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羽臉色驟然一變,冷冷道:“好囂張啊,上一個說要對付我的人已經變成了我的奴隸。”

說的正是施瓦格里。

“喲呵,口氣真大,你以爲這裏是你謝家那鄉下地方?”

黃立冷笑一聲,他本能的以爲林羽估計是謝家的哪個子弟,沒見過什麼大世面,所以在白素面前充大尾巴狼,裝比呢。

謝家從世俗界來看,是大世家,有錢也有高手。

可是在萬藥宗這種和仙界都有關係的大勢力來說,那就完全不夠看了,所以謝家那邊發生了權利更迭的事情他們完全不知道,自然也沒聽說過林羽,也沒興趣去聽。

“黃立公子,息怒,息怒啊……”謝安心中顫抖,心想真是倒黴,怎麼一來就遇到這種倒黴事。

黃立有心借林羽逞威風呢,所以一擺手說道:“滾蛋,老子認識你嗎?”然後朝林羽說道:“知不知道這地方是誰的?我爸的,你知不知道在這裏能開這種地方意味着什麼?”

林羽奚落道:“你鬥不過我,所以拿出你老爸嚇唬我嗎?你也就這點本事了。”

黃立面色一變,平時他最恨的就是別人說他靠他老爸,因爲他本身天賦很差,修爲一般,要不是有老爸給他靈丹妙藥吃着,否則他是斷然達不到現在程度的。

“你找死!”黃立還沒說話,他身後的胸毛大漢瞪大眼睛罵道:“黃立公子,還請下令,讓我把這傢伙抓回去。”

白素被嚇得一跳,她沒想到黃立他們會衆目睽睽之下真的要動手,她本意只是讓黃立他們離開而已。

慌忙說道:“林先生是貴客,你們不能動手,否則就是有辱萬藥宗的名聲。”

“有辱名聲?他是貴客?”黃立邪異笑道:“若真的是貴客,我斷然不會動手,可他算是什麼玩意?就這個吊絲也就只配在普通人面前裝裝比而已,想要在我面前裝比,沒那麼容易。”

見黃立膽子這麼大,白素心情焦急,咬了咬嘴脣,眼圈都要紅了。

黃立嬉笑道:“也罷,看你這麼可憐,讓這小子當衆給我跪下,至於你,嘿嘿嘿,現在跟我走……”

說着就要朝白素腰肢摸了過去,白素被嚇得連忙後退。

黃立卻是不管不顧,笑道:“在本少面前裝什麼裝,放心,今晚我們幾個大老爺們會伺候好你,哈哈哈……”

頓時,白素臉色煞白一片…… 周圍人看到這一幕都是搖頭苦嘆,大部分人自然是同情白素的遭遇的。

畢竟這麼一個小姑娘,一看就是未經人事,今晚卻要經受這麼多人的摧殘,哎,想想就可惜……

可是,縱然這些人同情白素,爲白素出頭那是斷然不敢的。

就在這時,林羽一把拍掉了黃立伸向白素的手掌,冷聲道:“這麼多人看着呢,你可真給你爸長臉,要我是你老爸,絕對一掌把你給拍飛咯!”

“曹泥煤的,你真要找死。”

黃立說完,他身後的一羣狐朋狗友就把林羽給圍住了,尤其是之前的胸毛大漢,罵罵咧咧道:“麻痹的,看我不把你腿給打斷。”

林羽也被激起了火氣,罵道:“來啊,誰怕誰?”

聽到這,張棟和謝安都是爲林羽捏了一把汗。

果然是年紀輕啊,絲毫不知道他現在面對的是誰,就這黃立在外島誰人敢惹啊,這倒好,直接忒上了。

張棟此刻也沒好臉色了,朝謝安冷冷說:“你們謝家這是要找死啊。”

聲音很大,看似對謝安說話,其實對黃立說明他和這兩人沒什麼關係。

“好好,現在你就是給我磕頭也沒用了!”黃立冷笑。

“你傻子吧,我說過要給你磕頭了麼?”林羽搖搖頭,驟然間,一巴掌直接甩了出去。

“啪……”

完全是沒有預兆的,黃立就被摔飛了出去。

這一巴掌林羽可是運用了百分之百的力道,一巴掌甩的黃立把後面的牆都撞開一道裂縫,好在這黃立也是練武之人,否則的話恐怕全身骨頭都要斷了。

然後他震驚的站立起來,捂着火辣辣的臉龐,一臉不敢置信的罵道:“你你你……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怎麼,不服氣嗎?”林羽說道。

“譁……”

這一刻,屋裏的衆人才反應過來,黃立公子被打了,擦啊,這個叫林羽的是要搞事情啊!

