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絕看着方軍,平淡道:“你這種渣渣,不配再繼續留在稽查司。”

“你以爲你誰呢?讓我們司長來見你?你算哪根蔥?”

方軍勃然大怒,嗤笑道:“稽查司的事,你還敢管,說得你真是什麼大人物似的。瑪德,老子先廢你一隻胳膊,讓你知道什麼叫痛苦。”

方軍剛動,林絕就原地彈射而起,手上的鐵索嘣一聲,直接掙斷。

方軍大駭,那可是稽查司打造的寒鐵鎖鏈,就算是六品龍級高手,也得乖乖給鎖了。

方軍頭皮發麻,才意識到自己可能與一個六品甚至是七品高手共處一室,這簡直是在玩命。

逃!

方軍轉身就想逃出審訊室,只要逃出去,就算是六品又如何?

這裏是稽查司,一切都得他說了算。

然而他前腳剛動,林絕冰寒的聲音就在他耳邊炸開。

“想走,晚了,留下吧。”

方軍亡魂大冒, 頭皮一麻,已經被林絕扯着頭髮,死死往回帶。

“啊,放開我,你敢襲擊稽查司的人員,死罪,你必死無疑。”

方軍淒厲大喊起來。

林絕不爲所動,一巴掌甩了過去。

方軍的慘叫當即變成嗚嗚聲,嘴裏的牙齒,碎了全部。

至此,方軍膽寒了。

非常的恐懼,這人太強了,而且對他稽查司人員的身份絲毫不忌憚。

換句話說,對方要弄死他,不會顧及他的身份。

“你……你知道稽查司在北方大地的能量嗎?你這樣做,是在藐視稽查司的權威,你就算再強,也要受到強烈的懲罰。”

方軍怨毒地瞪着林絕。

原本以爲到嘴的肥羊,一下變成了猛虎,將他吃得死死的。

外面的陳如中大驚失色衝了進來,手上舉着武器。

厲吼道:“混蛋,你敢毆打我們稽查司的總隊長,你惹上事了,快放開總隊長,不然我開火了。”

陳如中腦袋此刻一團漿糊,到底發生了什麼?

總隊長,怎麼變成一條死狗了?

看着方軍那慘樣,陳如中就覺得渾身發冷。

神武城稽查司,第一次發生這種惡劣的事件。

林絕冷冷地瞥了一眼陳如中:“把你們稽查司的司長給我叫過來,否則,這白癡就交代在這裏了。”

“叫我們司長?你特麼腦子瓦特了吧?司長會見你這個小嘍囉?”

陳如中覺得這狂徒一定是神志不清了,居然敢提這種要求。

神武城稽查司的司長,那是隨便能見到的嗎?

就算是他,也只是在重要場合見過一次。

啊!

突然,方軍大聲慘叫起來,一隻手已經被林絕扭曲變形了。

“把你們司長叫過來,我只說這一次。”

林絕朝慘叫的方軍冷聲道。

方軍大吼:“陳如中,我幹你全家,快去聯繫李司長,你想害死老子嗎?你這個該死的白癡,快去。”

陳如中這才反應過來,“方隊長,你堅持住,我馬上就聯繫李司長。”

此刻神武城的稽查司負責人李長勇正在城主府參加聚會,一聽到稽查司出事,臉色立刻陰沉下來了。


“居然有這樣的事?我馬上過來,另外,調集三百個稽查司兄弟,全部給我持火力,我倒要看看,是哪個狗東西敢藐視我稽查司的威嚴。”

李長勇陰沉的怒火騰一下就沸騰起來。


自從他執掌神武成稽查司來,還從未發生過如此惡劣的事件。

李長勇本身是七品初期的強者,行事雷厲風行,對於這種狂徒,堅決打擊。

“長勇,看你臉色不太對勁,發生什麼事了?”

年近半百,頭髮稀疏的神武城城主卓雲飛笑問道。

www ◆TTkan ◆¢ ○

“城主,稽查司那邊出了一個狂徒,居然在稽查司內部,反水毆打我的人,你說這不是找死嗎?”

李長勇心情很不爽,這事要是傳出去,不但稽查司的權威會下降。

他這個司長的名聲,也會受到波及。

別人會說他軟弱,是個軟骨頭。

一聽說這事,城主卓雲飛眉頭就是一皺:“長勇,你查清楚沒有,鬧事的是哪家子弟?”

