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楊叔他情況還好嗎?”唐淑穎有些擔憂的問道。

“醫生來檢查過了,一切正常。”

“我們進去吧。”慕尊道。

兩人見到慕尊是個生面孔,不過和唐淑穎一起來的,也沒有多問什麼。

走進病房內,原本沉睡的楊叔因爲身體本能的警惕性,一下子睜開了眼睛。

“楊叔,我們來看你了。”唐淑穎急忙走上前。

“原來是大小姐啊,沒事兒的,我這身子骨還能撐得住。”楊叔語氣有些虛弱,寬慰一笑。轉頭看到後面還站着個人,疑問道:“咦?你也來了?”

“楊叔,今晚青衣堂的人又來找我們麻煩,是他出手幫忙將他們打發走的,要不然今晚的結果還真不好說。”唐淑穎解釋道。

“那真是謝謝這位小兄弟了。”

“沒關係,舉手之勞罷了。況且我也沒有吃虧,是不是啊,唐姐姐。”慕尊笑道,眼神有些古怪的看了眼唐淑穎。

唐淑穎被他這麼一看,俏臉立刻浮現出一層紅暈,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這個無恥厚臉皮的傢伙,在她回房間的時候突然闖了進來,然後霸道的摟住她一通舌吻,最丟人的是她後來還情不自禁的回吻起來,現在想起來臉上還有些發燙。

楊叔見兩人眉來眼去的,也不好說什麼,只能轉過頭來假裝什麼都沒看見。

“楊叔,我來看看你的傷吧。”慕尊走上前正色道。

“你懂醫術?”唐淑穎詫異的問道,怎麼這傢伙懂得東西這麼多。

“懂點皮毛,我這要上學呢不可能天天跟着你,要是下次他們再來找麻煩,就不好辦了。”慕尊擺擺手,他和唐淑穎已經有了交集,即便作爲朋友也不希望她出事。

“那就麻煩小兄弟了。”在楊叔看來,一個十六七歲半大的孩子既然會深奧的太極,他說懂醫術也就不覺得有什麼奇怪的了。說着將袖子拉了上去。

慕尊點點頭,伸出三指把起了脈。

一旁的唐淑穎靜靜不說話,不知怎麼的,她似乎在慶幸那天幸好把他請了上來。看着他俊秀精緻的側臉,又想起了之前的旖旎情況,嘴角微微上揚,感覺心裏突然很踏實。

過了許久,慕尊輕皺的眉頭輕輕搖了搖頭。

“怎麼,楊叔的情況不樂觀?”唐淑穎見慕尊搖頭,不禁擔心道。

慕尊沒有接話,道:“楊叔,如果您相信我的話,就讓我給你紮上幾針。”

“哈哈,這有什麼相信不相信的,來吧。”楊叔爽朗一笑。

“你讓守住門口,不要讓任何人進來。”慕尊沉聲道。

“我知道了。”

兩人把楊叔扶了起來,慕尊脫下了他的病衣,從‘袖口’中抽出太乙銀針。玄天真氣運至銀針之上,銀針就像是附着着一層微不可查的‘冰霜’。在心裏再次梳理了一遍,緩緩施針。

《黃帝內經》所述:“恬淡虛無,真氣從之,精神內守,病安從來。”沒有非分之想,平和安寧,真氣保存體內,形影不離,病不傷也。

十五分鐘後,慕尊微喘着氣收起銀針,顯然消耗很大。將楊叔的衣服穿上。輕輕道:“楊叔您自己調息一下,現在應該順暢了。”

“來,我給你擦擦汗,看你累的。”唐淑穎從兜裏掏出一塊絲帕,溫柔的給慕尊擦着額頭的汗水。

“謝謝~~”慕尊微微一笑,沒有拒絕。“我再給你寫張藥方,每日兩副,早晚飯後各一副,應該很快就能好起來。”從抽屜找出紙筆,思考了下將用藥寫了出來。

“好的,我這就去。”唐淑穎結果藥方,看着上面面寫着的各種生澀的中藥名稱,現在她也已經能很平常的接受着一切了。


過了一會兒,楊叔終於醒了過來。

深呼了一口氣,輕笑道:“小兄弟真是好本事,看來還真是老祖宗的東西好用啊。”轉過頭來繼續問道:“想必你有什麼要問的吧。”

“恩,我想知道那天傷你的是些什麼人。”慕尊嚴肅道。

“說來也慚愧,在陰溝裏翻了船。傷我的是個日本人…”楊叔微微苦笑道。

慕尊眼中閃過一絲精芒,果然!

