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柏師兄,你醒啦”王鶴瞳眼眶含淚的對柏皓騰說道。

“你這是幹嘛啊,我又沒死”柏皓騰笑着對王鶴瞳說道。

“你纔不會死呢”王鶴瞳說完這句話眼淚就不爭氣的掉了下來,王鶴瞳此時的眼淚包含對柏皓騰的心疼以及欣慰。

“好了,別哭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嗎?”柏皓騰用手擦拭着王鶴瞳的眼淚。

“林兄弟呢”柏皓騰向王鶴瞳問道,王鶴瞳沒有說話,它指了指柏皓騰的身後。

“這什麼情況”柏皓騰擡起頭看着後面昏迷不醒的我和二柱子問道。

“前天晚上你被殭屍一腳踹的昏迷不醒,然後…….”王鶴瞳將我們去找飛屍的事情經過詳細的跟柏皓騰說了一遍,柏皓騰一邊聽着一邊向我看了過去,柏皓騰的心裏也在暗暗的佩服着我。

“林哥和二柱子到現在還昏迷不醒呢”王鶴瞳對柏皓騰說道。

“鶴瞳,你將我拉起來,我看看林兄弟”柏皓騰想起身,可他現在一點力氣沒有不說,這身子也像散了架似的,渾身還有些痠痛。

“柏師兄,你還是躺着吧,我昨天看了一下,他們倆只是昏迷了,沒有什麼事”王鶴瞳對柏皓騰說道,柏皓騰這麼一聽,這才放下心來。

“大師姐呢”柏皓騰見屋子裏沒有暮婉卿的身影又向王鶴瞳問道。

“大師姐在樓上休息呢”王鶴瞳答道。

“大師姐她沒事吧”

“我大師姐沒有事,她只是有點累”柏皓騰一聽暮婉卿也沒事,他這心裏更是放心不少。

一直到下午三點多鐘,暮婉卿才醒過來,她搖了搖昏沉沉的頭就往樓下走去,當她看見柏皓騰醒了,她的心裏有些高興,她再看向我的時候,發現我仍是昏迷不醒,她的心裏不由的又有些失落,她也不明白自己爲什麼會這樣。

“大師姐,你醒啦”柏皓騰對站在地上的暮婉卿問道。

“恩,你現在怎麼樣了”暮婉卿向柏皓騰關心的問道。

“我現在沒事了,估計休息幾天就好了”柏皓騰說這話的時候臉上擠出一絲微笑。

“恩”暮婉卿衝着柏皓騰點了點頭再沒有說什麼,她向我走了過來然後將手放在了我的額頭上,暮婉卿將體內的道力輸入到我的身體裏查看着我現在的狀況。經過一夜的休息,我的身體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後背的傷口也在慢慢的癒合着,現在的我只是有些疲憊而已。

“大師姐,林哥他怎麼樣了”王鶴瞳望着我一臉緊張的向暮婉卿問道,她生怕我出點什麼意外。

“沒什麼大礙,他只是有些體力透支,休息兩天就好了”暮婉卿對王鶴瞳說道,王鶴瞳還有柏皓騰一聽暮婉卿這麼說,這懸着的心也都放了下來。

暮婉卿看了一眼躺在中間的二柱子心裏很是糾結,她心裏在想着那具殭屍到底哪去了,爲什麼醒來就不見了。

又過了一天,我也從昏迷中醒了過來,我醒來的時候看到柏皓騰在王鶴瞳的攙扶下已經能下地走動了。

“趙鳴,能給我弄口水喝嗎?”剛醒來,我的第一感覺就是有些口渴,這也許跟我之前失血過多的原因有關吧。

“好的”趙鳴拿了一瓶礦泉水遞給了我,我擰開蓋子就咕咚咕咚的將一瓶礦泉水全喝光了。

“林兄弟,你感覺怎麼樣了”柏皓騰和王鶴瞳見我醒來臉上同時露出了笑容。

“我感覺我這渾身上下就沒有不疼的地方”我呲牙咧嘴的說道。

“怎麼也得養個兩三天才能好”柏皓騰對我苦笑道。

“是啊,你怎麼樣了”我望着柏皓騰又問道。

“我現在跟你一樣,這渾身上下從裏到外就沒有不疼的地方”柏皓騰說的也是大實話。

暮婉卿聽到我們的說話聲,她起身從客廳的沙發上站了起來就向我們這間屋子裏走來,當我看見暮婉卿的時候,我先是客氣的對她點了一下頭,她也衝着我點了一下頭,就算是打個招呼。

