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李琳琳想了想纔回答說:“紅色之後應該是青色的,再之後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沒遇到過。”

跟李琳琳聊了一陣,因爲陰兵的事情打斷了,我也找到了正當的理由不去打坐。

坐到晚上十點左右,張小鈺打來電話,我接通後她的第一句就是:“姐要死了,你不是我的保鏢嗎?爲什麼兩天不見蹤影了。”

因爲練習陰陽術不能被太多

人知道,所以就沒通知他們,不過既然打來電話了,我就問了句:“爲什麼要死了?”

趙小鈺回答說:“親戚來了,我不能出去,但是今天張嘯天出獄,好歹是我們打贏的官司,我想看着他辦手續。”

我心說什麼親戚這麼霸道,連趙小鈺都能管住,不過稍微一想就明白了過來,乾咳了幾聲說:“姨媽來了就多休息,不要做劇烈運動,多喝熱水。張嘯天出獄跟你又沒關係,不用搭理他就是了。”

趙小鈺沉默幾秒:“爲什麼你一下就猜出來了?”

“你要是真的想出去的話,什麼親戚能管住你?除了姨媽!”我說。

趙小鈺先是哦了聲,然後有氣無力說:“你快回來吧,我爸爸不在家。”

我嘿嘿笑了笑,這表達方式太有歧義了,她似乎也覺得有些不對勁,就說:“還不是你,弄那麼多神吶鬼的,我怕了不行嗎?”

也不知道爲什麼,聽她這麼說,我竟然真的有些想要過去看看她的衝動,只是那麼一剎那的想法。

不管外表多麼剽悍,始終只是一個弱女子而已。

趙小鈺說完我沉默恩了幾秒,她以爲我沒在聽,問了句:“你還在嗎?”

“嗯,一會兒就回來了。”我說。

掛掉電話,李琳琳卻笑了起來:“你是不是對趙小姐有好感?”

“朋友之間的關心而已。”我說,也確實只是朋友之間的關心,不過既然答應了她要回去,肯定是要回去的。

李琳琳知道我在想什麼,就說:“你跟你哥說一下吧。”

我拿出手機給陳文發短信,過了十分鐘,陳文才回覆我說:“張嫣留在那裏,有人會照顧她,這是爲她好。”

張嫣也看見了短信,應該是怕我爲難,笑笑說:“那我過一陣再去找你呀。”

我點頭恩了聲。

剛纔那個紫眼鬼魂在,也沒多少鬼魂能傷到張嫣。

李琳琳在這裏也沒什麼事兒了,這會兒開車送我回去,農村回去路上沒有路燈,李琳琳開得很慢,我在副駕駛位置上擺弄買的這些法器,李琳琳見我興致盎然,說:“我在奉川沒什麼事情做,要是你願意的話可以來找我,我教你使用這些。”

我連聲道謝,自然是願意的。

李琳琳繼續開車,快要進入奉川縣城,車頂忽然傳來轟隆一聲。

因爲這條路是依靠着斜壁的,以爲是上面的落石掉在車頂上,正要出去查看,李琳琳卻對我搖搖頭,讓我別開車門。

見她表情便知此事有鬼,李

琳琳稍微停了一下車後,不管車頂上的東西繼續往前行駛,直到進入奉川縣城,快至人多處後,李琳琳才敲了敲車頂,說:“閣下,已經快到人羣密集處了,你還要搭便車嗎?”

李琳琳說完後大概過了十秒鐘,車子猛地搖動了一下,感覺上面東西跳離開車頂,李琳琳才繼續開車行走。

我問李琳琳剛纔那是什麼。

李琳琳說:“應該是在路邊等便車的孤魂野鬼,想要搭順風車。”

我說:“那也不能把車子弄凹陷下去呀,這太過分了,吃力不討好,剛纔就應該下車把他收了。”

李琳琳笑了笑:“反正車子都已經被踩凹了,就讓他搭一下車吧。”

之後李琳琳將我送到趙家別墅門口,她自個兒開車回了她所住的公寓,我進屋後徑直到了趙小鈺房間,推門進去,趙小鈺將自個兒捂得嚴嚴實實的,應該是怕了。

我過去掀開她的被子,說:“空調不開,溫度三十多度,你不怕熱嗎?”

