一部分,原來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廖忠誠也曾經發現過魔教的人,但無奈那個時候自己的實力不夠強,所以沒有辦法對他們造成傷害,而且如果惹怒了那些人的話,會引起魔教當中的人大力追殺的,這也是廖忠誠所不想的,現在就看到眼前的這些人過來了,廖忠誠當然不會忍著了,不過又想到自己的復仇大業,廖忠誠還是把這兩個人給放過去了,並不是自己無能,實在是現在不是個好時候。

這兩個人在廖忠誠的前面走過去,廖忠誠基本上就能確定了,這兩個人絕對是魔教中人,因為他們身上的死氣太嚴重了,如果要是稍微不注意的話,很有可能會被感染的,這些人修鍊的時間太長,也不知道他們採取了什麼修鍊方式,反正都是傷天害理的方式,廖忠誠真想為民除害,但想到他們的據點,還是忍下來了。

廖忠誠繼續跟上這兩個人,原來這裡就是他們的據點了,他們隨意的走到了旁邊的一棟房子,進去的時候還朝著周圍看了看,從遠處觀看的話,這座房子的死氣實在是太嚴重了,廖忠誠距離500米,都能夠感覺裡面蔓延的死氣,周圍的居民也是非常的沒有精神,當然這些老百姓是感覺不出來的,他們只是覺得自己身體有問題,但如果去醫院檢查的話,醫生只會告訴他們,肯定是你們自己胡思亂想,其實你們的身體完全沒有問題,在各種指標上面,根本就是檢查不出來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這些老百姓還得繼續在這裡住下去,但他們的生命力卻在慢慢的流失。

廖忠誠佔100%的確認,這裡面肯定有魔教的一些高手,因為他們正在進行訓練,當這些人進行訓練的時候,會把周圍的靈氣都抽乾淨,本來在這裡生活的人都需要補充靈氣的,普通的老百姓只需要補充一點就可以,所以對修鍊環境造不成什麼影響,平常正派人士修鍊的時候,雖然也會抽取周圍的靈氣,但正派人士都會留下一些的,畢竟人類社會也是需要的,正派人士也不可能趕盡殺絕,但這些邪派人士就不一樣了,他們在抽取靈氣的時候,用的並不是正確的法門,所以他們會不自覺的把所有的靈氣都給抽乾淨,如果有人感覺到不舒服的話,就是因為這一點了。

廖忠誠圍著這個建築物轉了好幾圈,最終在一個咖啡館的前面停下來了,中東地區是非常保守的,所以平常的時候沒有多少人來咖啡館,廖忠誠在這裡還是非常顯眼的,但是也並沒有人過來問,這裡也有很多歐美人士,他們在這周圍也是經常停留的,當服務員把咖啡送上來的時候,就沒有多少人管這裡的事情了,他們也都見過廖忠誠這樣的人,這裡經常會出現一些奇怪的人,可當這些奇怪的人出現的時候,裡面會有一些反應,那棟房子對於周圍的人來說,大家都非常討厭那棟房子,但大家又沒有跟裡面的人接觸過,有些事情就是這樣說不清道不明。

不過這些人都知道一件事情,如果有人對那座房子做出不利的話,第2天就有可能消失了,不管你的本領有多麼的強悍,但第2天絕對會消失的,這在周圍就好像是一個定律,所以每當有人想過去找麻煩,服務員都想要給他們說一句,現在看到廖忠誠這個樣子,服務員也想要過去說一句,但廖忠誠就好像是一個冰山一樣,每當有人接近的時候,都感覺到渾身發冷,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這些服務員也沒有多嘴的想法了,看來這個人也不是一般人,如果要是真能夠把這些人給請走的話,對當地來說也是一件好事,那些人就跟惡霸一樣,平常沒少欺負他們。

這些服務員依稀記得,那裡面曾經出來了很多人,到他們這個地方來購買冷飲,最後竟然連付錢都不付錢,服務員當然不願意了,他們就立刻把警察給找來了,直接進去了好幾個警察,但最後什麼樣的人也沒有出來,本來這是當地的一個大案,但後來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可能裡面的人也是有錢有勢的,最後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所以有些事情也就不好說了,服務員都是一些普通的老百姓,難道讓他們去鬧這個事情嗎?就算把那些錢全部弄下來,那也跟自己也沒有什麼關係,畢竟那些錢都是老闆的,不是我們這些人可擁有的,跟我們沒有多少的關係。

三個小時之後,廖忠誠終於是喝完了自己的咖啡,廖忠誠路過吧台的時候,掏出來了20塊美金,這裡的咖啡價格是兩塊美金,廖忠誠直接在這裡休息了三個小時,當然要給人家場地費才行,本來很多服務員還是嘰嘰喳喳的,認為廖忠誠就是到這裡來蹭空調的,因為當地的溫度很高,但當地的老百姓又非常的貧窮,如果讓他們開空調的話,恐怕這些人是支付不起電費的,廖忠誠身上的打扮就是一般人的打扮,所以家裡肯定是開不起空調的,到這個地方來蹭一頓,那也是人之常情的事情,沒想到人家有那麼多錢,這些錢足夠一個月的電費了,人家可真不是窮人呢。

走出這個地方之後,廖忠誠就來到了附近的一家旅館,既然想要對這個地方動手,那就必須得對這個地方了解才行,廖忠誠絕不可能隨便的動手,一旦引發了不可估量的後果,所帶來的災害可不是自己的,李氏集團這邊也會有所損失的,所以廖忠誠非常的清楚,該做什麼事情就做什麼事情,絕對不能夠給老闆帶來災難的,老闆在這裡還有很重要的事情,那座油田老闆都親自來了,廖忠誠絕不相信是一個普通的油田,老闆在這裡應該有更大的想法,所以廖忠誠要在這裡住下了,廖忠誠給李天打了個電話,說了一下這邊的事情,李天那邊就掛了電話,李天說過不干涉這件事情,那就讓廖忠誠自己去做吧。

天色慢慢的暗下來了,那座房子直接就關上了大門,廖忠誠非常清楚,對於這些魔教中人來說,晚上才是他們最為喜歡的,雖然他們並不害怕陽光,但因為他們修鍊的都是一些黑色的工具,所以這些傢伙還是不想在白天出來,畢竟白天對他們有所損傷,雖然是微乎其微的損傷,但人的心裡都是這個樣子的,不願意讓自己受到一丁點兒的傷害,所以這些傢伙白天都是在裡面待著的,當夜幕降臨的時候,這些人就開始了自己的修鍊,死氣蔓延的更加嚴重,周圍的老百姓睡覺都非常早,並不是他們有這麼好的習慣,就是因為他們的精神支持不下去。

對於一般人來說,早睡早起是一個很好的習慣,但對於周圍的老百姓來說,這並不見得是一個很好的習慣,因為他們是生命力喪失的一種表現,其實這些人的睡覺時間非常多,但他們的睡眠都不是深度睡眠,大部分都是一些淺性睡眠,也就是說睡了跟沒睡一樣,整個人還都是在揪著心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目前這些傢伙非常的難過,這些傢伙想要改變這一切,他們也找到了很多的醫生,但醫生認為他們的身體沒問題,只是提醒他們多睡覺而已,醫生本來是一個好的建議,但如果他們生活在魔教周圍的話,這個建議很有可能會讓他們喪命的。

廖忠誠在旅館辦理的手續,然後就進入到了自己的房間,周圍的人都對廖忠誠沒有什麼看法,這裡是一個最便宜的旅館,裡面還有其他的人呢,廖忠誠不是沒想著要一個單間兒,那樣自己的行動會更加的簡便,但無奈旅館的設施實在是太差了,這裡已經到了整個城市的平民區了,所以想要一個帶接單的旅館,恐怕是有些不可能的事情了,現在只能是等這些人休息之後了,反正這個地方死氣蔓延嚴重,很多人都是打著哈欠的,如果正常人拿著攝像機拍攝的話,就能感覺到這些傢伙是怎麼回事兒了,這些傢伙都好像是殭屍一樣,臉上1點的表情都沒有。

