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李清一聽頓時害怕了,看得出來蔣囂已經瘋狂了,害怕的想要起身,逃,一定要逃走,這是她唯一的念頭。

但是當她想要站起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四肢陡然間一軟,就像是失去了骨頭一樣,別說是站了,根本連蹲都沒有可能了!

“你們……給我下藥了?”李清驚怒交加,大吼道

,身體的虛弱感越來越強烈了,發現這點她不禁有點絕望了,這樣一來可怎麼辦?

逃跑都做不到,難道真的要跟這個無恥噁心的男人發生關係?這個她絕對沒法忍受,如果真的這樣的話,她還不如直接去死了。

“別掙扎了,沒用的,老子今晚一定要得到你的人,你是逃不出五指山的,嘿嘿嘿嘿,放心,你不會孤單的,因爲除了你還有秦可晴,你們不是少女組合麼,今晚老子讓你們變成蕩婦組合!”

蔣囂猙獰的說道,心裏已經完全變態扭曲了,瘋狂大笑,那種將一切都掌握在手心裏面的感覺他十分滿意,伸出手指摸了摸李清的下巴,冷冷道:“臭婊子,之前約你出來不是不同意麼,還敢跟老子傲嬌,現在我不僅能摸你,還能親你,待會還要睡你,您能怎麼樣?”

說完,蔣囂張開滿嘴黃牙臭氣熏天的嘴朝着李清親過去,後者根本沒辦法躲避,頓時一股惡臭傳了過來,差點讓她吐出來!

見到這一幕,張喬冷漠的看着,隨即從口袋裏面掏出一顆藍色的藥丸丟給蔣囂,說道:“蔣總,這是米國最新的偉哥,做事之前半個小時吃,持續時間五個小時,效果很好,人我給你帶來了,藥我也給你了,今晚過後咱們分道揚鑣!”

拿着藍色的藥丸,蔣囂嘿嘿一笑,從兜裏又掏出一張支票遞給對方,頗爲滿意,說道:“有這種好東西剛纔就應該給老子,算了算了,現在也一樣,你可以走了。”

反正錢已經到手了,張喬點點頭驀然轉身,雖然看到了李清滿臉都是淚水,眼睛裏面充斥着無助,但是他卻跟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直接從大門離開了,當然,還不忘將門鎖好……

“小婊子,你以爲你還能走麼,被自己男人送人的感覺怎麼樣?”蔣囂嘿嘿一笑,面目猙獰,將藍色藥丸吃下去,直接將李清從地上揪起來朝着臥室方向走去……

從蔣囂那裏離開的張喬直接回到了秦可晴和李清的休息室,刷開房門直接走了進去,此時秦可兒已經醒了,睜大眼睛,由於吃了藥丸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看到有一個陌生男子走進來頓時有一種不妙的感覺。

“你是誰?這是不是你做的!”秦可兒想要掙扎,但是發現完全是徒勞,現在甚至連將自己的手翻一翻都有困難,雖然感覺還在,就是沒什麼力氣了,就像是骨頭被人拆掉了一樣。

張喬貪婪的望着牀上的美人,二話不說就開始脫衣服,並且獰笑着朝着秦可兒走去,模樣十分噁心,原本帥氣的面孔此刻已經有點扭曲了。

“我是誰?這還需要問麼,待會等我上了你,我就是你的男人了!”

張喬此刻心裏十分滿意,用一個已經玩膩的女人換來了一筆鉅款,雖然秦可晴有點可惜了,不過卻換來了秦可晴的姐姐,反正都是姐妹,就算是彌補一下自己的損失了。

再說了,秦可兒長得實在是太漂亮了,那種都市女白領的氣質根本不是一般男人能夠抵擋住的,恨不得立刻將對方征服了,壓在身下狠狠蹂躪!

“你是秦可晴的姐姐吧?嘿嘿,今天晚上可真是姐

妹劫啊,你妹妹要被人睡,姐姐也是我的,真是一件令人值得開心的事情。”張喬露出了勝利者的微笑,靠在了秦可兒身上。

將對方攬入懷中,頓時有一股幽香傳了出來,味道十分不錯,令他不禁有點沉醉了。

“你說可晴她……”秦可兒一顫,內心涌出一股撕裂的疼痛,難道自己的妹妹已經遭到了不測?看這個樣子,這個傢伙似乎對可晴做了什麼壞事。

似乎知道秦可兒心裏的想法,張喬微微一笑,那種笑容非常的邪氣:“你放心,睡她的人不是我,所以你不用用這種眼神看我,怎麼說待會你也是我的女人不是麼?”

