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楓聽說過,修行者修煉到極致,可以幻化分身,甚至修煉出實質的分身來。今日頭一遭見到,覺得有些玄乎。轉念之間,林楓想到了什麼道:“晚輩聽聞雲麓仙宗聖術驚天,可以生死肉白骨,前輩沒有找她們幫忙嗎?”

“雲麓仙宗的聖術確實有些玄妙莫測。但是一個人若是真正死亡,魂魄散去,入了輪迴,便是和天有關的事情。想要救活,便是和天奪命。這就不是雲麓仙宗的聖術可以做到的。”男子道。

林楓聽到此話,忽然想起了唐瑾兒。他拿出古鼎,指着古鼎之內的唐瑾兒道:“請教前輩,我這位好友是否真正死亡?以雲麓仙宗的聖術是否可以救活?”

男子的目光在唐瑾兒身上一掃而過,便明白了一切。他道:“這位女子被擊殺之後,魂魄被雲麓仙宗的補靈術桎梏不散。若是回到雲麓仙宗,以洞玄境強者施展補靈術,應該可以讓她復活。”

“多謝前輩賜教。”林楓聽到此話,心中不由一喜。

男子轉念又道:“可惜此女在雲麓仙宗補靈術施展之前,耗盡了一魂一魄強行施展了皇族禁制祕法。丟失了一魂一魄,也算是半個真正死亡,想要救活,便只有半數可能。”

林楓的心忽然咯噔涼了半截,想起了唐瑾兒臨終之言。

“我已經死去,靠着祕法燃燒一魂一魄,等着你來。我知道你一定會趕來的。”

“小李,你知道麼。不知不覺之間,我發現我竟然已經……”

“傻瓜,抱緊我,我好冷……”

她燃燒一魂一魄,因爲她堅信我回去趕來救他。因爲她想看到我最後一面。因爲她想跟我說完最後一句心裏話。但是終究,她最後一句話還是沒有說完。

想到這些,林楓心情十分複雜。

“你爲什麼如此堅信,我會趕來救你呢?”

林楓苦笑,也不知道這其中的緣由。又並非真正的不知,而是不願意深入思考。現在他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帶着唐瑾兒出去,剩下的事情便是交給雲麓仙宗。

“大人,我深入萬軍之中浴血奮戰,救出了你。你對我的知遇之恩,你對我的情義,我林楓也算得以相報一二。”

“我會衷心地祈禱大人能好好地醒來活着。至於是否如願,那要看天意,那要看雲麓仙宗的聖術有多麼高明。而我林楓,無能爲力。”

“大人,如果有一天,我心愛的人死去。我也會如同祖師一般上天入地,尋找一切的可能救活她,直到我老死。”

“大人,我心裏已經有了這麼一個人。”

“大人,我一定會將你平安送至雲麓仙宗,從此對你不會有虧欠之心。我爲你可以做的,也只有這些,也只能停到這一步。”

“大人,卑職希望你可以好好地,活着。” 男子見林楓陷入沉思之中,也並未打擾,自顧柔情地看着元石棺中女子。

林楓從沉思之中醒來,覺得有些唐突,想要道歉。剛剛要開口,忽然間覺得祖師是一位豪爽之人,不拘小節,自己便一笑而過。

男子看着沉睡的絕美女子,喃喃道:“月兒,我們很快就要分開了,但是你不用傷心,也不必擔心,我們很快又會見面的。”

男子說完,露出了柔情笑意,情義滿滿流露於雙眼之中。然後他起身看向林楓道:“待你出去之時,帶走此棺。你這一生,一定要好好地保護此棺,直到遇見我的本尊,交手於他。你,可以做到嗎?”

林楓聽到此言,單膝下跪,如同起誓一般道:“弟子此生只要一息尚存,必然保祖師母無恙。”

男子點點頭然後道:“很好,我相信你可以做到。若非你心性堅守,天資驚人,我的劍不會帶你來此。”

林楓忽然想起了那片雲海和冥河,便道:“若非月城劍相助,我可能已經死去。請問前輩,雲海和冥河到底是什麼地方?爲什麼無邊無盡呢?”

“雲海以前便也是陸地。被聖人擊穿了大地,又以大神通術幻化雲朵遮掩。而冥河,便是冥界的入口。”

林楓聽完此言,心中震驚無語。

大地被打穿了,聖人究竟強大到了什麼地步?那一場大戰,又是如何的驚天動地?

“請問祖師,冥界和天界真的存在嗎?”

