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岳聞言,心道難道還有任務不成?正要考慮,系統這邊已經刷新出信息。

系統:你觸發了任務「故鄉」,任務難度e,暗黑城的千夫長特斯特黎委託你前往暗黑城城主甘立夫的故鄉勞恩鎮,把妹妹莉芙被深淵之主擄走的消息告知甘立夫的父親蓋勒特元帥。

莫太太又去採訪了 原來只是一個跑腿任務,見托斯特黎一副哀求之色,林岳只好低頭道:「好吧,我經過勞恩鎮,會為你傳達這個消息。」

「謝謝。「托斯特黎連聲說謝,又跟林岳囑咐幾句后重新回到甘立夫的身邊,按照托斯特黎的話,如今暗黑城毀了,作為城主,甘立夫馬上就要被魔族魔王傳召問責,他們接下來估計沒空處理其他事情,這也是托斯特黎為什麼要林岳幫忙傳話的原因。

……

離開千倉百孔的暗黑城,林岳騎上小屎丸按照系統地圖顯示的方向出發,因為林岳本身是東大陸玩家的緣故,所以暗黑城的傳送陣用不了,不過就算能用,暗黑城的傳送陣在剛才的史詩事件中早就被破壞掉,林岳終究只能靠小屎丸的四條腿上路。

幸好,約定的地點距離暗黑城本身不是很遠,林岳騎著小屎丸,很快抵達一個叫做白杜爾要塞的地方。

那是一個荒廢的軍事要塞,依著克拉山脈的山體建造,原本是用來阻隔東北面巨人族的騷擾,後來巨人族加入了黑暗議會,這個要塞才廢止,如今成了一些魔物聚居地方。

由於伺服器臨時維護,一路上林岳再也看不到人山人海的練級大軍,致使一路來的時候,林岳碰到不少想襲擊他的野怪。

系統:你殺死了蠻荒野牛,獲得經驗值440點。

除掉最後一隻纏繞的傢伙,林岳總算來到集合的地點。

「土豪哥,這邊!」

遠處傳來一把熟悉的聲音,林岳循聲一看,正是許久沒見的莫言,這傢伙在遊戲中的角色是巨人族,職業看上去像是法系。

莫言身邊還有一個長相靚麗,身材火爆的血精靈妹子,林岳看了她的id,才確認她是歐佩坤。

現實中林岳見過的歐佩坤,絕對沒有那麼漂亮,估計是在選擇人物角色的時候花了很大的功夫。

「抱歉,稍微遲了點。」林岳走上前跟兩人匯合說道。

「沒事。」莫言微微一笑,指著身後一處山洞說道:「我們先進去吧,在這裡談話不方便。」

林岳點點頭,隨同莫言和歐佩坤兩人走進那個山洞。

從系統背包拿出一盞魔法油燈,點燃后橙黃色的燈光把幽深的山洞照亮,莫言神色沉重,半響率先說道:「剛才我試著用遊戲的應急下線功能強行下線,但是結果很遺憾,系統提示該操作被禁止了。」

這個結果完全在意料中,早就嘗試過的林岳一點都不感到意外。

歐佩坤抿著唇,眼淚在打轉,著急道:「遊戲里其他認識的朋友都下線了,只有我一個人在這裡,難道就是因為我們是神器持有者,所以才留了下來?」

「基本上可以肯定是這個原因沒錯。」雖然不想承認,不過在見到他們兩個后,林岳幾乎可以百分百肯定了。

「既然伺服器已經關閉,遊戲按道理是停止運營,為什麼我們還能夠在遊戲裡面?這樣未免太詭異了。」莫言道。

「不,我想到有一個可能,足以讓我們繼續留在遊戲中。」林岳忽然道。

莫言和歐佩坤齊齊看著林岳,異口同聲問:「是什麼?」

「g!m!」林岳面無表情道。

「什麼?」莫言先是嚇一跳,接著皺眉道:「gm的確有這個能力讓我們這些神器持有者繼續留在遊戲中,不過,他們為什麼這樣做?」

「天曉得。」林岳翻了翻白眼,長嘆一聲,沉聲道:「他們是什麼目的我不知道,不過有一點我可以肯定,不管是神器持有者之間的廝殺還是這次臨時維護,我覺得『境界ol』的運營商星際在線是幕後黑手的嫌疑最大,不是么?」

ps:大年初一,祝大家新年快樂,闔家平安! 莫言沒有做聲,因為林岳說的,他早就想過,現實中的他本來就是一名記者,也試過去調查星際在線這間遊戲公司,可是結果卻出乎意料。

星際在線成立的時間竟然在2013年春,那可是幾十年前的事情,一間非常老牌的遊戲公司,然而這麼大的一間公司,之前一直默默無聞,直到他們推出「境界ol」后,才迅速霸佔了網游市場。

