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校園裏所有的樹木,花草,小山假石什麼的,全毀了,樹倒在地,樹葉枯萎,花草也枯萎了,真的像是被什麼東西輻射了一樣,d大目前已經被封鎖了,夜冥帶着我們找到某個狗洞,我倒是鑽進去了,夜冥和冷陌因爲狗洞太小鑽不進來,夜冥發脾氣的把一整堵牆都吞到了肚子裏。

所以當初爲什麼他不直接吞牆要鑽狗洞?

進去之後校園裏沒有人,學生已經遣散,我們沿着路到了古教學樓的地方。

大概十級地震也沒這嚴重的。

地面完全凹陷,教學樓碎的慘不忍睹,最明顯的還是那一圈紅光留下的痕跡。 在古教學樓這裏非常明顯,紅光以一個凸起來的小石堆爲心,圓形形狀的波痕往外擴散,除了那小石堆以外,周圍的地面全部深深坍塌了下去,出現了一個巨坑。

而那小石堆,是當時我躺着的地方。

看着這慘烈的場面,我心情無複雜。

這一切都是我身體裏紅色人形造成的,既然是我身體裏的,我也不會推卸責任,但我當初的目的,並不是爲了毀滅啊!

“事情已經過去了,小妮子你也別多想了。”夜冥安慰我。

其實我真的沒事,算沒紅光,教學樓依舊會坍塌,教學樓的坍塌是因爲冷陌和兇鬼的戰鬥,只是72個受傷的人是因我而起,可如果當初紅色人形不出來,死的是我了。

我不是聖母,如果知道了這樣的結局,再給我一個機會回到當初,重新讓我選擇是否希望紅色人形出來,我的選擇依舊是,希望。

誰都不想死,我也是。

我蹲下去,撿起一塊破破爛爛的小石子,心滋味沒法道明。

“那些受傷的人,都是怎麼傷的?”我問。

“沒去看。”冷陌說:“報紙報道的是,神經受損,重傷的學生是內臟粉碎。”

內臟粉碎……

冷陌用的詞是,粉碎。

雖然沒死,但那些大學生的後半生,大概是廢了。

因爲我,72個20多歲正值最好年紀的學生,全廢了。

“事情已經造成,你再難過也沒用。”冷陌長臂將我撈起來:“下次發生危險,我會在你身邊,不要再呼喚紅色人形。”

之前冷陌說過,紅色人形的出現,是因爲我心有某種強烈想要呼喚它的念頭。

現在想來,每次紅光從我身體裏出現,確實是因爲我在呼喚。

“我也會在你身邊。”夜冥湊過來說。

冷陌冷了臉:“另外那隻兇鬼處理完你立馬滾回冥界守你的神劍去!”

對了!還有另外一隻兇鬼!

我看着手的小石子。

冷陌說得對,事情已經發生了,我想再多也沒用。

我將石子扔到了地。

“另外那隻兇鬼怎麼辦?”我問他們。

對那72個學生造成的傷害,除了愧疚,說來慚愧,其他任何東西,我都沒法彌補,我唯一能做的,只有繼續朝前走。

“那隻兇鬼不知道逃去了哪裏,不過她的同伴是你殺死的,她必定會來找你報仇。”冷陌說:“所以,夜冥最近跟我們一起行動。”

夜冥對我咧開一個自認爲特帥特迷人特溫暖的笑容。

“你臉抽嗎?”我對他說。

瞬間夜冥被我惹怒了,張牙舞爪的要來揍我,我哈哈笑起來,笑着笑着,眼淚掉了下來。

對不起。

那些無辜被捲進來的人……

冷陌和夜冥沒說話,安靜的看着我流完眼淚,擦乾,我纔對他們扯下嘴角:“走吧,我們離開d大吧。”

出去的時候剛好遇到外面保護現場的警察,被警察訓斥了一頓,我連連道歉,態度誠懇,才得以離開。

這警察估計一輩子都不會想到,將d大校園毀了的罪魁禍首,會是我這樣一個瘦弱的女孩吧。

從d大離開之後我問了關於小莉的事,冷陌說小莉現在一點問題都沒有,已經醒過來了,當然,她之前關於筆仙那段記憶被冷陌抹去了,也記不起來她曾經找過我,讓我幫忙的事了。

這也好,省去了很多解釋的麻煩,我現在也沒有理由去看她了,不過冷陌給了我一張小莉近期的照片。

小莉臉色很好,笑容滿面的,已經完全恢復成一個正常人了。

我把手機還回去給冷陌,很怪的問他:“你爲什麼會存小莉照片?”

冷陌臉紅了一下,別開視線。

我更驚悚了:“你不會喜歡小莉了吧?”

