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果真是那句話,博古方能通今。

看完伏羲,去看五帝。

皇帝與蚩尤大戰。

這無疑是我同樣異常好奇的地方,我一直認爲,皇帝就是蚩尤。而蚩尤是誰?是三苗的酋長,三苗,就是現在的所謂苗族。

但是我在讀這個的時候,發現,其實蚩尤,不是苗族的第一個族長,盤古纔是,盤古是苗族的第一古帝。

真相,似乎都在這裏了。

在最後,在與老人的探討中,和我自己的思索中。

我想明白了很多事兒。

三皇也好五帝也罷,他們都是人。

而那個機器,會造出金丹,他們所需要的原料,是中國人,也只有中國人才行,這一點兒,似乎日本人曾經驗證過。

也就是劉望男老孃口中所說的,華夏的密碼。

那個高樓是一個研究室,人類,是他們放養的“牲畜。”就好像是現在人們養豬爲了肉,養狐爲其皮一樣。

他們養人,只是爲了用人去填充那個機器,去製造他們的金丹。

伏羲八卦之源,揣測神明之意。這句話,表達的太多太多。

上古這一批神,他們是對人類有大貢獻的人。

他們鑽木取火,他們教育人們農桑,讓人們生存下來。所以人們說他們是神。

可是現在人養豬,也會去研製各種藥品,研究出各種適合豬的飼料,讓他們生存下來,生存的更好,但是人們真的是爲豬好麼?

有一句古話,用在這裏非常的貼切。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他們做出爲人類的事兒,讓人類生存的更好,跟人類養豬一樣,是有所圖的。豬長的好了,能得到更多的肉。

人類生存的好了,他們能得到更多的原材料。

假如人類是牲畜羣的話。

那些所謂的太古諸神,其實他們是一批牧民。

伏羲八卦之後,揣測神明之意。這句話的意思,可以被無限的解讀。

伏羲八卦,明白了其他衆神的真相。

八卦,讓人類有了自己的神。

八卦開創了道教。

以人類之神,對抗遊牧人類的神。

這就是真相,隱藏在歷史長河裏的真相。

張道陵後天下無仙。

這也是真相。

最後,我找老人要了紙筆,這其中的複雜,繁瑣程度,讓我不得不去梳理,不去理清楚,這一切一切之間的聯繫。

他給我的是毛筆,草紙,說寫完之後,念給他聽。

他還對我說,在我之前,有三人來過,感受各不相同。

他還說,有一個人,跟着一條黑狗。

我嘗試用毛筆去記錄這些東西,還原,我所想的真相。

科技與神話的交織,加上一些所謂的設想。

有這麼一批人,在左右着文明,他們是神,真正的神。也可以理解爲,他們是上一個文明的“人”,他們在嘗試造神,他們可以不是人,是另一種掌握了高科技力量的物種。

地球上一代又一代的東西,他們都在左右。

恐龍的滅絕,人類的崛起。

他們只是在嘗試,在尋找,一個最合適的原材料。

製造金丹的原材料。

終於,他們發現了一種動物,他們的基因裏,他們的血液裏所謂的華夏密碼,是最適合製造金丹的東西。

所以,那個高科技的物種,開始去扶植人類。把人類當成牲畜去蓄養,放牧,他們教會人取火,教會人農桑。

壯大這個羣裏。

忽然,他們認爲的原材料中,有一個人,很有智慧,他叫伏羲,他開創了八卦,他開啓了心智。

他洞悉了一切。

然後,他開始了他的道,讓人類變的智慧。

“伏羲之前,人類只知其母,不知其父。”這一點兒,十分重要,因爲用現在的科技來說,這樣的情況,不是說有悖倫理綱常,而是說,這樣會早就很多近親結婚,近親結婚會生出來什麼?弱智,甚至殘疾。

但是伏羲創立了人道之後。

這羣被他們牧養的東西,慢慢的掌握了智慧,他們會變的聰明。

伏羲無疑是個聰明人,他的道,囊括了太多。

之後的東西,似乎更加可以去體會。去慢慢的思索。

這羣人有了智慧,有了力量,有了自己的道。

可是,豬就算有了智慧,他們可以反攻人類麼?答案肯定是不可能。

所以伏羲八卦之後有了道家。

道教看似在敬神。

其實他們在進行一場屠神的計劃。

這會是一個很漫長的計劃,他們在強大自己,找對抗這些“神”的辦法,這一切,從上古之後開始。

一直到了張道陵。

伏羲第一代神,開創了靈智,他是一個開始。

張道陵時候,是一個終結。

張道陵之後,天下無仙,是因爲他來了一場神戰。

那是整個天下棋盤的終結。

以伏羲八卦的道開始的仙。

與牧養人類的神。

這之中,有了一場神戰!