就跟廖忠誠所預測的一樣,這些人根本就堅持不下去,還沒有到晚上8點呢,這些人都已經紛紛準備睡覺了,對於他們的這個表現,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很多人還是年輕的小夥子呢,但此刻他們都是哈欠連連的,廖忠誠無語的搖了搖頭,這樣的人應該是最有活力的,沒想到現在這個時候竟然如此的萎靡不振,如果要是長期這樣下去的話,整個人可就要死在這裡了,雖然廖忠誠跟他們非親非故的,但自己卻跟魔教有足夠的仇恨,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讓魔教中人付出代價吧,廖忠誠拿出了自己的武器,是一把金剛打造的匕首,對於速度快的人來說,這種東西就更加的厲害了。

很多鋼鐵是百段成鋼,但廖忠誠的這一個是千段成鋼,可以說是非常的厲害,而且在其中加入了很多的貴重金屬,李天當時曾經評價過,如果把所有的東西都換算成人民幣的話,這一把匕首的價格要超過500萬元人民幣,僅僅是一個匕首而已,就已經有如此高的價值,可想而知他的鋒利了,等到所有的人都睡著之後,廖忠誠直接從窗戶上了房頂,現在也僅僅是9點而已,周圍已經是死去一片了,蔓延在周圍的街道上,有些司機如果開車經過這裡的話,可能會有一陣的不舒服,因為當他們經過這一區域的時候,就會感覺到自己渾身沒有精神,但又沒有辦法來解決這一切。

廖忠誠清楚的知道,這些瓷器並沒有任何的作用,只是吞噬人的生命力而已,當廖忠誠幾個月部之後,直接就到達了那座房子的上面,這裡的死氣最為濃郁,如果不是修真之人的話,光是在這上面停留一下,整個人也有可能會昏厥的,這裡散發出來了太多的死去,這些人修鍊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把周圍人的姓名放在心裡,如果他們稍微有所收留的話,可能也絕不是這樣的結果,目前的情況讓廖忠誠看清楚了,把這些人全部解決掉吧,也算是給魔教一個打擊,況且這把匕首是最近才修鍊的,就算是魔教當然知道了,也絕對不會把這個情況怪到自己的頭上。

廖忠誠發現了一個巨大的煙囪,如果從這裡下去的話,絕對能夠好幾個人直接下去,廖忠誠跟別人不一樣,如果是普通的殺手,他們肯定會選擇從這裡下去,但廖忠誠有自己的考慮,魔教不是一個小型的組織,能夠在這片大路上存活那麼長時間,他們當然是有自己的過人之處的,如果要從這個地方下去的話,沒準下面會有各種各樣的陷阱的,所以還是老老實實的比較好,廖忠誠走到旁邊的一個窗戶,從縫隙里看看裡面,有一個魔教的教眾正在裡面進行修鍊,還是從這裡進去比較保險,雖然有可能驚醒了眾人,但也絕對比煙囪那裡好的多,畢竟煙筒下面的情況咱們不了解。

廖忠誠看了看周圍,並沒有其他的威懾物品,廖忠誠一下子就從窗戶當中竄進去了,雖然有些玻璃破碎的聲音,但是在中東這個地方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所以也沒有什麼好緊張的,當很多人聽到響聲的時候,大家也只是撇了撇嘴而已,並沒有把這件事情當成一回事兒,對於這些人來說,只要沒有鬧出死人的事情,基本上就沒有人去管的,況且這裡是魔教的分部,有哪個不開眼的敢於到這個地方來鬧事兒呢,除非他們的腦子全部進水了,要是沒有進水的話,打死他們也不敢到這樣的地方來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這些傢伙現在非常放心,並不認為有人敢有其他的動作。

這名魔教教徒還沒反應過來,直接就被廖忠誠給治住了,當然廖忠誠對於這裡的情況並不熟悉,所以沒有辦法直接把這個傢伙給幹掉,一旦把這個傢伙給幹掉的話,廖忠誠也沒有什麼好果子,你知道外面是個什麼情況嗎?如果要是從這裡走出去的話,很有可能會被外面的情況驚呆的,也不知道外面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所以對於廖忠誠來說,最好還是好好的在屋裡待著,如果要是出去就是大陣仗,以現在廖忠誠的情況來說,那絕對是有些頂不住的,還是老老實實的比較好,盡量不要在這裡發生一些糾紛,對自己也沒什麼好處的。

「咱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那麼多的人,我首先看中的就是你,如果你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可以先把你給放開,但你必須得跟我合作才行,如果你要有其他的想法,剛才我的速度你也看見了,我會在最短的時間內要你的命的,至於你最終會變成個什麼樣子,那恐怕就只有你自己知道了,如果你想合作的話,那你就眨一下眼睛,如果你抱著必死之心,那我就讓你嘗嘗我的手段,我也不害怕告訴你,我在這個世界上就孤寡的一個人了,是你們魔教的人把我害成了這個樣子,所以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就算是一名普通的教眾,我也會把你碎屍萬段的,你就好好的享受就是了。」

對於這個傢伙所說的一切,這名普通的教眾非常相信,如果要是自己發出一點聲響的話,這個傢伙會毫不猶豫解決自己的,剛才的情況他也都記著呢,一旦要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自己絕對沒有什麼好管的吃的,眼前的這個人可不是鬧著玩的,剛才那種速度就跟鬼怪一樣,雖然他們魔教的人經常裝神弄鬼的,但他們從沒有做出類似的事情,尤其是剛才那種速度,絕對不是他們這些人能夠比得上的,所以這個傢伙恐懼的眨了一下眼睛,雖然他們平常都說殺身成仁,在魔教遇到危險的時候,他們會第一時間的維護魔教的利益,但真到了這個時候,最要維護的還是自己的性命。

鬆開了這個人之後,廖忠誠的內心也是有些害怕的,萬一這個人要有其他的想法,自己可能真的就栽在這裡了,外面到處都是魔教當中的人,他們的聽覺都是非常的不錯的,一旦有什麼事情發出來的話,對自己來說可沒有任何的好處,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廖忠誠在這裡盯著這個傢伙,一旦這個傢伙有所動作的話,那肯定就會把這個傢伙給幹掉,如果要是這個傢伙出了問題,那肯定會讓這個傢伙償命的,當然那個時候自己也肯定會暴露的,正是因為這一點,廖忠誠才不敢做出太過分的事情,畢竟自己身處敵人的大本營,稍微有些不對勁的話,自己可能會粉身碎骨的。

「我問你什麼,你就老老實實的回答,如果你感覺不回答我的話,那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我會把你的脖子直接給擰下來,你們這裡到底有多少人?你們這裡的級別是什麼?雖然我的問題只有兩個,但你看著我的眼睛回答,如果你真的敢於跟我說謊的話,那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你也非常清楚,你的命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的作用,我想幹掉你也是非常簡單的事情,如果你連這個都做不到的話,那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廖忠成一邊說話一邊觀察周圍,萬一這個屋子裡要是有什麼暗器的話,對自己可是沒有任何好處的,這個傢伙畢竟熟悉周圍的情況,所以一旦要是引發什麼狀況,對於廖中成來說就是致命的,幸好這個傢伙已經被嚇住了,根本就沒有其他的想法,現在這個傢伙就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自己能夠好好的,至於接下來是個什麼樣子,那就跟自己沒什麼關係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目前這個傢伙做的還是非常不錯的,如果要是有什麼輕舉妄動的話,廖忠誠會毫不猶豫的把這個傢伙的脖子給擰下來,他也能夠感覺到自己的生命掌握在人家的手裡,所以這個傢伙顫顫悠悠的指了指自己的嘴巴,看那個樣子是想要全部交代了,廖忠誠也就把這個傢伙給放開了,看看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意思。