修行者敬畏天,而林楓只是對天感興趣。

男子回道:“萬年之前,天地發生了一場大戰,冥界就此消失。而今的冥河,只是夜色河流祕境,無邊無際,和天空相連,並不知道流向何方。”

“非聖人境無法登天而上,徜徉星辰間。由此,我曾經也想知道冥河到底流向何處,可惜無法。興許,九州大陸唯有墟子才能得知。”

“而至於天界,我感覺是存在的。但是現今的天,和過去的天大不一樣。應該和萬年之前的大戰有關。”男子思忖道。

林楓仔細地聽着,心中對墟子的敬畏和崇拜達到了極致的高度。當日遇到劍聖前輩,他言墟子前輩如青雲門,衆生只能仰望。而今時今日,連祖師這樣的人物也對墟子敬畏有加,可想而知,墟子的境界達到了怎麼樣的高度。

“前輩,聖人境到底是什麼樣的境界?”林楓饒有興趣問道。

“在過去,聖人境預示着登天無礙,入了天上,也會有一定的地位。在人間,自然就是絕頂的存在。”

“那麼帝境呢?比如荒天帝。”

“人間浮生衆衆,在天上那些存在眼裏都是螻蟻。可惜螻蟻也有螻蟻的智慧和不凡。人間很難出帝境,若是帝者出世,那便是天上天下至強的存在。可遨遊於天際,即便過去的天兵天將也要躬身行禮。”男子說此話的時候,露出了一絲傲然之色。

人間出帝,是螻蟻衆生的驕傲。

“可如今隨着萬年之前的大戰之後,天地大變。想要修行到聖人境界也成了虛妄之說,更不用說修到帝境。”

男子說完,露出了一聲嘆氣。這一聲嘆息是爲自己,也是爲出生於萬年之後所有的修者。

林楓仔細想着此話,忽然發現了不對之處,他問道:“祖師,如你說言,萬年之後的修真都不可能成聖。那麼墟子前輩,又是如何修煉成聖的呢?”

“他出生修行於萬年那場大戰之前。”男子簡短回道。

“什麼?那豈不是說他存活了萬年之久?”林楓震驚道。

男子點點頭道:“萬年之前的大戰,對於修行界是滅頂之災。而墟子便是存活下來的修行者之一。”

“如此說來,他並不是唯一了?到底有多少人活了下來?”林楓問道。

男子搖搖頭道:“具體人數不知,但是肯定不超過五人。墟子和他的師弟是其中兩人。鬼府之中,應該存活一人。佛道素來高深神祕,應當活下來一人。雲麓仙宗裏面應該也有一位老祖宗。”

“如此說來,神墟便佔了兩人?難怪劍聖前輩對神墟如此神往。單憑這兩人,確實夠分量讓所有修行者拜入了。”林楓說此話的時候,心裏十分得意而又驕傲。神墟這麼牛氣,自己可是神墟弟子之一啊。

萬萬想不到,拜入了一個天底下最強的門派,而且沒有之一,林楓想着想着有些亢奮起來。

男子接着道:“可惜墟子的師弟英年早逝,而今神墟便只佔有一人。”

“什麼?”林楓震驚無語失聲道:“這麼強大的人也死了?誰殺的他?難道他不怕墟子滅他們滿門嗎?”

男子道:“不知何人所爲,只是確定他已然死去。墟子當時盛怒之下,一腳踩穿了天地,纔有了現在的雲海。”

“什……什麼……你剛纔說的聖人擊穿了天地成了現在的雲海……這個聖人就是……就是……墟子?”林楓由於過度激動,有些語無倫次起來。

“除了他,還能有誰?”

男子這句話的時候語氣平平,好像講述着一個再簡單不過的事實。

林楓腦海之中想象着墟子一腳踩穿大地的畫面,連連咋舌道:“我去,這墟子原來這麼牛。”

“如果細說,雲海之地應該是九州之中的泲州,本來是魔族陸地,聽聞鬼族老巢也在此中。隨着墟子一腳踩踏了整個泲州。魔族和鬼族也是敢怒不敢言。也禁止門下弟子傳播此事。千年以後,此事也成了魔族和鬼族的祕事,知道的人不多。”

“他一腳踩踏了整個州?”

林楓暗暗咋舌,覺得自己的世界快要崩塌了。這個人的腳得尼瑪多大才行啊?面對這樣的人,還怎麼打?

林楓終於明白劍聖前輩那句話的含義:墟子如青天,衆生皆仰望。

不仰望不行啊,一個不高興,就踩踏一個州。若是踩上九腳,九州覆滅,整個星球估計也改結束完結了。

男子看着林楓震驚無語,露出了淡淡笑意道:“是不是忽然間覺得自己非常的渺小?”