莫言把自己知道的這些事情告訴林岳,半響,林岳沉聲道:「星際在線這間公司絕對有古怪。」

「我知道,可是除了這些資料外,我並沒有發現它異常的地方,公司的本部我甚至去過,看上去非常普通,跟一般遊戲公司沒分別。」莫言苦笑道。

「那麼星際在線的創始人,你有調查過嗎?」林岳轉變方式問道。

「調查過,是一名姓柳的實業家,聽說現在已經是華夏第一首富,名字叫柳封疆,是一個很有名的人。」

「柳封疆?」林岳摸著下巴,怪不得名字這麼熟悉,原來是華夏首富,就算像林岳這麼普通的平頭百姓,對這個名字也是如雷灌頂。只是林岳沒想到,靠製造業和房地產業起價的柳封疆居然會投資遊戲公司。

「土豪哥,莫言,你們現在先別說這些吧,還是快點想辦法讓我們離開這個遊戲。」歐佩坤著急道。

林岳見她表情焦慮,也很明白她的心情,於是道:「想辦法離開是肯定的,但是我們現在著急也沒用,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如何下線。」

「剛才系統公告說,維護只是臨時性,你們各得會不會很快就會重開伺服器?」莫言忽然道。

「這個倒是很有可能,畢竟現實中,星際在線不可能長期關閉伺服器,但是問題是,按照現實中的維護時間至少需要一天,即等於遊戲時間的三天,三天的時間裡面,我們難道一直留在這裡什麼都不幹?」

「土豪哥你的意思是……」

「我總覺得,這次突然的臨時維護絕對是針對我們神器持有者,搞不好,很快就要有不好的事情發生。」林岳最後用凝重的表情說道。

……

另一方面,隨著伺服器關閉,滯留在遊戲世界的神器持有者們開始陸續展開行動,有的人好像林岳他們一樣,幾個相熟的神器持有者碰在一起商量接下來該怎麼辦,也有的人選擇單獨行動。

不過不管是那種人,他們大多數的心情都是惶恐和不安居多,畢竟遇到這種詭異的狀況,誰也沒法真正淡定。

然而,在眾多的神器持有者裡面,也存在著一些異類,他們不但沒有為現在的狀況感到擔憂,反而雀躍地聚集在一起,準備實行他們的「大計。

這些人,赫然是一個流傳於神器持有者之間的極惡組織——諾亞。

位於東大陸矮人族領地深山中一個地底世界,此處不時有白光閃動,一個個形象各異的玩家通過傳送陸續出現在此處。

隨著人數逐漸增加,這個地底世界很快聚集了三,四十人,他們見面大多數互不理睬,各自找了一個地方坐下。

接著又有兩道白光閃過,一名牧師打扮的光頭青年和一名扎著單馬尾,神態輕浮的少年被傳送進來。

「真是的,老大為什麼把公會領地設在這種地方,每次來的時候弄得好像見不得光似的,讓人感到很不舒服。」傳送一結束,馬尾少年便忍不住發出抱怨的聲音。

「因為我們的設定是反派,既然是反派,就該有反派的樣子,像基地之類的應該設在這種陰森恐怖地方。」光頭青年笑眯眯道。

「額?什麼?原來我們是反派?」馬尾少年露出一個愕然的表情,反應好像很驚奇,不過很快就咧嘴笑道:「反派就反派唄,反正老子本來就不喜歡當那些虛偽的正派人士。」

「爆破,沒想到你還是老樣子,什麼反派,我們可是堂堂正正的正派人士,是神選中的使者。」一把很不滿的聲音傳來,只見馬尾少年的身後,走來一名跟他差不多年紀的少年。

這名少年的種族是獸人族中的狼族,臉上還帶著兩撇鬍子,背後掛著一支比他身材還高的狼牙棒。

「喲,青光眼,好久不見了,原來你來啦!」爆破好像跟那個少年很熟,見面立刻打招呼。

「為什麼你老是記錯我的名字?我叫青瞳,不是什麼青光眼?」那個狼族少年沒好氣地叫道。

「他是故意的。」爆破身邊的光頭青年樂呵呵道。

自稱青瞳的狼族少年揉了揉眉心,一本正經地對爆破說:「聽著,我們才不是什麼反派,我們是正義使者,請你搞清楚我們『諾亞』的立場!還有你阿達,不要老是灌輸一些錯誤的東西給爆破!」