「這位好漢請手下留情,我也不願意加入這樣的組織,是他們逼迫我的,我的家裡也有自己的人,如果好漢能夠解決他們的話,我可以幫助好漢的,周圍這裡都被我們給控制住了,或許好漢的能力應該知道,我們這裡是慢慢的培養底層人員的,在周圍吸納了很多的底層人員,這些人現在都需要進行修鍊,把周圍地區弄得烏煙瘴氣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我才不想繼續加入這裡,當年我也想著能夠變成一個強者,但我絕不希望是這樣變成一個強者,我希望自己能夠控制住自己,可我發現他們在這裡煉製了大量的人,然後這些人就會送到上級去,至於變成了什麼樣子,恐怕我們就不清楚了,他們也不會讓我們知道的。」

這個傢伙非常恐懼的說道,當他把這些話說完的時候,廖忠誠都不知道該如何的回復了,這個傢伙說的實在是太搞笑了,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的話,看來魔教也是不得人心的,表面上看他們都是非常強大的,但其實在這裡面有太多的事情,正是因為這一點廖忠誠感覺到自己復仇有望了,連你們自己人都是這個樣子的,更加不要說外面的那些人了,魔教雖然非常強大,但他們的發展已經失了人心了,包括下面的這些小弟們在內早就不願意跟著他們混了,主要是因為他們的一種發展機制,當你修鍊完畢之後,並不會讓你繼續的修鍊下去,會把你當成食物送上去的。

比如說你已經具備了初級修鍊者的能力,但你的上面還有那些長老什麼的,那些長老也不願意自己修鍊了,直接吸收你的功力就是了,就跟當年的那些人一樣,這樣可以快速的提升自己的實力,至於下面這些人的死活就不在他們這些人的考慮之中了,他們認為這沒必要考慮這些事情,直接幹掉你們就是最好的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他們現在的實力增長的很快,但卻苦了這些最下層的人了,他們辛辛苦苦的讓自己達成了目標,以為自己會有很廣闊的前途呢,可突然間就被人家吸食一空,自己連一個普通人都趕不上,身體虛弱的他們都不知道下半輩子該如何去過。

「這個地方是我們在中東的分部,這裡大約有300多口的人,不過所有的人都是一些初級修鍊者,但他們並沒有多少跟敵人對戰的本事,他們這些人只有初級修鍊者的實力,但他們並沒有跟外面的人打鬥過,我們輪流出去買東西,如果發生了什麼事情的話,我們這些人最主要的就是趕緊逃跑,因為我們這些人並沒有多少的戰鬥力,在那些上層人士看來我們甚至連炮灰都是趕不上的,他們不會在我們的身上投入太多的東西了,正是因為這一點,所以我才不想在這裡繼續待下去了,我認為這樣繼續待下去也沒什麼前途,求好漢能夠解救我們。」

事情的發展超乎了廖忠誠的預料,真沒想到這裡竟然是這樣的事情,原本以為自己很難衝進去的,在廖忠誠的印象當中,這些人都是非常顧及自己的實力的,尤其是他們的名譽,魔教的洗腦能力非常強,當這些人進入魔教之後,基本上他們也就不會有其他的想法了,他們認為自己一輩子應該效忠魔教,可現在竟然是這樣的一個結果,這讓廖忠誠萬分沒有想到,如果要真的是這個樣子的話,以後想要給魔教報仇,那實在是太容易了,完全可以從這些下層的人士入手,到時候沒準能夠瓦解他們的,到時候魔教很有可能會土崩瓦解,對自己來說當然是一個非常高興的事情,對魔教來說將是一個非常巨大的災難,可能他們會堅持不下去的。 其實這是廖忠誠的一個錯覺,在原來的年代當中,這些人的確是非常忠心的,不管別人如何去訴說魔教的可惡,但這些人都對魔教非常的忠心,也不管魔教變成一個什麼樣子,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他們都是10分相信這一點的,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們認為魔教知道他們效忠,但話又說回來了,現在社會經濟發展的那麼快,所有的人在生下來的時候就被影響了,就算他們認為魔教不錯,但有的時候也會有其他的想法的,比如說現在這個時候,如果沒有足夠的利益的話,而且還對他們的生命形成威脅,什麼願意繼續下去呢?那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們都不願意跟魔教繼續下去。

眼前的這個人就能夠表明一切,表面上看這個傢伙還算是非常不錯,但實際情況大家都非常明白,剛才廖忠誠在審問的時候,這傢伙已經表現出了極大的不信任感,而且是對魔教的不信任感,有的時候還有些不怎麼耐煩呢,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廖忠誠的內心感覺到非常的高興,如果要是能夠這樣下去的話,瓦解魔教也是指日可待的,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如果要是個別現象,那對自己這邊沒有任何的加成,反而會把自己給麻痹了,所以廖忠誠直接把這傢伙給打暈了,並沒有想著這個傢伙所說的就是事實,或許在其他的地方,自己能夠找到更多的事實。

這個傢伙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已經表現出了對魔教的不滿意,沒想到還是被打暈了,如果要是可以選擇的話,剛才就不應該跟廖忠誠合作,剛才就應該想自己的事情,屋子裡還有好多的機關呢,隨便一下就能夠把人給弄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那也沒什麼好姑息的了,不過現在的情況還是有些不尋常的,廖忠誠已經聽到了,外面好像在進行什麼機會,而且還是所有人都參加的,自己附近的兩個屋子裡的人已經出去了,他們敲了敲這個屋子的門,但他們並沒有進來,這可能是魔教的一個習慣,不管你做什麼事情,大家都不會過來打攪你的,但同時也得把你通知到了才行。

廖忠誠把這個傢伙的衣服脫下來,跟自己的身材雖然有所偏差,但如果不仔細觀察的話,應該是看不出來的,況且魔教當中的人都是把臉蒙上的,等會兒自己出去看看就知道了,或許能夠發現一些對自己有利的事情,就算是發現不了的話,自己逃脫還是沒有問題的,外面別看有那麼多的人,但對於廖忠誠來說,如果自己想要逃跑的話,除非出現李天那樣的人物,又或者是組成一個大型的陣法,要不然的話是絕對攔不住自己的,對自己的速度還是相當的認真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廖忠誠才敢潛伏進來的,要不然的話絕沒有那麼大的膽子,也不可能會有那麼大的精神。

走出了這個門之後,廖忠誠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這個傢伙把自己的恐懼給壓下去,現在絕不能夠繼續的這樣了,如果要是繼續的抬上去的話,對自己也可是沒有半點的好處的,廖忠誠非常明白,現在自己就是一名普通的教眾,跟隨這些穿白衣服的人慢慢的下去,希望等會兒戰隊的時候可別有什麼編號,萬一要是有什麼編號的話,對廖忠誠可是沒有任何好處的,因為剛才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做編號,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廖忠誠想著自己是不是可以解脫,如果要是能夠混進去的話,沒準兒就在這裡坐下去,至於以後的結果,先走完這一步再說吧,這也是傅籌的捷徑。

堡壘都是從內部攻破的,如果廖忠誠沒有混進來的話,怎麼可能會知道裡面的這些事情呢?現在這些人都變成這樣了,早就沒有了早些年的信仰,這對於廖忠誠來說,這也算是一個非常高興的事情,至少給自己帶來了極大的信心,如果沒有這樣的事情的話,廖忠誠是堅決不敢這樣做的,話又說回來了,現如今之所以能成這樣,那也跟自己的細緻觀察有直接關係,如果沒有發現這個分佈的話,廖忠誠是絕對不敢在這裡胡鬧的,現如今的情況已經明了了,今天好像是召開什麼會議,所有的人都要在這裡參加,而且這裡的等級比較森嚴,廖忠誠正在仔細的觀察。

