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辰看著聖老親和的面容,心裡一暖:「那,就開始吧,」 林辰朝著聖老笑了笑,走到巨口之內,站定之後,雙手平放在石門之上,規則的力量融合進火焰聖經和冰雪聖經之中,雄渾的紫氣從手掌間湧出,這紫氣夾雜著火焰的規則之力如同咆哮的瀑布不斷衝擊著石門,

力量在不斷湧現,石門上金色的印記在火焰聖經和冰雪聖經力量的沖刷下逐漸被點亮,以林辰手掌的地方為核心,片刻之後整個石門的表面都被金色的符文所纏繞,波光閃爍,光芒耀眼,閃爍的電弧也變得柔和起來,帶著某種韻律逐漸跳動起來,

彷彿是受到某種力量的牽引,林辰的身體逐漸透過石門,消失在休息室當中,

咆哮,

很難想象這裡是一個人為的空間,林辰的身影出現在無雙君王印的內部空間中,整座殿堂全是有域外飛石形成,雷霆與鐵血鑄成的殿堂,以域外飛石為大殿,整個空間遍布著肆虐的電光,抬起頭入眼星空瀰漫,星辰在頭頂閃耀,四周四人合抱粗細的柱子刻畫著泰坦神族的身影,門口兩座巨大的泰坦神族雕像肅穆望向前方,釋放出無比恐怖的威壓,氣勢恢宏,讓人想要跪倒膜拜的衝動,雷霆在耳邊咆哮,雷光將整座殿堂照亮,這是銀色的雷霆之力,

「這就是泰坦神族的獸口吞天嗎,」林辰喃喃自語道,

「獸口吞天,這不僅僅是泰坦神族的獸口吞天,可以說著無雙帝王印就是傳說中的雷霆聖經,」聖老的眼神有些凝重,之所以剛開始不告訴林辰,是因為他自己也不是很確定,然而當進入到這裡的剎那,聖老的記憶便和聖堂錄中記載的畫面重合起來,無雙君王印,泰坦雷霆殿,

林辰環顧四周,雖然在剛剛跟聖老的交談中對於這雷霆的力量已經有所了解,但是真正身臨其境卻又是另一番感受,

電光雷霆依舊在閃爍,林辰觀察了下四周,發下沒有任何的危險,便一步踏出,

林辰的身體剛一動,整座宮殿的雷霆開始咆哮起來,泰坦神族留下的泰坦雷霆殿豈是那麼簡單就能進入的,林辰的身體剛剛有所動作,全身便被肆虐的雷光緊緊纏繞,整個身軀便被雷光吞噬,林辰甚至沒能說出一句話身影逐漸消失在電光之中,

轟隆隆,轟隆隆,

接二連三雷霆不斷在耳邊咆哮,林辰逐漸恢復了知覺,

「哎呦,靠,這是怎麼回事,我的頭,」林辰拍了拍昏昏沉沉的腦袋,剛剛被雷霆包裹,雖然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依然震的人身體發麻,運轉起聖經心法紫色的能量在妖珠力量的幫助下運轉全身,運行了一個周天發現身體並沒有受到傷害,只是頭有些蒙,林辰抬眼看了看四周,周圍的幻境已經發生了改變,如果說剛剛站立的地方是大殿的話,那這裡就是內廷,四周空無一人,只有身高三米多的泰坦神族的雕像神色暮然的站在四周,內廷當中依舊是域外飛石和雷霆的世界,

林辰苦笑出聲,能夠製造獨立空間的人都是蛇精病,每次進入都會被玩的****的,林辰暗罵一聲,

抬眼望向前方,一座被雷霆包裹住的王座靜靜的安放在那裡,林辰謹慎的移動了下身體,發現沒有像上次一樣被電光吞噬,這才一步步的走向那王座面前,

王座的後背雕刻著無比詭異的圖案,包裹住王座的雷霆順著那圖案的線條流轉,那王座的材質不知道由什麼做成,巨大的王座宣誓著主人曾經的威嚴,

林辰情不自禁的摸向王座,口中喃喃自語:

「這應該就是泰坦王者的龍座,看來這裡確實是泰坦雷霆殿最核心的部分,」

林辰的手指剛剛接觸到那不斷遊走的雷霆,觸手可及的雷霆彷彿在躲避什麼一般瘋狂的後退,只有那線條上遊走的雷霆絲毫不為所動,林辰的手指不斷向前,這閃爍的電光開始變得不安分起來,一道道雷霆開始變得狂暴,隨時都可能爆發,

瞬間,聚集在一起的雷霆纏繞上了林辰的手臂,電光在林辰的身體上逐漸擴散,慢慢的包裹住了林辰的雙手,彷彿在跟林辰交流一般,林辰也閉上雙眼,就這麼感受著王座上雷霆的力量,

「林辰,怎麼了,」

聖老看到林辰突然閉上眼睛,疑惑的問道,聲音從腦海中傳來,打斷了林辰和雷霆的交流,對於自己的身體林辰現在感到十分奇怪,自從三次烈焰焚體,吞噬青木造化丹吸收妖珠之力后,林辰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無論是從強度,靈敏度,還是協調性取得了難以想象的突破,可是剛剛手指尖接觸到那雷霆之力,讓林辰的心有些顫動起來,那是一種莫名的吸引,

「沒,沒什麼,就是感覺到這雷霆的力量跟我好相有種莫名的牽引一樣,」林辰回答著聖老的話,鬼使神差的坐到了王座之上,王座是根據泰坦神族的體積製作的,林辰的身體坐上去那身影十分單薄,聖老感受到林辰有些反常,身形一閃出現在林辰旁邊,還沒等聖老繼續追問,一道巨響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轟隆,

左邊的一座泰坦巨人的眼睛亮了起來,動作從僵硬到流暢,原本暮然的神色變得憤怒起來,

「我們沉睡了一萬年,你竟敢踏足我們的領地,還佔據了我王的位置,你簡直是自尋死路,」泰坦神族高達三米的身軀不斷的前行,右拳中咆哮的雷霆力量將泰坦神族的手臂包裹,恐怖的力量,朝著林辰的方向狠狠擊去,

「雷霆斬,十方俱滅,」

雷霆一斬,十方無影蹤,被打擾了沉睡的泰坦神族一拳轟出,直撲林辰的面門,這一拳上肆虐的電光計劃劃破了空間,帶著刺耳的尖利聲憤然而下,

林辰在泰坦神族說話的時候就已經清醒過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根筋搭錯了竟然坐到了那王座之上,要知道大賢製造的空間危機四伏,必須要步步為營,林辰今日的舉動放到平時是不可想象的,火焰聖經和冰雪聖經全力運轉,規則之力也混入其中,林辰憑藉敏銳而嗅覺清晰的感受到了那拳頭上毀天滅地的力量,雷霆的力量幾乎是所有力量中最為狂暴的存在,它超脫於五行之力,

這雷霆斬的力量好強,只能硬接,手臂一抖,蓮華冰刃和焰之牙出現在手中,交叉護於胸前,全身的力量運轉到極致,

「爆,焚天勢起,」林辰大吼一聲,將這席捲而來的拳勁擋在胸前,

林辰及時的清醒過來,讓一旁的聖老長出了一口氣,不過緊接著聖老的面色再度凝重起來,雖然林辰的實力放在九幽之地,除了那些老不死的強者,可以說難逢敵手,可這裡是泰坦神族的地盤,沒想到剛一進來就遇到這麼強的對手,這好像跟聖堂錄記載的有些不符,一想到此處,聖老的心頭微微一沉,要是自己的肉身還在恢復全勝時期的修為,那……

一拳轟在林辰手中的蓮華冰刃上,一陣金屬交戈的聲音響起,林辰感覺到手臂一麻,險些握不住手中的武器,肆虐的雷霆電光鑽入肉體中,讓林辰苦不堪言,在空中翻滾了三次才硬生生止住身形,林辰嘴角浮現出一抹笑容,沒當林辰迎來苦戰的時候,這抹笑容就會出現在林辰的嘴角,林辰興奮了,倉促之間的迎擊讓自己吃了大虧,但是戰鬥才是激發自身潛能最好的方法,林辰從不懼怕挑戰,

