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楊無過總捕頭停頓下,鄒着眉頭繼續道:“唯獨信中的最後一句話,屬下推斷是此賊用自己的鮮血所寫,因此此人應該是衝着狄青雲侯爺來的。”

他身後依然揹着對把曾經名震天下的……離別鉤。

高大人沉吟一會道:“依據此人看最後的血書推斷,他應是百年前江湖大盜楚留香的後人,你的看法呢?”

楊無過顯然已經有所瞭解和準備,他苦笑道:這些天進入京城的江湖人成千上萬,很多都沒有路引,姓楚的在白玉京裏就算沒有一萬,亦有八千;而皇上留給我們的時間僅僅只有五天了,一個一個排除顯然已經不可能,同時亦難保這不是盜賊故意誤導,企圖轉移我們視線的一些慣用伎倆。”

兩人一起沉默了,他們身上亦有很多的壓力,不僅僅來自於狄青雲的壓力和若塵的暗示,更多更大的壓力來自於皇上,因爲抓賊是他們的本職,皇宮稀世珍寶被盜,連玉璽都差點失盜……大明朝有史以來的最具影響力的盜竊案非此莫屬。

良久之後。

高大人開口道:“可還有其他重點需要懷疑之人嗎?”

楊無過一呲牙,帶着些古怪的笑意道:“最大嫌疑人就是若塵總管,他完全可以將此事做的神不知鬼不覺。”


高大人搖頭道:“他跟着皇帝從老家一直到現在將近二十年都在侍候皇上,不可能有問題,何況他自己亦會因此掉腦袋,難道會有比掉腦袋更讓人害怕的事嗎?”

楊無過無言的笑笑,他辦案多年,什麼沒見過,有些事他並不是不能去做,而是去做了對大家都沒好處,所以不能做,不能說透。

祖上的遺訓:“不可參與朝廷政黨紛爭,他一直牢牢地記在了心裏。”

所以他在這個時候只有閉嘴不言,因爲他更加知道他的頂頭上司高大人是一個多麼厲害的人,其手段謀略不可估計。

在白玉京的財神客棧。

一個雅緻臨窗的包間裏,坐着三個人,一男二女。

楚月來臨窗而坐,窗口微微打開,正好可以看見街上的一些市井之喧鬧,這幾天大批的官差在四處的搜查,尤其是客棧、酒樓和煙花之地的生意明顯受到了不小的影響。

雖然大家都不太明白具體發生了什麼事……但是當日去的人實在太多、太雜,即使天子亦難掩全部人的口。

兩天來,市井之中,私底之下很多人都在談論着兩天前狄侯爺在皇宮內的那場訂婚之宴。

有羨慕狄侯爺當天收到的無數珍寶、賀禮的,如寶馬、神劍、陣圖、兵書、誅仙四劍等等。

但是最後,所有的**議題都不免停留在那個盜走白玉雕龍和白玉鳳凰之人留下的那張小紙條上。

紙條上寫的什麼呢?

隨着兩天來查案的瞭解,很多人亦都慢慢的都知道了大概是百年前名震天下的盜中元帥的後人做了此案。

留香公子、盜中元帥說的是楚香帥的本領之一,可他值得被人傳唱百年的並不是僅僅是因爲他的絕世妙手或者絕世輕功。

而是他做的事,他的爲人,他爲江湖和百姓的付出。

但是人們最關注的永遠都是新奇的話題和表面的東西……所有的人,當然包括江湖中人忽然對這個好像是從石頭裏蹦出來的楚留香的後人好奇極了、佩服極了、欣賞極了。

鈴鐺喝了口飯後的清茶瞥了眼正在喝茶的楚月來道:“楚大哥,你跟以前的留香公子有沒有什麼親戚關係呢?”

楚月來一口茶差點噴涌出來,幸好不太燙,他生生地吞了下去,放下茶杯道:“這話可別亂說,如果給人知道,官差可是會來找我麻煩,那時我欠你們的剩下的兩個條件可就沒人還了。”


葉小仙捂嘴笑道:“看你那點膽量,充其量也就殺殺狗,偷偷雞,做做見不得光的殺手,不過你好色的程度上肯定比百年前的楚香帥功力要深厚的多。”

鈴鐺跟着葉小仙的話,哈哈大笑,包間裏的風景頓時明亮了許多。

楚月來對於葉小仙的話只好苦笑,長嘆之餘亦不說話。

片刻之後,他道:“你們今天不是要去拜訪張大人嗎?怎麼還不去?”