“好好,打得好……”

黃立捂着臉,正欲發狠話,沒想到林羽一個箭步衝了過去,揪着他頭髮又是一巴掌甩了過去。

“讓你囂張。”

“瑪德剛剛就見你不爽了。”

“啪啪啪……”

“你爸是李剛就厲害了?打的就是你……”

“啪啪啪……”

足足甩了好幾巴掌,邊上黃立的小弟們不是不想上去幫忙,實在是愣住了,而且林羽衝過去的速度太快,等林羽把黃立扔出去的時候,一切已經結束了。

足足被甩了十巴掌啊,黃立整個人眼冒金星的,癱軟的坐在地上。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啊……”

黃立說完,他衆多的狐朋狗友這才反應過來,一個個拎着拳頭衝了上來。

“敢打黃公子,找死!”

胸毛壯漢一拳頭揮了過去,林羽簡單感應了一下,頓時冷笑不已,太差了,這些人實在是太弱了,一個個都是連仙品境都未達到的渣渣,也敢和他作對?

就在衆人以爲林羽絕對要被教訓的時候,林羽對着胸毛壯漢就硬碰硬砸了過去。

“砰!”

“咔擦……”

骨裂聲在大廳響起,然後便傳出胸毛壯漢的慘叫聲。

一羣人一個激靈,這才觀察起林羽境界,發現看不透,且有着仙品境的那種靈力特質……

頓時,跟着黃立混的一羣人神色緊張起來,這他孃的是起碼是仙品境啊!

頓時,這些人止住了腳步。

林羽冷哼道:“來啊,誰怕誰啊,有本事來……”

一羣人又不是沙比,雖然跟着黃立混的,平時欺負欺負人絕對跑在第一,可現在對手是仙品強者,如何能比?上去不是找虐麼?

然後一個個還沒等林羽動手,一個人被自己倒下,“啊……我的胸被震的好疼。”

“我腿……我腿站立不穩了。”

“啊,好強……”然後自己往地上一躺,沒了聲息。

林羽:“……”

這特孃的什麼情況?林羽一臉懵逼,他哪知道這些人一個個都是人精,最會的就是裝死……

黃立掙扎着站起來冷哼道:“小子你有種,不過這事不會這麼容易玩的。”

說完他拿出腰間的一個金屬狀圓筒,喝道:“一支信號箭,千軍萬馬來相見……”

“竟然是萬藥宗的求救信號令!”有人直接驚呼。

“完了完了,沒想到這黃立這麼毒辣,竟然直接用出信號令,這是要弄死這小夥子啊。”

隨後,金屬圓筒朝門口射出一道火光,門前頓時亮出一道紅光,一閃一閃煞是好看。

張棟面色煞白一片,驚恐道:“你們完了,這是我們萬藥宗的信號令,信號令一出,萬藥宗的執法隊就必須出現,懲治鬧事者,你們要是被執法隊抓住,後果不堪設想……”

白素也焦急的不得了,想不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頓時急的眼圈都紅了,“怎麼辦啊,怎麼辦啊,嗚嗚嗚……”

林羽神色不變,縱然執法隊過來又怎樣?先不說他自身實力,光是說說他現在的職位,可是仙君,雖然這官位不是最大的,可是至少也讓萬藥宗投鼠忌器吧?

黃立哪知道林羽有倚仗,見他不說話還以爲林羽怕了呢,頓時囂張道:“小子,知道我們萬藥宗的執法隊不?告訴你,能進入執法隊的都是仙品五層的高手,你完了!”

謝安心裏咯噔一下,一屁股坐在地上,只覺得腦袋嗡嗡的。

完了完了,早知道會惹此大禍,自己幹嘛讓林羽來這裏啊,現在一切都完了,不僅林羽會被萬藥宗抓起來,萬藥宗要是追問下來,他謝家絕對要被滅!