“對了,你叫什麼?如果連自己女人的名字都不知道,還是有點冒失了。” 小白兔與大BOSS 張喬十分邪惡的說道,故意玩弄對方的心理,但是他選錯了對象,這種招數對於秦可兒來說根本沒用!

“不說是不是?沒關係,那我現在就扒光你的衣服,我倒要看看你能囂張到什麼時候!”張喬陡然間變得猙獰起來,目露兇光,惡狠狠地看着秦可兒,一把抓在對方的黑色OL套裝上面。猛地一撕!

伴隨着刺耳的布帛被撕裂的聲音秦可兒身上的衣服頓時被撕裂了,雖然張喬將她的繩子給解開,但是因爲吃了藥丸,秦可兒身上根本沒什麼力氣,否則早就掙脫出來了。

“該死的,宋陽,你在哪裏,快來救我!”忽然間,秦可兒大叫起來,眼神焦急,現在唯一一個能夠救下自己改變局面的人就是宋陽了,但是現在他人在哪裏?

“可惡的該死的宋陽,古先生將我送給你,我就是你的女人了,現在你的女人有危險你怎麼還不出現?”秦可兒大聲嚷嚷,雖然知道可能性不大,但還是不斷地叫着。

見到這一幕,張喬絲毫不爲所動,繼續撕扯秦可兒的衣服,將她的外衣撕碎了之後,連帶着裏面那件白色體恤都一起撕碎掉了,露出了飽滿的胸部。

雖然看起來沒有秦可晴那麼胸圍,好歹也是C罩杯啊,鼓囊囊的,而且胸口一大片白色的嫩肉讓張喬更是垂涎起來,這絕對是一個美女,無論怎麼看都沒法找出來不滿的地方。

接下來,張喬開始撕扯秦可兒的短裙,很快就撕扯下來了,暴露出她下半身的風光,雖然穿着一條蕾絲邊的內褲,依舊令人血脈噴張!

“宋陽!”

秦可兒急的快哭了,心裏恨自己爲什麼這麼大意,居然被人偷襲得手。

“哈哈哈,居然還想着求救,這裏可是五星級酒店,隔音設備很好的,就算你叫破喉嚨都沒有人來救你的!”張喬猙獰的笑着,將罪惡的雙手伸向了秦可兒的胸部,距離那裏不足五釐米!

然而,就在這一刻,一道黑影卻是陡然間從窗戶衝了進來,將玻璃打碎,化作一道人影出現在房間裏面,一腳擡起直接將張喬踹飛掉,與此同時,宋陽的聲音傳了過來。

“雖然晚了一點點,但好歹沒有造成什麼大的事情,否則我可就損失大了,怎麼說也是我的女人!”,

聽着這句霸道且熟悉的話語,秦可兒眼眶一溼,落下淚來……

(本章完) 宋陽來的太快了,就像是鬼魅,別說是張喬了,就算是秦可兒都是沒有想到,原本已經陷入絕望的她瞬間覺得這世界還是很美好的。

“宋陽……”秦可兒眼中淚光閃爍着,激動的看着宋陽,心裏面的感覺更是十分怪異!

“好了好了,我這不是趕過來了麼,你待會啊,我先解決了這個人渣再說。”宋陽慢悠悠的說道,看着已經完全嚇傻掉的張喬,咧開嘴。

“連我宋陽的女人都敢打主意,你的膽子不小啊,而且還敢搶我的臺詞,看來你是活膩歪了!”宋陽摩拳擦掌,走上前去就是一拳,直接將張喬揍得滿眼都是小星星,暈頭轉向根本搞不清楚哪裏纔是東邊了。

宋陽懶得跟這個傢伙廢話,直接兩巴掌將對方抽的暈了過去,取出繩子將對方綁死掉,拴在了金屬水管上面,待會再處理這個傢伙,可想而知此人已經完全的廢掉了。

解決完張喬,宋陽大搖大擺的來到秦可兒身邊,虛眯起眼,笑嘻嘻的看着對方,伸出手指掠過秦可兒平坦的小腹,無恥的說道:“看來我還是來早了一點了,如果等到所有的風景都露出來再出現多好,可惜了可惜了,不過沒關係啊,剛纔某人說是我的女人,既然是我的女人,扒光了應該沒問題吧?”