他終於想到了一個擺脫這兩個妖精似的多嘴仙女的糾纏了……不知道這世上多少男人想要這種糾纏而不得呢。

楚月來發現只要在葉小仙面前一提那個張大人的張公子,她立刻就歇菜了。

“沒勁,要不是爹爹,我纔不願去呢?”葉小仙撅嘴說道。

鈴鐺笑笑,她心裏的想法也許跟小姐並不一樣,起碼她並不反感那個對葉小仙一直很癡情的出色男子——張天翔。

幾個人,閒談了幾句,楚月來面色看上去輕鬆無比,再無幾日前剛剛知道夏芸要跟別人訂婚時的低落和失望的痛。

只有他右手指和手心剛剛痊癒的傷疤,才依稀的鐫刻着他在那刻、那時的痛。

如今傷疤快好了,他的心念頭亦通達了,他知道自己的本事原來竟然如此之大……這種事如果不是爲了夏芸,即使是楚月來亦不會去做。

這就是愛——全都是因爲他愛夏芸,他不想失去她,他總要在她們訂婚的那天做些什麼,他纔會甘心、放心。

距紫禁城三裏之地,有一大宅門——張府——當朝實際的宰相所居之地,據說張大人門生故舊遍及天下,爲三朝元老,朝廷常青樹之一,號稱不倒翁。

葉小仙、鈴鐺持請帖前來拜訪自然受到了熱烈的歡迎,張天翔親自出來迎接,中門大開,僕役遍佈周圍。

跟隨張天翔一起迎出來的還有跟他一起從古城而返的使槍的大漢,左邊卻是那個被他取笑見了自己妹妹就傻了的神捕頭——亦是京城的刑部總捕頭楊無過。

張天翔的身後卻是他的妹妹——張玉倩,人很清麗、給人一種很溫馨、爽朗的親近之意。

張玉倩原來就和葉小仙見過一面,她們當時就已成爲了很好的朋友。

葉小仙沒有理會張天翔和楊無過,她直接走向張玉倩,拉起了她的小手,臉上綻放出足以迷死張天翔的笑容。

張天翔苦笑着看向楊無過,楊無過搖頭長嘆,不敢出聲支援,畢竟張玉倩在很多事情上可是很在乎葉小仙的意見的。

在感情的世界裏,神捕亦是常人,哥們亦要靠後。 星老見到斗鬼神一副不解的摸樣,頓時有些無奈!

「哼!真是便宜了你這小子!」星老笑罵一句,便打開了小木盒,頓時一股清香從木盒內傳來。斗鬼神定眼望去,只見一個藥丸正靜靜的躺在其中。藥丸呈乳白色,有指甲大小。

「這是什麼!?」斗鬼神從來沒有見過。

星老隨即一副疼鐵不成鋼的摸樣:「你還好意思說什麼!這可是「培元丹」!要不是我急著想看看你體內到底是一股怎麼的能量我才不會給你呢!這可是我發了很大的功夫才給你弄來的!不僅對你的傷勢有很大的幫助,並且對你的修為也有很大的提升!」

經過星老這麼一說,斗鬼神算是明白了,原來星老不是為了讓自己的傷勢快點好起來,而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我不用!你還是留著吧!」知道有求與自己,斗鬼神便擺出一副絲毫沒有對「培元丹」產生一點興趣的摸樣。其實斗鬼神也是非常的渴望,也希望早點康復。不過,他可不想就這樣,起碼要宰他一頓!因為斗鬼神知道,眼前的星老絕對擁有珍奇異寶!從那把半魔器視為垃圾就可以看出!