林楓點點頭,眼裏卻是有一股熾熱。他道:“確實渺小,但是我一定會努力的。不瞞前輩,我其實……我其實……就是神墟弟子。”

林楓說此話的時候,聲音越來越小,如同嬌羞的少女,最後不好意思地低下頭來。

男子聽了此言,先是微微一愣,隨即哈哈大笑起來。

“祖師,我知道我的修爲低微。你儘管嘲笑我吧。”林楓已經習慣了被他這樣的前輩高人嘲諷。那隻老靈猴嘲笑自己的次數少嗎?

男子忍住笑意道:“你的修爲確實有些低。但是你畢竟年輕,前路漫漫,有很多的機會。”

“祖師,你人真好。要是你是我的師父那該有多好,我的修爲一定進步飛快的。”林楓由衷道,覺得面前這個強大之人一點也不擺譜,也不是高高在上,反而像鄰家大叔一般親切,態度也是溫和。

如果自己是小羅莉,或許……

林楓連連擺頭,趕緊滅掉這個黑暗的小玩笑。

“我這一生,也是足以自傲。但是和墟子相比,還是弱了一個大境界。我觀你身上,一來無我自創的《劍心訣》法門,二來也沒有神墟的法門波動。他們是如何教授你修煉的?”男子問道。

林楓如實回道:“他們壓根兒不管我,簡直就是放養我。給我了一本修行小冊,一個古鼎,幾本趣味小冊。他們還說了,我拿不到九州薈萃大會第一,就收回一切,抹掉我記名弟子的身份。”

“祖師,你覺得這樣公平嗎?到目前爲止,我所會的修行法門,只有不入流的怒龍拳啊。你知道怒龍拳是什麼?聽名字很氣派很嚇人是吧?我使給你看看。”

林楓說着便展開了怒龍拳,然後道:“這哪裏叫神通術,還不如我直接一拳揮出去實在。別人到了知命境界,有他們的異象神通,有他們的大神通術。而我呢,唉。”

林楓第一次向人講述自己內心的迷茫和委屈。他不知道背後的大先生和二師兄到底想做什麼。

如果說放着自己不管,又安排劍聖指點自己。若是所管自己,到了知命境界,連一個像樣的神通術也不傳授。

當日在戰場之上,如司馬上善那樣的知命境界強者,都是一招橫掃一大片。而自己呢?只能一拳拳轟擊,一劍劍刺去。

男子沒有說話,而是靜靜地翻閱那本小冊。他只是翻了一頁便停了下來。他道:“你知道這本小冊叫什麼嗎?”

“不知道,不過它很玄妙,可以隨我境界而變化。”

“這是《天書》總綱,也算是天書的起始卷。我曾經有幸遇到過神墟小師叔,得他點化,並將此《天書》總綱借我一觀。這本小冊的重要程度,可比一州,你要小心保管好。”

男子諄諄告誡道。 “祖師前輩,你可知道他們的用意是什麼?”林楓問道。

男子仔細地聽着林楓講述一路來的歷程,也仔細看着大先生贈予林楓的所有東西。他認真想了許久,然後才道:“他們選擇你,應該和你的身世有關。”

“我只是一個小山村裏面一個平凡之人的兒子,身份應該沒有什麼特殊。”

林楓說到這裏,忽然間又想到了自己來自地球的事實,便又補充道:“實不相瞞,我其實並非這個星球上的人。我來自地球。可是我就算在地球,身份也並沒有特殊之處。我從小就是一個孤兒,天地養大。”

男子認真地看着林楓,沉默了許久之後才道:“你的身份應該不只是那麼簡單。你身上有一股底蘊氣息,這股氣息雖然很淡,但是步入了洞玄境界強者都能發現。”

“底蘊氣息是什麼?”林楓問道。

“修行者步入洞玄境界之後,他的修爲,見識,他的道,他的魂魄等等所有的一切,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個人特有的氣息。我們稱之爲底蘊氣息。”男子解釋道。

林楓聽完之後,笑笑道:“祖師前輩,你別拿我尋開心了。我現在纔是知命境界,步入到聞道境界也不知道哪年的事情,更不用說洞玄境界。”

男子接着又道:“這便是奇怪的事實,因此我猜測和你的身世有關。也許你只有回到你說的那個星球才能揭開謎底。”

“而神墟選擇了你,和你身上的底蘊有很大關係。但是他們似乎也不肯定,是以以九州薈萃大會作爲一種考驗。”