唐淑穎拿着抓好的中藥走了進來,道:“藥我已經抓好了。”

“好了,事情我也已經知道了。我走了。”慕尊告辭道。

“你要走了?”唐淑穎見慕尊要離開,不知怎麼的心裏很是不捨。

“放心吧,我會經常看你的哦,拜拜了~”慕尊輕眨了下左眼。

“趕緊走。”唐淑穎受不了這傢伙,假裝討厭道。


“哈哈哈…..”

…………………………….

從醫院出來,已經是十二點了。慕尊給凌晨雪打了個電話,小妮子還在擔心他呢,先給報了個平安,讓她放心。

“看來這些日本人又和青衣堂的人勾結在了一起了啊。”走在空曠的大街上,慕尊自語道。

回到家,慕尊拿出剛買的筆記本電腦,最近他在學習電腦技術方面的東西,畢竟在現代社會想要做一個神偷聖手,電腦不懂不行的。

可是剛連上網沒一會兒,發現自己一下子黑屏了。

慕尊作爲一個電腦菜鳥級別的新手,這種問題憑他現在的技術根本弄不了,不由大罵道:“靠,是誰竟然敢黑我的電腦,這可是我剛買的啊。”

鼓弄了半天沒反應,正想斷網。突然從電腦屏幕裏跳出一個視頻窗口,慕尊停下手上的動作,將目光轉了過去。

慕尊看到屏幕上出現的一身紫衣擁有着柔美容顏的一個和他年紀相仿的女孩兒,精巧的雙眸正眨也不眨的看着他。慕尊心裏一愣,這時他總算明白自己的電腦爲什麼會出現問題了。有些無語道:“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就是紫玫瑰紫姬了吧。你們幾個姐妹怎麼出場都喜歡這種讓我提心吊膽的方式呢。我還以爲自己這電腦要報廢了。”

屏幕裏的女孩兒被慕尊說的俏臉微紅,有些害羞的說了句讓慕尊差點崩潰的話,“抱歉尊少,習慣了。我這就給你恢復過來。”

慕尊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她們總喜歡給我驚喜,我其實也習慣了。

重新整理好電腦,兩人以一種正常的視頻聊天方式進行對話。慕尊看着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見面的紫玫瑰,問道:“這次你找我有什麼事情。”

“回尊少,您要我準備的資料我已經全部收集好了。我已經把東西傳到你的電腦裏了。”紫姬淡淡道。

“哦,我看看。”慕尊點開電腦D盤裏唯一一個文件夾。

“你要找的東西存放在臨山市新建不久的世紀博物館中。博物館一共七十層,東西放在第五十二層。文件夾裏有世紀博物館的三維立體圖,以及安全防護系統,攝像頭等防護分佈。東西會在那裏存放三天,今天是第一天。裏面的普通保衛有三百六十八人,精英保衛六十二人,如果沒錯的話應該是中國祕密部隊的暗魂成員,一共八人。”紫姬介紹道。

“有什麼需要我特別注意的地方嗎?”慕尊仔細的分析着眼前的圖紙。

“因爲這次保護的東西至關重要,除了日本,還有美國,歐洲各國都派遣了特工。所以防護措施可謂嚴密到了極點,防護玻璃是超強承重防彈玻璃,地板牆壁是特殊材質製成的,只要溫度溼度噪音有了微小的變化,警報就會響起。通風口內也安裝了監控裝置,而且還需要兩重密碼驗證和一層聲控掃描驗證才能拿到。”紫姬說完有些不明白慕尊爲什麼一定要偷着個東西,這種防護就算是在強大的神偷技也會無可奈何吧。

