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昊打了個呵欠,正準備躺下睡覺,冷不丁床上糖姨對他勾了勾手指。

也沒多想,他走到跟前。

糖姨也不說話,就滿臉狐疑看著他,好久好久,才道:「小昊,老實交代,是不是你乾的?」

「是!」林昊點頭,一點不承認的意思都沒有。

沒想到他會如此坦誠,糖姨不免愣住了!

正當林昊以為會因此而迎來一通怒火的時候,她卻忽然揭開被子,背對著躺了下去…… 一夜靜謐,待晨起,一切又恢復從前。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鬧劇,王氏兄弟到底想幹什麼,林昊又是通過何種手段出的手……

太多的疑問!

太多的蹊蹺!

可最終,糖姨什麼都沒有問。

有些事她能想到,有些,她則想不到,但不論是否能想得到,對於她來說,其實都無關緊要。

她只是突然覺得自己很幸福!

林昊承認的那一刻,她心中並沒有如想象中那樣升起怒焰,恰恰相反,那一刻,有一股從未有過的安全感將她籠罩,讓她一顆心滿滿的,無比踏實。

林昊也沒解釋!

精神暗示,類似催眠術一樣的小伎倆,若是糖姨有興趣知道,他自然會和盤托出。

但既然她沒有開口,那麼,他也不想讓那些骯髒的事情污了她的耳,擾了她的心。

這就是默契!

靜靜相擁,一夜安睡,待晨起,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只是接下來發生的事,終極還是給這份美好蒙上了一層陰影。

這天一早,剛起來不多久,忽然消息傳來,村裡死人了。

死去的不是別人,正是王氏兄弟那年邁的母親!

具體情形不得而知,結果是,老人黎明時分剛剛從老王家離開,前後不足半個小時,便被村民發現她懸樑自盡在房中。

眼看就要過年了,偏偏發生這種事,著實令人掃興。

可掃興歸掃興,身後事還是要料理的!

這一家一共也就三個人,現如今兄弟倆犯事,不得脫身,加之這些年因為種種原因,親戚之間也斷絕了往來,是以這身後事,只能是村民們代為料理了。

買棺木壽材!

請道士做法!

搭建靈堂,置辦酒席!

等等等等,鄉下地方,類似紅白之事的講究頗多,一樣都少不得。

所幸是有人出錢,也有人出力。

銷魂情人 可即便如此,等靈堂搭建好,棺木道士之類到位,時間已經過去一上午。

而糟心得是,鬧劇這才剛剛開始!

中午十二點剛過,王氏兄弟二人正在靈堂披麻戴孝,假模假樣的哭,忽然一伙人闖了進來。

老王家來人了!

王大石雖然沒能回來,可他兒子回來了。

媳婦被人強暴,連母親都難逃荼毒,加上父親深陷牢獄,有家不能歸,這種種打擊加起來,他雙目赤紅,整個人幾乎陷入癲狂。

便是在他帶領下,一干人等又打又砸,不光活著的沒放過,就連死去的都不得安寧。

好不容易等這群人被「勸住」,棺木已經被掀翻,靈堂已經一片狼藉。

事情越來越糟了!

相對於連那些做法事的道士都挨了打差點一怒之下走人,王氏兄弟被打得鼻青臉腫,這完全是小事,不值一提。

接下來的時間,靈堂就成了談判場所!

多出了兩千塊,道士們留下來繼續做法事,與此同時,老王家的人以及親友也賴著不走了。

似乎認定了糖姨不會坐視不理,這幫人一面要求要讓王大石無罪釋放,一面又獅子大開口,嚷嚷著除非拿出五十萬作為補償,否則這事絕對沒完。

就因為這些無理要求,好長一段時間,靈堂里沒個清凈,三番兩次險些要打起來。

直到下午三點多,鎮上派出所來人!

「帶走!」

「全都帶走!」

「王顯仁,王顯貴,你二人公然凌辱婦女,喪心病狂,等待你們的將是法律嚴懲!」

「王良發,你們這些人尋釁滋事,敲詐勒索,已構成犯罪,我們會依法對你們提請公訴,等著上法庭吧!」

「……」

來得快,去得更快。

「烏拉烏拉」,這些執法人員來了,「烏拉烏拉」,這些執法人員又走了。

整個過程,前後不過三分鐘,中間也沒跟任何人打招呼。

就這樣,作為當事人,王氏兄弟,以及王大石的兒子王良發被帶走,同時被帶走的還有跟王良發同來的幾個人。

有了這一出,場面終於平靜。

無人敢於鬧事的情況下,喪事得以繼續進行,只是當天晚上十點,又有噩耗傳來。

王顯仁死了!

王顯貴也死了!

幾乎就在同一時間,兄弟二人在看守所自殺……

……

四天後,清晨。

「咚咚咚——」

房間里,林昊還在打坐靜修,糖姨已經早早的在外面敲門。

等進來,當她笑眯眯從身後拿出一個紅包,林昊頓時就有些愣了。

想了想,他撓頭道:「糖姨,你不生我氣了?」

「姨什麼時候生你氣了?」糖姨就笑。

「那你這幾天一直不理我,晚上也不過來睡?」林昊癟嘴,下意識就道。

糖姨笑得更歡了。

聞言也沒作答,只是滿臉促狹反問道:「怎麼,你很喜歡跟姨一起睡嗎?