“由於你身上具有底蘊,他們纔將《天書》總綱傳於你修煉。若非你身上的底蘊使然,天書上面的文字不會變化,始終如一。”

“大道萬千,任何一道的至強修煉法門,只要墟子想要,都可以得來。但是他並未傳授你任何一道,又沒有明確地說明你應該如何修行。我猜測,他們也不知道以什麼樣的方式教授你修行。他們好像是在你身上做一種嘗試。”

林楓靜靜地聽着,忽然想起來那日在青山鎮,看到一個灰色身影閃動,才撿到了石珠。那個身影,如今看來便是大先生。

他們一開始,便選擇了自己。自然並非自己的天資如何驚人,而是他們可以看到自己的一角未來,或者一角過去。

林楓豁然開朗,心中頓悟了許多。他道:“祖師說的有理。大道有萬千,以大先生和二師兄的天資,足以修煉到極致,從而衍生自己的道和底蘊也未可知。”

“由此,神墟不再需要一個按部就班的修煉天才。神墟最不缺的就是天才。他們需要看到一條新的路。”

林楓想到了那日和老靈猴的談話。老靈猴談到了墟子幾千年的佈局,而這個局中,自己佔據着一定的作用性。自己若是按部就班的修煉,這個棋子就是一個死棋子。若是自己踏出了一條新路,這個棋子就是一個活棋子,他人看不真切,便可以起到扭轉棋局的勝負的作用。

林楓忽然變得非常非常地自信起來。若是以後再有人說他修爲低,哪怕這個人是人間至強者墟子,林楓也可以坦然自若。

因爲他走的路,是修行者無數萬年曆史長河之中,無人走過的路。就算是強大如大先生這樣的人,竟然也不知道如何教授自己修行。

“是以,我是驕傲的存在。”

隨着自信和驕傲的情緒陡升,林楓覺得忽然清明瞭許多。後面的路,似乎撥開了雲霧一般,看到了一些清晰的道路。

“是的,我必須驕傲的存在,因爲我就是我,唯一的我。”

這種驕傲,是一種傲骨,並非流露表情上面的傲慢或者冷傲。是一種自知清醒的強大。修行之路,最爲難得的便是心境。

今日遇到祖師前輩,由他點撥,林風心境圓滿。此中大恩得,林楓無以爲報,唯有對着男子,作揖一拜,再拜,三拜。

男子笑笑不語,坦然接受。等到林楓行禮之後,道:“從古至今,凡是修煉到大神通至強者,天資固然重要。但是更爲重要的是大機緣。”

“在對的時候,遇到對的人指點。若不是神墟小師叔點撥過我,讓我一朝頓悟而聞道,後借我《天書》總綱一覽,我的修爲不會進步如斯。而今,我這此中機緣還於你。也算是因果之道。”

在對的時候,遇到對的人指點。這句話確實意義非凡,林楓頗有感觸。若不是遇到劍聖前輩指點,自己修行了《劍心訣》,便只能走上和大家一樣的修行道路。

論天資也好,論大機緣也罷,林楓自信比不過大先生和二師兄。是以這條路的盡頭,已然可以看到。

和劍聖一別,入邊疆。自己摸索修煉,得幸自己身上具備底蘊,開啓了《天書》總綱,一路來修爲進步也算不錯。但是心中總有一股茫然,不知道前路修行再何方?甚至有時候做夢都想着,大先生或者二師兄忽然降臨,拿出一本小冊遞過來道:“師弟,這是天階神通術,修煉了之後,保證你可以橫掃千軍萬馬,天下無敵。”

當看到司馬上善施展異象神通,通殺四方的時候。自己是多麼的眼饞,多麼想擁有一套神通術法門。

後來萬軍之中,殺了武狂人。第一反應便是拿走他從儲物袋。因爲他的儲物袋內必然有神通術法門。

而今和祖師前輩談心之後,林楓明悟了過來。

“我所走的道路,是大先生和二師兄也不曾走過的道路。連他們也不敢教授我些什麼,擔心指點我入了歧途。”

“所以,從現在開始。從今往後。我林楓在修煉一途之上,不再期盼大先生或者二師兄橫空出世,傳授我無上神通術或者修行法門。我要走一條自己的修行之路,這條路,無論成功與否,他人也只能看着。”

“因爲,這是我的路。”

林楓忽然間覺得,一個人想要修煉有成,真的非常不容易。單單靠着自己的天資和努力,便已經不易。還要在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指點和幫助,再得到一些逆天寶物輔助。

林楓終於明白了一件事情,大先生爲何贈送自己首山銅鼎?