那纔是衆神隕落的終結。

之後,道教沒落。

——我曾經聽胖子說過一句話,二叔也說過,宋齋的時候我也經歷過。

崑崙龍脈,從不知何時起,祖龍散盡,入秦嶺十萬大山。

分萬千小龍。

聯想到這個,我甚至可以想象,張道陵當時是多麼的天縱奇才。

他用了所有他可以用的力量。

中國的文化,有一個斷層,這個斷層,就是那場神戰。

斷層前,百家爭鳴,瑤池,崑崙,各種大山,各種道教洞天福地,包括胖子一直叫的紫府山。

但是他們在斷層之後,一朝全部沒落。

皆是因爲這場神戰。

這也是阿扎所謂土伯消失的祕密。

神農架的無座神像,指的是誰,不是很明瞭,卻讓我有了清晰的認識。

這更是有人在左右了一場場的戰爭,所爲何事。

那一場神戰,沒有終結。

這一世,纔是終結。

我的宿命,就是張道陵。

最後一個陰陽師。

我把我所有的推測,念給這個老頭聽的時候,他最後給我補充了一句:

天爲陽。

地爲陰。

貫穿天地陰陽,方爲陰陽師。

你是最後一個,因爲你要戰至最後。

孩子,你已博古通今。

可以進山了。

老人放下了二胡。一揮手。

眼前一卷畫卷徐徐展開。

畫卷中有山河。

“龍虎山有一龍已給你。”

“還有一虎,去吧。” 於是許曜就按照約定,在周末跟王思蔥去到餐廳喝茶。

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王思蔥所派人開來的黑色法拉利,就已經在樓下靜靜地等候著。

畢竟自己是要去面見徒弟,而且聽說可能會有客人,許曜自然是不想自己在徒弟的面前丟人,雖然自己不會穿衣搭配,但秦雪會。

秦雪從衣櫃之間拿出了一套西服,這是她特意買回來給許曜的衣物,而且是經過特殊定製的衣服,非常的貼合許曜的身形,穿上去會讓他更加的精神。

「居然是出去的話,那就不能夠太隨便,領子用這個藍色的吧,看上去會正式一些。」

秦雪幫許曜系好了領帶之後,抬起頭看著自己眼前的男人,只覺得自己所仰慕的人,在自己的一番打扮下變得更帥了。

「嗯,還不錯,至少看起來蠻帥氣的。」秦雪伸手拍了拍許曜的前胸,為他壓好西服。

「多謝了。」許曜對她笑了笑。

兩人無意間的四目相對,秦雪卻有些慌張的將自己的目光躲避開來,臉頰也變得有些微紅。

「不用謝……畢竟你是我們醫療協會的副會長,出門在外怎麼說也要重視一下自己的衣著打扮,你可是代表我們醫療協會的形象。」

秦雪幫許曜整理好了衣服之後,便目送許曜出門。

許曜上了車后平平穩穩的來到了銀河大酒店。

這個銀河大酒店是一個五星級的酒店,裡邊不僅有許多山珍海味,服務也特別的周到,這個酒店已經有著四十多年的老歷史,前兩年剛剛重新裝修過現在看起來仍舊煥然一新。

剛踏入酒店內部,就看到門口站著一排禮儀小姐對著自己一邊鞠躬一邊喊著歡迎,整個酒店的色調也是與其他的五星級酒店一樣都是以金黃色為主要色調,畢竟金黃色象徵著高貴和財富,周圍的環境被燈光渲染得如同鑲上了一層黃金。

這是一個服務員走了過來,不用許曜開口,來迎接他的司機就已經上前遞上了王思蔥的名片。

那位服務員看到名片后很明顯的吃了一驚,隨後彎腰來了一個標準的90度大鞠躬。

「請你們隨我過來吧。」

另一邊的王思蔥已經在跟馬少坐在了一起,王思蔥的杯中倒著茶,而馬少的杯中倒著酒。

坐在馬少身邊的外國人,是一個長得牛高馬大的蘇國人,雖然他的身上也穿著西裝,但是他那爆炸性的身材完全不會被遮掩,即使是穿著西裝也能感受到他那魁梧的身形。

「這位就是我的老師,你可以叫他伊萬老師,是蘇國的散打教練,曾經參加過散打比賽,得到過國家級別的冠軍。」

馬元在提起自己這個散打老師的時候,還覺得特別的驕傲,畢竟這可是自己重金聘請回來教導自己健身的老師,不僅教會了自己十分厲害的散打技巧,而且也是自己的得力保鏢。

「我的老師還沒有到,等他到了之後再給你介紹吧。」王思蔥看到這個牛高馬大的外國人心中也是一聳,這個外國人一看就知道不太好惹,要是跟許曜發生衝突,兩個人打起來許曜吃虧怎麼辦?