在卓雲飛看來,敢在稽查司放肆的,至少也是有點來歷的家族中人,或者其他勢力的。

甚至可能是豪族中的子弟,那樣他這個城主,就要提點一下李長勇了,不能隨意下手,免得傷了和氣。

“嗨,狗屁的家族中人,就是一個無名小卒。對了,城主你應該知道,這人就是那天柳家和顧家婚禮上,打傷顧家少爺顧思成的那小子,據說現在已經與柳家那個醜女在一起了。”

李長勇惡狠狠地罵道。

這人好不知輕重,當日同時得罪柳家和顧家不說,在神武成已經是一個笑話。

不偷偷低頭做人,居然在他稽查司還敢大打出手,打傷他的下屬,這件事無法饒恕。 “長勇,這事我倒是聽說了一些。據說 ,當日這人出場時,背後可是有雪家和馳家的人陪同的,你可要搞清楚了,別得罪不該得罪的人。”

卓雲飛向來穩重,提醒說道。

李長勇不屑地哼了一聲:“城主你有所不知,當天顧家和柳家的婚禮鬧僵過後,我就派人調查了這小子,在北方一點跟腳都沒有,應該是從南方來的。至於雪家和馳家的人,早就離開神武城了。我就算動了這小子,他們兩家總不能和稽查司對着幹吧?”

“南方來的嗎?呵呵,那你看着辦吧,就算是南方京城世家中來的天才子弟,在我北方大地,也得給我慫着。”

卓雲飛這下放心了。

北方大地的人,對南方的人都有一種歧視。

北方多鐵血,重武力。

總體比南方要強大,即便是世家雲集的京城,在北方豪族的眼裏,也多半被看輕。

李長勇怒火熊熊的趕回稽查司總部。

一進門就沉聲問道:“人在哪裏?”

陳如中跑了出來,着急道:“司長,你老人家總算來了,方隊長已經被他打得不成人樣了,你要給我方隊長做主啊。”

李長勇一巴掌就甩了過去,破口大罵道:“廢物,都特麼都是廢物,丟老子稽查司的臉。我問你人呢?不是讓你在這裏給我吐苦水。”

看陳如中這個逼樣,他李長勇就覺得窩囊,剛壓下去的怒火又串出來了。

捱了一巴掌的陳如中不敢怒,畏縮道:“人還在裏面。”

“開門,火力給我對準,他要是敢動,就地給我射殺。”

李長勇陰森森咬牙道,已經動了殺機。

審訊室四周都是鋼鐵牆壁,大門打開。

李長勇就是一愣,緊接着暴怒。

他儘管想到了許多場景,也沒預料到會是眼前這樣子。

林絕面無表情,朝他看來。

而在林絕腳下,則是死狗一樣的方軍。

“司……司長,救我,救我啊,這人藐視我們稽查司,該殺。”

方軍氣若游絲,看樣子隨時都要昏死過去。

非常悽慘。

“本座就是稽查司的司長,你不是嚷着要我來嗎?我來了,你還有什麼遺言要交代?”

李長勇語氣平靜,但屬下都知道,這是司長要下絕殺令前的語氣,通常都是這個樣子。

至於方軍,李長勇看都沒看一眼。

一個給稽查司丟臉的廢物,如果真沒了,那也不錯。

林絕笑了:“李司長,好大的口吻,一來就宣判我的死刑。”

“難道你不該死嗎?難道你在我的地盤撒野,我不該殺你嗎?”

李長勇一字一頓,眼中的怒火升騰。

這傢伙還真是讓他怒不可遏啊,居然死到臨頭,還如此平靜,真當稽查司的名頭是擺設呢。

林絕一指腳下的方軍:“這個白癡把我抓來,就是貪圖我手上的顧家黑卡,你怎麼不問問他,事情的經過,反而獨斷專橫,與稽查司的行事原則不相附和吧?”

“事情真是這樣嗎?”

李長勇臉色一沉,朝陳如中重重問道。

陳如中嘴脣哆嗦,想否認,但又不敢,支吾半天。

“給我拖出去斃了。”

李長勇看他這個樣子,就覺得窩火,大吼道。

陳如中臉色瞬間蒼白,尖叫道:“司長,饒命啊,饒命啊,我保證下次不敢了,求你繞過我啊。”

然而李長勇絲毫沒有憐憫,其他屬下上前,抓起陳如中,就往外去。

到死不活的方軍聽到那一聲槍響,嚇得差點尿出來,原本還能保持一絲清明,這下是真的嚇暈死過去了。

林絕眯了眯眼,這個李長勇,比他想的有決斷力。

看來也不是完全的廢物一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