聽着宋陽戲謔的話語,秦可兒差點被氣得七竅生煙,惡狠狠地瞪着宋陽道:“你這個無恥敗類,快幫我!”

聞言,宋陽頓時不樂意的,搖頭說道:“不行不行,絕對不行,我可沒說一定要幫你啊,你知道的,我這個人呢也是沒什麼好處不做事情的,你說說救你的話有什麼好處?”

“你!”秦可兒不斷磨牙,恨得牙癢癢,罵罵咧咧道:“宋陽,你這個無恥的傢伙,我回去一定要告你一樁,讓你不得好下場!”

“哎喲我去,居然還敢威脅我,那我走了,你慢慢呆着啊,說不定進來打掃的大媽發現一個渾身無力的漂亮美女,衣不蔽體跟一個變態男關在一個屋子裏面,你說會怎麼樣?”宋陽露出了惡魔的微笑,讓秦可兒十分無奈,只能投降。

“你贏了,宋陽快幫我,我欠你一個人情!”秦可兒咬牙切齒。

但是宋陽依舊搖搖頭,說道:“切,我纔不稀罕呢,你已經欠我三個人情了,第一個人情是幫你開門,第二個人情是幫你說服你妹妹秦可晴,第三個是我剛纔打敗了壞人,我可不希望第四個人情!”

秦可兒哪裏不知道對方是在跟自己敲竹槓。 宅女的洞天福地 更是讓她咬牙切齒,恨得牙癢癢。

最終還是宋陽這個無賴勝出了,秦可兒妥協道:“好了好了,我承認是你的女人了,以後你說什麼我都答應你可以吧,反正之前都已經說了要兌現承諾了,我秦可兒是絕對不會食言而肥的,一定做你的女人!”

得到了這個回答,宋陽只能聳聳肩,說道:“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我還能怎麼樣?雖然有點吃虧了,不過以你的身材也算是勉勉強強了,我就收下你了!

暈!

秦可兒七竅生煙,這個傢伙還真不是一般的無恥,簡直就是敗類中的敗類,人渣中的極品啊!

“對了宋陽,剛纔這個傢伙說我妹妹也出事情了,這件事情就拜託你了,只要你救出我妹妹,我什麼條件都答應你了!”秦可兒焦急的說道,生怕自己的妹妹又遭到什麼不測。

要知道這些年來,秦可晴過的都很苦,自己也沒能好好照顧這個妹妹,現在如果對方真的被人欺負了的話,可就麻煩了。

聞言,宋陽點點頭,神識掃出去,頓時發現了秦可晴的情況,忽然一愣,露出怪異之色,說道:“你妹妹的情況似乎比你的要好不少,至少暫時沒有什麼危險,我還是先替你把毒藥逼出去吧……”

宋陽之所以這麼說,完全是因爲他“看到”了一個奇怪的事情,雖然現在秦可晴被迷幻藥給迷住了,但和她一起的還有另一個人,那就是李清了!

蔣囂將李清丟在牀上,滿臉都是獰笑,因爲剛吃了藍色藥丸,需要稍作等待所以有點煩躁,但即使如此,她還是果斷的將李清的外套給撕扯下來了,露出性感撩人的內衣。

“雖然沒有秦可晴那麼有資本,倒也算是一個美人了,老子今晚雖然沒能夠將徐倩那個小美人給弄過來,但還是有兩個,不錯不錯!”蔣囂頗爲滿意的說道,對他來說這已經足夠了。

“你這個禽獸,你……最好不要動可晴,她這幾天正好來月事,如果真的動了她會死人的,她痛經!”李清大聲喊道,她已經發現秦可晴似乎被迷幻藥給迷住了,跟自己一樣,將會遭來悲慘的對待。

