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衛自然不知道,他剛剛躲過了一劫,此時他正帶著骷髏獸大軍,圍獵御靈塔第三層的精靈。

這第三層的精靈,一共有兩個等級的精靈,六級跟七級精靈,相當於人類武者的戰王跟戰皇級別,以林衛面前的實力,沒有小飛的幫助,只能對付實力稍弱的七級精靈,碰到實力強大的七級精靈,他只能遠遠躲開。。【外戚毀梁2段凝挂帥】

王彥章,是後梁帝國最後的脊樑。挂帥之初,三日破敵,攻克德勝渡及南岸其他渡口,將李存勖趕回黃河以北,何等威武!卻為何在之後連吃敗仗,節節敗退,以至於重回原點?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別忘了王彥章的副手——北面招討副使段凝,「外戚

《五代十國往事》第276章外戚毀梁2段凝挂帥 岩石點了幾下北斗單兵終端,開始查詢,所有參加演習的突擊隊資料。

突然,岩石眼睛一亮,馬上鎖定西南戰區一支新成立的突擊隊。

龍魂基地,亡靈突擊隊,成立時間不到一個月……

磐岩見岩石半天沒說話,忍不住問道:「隊長,查出來了嗎?是什麼突擊隊?他們為什麼那麼牛逼?可以抱着10式到處跑。」

但岩石好像沒聽到一樣,繼續盯着終端,還露出笑容。

陳凌,你果然沒讓我失望!等演習結束,我就去報告。

磐岩看着一反常態的岩石,一臉懵逼。

隊長,這是怎麼了?

全軍覆沒還能笑出來。

不應該啊。

說到陣亡,岩石就一臉鬱悶。

隊長剛才被對方用10式重狙打個措手不及,才著道,而自己想反擊的時候,卻被對方用鏡子陰了一把,接着剩下的隊員也接連陣亡。

他們可是提前潛伏在這裏,佔盡天時地利,跟對方耗了兩個多小時后,卻被對方將局面反轉。

3分鐘,只是3分鐘,他們堂堂王牌突擊隊團滅。

太憋屈了!一切扭轉只在瞬息之間,根本沒時間反應。

他們弱嗎?每年的軍事演習,成績都排名前五,還成功幹掉過對方的首長。

這樣牛逼的存在,卻被分分鐘秒殺。

這也太丟人了吧!

磐石越想越鬱悶,更加想不通,岩石為何這個表情。

而岩石全程不搭理磐石,將亡靈的介紹看完后,才將終端收起來,下令道:「龍岩突擊隊,全體都有,收隊。」

這……

磐石心底更加不解,但很清楚岩石的性格,對方不打算解釋的話,也沒辦法,只能無奈點頭,跟着撤退,前往演習中心。

此刻,陳凌幹掉龍岩突擊隊等人後,拿起終結者狙擊槍,招呼亡靈等人,深入沙漠區域。

他當然知道在場的是岩石,在地獄營認識的兄弟,但他並不打算與對方見面,省得尷尬。

畢竟,自己剛才毫不留情向對方開槍,將對方淘汰出局,還一槍一個,幹掉對方的隊員。

走了一段路,陳凌發現這裏廣闊無垠,想了想,道:「烈炎,你與火焱,火牛負責東邊,有情況馬上彙報。」

「是。」

「戰龍,你帶其餘人人從西邊穿過去。」

「是。」

「我從這裏直線過去,一旦有情況馬上彙報,大家務必注意安全,還有更厲害的突擊隊在後面。」

「是。」

隨後,陳凌與亡靈等人分開,潛伏往前沖,尋找敵人。

一路過去,陳凌不敢託大,非常小心翼翼,畢竟最厲害的對手沒出現。

那就是西北戰區,龍炎的龍焱突擊隊。

龍頭對這支突擊隊評價很高,將其列為最強對手。

這支突擊隊與別的突擊隊最大的不同就是,每個人隊員都身手了得,作戰經驗豐富,幾乎都是兵王級別,擅長搞襲擊,在多次的軍事演習中,他們藉助偷襲技,成功斬首對方的首長。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被列為演習黑名單,一旦參加演習,會被對方首長當成重點消滅對象,畢竟首長都不想在演習中被摘掉頭顱,搞得灰頭灰臉。