最後一句話,狼族少年是對光頭青年說的。

「行了行了,管它是反派還是正派,只要老子喜歡就可以,我說青光眼,做人太認真可是很累的。」

「我不叫青光眼,我叫青瞳,是青瞳……」

「不是一樣嗎?」

「一樣你妹!」

兩個半大的孩子正在哪兒爭吵,阿達在一旁保持著笑容看著,直到他眼睛的餘光突然看到一個很搶眼的傢伙。

那是一個巨人妹子,托著下巴蹲在不遠處,巨人的身材高大,加上她背後掛著一把很拉風的戰斧,所以阿達一眼就看到她。

霸道:別惹暴脾氣少東 「是娜娜?她怎麼一個人?」正在爭吵中的爆破也發現悶悶不樂的巨人妹子,於是走過去問:「喂,怎麼不見你的跟班?」

巨人妹子聽到有人跟自己說話,下意識往兩邊張望。

「我在這裡!」

爆破又叫了一聲,巨人妹子一怔,低下頭才發現腳邊的爆破。不過下一秒,她居然哭了出來,「嗚嗚,小爆破!」

「喂喂,你幹嗎突然哭了。」

爆破滿臉黑線地退後兩步,正好這個時候,阿達和青瞳也走了過來,青瞳指著爆破大聲叫:「你慘了,居然惹哭了我們的娜娜!」

「不關我事,是她莫名其妙就哭了。」爆破滿臉無辜道。

阿達走到巨人妹子腳下,柔聲問:「娜娜,究竟發生什麼事?」

正在哭泣的娜娜看到阿達,一邊抽泣一邊道:「小……小蝦……米,他……他死了!」 伺服器關閉后2個小時后……

林岳跟莫言,歐佩坤匯合的山洞內,三人圍坐在那盞魔法油燈前一言不發。剛才,他們分別想過不同的辦法,但是依舊沒辦法下線。

「你們說,我……我們會不會這樣死掉?現實中的身體沒人管,等那天餓死,家人發現我們的時候我們的身體早就變成乾屍。」絕望的歐佩坤抽泣道。

「放心吧,我想伺服器總有重開的一天的,星際在線不可能永久關閉伺服器,最遲24小時,我想到時候一定可以下線。」莫言安慰道。

「可是……可是萬一到時候還不行呢?我們不是一樣會餓死嗎?」歐佩坤悲觀的說道。

「這個……」莫言有點無言,事實上他自己也不是十分確定24小時后伺服器會重開,就算重開,他們又否能夠順利下線,這些事情他完全沒有把握。

看見兩人的神色越來越灰暗,坐在一旁正在想辦法的林岳沒好氣道:「拜託,不要這麼悲觀好嗎?就算真的不能下線,你們家裡人會不管你們現實中的身體嗎?大不了拉去醫院輸營養液,肯定死不了的。」

說完這話,林岳心裡同時有點慶幸柳姿妤當初死纏難打要在他家裡住下來,林岳相信,假若自己真的永遠無法登出,柳姿妤一定不會「見死不救」。

想到這裡,林岳暗呼幸運的同時忍不住自嘲道:「如果換著以前單身一人,搞不好真的會餓死在出租屋,那個才叫諷刺。」

大概是林岳的一番話起到了作用,莫言和歐佩坤的臉色好了不少,不過接下來,三人均沒有再說話,就這樣靜靜的坐在哪兒。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感覺有點煩躁和局促的林岳乾脆站了起來,對兩人說,「我出去透透氣,現在坐在這裡乾等也不是辦法。」

萬古帝神訣 說著,不等兩人反應,林岳已經走到外邊去。

白杜爾要塞本來就是一個廢置的軍事基地,林岳走到外邊的時候,還可以看到一些用於防禦外敵的古老城牆,還有城牆上曾經安裝過魔晶大炮的窟窿。

心情煩悶的林岳沿著古老的城牆走上去,看著天空中漫天的繁星,忽然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大概幾個小時前,林岳還在小而溫暖的出租屋裡跟柳姿妤刷火鍋,還有準備慶祝聖誕節的東西,沒想到幾個小時后,林岳自己一個人卻被困在遊戲的世界里。

原本很熱鬧的世界頻道已經完全沉寂下來,偌大的艾德拉斯大陸,他們幾個滯留在這裡,好像成了迷失異界的穿越者,原本對於玩家來說充滿刺激和驚奇的遊戲風景,如今突然變得十分陌生。