正想着,門口處突然傳來一陣騷動,只見三個穿着白色服飾的人徑直走了進來。

“這裏發生什麼事情了?”爲首一個男子說道,他看起來三十歲左右,氣度不凡,面容嚴峻,一看就是混的比較叼的,進來的時候只是微微掃了一眼黃立便不再關注,從這裏可以看出他地位挺高。

“張棟見過龔如山長老。”張棟看到此人面色一變,連忙行禮。

黃立也一掃之前蠻橫的模樣,臉色極其恭敬的走過去,哭訴道:“黃立見過龔如山長老……你可要爲我做主啊,這傢伙打我,請嚴懲……” 龔如山身爲執法隊隊長,權利很好,專門管理外島,有着十幾個手下,個個都是仙品境以上的好手,因此憑藉着這些勢力,不要說外面的人,就是宗門內的人見到他都要客客氣氣的。

畢竟他是執法隊啊,誰敢保證自己不會犯事?要是招惹了他,分分鐘給你穿小鞋,哭都沒地方哭去。

順着黃立的指尖,龔如山朝林羽看去。

“這小子完蛋了。”張棟抹了抹汗水,暗道慶幸,自己幸好第一時間撇清和林羽謝安的關係,否則死都不知道怎麼死。

遠處的人都是搖頭輕嘆,這林羽身手雖然不錯,可錯就錯在太沖動,竟然先動手。

這執法隊可不是吃素的,一旦查實了是你先動手,必定要將你擒拿回去,一旦被抓入萬藥宗,那這輩子也不要想出來了。

龔如山皺眉看向林羽,這一下子,白素面如死灰。

她一來到這裏就聽身邊的人叮囑過,誰都可以招惹,唯獨龔如山絕對不能。

身爲執法隊的隊長,這人手段極其殘酷,曾經有人招惹了他在外島放肆,被他手腳打斷,活生生的被關了五十年,等出來的時候整個人已經瘋了……

“龔隊長,林羽先生初來乍到,不曉得這裏規矩,還請你放過他。”白素急忙說道。

黃立指着胸毛壯漢罵道:“放過他?瞎了你的眼,沒看到剛剛把我兄弟都打成那樣了,你讓我放過他?我十幾巴掌白捱了?”

然後朝龔如山拱手道:“龔隊長,爲了咱們萬藥宗的榮譽,你一定要嚴懲啊。”

龔如山點點頭,朝林羽面無表情說:“先跪下吧,給黃立公子道個歉,然後跟我回去。”

周圍人都是搖頭輕嘆,果然,就算是龔如山也要給黃立公子三分面子,抓林羽的同時,還要讓林羽跪下。

沒想到的是,林羽古怪的看着龔如山,輕笑道:“我跪下?你算什麼東西,也配讓我跪下!”

其他人怕這人,林羽可不怕,先不說他自己的地位,光說他的靠山,那誰人能比?拿出張小凡給他的天府令恐怕這裏所有的人都要跪下。

不過他並不打算把事情鬧得那麼大,免得讓張小凡誤會他靠着他張小凡的名聲在外面胡作非爲。

林羽說完,全場寂靜,落針可聞!

所有人都不可思議的看着林羽,就是連龔如山也是爲之一愣,說道:“你剛剛說我算什麼東西?”

語氣平淡,但是所有人都聽出了他語氣中的寒冷。

謝安腳一崴,差點直接跪了,完了完了,完全沒有挽回的餘地了,他們謝家真的完了。

張棟搖頭輕嘆,哎,強行裝比害死人啊,鄉下來的就是鄉下來的,他以爲面前的人是誰?是他隨隨便便可以辱罵的嗎?現在好了,哪怕天王老子過來,也救不了林羽了。

黃立快要笑岔氣了,見過沙比的沒見過這麼沙比的,現在根本不用他添油加醋了,恐怕龔如山自己都想要弄死林羽。

白素也知道林羽這句話恐怕惹了大禍,心想這事因她而起,急聲道:“龔前輩,這件事是有原因的,林羽也是爲了保護我……”

“不用多說了,還是跟我走一趟吧。”龔如山猶如看一個死人一般的看着林羽說道。

林羽輕笑道:“跟你走,你憑什麼理由?”

“我是這裏的執法者。”

“好,你說你是執法者?但是之前白素被人欺負,要被人擄走你在哪裏?”林羽突然指着黃立,“這個人欺男罷市,你不僅不管他,還反而教訓起我來了?要知道,我剛剛那麼做,也是幫你的忙,既然你不懂怎麼執法,我來教你!”

“什麼?你說我不懂得執法?”龔如山死死的盯着林羽。

這一下子,所有人都愣住了,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林羽完了!

白素也急了,朝林羽說道:“林羽,你你……少說點……”

誰知道,林羽不但沒少說,反而笑道:“身爲執法者,公然包庇欺男罷市者不說,反而還要對我這種良民要動手,你說你有什麼資格做執法者?”