“哦對了,我們的對話不會讓人竊聽到了吧。”慕尊問了另一個問題。

“放心,除非排在我前頭的那兩個傢伙同時出手,纔有這個可能。而且那兩個人彼此都看不順眼,所以不可能能有人竊聽到。”紫姬不淑女的白了這傢伙一眼。

慕尊撇了撇嘴,還真不他面子。

“我想知道這麼嚴密安全系統,你能讓它失控多久…”

紫姬略微沉思了一下,緩緩道:“最多三分鐘..” PS:寫在最前面:明天書就要上架了,今天是最後一天的免費章節,最少三章。

“只有三分鐘啊…”慕尊深深皺着眉頭,時間太短了。

“還有,我雖然只能將世紀博物館的安全系統暫停三分鐘,可是這三分鐘也是分爲三次進行。因爲這次用的是最新的超級電腦,如果安全系統無緣無故關閉超過一分鐘,警報仍舊會響起,而且這種情況最多出現三次。”紫姬再次說出了個不樂觀的消息。

“不是吧,這我好像想還真是沒招了。”慕尊聽完,想想就憑自己的能力還真夠嗆啊。

“其實我已經分析過各種出現的情況,如果非要得到那樣東西,最好的時機還是在它移動的時候。我想其他國家的特工也是這麼計算過的。”紫姬說出了自己想法。


“呼~~我知道那會兒下手最好,可是就達不到我想要的結果了。”慕尊苦笑的搖搖頭,“還有,說實話,我雖然自認爲自己的能力還可以,但是要讓我同時面對那麼多保衛以及各個國家潛伏進來的特工,我還真不覺得自己能解決的了那麼多人。”自信是好,可信心過頭的話就是自大了。

紫姬見慕尊地落下去的神情,像是想起了什麼,道:“我可以給你提供一副特製的眼鏡,有識別紅外線和照相功能;還有一個變聲器,可以模仿各種聲音。”

“真的?”慕尊驚喜道,雖說自己眼睛的視力很強了,但最終還是人眼,看不到神馬的不可見光。這樣東西可真謂雪中送炭呢啊。

紫玫瑰其實覺得按照她的意思,最好還是不要參與進去,畢竟成功率實在是太小了。

“好了,我先再好好想想,之後聯絡你。” 閃婚强愛:厲少,要給力 ,好歹專業對口。


“好的,我在你的電腦裏安裝了通信裝置,你有事的時候點擊一下,我就會知道的。”

“OK”說完畫面便消失了。

“司空,上次和你說的事情好像有些太困難了,但憑我現在這點水平還不夠啊。”慕尊犯愁道。

“我都聽見了,別擔心,我已經幫你想好了法子。”司空摘月輕點了點頭道。

“什麼法子?”

“教你真正的神偷技。”司空摘月淡淡一笑。

“真正的……神偷技?”慕尊瞪大眼睛,不禁嚥了咽口水。

“沒錯,之前我教你的東西不過只是些皮毛罷了。不過你既然已經決定了要出手盜取那塊石頭,所以我要再次對你集訓把你訓練成一個真正的神偷。”司空摘月道。

“呼~~司..師父。”慕尊深呼一口氣,恭恭敬敬的向司空摘月鞠了一躬,第一次認真地喊了一聲‘師父’。

“恩~~”司空摘月滿意一笑。

“想要成爲一個真正的神偷。第一,要有個敏捷靈活的身體。我之前教你五禽戲,就是爲了鍛鍊你的身體柔韌性,雖然小有成果,但是還是差很多。我聽到你們說什麼紅外線嗎?其實在古代也有類似的防護措施,只不過是一種極細透明的韌線罷了。想要躲開這個,就要有個超級柔韌身體。你看好了。”司空摘月說着身體做出各種身體極限的動作,下腰身體幾乎像是對摺起來;上身不動,直直的擡起左腿,臉貼住膝蓋處。