就連蕭邦的龍麟突擊隊也吃過對方几次大虧。

所以,陳凌盡量將速度控制適中,小心謹慎觀察四周,謹防被偷襲。

30分鐘后,陳凌出現在2號區域的盡頭,對着耳麥道:「亡靈,彙報位置和情況。」

耿戰道:「報告,我們距離盡頭還有100米,沒有發現敵人。」

何辰道:「報告,我們距離終點位置80米,沒有發現異常。」

陳凌道:「行,先來這裏匯合,東北方向,位置參數是115.176.12。」

「是。」

10分鐘后,亡靈等人來到陳凌的身邊。

陳凌帶着他們,再次對最可能藏身的地方,搜尋起來。

這時,鐵旦忍不住嘀咕道:「那個厲害隊伍是龍焱突擊隊吧?」

鄧旭無語道:「廢話!都找大半天,你才反應過來?」

鐵旦道:「不是,我只是不確定,而且,我們尋找這麼久,一無所獲,我以為搞錯了。」

何辰提醒道:「你們小聲一點,說不定那些傢伙就藏在某處看着我們。」

王彥跟着道:「不對,找了大半天,對方好像憑空消失一樣,無影無蹤,他們會不會不在這裏,或者被淘汰了?」

「老大,你覺得呢?」王彥轉頭看向陳凌。

唰。

耿戰等人的目光也齊齊落在陳凌的身上,他們也覺得奇怪,一點蹤跡都沒有,好像不在場一樣。

陳凌感受到眾人的疑惑,卻沒有作聲。

他也很奇怪,。

按理說,龍焱突擊隊不可能被人消滅,但沒有進入這裏,也不太可能,畢竟通過前面的區域,就會來到這裏,以對方的實力,只會更快抵達這裏。

讓陳凌詫異的是,他的掃描技能也沒辦法將對方找出來,看來自己的掃描技能也不是萬能的,本身的實力強大才是硬道理。

陳凌沉默片刻,道:「小心一點,對方肯定在附近。」

這是戰爭的第六感給他的感覺,儘管他們暫時找不到對方,但對方肯定來過這裏。

耿戰想了想,道:「修羅,還有一個地方,我們沒去。」

說着,他打開單兵通訊設備,在戰術終端點開一個區域,道:「這是最後的的演習地形,1號區域,沼澤。」

鄧旭瞬間驚呼道:「不可能吧,他們躲在沼澤里,不要命了嗎?」

何辰跟着道:「沼澤是死亡之地,到處都是紅樹林,非洲鱷,吸血蚊,什麼玩意都有,一不小心就會萬劫不復。」

王彥道:「對啊,這只是演習,他們不會拿生命開玩笑吧?」

亡靈等人一時之間,議論紛紛,都認為龍炎突擊隊不可能藏在沼澤。

陳凌搖搖頭,嚴肅道:「對他們來說,演習就是實戰,真正的戰場,走吧,去沼澤。」

「老大,真的要去嗎?」

王彥想到沼澤那些可怕的玩意,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陳凌罵道:「廢話!害怕的,別說是老子的兵。」

這下王彥不敢再吭聲。

這時,何辰拍著鐵旦的肩膀,道:「哥,你怕嗎?」

鐵旦搖頭,道:「跟着老大之前,挺害怕的,但現在,習慣了,習慣了。」

何辰微微一笑,轉頭看了一眼手上的狙擊槍。

習慣嗎?剛才沙漠作戰,他除了第一槍,後面都沒機會開槍,不是自己不想開槍,而是根本找不到人。 「啊……」隨著扳手男的倒下,另外幾人七竅流血,倒在地上,他們終究是抵受不住陳宇的精神力,心膽俱裂而亡。

大鬍子慘叫一聲,他高大的身形高高的飛了起來,然後重重的撞在一根柱子上,他噗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後背的脊骨劇烈的疼痛,他的脊骨被這一擊給撞斷了。

