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東方羽慢慢的將自己手中的魔法陣收回,輕輕的拍了拍自己衣服上面的浮塵。

在確認了自己的位置,以及大概的方向之後,東方羽便是徑直的離開。

「看來這個東方羽已經是四階的魔法師了,而且,還是雷系的四階。」

元鳴看著畫面中定格的東方羽的背影,不禁皺起了眉頭。

「你覺得這一次的新生大比,第一名會不會是這個東方羽?」

神寵醫妃:王妃要上位 修然默默地將畫面調整了過來,低聲的向著元鳴說道。

「幾率很大。」

元鳴低低的回復著,聯想著之前雷系新生在洛心開學時候四處挑戰的情況,那麼現在看來的話,這些很有可能是在這個東方羽的安排之下。

東方羽的手中,很有可能擁有這屆參賽新生們的詳盡信息,而雷系參賽的人員,大多不是四處挑戰的人員。

敵明我暗,只要這個東方羽稍加的運作,加上他這四階魔法師的實力,只要不出現什麼巨大的意外的話。

或許,這一屆的新生大比的冠軍,已經沒有什麼懸念了。

「知道這些年一直和東方家族不對付的洛心,為什麼這一次忽然放東方羽進來嗎?」

修然微微的翹起自己的嘴角,似是想起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般。

「為什麼?」

元鳴忽的想到了東方羽的身份,還有關於洛心的傳言。

「洛心的院長看到了一些事情,洛心的未來,甚至是這個大陸的未來,需要一個絕對的強者來引領。

東方家族不知道是如何了解這個訊息的,在東方佑,也就是現在東方家的家主與院長單獨對話之後。

洛心在這一次的新生招生之中,東方羽才能夠進入到洛心之中。」

修然看著轉播畫面,低聲的說著。

「絕對的強者嗎?但是,誰都無法確定最終這群孩子們誰才能夠獲得更高的成就。」

元鳴有些疑惑的看著身邊的修然,修鍊一途非常坎坷,再聰明的天才都沒有人能夠保證他們能夠成長起來。

「洛心的院長,魔法是預言術。」

修然微笑著看著眼前的元鳴。

「這一屆的新生裡面,一定會有那麼一個人,他現在可能不是最強的魔法師,但是,他一定會很快的成長起來。

這些都需要我們去判斷,去尋找。」

賽場第十區。

目前處於淘汰區域的是十一區,兩個多小時的時間之中,已經有人前進了兩個區域的距離。

「論速度的話,應該沒有人能夠超過我,但是,按照比賽的賽制來看的話,就算是我第一個到終點也沒有什麼用啊。」

陳逸雙手背在自己的後腦上,身體依靠著樹榦低聲的感嘆一聲。

在進入到這個賽場中的時候,陳逸便是被洛心的大手筆給震撼到了,要知道現在市場上面的模擬器,它們模擬的空間之中可沒有這麼大的森林。

想要模擬出實體的話,需要好肥很多的魔晶,而憑藉著洛心這個賽場的範圍的話,那消耗的魔晶的數量以及質量,那得多高?

「而且,如果論這些東西的真實程度的話,洛心出產的模擬器,應該是有著大量的技術突破。

不過,我應該怎麼從其他人的手裡面將銘牌給拿過來?」

陳逸想到這麼個關鍵的問題,不禁想要撓撓頭,他可從來都沒有干過強劫這種事情。

雖然只是個銘牌而已,但是,陳逸的心中卻還是感覺怪怪的。

「這個章程上面,並沒有表明這些銘牌必須為本人持有,也就是說,這些東西是可以交易的?

那這樣的話,我得為安然多搶一點。」

陳逸算計著什麼,而後便是隱匿到了樹林之中。

第十一區。

森羅在半個小時之前便是已經來到了十一區,他在這個地方已經隱藏了近半個小時的時間。

總裁溺愛:名門俏老婆 所有人都知道越在中心區域的範圍之內,戰鬥的爆發就會更加的頻繁與激烈,他森羅想要進入到前八名,就得需要一些計謀。

在這個時候,很多人的謹慎還不是那麼的高的時候,利用自己魔法的特性搞一波突然襲擊,森羅有很大的把握得手。

正在等待之時,從十二區的方向走來一人,森羅默默地將自己的身形隱藏好,按照對方行進的方向的話,他會進入到森羅布置得陷阱區之中。

只要森羅在恰當的時候出手,對方的銘牌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小女生?」

當森羅看清楚了對方的身形的時候,心中沒有半分留手的想法,反正這個賽場上面受傷也不會影響到身體。 隨著對方一點點的靠近著森羅布置得陷阱區的時候,森羅的心不禁稍稍的激動了起來。

