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錦軒跟阮灝來的時候,封辭正準備去一趟稽查院找昨天那位江科長。

「我來開車吧。」林錦軒看封辭掩飾不住的疲倦,當先開口。

封辭沒拒絕,林錦軒將車開去了稽查院。

一路上,阮灝也沒以往那麼多話,只默默的坐在副駕駛。

半個小時后,車停在稽查院門口。

他們剛到稽查院門口就被保安攔下來,與此同時,一輛黑色的車也剛好停下。

能進去的人都是稽查院的人。

副駕駛座上下來一人。

只隔了幾米遠,阮灝清楚的看到那人的側臉,直接開口,「哎——卧槽,那不是昨天那妹子嗎?她年紀輕輕就是稽查院總部的人?」

林錦軒看了一眼,直接拿起手機,打開稽查院總部的官方網站,並搜索詞條——潘明月。

顯示出來的內容讓林錦軒甚至覺得有些恍惚:

紀檢部科長(二級),潘明月。 「你怎麼不說話?」阮灝沒認出來潘明月,只看著身側似乎對此並不驚訝的林錦軒,挑眉。

林錦軒收起手機,看了眼後座的封辭。

封辭顯得極其冷靜,他只開了後座車門,垂眸下車:「去找江科長。」

他沒說話,林錦軒也就把手機收起來,潘明月當初是跟秦苒一個年級,按照正常情況,潘明月現在應該才畢業,他也確實沒想到,她這個年紀進了稽查院總部不說,職位還不低。

**

潘明月沒有注意到封辭他們,她到了稽查院之後,直接找到了江科長。

「封院之前就把你外派了,沒想到還是瞞不過你,」江科長看著潘明月,搖搖頭,「這是他們老一輩的博弈,一處你知道吧,他們處長剛調到稽查院,當年外星隕石案件,一處就沒停止過想要調用隕石資源的想法,一處的事情我們管不了,但他們要用這個動封院,稽查院又要一波換血,封院在調查之前他們簽訂的資源協議。」

封樓城在京城根基還是薄弱,他雖然跟秦家關係不錯,但秦家也不是什麼領域都管什麼都能去差一腳。

潘明月跟何晨之間案件都歸屬重型基地,程雋自然能插一腳。

但稽查院這次跟一處的事情他們還真不好直接插手。

上面這麼多老傢伙等著在背後陰他們一手,封樓城這一次也是先發制人,把潘明月摘出去。

「好,你把封院最近的走動資料給我。」潘明月頷首,表示了解。

她拿著一大本案件去了自己的辦公室。

走在18層的路上,每一個人看到她都會對她投以敬畏的目光。

潘明月辦案的速度很快,不僅是她個人的天賦,還有她認識的各種人脈,以及在129的內部資料,從邊境回來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18層的人對她都非常服氣。

「組長,我們接下來怎麼辦?」羅謙從外面走進來,給她端了一杯茶。

潘明月一隻手按著電腦,一隻手接過羅謙的茶,「你去把我的狗接回來。」

那隻狗是陸照影的下屬老六的軍犬,老六死後,那隻狗也退役了,潘明月直接辦了領養手續,這隻狗很聽話,平日里不僅會跟著潘明月,也會跟著宋律庭跟潘明月的三個室友。

羅謙去接狗了。

潘明月電腦上的視頻才顯示出來,正是129的一個中級會員,「反饋的結果還有半個小時,還有一個小時。」

「謝謝。」潘明月放下茶杯,禮貌的朝他道了謝。

掛斷視頻后,潘明月才打開地圖,又把江科長送過來的封樓城最近的行程對比了一下。

半個小時后,她才起身,一手拿著電腦,一手拿著手機給江科長打電話。

**

江科長此時正在咖啡廳正同封辭這幾個人一起。

封家的事情外界知情的人不多,但封辭的幾個發小差不多都知道了。

此時一行人都停在酒樓的樓下。

「他手裡多多少少會有點消息,只是不知道他肯不肯放點風,」江科長冷靜的站在大門口,對封辭跟阮灝道:「他是楊先生,國際案件的組織人,這個人的履歷很厲害,封院當初三請他都沒把他請到稽查院。」