這一刻她才知道,原來相比起自己這個閨蜜,張喬根本就是一個畜生,一文不值,秦可晴平時對待自己還是很不錯的。

所以她故意這麼說,爲的就是希望能夠讓蔣囂放過秦可晴,有什麼都衝着自己來,不要傷害秦可晴。

“嘿嘿,你還是蠻講義氣的嘛,既然這樣……老子就隨你的願,等玩完了你,再去處理那個大奶妹也不遲!”蔣囂獰笑道,心裏非常激動。

說完,蔣囂再一次將視線落在了李清身上,並且開始脫對方的衣服,眼中那抹貪婪的熾熱更是濃郁起來,不可收拾。

感受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往下落,甚至自己的最後一塊遮羞布都被扯掉了,李清渾身冰涼,害怕的說不出話來了。

這一刻,她的腦海之中浮現出一個並不帥氣的男子,正是韓少,雖然對方長得不如張喬帥氣,但是對待自己絕對溫柔,而且,她甚至能夠感覺到其貌不揚的韓少的真心!

“如果張喬能夠那樣對我,今天的事情也就不會發生了!”李清有點悲哀的想着,淚水止不住的落下。

這時候,蔣囂也將自己的衣服脫掉了,出現在李清的身前,猥瑣的笑道:“認命吧,反正你今天晚上都走不掉了,就閉上眼睛好好地享受享受,這個藥丸可是很不錯的,你吃

了之後雖然渾身無力,但是感覺卻成倍的增長,就連**的快感也是一樣。”

蔣囂故意羞辱對方,想要從身體和心靈上都將李清玩弄的體無完膚!

聞言,李清更是露出悲哀之色,知道今天是在劫難逃了,於是就閉上了眼睛,淚水忍不住的開始落下來,此時此刻,她十分後悔,或許自己就不應該相信張喬,相比之下,韓少更加的可靠。

就在蔣囂想要上牀侮辱李清的時候,房間的玻璃忽然間碎了,這個房間是直通陽臺的,但是此刻卻被人從外面徒手擊穿,玻璃碎屑到處亂飛!

“王八蛋,你要是敢碰李小姐一根頭髮,我都要你不得好死!”

玻璃碎裂的一刻,韓少的聲音傳了過來,雖然擊穿了玻璃弄得拳頭鮮血淋漓,但是韓少絲毫不在意,直接打開了反鎖的落地窗,走了進來。

見到有人進來,蔣囂差點沒嚇得**,趕忙穿了一件褲衩,驚恐的指着對方說道:“你是誰,怎麼會從陽臺進來!”

“我?我是李清小姐的愛慕者,現在充當一下護花使者的角色,我會狠狠地修理你一頓!”韓少大聲的說道,用被子將李清的躶體蓋住,又看了一眼目光呆滯的秦可晴,皺了皺眉。

“韓少……”李清淚水模糊了雙眼,已經不知道該怎麼來形容此時此刻自己的心情了,在這一刻她忽然發現自己應該滿足了!

“李小姐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別人欺負你的!”韓少堅定的說道,她沒有說出來,之前李清跟張喬一起走的時候他就十分的不捨,想要目送自己的女神離去。

但是讓他奇怪的是,張喬居然帶着李清來到了休息室,而且開門的還是一個男人,如果說沒有人的話,或許兩人是進去休息室溫存一番的,但是有一個男人就奇怪了。

而且韓少還認出來,這個傢伙就是色名遠揚的蔣囂了,所以起了疑心。

過了一會兒,張喬一個人走了出來,嘴角帶着邪惡的笑容,這個變故讓韓少頓時意識到事情好像不怎麼妙,或許已經脫離了原來的軌道在發展,所以他就像一探究竟。

好在自己的休息室在旁邊,於是他跑到陽臺,硬生生在四樓沒有任何安全防護措施的情況下,依靠窄的可憐的臺子和落水管爬到了隔壁,上了陽臺,看清楚裏面的狀況之後韓少頓時爆發了!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一心愛慕的女神居然被人下了藥準備輕薄,而且還流下了淚水,所以他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力氣,就這麼硬生生的闖了進來!

“放心吧李小姐,你是我最愛的女人,我一定不會放下你不管!”韓少堅定地說道,雖然此刻李清赤身**,他只要翻開被子就可以欣賞美好春光,甚至可以一起享受,但是他沒有,在他看來,無論以前發生過什麼,李清都是他心目中最純潔的女神!

“韓少……”李清動容,漂亮的眼睛中滿是異彩,已經找不到任何話來形容自己的激動了!