「竟然能夠接我一拳而不死,我泰坦神族耶律狂歌欣賞你,不過你既然冒犯了我王的尊嚴,坐上王座,你今日必須付出代價,」泰坦神族耶律狂歌大聲說道,臉上出現一抹欣賞的神色,可能是由於被封印的時間太過久遠,這欣賞的神色看起來讓耶律狂歌更加猙獰了,

聲音如雷霆入耳,震的人心裡煩躁,林辰暗罵了聲大嗓門我聽得見,用不著那麼大聲,林辰給聖老擺了擺手,讓聖老退遠一點,這種級別的戰鬥對於聖老脆弱的靈體來說損傷不小,林辰眼睛一眯,他到現在也沒有搞清楚自己為什麼鬼使神差的坐到了那王座之上,而且那王座上遊走的雷霆竟然沒有對自己造成任何傷害,不過林辰還沒活夠,送別人去死,讓別人說去吧,林辰並未答話,將身體調整到最佳狀態將焰之牙收在腰間,七朵妖異的紅蓮緩緩從林辰的身體中浮現出來,恐怖的高溫直接將周圍的空氣都點燃,

「好,不愧是我讚賞的人,那我們便戰吧,」泰坦神族耶律狂歌身形一閃,龐大的身體和迅捷的速度給人一種強烈的視覺衝擊感,王的尊嚴不容褻瀆,這個侵犯了王的尊嚴的人必須要付出代價,耶律狂歌瞳孔猛然放大,瞬間移動的身形快若閃電的出現在林辰的左側,右拳中銀色的電光蓄勢待發,狂暴的雷霆之力從上而下朝著林辰的腦袋一拳轟下, 「焚天勢起,影殺,」

一上來,林辰就用出了拿手的招牌技能,巨大的刀刃迎著耶律狂歌的拳頭,力量呼嘯而出,

「認真點,這樣是贏不了我的,」耶律狂歌大聲笑道,緊握的雙拳猛然劈下硬生生將影殺形成的巨大刀刃轟碎,隨後左拳橫掃,澎湃的雷霆之力順著拳勁攻向林辰,面對這奔若雷霆的凌厲攻勢,林辰的雙腳猛蹬地面,身形急退,險之又險的避過這一拳,然而還沒等林辰站穩身形,耶律狂歌龐大身體從上轟然壓下,聖老看著處於下風的林辰絲毫沒有擔心,林辰已經不是那個還需要在自己庇護下成長的少年了,如今的林辰已經成長為參天大樹,從林辰冷峻的臉龐,犀利的眼神中可以看到那不一樣的神采,

碰,對拼之下,林辰和耶律狂歌的拳頭狠狠撞在了一起,雷電的肆虐讓林辰的氣血有些翻騰,泰坦神族的強大不僅僅是掌控了雷霆的力量,與生俱來強大的肉身讓泰坦神族即便面對遠古魔龍依舊能夠力戰不敗,對拼之下林辰的肉體雖然強大,但是在耶律狂歌的狂轟亂炸之下身形向後翻騰了數十米,

「這力量果然夠強橫,雷霆的肆虐加上肉身的強大,萬年前泰坦神族掌控九幽之地並非偶然,僅僅是一名護衛就強大到如此境界,那如果是他們的王,那又是何種力量,」林辰的眼睛亮了起來,驅散了雷霆帶給身體的酥麻感,除了自己那個便宜師父之外,這個耶律狂歌可以說是林辰迄今為止遇到的最強大的對手,一般的戰技恐怕是難以抵擋,而且從剛剛的碰撞來看,顯然對方也並沒有出全力,就算自己使用七星踏紅蓮那對泰坦神族那強橫的肉體產生的破壞也依舊有限,林辰的瞳孔綻放出懾人的精光,

「那就好好拼一把吧,」

林辰的目光越發明亮,旋即將焚天勢驅動至巔峰,雙手連彈之下,七朵妖異的紅蓮從身體中飄出,隨著手印的變動,體內沉寂許久的領域之火開始躁動起來,這是從未使用過的力量,溫度開始沸騰,身體開始有些細微的顫抖,紅蓮業火,焚天之勢,領域之火,三種異火不斷崩騰不休,在這雷電肆虐的內廷之中,強行撐開了火焰的世界,