“你算什麼東西,也敢質疑龔如山長老。”黃立扇風道:“龔長老,還請馬上把這小子抓住,帶回宗內聽候發落。”

龔如山點點頭,朝林羽說道:“好,既然你覺得我沒資格,那我就把你帶回去,看看我到底有沒有資格。”

話落,龔如山就舉起手掌,一時間,仙品八層的實力已經爆發了出來。

林羽不屑一笑,只不過仙品八層罷了,而他可是已經仙君境了,這點實力也敢在他面前逞威風?

正欲動手,沒想到一道嬌喝傳來:“住手!”

衆人看了過去,就看到一個扎着兩條馬尾辮的俏皮少女從門口走了進來,少女身後還跟着一個白鬍子老者以及一個穿着萬藥宗服飾的人。

林羽也扭頭看去,心頭一動,竟然是上官仙兒,隨後他看向上官仙兒身後,震驚發現那個老者竟然是藥老。

由於藥老在羣裏的頭像就是他本人,所以林羽認得出。

至於另一個穿着萬藥宗服飾的,林羽估計是萬藥宗的某個高層,此次是陪藥老和上官仙兒呢。

龔如山停在半空中的手緩緩放下,朝藥老旁邊的人彎腰恭敬道:“葉江南前輩。”

聽到龔如山的話,大廳衆人全都不可思議看了過去,萬藥宗有宗主和副宗主兩個大人物管理,而這葉江南,正是萬藥宗的副宗主,一人之上萬人之下,據說,萬藥宗真正的宗主常年閉關,所以萬藥宗平時做主的都是這個葉江南。

“竟然是副宗主葉江南。”

“天吶,他親自接待這一老一小,這兩人到底是誰?”

不少人都暗地猜測着,林羽聽着周圍人的話心頭恍然,也是,憑藉着藥老的身份以及上官仙兒的家族,這兩人能讓葉江南陪着,也算是葉江南的榮幸了。

畢竟他萬藥宗再大再厲害,能有仙界的勢力大麼?

黃立和他的狐朋狗友們也連忙激動行禮,心中激動地心想:這一次一定要表現表現好,免得副宗主對他們有什麼不好的想法。

隨後,上官仙兒緩緩來到林羽面前,高傲的罵道:“你這個禽獸,沒想到會在這裏遇到你……” 林羽此刻是懵逼的。

他哪知道這麼巧會遇到上官仙兒。

上官仙兒和藥老剛剛要前往內島,就發現這裏一陣紅光閃爍,聽了葉江南的解釋,上官仙兒才知道這裏有人鬧事,抱着看熱鬧的無恥心態,她就提議過來看看,隨後便看到了她日思夜想的那個禽獸,那個奪走了她第一次的禽獸。

見上官仙兒怒視着林羽還罵他,葉江南臉色一冷,說道:“仙兒妹妹,這個人招惹過你?”

一大把年紀了還叫上官仙兒爲妹妹,也真是夠厚臉皮的。

果然,上官仙兒死死盯着林羽說道:“當然惹過我了,要不然我會罵他是禽獸?”

黃立心中一動,暗道正好,連忙道:“稟告宗主,這小子公共場合之下辱罵我萬藥宗,還出手打我們,我們顧及萬藥宗臉面,沒有動手,沒想到這小子還得寸進尺,請嚴懲。”

這話說的很溜,完全是信手拈來,想來也不是第一次胡說八道了,林羽白眼一翻說道:“你特麼吹牛逼吹上癮了是吧……”

“住口!”葉江南冷冷道:“事到如今還狡辯,我說呢,一進來就看你賊眉鼠眼的,一定不是好東西,果然,你不但在這裏惹是生非,還是仙兒妹妹的仇人,看來真的要把你抓起來。”

龔如山點頭道:“我馬上把他抓起來。”

“哦?真要把我抓起來啊,我可是你的貴客邀請來的呢。”林羽朝上官仙兒笑眯眯說道。

上官仙兒臉一紅,還真是她通知林羽來的呢。

葉江南說道:“廢話少說,像你這種奸詐之人就得抓起來……”

“咳咳……”話還沒說完,上官仙兒不好意思道:“葉江南前輩,我覺得吧,這裏面可能是有誤會。”

葉江南:“……仙兒妹妹什麼意思?”

上官仙兒朝林羽怒聲道:“這傢伙雖然是禽獸,但是我覺得平白無故的不會打架,所以肯定有誤會。”

林羽點頭,隨即把剛纔黃立欺負白素的事情說了一下,最終說道:“所以我說,這龔如山不分青紅皁白要抓我回去,他有什麼資格做你們萬藥宗的執法者呢?”

葉江南冷哼道:“廢話少說,先抓你回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