豪門蜜愛:高冷總裁甜辣妻 (本章完) 但是韓少就不同了,居然不顧高樓的危險翻牆過來營救自己,看着對方手上低落的血跡,李清第一次有了一種被撩撥心絃的感覺!

韓少雖然看上去其貌不揚的,但是內心卻比張喬美了一百萬倍,兩者根本不在一個層次,雖然身形不算高大,卻給人一種偉岸的感覺。

“韓少,可晴被下藥了,一切都是這個惡魔乾的,你快點打電話報警!”李清忽然間想起了什麼,焦急地說道,在這個女人的腦子裏面,生怕韓少吃虧了。

聽着這兩人一言一語郎情妾意,蔣囂心裏那叫一個窩火,眼看就要到嘴的鴨子了,結果半路殺出來一個程咬金,他能不火大麼?但是一想,心裏沒來由的一陣恐懼,自己的行爲居然被人給撞破了,這可不是一個好消息!

“嘿嘿嘿……這可是你們逼我的,那就怪不得我了!”蔣囂忽然一陣陰森笑容,就像是來自地獄的惡魔,讓李清感到毛骨悚然,知道這個傢伙要拼命了。

“蔣囂,你這個瘋子,你想要幹嘛,我勸你現在最好還是走,否則一會兒警察到了你想走都走不掉了,如果你現在離開,之前的事情我可以算了。”李清開口說道,她知道蔣囂要玩命了,所以希望用語言讓對方鬆懈,到時候獲救之後再去處理對方也不遲。

但是蔣囂也不是傻子,如果現在走了,留下了一大堆的犯罪證據,到時候自己還不是要倒黴,既然這樣的話,那就一不做二不休,乾脆將這兩個人全部解決了,到時候再弄點把柄還有轉機。

“我是瘋了,不過我就算是倒黴,你們兩個人也絕對不要想好過,臭婊子,看來你還真是一個麻煩!”蔣囂冷冷的說道,如果之前不是因爲李清的話,現在的自己都已經得到秦可晴了。

但是正是因爲自己的貪婪,想要將這對少女組合全部拿下,所以才讓結局變得糟糕起來!

看着蔣囂朝自己逼近,李清害怕了,韓少也是神經緊繃,困獸之鬥纔是最可怕的,現在的蔣囂就是這樣,完完全全就是一個瘋子!

說實話現在韓少心裏還是有點緊張的,畢竟對方的體格明顯要比自己強裝,自己本就是一天到晚對着電腦的IT精英,很少回去鍛鍊,所以顯得有點弱小,顯然不會是蔣囂的對手。

但是看到了李清梨花帶雨的楚楚可憐樣子,韓少也不知道哪裏拉了一股勁,瘋狂的朝着蔣囂衝了過去,嘴裏發出一聲怒吼,就像是野獸的咆哮!

“你這個王八蛋,我不會讓你得逞的!”韓少吼道,朝着蔣囂就是一拳,但可惜他的力量實在是太有限了,哪怕是面對胖子蔣囂都根本不是對手,蔣囂根本就是站在那裏不動,直接一腳踢出去,正中韓少的小肚子。

一股劇痛瞬間傳遍了全身,韓少整個人都倒飛了出去,被提到了牀邊,渾身上下根本提不起一絲一毫的力氣,別說是動了,連說話都變得吃力起來。

“小兔崽子,居然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真是活得不耐煩了,你喜歡這個女人是吧,那我就在你面前好好玩玩這個女人!”蔣囂猙獰道,一步步朝着李清逼去。

見狀,韓少心中焦急,瘋狂的站了起來,再一次朝着蔣囂撲了過去,但是原本就已經身受重傷的韓少此刻更是虛弱不堪,打在蔣囂身上就像是撫摸一樣,哪裏有半點的殺傷力。

砰!

韓少瘦小的身子再一次倒飛出去,滾了好幾圈,嘴角都溢出了血跡,看上去十分悽慘,讓李清差點大哭起來,淚水止不住的留下來了。

“小癟三,你再囂張啊,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站起來幾次?”蔣囂不屑的看着韓少,別看他身材肥胖,但是那股力氣還真不是蓋的,輕輕鬆鬆就將韓少打的趴下,就像是碾死一隻螞蟻那樣簡單!