「哦,這火焰,有點意思,」耶律狂歌興緻巔峰,饒有興緻的看著林辰開始步勢,沒有任何阻攔,

「七星開,紅蓮放,焚天勢,領域之威,綻放,」

伴隨著林辰口中的喃喃自語,林辰的瞳孔被紫色的光芒佔據,體內的三種異火,火焰聖經和冰雪聖經,幾乎全部的力量開始瘋狂的旋轉起來,一股讓人顫抖的力量從林辰的身體中浮現,近乎毀滅般的滔天起眼,在這雷電的世界強行破開屏障,如同風暴一般,從體內席捲而出,胸口的三種異火越發不安分,三種異火相輔相生,這可不是壹加壹那麼簡單,三種異火相互疊加那產生的威力要強橫數倍,

這一刻,風捲殘雲,

轟隆,

火焰開始蒸騰起來,伴隨著那毀滅般的烈焰,以林辰的身體為中心,透體而出的火焰不斷吞噬著雷電佔據的世界,溫度急速升高,幾乎點燃了空氣,整片空間在這外力的加持之下顯得不穩定起來,林辰整個身體被火焰的力量所包裹,赤紅色的火焰熊熊燃燒,在火焰瘋狂的瀰漫間,林辰的身體已經隱沒在火焰的海洋中,力量,無窮無盡的火焰力量將雷電驅散,蓮華冰刃和焰之牙已經被融入到這領域的世界中,真正的火焰領域,一種將規則力量運轉到極致,從火焰中釋放,這需要林辰對火焰如同對身體般完美的控制,還需要無比龐大的力量做為支持,三十六天罡異火,每一種都擁有焚燒世間萬物的能力,更何況是三種異火齊齊出動,要不是林辰的身體經過三次烈焰焚體的改造,加上妖珠的強化,哪怕是林辰也不敢如此嘗試領域的力量,不過林辰肉體的強度已經強橫到一定程度,而且對於火焰的掌控也日趨完美,這樣才在今天正式的將領域之威發揮出來,

可以說現在的火焰就是林辰,林辰就是火焰,他們同生同死,宛若一體,在林辰撐開的火焰世界,林辰就是主宰,天下無人能掠其鋒芒,苛刻的條件被林辰一一實現,火焰領域之威再現,

這是林辰從妖族大賢者墓地領悟規則領域力量后林辰首次施展,對於這火焰領域的力量林辰親身體會過這力量的強大,自己可是吃過無數苦頭,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如今林辰掌控的火焰領域雖然面積比那便宜師父小之外,威力更勝從前,林辰的本體親自操控,三種異火的加成,幾乎將林辰變成了毀滅的戰車,讓他每次攻擊都攜帶著火焰領域的威力,每一擊都拼美七星踏紅蓮的力量,不過確定十分明顯,林辰體內的力量雖然雄渾,但是依舊經受不住火焰力量的抽取,就算以林辰此時全力而為,也不過能堅持三分鐘的時間,

三分鐘,僅僅是三分鐘的時間,但是高手之間的爭鬥這三分鐘已經能夠決定很多東西,生還是死,

真正的一念天堂,

……

聖老已經退到了內廷的角落,兩人對碰產生的力量四散,讓聖老皺眉不已,沒想到過了片刻林辰就開始進入暴走狀態,聖老察覺到那聖域的力量,驚異的目光投向林辰的方向,雖然當初聖老目睹了林辰獲得了領域的力量,可是沒想到在這短短的時間能就能夠將其使用,那是神的領域,

「好可怕的天賦,短短半個多月的時間,林辰竟然將火焰領域理解到這個程度,果然不愧是我紫冥的徒弟,」聖老滿臉欣慰的看著處於暴走狀態的林辰,記得當初那個為了修鍊陽氣而努力的少年,那個為了親人而捨生忘死修鍊的青澀少年,如今真的已經長大了,聖老的眼中閃過一絲柔情,林辰可以說是自己唯一的親人了,這突然爆發出的力量讓聖老感覺到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強大,真的很強大,從這力量的餘波上來看,林辰此時所展現出來的力量比之自己全勝時期也不成躲讓,

