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羽情不自禁的想到了秦嬌嬌,暗歎謝婷婷和秦嬌嬌一樣,身在大家族,從小榮華富貴,錦衣玉食,可是還是主宰不了自己未來的命運,就連尋找自己一個喜歡的人在一起都是不能。

林羽一嘆,說道:“行,我可以教你,不過我先說明了,我這種修行辦法需要陰陽調和,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再加以祭煉,我們兩人更要以誠相待,進行雙……”

“說簡單點。”

“咳咳,就是雙……修!”林羽肅然說道。 “咳咳,就是雙……修!”林羽想起了自己身上還有一本功法叫《房內十二式》,於是說道。

聞言,謝婷婷眼睛瞪得老大,俏臉直接紅了,退後一步說:“你的意思是那種,楊過和他姑姑一起脫衣服然後修煉的功夫嗎?”

林羽點點頭,“別小看這種功夫,一旦功成,威力無窮。”

“啊,那會不會懷孕?”謝婷婷幽怨的看着林羽,很糾結。

其實目前她對林羽的感覺僅僅是感興趣,所以無緣無故讓她脫光衣服在林羽面前,這……有些爲難。

林羽說:“修煉過程中由於運轉靈力,所以不會懷孕,這一點你放心。”

林羽說放心,謝婷婷自然不會放心,她俏臉一紅,罵道:“好哇,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你你……”

“謝小姐,你說過隨便什麼條件都願意的哦。”

“可是……”其實謝婷婷說那些話的時候是看在林羽挺老實的份上說的,本來以爲林羽不會提這些要求,誰知道他那麼厚臉皮。

“事不宜遲,要不我們馬上準備一下吧。”林羽說着走了過去。

沒想到謝婷婷扭頭就跑,跑的那個快啊,一邊跑一邊喊道:“你想的美。”

林羽無語搖頭,“這麼容易被嚇跑了,早知道早點用這招了。”

其實林羽還是有些可惜的,謝婷婷那麼漂亮,要是和她雙修也是不錯的選擇。

剛剛到了公司,老媽沈春蘭打來電話,說是王阿姨過來了,問他點事。

林羽突然想起自己把趙天趕出了公司,這王阿姨不會過來報復吧?

生怕父母出什麼事,林羽第一時間往回家趕。

打了車,很快來到家裏,卻是聽家裏有好多人,王阿姨嗓門最大,說:“沈阿姨,也不是我說,林羽他一沒什麼好工作,二沒錢,現在那些小姑娘多牛氣啊,所以依我看,你也別挑了,這個姑娘不錯,至於張阿姨解釋的那個沈靜,條件太優秀啦,看不上你家林羽噠。”

林羽在門口一臉懵逼。

這時候張阿姨說:“哎,我今天也問了沈靜她媽了,她說沈靜回家後,把她家的三個沙袋都打壞了,看來你家林羽惹的他很生氣,所以依我看,沒戲了。”

周圍老大媽們一片長吁短嘆,“我說說嘛,林羽就是工作太差了。”

“依我看人不好看。”

“哎呦,嘴巴不甜啦。”

“要我說就是沒錢。”

甜心的誘惑 “腦子笨。”

“素質差。”

越說沈春蘭臉色越難看,好嘛,這麼說咱們家林羽一無是處唄,有這麼說話的嘛,還素質差,我家林羽素質最好,從不隨地吐痰!

由於升職之後林羽直接去相親了,晚上回來很晚,所以沒來得及和父母說自己的事,以至於沈春蘭到現在還不知道他升職。

現在王阿姨一百個得意,說道:“我家趙天啊,工作好,人品好,張阿姨,那個沈靜小姐就介紹給我家趙天吧。”

林羽算是明白了,敢情趙天被開除的消息她還不知道啊!

其實林羽不知道,那天趙天被開除,算是徹底把趙天打擊到了,以至於躲了起來,連父母都不見一下。

這時候房門推開,林羽走了進來。

“林羽,你回來了啊,剛剛和你媽說了,那個沈靜被你氣跑啦,這次呢我們過來就是和你說一下,沈靜要介紹給我家趙天,你也別介意,畢竟你們不合適。”王阿姨開門見山說道。

林羽皺眉說:“沈靜被我氣跑?好像是我甩了她的吧?”

一聽這話,王阿姨直接笑噴,“林羽啊,你是我們看着長大的,你說你甩了沈靜,咯咯咯……”

“林羽,你這麼說可是會讓人笑話的,人要謙虛。”

“就是,沈靜那麼優秀,而你……哎,反正一開始我就不看好你們。”

沈春蘭那個臉被打的啊,通紅通紅的,這下在小姐妹面前的臉是完全丟光了,兒子說什麼不好,偏偏放大話說他甩了沈靜,這不是胡說八道嘛。

頓時瞪了林羽一眼,王阿姨看到這一幕心裏樂開了花,心裏那個痛快啊,她就喜歡踩着沈春蘭臉摩擦的那種感覺,爽!

