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凡不知道周世明心中現在想着什麼,直接拿出手機就撥打了黑虎的電話,說起來,他和雷暴還從來沒有見過一次面,只是在手機裏通過一次電話,因此林凡手上根本就沒有雷暴的手機號碼,只能是問問黑虎能否知道。

“虎哥,你手上有沒有雷暴的手機號碼?”林凡開門見山的直接問道。

“段兄弟說的是紅幫的雷三爺嗎?”


“沒錯,就是他。”

“雷三爺可是紅幫的幫主,我哪有資格有他的號碼,不過他的手下金剛應該會有,你稍等一下,我幫你問問。”

“金剛。”

聽到這個名字,林凡一下子就想到了和自己有過幾次接觸的傻大個,之前他就是用的金剛的手機才和雷暴聯繫上的。

“拜託你了。”

“小事一樁,段兄弟不必客氣。”

電話斷了之後,大約過了五分鐘,林凡的手機就收到了黑虎的短信,上面正是雷暴的聯繫手機。

林凡沒有遲疑,直接就撥了過去。

手機響了幾秒鐘,電話裏立刻就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喂,是哪位?”

“雷三爺,我是段飛。”林凡直接說道。語氣中很是不善。

雷暴聽了一愣,隨即就開口道:“原來是段先生,不知道你給我打電話所謂何事?”

“雷三爺,聽說你讓人去找飛倩美顏公司的麻煩去了。”林凡語氣淡淡的說道,但是任誰都聽的出他語氣中藏着的不滿。

我家電器能成精 ,難道,飛倩美顏的陳總和你認識?”手機裏透露出雷暴一絲訝然的語氣。

“何止是認識,我們還是很好的朋友, 極品農媳:山野漢子,強勢寵! 。”

“啊……”

雷暴頓時一驚,沒想到林凡也是飛倩美顏的老闆。

驚愣之後,雷暴立刻就解釋道:“實在是抱歉,我沒想到飛倩美顏公司居然是段先生你的產業,要是早知道,我就不做這筆生意了。”

“那這麼說來,並不是你想要主動找飛倩美顏公司的麻煩啦?”

林凡頓時聽出了一絲端倪,對雷暴的厭惡也消散了許多。

“那是當然,我們紅幫做的是黑道生意,和飛倩美顏公司並沒有直接的利益衝突,我沒事找他們麻煩做什麼,只是有人找到我,想要讓我阻止周氏集團和飛倩美顏公司合作。段先生你放心,我這就讓人全部回來,再也不去找飛倩美顏公司的麻煩。”

“那個人是誰?”

林凡沒有理會雷暴後面的話,而是直接詢問想要破壞周氏集團和飛倩美顏公司合作的人是誰。

“一個叫做山本秀一的東洋商人。”

“山本秀一?”

林凡眉頭緊皺,對這個名字完全一臉陌生,事實上他除了見過山本俊雄,島田真武,宮本藏幾個爲數不多的東洋人之外,他根本就不認識其他東洋人。

“他什麼來頭,爲什麼要阻止周氏集團和飛倩美顏公司之間的合作?”

“好像是東洋山本家族的人,至於他爲什麼要這麼做,這個我就不知道了。”雷暴歉意的說道。

“好,我知道了。”

林凡剛要掛斷電話,卻聽雷暴立刻道:“等一下,段先生。”

“還有什麼事嗎?”林凡拿着手機皺着眉頭問道。

“其實也沒有什麼其他重要的事,只是這次無端給段先生你造成了麻煩,讓我十分過意不去,我想在東海大酒店擺上一桌親自給段先生你陪酒道歉。”雷暴歉意的語氣從手機裏傳來。

“不用了。”

林凡想都沒想就拒絕,他並不想和黑幫有過多的糾纏。更何況雷暴這個人心機深沉,能不和對方打交道,就不要打交道的好。

“段先生可是看不起我雷某?”

雷暴沒想到自己已經低三下氣了,林凡還是如此不給他面子。

“當然不是。”

“那段先生爲何拒絕我,難道是覺得我雷某連和你吃飯的資格都沒有?”

林凡聽着眉頭一皺,心中沉思了一會兒,最終還是答應了下來。

這倒不是他害怕雷暴,只是紅幫畢竟是東海的地頭蛇之一,自己的勢力一天還在東海,免不得要和這些打交道。

現在還不是和雷暴徹底翻臉的時候。

聽到林凡答應了下來,雷暴這才語氣好轉結束了通話。

“陳倩,你知道東洋有個什麼山本家族嗎?”林凡看着陳倩問道。

但陳倩還沒有回答林凡的問題,一旁的周世明卻是突然大驚失色道:“山本家族,段先生說的可是東洋第一財團的山本家族?”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總之雷暴在電話裏告訴我,是一個來自山本家族叫做山本秀一的傢伙僱傭的他們來找麻煩的。”

“聽你這麼說,好像幾天前確實有一個叫做山本秀一的東洋人找我合作,想要拿下飛倩美顏海外的代理權,不過最後被我拒絕了。”陳倩想了一下說道。

“我明白了,肯定是這個山本秀一也看上了飛倩美顏的海外代理權,所以才千方百計的想要阻止我們周氏集團拿下,真是卑鄙。”