在最外的一層,大部分都是穿白色衣服的,就是廖忠誠身上的這種衣服,廖忠誠基本上也感覺到了,這些人應該是最底層的,其次就是內里的一層了,這一層全部都穿著紅色的衣服,而且他們的長袍比較大,而且這些人也是數量比較少的,跟外層的那些人比起來,這些人好像實力比較強一點,雖然廖忠誠沒有跟他們動手,但廖忠誠也能夠感覺得到,現在的情況是這些人非常厲害,如果要是能夠把這些人給幹掉的話,恐怕這裡也就沒有什麼資本了,不過廖忠誠還想看最後的情況,就把自己所有的想法給壓下來,千萬不能夠胡來。

除了這些紅衣服的人之外,最裡面還有另外的一層人,這些人雖然也是穿著白色的衣服,但是在邊框一些地方卻有金色的綉線,這又跟外圍的白色人員完全不一樣了,這應該是這裡的核心人員了,廖忠誠看不出他們的能力來,主要是因為這些人沒有什麼動作,而且這些人全部都是坐在那裡的,他們的眼神當中露出了一些貪婪,廖忠誠非常明白,這些傢伙應該是看著周圍的這些人的,就好像是他們的食物一樣,就跟剛才那個傢伙說的一樣,當你修鍊到一定程度之後,上面的這些人就來吸取你的功力,如果你有什麼不滿意的話,恐怕這些人當場就會把你給擊殺的,不會給你任何機會的。

廖忠誠跟隨前面的人站好了隊,這跟廖忠誠想的差不多,幸好是沒有人編號的,萬一要是有什麼編號的話,廖忠誠此刻就要把自己給暴露了,所以廖忠誠在這裡好好的站著,至於最後的結果,那不是廖忠誠能夠思考的,咱們老老實實的在這裡就是了,如果要是被別的人發現的話,那對自己可是沒什麼好結果的,上面的人開始清點人數了,幸好廖忠誠出來了,如果廖忠誠直接從窗戶里逃走,那麼這些人就會發現少了一個人,到時候少一個人的話,還不知道這些人會有什麼想法呢,沒準兒會立刻展開大搜查,那麼自己的行蹤很有可能會暴露,就算抓不住自己,這邊的警惕性也會上升很多的。

廖忠誠觀察了一下周圍的人,這些人大氣都不敢出一下,廖忠誠也明白了,剛才那個傢伙說的是實話,並不敢對自己怎麼樣,剛才那個傢伙其實就代表了這些人,也就是最外層的這些白衣人,他們辛辛苦苦的進行修鍊,努力的把自己的能力提高起來,但最終的結果又是什麼呢?不但沒有辦法實現自己的心中夢想,反而會成為這些上層人士的食物,讓他們慢慢的吸食自己的功力,這對於這些魔教的最底層來說,他們真的是有苦說不出,雖然他們也想過聯合的反抗,但最終的結果是什麼呢?早就被上層的那些人給幹掉了,他們絕不會給你聯合反抗的機會的。

「所有的人都注意了,這是我們來自總部的幾位高層,今天他們不辭辛苦來到我們這裡,也是對你們的一種恩賜,所以你們要奉獻出自己的一切,如果有人敢於做出錯事的話,那就別怪我們對你們不客氣了,你們所有的奉獻都會記錄在冊,都會用一定的數值來表達,當你們的奉獻達到一定的數值之後,我們會為你們安排升職的,你們也可以成為我們一樣的人物,我們也是從這個時候過來的,只要你們努力的奉獻,努力的讓大家的層次提升的越高,那你們的素質也會越高,到時候你們也能夠站在世界的最巔峰,這一切都是需要你們自己努力的。」

一個穿著紅袍子的人說道,這個傢伙就應該是今晚的主持人了,其實這就是魔教的統治手段,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多的高層呢,1%的人才可以成為真正的高層,99%的人都會變成炮灰的,這一點很多下層的人都知道,所以他們就產生了一些厭煩的情緒,就算不讓我們成為高層,那也沒有必要吸收我們的功力吧,我們的功力也可以讓我們比普通的人強一點,他要是把我們的功力都給吸收了呢,我們就變得比普通人還差了,不要說繼續修鍊下去,能夠繼續生存下去,這已經是一個相當不錯的事情了,整個人變得都十分的虛弱,別說是繼續修鍊了,連平常的生活都滿足不了,這絕對是謊話。

雖然有很多人反對,比如剛才廖忠誠制服的那個傢伙,但也有很多人非常滿意的,很多人都想著他們能夠一步登天,靠那個所謂的數值積累上去,至少得有大約1/3的人,他們是所有的白衣人當中的死忠,他們自己不會背叛魔教,而且他們還會看著周圍的這些人,如果周圍的這些人思想不對的話,他們會毫不猶豫的把這些人給拉出來的,到時候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這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之內,只要能夠增加自己的數值,那什麼樣的事情都可以做得出來,昨天還是勾肩搭背的好兄弟,但今天就得變成沒有用的,這也是他們所想的。

上面的人又嘰里呱啦的說了一大堆,無非就是讓他們奉獻出自己的力量,至於奉獻完畢之後,除了那些沒有用的數值之外,恐怕沒有一丁點兒有用的東西,整個人還會完美的衰弱下去,這也是無可避免的事情,當你修鍊的時候,你的身體就要比普通人強出一大堆,當你不修鍊的時候,而且你的功力還被別人抽取完畢,那麼你的體內就出現了很大的空缺,如果這個時候你有一些營養物的話,比如說那些天才地寶之類的,這樣還能夠保持你原來的能力,至少不會讓你的身體虛弱下去,但如果你沒有這些東西的話,那恐怕很多事情就沒辦法說了,直接就有可能讓你抽乾的。

一陣思想教育算是完了,現在就要進入實質性的階段了,所有的人都排著隊過去,那些從總部來的大人物臉上也露出了笑容,每個人的前面都分到了一小堆人,大約有十幾個人左右,這就是他們今天晚上的晚餐了,這些人都是被總部所看中的人,所以他們每年都會到世界各地去,當你完成了一些比較好的事情之後,總部就會對你們提出獎勵,最好的獎勵就是吸取這些人的功力了,所以這些傢伙也非常的滿意,每當總部點名的時候,也就是他們這一輩子最為高興的時候,正是因為這一點,這些傢伙最願意到各地來了,這也是他們實力飛漲的一個時候,沒有人願意放棄這樣的機會。

廖忠誠此刻的心中也有好奇,他也想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雖然早就知道魔教的這種方式,但並沒有觀摩過是如何的進行吸取的,所以廖忠誠此刻想要好好看看,如果要是能夠從中找出破綻的話,廖忠誠也算是大工一件,現在李氏集團跟魔教沒有衝突,但不敢說以後是個什麼樣子,畢竟雙方都為世界大型的組織,沒有衝突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就比如目前這個情況,廖忠誠作為李氏集團的一員,已經是混入到魔教內部來了,一旦被查出來的話,魔教的人也絕對不會吃氣,肯定會跟李氏集團興師問罪的,那個時候一個大規模的衝突立馬就出來了,必須得有準備才行。