「果然,單純的遊戲和穿越到遊戲世界里是兩回事。」

正當林岳對天長嘆苦笑自嘲的時候,毫無徵兆地,一個全服公告突然彈出。

系統:全服公告:聖誕活動即將要開始,請持有神器的玩家們在接下來12個小時內趕往活動地點聖徽城,若在規定的時間內無法抵達,則剝奪玩家持有神器的資格。

系統:全服公告:……

系統:全服公告:……

「聖誕活動?」林岳吃驚不已的時候,同樣看到這條全服公告的莫言,歐佩坤連忙從山洞中跑出來。

「土豪哥,你看到了嗎?」莫言跑到林岳的身邊,神色同樣十分震驚。

「看到了好像是聖誕活動。」林岳擰著眉心點頭道。

「可是聖誕活動不是去聖誕老人那裡領取嗎?而且已經舉行過,為什麼又舉行一次?」歐佩坤不解問。

「你沒看見這個嗎?」林岳指著那個全服公告,低聲道:「這個活動只有持有神器的玩家才能夠參與,換句話說,這個活動只針對我們神器神器持有者。」

歐佩坤聽到這話,瞬間張大了嘴巴,莫言好像想到什麼,忽然驚叫道:「難道,這次臨時維護,目的就是為了把其他不相關的玩家驅逐出遊戲,然後把場地留給我們這些神器持有者參與聖誕活動?」

「不排除是這個可能。」林岳撇撇嘴道。

「欸?等等?換句話說,是不是只要等到這次聖誕活動結束,伺服器就會重開,到時候一起恢復正常?」歐佩坤驚喜道。

「別高興得太早。」林岳白了她一眼,沉聲道:「你覺得我們神器持有者的聖誕活動只是單純的遊戲活動?」

「難得,這個活動目的是……」莫言似乎又想到什麼,表情瞬間一白。

林岳神色陰沉,面無表情接著說下去,「搞不好這個活動,就是為了讓我們這些神器持有者互相廝殺,就像當初黃君豪接到的任務一樣,把我們傳送到一個地圖中,然後只能一個人活著出來。」

「不……不會吧?」歐佩坤聽到林岳這麼說,臉上再沒有剛才高興的表情。

「好了,廢話少講,與其在這裡浪費時間不如快點出發吧,剛才的活動公告說了,時間只有12個小時,遲到可是有懲罰。」林岳說著打開了系統地圖,準備查詢活動公告中提到的聖徽城位置。

「懲罰是指剝奪神器嗎?」莫言盯著那個公告,半響道:「如果被剝奪神器,我們會變成什麼樣子?會恢復原來普通玩家的身份嗎?」

「是啊,如果這樣不是好事嗎?」歐佩坤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急急道:「如果真的是這樣,我情願接受這個懲罰,神器什麼的我才不想要。」

林岳這邊已經查詢到聖徽城的具體位置,還好,距離他們這裡並不遠處,12個小時內趕去絕對卓卓有餘。

聽到他們兩人的話,林岳一邊把小屎丸召喚出來騎上去,一邊無情地說道:「你們說的當然也有可能發生,但是萬一失去神器之後,我們會死掉呢?相比起沒有根據猜測,我的想法更偏向於先按照活動公告的去辦,因為我認為,剝奪神器等於恢復原來普通玩家身份這種『好事』,發生的幾率太低了。」

說罷,林岳用力往小屎丸的屁股拍了一下絕塵而去,留下神色茫然的兩人。 伺服器關閉后2個小時20分……

林岳騎著小屎丸在路上疾馳飛奔,身後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林岳回頭看了一眼,臉上接著露出一個笑容。

莫言的坐騎是一匹棗紅色的馬,腳下踩著一個金色的魔法陣,說明加持了某種增加移動速度的魔法,莫言騎著它眨眼便追上了林岳。

「只有你一個人來嗎?」林岳往莫言身邊瞥了一眼,不見歐佩坤的人。

「她還是決定搏一搏,所以一個人留在那裡。」莫言苦笑道。

「那你呢?不留下來嗎?萬一那個懲罰真的可以讓你們變回普通玩家,擺脫神器持有者這種咒詛的身份,到時候可別後悔。」林岳笑道。

「我相信你的判斷。」莫言淡淡道。

「你就算這樣說,我也不會負責任。」林岳道。

「請放心,一切都是我個人的選擇,與土豪哥你無關。」莫言苦笑道。

聖徽城,屬於二級城市,是目前遊戲還沒開放的地圖。它位於魔族以東,人族以西的交界處,距離白杜爾要塞不足50公里的地方,按照地理位置它應該屬於人族地界。

林岳翻閱上一世的記憶,知道那是整個艾德拉斯大陸,少數能夠連通東大陸和西大陸的地方,而光明聯盟和暗黑議會似乎早有協議,在百年戰爭時期,把聖徽城作為兩地的橋樑,不管往後發生什麼爭端,都不允許在聖徽城使用武力。

白色鬱金香 換句話說,聖徽城對於東大陸和西大陸來說,是類似聯合國的存在,也是遊戲中少數能夠讓兩大陣營玩家共存的中立地圖。

「只要過了這座山,前面就是聖徽城!」

林岳和莫言馬不停蹄,總算在活動公告的時限內趕到聖徽城的附近。由於現在的時間是晚上,沿著崎嶇的山路,在沒有任何照明的情況下二人只能放緩速度,不過時間上還算充裕,兩人並不擔心會趕不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