「火焰領域,這麼年輕就掌握了規則的力量,」泰坦神族耶律狂歌眼神變得凝重起來,感受到林辰的變化,銅鈴般的眼睛微微一縮,旋即將雷電的力量覆蓋全身,身為百戰而生的鐵血戰士,他們從來不懂得什麼叫做大意,如今林辰所展現出的力量已經讓身體感覺到危險的存在,如果還像剛剛一樣恐怕會付出慘烈的代價,泰坦神族從來不會犯這個錯誤,

「雷霆斬,崩壞,」

伴隨著耶律狂歌的怒吼聲,銀色的雷霆開始躁動起來,噼里啪啦的電弧四射,無數的雷霆從周圍彙集到耶律狂歌身旁,隱隱間一股不弱於林辰的領域力量浮現在林辰面前,狂暴而癲狂,然而耶律狂歌並沒有大意,望著身旁聚集而來的銀色雷霆,心中戰意昂然,對於這個褻瀆了王的尊嚴的傢伙,耶律狂歌已經沒有了多少責怪,自己也算是泰坦一族中的佼佼者,而能夠跟自己力戰不敗到現在,足以證明林辰的強大,強者就應該受到強者的尊重,此時耶律狂歌已經在心底認定了林辰強者的姿態,,

「轟,」

翻騰的雷霆銀狼開始肆虐,瘋狂的力量不斷充實著電光,好像一條飛舞的銀色雷霆彙集而成的巨蛇,朝著林辰掠去,

面對著即將攻入自己領域的暴虐銀蛇,林辰的瞳孔閃爍著妖異的光芒,輕輕的抬起右手,蒸騰的火焰不斷從身體中湧現出來,

「這就是領域的力量嗎,這種力量……還真是強大呢,」

猛的一握拳,火焰四散,若是擁有無窮無盡的力量作為支持,那此時的林辰就將會徹徹底底展現出什麼叫做瘋狂,舉手投足撼天動地,一舉一動,撼動山河,這就是領域的力量,

聖王之境,掌控三十六天罡異火其中之三,紅蓮業火,焚天烈焰,領域之火,火焰之規則,完美,這種力量的掌控會讓聖元大陸所有自以為是的天之驕子汗顏,這是天賜俊才,妖孽一般的人物,

「呼,吸,」

長長的呼出一口氣,一股灼熱的熱浪從林辰的口腔中噴發,紫色的雙目散發這妖異的光芒,雷霆聚集而成的暴虐電光在林辰的瞳孔中逐漸放大,嘴角微微翹起,一抹笑容浮現,輕輕一拳,火焰化作流星,直接與面前的銀色雷霆相撞,

「轟隆,」

霎時間的爆發,讓聖老險些睜不開眼睛,然而更讓聖老吃驚的是,耶律狂歌彙集而成銀色雷霆在林辰的一拳之下,迅速分崩離析,暗淡下去,剛剛還瘋狂咆哮的電光,在林辰的一拳之下轟然翻轉,已驚人的速度潰敗,

這一拳,如火神降世,烈焰滔天,

那一拳摧枯拉朽的風采, 轟鳴聲響徹整個內廷,那是雷霆不甘的咆哮,在泰坦神族耶律狂歌難以置信的目光中,彙集在一起的銀色雷霆化為虛無,四散在周圍,而林辰的火焰領域在不斷放大,逐漸將耶律狂歌龐大的身體納入其中,

「這怎麼可能,」耶律狂歌在面對著狂暴如斯的雷霆,眼中閃過一抹瘋狂的色彩,拼,拼到地,戰鬥不到最後一刻,沒有任何人可以輕言勝利,

他是泰坦神族中最優秀的強者,他守護著這方天地不受侵犯,在面對著鋪天蓋地的火焰,耶律狂歌將雷霆吸入口中,形成肉眼可見的漩渦,

「這是雷霆的帝國,泰坦神族永遠不休,既然戰,那就戰個不休吧,」

雷霆入體,耶律狂歌彷彿天神下凡,銀色的電弧不斷在身體上爆裂,在聖老凝重的目光中跟林辰的火焰領域瘋狂的對撞到一起,暢快淋漓的笑聲在內廷中顯得如此豪放,

「這是雷霆入體,天神下凡,嘗嘗這滋味吧,」耶律狂歌瘋狂的大笑,然而笑聲還沒有完全落下,就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彷彿被突然卡住了脖子,