“我有件事情搞不懂”我看着躺在我身邊昏迷不醒的二柱子說道。

“什麼事情”王鶴瞳疑惑的問道。

“如果說二柱子胸口的傷是那具飛屍打傷的話,那具飛屍爲什麼不吸他的血呢”我猜疑的說道。

“是不是那具飛屍的肚子不餓啊”王鶴瞳回答道。

“鶴瞳說的這個觀點也不是不能成立,還有兩點,這第一我們是聞到一股說不出來的香味才暈倒的,這山洞裏怎麼會有香味呢,我有點不理解。這第二個就是我們醒來的時候天還是亮着的,可那具飛屍卻不見了,按理說它不應該離開那個山洞的”我繼續又說道。(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會不會又是一具不怕太陽的變異殭屍”王鶴瞳說到這的時候不由的打了一個冷顫。

“我覺得不是”暮婉卿在一旁搖着頭說道,她對我說的這三點也有些疑惑。

“這件事,我估計這小子多多少少應該能知道一點,還是等他醒了問問他吧”暮婉卿指着昏迷不醒的二柱子說道,我跟柏皓騰還有王鶴瞳也都贊同暮婉卿說的。

“看目前的情況,我們幾個人是走不了了”柏皓騰指着自己,還有我跟二柱子說道。

“是的,怎麼也得把傷調理好再走,再就是那個殭屍還沒着落呢”我點着頭說道。

“現在就別心思那具殭屍的事了,你們還是擔心擔心你們自己的身體吧”王鶴瞳撅着嘴對我和柏皓騰不滿的說道。

“難得受傷一次,這次咱們什麼都不要想,好好的休養幾天吧,放鬆一下,如果不是有殭屍的出現,我覺得這個世外桃源還是挺不錯的”這個時候的柏皓騰的心態放的比較正。

“林道長,你的電話”趙鳴將他的電話遞給我說道。

“哦”我有些納悶,有人找我電話怎麼打到趙鳴那裏了。

“喂,你是誰啊”我接過電話問道。

“你猜我是誰”三哥在電話那頭沒好氣的對我說道。

“原來是三哥啊,怎麼了”我衝着電話問道。

“你那電話怎麼老是打不通啊,你這都走幾天了,我去茅山堂找你好幾次你都不在,你這茅山堂還能不能開了”三哥在電話那頭生氣的說道,由於出來的天數不叫多,我來的時候也沒帶充電器,所以我那電話早就沒電了。

“三哥,我這裏的事情還沒處理完,等處理完這件事情,我回去再跟你說吧,我這裏還有點事就先掛了”沒等三哥說話我就將電話掛斷遞給了趙鳴,一想到這件事我就有點生氣,要不是這三哥亂接活的話,也不至於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這次要不是有暮婉卿在這,我跟柏皓騰,二柱子,王鶴瞳以及趙鳴我們五個人都得把命交待這。

雖然我跟柏皓騰,二柱子我們三個受了重傷,值得慶幸的是我們三個的小命還在,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來,看看我做的紅燒魚怎麼樣,還有糖醋排骨”下午六點多鐘,趙鳴端着菜招呼着我們幾個吃飯。

“好香啊”王鶴瞳閉着眼睛嗅着噴香的菜味一臉滿足的說道。

“還別說,我還真有點餓了”柏皓騰捂着肚子說道。

“這魚是哪來的啊”我指着那條紅燒魚問道。

“院子裏水池養的”趙鳴笑着解釋道。

“我的天啊,趙鳴你可比我敗家多了,那裏面的錦鯉每一條的價值都在三千以上,我還看見幾個花色比較好的錦鯉大約都在上萬價格左右,你就這麼給燉了”王鶴瞳望着盤子裏的那條紅燒魚說道。