雖然王思蔥一直知道許曜有很強的實力,但他到現在也沒有摸透許曜到底有多強,到底有多少實力沒有暴露出來。

「王少這裡不是有酒嗎你怎麼反倒喝起茶來了?難道公雞也會下蛋了嗎?」

馬元有些意外與王思蔥居然沒有喝酒,平時王思蔥約他出來吃東西兩個人都是喝酒言歡,有的時候自己喝不動了還被他不斷的勸酒,沒想到現在居然喝起了茶。

王思蔥有些尷尬的咳了兩聲:「因為我的老師不允許,我們的老師比較注重養生之道,所以在他的面前我不能靠近煙,也不能靠近酒,甚至不能靠近美女。」

聽到這馬元有些不屑的說道:「你的老師管你管的可真多,真嚴格。我老師基本上都不怎麼管我,你老師收你這個徒弟,要了你多少錢?」

「他沒有收錢,我的老師不是很重視名利。」

聽到這個消息馬元倒是有些意外,原本他還以為王思蔥是被什麼傳說中的世外高人給騙了,沒想到居然沒有騙錢,而且還是個不重視名利的人。

「聽說你的老師會武功,正巧我也想會一會他的武功,我已經好多天沒有遇到對手了實在是手癢得緊。」

那位名叫伊萬的人似乎是個戰鬥狂,一提到有高手就想要跟高手戰鬥,現在就一臉興奮的樣子左顧右盼似乎非常的期待。

「我的老師基本上應該是擅長養生吧,而且是一個醫生,看起來沒有你的老師那麼專業。」

王思蔥想要努力的為許曜進行辯解,但他們仍舊是一副不太相信的目光,還不斷的科普,告訴他,他自己可能被他的老師給騙了。

就在這個時候,服務員打開了門將許曜帶到。

許曜一出場就看到了兩邊正在進行爭論的樣子,完全沒有注意到他們爭論的中心是自己,而是慢悠悠的走到了王思蔥的身邊說道:「我應該沒有遲到吧?」

「沒有沒有,老師你來得正好,來我給你倒茶。」王思蔥一看見許曜過來,就連忙幫他倒茶送水。

「老師,前幾天我看到你在美眾國的直播,你簡直是太厲害!第一次將我國的醫術帶到了全世界,改變了許多國家對我們的看法。」

王思蔥所說的自然就是許曜跟迪昂那幾場賭約的事情,自己在第一場競猜的時候砸了幾個億下去,沒想到居然一下子就翻了好幾倍!

「早就應該讓他們對我們重新認識了,否則他們以為我們華夏好欺負。」許曜坐了下來,一拿到筷子他就毫不猶豫的將幾個菜加入了自己的碗里。

對於請自己吃飯的人,許曜自然是非常的開心,也非常的樂意。畢竟他最近真氣消耗實在是太多了,不得不多吃點東西來補補身子。

王思蔥看到許曜來了之後,就跟他們介紹道:「這位就是我的老師名字叫許曜,也許你們對這個名字陌生,那麼我說鬼手神醫這個稱號的話,你們會不會有些印象?」

「哦!原來你就是那位神醫,沒想到居然那麼年輕實在是太厲害了。」馬元一聽到許曜的這個稱號,也立刻站了起來與許曜主動握手。 對於許曜來說,他來這裡只是為了參加飯局而已,有人來請他吃飯,他自然非常的開心。

王思蔥家財萬貫請他吃一頓飯也算不上過分,畢竟正式拜師的時候也沒有好好的擺過酒宴。

王思蔥不愧是京城的大少爺,這種飯店估計也是經常來,一拿到了菜單就已經選好了好幾樣招牌菜,並且十分熟練的讓服務員去廚房指名道姓的要求餐廳里的溫大廚親自下廚。

「沒想到王少居然能夠請得動溫大廚,我沒記錯話這個溫大廚似乎好像只接待高級領導人,平常人想要吃到他的手藝還需要進行拍賣。」

馬元聽到王思蔥居然請了溫大廚來下菜,有些驚訝的放下了自己的茶杯。

「溫……大廚?是廚師嗎?他很厲害嗎?」伊萬用著有些拗口的中文問道。

「這個溫大廚的廚藝非常了得,可以說是在京城,乃至於整個世界都非常的有名,在這家國營酒店裡,基本上只有接待其他國家領導時,他才會真正的拿出自己的手藝。」

馬元也不知道王思蔥居然是使了什麼手段,居然能夠讓溫大廚親自動手,看來這個王思蔥對於自己的這個年輕老師倒是非常的信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