這時,周世明反應了過來一臉憤慨的說道。 林凡也覺得周世明的猜測很有道理。

因爲只有這個原因才能解釋,只是讓林凡感嘆的是,沒想到當初只是隨便配置的一種藥膏居然被陳倩運作到了這種程度,連山本秀一這個山本家族的人都饞涎飛倩美顏的化妝品,想要拿下外海市場的代理權,可見這裏面的利潤有多大。

既然搞清楚了事情的原因,那接下來就好辦了。

這個山本秀一註定是要豬籠打水一場空的。

“既然是這個山本秀一在背後搗鬼,相信過不了多久,他就會再次找上門來和飛倩美顏談合作的事情。他以爲阻止了其他人和飛倩美顏合作,代理權最終就只能是落入他的頭上,實在是太可笑了,看我到時候怎麼好好的羞辱這傢伙一頓。”

看到林凡臉上一副玩味的表情,陳倩和周世明都不禁爲這個山本秀一暗自默哀,你招惹誰不好,非要招惹他做什麼。

“師兄,你有沒有感覺好像有人在背後跟着咱們。”

樑紅英和霍明華帶着昏迷的樑青山出了醉仙樓之後,只覺得自己芒刺在背,似乎總有一個眼神落在自己身上,這讓她感覺很是不舒服。

霍明華立刻向四周看了看,見毫無半個可疑之人,立刻回答道:“沒有啊!”

“沒有?奇怪……”

樑紅英心頭泛起嘀咕,黛眉不禁皺起,心想難道只自己多慮了?

可是剛沒走幾步,一顆石子卻是飛射過來,樑紅英一驚,趕忙躲開,看到一個白頭髮的傢伙跑遠,想都沒想,立刻就追了上去。

霍明華剛要讓樑紅英不要追了,但是話還沒出口,樑紅英的身影就已經消失了。

見此,霍明華只能是暫時先將自己的師傅給扶上車,然後靜靜的等待樑紅英回來。

可是等了許久也不見師妹回來,心中頓時一陣着急,心想該不是出什麼事了吧,正要下去去找,卻見樑紅英突然又回來了。

霍明華頓時鬆了一口氣,開口問道:“師妹,你這麼去了那麼久,剛纔是誰襲擊你?”

“沒什麼,只是一個不長眼的小賊而已,你把我爸先送回家,我有事要單獨出去一下。”樑紅英的臉上平靜無波,淡淡的說道。

“去哪裏,我送你吧。”霍明華開口道。

“不用,我自己過去就行。”樑紅英拒絕道。

“可是……”

“沒有可是!”樑紅英突然臉色一冷,陡然提高了語氣。

霍明華臉色一變,剛纔師妹變臉之快,讓他有些措手不及,彷彿讓他有些不太認識,從小到大,師妹可是從來沒有用這種口氣和他說過話,怎麼出去一趟,回來就變了一個人似得?

“師妹,你怎麼呢?”霍明華小心翼翼的問道。

“我沒事啊!”樑紅英無所謂的說道。

“可是,我怎麼感覺你好像是變了一個人似得?”霍明華古怪的問道。

樑紅英頓時一驚,趕忙又變回正常模樣道:“師兄,你一定是眼花了,我還是我啊,剛纔不好意思,我不應該用那種口氣對你說話的。”

初戀愛 沒關係,那你早點回來。”

雖然覺得師妹有些古怪,但霍明華最終是沒有細想,既然師妹不想讓自己送她,那他也就只能是自己先帶師傅離開了。

“嗯!”

見霍明華離開之後,樑紅英的嘴角頓時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

“紅英,你怎麼沒和樑叔他們一起回去啊?”

林凡告別了陳倩和周世明,便又重新回到了小姨子那邊,見宴會已經結束,就帶着夏青青離開了醉仙樓。

剛到樓下,林凡卻是看到了樑紅英正站在門口,於是有些奇怪的問道。

看到是之前的那個女人,夏青青的黛眉立刻就皺了起來,眼中帶着敵意的目光,她總覺得這個女人和自己的姐夫的關係不一般。

“小飛哥,我是專程在這裏等你的。”

樑紅英看了林凡身邊的夏青青一眼,用一副怯弱的語氣說道。

“等我?”

林凡眼中露出詫異之色。

“嗯。”

樑紅英用力的點了點頭。

“紅英,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跟我說?”

看到樑紅英一副這樣的模樣,林凡心中有些異樣。

“小飛哥,我們能單獨找個地方好好坐坐嗎?”樑紅英用一副期盼的眼神看着林凡道。

林凡頓時有些尷尬,特別是看到小姨子一副不善的目光的時候,林凡只覺得額頭兩邊全是熱汗。

不過,他最終還是打算答應下來,因爲他總覺得自己虧欠了這個女人。

“青青,要不你先一個人回去?”林凡試探性的問道。

“我不走,我也要聽聽這個女人要找你聊什麼。”

夏青青像是防狼似得目光,一臉不善的盯着樑紅英。

林凡不禁又是一陣尷尬,於是只能是好言相勸道:“青青,聽話,你先一個人回去。”

“我就不回去,有什麼見不得人不讓我聽的?”夏青青一臉不悅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