“我燉了兩條,鍋裏還有一條呢”趙鳴指着廚房說道,聽了趙鳴這句話,我們幾個人也是醉了。

“這三千多的紅燒魚還真是香”王鶴瞳一邊吃着一邊說道。

“吃飯就吃飯,哪來那麼多廢話”暮婉卿瞪了一眼王鶴瞳說道,王鶴瞳嚇的再沒敢說話。

“這魚確實不錯”柏皓騰也點着頭說道。

趙鳴做的兩條錦鯉最後只剩下了一堆魚骨頭,晚上這頓飯我們大家都吃的很飽,王鶴瞳今天晚上表現的不錯,吃完飯後自己主動的幫趙鳴收拾桌子刷碗。這大大出乎了我跟柏皓騰的預料,我認識這王鶴瞳也有些日子了,這小丫頭吃完東西從來不會去收拾,一般都是讓柏皓騰還有我去給她收拾。

“柏皓騰,這次回北京我打算帶鶴瞳回趟龍虎山,我跟長老也給你請個假,你也回去看看你的師傅,你好像有幾年沒回去了吧”暮婉卿喝了一口茶對柏皓騰說道。

“是啊,已經有三年沒回師門了”柏皓騰說到這的時候,這心裏還確實有點想自己的師傅,平時跟師傅說話也就僅限於電話裏,視頻上。

“那你這次回去就好好休息一下,道教協會那邊我來說”暮婉卿繼續說道。

“那具殭屍呢,會不會等我們走了它會再出現”柏皓騰慎重的問道。

朝華賦 “那個殭屍被我傷的很重,估計它現在早已經死了,這個不用擔憂了”暮婉卿肯定的說道,柏皓騰聽了暮婉卿這番話也把他懸着的心放在裏肚子裏。

暮婉卿跟柏皓騰說話我也插不上嘴,我起身就向屋子裏走去,望着躺在炕上的二柱子我這心裏有點過意不去,同時我這心裏還有點生他的氣,這個臭小子要是當時聽我的話趕緊下山也不會落得現在這個樣子。

“師傅…..”二柱子微微的睜開眼睛喊着我。

“二柱子你醒啦”我激動的看着二柱子說道。

“我胸口疼”二柱子說這話的時候聲音壓的很低,如果不仔細聽的話根本就聽不清。

我將二柱子身上的被子拿下來,然後將他身上的衣服掀開,我看見二柱子的整個胸口都是烏青烏青的,這二柱子傷的是一點都不輕,如果當時不是暮婉卿出手的話,恐怕這個小子也活不到現在。

“你這臭小子,我讓你別跟着去,你就是不聽話,這下好了吧,差點丟了自己的小命”我沒好氣的對二柱子數落道。

“師傅,你就別說了,我困了,我再睡一會”二柱子說完這話又暈了過去。

“他醒了”暮婉卿和柏皓騰聽見我說話的聲音趕緊從客廳趕了進來問道。

“剛剛是醒了,這又暈了過去”我搖着頭說道。此時暮婉卿望着二柱子的眼神有些迷茫。

“林兄弟,這小子一臉的福相,他是不會有事的,你也不用擔心了”柏皓騰走到我的身邊拍着我的肩膀安慰道。

“恩”我望着二柱子點了點頭什麼話都沒說。

趙鳴跟王鶴瞳收拾完桌子刷完碗有說有笑的就走了進來。

“王姑娘,你怎麼知道那院子裏的魚那麼貴”趙鳴笑着問道。

“因爲我師傅他老人家就特別喜歡養魚,他在他的院子裏就養了不少錦鯉,小的時候我經常跟我的師兄們去偷他的魚烤着吃”王鶴瞳一邊說着一邊捂着嘴笑。

“鶴瞳你還好意思說”暮婉卿瞪了一眼王鶴瞳說道。

“那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每次我跟我師兄們被師傅抓到,我師傅只揍我的師兄們,不揍我,一想到我那些可憐的師兄我就想笑”王鶴瞳露出一臉幸災樂禍的樣子。