他這麼說,封辭跟其阮灝兩人都知道不簡單。

一行人正說著,江科長接了電話。

與此同時,酒店門口出現了兩個保鏢,緊接著封辭跟林錦軒兩人直接上前試圖交涉。

這兩個人事先都聯繫過這位楊先生,只是對方的助理並不給他們申請邀約。

也是無奈才出此下下策。

「那幾個人是誰?」楊凱看了封辭他們一眼。

「封樓城的兒子。」助理回。

楊凱微微頷首,一處跟稽查院的事他知道,只是這渾水他不想參與。

腳步也沒停,在兩個保鏢的保護下直接離開。

封辭跟阮灝臉他正臉都沒看見。

「這怎麼辦?」阮灝看向江科長,「他不見我們啊!」

別說見不到,連他的身都近不到。

「很正常,人家國際峰會的常客,連京大都為了他的課程而讓步。」林錦軒查過他的資料。

這邊楊先生還沒上車,後面一輛車停下來。

計程車後座下來一個女人。

「江叔叔,我有件事情問你,」潘明月的車羅謙開走了,她打了車過來,並給司機付了錢,才走向江科長,詢問他封院的事情,「封叔叔是不是去過這三個地點?」

她打開電腦,電腦上剛顯示收到了一份郵件,地圖上標了三個紅點。

「對。」江科長確定了那三個地址,點頭。

「那我知道他在哪幹什麼了。」潘明月喃喃開口。

封辭阮灝這幾個人看到潘明月的驚訝還沒緩過神來,剛到車門的邊的楊老先生回了回頭,一眼就看到了潘明月,挑了下眉,「明月?」

潘明月回過神來,看向聲源處,認出來這是楊非的遠房親戚:「楊爺爺。」

「你們認識?」這位楊爺爺看了封辭幾人一眼,又關了車門,權衡了一下利弊,才道:「你們跟我上樓。」

並對酒店的經理開口:「今天酒店不開業。」 陸陸續續出現的東西,讓整個大地開始向影族人們所熟悉的世界接近。

而見到其中一些熟悉的植物之時,控制不住情緒的幾名影族人,更是大呼小叫起來。

對此,‘神史’大祭司只是微微皺了皺眉頭,就笑了笑將此揭過,因爲她想起當初楚霞大人,給她模擬這些東西的時候,她自己的反應似乎並不比這些人好上多少。

於是,她穩定情緒,繼續控制着世界,按照神史的講述一步步運轉。

隨後,便是大地的各種故事,春夏秋冬四季的出現、爲大地製造熱量而噴發火山、因爲意外而引起的森林大火、爲大地帶來淤泥的洪水、爲改變地形而產生的地震、地面生物爲建立秩序而爆發的戰鬥……

總之,都是些被學者們修飾地跌宕起伏的故事,這些顯然是一個不少地被添加了進去。

【最初跟着祖神大人上陸的種族之中,有33個種族因爲祖神大人的喜愛,而獲得了偉大的智慧,它們建立了部落……】

出現在衆人眼中的,是一羣各式各樣,大小不一的生物,它們帶給影族人的唯一印象,就是‘強大’,開山裂地,騰空入地……

(好危險的世界),這顯然十幾名影族人的心聲,而在這之中,赤影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這種生物怎麼會在這兒?”不過,她的疑惑並沒有人去解釋,即便聽到的‘神史’大祭司也沒有在意。

【隨着時間的推移,這些種族開始互相爲爭奪領地和食物,大大出手……】

故事繼續表演,這時候的‘神史’大祭司,倒是缺了不少崇敬。

因爲她知道,這其中很多是學者們自己造出來的故事而已,但看戲的影族人們倒是被這些,各種強大種族的戰鬥給嚇地臉色慘白,一次戰鬥就毀滅高山,填平湖泊,修改河道之類的東西,顯然不是此時的影族人能夠想象的。

“這是【上古時代】的故事。”‘神史’大祭司嘆息一聲,控制着世界繼續。

“那些強大的種族罔顧了祖神的期望,爲了私利而相互征伐,眼看着大地就要變成海洋一般的混亂世界,祖神終於憤怒了。”

“祖神降下神罰,剝奪了這些種族的‘智慧’,將它們分散着趕回了海洋、趕入了高山、趕下了地底,還地面一片清淨。”