「再向前走兩步,走兩步。」

森羅沒有想到的是,女孩站在自己陷阱範圍之外的一米多的地方,便是不再向前走,他的陷阱無法影響到那個位置。

「陷阱偽裝的不錯,周圍的氣氛不太對,看樣子布置這個陷阱的人,應該也在這裡附近。」

融田靜立在原地,距離第二個小時結束還有著不少的時間,沒有想到有些人在這麼短暫的時間之內,就已經開始著手搶奪銘牌了。

「這個陷阱布置起來的話,還是相當的麻煩的,不過只需要在這個地方阻滯一下,然後切斷這個地方,這個陷阱就可以破掉。」

融田只是抬抬手的時間內,偽裝起來的森羅,便是失去了自己同陷阱陣法之間的聯繫,

而後森羅就這麼的看著融田大搖大擺的走過了自己好不容易布置起來的陷阱陣。

「失效了?不應該啊!」

森羅看著對方一點點的走出陷阱的位置,自己想要發動陷阱,卻是沒有任何的回應。

當融田的身影在森羅的視線中消失之後,森羅急忙的下去檢查著自己的陷阱陣法。

但是,森羅沒有意料到的是,當他走到陷阱的範圍之中的時候,原本沒有絲毫反應的陷阱,竟是被發動起來。

慌忙之中,森羅根本沒有時間跑出陷阱的範圍,幾秒鐘之後,森羅便是被大量的藤蔓包成了一個粽子。

這些藤蔓是森羅好不容易才研究出來的東西,能夠很大程度的限制魔法師的魔能運行,只要是不超過森羅修為太多的魔法師。

在中了這個陷阱之後,基本上是不可能從這些藤蔓掙脫開來的。

「你好啊~」

「是你!」

令森羅沒有想到的是,之前從自己面前走過的女生居然又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被自己的陷阱捆住的感覺怎麼樣呢?」

融田看著被包成粽子一般的森羅,不禁大聲的笑了起來。

「我很想知道,為什麼你剛剛走過去的時候,我的陷阱居然沒有任何的反應?」

森羅自己已經被捆成了這個樣子,沒有任何的反抗餘地,被淘汰已經是定局了,現在他只想要知道自己的陷阱為什麼忽然間就不靈了。

這個情況如果不解決的話,萬一以後遭遇到了什麼驚險的事情,而自己的陷阱陣又恰好沒有反應的話,那可是非常的致命的。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呢?」

「當然是….是…」

森羅剛剛想要說些什麼證明一下,卻是想不到任何的理由。

「你的陷阱其實已經隱藏的非常的好了,我也差一點就中了,不過,你的陷阱陣的氣息隱匿還沒有做到最好。

如果你想要知道其他的東西的,在這個賽場上面幫助我奪取其他人的銘牌,我可以告訴你如何進行改進。」

融田低聲的向著森羅說著。

「這…」

森羅猶豫了一下,這相當於一張空頭支票,萬一對方沒有教給他改進的方法,那他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好吧。」

想了想之後,森林還是答應了下來,自己不答應的話,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自己就會被淘汰掉。