“我是不懂,院子裏養的那些魚都是我大哥買的,其實我惦記那些魚很久了,這也就是我大伯不在這,我大伯要是在這的話,他纔不會讓燉那池子裏的魚呢”趙鳴笑着說道,他確實不知道這魚這麼貴,當他知道這魚價值不菲的時候,他也沒覺得心疼。

“好了,你們幾個聊吧,我身體有些不舒服,我先上去休息了”暮婉卿說完這話就往樓上走去。

“鶴瞳,你大師姐她好像有點不對勁啊”我向王鶴瞳問道。

“我大師姐就是這個樣子,她不太喜歡說話,也不喜歡熱鬧,就喜歡一個人清靜,你不覺得她這個人很冷嗎?”王鶴瞳說這話的時候將聲音壓的很低,她還時不時的往樓上看去,生怕自己說的這番話被她的大師姐聽見。

“是挺冷的”我點着頭說道。

“你大師姐她多大了”趙鳴饒有興趣的問道。

“我大師姐今年好像不是四十八就是四十九”王鶴瞳認真的對趙鳴說道。

“開什麼玩笑,她看起來頂多就二十四五歲”趙鳴完全不相信王鶴瞳所說的話。

“我沒開玩笑,我說的都是真的,那你看我林哥的年紀有多大”王鶴瞳指着我向趙鳴問道。

“林道長也就是二十三四歲”趙鳴打量着我說道。

“我林哥他都五十多歲好到六十的人了”王鶴瞳捂着嘴笑道。

“這個不可能,我不信”趙鳴看着我搖着頭說道。

“你不信可以問他”王鶴瞳指着我說道,趙鳴再一次向我看來,他看我的眼神有些迷茫,那意思好像在說王鶴說的都是真的嗎?

“我今年確實已經五十多歲了”我點着頭對趙鳴說道。

“怎麼可能”趙鳴瞪着圓眼一臉驚訝的看着我說道。

“我們道家人修煉到一定的程度可以駐顏不老,你看到我們的樣貌其實跟我們真實的年齡根本就不符,這也沒什麼好驚訝的”我解釋給趙鳴聽。

“這太不可思議了”趙鳴驚訝的望着我們幾個說道。

“這算什麼啊,我們龍虎山的老祖宗今年已經一千多歲了,而她的樣貌看起來也就只有十七八歲的樣子,你們要是看到她的話更會驚訝”王鶴瞳在一旁又插了一句,王鶴瞳這句話不僅讓趙鳴驚的張大了嘴,就連我也感到很驚訝,我沒想到這龍虎山居然還有一個一千多歲的老祖宗。

晚上我們四個人也睡不着,大家在一起聊着天,幾乎都是我跟王鶴瞳還有柏皓騰我們三個人說,趙鳴闆闆正正的坐在椅子上認真的聽,因爲趙鳴根本就插不上話。

“長翅膀的老虎?”趙鳴聽到王鶴瞳說他們龍虎山有一隻長着翅膀的老虎後,他有些坐不住了,他站起身子向王鶴瞳問道。

“是啊,看在你這個人晚上給我們做紅燒魚的份子上,我就讓見識一下”王鶴瞳說完這話就將隨身帶的手機掏了出來找出相片給趙鳴看。

“這圖不是p出來的吧”趙鳴望着王鶴瞳手機裏的那張相片問道,相片上是一隻白色的老虎估計有兩頭牛大小,它的後背有一對白色的翅膀。

“切,不信就算了”王鶴瞳將趙鳴的手的手機奪了過來。

“這隻張翅膀的老虎是真的,我去龍虎山見過”柏皓騰在一旁插了一句。

“我最煩它了,它只肯讓我師姐騎它,就不讓我騎”王鶴瞳說這話的時候就像一個小孩子似的。

“老虎是林中之王,如果老虎有了翅膀的話,那可是非常不了得的,所以古人有句話說的好叫如虎添翼。我小的時候我師傅跟我說過龍虎山有隻長翅膀的白虎,由於那時候我的年紀有點小,聽我師傅說這些的時候我也沒當回事,沒想到我師傅說的都是真的”我看着王鶴瞳手機裏的那張圖片說道。