她這會兒已經滿頭大汗,我剛把被子掀開,她卻直接撲了過來,捶打了我幾下:“你跑哪兒去了,我爸爸媽媽都不在家,就我一個人,又痛又怕,你不是說過要保護我的嗎。”

被她勒得有些難受,好不容易掙脫開了,見她應該真的怕了,就說了聲:“對不起。”

趙小鈺反應過來剛纔舉止太過親密,先前的恐懼馬上一消而散,說了句:“誰讓你抱姐的。”

我頗爲無語:“不是你自己撲過來的嗎?”

“你難道不會躲嗎?肯定是故意吃姐的豆1腐,色陳浩。”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趙小鈺這會兒又說了一句:“本來我不怕的,但是從昨天晚上十一點多鐘,樓下傳來小孩嘻嘻哈哈的聲音,嚇死人了。”

我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到了十一點,如果是來纏着趙小鈺的話,應該還會出現,就讓趙小鈺在牀上呆着,我下樓給她端了一杯熱水上來遞給她。

趙小鈺接過水杯時一直盯着我,我被看得有些不舒坦,摸了摸她額頭:“沒發燒吧?眼神兒怎麼跟以前不一樣。”

趙小鈺打掉我的手,然後滿臉溫柔:“怎麼辦,姐姐越來越喜歡你了呢。”

我差點兒沒被空氣嗆到,說了句:“喝你的水吧,喝完睡覺,晚上我在這兒守着。”

趙小鈺恩了聲,之後躺下,昨晚上應該就沒睡好,這會兒躺下就睡了。

快到凌晨一點,我到窗子口看了看,果真見樓下一個孩童正光腚蹲在地上玩沙。

我真的想助攻 (本章完) 趙小鈺聽到的應該就是他們的聲音了,看他們樣子應該是在樓下玩耍,就拿了幾張陰陽紙和幾支香燭出去,到了樓下,這幾個小孩兒慌忙站起來躲到了牆角。

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這話果然不假,看樣子,這三個小孩兒怕人得很。

不管是小人還是小鬼,玩性都大,剛好趙小鈺屋子旁邊有一沙堆,他們過來玩並沒什麼過錯,就換成和煦笑容,對他們招了招手:“你們三個過來。”

三個小鬼猶豫了好久,其中一個膽大的過來,我拿出手裏陰陽紙遞給他們:“拿着,哥哥給你們的。”

這三個小鬼一人分了一些,我然後點燃了香燭插在沙堆上,把胖小子和謝嵐都放了出來,他們倆現在出來的時間很少,見了前面三個小鬼,都愣住了。

謝嵐死死抓着胖小子胳膊,對面三個小鬼也擠在一起,我說:“坐下聊聊天。”

這裏有香燭,他們自然是願意留在這裏的。

之後一個人加上五個小鬼就在這院子裏低聲說起了話,他們就是這奉川縣城的小鬼,要麼是因爲流產,要麼是因爲打胎而變成鬼的。

在醫院認識,然後每天晚上四處遊蕩,昨天發現這裏有一堆沙子,所以才相約來這裏玩沙,聊到子時過後,我說:“這裏面還住着一位很兇的姐姐,你們以後就不要來這裏玩了,重新找一個地方,要是得罪了別人的話,會惹來殺身之禍的。”

這三個小鬼連連點頭,我站起身帶着胖小子他們回屋,不過這三個小鬼也一直跟在我的身後,到了門口我回身問:“你們跟着我做什麼?”