“小羽啊,你也彆氣惱,世界上好姑娘多的是,這不,我啊給你張羅了一個,漂亮的很。”王阿姨遞過去一張照片,林羽一看鼻子都氣歪了,照片上的女人皮膚倒是挺白,但是太胖了,初步估計有一百五,關鍵是鼻孔很大,跟豬似的。

果然,幾個阿姨一看這照片就開始偷起笑來。

看到這一幕,林羽就想着要替老媽出出頭,於是想把公司裏發生的事情說一下。

沒想到這時候,門外一陣凌亂的腳步聲響起。

“咚咚咚……”

“嗯?這個點誰來啊?”沈春蘭跑去開門,一個穿着小花裙的女神怯生生的站在門口,手裏提着一大堆禮品,然後直接九十度恭敬問候,“你好阿姨,我是沈靜,就是昨晚和林羽相親的,今天特意拜訪一下您……”

全場寂靜!

“你怎麼找來了!”還是林羽第一個出聲,皺眉說:“沈靜,我們不合適。”

幾個老阿姨心臟受不了了!

這劇情不對,林羽真的拒絕了沈靜!

擦啊,翻天啊,難道林羽是GAY?

就連沈春蘭都狐疑看着兒子,要不是人多,她早就一個大嘴巴子抽了上去,然後大罵:兒啊,這麼漂亮懂事有禮貌的女孩子,你竟然拒絕了!

億萬情深:龍少追妻無節制 沈春蘭迎了過去,“姑娘,來來,進屋坐。”那個得意啊。

張阿姨問:“沈靜,你媽不是說你相親回來很生氣麼?現在怎麼……”

當時沈靜她媽可是說了,沈靜回家就氣憤的大罵林羽,然後一個小時內打爆三個沙袋,把她一個親弟弟都嚇壞了。

沈靜禮貌的說:“我是生氣,不過我生氣的是林羽竟然拒絕我的追求。”

擦啊,要不要這樣打擊人。

王阿姨很受傷,扶着桌角說:“啥?你……追求林羽?”

沈靜大眼睛撲閃撲閃的說:“是啊,我看上林羽了!”

一屋子人嘴巴張的老大,沈春蘭激動的過去握住人家女孩子手說:“姑娘,待會留下吃個飯唄。”

情人劫 “好啊,我來煮吧。”沈靜挽住沈春蘭手臂,一臉的居家小媳婦模樣! 見到這一幕,王阿姨嫉妒的臉都紅了,內心狂吼不可能,林羽何德何能她非常清楚,這麼優秀的姑娘怎麼會無緣無故看上林羽呢?最關鍵的是,林羽還是拒絕的。

“沈靜,別鬧了,我們真的不合適。”林羽無奈說。

沈靜眼圈都紅了,挽着沈春蘭手臂說:“媽……他欺負我!”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哪跟哪啊,這麼快叫媽了。

沈春蘭那個春分得意啊,尤其是在自己小姐妹們面前這麼長臉,所以瞪大眼睛看着林羽說:“林羽,人家小姑娘,別嚇壞人家。”

林羽很無語,又不好多說什麼,沈春蘭隨即讓小姐妹們留下吃飯,王阿姨現在不樂意了,故意問沈靜:“小靜啊,說說你和林羽怎麼在一起的唄,你可真好哦,林羽工資那麼低,你都願意跟人家,嘖嘖。”

挖牆腳挖的這麼明顯,這話沈春蘭不愛聽了。

不過還沒說完,沈靜一臉甜蜜說:“錢不錢我真的無所謂的,我喜歡林羽是喜歡他這個人,至於錢這方面,我願意和他一起奮鬥。”

瞧瞧人家,這話都有水平,林羽要不是見識過沈靜那霸道樣子,恐怕都要信以爲真了。

王阿姨更不是滋味了,不過不願意落於下風,於是說:“哎,林羽你福氣真是好,不像我家趙天,年薪那麼高,卻找不到一個好的姑娘,哎,對了林羽,你以後結婚了,那個工作就換了吧,一個月三千塊都不夠你一個人花的呢,要不讓我家趙天給你介紹介紹。”

張阿姨也勸說:“是啊,現在養小孩也很貴呢。”

“林羽,我幹保潔一個月也有三千五呢。”一個大媽也說。

林羽嘴巴張了張,他很想大聲說,我升職了,年薪好幾千萬,不但獎勵車子還獎勵了房子,職位更是總經理了。

可是這樣說的話,她們一定會認爲自己吹牛吧。

王阿姨這些人越說越起勁,沈春蘭那個擔心啊,生怕自己這個“兒媳婦”被這麼說的嚇跑了。

沒想到沈靜笑眯眯的看着這些人說:“沒事,以後我養着林羽,我爸有好幾套房子車子,家裏公司的職位任林羽挑,他要是不會的話,我會替他完成的。”

這些阿姨們哪知道,沈靜看重林羽的是林羽的霸氣,從小到大沈靜不點都不像她名字那樣愛安靜,反而非常尚武,從小她就練習拳擊,散打,柔道,各種武術非常精通,以至於雖然她的追求者很多,但是她誰都沒有接受,因爲她對未來老公的要求第一點就是比她能打!