“你不能收收你漫無止境的腦洞!”冷陌敲我腦門:“知道你醒過來會關心小莉又找不到藉口去看她,所以之前我讓人給她拍了照,這樣你能放心了吧!”

原來是這樣,冷陌連這都想到了,他怕我擔心小莉,所以特意讓人去拍了照片……

夜冥買好果汁了,拿着三杯回來,遞給我一杯。

爲了慶祝我身體康復,夜冥提議來央大街逛逛,吃點東西,散散心。

夜冥吸了一口果汁,冷陌等了等,夜冥沒把另外一杯給冷陌,他伸手出來:“我的果汁。”

“我有說給你買嗎?”爲了證明壓根沒給冷陌買果汁,夜冥把另外一杯也吸了很大一口,還故意沾自己的口水,又幼稚又噁心。

冷陌狠狠冷了他一眼。

夜冥挑眉聳肩,無賴到極點。

這兩人之間的互動讓人好笑又無語,我指指前方:“不如……我們去吃丸子吧。”

“好啊!前面有一家的丸子非常好吃,我帶你們去!”一提起吃的夜冥興致高漲,走前面去了。

我和冷陌落在後面。

人羣熙熙攘攘的從我們兩邊走過。

距離次他打了我一巴掌之後,這是第一次,我和他單獨走在一起,那麼安靜的,走在一起。

“小東西。”冷陌忽然叫我。

我應了一聲。

“關於那天的事,我不想做無謂的解釋,解釋再多,你會對我更反感。”他說。

至於那天的事,是打巴掌的事,我知道。

我低下頭,沒吭聲,聽着他說。

“你現在對我那麼生疏遠離,我不生你的氣,是我應該的。但是……”他頓了頓,忽然停下腳步,偏頭看我:“未來的時光還很漫長,你大可以跟着你自己的心,去看看未來的我,對你,到底是怎樣的,是不是真像我那天對你說的那樣,你不是也一直想知道嗎?”

時光還很漫長……

你大可以用你的心,去看看未來的我,對你到底是怎樣……

我擡起頭,陽光自我頭頂傾瀉,我用手擋了一下,光從我手指溜走。

是的。

時光,還很長,很長……

“小妮子。”前面夜冥回頭過來:“快來,要不要吃烤餈粑?”

我微微一笑,看向冷陌,他也正在看我,脣角勾着弧度。

“好,我要吃。”我追去。 夜冥絕對是個徹頭徹尾的吃貨!

男人是吃貨也算了,關鍵是……

夜冥面前擺着甜糯米餈粑,糖餅,甜年糕,甜花糕,雪花落,甜素蒸餃,酸棗面兒,甜白酒煮小湯圓……全是一堆甜食!

一個大男人吃甜食!我都覺得膩!

夜冥吃的太多,桌子擺的食物太多了,很多很多人都朝我們這邊看了過來!

不過相反,冷陌是一丁點甜食都不沾,咬了口烤肉,對夜冥滿臉嫌棄。

“夜冥你爲什麼那麼愛吃甜食啊?”我雖然也愛吃,但到不了他那麼瘋狂的地步。

“你懂什麼。”夜冥不理我,吃相狼吞虎嚥的,真跟只野獸差不多。

“他命裏缺愛,要吃甜的補補。”冷陌冷不丁的說了句。

噗,我忍不住笑起來。

“冷陌你丫的故意找茬!等我吃完了再和你打!”

“夜冥。”我杵着下巴喊他:“你平時除了吃東西以外,還喜歡吃什麼。”

夜冥塞了滿腮幫的糕點,含糊不清的回:“和冷陌打架。”

“……”當時我問冷陌他平時都喜歡做什麼,冷陌的回答也是和夜冥打架。

我深深的再次覺得,自己是個第三者。

“對了夜冥,你這段時間去哪兒了?”吃飯的時候順帶問他。

夜冥大口吃東西,不搭理我。

“他?”倒是冷陌冷哼了聲:“成天在冥界守着那把神劍,對神劍對什麼都心,吃飯都在神劍旁邊吃,盼望着你一死,他立馬能拿到神劍了。”

“你說個鬼!”夜冥不樂意了,從飯碗裏把腦袋擡起來:“我沒想傷小妮子!”

www¸ тt kān¸ co

“所以你守着神劍做什麼?”冷陌冷颼颼反問。

“要你管!”夜冥耍脾氣的繼續大快朵頤起來。

看吧,我是不是千萬電燈泡?

途冷陌去廁所。

夜冥突然拽我:“小妮子,聽說我母親來冷陌家吃飯,你還和她擡槓了?”