此鼎,空有其形。跟着自己一起修煉,息息相關。大先生是讓自己修煉的同時,在練器。首山銅鼎,是煉帝器的特殊寶貴材料。

他們的用意是讓自己練出帝器來。

想到這裏,林楓忍不住哈哈哈哈大笑起來。

“你們這羣東西,膽子還真夠大,想象力也是極其的豐富啊。讓一個剛剛步入修煉的小子幫着練帝器。這種不靠譜的事情,恐怕也只有神墟的人做得出來吧。難道你們就不怕我帶着這個鼎跑路嗎?”

林楓心中暗想,又和祖師談論關於修行方面的事情,受益匪淺。

“祖師前輩,異象神通到底是什麼?”

“在這個世間,有些人可以修行,有些人卻不可以修行,在於他們身上是否有靈根。天地萬物,皆有金木水火土衍生變化而成。靈根便有金木水火土之分。”

“有些人只有一種靈根,有些人有三種靈根,有些人五種皆有。是以,修行者便有了天才和庸才之分。”

“元氣,同樣是金木水火土衍生之物。修爲到了知命境界,按照各自本門功法修煉,強化其中一種屬性靈根威能。其餘屬性靈根則成爲了輔助靈根。”

“比如我的異象神通大漠孤煙。木,水,火,土靈根威能散開,化作大漠,長河,落日。而體內的金屬性靈根,在《劍心訣》日夜修煉之下,化作了一把劍。其劍如煙,是此神通最大威能之處。”

林楓點點頭道:“如此說來,想要施展對應的異象神通。需要將體內對應屬性靈根修煉到極強地步。”

“正是如此。所謂殊途同歸。《劍心訣》和中州神將府的《丹心訣》,同樣都是修煉金屬性靈根,只是最後幻變的異象不同。”

“那,若是有人將五種屬性靈根全部修煉到最強呢?”

男子淡淡一笑道:“先如今,各門各派都有各自修行的法門。由此,五種屬性靈根一說漸漸無人知曉。但是接觸到屬性靈根的修行者,都會想起這個問題。我當年也是如此想過,想要修煉五種屬性靈根到至強,成爲天地最強者。”

“可惜,這是極其不易的事情。非天縱奇才,無多次大機緣,又有前輩高人解惑,加上超乎常人的努力等等纔有那麼一絲可能。”

“從古至今,有這樣的人存在嗎?”

“荒天帝。”

男子淡淡笑着說出了這三個字。 荒天帝,這是一個震古爍今的名字,是一個傳奇。也是人間的驕傲。他是人間最後一位修煉成帝境的頂尖強者。

在他死去萬年之後,整個人人間再也無人稱帝。

在修行界,所有人談論起這個名字的時候,都是一臉敬畏和尊敬。如同信奉的神靈,不敢褻瀆半分。

兩個人在密室之內,各自沉默了片刻之後。林楓再次開口問道:“祖師前輩,是不是將一種屬性靈根修煉到極強,就可以施展對應屬性靈根的異象神通?”

男子點點頭道:“確實如此。比如你修煉中州神將府的《丹心訣》,若是將體內的金屬性靈根修煉到至強。同樣可以展現我的大漠孤煙異象神通。”

“但是有一點很重要。知命境界過去,便是問道。何爲道?在於平日修煉心得和歷練見識的積累等等。你修的是《劍心訣》,便走上了劍道之路。而你卻是施展神將府‘一片丹心照汗青’異象神通,一來修煉功法所致感悟不同,無法將此異象神通發揮到極致。二來他人的異象神通會和你的修煉功法衝突,悟道不專,難以突破。”男子耐心補充道。

林楓認真思考祖師前輩的話,然後道:“世間是否有一種功法,並非如同《劍心訣》或者《丹心訣》一樣,修煉對應屬性靈根成元,從而展現對應的異象神通。而是這種功法,只修靈根不成元?”

男子聽完這話,露出了讚許之色,他道:“不錯,小小年紀就能想到如此通透。只修靈根,而不修元,等到元大圓滿之際,以不變勝萬變,可以變幻各種異象神通。一可幻化萬法。果然是神墟的弟子,頗有見解,勝過當年的我。”

林楓嘿嘿一笑道:“祖師前輩謬讚了。可能我對於青雲門,對於各門各派的傳承不知道敬畏,所以腦洞大開,敢於想象罷了。”

男子點點頭道:“各門各派弟子,精於修門派之道,確實感懷敬畏之心,不修他道。只有到了聞道境界,修爲難以寸進之時,有些人才會走出去看看別人的道,從而得到一些見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