這時候的講述,是有‘神史’大祭司說出來的,但對此,衆人都沒有介意。

他們在看到那些強大的種族,因爲沒有了智慧之後,而變地混亂的生活,對祖神的威勢感到了深深的畏懼;同時也對這些不爭氣的傢伙受到懲罰,感到一絲絲快意。

(這就是爲什麼它們沒有智慧的原因嗎?)看着在地底四處遊蕩的巨型生物,赤影會意地點了點頭。

這時,背景般的講述仍在繼續,話題開始進入重點。

【自然世界的‘上古時代’,隨着祖神的憤怒而結束,祖神重新選擇了一些更爲弱小的種族,賜予了他們智慧……】

這時候,影族人們終於欣喜地,在這些種族中發現了自己的同類,那是古時候的影族。

這讓影族人倍感親切,而對於這些故事的認同感,也因此提升了不少。

而隨着時間的推移,故事中的影族發展,與他們所知的古代影族歷史也越來越契合。

其中某些影族許多年前的傳說,也開始相繼在這些故事中出現,看着那些前輩們,爲生存而奮鬥,與自然相抗爭……赤影幾人都感到一絲感動。

而這時,畫面卻突然一轉,向北而去……

【有了上古時代的經驗,祖神爲了這些種族好,已經不打算再給予他們任何幫助,一切都讓這些種族自力更生,但祖神,畢竟還愛着自己所創造的種族們。】

看着開始出現的那種四翼生物和無翼生物,赤影心中一跳,注意力更是集中起來。

【因此,爲了避免再一次重複前人的故事,祖神在這些智慧種族出現的同時,又以自身爲模板,創造了一個全新的種族,就是‘神之一族’,又名爲‘朋族’。】

【他們中的一部分擁有四翼,負責在天空中巡視大地;另一部分無翼,卻擁有強大的力量,負責在大地上建設文明。】

一個個部落出現在了世界之中,看着這些強大的物種,赤影感到了一絲真實,卻也認識到了雙方的差距。

當然,她更清楚了‘神之一族’與‘神’的差別。

【他們,是所有種族的‘朋友’;是自然世界的‘監控者’;也是祖神最關愛的‘各族神明’。】

視線中神族的出現,有了之前影族所帶來的歸屬感,這些影族人對其真實性已經毫不懷疑。

講述之中的朋族,是一個友好、強大、充滿智慧、代表着祖神的種族。

他們中的強者爲【神】,管理世界;中者爲【師】,建設文明;下者爲【基】,支撐部族。

他們保護了弱小的遁甲人;懲罰了用其它生物爲工具的靈人;指引着黑骨族人打倒了邪神……

事實上,對於是否告訴影族人,有關其它文明物種的情況,朋族長老院還有過一陣子討論。

最後還是在楚易說了句:“遲早要知道,現在由我們朋族先挑明瞭,以後無論是在其它物種傳教,還是影族遇到其它了物種的時候,我們都能獲得好處。8051大人帶來的好處,棄之不用,過期作廢。”

於是,在神史之中,無論是黑骨族、遁甲族、影族、靈族、甚至之後祖神在恢復秩序的海洋製造的海族,都被詳細描述,併成爲祖神分配之下,應該接受朋族指引的種族。

依靠着8051帶回的各族歷史,這個神史只需要針對各族進行細小的變化,就可以在各族內部通用。

而由此,就能看出朋族的野心。

只是,現在開始接受這種教育的,還只有影族而已。

就連朋族內部的遁甲族,也因爲遁甲族對朋族過深的瞭解,而處於謹慎的情況下,讓長老院和神庭到現在都還在討論細節,按預計恐怕要和朋族使用的神史一同發行。

而對於神史之中,朋族一開始沒有出現的原因解釋,則是因爲,祖神需要教導朋族各種知識,以培養朋族的個體實力,還要檢驗朋族是否合格。

對於祖神這種負責任的態度,衆人表示感動……

而神史發展到這兒,影族人已經接受了大部分的設定,事實上,最先接受的應該是‘神史’大祭司她自己。

盛寵蜜愛:總裁的隱婚甜妻 至於沒有接受的地方,也只是在於他們還無法理解,甚至無法腦補而已。

【在完成了朋族的統一結構之後,擁有漫長生命,卻已經勞累了這麼久的祖神,認爲終於可以休息了(該退場了=。=),但他還是不太放心(- -)。】

【於是,他將自己的意識分離出了一部分,在朋族衆多的神明之中形成了一名、擁有祖神賜予的知識以及特殊能力的神,他將配合朋族的神明,一方面監督朋族的行爲;另一方面也幫助朋族,管理衆多種族。】