廖忠誠看了看排在前面的幾個傢伙,這些人都老老實實的站著排隊,然後走到了那些所謂的大人物面前,他們完全沒有支配自己的能力,在大人物的面前老老實實的站著,然後大人物的臉上露出了貪婪之色,一隻手放在他們的肩膀上,整個人很快的就萎縮下去,而大人物卻好像吃到什麼美味一樣,整個人都是紅光滿面的,原來就是進行這樣的吸收,就好像古代的那些武術高手一樣,就好像練就了吸星大法一樣,這些人不但快速的萎縮下去,而且有的直接站不起來了,可見吸收的多麼的徹底,如果要是不加以抵抗的話,整個人都有可能變成一具屍骨。

對於這樣的情況,廖忠誠以前絕對沒有想過,還真是不知道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呢,也不知道這些人都是怎麼搞的,就這樣被魔教的人給忽悠了嗎?廖忠誠絕對相信,在這之中還有很多人是不願意的,比如被自己打暈的那個傢伙,但話又說回來了,就算他們的內心當中無比的不願意,可他們又有什麼樣的能力呢?難道他們能夠反抗嗎?如果他們沒有辦法反抗的話,只能是屈服於這樣的剝削,原本以為加入魔教可以讓自己變強,可以實現自己心中的很多夢想,沒想到加入進來之後卻是被人剝削,但他們又沒有反抗的能力,因為魔教支配了他們的一切,他們只能是聽從命令。

在廖忠誠前面還有七八個人,所以這個傢伙內心並不著急,這七八個人過去之後,大約得需要半個小時的時間了,這一段時間廖忠誠可以好好的觀察,這些所謂的魔教高層,恐怕只是這些人撒謊而已,廖忠誠雖然沒有跟他們交過手,但通過他們的動作也能夠看得出來,最多也就是中極戰士那個級別的,根本不可能再高了,這樣的人在普通人面前,的確可以稱之為高手了,但如果在一些厲害的人面前,這樣的人完全是不怎麼夠看的,所以沒有什麼好值得高興的,這些人只是來哄騙普通的教眾的,距離魔教真正的高層,那些人還差得遠呢,給人家提鞋都不配。

通過廖忠誠的觀察,他發現了這些高層的一個通病,那就是當他們吸收完一個人之後,他們必須得有好幾分鐘的休息時間,也有可能是為自己整頓經歷,也有可能是為了消化這些能量,廖忠誠以前就知道,如果你吸收了別人的能量的話,那麼你必須得花費一定的時間進行整頓,如果沒有辦法和自己的能量融入進去,那吸收這些能量是完全沒有必要的,這一點廖忠誠是十分清楚的,原本李天就告訴過他,修鍊這一刀還是要靠自己才行,絕不能夠靠著這個投機取巧,如果要是想要投機取巧的話,最終可沒有什麼好事兒,會讓自己體內發生太大的變化,有可能會控制不了的。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每當李氏集團的人想要有想法的時候,李天都會嚴格的警告他們,吸收一些天才地寶是可以的,但如果想要從活人的身上打主意,那就別怪咱們對你不客氣了,首先就是李天十分討厭這一點,其次就是這樣對你沒有任何的好處,如果你想在這個方面獲得自己的收益,那以後就會在這個方面嚴格加大自己的投入,在自己的修鍊方面,很快就會直接落下的,這也是李天堅決不允許的事情,如果真要你辦成了這樣的事情,那以後大部分的人都會跟著你學的,李天最後就不可能有大量的決定高手了,只能會收穫不少的中級人員,這對李天來說沒什麼意義。

當初李天創建李氏集團的時候,也是希望自己有很多的手下,也是希望這些手下都變成高手,但李天絕對不會走捷徑的,李天非常的清楚,如果你選擇走捷徑的話,對你來說沒有任何的好處,雖然剛開始的時候會突飛猛進,但你並沒有積累任何的經驗,尤其是一些對敵的經驗,這些對敵的經驗對你非常重要,如果在這期間沒有積累化的,那麼當你跟別人在進行鬥爭的時候,你完全就不知道該如何的出招,空有一定的實力,但也會被對方戲耍的,中層之間的戰鬥還可以好好的學習,但如果到了真正的高手那個層次,恐怕就完全沒有希望了,只能是讓自己變得更加的沒用。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廖忠誠接受了李天的想法,在整個集團當中好好的教授學生,除了教授他們修鍊的能力之外,還有他們有一個健康的思想,首先就是不能夠去奪舍別人,那是別人所總結出來的經驗跟你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可看看現在的魔教,他們早就已經忘記了原來的魔教是怎麼回事兒了,雖然原來的魔教也是通過各種各樣的歪門邪道進行修鍊的,但至少比現在要強的多,那些人還能夠總結出一些戰鬥經驗,看看現在所謂的高層,他們只是坐在座位上吸取下屬的能力,其餘的事情什麼也不會做,當他們遇到高手的時候,除了送死還能有什麼其他的結果呢?

想到這裡,廖忠誠嘴角又笑了,剛才通過一個下層人得知下面的人都不願意為魔教效忠了,現在又知道了這所謂的魔教中層幹部,他們這些人也不願意繼續的修鍊,之所以能夠升上去,完全跟他們吸取的人群有關係,廖忠誠剛才還看到了,幾個人甚至在這裡還有所爭吵,因為分配的有些不均勻,這些人差點兒就大打出手了,幸好這些人還知道一個禮儀廉恥,畢竟這裡還有很多下層的人士,所以他們不能夠當場的進行打鬥,如果他們當場進行打鬥的話,很有可能會引得這些人心裡不滿意,到最後做出更多的事情來,那就讓他們更加沒有辦法掩蓋了。

廖忠誠前面的幾個人終於算是走完了,除了三個人還能夠勉強行走之外,其他的人真是一點力氣都沒有了,直接跟一個死人一樣躺在那裡了,後面的人很快把他們給清理出去,剛才他們奉獻了自己所有的力量,但這裡的人並沒有看在眼裡,想奉獻力量的人多了去了,真以為我們會把你當成一回事嗎?看你那個樣子就是了,這裡最不缺的就是最基本的人,就算你奉獻了所有的力量,看你躺在這個地方實在是太不雅觀了,讓這些高層人士的心情有些不爽,所以必須得把你抬走才行,這也是這些人心裡所想的,真不知道他們知道了真相之後,內心當中是一個什麼樣的滋味兒。

到了廖忠誠之後,面前的這個傢伙還在慢慢的消化,所以讓廖忠誠在旁邊站著,廖忠誠也觀察了一下這個傢伙,所有的人都是蒙著面的,眼前的這個人最多也就是20來歲,因為從手指上能夠看得出來,這絕對不是歲數大的,在這個年紀就派下來吸收別人的能量,看來這個傢伙也是有一定的能力的,要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會把你給拍下來呢?如果要真是為魔教立下豐功偉績的,吸收這些人的能量還能夠說得過去,很顯然這就是一個二代,也就是那些有權有勢人的兒子,廖忠誠心裡更加高興了,既然你們都已經腐敗成這個樣子了,那以後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經過了大約5分鐘左右,這個傢伙終於是做的相當不錯了,認為自己已經吸收完了,然後讓廖忠誠往前一步,就算馬上要吸收你的能量,但是並沒有其他要說的話的意思,在這些高層人士的眼裡,廖忠誠這樣的人就好像是一塊麵包一樣,根本就不願意跟你多說一句話,如果跟你多說一句話的話,就感覺到他們的內心非常的不舒服,就認為好像是多給你臉了一樣,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現在這些傢伙並沒有多麼的舒服,他們認為這些人來的實在是太慢了,尤其是吸收的速度方面,這些人如果能夠自己提供的話,那咱們就不用修鍊這樣的法門了,也能夠降低很多的時間。