看他們眼神滿是羨慕,應該是羨慕胖小子和謝嵐能找到一個好的歸宿,但是在其他人那裏,鬼魂就是被使用的工具,根本不會像我這樣對待胖小子他們。況且他們都是一些魅,算不上鬼,別人也不會要,看見了要麼不理會,要麼打散,不會收服他們的。

我身邊鬼魂已經夠多了,不打算再收服他們,就說:“行了,走吧,早點投胎,再做一次人比什麼都來得好。”

“哥哥,這個給你。”他們遞給我一個小紙包。

紙包材質很特殊,握在手裏感覺有些陰寒,捏了捏打開一看,忽見一隻小拇指大小的黑色蟲子往我鼻子處飛了過來,我忙揮手臂把它打落了下來,卻落在了我的腿部,直接爬進了我褲管裏。

那是蠱蟲,要是進入身體還得了。

馬上抖動起來,正沒轍時,兜裏裝金

蠶蠱的盒子被抖落在地上,卡擦一聲摔得粉碎,裏面原本白白胖胖的金蠶蠱,現在竟然發生了質變,已經生出一對翅膀,也直接飛入了我褲管裏。

不一會兒,那黑色蟲子掉落下來,在地上抖動幾下沒了知覺,金蠶蠱落在地上,三下五除二便將這蟲子屍體吃個了乾淨,然後飛到我手上停了下來。

剛纔是它救了我,這會兒停在我手上,嘴不停呶着,似乎在示意我是不是可以吸血。

我點頭恩了聲,它立馬紮進我手指裏,不一會兒通體變得通紅,我覺得已經足夠了,拿出了那胭脂盒,將它裝了進去。

然後虎視起這三個小鬼,我給他們錢,讓他們聞香燭,他們竟然這樣對我,有些氣憤,質問:“誰讓你們害我的?”

這三個小鬼眼睛突然變成藍色,剛纔滿臉的稚氣消失,臉色陰沉下來可怖得很,然後嘻嘻哈哈就要逃跑。

我迅速追了上去,原本以爲只是三個貪玩的小鬼,沒想到已經是藍眼級別的了,對胖小子說:“一起去攔住他們。”

胖小子現在快要進化成白眼,對付一個藍眼小鬼自然沒有問題。

我大步上前擋住他們,一腳踢回來兩個,胖小子直接撲倒一個,一大口上去,將那小鬼咬成兩塊,多半味道不好,又呸呸呸吐了出來。

我用起攝魂術,猛瞪着這兩個小鬼,兩個小鬼立馬被嚇住,不敢妄動。

瞪了大概一分鐘,兩個小鬼變成清煙消散了。

不用說,又是薛玉搞出來的,竟然派這麼些小鬼過來。

解決掉了他們,胖小子回到我身邊,謝嵐也走了過來,我說:“幹得不錯,今晚香燭管飽。”

胖小子齜牙一笑:“下次謝嵐妹妹也可以跟我們一起打鬼的。”

謝嵐太柔弱了,現在還是常色的鬼魂,不適合,要先給他提升實力才行。

回屋點了一些香燭,胖小子和謝嵐隨後在屋子跑到起來,我進趙小鈺屋子裏坐下,打量這些東西。

都快到早上了,陳文突然給我發了一條短信:“你的郵箱裏有一份文檔,打開好好看看,那是陰陽術入門的法術。”

我忙點進郵箱,打開一份pdf文檔,裏面是掃描版的一些圖片,記載了兩種法術:氣禁、咒禁。

氣禁比較高級,咒禁就是入門可以學的,咒禁的第一個法術就是——五鬼攝魂術!

五鬼就是五瘟神,這個法術是茅山開創的,因爲在心術不正的

人的手裏,五瘟神被召出來可以招致很多病災,所以已經被明令禁止使用這法術了。

僅僅這個法術就有將近一萬字的記載,看到趙小鈺起牀才勉強將這篇文章看完,趙小鈺見我坐在牀邊,起牀擺了擺手:“早上好呀。”