在會所中,林羽展現了超乎尋常的實力,當時就被沈靜認定林羽就是她的意中人。

聽了沈靜的話,老大媽們心中一萬頭草泥馬蹦過,這沈靜鐵定中降頭了,竟然對林羽這麼癡迷。

不過這下子王阿姨說不出什麼了,只能賭氣似的說林羽命真好,工資這麼低福氣竟然這麼好。

林羽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因爲他覺得把事實說出去顯得自己裝比了,人有時候達到某種高度的時候,和一些普通人就完全沒有裝比的必要了。

舉個很簡單的例子就是千萬富翁在一個乞丐面前顯擺有錢完全不會給他帶來快感,帶來的只有無趣,林羽現在就是這種感覺,格調完全已經提高了不少。

這時候王阿姨電話響了,她一看就高興地說兒子趙天終於打電話過來了。

“媽,在哪,待會能和我去林羽家一趟嗎?”樓下的趙天失魂落魄的說,他整整一夜沒回家,就是打擊對他太大了,不過現在他想通了,林羽現在一飛沖天,自己現在不巴結他的話,那自己一輩子就完了。

所以寧願丟臉一些,他也決定向林羽道歉。

然後說了一句他馬上上來了,隨即掛了電話。

王阿姨掛了電話,得意說:“林羽,我兒子說過來了,搞不好我讓他幫你找的工作有下落了呢。”

其實有下落個屁,王阿姨這麼說就是顯擺他兒子能力高。

林羽如何聽不出,他失笑道:“趙天沒把公司的事情告訴你?”

“什麼事情?”王阿姨下意識說:“他昨晚沒回家。”

“哦,怪不得了。”林羽沒說什麼,因爲這時候門鈴響了起來。

沈春蘭過去開門,趙天失魂落魄的走了進來,他還是那天的衣服,頭髮凌亂,目光呆滯,看到他這個樣子,王阿姨嚇了一跳,驚呼問:“小天,你怎麼了?”

林羽似笑非笑的看着趙天,下一刻,趙天在衆人驚訝的目光中,對林羽九十度鞠躬,然後痛哭流涕道:“林羽哥,以前的事是我不對,我不該老是針對你,這都是我的錯,以前我看不起你,認爲你不如我,我現在才知道我那是狗眼看人低,林羽哥,你能原諒我嘛,看在我們一起長大的份上,請你放我一馬。”

“小天,怎麼了啊?”王阿姨驚呼道。

“媽,郭總把我開除了。”趙天喊道。

“啊……”

王阿姨只感覺眼前一黑,年薪好幾十萬吶,竟然被老總開除了。

想到還有房貸,還要給趙天娶媳婦,以後養小孩,可是需要很多錢呢,這以後怎麼辦?

“兒子,你開除找林羽幹嘛啊?難道……是林羽害你被開除的?”王阿姨突然問道。

趙天連忙搖頭說:“不是,現在林羽是郭氏首席技術員,整個郭氏的技術員可以說都可以由他領導,我因爲做錯了事,被郭總直接開除,現在林羽最受郭總器重,要是他能爲我說句好話,郭總不會開除我的。”

趙天說出的消息太多了,以至於在場的人都沒反應過來,林羽現在是首席技術員?難道不是基層程序員嗎?

林羽一嘆,最終把事情說了一下,當聽到林羽現在不但已經是總經理,更是拿年薪幾千萬的時候,老阿姨們一個個那個激動啊,尤其是自己家有女兒的,暗罵自己當初眼瞎,這麼好的香餑餑竟然就放棄了,早知道就應該讓自己女兒勾搭一下林羽啊,現在完了,都完了。

而沈靜眼中異彩連連,含笑看着林羽,‘我果然沒有看錯,我未來的老公就應該這樣霸道……’ 知道發生的事情之後,王阿姨說不出話了,只能用請求的眼光看着沈春蘭,說道:“春蘭,我家兒子可是和林羽一起長大的,我們做了這麼多年鄰居,你可一定要幫幫忙啊。”

林羽心道真是日了狗了,老子當初被你們欺負的時候你們是怎麼做的?