「請稍微等一下。」就在這個人要對廖忠誠進行吸收的時候,沒想到廖忠誠竟然是開口說話了,這在所有的人當中引起了軒然大波,大家都不敢相信這一點,本來你只是作為一片麵包的能夠讓你們登上檯面,這已經是相當的不錯了,沒想到竟然還有話說,這在以前的類似場合當中,根本就沒有人說出話來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面前的很多人都感覺到驚訝,難道這個傢伙有了其他的思想嗎?本來這種場合是不允許他們說話的,但後面還有很多人在這裡盯著呢,如果他們實施暴力的話,那對於整個威信來說,那也是非常不好的一件事情,真要是引起了大家的不滿意,他們承擔不了這個責任。

「放肆,這裡是你說話的時候嗎?本來這裡就是給你們的一個舞台,讓你們能夠報效魔教對你們的培養,你知道你們原來是個什麼情況嗎?你們原來都連飯都吃不上了,如果沒有我們魔教的話,你們怎麼可能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怎麼可能會有現在的這個力氣呢,我們給予了你們那麼多,現在只是向你們收取一定的回報而已,難道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嗎?你真的不記得現在的會場紀律了嗎?如果你不記得的話,我不介意為你回想一下,趕緊的給我退到一邊去,如果你繼續了在這裡耽誤事情,那就別怪執法隊的人對你不客氣了,你知道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

在外圍的一個白衣人大聲說道,這個傢伙可不是普通的人,一看就是他們這些人當中的頭,雖然也是身上穿著白衣,但這個傢伙並沒有在被吸取的行列之內,正是因為這個傢伙的優越感,所以當他面對這些普通的白衣人的時候,根本就是不留一絲情面的,知道根底的人都清楚,這個傢伙並不是比別人多麼的強悍,實在是因為這個傢伙的命比較大,他已經被吸取了兩次能力了,但這個傢伙還能夠活下去,而且整個人活得還算是不錯的,這在他們當中算是獨1號的人,也正是因為這樣,這個傢伙才被選為了他們的領隊,不過也沒有多大的權力,並沒有多少人看中他,只是一個狐假虎威的傢伙而已。

「我並沒有其他的意思,我也是勤勤懇懇為魔教校中的,但我卻有一點不明白了,這些人將要被帶到什麼地方去呢?眼看他們已經沒有什麼氣息了,應該把他們送到醫院才對,可據我所知,咱們這裡並沒有出動一輛汽車,如果是把他們送回自己的房間,大約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我覺得他們就應該死去了,這就是我們對待工程應有的態度嗎?你們的確給了我們一個強健的體魄,但如果沒有辦法讓我們活下去,這個強健的體魄有什麼用處呢?我說出的只是大家的心聲,我只是想知道這些人是怎麼處理的,我並沒有看到有倒下去的人再次回來。」

廖忠誠大聲的說道,廖忠誠這個傢伙會把握一些技巧,在這個時候把這些話說出來,下面的很多人都感覺到驚訝,他這個傢伙雖然有些無理了,雖然這個時候膽子大了一點,但不管怎麼說,他說出的的確是這些人的心裡話,如果這一點沒有辦法解決的話,大家的內心就好像藏著一根刺一樣,很有可能以後還會有更多的事情發生,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目前有些事情是沒辦法說的,現在這些傢伙也是這個想法,所以這些傢伙現在什麼也沒說,就目前的這種情況來看,他們只能是老老實實的在這裡呆著,以後出現了什麼事情,恐怕也只能自己負責了。 在廖忠誠說話的時候,其他人都感覺到了恐懼,尤其是這些高層人士,對於他們來說,如果有人敢於站起來反抗的話,那就是他們統治階級的結束,一旦這些人都有了思想的話,恐怕他們就不會安心的做食物了,很有可能他們會有其他的想法,一旦他們有了這些想法的話,恐怕他們就要站起來反抗,這麼多年來才把這個秩序做成,怎麼能夠讓人給破壞呢?所以每次出現這樣事情的時候,不管站起來的這個人是誰,他們都會毫不猶豫的把這個傢伙給幹掉,這也是為了防止下面的人有什麼思想變化,所以他們必須得採取鐵腕手段,這也是為了維護整個魔教的秩序。

「可能這位朋友有些誤會,咱們這邊全部都是公平的,這些人雖然倒下去了,但他們會被立刻送到安全的地方去,至於走的交通渠道,這並不在表面上,大家也非常清楚我們的組織是幹什麼的,如果所有的事情都在表面上的話,對我們的組織來說將是非常不利的,外面我們有很多的敵人,我們也不知道這些敵人什麼時候盯上我們,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每當這些敵人盯上我們的時候,我們必須得更加的小心才行,如果我們連這個也應付不了的話,那我們就沒有資格去做這一切,更加沒有資格站在這裡,要為了我們的組織負責才行,所以這就是我給你們的解釋,請大家不要驚慌。」

主席台上的一個傢伙應該是最高領導,現在這個傢伙看到下面的人議論紛飛,他的內心也是有些恐慌的,平常如果一個人敢這麼問的話,早就一巴掌拍過去了,很有可能會直接把那個傢伙給幹掉,但現在所有的人都在這裡嗡嗡的,那可就不是一個小事情了,萬一這些人要是有想法的話,那對於他們來說就是一場巨變,所以現如今必須得先穩定才行,如果沒辦法穩住他們的話,對我們這邊來說也是沒辦法解決的,所以這個傢伙第1次站起來說話,很多人原來以為他是個啞巴呢,其實並不是這樣的,只是他不屑於跟這些食物說話,因為他認為這些食物不值。

「真的是這個樣子嗎?那為什麼這些倒下的人沒有再次出現過,我清楚的記得我有幾個夥伴,在上一次這樣儀式的時候,他們就是直接倒下去了,最終他們都沒有了氣息,難道他們也被送到醫療機構當中去了嗎?難道我們的醫療技術已經這麼發達了嗎?當一個人沒有氣息的時候,我們還能夠把這些人給救過來嗎?如果我們有了這樣的醫療設備的話,為什麼不可以為我們所有的人進行救治呢?現在把這種醫療機器放在這裡,不是可以更好的挽救這些人的生命嗎? 夏日晚晴天 如果把他們給抬過去的話,恐怕還要給他們帶來很多的障礙,也會給他們的生命帶來太多的變數。」

廖忠誠早就盤算好了,當然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如果讓你們三言兩語的給糊弄過去,那也就是咱們沒有準備妥當了,怎麼可能會讓你們這麼容易的就給糊弄過去呢?當廖忠誠說完之後,下面的議論聲音越來越多了,這些人都在這裡看著呢,當然也不能直接把廖忠誠給弄死了,如果他們要是這麼做的話,對這邊的微信沒有任何的好處,反而會引起下面大面積的恐慌,一旦這些人跟上面離心離德,他們絕不會奉獻出自己的功力,那個時候可就不是一個小事兒了,所有的人都會有一些煩心的,這裡的局面也就控制不住了,恐怕上面會追究下來的,他們這些人誰都跑不了。

「請你先不要激動,這些事情都是我們的最高機密,平常的時候是不可能透露給大家的,並不是說對大家不相信,我知道我們當中絕大部分人都是好的,對我們的組織也是非常的忠誠的,但有些事情我想大家應該知道,在我們這些人當中也會混入一些間隙,這些間隙是怎麼混進來的,恐怕我們都是非常清楚的,他們都是我們的敵對組織,他們進來到底是怎麼回事呢?他們就是為了瓦解我們的,就比如眼前的你,我感覺你根本不是我們的人,現在把你的面罩摘下來,我想看看你到底是什麼地方來的,我們的人絕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對方的負責人也是一個老油子了,對各種各樣的突發事件都是有自己的應對方案的,就好像現在這個時候一樣,一旦廖忠誠把自己的面紗給摘下來,不管這個人是一個什麼樣子,對方的負責人都會說廖忠誠是間諜的,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事情,如果不先把你的身份做成有懷疑的對象,那該如何去說服下面的這些人呢?這些人現在果然臉上就有了疑惑,莫非這個傢伙真的是敵對勢力的人嗎?本來他們也進行過很多次此類的傳承,但並沒有人敢於站出來說一句話,雖然現在大家的腦子裡有些疑惑,但大家更加害怕眼前的人事間諜,那麼他們的一切就全部暴露出去了。