韓少臉上 都痛苦的有點扭曲了,感到十分的力不從心,苦澀道:“對不起了,李小姐……是我沒用……”

“不、韓少,你快走,快走啊!”李清哭泣道,淚水不斷的流了下來,內心更是撕裂般的痛苦,心中對韓少那股柔情也是越發的濃郁起來,她知道,這纔是值得自己去愛一輩子的男人。

解決了韓少,蔣囂獰笑一聲,一把將他抓起來,朝着牆壁的方向直接丟了過去,完全不顧對方的死活,在他看來,膽敢過來打擾他好事的人都是必死無疑!

眼見着大局已定,蔣囂還不忘點了一根雪茄,冷冷的看着兩人,算算時間,那顆藍色藥丸的藥效也差不多可以了,抽了幾口煙就之前踩滅掉,想着牀上被被子覆蓋住的李清走了過去!

“你這個混蛋,不要傷害李小姐,有什麼儘管衝着我來,我韓少一人撐着!” 夢魘之召喚師傳奇 韓少嘶吼,額頭上青筋一根根浮現出來,瘋狂的想要站起來,但是身體搖搖晃晃,費了好大的力氣方纔站了起來。

見狀,蔣囂眼底閃過一絲冷色,不屑道:“哎喲,還真是蟑螂小強啊,這麼打都還能站起來,你小子意志力挺強的嘛,要不我再玩一會?”

說完,蔣囂衝着韓少走了過去,在李清近乎絕望的眼神中將韓少踩在了腳下,頭顱都打破了,鮮血直流!

“你……這個惡魔,你放過韓少!”李清悲痛的大叫,語無倫次了,但是蔣囂怎麼可能放過對方,又狠狠地踹了幾腳,直接將韓少打的吐血,雖然沒死但也絕對是身受重傷了!

到了這一刻,哪怕韓少意志力再堅定也沒什麼用了,因爲他已經感覺這個身體都不是自己的了,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力氣站起來,更別說是反擊了。

“真是白癡,現在我就讓你更絕望!”蔣囂猙獰的說道,看向了梨花帶雨的李清,眼中閃出一絲貪婪和渴望,今天發生的一切可以說都是因爲這個女人,他現在就要狠狠地蹂躪對方。

“哈哈哈,到了最後還不是我蔣囂勝利了?”蔣囂冷笑,但就在他得意忘形的時候,房間的門卻是被打開了,宋陽的身影走了進來,因爲秦可兒到現在還是沒什麼力氣,所以他就一個人過來了。

“奶奶的,那該死的藥還真是厲害,就算是我都沒什麼辦法,雖然幫她抵擋住了,不過之前已經吸收了部分,還需要半個小時這樣才能徹底的恢復體力。”宋陽一邊走一邊罵了一句。

突兀的聲響讓所有人都是在一瞬間怔住了,當看清楚來人之後,李清眼中閃過一絲希冀之色,韓少嘴角微微掀起,就像是劫後餘生!

“你是怎麼進來的?”蔣囂一下子愣住了,完全搞不懂發生了什麼,韓少之前還是從窗戶走進來的,這個傢伙倒是好,直接從大門進來了!

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又將視線放在了李清和秦可晴的身上,宋陽暗自搖頭,韓少這個傢伙也太不爭氣了,剛纔自己還等着韓少將蔣囂解決了,結果現在直接上演了這麼悲催的一幕。

“哎喲臥槽,看不出來你這個死胖子還挺厲害的嘛,居然還會打架,看來我不出手是不行了!”宋陽罵了一句,頗爲鬱悶的撓撓頭,他之所以到現在纔出手就是爲了給韓少一個表現的機會。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韓少能夠擊敗蔣囂英雄救美的話,不用想這個小妮子一定第一時間想要以身相許,自己也算是成全了對方了,但是誰知道韓少根本就是弱不禁風,直接被蔣囂給放倒了!

“小雜毛,看你也是活得不耐煩了,老子讓你後悔做人!”蔣囂猙獰的朝着宋陽撲了過去,後者無奈的搖搖頭,嘀咕一句:“不做死就不會死!”

砰!

蔣囂的身影就像是籃球一樣直接倒飛了出去,原本就肥胖的他被宋陽一腳踹出去,跟一個肉球一樣,在地上翻滾了幾圈爬都爬不起來!