【最終,祖神得以休息。(大boss退場=。=)】

伴隨着溫和聲音出現的,是散入虛無的祖神。

而赤影等人也終於看到了她們真正熟悉的世界,從朋族的南部邊界到影族的裂影平原,甚至那之間的大峽谷,也被衆人認出。

接下來故事,當然就是修改的最少的地方了。

那就是,朋族有記錄的一些歷史上的重大事件,只是對於這些重大事件的幕後進行了細節修改而已,例如將某些災難譽爲祖神的考驗,某些不好的事情推到‘惡’的身上。

事實上,這些東西並不需要給影族人看,但‘神史’大祭司自己看上了癮,認爲毫無影響的她,索性將這些東西也一股腦兒放了出來,反正在外面給影族人講故事時,她也不是沒講過。

而其後,則是有一個關鍵點,那就是製造高層清楚,普通民衆只是以謠言流傳的‘惡之月’。

在《雙月神史》之中,‘惡之月’給出了新的解釋。

【在海洋世界時,被祖神所散播出來的惡,因爲祖神的疏忽,而逐漸強大,最終在天空凝聚出了‘惡之月’。】

【本來祖神可以輕鬆解決惡之月,但睿智的祖神在思考之後認爲,應該以惡之月來凝聚衆人,讓大家重歸最初的團結,並讓人們親自消滅惡之月,以證明自己。】

【於是,祖神保留了惡之月的存在。而惡之月也不斷地散發着自己的邪惡,影響着世界。】

【等到祖神沉睡之後,惡之月更是迅速發展,它們並不認爲祖神所創造的朋族能夠阻擋它們,於是,它肆無忌憚地膨脹着,按朋族預計,惡之月最快兩百年內,就將降臨世界。】

有關‘惡之月’的謠言在朋族內部已經傳出很久,大家都已經進入了空幻所考慮的習慣階段。

而現在,‘惡之月’謠言開始流入影族,按照朋族的計劃,不久以後,它還會連同修改的《雙月神史》進入其它各族,成爲朋族以後對抗敵人的又一利器。

“怕什麼,有祖神在,我們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在看到朋族那個與惡之月大將戰鬥的歷史,雖然經過修改,衆人也已經認識到惡之月的強大。

雖然因爲楚霞等一干朋族神明的強大讓他們產生了一些信心,但十幾名影族人依然有些擔心。

“不,這次,祖神不會幫助我們。”

‘神史’屬神的話打破了十幾名影族人的幻想。

“‘惡’本就是祖神懲罰我們所產生的東西,我們要做的就是親自毀滅對方,否者,我們會讓祖神失望。”

“那屬神大人的神……朋族呢?”

聽到祖神不會來幫忙,赤影頓時急切起來,雖然裏面說還有兩百年左右的時間,但從創世之初看到現在的赤影,也開始站在種族的高度思考未來。

她不希望自己的影族,像是那些上古種族一樣,變成沒有腦子的白癡。

微微笑了笑,只是這一個動作,就讓十幾名影族人感到一陣舒心和喜悅。

這裏是意識主導的世界,身爲這個世界製造者的‘神史’,當然可以影響到這些人的情緒……赤影勉強,嘎。

也因此,主動進入幻界的人,都是對幻界製造者完全信任的,因爲你無法確認,自己進去一次出來之後,會不會就變得不是自己了。

而看看此時已經完全將自己,放在第一等的普通文明種族身份,看着眼前高一等的管理者,神之一族屬神身份的‘神史’大祭司的十幾名影族人,就可以知道。

“我們神之一族的朋族,本就是爲了帶領大家,過上幸福美好的日子,並打敗我們的惡而生的,這是我們永生的職責。”

在朋族高層看來,朋族終歸有一天會與敵人遭遇,從現在開始就培養各族與蟲族戰鬥的意識,那將是對未來的最大支撐。

因此,即便是對內部的宣傳,與‘惡之月’的一戰也是重中之重。

這方面,‘神史’所說的,其實就是她自己的覺悟。

因爲她現在已經是能夠使用幻界的靈魂級高期,無論心性、實力,都表明她總有一天會進入幽神。

那麼,幾百年對她們而言,將不再是遙不可及的未來。

而受到‘神史’的鼓舞,十幾名影族人在沒有被影響的情況下,很自然地感受到了充斥空間的戰意與執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