「好一招調虎離山之計,本來我們都在詢問你醫療器械呢,都在讓你給我們一個答覆,看看那些人到底去了什麼地方?沒想到你這麼容易的就逆轉時空了,不但解決了原來的那個問題,根本不需要對大家進行解答,反而是把我推到了風浪街上,我敢保證,只要我摘下我自己的面紗,不管我是不是你們原來的人,你們都會說我是間諜的,可笑我在這裡這麼長時間了,竟然被你們當成間諜,既然是這樣的話,那也沒什麼好說的了,我就讓你們看看我的真面目,就算我今天死在這裡,那也是你們這些人迫害的,我只希望兄弟們不要受他們的蠱惑,保住我們的生命要緊。」

廖忠誠一下子就拉下了自己的面紗,出現了一個十分陌生的人,這根本不是嗯廖忠誠的臉,廖忠誠學習過易容術,所以想要改變一個容貌的話,那還是非常容易的事情,雖然剛才時間比較短,但廖忠誠已經學到了一些精髓,把自己畫成剛才那個樣子,那也是非常容易的事情,所以現在大家都在交頭接耳,很多人都是看到過這個傢伙的,在前幾次執行任務的時候,有很多人都是跟著這個傢伙一起出去的,所以當廖忠誠露出自己的臉之後,下面的人都在嘰嘰喳喳的,他們所說的一切都對這些領導層不利,因為這就是他們的兄弟,對於自己的兄弟,他們還都是十分清楚的。

「大家看清楚了吧,我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恐怕大家都是十分清楚的,你們當中很多人都跟我相處過,我住在什麼地方大家也是知道的,現如今他們竟然這樣污衊我,甚至認為我是敵對勢力派來的間諜,你們能夠相信這一切嗎?如果我真的是敵對勢力派來的間諜,我怎麼可能等到今天才發動呢,而且我也不應該在這樣的場合當中站出來,間諜的工作要領是什麼呢?那就是把自己埋在大面積的塵土之下,讓自己沒有任何閃光的地方,然後慢慢的探索這裡的秘密才對,這才是間諜應該做的工作,可我是直接站出來指出他們的錯誤,這是一個間諜應該做的嗎?相信大家都是有自己的判斷力的。」

廖忠誠慷慨激昂的說道,這個時候很多人都感覺到自己看錯了,廖忠誠根本就是一個大英雄,在這樣的環境下,竟然能夠發表這麼鏗鏘有力的演講,如果不是一個大英雄的話,怎麼可能會說出這樣的話呢,所以這些人都是由衷的佩服,對於他們自己的領導層,這些人也真是有些看不起的,如果你真的想這樣的話,何必編造那麼多的謊言呢,直接在這件事情上說就是了,人家明明就是為了我們的利益著想,現在反而成了敵對勢力的間諜,如果這要是被你們殺了的話,以後還有什麼出頭之日呢,下面的人開始騷動起來了,他們也不管小隊長的吆喝,都朝著廖忠誠靠攏。

幾個管理層互相看了一眼,對於現如今的這個情況,他們都認為快要失去理智了,一旦對方揭露出更深層次的陰謀,下面的這些人絕對不會在這裡看著的,雖然他們個人的實力都非常的差,但如果他們組合起來的話,他們的實力可是非常強勁的,一旦這些傢伙衝起來,全部的人都有可能掩護不住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目前這個情況大家都在手足無措,誰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件事情,如果處理的要是不得當的話,很有可能會讓自己感覺到有些難過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大家都在看著其他的人,誰也不想承擔這個責任,看看其他人是什麼意思。

「混賬小子,你不要在這裡蠱惑人心了,如果你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的話,那你現在也應該把命送在這裡了,因為你所說的一切動搖了我們的根基,現在就給我拿命來吧,我實話告訴你,今天這裡所有的人都不可以離開,不管你們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也不管你們以前為這裡做過多大的貢獻,今天既然你們已經知道了那麼多,那就把你們的生命奉獻出來吧,就好像當初你們進門的時候說的那句話,無論何時何地,只要是我們需要的話,你們就得把自己的生命奉獻出來,現在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全部都給我受死吧,紅衣祭司現在開始跟我殺。」

在2樓上,突然出現了一大群的紅衣祭司,這些人從來都沒有在這裡出現過,這些人應該就是所謂的執法隊,當他們出現的時候下面的確是引起了一陣的恐慌,也不知道這些人是什麼時候埋伏在這裡的,這些人的力量可是十分強大的,當他們出現在任何地方的時候都會引起一陣的血雨腥風,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當他們出現的時候,所有的人都知道一個退路,那就是能走多遠走多遠,千萬不要跟這些傢伙碰上,對我們可是沒有任何的好處的,所以這個時候大家都想要跑出去,但無奈周圍的大門全部都關上了,並沒有人可以從這裡走出去,包括這裡的一些高層。

比如說那名白衣人的隊長,他原來也立下了汗馬功勞,也在這樣的儀式當中活下來兩次,但今天他也知道了這個秘密,所以這個傢伙就不能夠留著了,當他想要做出解釋的時候,那些紅衣借絲根本就沒有聽,直接用彎刀解決了這個傢伙,這傢伙的眼睛都沒有閉上,心裡肯定也在想著問題,到底該如何的說這個事情呢?明明自己是非常忠心的,現在卻要把自己給幹掉,也不知道你們這些人想的是什麼,殺人的時候難道不甄別一下嗎?也不知道看看裡面有沒有自己的人,就這樣把人給幹掉了,對你們來說難道就真的那麼好嗎?對整個組織來說就應該這樣辦事嗎?

廖忠誠冷笑了一聲,這樣的結果早就遇到到了,如果他們能夠好好的講道理的話,那恐怕就不是魔教當中的人了,下面的白衣人雖然人數眾多,但這些人基本上並沒有多少的戰鬥力,當紅衣祭司開始圍殺的時候,這些人基本上都不知道該如何的反抗,所以他們一個又一個的丟掉了自己的性命,廖忠誠的本領比他們強多了,再加上廖忠誠也不會束手就擒的,當白衣人倒下的時候,廖忠誠就在快速的遊走,他的目標就是那些紅衣技師,這在魔教當中也算是有地位的人了,只要把這些人都給幹掉了,那也算是給這個組織帶來了極大的傷害,讓他們短時間內沒辦法在當地重整武裝。

廖忠誠的動作騙過了很多人,誰也不知道這個傢伙在幹什麼,反正整個場地上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很多白衣人都想要從這裡跑出去,但無奈周圍的大鐵門把他們給攔住了,上面的紅衣借絲也不斷的從欄杆上跳下來,每當紅衣祭司衝過來的時候,他們這些人總會有好幾個人倒下,因為他們的手中並沒有武器,而且從身手上來說,他們跟紅衣人差的實在是太大了,如果想著雙方能夠打個勢均力敵,恐怕他們還得回去修鍊個好幾十年呢,所以也就不希望能夠跟對方打起來了,最希望的就是自己能夠從這裡跑出去,這才是現如今最要緊的事情,至於其他的事情,並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之內。

