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凡只在其安靜修鍊時,才會正眼去看這女子,真的很美,足以滿足任何男人的幻想。

三千多年的陪伴,他非草木,又豈能真正無情,只是壓住了那躁動的心罷了。

「對不起……只恨相遇太晚。」林凡心中嘆息,但隨後,又展顏:「便讓我如雷神守護你的遠祖一般,護你周全,守你億萬歲都無憂……」

「你、是在看我嗎?」

突然,青月睜大的美眸,笑眯眯:「不用在多說;這一個眼神足夠。」

林凡點了點頭:「好,一個眼神就足夠。」

喜歡至尊武魂請大家收藏:()至尊武魂。 龍淵此時丹鳳眼睜圓,喝道:「陳寧,你的對手,是我!」

陳寧腳步不停,嘴裡冷冷的說:「滾開。」

龍淵怒道:「狂妄,給我死吧!」

他說著,揮舞手中的龍紋長刀,凌厲的朝著陳寧揮下。

白芒一閃,長刀落下,勢不可擋。

龍淵望著滿臉雲淡風輕的陳寧,他獰笑:小子膽敢對我託大,合該你死!

他彷彿已經提前見到,他把陳寧頭顱劈開的場面。

但是,就在他的長刀,要落在陳寧頭上的瞬間,陳寧出手了。

陳寧出手如電,手指在長刀上輕輕一彈。

鏘!

一聲金石交擊般的聲音響起。

龍淵如同觸電,身體狂震,趔趄的後退數步,握刀的右臂麻木,手中的長刀差點被震飛。

他眼睛里全是震驚,不敢置信的望著陳寧。

陳寧不過是抬手彈指,竟然把他擊退,還差點把他長刀震飛?

如此輕描淡寫,如此簡單的抬手投足,就有此等威力,這是何等恐怖的實力啊!

龍淵瞪大眼睛望著陳寧,他終於知道,他三弟虎符為什麼會敗在陳寧手下,陳寧確實非常強!

陳寧隨手把龍淵擊退,腳步卻沒有停下,依舊不徐不疾的朝著童珂走過去。

似乎在陳寧眼中,把龍淵擊退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他要做的就是過去童珂那裡,誰攔路,一腳踢開就是。

此時,周圍的戰鬥,也呈現出一面倒的形勢。

平日可以在省城橫著走的陸府十八狼騎,在八虎衛面前,似乎變成了軟弱無力的綿羊,一個個不斷的被八虎衛擊倒,慘叫著倒地……

龍淵滿臉震撼,陳寧的強大超乎他的想象。

陳寧的八虎衛手下,也遠勝他帶來的陸府十八狼騎。

他望著一面倒的手下,強壓心頭驚懼,握緊長刀,背水一戰,再度朝著陳寧殺去,嘴裡怒吼道:「陳寧,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給我去死!」

嗖!

長刀帶起刀芒,再度朝著陳寧砍來。

陳寧冷哼一聲:「擋車螳螂,不自量力!」

說完,他抬手拍在長刀上。

長刀如遭重擊,直接崩斷。

陳寧擊斷對方長刀,腳下跨步,逼近對方,一手肘擊中對方的胸口。

砰!

龍淵胸口挨了一記肘擊。

他胸膛肌肉跟骨頭都完好無損,但是陳寧的肘力,卻穿透進他的胸膛內部。

他胸膛內的內臟,瞬間全部粉碎!

他狂噴出一口混合著肺葉碎片的鮮血,倒飛出去,落在地上時候,已經是一具屍體。

陳寧腳步不停,來到童珂身邊,撕開童珂嘴上的膠布,解開童珂身上的綁繩,詢問道:「沒事吧?」

童珂一下子抱住陳寧,更咽道:「姐夫,你來晚一點,我跟爸媽就死了。」

陳寧被小姨子抱住,還是當著小姨子爸媽的面,瞬間尷尬起來。

他不動聲色的推開童珂,一邊給童漢東、馬寶芝鬆綁,一邊窘迫的說:「不會的,我知道你們出事,立即就趕來了。」

伐木場的戰鬥正式結束,龍淵死了!

陸府十八狼騎,還有陸府的幾十個精銳手下,也全部躺在地上。

死的死,殘的殘。

典褚跟董天寶,還有八虎衛,在血跡斑駁的大地上,傲然而立,大風吹得他們衣服獵獵作響。

童珂跟她父母,都震撼的望著眼前這一幕。

千千 可惜她手頭上也沒什麼東西了,只能把菌菇多帶些。

因為沒有散錢。

陳喜找福珠借兩片銀葉子,準備墊付一下絡子本錢。

福珠特別爽快地答應了。

陳喜帶上錢和菌菇干就準備出發,福珠圍著她轉,讓她務必小心,陳喜都忍不住摸摸她的小腦袋笑道:「好。」

魚兒她們還在那邊勤勤懇懇地翻地,只因玲瓏說要種地,種菜是她的老本行,所以她決定自己得空種些。

還能省些錢。

陳喜得知她們才忙完絡子又去整理菜地時也不禁感嘆。

這些孩子確實勤快。

「這回我出去順道托張叔給買些菜種回來吧,別白費她們的苦心,總吃野菜也膩,咱們自己種的也能時不時換換口味。」

「可不是么,我看她們倆那架勢可認真了呢,只是玲瓏她直嘀咕,說是這麼漂亮的院子拿來種菜還挺可惜的!」

福珠說起這個想到玲瓏一臉痛苦的樣子也是咯咯樂不停。

東院布局漂亮。

只可惜破敗了。

從前的草叢花叢枯萎后野草叢生,只能挖了種蔬菜。

天差地別。

這對比…

陳喜也笑。

「能利用起來是好事,如今咱們可不需要什麼觀賞的。」

填飽肚子活下去才是首要任務。

福珠也點頭附和道:「玲瓏估摸著也是這麼想的呢。」

時間不早。

閑聊兩句就行。

正事要緊。

陳喜帶著準備好的東西立即出發了,福珠再擔心也只能目送她離開,陳喜的傷口已經好很多,走動沒問題。

她熟練地上牆后就順著樹枝朝下邊走,朝宋獵戶家去。

近期都是大晴天。

樹林逐漸乾燥起來。

落葉踩起來窸窸窣窣的。

菌菇也就少見了。

這樣一來。

陳喜身上背的菌菇干還有空間裝的菌菇就算稀罕物品啦。

還算拿得出手。

因為頭傷。

陳喜也就不敢動作太大,就不準備再上樹撿鳥蛋了。

她徑直朝宋家走。

偶遇自己留下的陷阱,裡頭還是空空蕩蕩的沒什麼。

顯然動物也不傻。

陳喜只能把痕迹掩蓋一下,沒把它們收起,就放著。

就等個萬一。

這概率跟買彩票似的。

能中就是萬幸。

不能也就虧些時間功夫。

陳喜沒有多大感觸,很快就抵達她摔落的那個深坑旁。

忍不住仔細看看。

深度大概有一米七八左右,底下也有厚厚的落葉,只是也有幾塊凸起的石塊,上頭有一些遺留的血跡。

陳喜頓時覺得頭又疼了,正準備收回視線卻發現上頭還有細碎亮閃閃的東西在陽光下邊反著光,她不禁發愣。

認真回想。

突然一個激靈。

石鹽?

陳喜突如其來的想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