我不樂意回憶被冷陌打的事情,悶悶的從鼻孔哼了聲。

“你膽子真大,我母親可是冥王,算宋家有什麼護盾金牌也不敢太得罪她,要不是冷陌搶在她之前打你那一巴掌,她絕對會殺了你的!那時候,沒人保的住你!嘖,你真是……”

我整個人狠狠怔住。

夜冥不會說假話,所以冷陌打我那一巴掌,說的那些話,是爲了救我?!

再加寒羽之前那些尚未說出口的話……

真相不言而喻。

冷陌從未向我解釋過半個字,關於那天打我的事。

他只是說,讓我未來,用自己的心,去考量他,考量他對我的感情。

他對我,是有感情的……

我誤會了他。

我一直以爲他傷我至深,卻沒想到,那份至深的傷害,卻是因爲保護。

冷陌,他……

我……

心的震驚久久沒法平復,導致我再沒胃口吃東西了。

“我母親最近覺得你和冷陌走太近了,可能會來殺你,你自己要小心些,我母親那人,脾氣很大,而且善於僞裝,你別被她表面的溫柔迷惑了。”夜冥又說。

想到那日在湖邊差點被淹死,我不禁冷了聲:“你母親確實善於僞裝,我也確實差點被她殺了,要不是宋子清來。”

“你說什麼?!”冷陌的聲音忽然在我身後響起。

我嚇一跳,回頭過去,冷陌渾身裹着怒氣看我:“到底怎麼回事!詳細說給我聽!”

這氣勢,好恐怖,周圍幾桌人都被嚇走了,我趕忙把冷陌拉回座位,然後把那天在湖邊冥王的事簡單說了說,沒說的多嚴重,都已經過去的事了,現在再說,總有點像打小報告似的。

說完後冷陌一直陰沉着臉沒說話,我也因爲剛纔的事吃不進東西,氣氛頓時壓抑了下來,只有夜冥,沒事人似的,一個勁的胡吃海喝。

等夜冥這個無底洞的胃吃完後,我們三人在央大街閒逛了一會兒,我畢竟體力還沒完全恢復,有些累了,冷陌二話不說勾着我往車走,夜冥還想吃東西,說兇鬼這種時候也不敢出現他一會兒回來什麼的,沒有跟我們回去。

回家的車,冷陌沉默着開車,臉色陰沉的可怕,我有幾次想和他說說關於誤會的事,可話到了嘴邊,卻又咽了下去。

既然冷陌不願意解釋那件事,那麼我算現在提起來,看他現在的心情,也不會卵我的。

況且,日久,終會見人心。

任何誤會都無須解釋,便能懂彼此。

於是我沒有再提起來過了。

一路沉默到冷陌家,他停下車,我剛打開車門,他忽然在後面說:“遲早有一天,我會成爲至王者,便沒人再能動你。”

便沒人再能動你……

我背對着他,偷偷的笑了笑,沒回頭:“好啊,等你以後成爲冥王了,一定要讓我長生不老榮華富貴。”

“簡單。”他回:“你現在要想要,我便能給。”

這個男人有時候,一句簡簡單單的話,都能被他說出情話的即視感。

怪不得,我會那麼喜歡他。

很想很想對他說,其實我什麼都不想要,想的,只是你一句允諾。

不過我能等。

我跳下車。

時光漫長,終有一天,你能懂得感情,我能懂你。

我在門外等他,他從後面來,身形高大陰影罩住我,拿出鑰匙,從我後面傾下來開門。

被他雙臂環繞着,男人淡淡清冷的味道傳入鼻尖,很好聞,又帶着男性特有的荷爾蒙,讓人臉紅。

所以門剛一開我跑進去了。

冷陌在後面說:“跑什麼,我是怪物嗎?會吃了你嗎?”

是不是怪物我不知道,至於會不會吃了我……呵呵噠,我還是跑遠點。

他很不滿的換鞋進來:“身體好了你有什麼打算,宅家裏?”

說起這個……“我要去找老鬼!”

“找老鬼?”冷陌臉一下沉了:“不去。”

他拒絕的太快了吧,都不問問原因,好怪:“爲什麼?”

“老鬼的事不是你我能解決的,你要想去其他地方旅遊,我帶你去,唯獨找老鬼,不行。” 冷陌一定有關於老鬼的事情瞞着我,否則不可能我一提到老鬼他拒絕交談,還拒絕的那麼幹脆。

我站在客廳裏和他爭辯,問他關於老鬼的事,一開始他還會回兩句,後來脾氣發,乾脆直接消失了。

氣的我跺腳。

冷陌越是這樣,我對老鬼的身份越好,但不管老鬼是怎樣的身份,算他是隻普通的鬼,我也要去找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