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東西是別人的,不能隨便吃…

就在少女轉身離開的時候,突然被叫住了。

「喂,過來吧。」

少女迷茫轉身,看著端出來的熱騰湯麵。

素麵,青菜,有些渾濁的湯,一個雞蛋,幾顆肉丸。

「這是給我的…」

「嗯…」

少女終於忍受不了,惡狗撲食似的,用手抓著將這些東西全部囫圇的吞下。

此時,少女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好幸福。

真的好幸福。

一旁的大嬸都被這笑容給治癒了,托著下巴,看著少女說道。

「嘖,明明是對生活充滿絕望的人,還能就因為一碗掛逼面笑得那麼開心。」

大嬸聲音很小,不過少女卻能聽到,一邊抹著嘴巴一邊說道:「絕望…絕望是什麼意思…」

「絕望就是來到這裡的人,吃著和你一樣東西的人。」中年大嬸點燃一根香煙,深邃的看著遠方。

「老闆娘,一碗掛逼面,一桶大水!」

「好…」

「wifi密碼多少!」

「04sb1314…」

「老闆娘你真皮。」

「老娘又沒說錯。」

中年大嬸語氣不客氣,又準備另外一桌的飯菜去了。

準備完后,來到少女的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我叫天女魃…」

「嘖,奇怪的名字,不過也對,這破地方哪裡會有用真名的。」中年大嬸以為不是真名,不過也沒有在意

「總之呢,歡迎你來到這裡…歡迎來到,三和街。」 「什麼是正義?」

「什麼又是邪惡?」

「他們是正義嗎?他們是邪惡嗎?還是說我的想法才是錯的。」

王衛宮,陷入到了迷茫之中。

對看到的事情感到迷茫…

看著報紙上,自己同學死去的新聞,真的很難受。

就算那個同學和自己並不熟,高中相處了快三年,甚至到現在連臉龐都模糊,班級里的路人甲角色,一開始成績還算不錯,大家都挺追捧他的,只是到了後面兩年就逐漸泯然與眾人,成績下降的飛快,性格倒沒什麼變化,還是開朗愛笑,只是大家都不愛跟他一起玩了而已。

然而不跟他玩,卻也自得其樂,每天過的悠哉悠哉,睡覺玩手機。

大家漸漸的也都【忘】了這個人,包括王衛宮自己,都只是到今天才想起,自己的班上有這麼一位同學,直到轉學第三天,老師才想起來宣布這個消息…

這位同學。

才剛轉學出去不久,就死了。

跳樓死的。

報紙上說的,是【承受不住壓力】而跳樓。

王衛宮覺得,這位同學作為一個樂天派的學渣,絕對不是什麼會因為壓力跳樓的事情。

顯然是有什麼東西在逼死他,王衛宮也能【看】到,是誰在逼他。

可這真的是在逼死他嗎?

王衛宮覺得是,有些人卻覺得不是。

王衛宮看了看新聞評論,很多評論都在說,是為了他好,怎麼能叫逼死他。

大家的正義。

和自己的正義。

究竟哪一方…

才是正義。

「我不知道啊…」

…….

「網路真的那麼值得沉迷嗎…」含香好奇的看著玩遊戲的柳燕璃。

噼里啪啦的,屏幕上又是刀子又是槍的,看起來一點都不和諧。

無敵之最強神級選擇系統 柳燕璃沒有搭理含香,而是自顧自的在網路上馳騁。

在打完一局后,才摘下耳機,揮揮手說道:「真的很好玩啊,在網路上我能做到平時做不到的事情,這就是網路遊戲的魅力誒,比如說我這嬌柔女子現實肯定是不能拿著黃金ak到處晃悠的,然而網路遊戲就可以啊,我不僅僅能黃金ak,八倍鏡,上天遁地無所不能,那感覺…嘖嘖,真的棒誒。」

「網路遊戲的魅力…」

「你有時候也試試嘛,很好玩的,你就太土了啊,老拿著老李的手機就聽聽音樂,講真的,他的微信也沒什麼可以查的聊天記錄,就這麼放著太浪費了…來來來,我給你介紹個遊戲,叫做fgo,保證你能一發沉迷。」 夫人的病今天好了嗎 柳燕璃用充滿蠱惑的語氣挑撥著含香,打斷將她也拉入網癮少女的泥潭。