這一刻他眼中露出了恐懼之色,因爲意識到宋陽的戰鬥力絕對不是韓少能夠比的,用武力自己根本就是一點機會都沒有!

“死胖子,老子可是這裏的主人,你膽子倒是不小啊,居然敢在我宋陽的地頭上面亂來,看起來很牛逼的樣子啊!”宋陽戲謔的說道,頗爲玩味。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聞言,在地上快沒什麼力氣的韓少渾身一震,用一種震驚的眼光看着宋陽,驚喜道:“您就是宋陽大人?”

他知道這一刻自己算是得救了,因爲傳說中名震西海的宋陽大人居然出手了,現在他方纔想起來,鳳凰城大酒店似乎就是宋陽的!

“宋陽?”蔣囂也是一呆,似乎在哪裏聽過這個名字,但是當時自己似乎並沒有注意,現在看到了宋陽,才發現自己當初的疏忽是多麼愚蠢的一件事情!

見到這些人認出了自己,宋陽咧開嘴一笑,說道:“既然被你們認出來了,那我就大發慈悲的救救你們了。”

說完,宋陽朝着蔣囂的方向走去,嘴角帶着一股玩味的笑容,簡直就像是來自地獄的惡魔!

蔣囂害怕了,畢竟論起戰鬥力來說,這個宋陽簡直就是惡魔啊,哪裏是對手,目光閃爍,蔣囂眼中閃過一絲怨毒,猙獰道:“宋陽,我知道你厲害,但是想要對付我蔣囂還是太嫩了,我勸你最好放我走,否則……這兩個女人都會身敗名裂!”

此話一出,韓少李清等人頓時呆住了,怔怔的看着蔣囂,雖然不知道這個傢伙到底隱藏了什麼手段,但是本能的覺得對方絕對不是好東西,一定又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媽蛋的,你到底想說什麼就趕快說,免得待會老子出手你連張嘴的機會都沒有!”宋陽有點不耐煩的說道,捏了捏拳頭,頓時發出一陣炒豆子般的骨爆之聲!

聞言,蔣囂心裏也是一驚,但是隨即惡狠狠的說道:“你以爲你厲害了不起?告訴你,只要我出事情,明天這兩個女人的裸照就會在網上瘋傳,你們可以等着看好戲!”

(本章完) “只要我出事情,明天這兩個女人的裸照就會在網上瘋傳,你們可以等着看好戲!”蔣囂猙獰的說道,從一旁的衣服口袋裏面逃出來一個信封,直接丟給了宋陽。

宋陽一看,裏面全部都是裸照,不僅有秦可晴的,還有李清的,從洗澡到睡覺,幾乎所有的姿勢都有,但是宋陽也發現了,這些拍攝的角度都是一個樣子的,也就是說這個是用針孔攝像頭拍下來的照片。

宋陽微微皺眉,冷冷的看着蔣囂,森冷道:“看不出來你這個傢伙居然留了一手,很好很好,原本我不打算把你徹底打成豬頭的,現在看來……就算是不出手也不行了,居然做這麼下流的事情,你死定了!”

說完,宋陽二話不說直接朝着蔣囂就是一腳。後者頓時慘叫,整個人被出愛的倒飛出去,宋陽已經算是收回了大部分力氣了,否則一腳就足以將蔣囂踹死!

“媽蛋的,你說你這鐘人怎麼這麼賤,什麼事不做玩偷拍,而且還是拍裸照,你說你是不是下賤?”宋陽罵罵咧咧,說一句就踹一腳。

“這也就算了,偷拍嘛對吧,是人都會有一點嗜好的,但是像你這麼醜的也敢偷拍那就是罪惡了,簡直就是對藝術的侮辱,看我不打死你!”宋陽將蔣囂拎在手上,二話不說就是幾個大耳光甩過去,將對方抽的七葷八素,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了。

“上面這兩點也都可以算了,最最重要的就是,你丫的居然有膽子偷拍我女人的妹妹,難道你不知道秦可晴是我小姨子麼,居然連她都敢偷拍,小姨子半個妻你沒聽過啊,他奶奶的,偷拍居然偷拍到老子女人的頭上了,真是不知死活!”

宋陽無恥的說道,原本還是小姨子的,到了後面直接說秦可晴是自己的女人了,但是也沒人敢說什麼,因爲宋陽已經直接將蔣囂的臉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的完全走樣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