(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我們四個人一直聊到了晚上十二點鐘,雖然我們幾個人聊的很開心,但是我們大家的心裏都在惦記那具殭屍,這也包括暮婉卿,她之前說那具殭屍是活不了了,但是看不到那具殭屍的屍體,她也不敢百分之百的保證那具飛屍就是死了,所以她也在等那個飛屍的出現,如果兩天之內那具飛屍沒出現的話,那可能就沒有事了。

“這時間也不早了,鶴瞳你趕緊上去休息吧”柏皓騰看着牆上的鐘已經快一點多了。

“讓我再陪你們聊一會吧”王鶴瞳有點不想走。

“你不困我們還困呢,你一個姑娘家的,跟我們一羣男人湊什麼熱鬧啊”柏皓騰沒好氣的說道。

“那好吧,我上去休息了,你們也早點休息吧”王鶴瞳說完這話就依依不捨的往樓上走去。

“我也困了,我去客廳睡,你們倆要是有什麼事就招呼我一聲”趙鳴說完這話起身就往客廳走去。

“林兄弟,你睡了嗎?”柏皓騰躺在炕上對我說道。

“還沒有呢,有點睡不着”我躺在炕上望着窗外的月亮答道。

“我也是,咱們倆聊會吧”

“那就聊唄”我笑道。

“你覺得我大師姐這個人怎麼樣”柏皓騰莫名其妙的跟我談起了暮婉卿。

“這個人不錯,道術很高,唯一的一點就是不太好相處”我尷尬的笑道。

“恩,我大師姐這個人就是這樣的,她這個人沒有什麼廢話,也是個說一不二的人,她在道教協會只有跟我還有王鶴瞳走的比較近,至於跟其餘的那些師兄弟走的就不太近了,大家喜歡她卻不敢靠近她。我們會長有心栽培我大師姐當道教協會的會長,但道教協會會長這個位置需要一個有熱心有熱血的人來擔當,可我大師姐這個人的性格孤冷,所以老會長就一直沒有把這個位置交給她,當然我大師姐她也不想扛這個擔子”柏皓騰嘆了一口氣對我說道。

“我是有些看不透你這個大師姐”我苦笑道。

“不僅僅是你看不透,我們所有人包括她的師傅也都看不透她,我認識她十年了,就從來沒就見過她笑”柏皓騰感嘆的說道。

“可是我看得出來王鶴瞳特別的怕她”我笑道。

“那你想不想聽聽鶴瞳的故事”

“說來聽聽”我饒有興趣的問道。

“你別看鶴瞳一天嘻嘻哈哈的,其實她的身世挺可憐的,王鶴瞳是正一教掌教最小的徒弟,也是她師傅最寵愛的一個徒弟。鶴瞳的爸媽是正一教掌教的師弟師妹,鶴瞳剛出生沒多久,他們夫妻二人就出去接任務了,那次的任務是要對付一個三百年的陰靈,由於情報有誤,最後鶴瞳的爸媽被一個修煉千年陰靈要了性命,鶴瞳最後也就變成了一個孤兒,在這件事上,鶴瞳的師傅一直覺得很愧疚,因爲是鶴瞳的師傅安排鶴瞳的爸媽去執行這個任務的。說到王鶴瞳怕她大師姐也是有原因的,因爲鶴瞳的師傅將鶴瞳收入門下的時候鶴瞳還小,所以鶴瞳的師傅就安排大師姐照顧鶴瞳,可以說鶴瞳是大師姐一手帶大的。鶴瞳那一身的本事也幾乎都是大師姐教的,雖然鶴瞳的師傅寵着鶴瞳,但是大師姐對鶴瞳卻特別的嚴厲,只要鶴瞳做的不對,她就責罰鶴瞳。鶴瞳也經常到她師傅的面前告狀,說她大師姐欺負她,而她的師傅每次都只是笑一笑不說話,因爲她師傅也知道自己太過於寵溺這個鶴瞳了,應該有個人去管教管教這個鶴瞳,所以從小到大這個王鶴瞳是天不怕地不怕,她唯一怕的人就是我們的大師姐暮婉卿”柏皓騰說到這的時候發出一聲嘆息。