見林羽心中不悅,趙天心中一橫,直接跪下了,說道:“林羽哥,現在只有你能救我,我現在外面欠着很多貸款,要是我沒工作,我就完了。”

所有人都蒙了,不可思議的看着跪下的趙天,沈春蘭連忙讓趙天起身,不過趙天現在完全是臉都不要了,哭天喊地求林羽幫忙。

王阿姨臉那個紅啊,想起之前還炫耀自己兒子的那一幕,她就感覺無地自容,心中難受之極,可是面子終究敵不過柴米油鹽,她放下身段哭着說:“春蘭,小羽,這個忙你們可一定要幫啊。”

“行行行,要是能幫的話,我們肯定幫。”沈春蘭心善,見不得別人這樣。

“嗯嗯,一定能幫,你們不知道,現在林羽是郭總面前的大紅人,雖然外面媒體沒怎麼說,可是我們內部人員都知道,林羽現在是首席技術員,年薪上千萬!”趙天着急的說道。

王阿姨苦澀的說:“林羽,沒想到你能力這麼厲害,以前我真的不知道,不過這一次你要是不幫助我們家,那真的完蛋了,林羽……”

說到這裏,王阿姨都要哭了。

沈春蘭嘆氣道:“小羽,幫一下吧。”

老媽都這樣說了,林羽無奈的只能說:“那我就幫忙說一下吧。”

隨即給郭大綱打去了電話,此時郭大綱正在和郭影說着林羽的各種好呢,還說你現在變好看了,搞不好可以和林羽在一起,看到林羽打電話過來,聽了趙天事情之後,自然說沒問題。

林羽掛了電話,說道:“我已經和郭總說了,不過他也說了,總公司你是不能呆了,你要做的話,就只能去分公司了,待會郭總助理會聯繫你,你自己和他說吧。”

趙天鬆了一口氣,說道:“多謝,多謝。”

王阿姨又胡扯了幾句,她也不好意思待了,和兒子很快離開了這裏。

等所有人一走,沈春蘭就拉着林羽讓他把事情仔細說說,林羽再說了一遍,到現在沈春蘭都不信這些都是真的。

林羽隨後把錢都交給老媽,說咱家以後不缺錢了,更說等房子發下來之後就換房。

沈春蘭激動的連忙給外面工作的林羽老爸打電話,至於沈靜,乖巧的跑去廚房張羅了起來。

林羽走過去無奈說:“沈小姐,我們只見過一面你就對我這樣,這不合適啊。”

“你不用合適,我合適就行。”

林羽:“……”

林羽現在很無奈,剛剛甩了一個謝婷婷,又來一個沈靜,不帶這麼玩的,再這樣下去會死人的。

尷尬的吃了一箇中午飯,沈春蘭讓林羽送一下沈靜,出來後,沈靜提議去哪裏玩一下,不過被林羽義正言辭拒絕,說要上班。

然後打了一輛出租車直接送沈靜離開了。

去了公司之後林羽耳朵一動,幾乎都是同事們的議論之聲,因爲這幾天已經有不少同事看到有一個氣質很好的美女過來找林羽,還有人直接說那個美女很像大明星謝婷婷,一時間辦公室裏風聲鶴唳,都在傳言林羽老總搞了個妹子,更離譜的是說他搞大了人家肚子人家找上門來了,現在林羽老總都躲起來了。

林羽面無表情的進去之後,沒想到美人豹已經坐在了位置上了,她面無表情說:“今天怎麼這麼晚啊,是不是又會你那個小情人去了啊?”

哎呦我去,一屋子的酸味。

林羽摸了摸鼻頭說:“你誤會了,她追我來着。”

秦嬌嬌狐疑的說:“現在不得了了啊,都追到這裏來了。”

“是啊,世風日下道德淪喪。”林羽苦嘆。

“不過你還是要注意點影響,現在公司裏的人都說你呢,你和那個姑娘說清楚,對了她叫什麼?”

“謝婷婷。”

“什麼?”秦嬌嬌一愣,驚訝說:“大明星謝婷婷?”

“是啊。”

“林羽,你什麼時候和她有關係了。”

“哎,說來話長啊。”

就在這時,大廳辦公室裏來了一個二十多歲左右的女孩子,赫然正是沈靜。

之前她被林羽送上出租車後,半路殺了回來,跟蹤林羽來到了這裏。

沈靜的出現瞬間引爆了辦公司一羣畜生,畢竟沈靜長得着實不賴,雖然平時脾氣霸道,但是一旦安靜下來,給人一種別具一格的氣質。

一時間,辦公室裏氣氛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望着沈靜,一個四眼仔過去還詢問沈靜找誰。

沈靜嫣然一笑,掃視着全場,悠然道:“我找林羽。”

林羽在辦公室聽到有人找他,走出門,眉頭一皺,心想:她怎麼來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