廖忠誠已經解決掉了三個紅衣祭司了,廖忠誠能夠感覺得到,這些人的實力也是非常強悍,如果要是在外面單打獨鬥的話,廖忠誠最多也就是應付5個人,如果要是再多的話,恐怕絕沒有那個實力了,廖忠誠此刻也有些納悶,怎麼可能會出現那麼多的紅衣祭司呢?要知道紅衣借絲可不是大街上的大白菜,他們可是非常值錢的,在這樣的一個分佈範圍內能有一個這樣的就非常不錯了,可現在竟然出現了這麼一大堆,這些人到這裡來肯定是有任務的,想到這裡廖忠誠就不準備在這裡廝殺了,還是應該先回去一趟,把這裡的情況報告給李天才行。

李氏集團和魔教沒有什麼衝突,早些年雖然有些衝突,但從李天在魔門大陣里出來之後,魔教的人幾乎就銷聲匿跡了,根本不敢在李氏集團的眼前出現,但並不代表魔教的人怕了他們,如果要是有足夠的利益的話,恐怕他們還是能夠干出一些要命的事情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李天並沒有放鬆對他們的追查,每當發現他們的行蹤的時候,李天都會讓自己的人好好的去追查一番,萬一要是有什麼消息能夠找到的話,自己這邊也能夠快速的作出反應,不至於自己就這樣輸掉這場戰爭,所以廖忠誠知道自己該幹什麼,殺這些仇人固然重要,但也得讓自己的老闆知道這裡的情況才行。

廖忠誠看了看周圍的情況,這裡足足出現了15位紅衣祭司,這已經是一股不小的力量了,對於整個魔教來說,1/3的紅衣計時出現在這裡,這已經是一個巨大的世界了,廖忠誠原來就對魔教非常了解,如果是一些比較難的任務,他們也只是出動5個紅衣祭司,但這一下子直接出動了三倍數量,不知道周圍到底有什麼事情呢,就算他們有一些解決不了的事情,那也沒有必要出動那麼多的人吧,當這些人有所損傷的時候,對整個魔教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損失,看現在廖忠誠殺了那麼多,還不知道魔教的人能多麼心疼呢,畢竟他們10年的時間才能夠增加兩個紅衣祭司。

周圍所有的道路都被封鎖住了,如果想要從這裡出去的話,必須得殺出一條血路才行,如果沒辦法殺出一條血路的話,恐怕今天就要在這裡待著了,這些紅衣借絲現在已經殺掉了大量的白衣人,他們很快就能夠騰出手來,一旦這些傢伙騰出手來的時候,那恐怕就是過來解決廖忠誠的時候了,廖忠誠的實力足夠強悍,但也沒想到這裡的武裝力量那麼強,當廖忠誠進來的時候,他認為這裡的武裝力量很一般,畢竟這個地方並不是多麼繁華的地方,這裡也不可能會有太大的利益,魔教的人怎麼可能大舉駐紮在這裡呢?但今天的情況讓他感覺到吃驚了,看來有什麼地方自己漏掉了。

廖忠誠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剛才在外面的時候觀察到了太多的死氣,那個時候就應該明白,這裡面的人絕對是非比尋常的,絕不可能只有那些下層的人,如果只有那些下層的人的話,怎麼可能會有現在的那些死氣呢?正是因為這一點,現在廖忠誠都有些後悔了,如果自己能夠好好的觀察一下的話,絕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的,但無奈自己已經進來了,現在得想著趕緊出去才行,白衣人沒有死光之前,自己還算是非常有機會的,等到這些白衣人都死了之後,那自己就會暴露在這些人的面前,對自己來說可沒有任何的好處,必須得在這裡殺出一條血路才行。

那些白衣人都非常的恐慌,剛開始的時候就在那裡站著,主要是因為平時的階級已定,他們也不敢對高層的人出手,光是他們的那些領導,他們就已經是戰戰兢兢了,更加不要說這些紅衣借絲了,在他們的印象當中,這些人從來都不會出現的,就算是要出現在這個地方,那也是有很多的事情的,所以這些白衣人都傻傻的,在他們的生命最後一刻,他們甚至都挺直了自己的腰板,讓自己的上司的彎刀劃過自己的脖子,這就是他們這個時候應該做的,好像他們生下來就是要做這樣的事情,不過也有些人也做出了反抗,但無奈他們的反抗太蒼白無力。

對於這些白衣人的表現,廖忠誠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這些傢伙簡直就是一群垃圾,當人家已經殺到你的脖子上的時候,難道你還不知道該如何的去操作嗎?如果這個時候還要在這裡等著的話,那你們根本就不值得可憐,廖忠誠在解決了一個紅衣祭祀之後,終於是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這傢伙已經幹掉了4個紅衣祭司了,如果那些人還沒有注意到他的話,那麼那些人也都是不合格的,現在從上空看下去,廖忠誠正在用最快的速度遊走著,每當他靠近紅衣祭司的時候,總有一個人無奈的倒下去,上面已經注意到這個傢伙,而且已經給下面的人發出了預警。

紅衣計時組成了一個陣法,這也是廖忠誠最為害怕的,魔教最厲害的並不是這些人,魔教最厲害的就是他們的陣法,當魔教中人施展陣法的時候,這可不是一個鬧著玩的事情,絕不是咱們這些人現在能夠控制得了的,當初李天有足夠的實力能夠從中逃出來,那是因為李天的個人力量足夠強大,其他的人可沒有李天那樣的力量,如果讓我們也從這裡面跑出來,那你先看看我們自己的能力怎麼樣,廖忠誠的速度可以排在世界前三甲,但廖忠誠的實力卻沒有這樣,所以這個傢伙還是在想著逃跑,不斷的衝擊整個陣法的4周,希望能夠在這個地方跑出去,但無奈人家防禦的非常厲害。

「這都已經過去了很長時間了吧,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應該就是廖家剩下的那個人,你如果老老實實的在李氏集團呆著,我們也絕不可能把你給抓住的,當初我們跟李天那個人有直接的約定,如果你不來找我們的麻煩的話,那我們也絕對不會找你的麻煩的,現在你跑到我們的分部里來,壞了我沒那麼多的好事兒,那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我們之間的協議現在作廢了,你這個傢伙今天得死在這裡,我們整個分部損失了那麼多人,如果要是不給你一點顏色的話,你真是不知道我們魔教的厲害,以後還不知道有多少人要來挑戰我們呢,你小子在這裡受死吧!」

第2層出現了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人,這個傢伙就應該是這裡的最高領導了,剛才廖忠誠觀察的十分清楚,當這個傢伙下達命令之後,周圍的紅衣祭司就開始屠殺白衣人,現在這個傢伙下達命令之後,周圍的紅衣祭司就開始施展陣法,在整個陣法的中心位置,廖忠誠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這一座陣法就是他們布置好了的,每次可以有三個人展開攻擊,不管你到什麼樣的位置,周圍都是有三個人對著你的,可以保證他們的絕對優勢,如果你的實力可以碾壓他們的話,當然可以不顧及眼前的這個陣法,但廖忠誠現在的實力還沒有那麼厲害,所以只能是被對方給碾壓了。

剛開始的三分鐘內,廖忠誠還是遊刃有餘的,畢竟這個傢伙的速度在這裡,如果想有人傷害到廖忠誠的話,恐怕那些傢伙還得出去練練自己的速度,但是當三分鐘之後,廖忠誠的體力也有些跟不上了,周圍的人也就找到了可乘之機,一名紅衣祭司被廖忠誠一腳踢得吐血,但廖忠誠的胳膊上也已經是掛了彩了,這名紅衣祭司手持短刃,把廖忠誠的胳膊給劃破了,雖然僅僅是一層皮而已,但是這也代表著廖忠誠開始走下坡路了,傷口在不斷的流出鮮血,隨著時間每一秒的流失,鮮血也在一點一點的滲出來,這也就代表著廖忠誠的生命力在慢慢的流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