“鶴瞳也真挺可憐的”我感嘆的說道,同時我也想到了我的身世,我感謝師傅,如果不是他的話我早就不在世上了。

“林兄弟,這件事你千萬不要跟鶴瞳說,因爲鶴瞳的身世在龍虎山是個祕密,知道的人也不多,這我也是聽我師傅說的”柏皓騰囑咐着我說道。

“恩,你放心我是不會說的”我對柏皓騰應道。

“林兄弟,這遷墳的事也完了,你不如跟我們去北京吧”柏皓騰轉過頭看着我笑道。

“我是挺想去的,關鍵我那茅山堂我扔不了,劉梅那四個陰靈的事情還沒辦呢,我哪有心思去北京啊”我無奈的說道,此刻我覺得自己的腦子是一片亂,我現在感到自己特別的累,我甚至產生了想關閉茅山堂的想法。

“你那茅山堂生意也不好,我覺得也沒有再開下去的必要了,你要是加入道教協會的話,吃穿用是不用愁了,這些道教協會都會給你解決,到時候我跟長老們申請一下,讓你跟我還有鶴瞳這一組”柏皓騰一臉正經的對我說道,聽了柏皓騰的這番話,我這心裏確實有點動搖了,我開這個茅山堂也就是爲了營生。

“這個讓我先考慮考慮吧”我沒有急於答覆柏皓騰,我確實要考慮一下。

“那行,你不用着急答覆我,你先考慮幾天把”柏皓騰覺得這件事有戲。

“時間不早了,咱們也早點睡吧”我對柏皓騰說道。

“好的,睡覺”柏皓騰轉過身就睡着了,我沒想到這小子的睡眠質量居然這麼高,說睡就睡。

當我閉上眼睛的時候,王思琪的那張陰陽臉瞬間出現在我的腦海裏,我也搞不懂爲什麼會想起她,雖然我對這個王思琪沒有什麼好印象,但是我覺得王思琪這個姑娘也挺可憐的,如果不是她長着那副陰陽臉,她的男朋友也不會拋棄她跟別人結婚。我心裏也一直在想到底要不要跟王思琪再談一次幫她洗陰陽臉的事,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第一個醒來的人是二柱子,他睜開眼的時候看見我跟柏皓騰在睡覺,他沒好意思打擾我們,醒來的二柱子覺得自己的胸口疼的都無法呼吸了,他現在也只能自己忍着。

“二柱子,你醒了”當我睜開眼的時候,我發現二柱子眼睛是睜得的,而且還露出一副呲牙咧嘴的表情。

“師傅,我疼”二柱子說完這話就哭了起來,眼淚順着臉頰嘩嘩的往下淌,看着二柱子這個樣子我這心裏也有點難受。

“我當時讓你下山,你爲什麼不下山,你要下山的話,也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我拉着個臉子的對二柱子喊道,我這句話說的聲音有點大,把樓上的暮婉卿,王鶴瞳以及客廳了的趙鳴全都引了過來。

“我當時是想下山的,可是我不放心你們,所以我又回去了”二柱子委屈的說道。

“那你身上這傷是怎麼一回事”暮婉卿目漏兇光的看着躺在炕上的二柱子說道。

“我這傷…..”二柱子剛說完這三個字就開始嚎啕大哭起來,我們幾個人莫名其妙的看着二柱子,也不知道這小子哭個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