我恩了聲,仰面躺在了牀上,看了一晚上早就累到不行了,趙小鈺見我躺下,隨後也躺下。大概十點多鐘我才醒過來,醒來時候趙小鈺早就已經離開了。

她在電腦桌上留下了便利貼,告知我她去了局裏,今天張嘯天出獄。

本不想去見張嘯天,卻奈何張笑笑給我發了條短信,讓我跟她一起去,雖然以短信回絕了,不過張笑笑卻不依不饒,再次發一條同樣的短信。

我無奈只有起身前往張笑笑公司樓下,到後給她打了個電話,沒多久一身職業裝的張笑笑便下樓,在路邊招停一輛出租車,一同趕往局裏。

張家的人早就辦好了手續,我們在外等了會兒,見趙小鈺和張嘯天一併走了出來,張嘯天見了我微微一笑,張笑笑卻滿是欣喜。

“你妹妹硬要我來。”我說了句。

張嘯天回答說:“笑笑現在越來越依賴你了。”

我呵呵一笑,沒回應他這話,走到一邊跟趙小鈺聊了起來,說:“你丫的姨媽來了還到處亂跑,局裏少你一天又不會癱瘓。”

“你要死啊,這麼多人呢。”趙小鈺狠狠掐了我手臂一把,我疼得只吸涼氣。

跟趙小鈺打鬧時,另外兩輛車停在這裏,卻是孫靜陽和薛玉兩人從車上走了下來,看見孫靜陽,我心說完了,她的車鑰匙忘記帶了。

孫靜陽先跟張嘯天說了幾句話,然後就向我伸出了手:“鑰匙。”

我打着哈哈說:“一會兒跟我一起回去,我親手交給你。”

至於薛玉,他一出現就引起了張嘯天的凝視,張嘯天將張笑笑護到了身後,走到薛玉面前,薛玉說了句:“恭喜出獄。”

婚內婚外:偷心前任 張嘯天冷笑了起來:“奉川一共三處九善堂,明天準備關門吧。”

說完離去。

薛玉不可置否一笑,等到張嘯天離開後,薛玉將目光放在了我的身上:“看來昨晚上那三隻小鬼沒有把你怎麼樣,有些可惜了。”

陳文說過,不能永遠向着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有時候主動出擊纔是最好的辦法,就說:“今天晚上十一點青蛙酒吧,敢來嗎?”

“得看我有沒有空。”薛玉迴應一句。

(本章完) 原本以爲張嘯天足夠囂張,這薛玉囂張程度比張嘯天只深不淺,從一開始就處處針對我,我都是被動應付,現在也該主動一點了。

孫靜陽真從局裏一直跟着我到了趙家別墅,她的那把鑰匙我早就知道丟到了哪裏,進屋後她坐在寫字檯前盯着我,我四處找了起來,約莫一個小時後我才說:“弄丟了。”

孫靜陽氣節:“那可是我第一輛車誒,你竟然把我鑰匙弄丟了。”

“大不了再去配一把,配不到我賠你一輛,總行。”我說,雖然會有些肉疼。

孫靜陽滿臉正經,對我提出的賠她一輛車的條件絲毫不爲所動,說:“你知道第一輛車對我有多重要嗎?”

我有些無語,換做是別人的話,巴不得要一輛新車,我心說她不會是想獅子大開口吧,就說:“多重要?你第一次是在車上沒的?”

孫靜陽這次沉默不語了,死死盯着我看了起來,我被盯得有些不自在,想起她是個喜怒無常的人,馬上說:“開玩笑的。”

孫靜陽面色不改轉身出了房間:“我會跟我師父商量儘快安排第二場挑戰的時間,你做好準備。”

這女人也太雷厲風行了吧,不過早晚都要來的,挑戰就挑戰唄,反正輸了我又沒什麼損失。

孫靜陽才離開沒多久,奉川電視臺新聞突然轉播了一則緊急新聞,看到這新聞內容,我先是有些吃驚,馬上就表示理解了。

新聞上播報的正是九善堂的新聞,新聞稱,最近幾天接連有病人在擦拭了九善堂的膏藥後出現皮膚紅腫,甚至昏厥的事件,現在住院的人數已經達到了二十一人。

九善堂責任人表示,九善堂的藥物是絕對沒有問題的,縣衛生局將對九善堂進行檢查。

原本以爲張嘯天那句讓九善堂關門只是威脅的話,沒想到他還真的就做到了。

這條新聞過後不久,薛玉上了新聞,他表示:九善堂已經建立幾十年,從沒有出過問題,相信這一次也只是一個美麗的誤會,當然,也不排除商業鬥爭和私人恩怨,畢竟樹高於林,風必摧之。