如果能夠繼續留在這個賽場中的話,那一切還有希望。

而且,自己的老師,對於陷阱陣這個方面也不是非常的擅長,不能夠給自己最為準確的指導,萬一這個女生真的能夠幫助自己的話,那麼自己說什麼都不算虧。

「希望你能夠記得你說的話。」

融田看著眼前的森羅,低聲的說道,手掌心之中隨之出現了一抹光芒,融田那白皙的手指,輕輕的在半空中點了幾下。

在森羅吃驚的目光之中,緊緊捆著自己的藤蔓,就這麼的鬆了開來,當森羅一屁股坐在地面上的時候。

森羅才算是反應過來,自己真的被鬆開了。

「走吧。」

融田只是向著坐在地面上的森羅低聲的說了一句之後,便是直接轉身向著遠處走去。

融田的背後完全的露在了森羅的眼前,森羅想了想,還是搖搖頭,慢慢的跟在了融田的身後。

聽著身後的腳步聲,融田的嘴角慢慢的翹了起來。

「這都已經這麼長的時間了,為什麼還沒有出現什麼精彩的戰鬥場面?」

在外面已經等待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的學員們,不禁低聲的討論著。

按照道理來說,從進入到十一區之中開始,參賽的學員就應該能夠遭遇到了,可是直到現在,也沒有任何的精彩戰鬥。

「耐心的等著吧,這才只是剛剛開始而已,真正的戰鬥,或許要等到所有人進入到中程區域才會爆發出來。」

教學樓天台。

「你們說,這一次的新生大比,誰能夠獲得冠軍?」

炎子瑜看著有些無聊的轉播畫面,低聲的向著李賀以及華林問道。

「誰都有可能成為冠軍。」

華林一如既往的嚴謹。

「如果說概率更大一點的話,可能會是雷系的人。」

李賀看著屏幕上的畫面,低聲的向著炎子瑜說道。

「就是這一次開學的時候,特別跳的那個系?」

炎子瑜看著身邊的李賀,回想著剛剛開學時候似乎傳來的挑戰的訊息,低聲的問道。

「對,東方家的東方羽也在雷系中,而且,從初賽開始到現在,這轉播屏幕上面,並沒有放出任何雷系學員的身影,他們就好像是消失了一樣。」

李賀抬手指向轉播屏幕,而就在這個時候,轉播畫面變換,播放著的,正是東方羽滅殺岩鼠群的畫面。

法武封聖 「額…華林,現在你的判斷呢?」

當畫面完全的放完之後,炎子瑜看著一邊默不作聲的華林,低聲的詢問著。

「沒有到最後的時刻,誰都有可能成為冠軍,只不過,這個東方羽現在看起來,成為冠軍的概率有點大而已。」

華林依舊沒有發出任何的定論。

「這個東方家的小子,能夠這麼輕鬆的幹掉如此大片的岩鼠,你要說他沒有四階,誰信啊?」

炎子瑜聽著華林的聲音,頓時翻起了白眼,四階與三階根本就無法相比,就算是再過天才的人,也無法忽視這二者之間的差距。

「四階魔法師,的確已經是所有參賽者之中最強的人了,當然,如果這裡的參賽學員,沒有第二個四階的話。」

李賀輕輕的點了點頭,對於炎子瑜的話,他是認同的。 當東方羽滅殺岩鼠群的畫面播放完畢的時候,實時的賭博盤口,雷系獲得新生大比冠軍的賠率,已經從1:0.7下降到了1:0.3。

「今年的雷系有這麼一個傢伙的話,火系金系這些老牌的強系,很有可能會沒有什麼大的爭鬥就會被雷系干翻啊。」

我的雙面先生 「四階魔法師已經能夠笑傲所有的新生了吧。」

「那可說不準啊,誰知道從開學到現在這一個月的時間之內,這群新生中,沒有第二個從三階晉陞到四階的?」

所有關注著比賽進程的學員們,對於這個忽然之間出現的四階魔法師議論紛紛。

比賽依然在繼續。

在遇到了鐵尾猴群之後,秦岳開始轉變了自己的行進思路,不再一味的在樹上前進,十一區的範圍他已經走過了一半的路程。

但是,秦岳依然沒有見到其他任何的比賽者的身影。反而是森林中各種攻擊性魔獸的數量,開始逐步的增加著。

如若不是秦岳相當熟悉這些魔獸的習性的話,秦岳可能早就被這些魔獸給拖住,憑藉秦岳的觀察與判斷。

這個賽場上面的魔獸分佈,牽一髮而動全身,只要在惹上了某個魔獸后,沒有在短短時間甩開或是擊殺的話。

那麼,等待著參賽者的,很有可能會是整個區域魔獸的一擁而上。

「為什麼還沒有任何的動靜?我明明記得這片區域應該還是有些人的才對?」

秦岳皺著眉頭,默默地觀察著自己的周圍。

越向著終點區域前進的話,那麼區域範圍就會變得越小,一旦參賽者之間發生戰鬥的話,很容易會被其他人撿便宜。

理論上來說,在比賽的前期,對於一些實力並不是很高的學員來說,這段時間,才是他們收集銘牌的時間,而一旦比賽到了後半程,再想要搶奪其他人的銘牌,難度上會成倍的遞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