含香毫無波動,一臉看你丫表演的模樣。

「嗯…對我來說,還是聽聽音樂比較舒服吧,過於沉溺玩樂的話,會教壞小蘇璃的,這樣不好,不好,作為家長要以身作則呢。」

含香微微一笑,充滿了母性的光輝。

好閃…

好閃耀…

魚眼快要瞎掉了…

柳燕璃用手遮住臉龐,儘力的想要迴避這爆發的光芒。

不行,還是太閃耀了,相比於眼前閃耀的人來說,自己就是個辣雞啊。

「無業游民,靠出賣身體維持生活的落魄女人,賢妻良母,家庭幸福,女兒乖巧,人生贏家。」阿二在一旁冷不丁的吐槽道:「在形成鮮明對比的同時,無業游民產生了深深的自卑心裡,對自己的魚生意義充滿了懷疑,真實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阿二話沒說完就被柳燕璃怒敲狗頭。

柳燕璃一邊敲著阿二的狗頭一邊惋惜道。

「所以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以前那個純良的阿二已經回不來了,現在只剩下一個被白沉同化的『女主播』,真是可悲可嘆。」

「你這叫惱羞成怒,白姥爺曾經說過,憤怒的表象只能掩蓋背後的無助。」

「嗨呀你這破嘴,學誰不好學那玩意的。」柳燕璃感覺自己受到了一萬點真實傷害。

其實仔細想想,阿二說的好像沒有什麼毛病。

就因為沒什麼毛病所以才惱羞成怒的啊…

「唉,沒辦法啊,正所謂是男屌絲女屌絲,大家都是屌絲,沒有什麼區別,能想到的,最廉價的娛樂方式大概就只有遊戲了吧,也不要老是對死肥宅抱有太多的惡意啊,很多情況下是沒辦法才會這麼選擇的。」

「喵~」

恐懼碎片化為的小黑貓度步而來,很高傲的就溜進了柳燕璃的懷裡,一副【這是賞賜】的表情…

柳燕璃立刻丟掉了一點都不可愛的阿二,蹭著小黑貓的臉呢喃道:「果然貓才是肥宅快樂獸啊,哈士奇給老娘滾粗好不好…」

哈士奇灰溜溜的滾粗了,然後又被含香叫了回來。

其實含香就是怕阿二去跟白沉一起玩,越來越同化就不妙了。

「人生呢,總是需要一點調劑的,網路遊戲是,遊戲也是。」李雲走過來微微一笑,手中捧著一本道家古籍,宛如仙塵中的神仙道人。

事實上,這道家古籍的中間還夾著一本《大主宰》…

還挺好看的,特別是用實體書來看,逼格更上一層樓。

「為毛你要用道家書籍作為偽裝…」

「不覺得在道觀里晃悠,捧著一本小說很違和么?」李雲繼續著高深莫測的笑容。

柳燕璃覺得自己吐槽的力氣都沒有了。

李雲在看小說的同時,還在測試自己的第三隻眼。

除了原本的功能外,還能【看】出很多東西。

比如說書籍里的一段話,能【看】出這段話關鍵的地方。

再比如,拔下自己頭髮,丟在房間里,用風吹亂到不知道什麼角落裡,也能一眼【看】看出來。

類似於第六感,又比第六感更加準確的東西。

其實還挺方便的,這第三隻眼,能直接分辨出雞哥和小白倆直腸子,究竟是誰在天桃花樹下留下糞便。

神通在於鍛煉。

只有在日常生活中,多看,多用,才能更快,更強,讓狗眼更加的實用,才能不被白沉還有系統兄倆毒舌吐槽弱雞…

「感覺所謂的愛好興趣的好像都沒啥正面意義。」柳燕璃有些消極,事實上她早就這麼覺得了,奈何遊戲實在太好玩,就算知道沒啥正面意義也得玩下去。

「都是消遣,我覺得沒有高低,只要不給別人造成困擾不就好了嗎。」含香笑道。

「你真是個小天使啊…」

「含香說的對,不給人造成困擾的愛好就是好愛好…當然,絕對正面意義的消遣也不是沒有,比如王衛宮,他的愛好和興趣不能更正面了好嗎,都已經被當成責任和座右銘來看待了。」李雲合上書本,淡然道:「只不過,像他這樣的興趣愛好,很容易走進死胡同,讓他迷茫,讓他焦慮…」

說王衛宮,王衛宮就到,此時都到道觀門口了。

穿著普通的白色襯衫,頂著鋥亮的光頭。

和往常殺氣蓬勃的時候不同,現在他臉上掛滿了迷茫,弱小,不知道何去何從。

懵逼,不知所措,想要尋求答案的小眼神。

每一步都在肯定自己,每一步都在否定自己。

在看到李雲后,王衛宮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師祖,我有點迷茫。」

…….