“第二,要懂得運用身邊任何物品,它們只要握在你的手中,都是你的利器,信手拈來。”司空摘月手掌在慕尊身邊輕輕劃過,在他沒有任何察覺的情況下,手機被頭髮牽動着順了出來。從兜裏摸出個硬幣,像是變魔術一般,硬幣忽現忽藏,最後手指輕輕一抖,乖乖回到口袋中。

一旁的慕尊目不轉睛的盯着看,生怕錯過了任何一個細節。

щщщ⊙ T Tκan⊙ ¢O

“第三,你要會製作工具。你們這個時代的設備確實很先進,我自認作出不出,不過我可以教你一些你能用得着的方法制造自己需要的。太乙銀針你還是不要用了,糟蹋了。”

“第四,提前準備好潛入和逃生路線,這就需要你徹底的瞭解地形,死角危險區你都要牢記在心。而且要分析出各種可能會出現的突發情況有多個準備,保證成功率要達到百分之八十往上。”

“第五,要會製造混亂和假象分散他們的注意力,也就是兵法中所說的聲東擊西。這個也許需要你找個人來配合你,你不是有四個美女暗中幫助你嗎?我覺得那個紅玫瑰比較適合,嫵媚尤物,很能吸引別人的眼球。只要出亂子,就會有破綻可尋,而你的機會也就來了。”

“第六,一切以保住自己的性命爲前提,畢竟你不可能一點意外都不可能。如果真的到了那個時候,老老實實的返回,沒有成功的可能性,不需白白費神。”

“這些,你都記下了嗎?”司空摘月認真地問道。

慕尊閉目回憶了一邊,點點頭。

“很好,因爲時間已經不多了。所以現在我把你的身體的柔韌提高,後面的等你出去以後我再逐一教你。”司空摘月道。

在慕尊殺豬般的慘叫聲中,司空摘月狠狠的將慕尊的身體翻來覆去的,進行着各種慘無人道的魔鬼催熟。幸好慕尊有些底子,如果換做一般人可能會直接疼暈過去。司空摘月因爲時間緊急,所以只能下狠手,對於他的吼叫聲不聞不問。

白色空間裏的六小時等於外面世界的一小時。一晚上六個小時的時間,司空摘月每做完一遍,便會給他按摩一次,如此反覆共十五次,慕尊全都咬牙堅持了下來。

………………..

第二天臨山一中,期中考試成績出來了。高一(五)班的老師們原本想讓這次的全校第一給同學們講述一下學習經驗。可是他們集體發現,這傢伙竟然翹課了。班上的同學見到老師吃癟的樣子有些好笑,心裏也很是羨慕,第一就是牛,老師都不帶生氣的。而楚箐原本知道了慕尊考了第一還有些不好意思,而他不在,心裏也有些失落。

而作爲當事人的慕尊,戴着個帽子,脖子上掛着一部單反相機在世紀博物館裏轉悠呢。紫玫瑰雖然給他提供了大樓內部的三維立體圖,不過他覺得還是實地考察一下比較好。

一旁的解說員正在滔滔不絕的介紹着館內的文物的歷史。慕尊一邊聽,另一邊則注意着周圍的人員流動。世紀博物館有七十層,可是開放的樓層是四十五層,可使用的電梯也只到四十五層。前三十五層的保衛基本上都是普通保衛人員,而到了三十六層的時候,慕尊明顯的感覺到那幾個看似遊客的傢伙實則並不是真的在欣賞東西,而是時刻的注視着周圍發生的情況。

慕尊像是個好奇的學生一樣,東張西望的看着展覽廳的個個地方,甚至還忍不住用手摸一摸,不時地大聲感嘆一下。照相機也是‘咔嚓~咔擦’的響個不停。

周圍的人見到他一副鄉下來的模樣,不禁用鄙視的目光看着他。而那幾個藏在人羣中精英護衛也注意到了他。不過看了半天之後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也就放心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