還是說,沒姨抱著你晚上根本都睡不著?」

感覺壞壞的。

那秀麗明眸盯著,眸光忽閃忽閃,無奈之餘,沒來由的,林昊突然也有些心慌。

見他臉都紅了,「噗嗤」,當場糖姨就笑了,而後也不等他出聲,忽然她就張開雙臂將他擁住。

冷妻難寵,霸道總裁請繞道 林昊微微僵了一下,很快又放鬆下來。

時光就這麼悄悄安靜,如漂浮在流水上的落花,安寧靜好,無限自在!

好久好久,糖姨才終於將他放開。

雙臂搭在他肩膀上,如同在欣賞一件絕世珍寶一樣,她目光熠熠,星眸閃亮。

此後又好久,忽然一聲輕笑,她踮起腳尖,紅唇印在他額頭……

「新年快樂!」

簡單的四個字,沒有解釋,也不需要解釋,語落之際,陰霾盡散,雨過天晴。

看那一臉明媚的笑意,不由自主,林昊也笑了。

也就這個時候,一個略顯奶氣的聲音傳進耳朵。

「紅包紅包!」

「新年快樂,叔叔,糖姨,你們有給宸宸準備紅包嗎?」

「……」

童稚的聲音,透著一股子喜慶和歡快。

見她一雙大眼睛烏溜溜轉著,一身大紅色小棉襖,頭上翹著兩根羊角辮,手上還緊緊攥著幾個不知道哪裡來的紅包,一副生怕被人搶走的樣子,林昊忽然意識到什麼。

而這個時候,糖姨已經從口袋裡摸出兩個紅包,笑著轉身低下頭……

【作者題外話】:十萬分的抱歉,本來只有一天的,結果第一天出去堵車沒趕回來,第二天小孩又出了點小問題,所以一斷就是兩天,罪過罪過。

長姐持家 不過還是那句話,一定會補上的…… 「過年咯——」

彷彿有童音通過喇叭從天上傳來,這一早起來,天地間充滿喜慶。

「噼里啪啦!」

「嘭嘭嘭嘭!」

「過年啦過年啦!」

「恭喜發財!」

「財源廣進!」

「身體健康!」

「萬事如意!」

「……」

鞭炮聲,鑼鼓聲,歡喜喧天。

過年了!

大年三十,當林昊明悟過來,外面早都熱鬧得不行。

大人小孩,男女老幼,笑容滿面,吉祥話一篇接著一篇。

按照慣例,這天一早大人會給家裡的小孩子壓歲錢,用於驅邪避歲。

這次也不例外!

大丫二丫還有那剛兩歲的弟弟,都收到了紅包壓歲錢。

小丫頭也沒少拿。

便是江未雨,都年滿十八了,可作為子孫輩的,依然有收到來自外公外婆舅舅舅媽以及母親的紅包。

最奇特的是,林昊居然也有。

糖姨給他封了一個,讓他晚上睡覺時壓枕頭。

而後,糖姨父母也封了一個,鼓囊囊的,那意思,貌似當「女婿」看比當「孫兒輩」看來得更多。

但不論如何,感覺還是不錯的。

壓歲錢過後,如同外面其它人家一樣,院子里也開始放鞭炮。

當小孩子們還在為鞭炮聲一驚一乍的時候,灶房裡已經忙碌起來了。

年夜飯固然重要,這早飯,卻也不能含糊!

不同於北方過年包餃子的習俗,這川蜀之地,更加流行包湯圓。

「湯圓湯圓,團團圓圓!」

「看,這樣,這樣,餡兒包進去,捏一捏,搓一搓,一個湯圓就出來了,很簡單的,小昊,你也試試!」

「……」

廚房向來是女人的天下。

重生之億萬富翁 這包湯圓,通常也是女人們的事情。

林昊對於這些一點興趣都沒有,而且,他一點不喜歡吃湯圓,因為覺得甜膩,粘牙。

可是也沒什麼好辦法!

江未雨拉,白婉秋拉,最後糖姨一笑,得,還是乖乖過來吧!

雖然是被強拉過來的,不過真正做起來,其實也別有一番趣味。

主要還是人好!

這人一好,自然氣氛就好,心情也舒暢,做起事來就開心。

也不知是不是川蜀之地都這樣,總而言之,這裡的湯圓做得很大。

不論糖姨做的,還是余秋蘭做的,那一個個,真是有肚能容,一個都能頂得上嬰兒拳頭。

這樣大的湯圓,不用多,四個絕對能裝一碗!

餡料方面也五花八門。

白芝麻,黑芝麻,花生,紅豆,山楂,種類繁多,最令人驚奇的是,還有臘肉泡菜和冬筍。

這就更有意思了!

芝麻花生什麼的無感,可臘肉泡菜什麼的,那可是川蜀一絕,林昊很喜歡。

冬筍也一樣。

彷彿都沒人要一樣,這幾天陸陸續續挖了不少冬筍。

冬筍口感鮮嫩,營養豐富,不論煲湯還是炒臘肉,都是很上品的食材,而川蜀人對於食材烹飪的研究也是出了名的。

是以,雖然這幾天幾乎天天有吃到,但幾乎每次都是不同的做飯,令人讚不絕口。

用了差不多兩個小時,一頓早飯才圓滿上桌,待到酒飽飯足,真正熱鬧的一天開始了。

「新年好!」

「新年快樂!」

「闔家幸福,萬事如意!」

「心想事成,財源廣進!」

「……」

一溜小孩子,大多穿著新衣裳,提著小袋子,成群結隊,從村頭到村尾,挨家挨戶道喜盈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