…….

「我心中的正義,和大家的正義,在這一次出現了一點小小的偏差…」王衛宮一臉矛盾道:「第一次,有了心中的目標,可是,這是為什麼呢,明明我覺得,這是不對的,可大家理所當然的覺得這是正確的…」

「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都有著獨立的想法,都有著大同小異的成長環境,這些成長環境呢雖然大致相同,但細小的地方肯定是有不同的。」李雲笑道:「就是因為這一點呢,每個人的三觀大致相同,總的三觀會分為【正】與【不正】,在正與不正的三觀中,又會分離出很多不同的價值觀可看法…」

這個世界上不會有絕對想同的人。

就算魂靈異常,擁有同樣的前世記憶,後來的成長,也會讓他們長成不同的個體。

比如王衛宮,比如葉無道,兩人就擁有截然相反的三觀。

李雲也預料到,王衛宮會遇到類似的問題,大眾的觀點和自己的【正義】產生衝突,這衝突會讓原本是為大眾而行使正義的王衛宮陷入自我否定的矛盾中。

「可是…可是…」

「貧道的主張是,既然不確定的話,那就不要去管,報警交給警察,如果警察也管不了的話,那麼這問題大概是道德問題,而不是法律問題了…」李雲拍了拍王衛宮的肩膀說道:「一切,遵從內心而發,是遵從自己的正義呢?還是遵從大人的正義呢?」

王衛宮雖然迷茫,卻也在思考。

事實上說的沒有錯,自己所謂的正義,究竟切合不切合普羅大眾的三觀。

「師祖,我的一個同學轉學后就自殺了…」

李雲嘆氣,學生自殺嘛,這種事情不說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至少每年都會有那麼一兩個學生尋短見。

在這個年紀的學生,多愁善感,壓力不小,青春,苦痛,很多很多的事情,都會讓人崩潰…

這個鍋在誰,誰都說不清楚,至少普通學校是這樣的,王衛宮大概不是因為這種原因才產生疑惑的。

肯定是有更深層次的原因。

王衛宮離開了道觀,他沒有多說什麼,他更想要自己去探尋答案。

不過還是給李雲留下了一些信息。

看著王衛宮發來的鏈接,李雲有些意外,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轉身對柳燕璃說道:「陪貧道去一個地方吧。」

「去哪兒?」

「去學校。」

「哈?」

柳燕璃雖然不明白李雲說的什麼意思,不過能出門玩耍也算不錯,一天到晚玩遊戲總是有些膩歪了。

這讓柳燕璃有些害怕,才幾年呢就膩歪了,今後的日子還那麼長,還得找另外的愛好才行…

「我覺得我也應該去看看。」含香趴在李雲的肩膀上,看到了鏈接的內容。

李雲沒有拒絕,本來就打算讓她跟著去看看的,在交待完一些事情后,崑崙鏡的傳送門被打了開來…

進門后,沒有傳送到目的地,而是出現了一點小小的偏差。

作為神器,居然出現了偏差。

祂的能量,更強了。

出現了偏差,不是變弱了,而是變強了,這讓人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但又好像沒什麼毛病,李雲都能感覺到,因為突然增長的力量而控制不住傳送的几几。

因為神器越來越多,根據白沉的說法,湊齊全部神器集合起來能召喚神龍實現願望什麼的…

道觀越來越完整,神器作為格局的一員,雙方相輔相成,靈智也越發的完善,比如說最近崑崙鏡就在問【白學】是什麼意思。

李雲表示很難跟祂解釋,只能默默的拋出一句【冬馬小三】的概念讓祂自己去領悟。

神器有靈,自悟即可。

「這裡還真是暮氣沉沉呢…」

周圍並不是沒有人。

而是人太多了。

這裡是屬於郊區里的工廠區,人雖多,但暮氣沉沉。

雖然這麼說有些不好聽,但絕大多數學校是不會開在這種地方的。

所謂的【氛圍】也是很能影響到學生們的,學生們本來壓力就不小,又在這種暮氣沉沉的氛圍包裹下能學到個什麼東西…

李雲三人朝著學校的方向走去,越走,鐵絲網越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