「我說,浮雲小區八號別墅,人,人我送到那裡了。」大鬍子滿口鮮血,到了這一步,他是不敢再強撐下去了,他結結巴巴的吐出了一個地址。

「那裡的主人叫什麼?」陳宇俯下身子問:「他為什麼讓你去拐孤兒院的孩子?」

「那裡的主人姓……姓郭,我不知道他要幹什麼,他,他只讓我把孩子帶過去,就給我一筆錢。」大鬍子哆嗦著,不停地向外噴著鮮血。

「姓郭?郭旭?」陳宇盯著大鬍子。

「我不知道,我只管拿錢做事,兄弟大家都是江湖中人,你,你就放了我吧。」大鬍子身上的匪氣現在消失得無影無蹤,他低聲哀求道。

「饒了你?」陳宇冷笑一聲道:「抱歉,如果這次放你走,我良心上怕是過意不去。」

「我都說了,你剛才說要放了我的。」大鬍子慘叫道。

「我只是答應你,留你一條全屍。」陳宇冷笑一聲,他緩緩起身,一波精神力衝擊了過去。

咔嚓一聲,大鬍子身上骨骼盡碎,他兩眼大睜著,再也沒有力氣掙扎了。

陳宇轉身給警方一個通知,然後便閃身去浮雲小區了。

他擔心的是這次的事情是郭旭搞出來的,本來郭家和唐家是要聯姻的,不過後來陳宇的出事讓郭家一無所獲。

不過郭旭那小子這一次應該是不死心,陳宇的心中突然隱約有些不好的預感,他擔心唐雪會出事。

他連忙拿出手機給唐雪打電話,但他心中一沉,唐雪的手機,卻已經關機了。

陳宇心中一凜,他心中湧出一絲不祥的預感,他不敢在耽擱,向那個地方跑了過去。

就在陳宇往浮雲小區趕的時候,唐雪已經按到了指示,到了這個小區的8號別墅。

她終究還是放不下這些孩子們,母親過世的時候,她只有十二歲,所以她知道失去母愛的人有多可憐,所以她才會這麼挂念著這些孩子,她生怕自己一個不配合,這些孩子們就會被砍去手腳乞討。

「扔掉手機,到三樓來。」她剛踏入別墅,手機里就發來了消息。

唐雪咬咬牙,她扔掉了手機,然後按下了電梯,到了三樓。

三樓,郭旭丟下了手中的電話,他哈哈大笑道:「盧順,你果然神機妙算啊,那女人果然乖乖地走到我們這裡來了。」

別墅的頂層,諾大的客廳里坐著兩個人,一個人是郭旭,另外一個人則是劉景業的狗腿子盧順。

最近幾天劉景業倒是老實多了,但盧順這種人,是屬於那種天生的狗,他過幾天不翻出來浪花來就會感覺混身不自在,劉景業消沉了以後,他就跑過來跪舔郭旭了。

「郭少,對付唐雪這種女人太簡單了,她心地善良,只要掐准她的軟肋威脅她,我相信她會乖乖地配合的。」盧順恭維道。

「哈哈,好,難怪劉少之前這麼看重你,你簡直就是軍師啊。」郭旭哈哈大笑,隨即說:「最近劉少不怎麼出來玩了,他是真的被陳宇打怕了?」

「當然不是。」盧順的臉上露出一絲陰冷的笑意來:「劉少最近在養精蓄銳,之前陳宇所帶給他的,很快他就會一併還給那小子。」

「好,期待著劉少崛起,哈哈。」郭旭十分得意。

這時候,一名保鏢帶著唐雪走了進來。

唐雪一看到郭旭,她的臉色不由得更加白了幾分,她失聲道:「郭旭,怎麼是你?」

「哈哈,唐雪,沒想到是我吧?」郭旭甚是得意,他哈哈大笑道:「你姐現在正忙著和何氏合作,怎麼想辦法她都不出來,所以我只能從你身上下手了。」

「你想幹什麼?孩子們在哪裡?」唐雪失聲叫道。

「你放心吧,那幾個小姑娘都在地下室呢,恩,這幾個是長得真水嫩,我把她們洗乾淨養幾天就可以下手了。」郭旭嘿嘿一笑。

「你要對她們幹什麼?」唐雪憤怒地問。

「能幹什麼啊?嘿嘿,我多多少少有點戀童,尤其是小女孩最喜歡。」郭旭嘿嘿一笑。

「不過我更喜歡的,還是你和你姐這種漂亮的女人,現在馬上給你姐打電話,讓她過來找你。」郭旭站起身:「多虧了盧少,想出這樣的辦法來,否則的話你們姐妹怎麼會乖乖地送上門來?」

「你的目標是我姐?」唐雪突然明白了過來,她退了一步:「你到底要幹什麼?」

「不,是你和你姐,呵呵,唐心宜這個賤人,居然敢拒絕和我們郭家聯姻,她真的以為抱上了陳宇的大腿就能為所欲為了?」郭旭咬牙切齒地說:「我郭旭真的是那麼好拒絕的?」

「今天你叫她過來,你們姐妹兩個好好的讓我爽一爽,以後我們就互不相欠。」郭旭冷笑道。

「你休想,你這麼處心積慮地騙我過來就是為了這些?」唐雪恨恨地說:「郭旭,你真的不是人,你連孩子們都不放過,我慶幸我姐沒有嫁給你。」

「閉嘴,電話在這裡,馬上打。」郭旭扔出手機。

「郭少,這種女人,不給她點顏色瞧瞧,她是不會順從的。」盧順嘿嘿一笑,他取出一小包白色的粉末:「試試這個吧,讓她服下一點,她就能欲仙欲死的,到時候你要她做什麼,她都會順從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