在耶律狂歌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林辰三種領域之火其出,猶若實質的火焰將雷霆包裹在其中,天神下凡般的雷霆鎧甲在火焰的灼燒下,很快成為了塵埃,

「火焰領域,這威力為何如此強大,」

看著不斷灼燒著自己的異火,耶律狂歌想到的不是痛苦,而是對於打破天神下凡這種力量的恐懼,

「紅蓮練魂,焚天練體,領域之火凈化,凈化時間一切力量,將其化為虛無的狀態……」林辰首次開口,一簇火苗在林辰的手指尖泛起,

「果然如此,原來是凈化的力量,好吧,少年,你勝利了,」泰坦神族耶律狂歌說完這句話,就停止了動作,全身上下迅速的開始石化,一如初見時那邊,

「這就完啦,」林辰詫異的看著火焰領域中的石像,心裡有些不敢置信,這麼虎頭蛇尾的結果是自己怎麼都沒有想到的,搖頭嘆息了一聲,剛準備收起火焰領域,這消耗太恐怖了,哪怕是林辰也有些吃不消,

正在這時,林辰的耳邊響起了一陣金戈鐵馬的聲音:「不錯的小子,如此弱小的修為就有這麼強大的戰力,真是能讓耶律狂歌如此推崇,不錯,真的很不錯,」話音未落,剛剛進入這裡的感覺又來了,還沒有收回領域之火的林辰暮然的走到王座面前,一屁股坐在了上面,瞬間電光四起,雷霆的力量將林辰包裹起來,銀色的雷霆開始不斷旋轉,雷霆四散,

電弧閃耀,王座背後的圖案開始瘋狂的運轉,瞬間在聖老吃驚的目光下,林辰的身體再次消失不見,

……

天空是黑色的,村莊一片殘垣斷壁,

「不能忘,死也不能忘,」

「我是誰,我是耶律皇天,泰坦神族,我身上流淌著父親強者的血脈,」

「我註定要凌駕九天之上,成為九幽主宰,」

「母親,我對你說過,你的兒子註定會統治這片土地,將幸福帶給大家,」

萬年前的九幽一片荒蕪,天空的色彩依舊明亮,泰坦神族作為這片土地當中的一員,艱難的生存著,一個泰坦神族孩童,望著被毀壞的村莊,堅定的發下誓言,

「咦,父親,你看那個孩子怎麼了,這個村子怎麼回事,」一道清涼的聲音從耳邊傳出,耶律狂歌瘦小的身體抓著一位成年的泰坦神族說道,

「為了生存啊,」年長者無奈的嘆息一聲,牽著耶律狂歌的手臂走向了站在那被毀掉的村莊里的孩童,

「小傢伙,你叫什麼名字,」

穿著破舊衣衫,剛剛發下誓言的孩童明亮的雙眼看著眼前的年長者,大聲的說道:

「我,我叫耶律皇天,」

年長者一手牽著耶律皇天,一手牽著耶律狂歌三人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下,

年長者叫做耶律松是泰坦神族的王族,耶律皇天在是十三歲的時候為了感謝這位將自己養大的親人,拜耶律松為父,九幽的環境越發惡劣,泰坦神族由於缺少王者被其他各族壓在身下,苟延殘喘,

耶律皇天天賦出眾,更是從一出生就掌握了泰坦神族與生俱來的雷霆之力,爆裂的雷光,

日子在一天天過去,終於有一天耶律皇天外出修鍊,回來的時候看到了門口掛著的白帆,父親耶律松戰死,那一夜耶律皇天發狂了,一個人重進兇手的營地單人匹馬將全部兇手擊殺,沒人能夠想象到只有耶律皇天竟然有如此實力,

那一年,耶律皇天十五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