而就在薛玉發表聲明之後,輿論在奉川縣響起,那就是,九善堂的老東家薛家是養毒蟲的,藥物都是從毒蟲裏面提煉出來的。

孤凰 這消息一傳十十傳百,薛玉也直接保持了沉默。

輿論一直傳到了晚上,我跟薛玉有約,到晚上後先一步到了青蛙酒吧,去後等了一會兒,薛玉開車來到這裏,到了之後坐下,我說道:“薛大少今天應該忙得焦頭爛額吧?”

薛玉迴應:“還好。”

薛玉爲人太過猖狂,早就應該教訓了,不過張嘯天這種在藥物上動手腳的方法,我還是有些不屑的,畢竟要以犧牲別人的健康爲代價。

“我從孫靜陽那裏打聽到了你的師門,是規矩最多的全真道,我也已經打聽到了你師父的名號,你師父的聯繫方式,我也已經找到了,如果把你在奉川的所作所爲告訴給你的師父,你覺得你在道門中的發展會怎麼樣?”我笑着說了句。

薛玉臉色驟變!

我現在卻沒打算這麼做,因爲不明白他師父的性子,所以不敢貿貿然給他師父通知,萬一他師父不計較他所做的這些,反過來幫他怎麼辦?另外就是,萬一薛玉破罐子破摔怎麼辦?!

所以,只能用來要挾他一下。

“你想怎麼樣?”薛玉臉色改變之後問道,拳頭捏得嘎嘣作響。

萌寶助攻:顧少絕寵神秘妻 見他這個表情,我心說這果然能要挾到他,正要開頭要價的時候,一身西裝的張嘯天走了進來。

張嘯天進來後徑直到我們這裏坐下,輕輕敲了敲桌子,然後取出了早就準備好的檔案袋,打開拿出了裏面的文件,一共三份。

“這是九善堂的轉讓協議,簽了吧。”張嘯天直接開口。

我和薛玉同時盯着張嘯天看了起來,本來我準備開口要九善堂的,現在他卻搶先一步開了這口,不過薛玉薛笑了笑:“僅僅是因爲你將九善堂的名聲敗壞了,我就要將九善堂轉讓給你?”

張嘯天微微一笑:“薛家的生意最好打亂,現在只是奉川的九善堂名聲出了問題,如果不籤的話,出問題的,就不止是奉川的九善堂了。”

薛玉咬牙切齒,短短一夜之間,薛玉就從高高在上的主宰者成了現在被分割的俎上魚肉。

不過張嘯天要來和我奪食,我自然不樂意,看了張嘯天一眼:“我也準備找他要九善堂。”

現在兩個人都是要九善堂的,薛玉哈哈笑了起來,好一陣之後站起身說:“你們兩個妄想要我九善堂,我偏偏一個都不給,就算九善堂毀在我手裏,也不會讓它轉交給別人。”

說完站起身離開了酒吧。

張嘯天將那些文件重新裝回了檔案袋裏面。

我跟張嘯天沒什麼話好說,也就準備起身離開,張嘯天卻叫住了我,說道:“離開笑笑。”

我笑了,問道:“爲什麼?”

張嘯天將檔案袋放在了桌子上,雙手插兜走過來,到我身邊時候讓我跟着過去。

走出青蛙酒吧,

到之前我和張笑笑曾經呆過的那候車臺,張嘯天這才停下說了句:“你想要在笑笑身上得到什麼?”

“張笑笑能給什麼?”我範文了一句,然後又說,“我跟張笑笑只是普通的朋友關係,你大可以放心。”

我還沒到用別人的親屬要要挾別人的地步,從一開始就沒準備把張笑笑拉近這場鬥爭裏面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