「你!」星老見斗鬼神竟然還不領情,一副氣急敗壞的摸樣:「你不要算了!」正欲離去,又回過頭來再次問道:「你真的不要?」

「不要!」斗鬼神語氣很是平淡。

「這是你說的不要的啊!不要後悔!」星老說完,便大步離去。斗鬼神見此,輕笑道:「3。。。2.。。。」還沒有數到1,星老便再次走了進來。隨即一副嬉皮笑臉道:「嘿嘿。。。。斗鬼神啊,這可是常人想要都得不到的東西啊!你看,我這也是為了你好!你就吃了吧!」

「可以是可以,不過我有一個條件!」斗鬼神此刻說出這句話,臉上也難免的有點尷尬。人家星老好心的救自己一命,還對自己那麼好。而自己卻想著怎麼去占他的便宜!不夠斗鬼神也知道,機不可失時不再來!錯過這次機會,下次不知道還有沒有這樣的良機。所以他可不能放過眼前的這隻肥羊!

「你這個小鬼!我給你「培元丹」讓你早日康復,你還要條件!野心不小啊!」星老,此刻也有點坐不住!臉色不由難看起來!自己好心救助與他,沒想到反被少年勒索!這要是傳到外面,他星老的臉面還能往哪擱!

斗鬼神一聽,知道是時候了,便連忙道:「我說星老,你讓我吃這顆丹藥還不是為了一睹我體內的神秘能量,再者說了!你也可以先聽聽我的條件嘛。這對你來說,簡直就是小意思!」此刻,斗鬼神看起來如同一個小惡魔!

「說吧!你有什麼條件!」

「我知道星老一定擁有許多上乘功法秘籍!不知道可否讓我挑選一本。」斗鬼神說出了自己醞釀已久的目的。

星老聽后,大笑而出:「哈哈。。。。你這個小鬼!就知道貪人便宜!不過嘛,我也挺喜歡的!好,我答應你!」說罷,星老便把培元丹遞給了斗鬼神。接過培元丹,斗鬼神左右看了幾眼,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發現后,便吞了下去。

小小的培元丹,被斗鬼神吞下后。立刻化為一股液體,順著斗鬼神的喉嚨,流進了斗鬼神的體內。

「嗯。。。」

斗鬼神不由的輕呼出聲。渾身上下變得舒暢無比。斗鬼神很驚奇的發現,培元丹化作的液體在斗鬼神的體內遊走起來。而隨著這神奇的液體在體內流淌,斗鬼神的內傷,也在以驚人的速度癒合著!隨著時間的推移,培元丹化作的液體最後也全部被斗鬼神吸收殆盡。而此刻,斗鬼神的傷勢已經恢復了一半!

「呼!」

斗鬼神深吐一口氣。感覺十分的舒服。如果不是還不能夠發出元氣來,簡直和平常無恙。星老見此,滿意的點了點頭,便再度離開。如今斗鬼神還不能用出那神秘的能量,再加上斗鬼神大傷初愈,也要適當的休息!

轉眼過了三天。在此期間,斗鬼神得到了無微不至的照顧!當然了,幫助斗鬼神的都是一些傀儡。而斗鬼神的傷勢也在培元丹的幫助下,恢復了大半!雖然沒有完全康復,但是此刻斗鬼神已經可以再度使用元氣了!

此刻,一間秘密洞窟內!星老正在一臉好奇的看著斗鬼神手中的那團半透明的元氣。臉上滿是不解之色!

「喂!星老,你看夠了沒有!」斗鬼神不由埋怨起來,他保持這個姿勢已經半個小時,手臂也有點發酸!

「別急,我在看看!」星老依舊重複著這句話!「哎哎哎!你別收回啊!」眼見斗鬼神收回了元氣,星老神色不由焦急起來,他剛想出了一點頭緒來。

斗鬼神甩了甩髮酸的手臂,一副吃了大虧的樣子:「我讓你看了那麼久,你還不知足啊!」隨即,斗鬼神想了想繼續道:「你要是想繼續研究的話也好,不過你得讓我去藏功法的地方,我一邊看功法,你就一邊研究。如何?」斗鬼神此刻心裡也是七上八下,他怕把星老逼急了,反而起到反作用!

星老一聽,陷入猶豫之中。他的藏書室內可謂是珍貴無比。平常根本不讓其他人進去,就連他的幾個老朋友也沒有資格。

「你要是答應的話,我保證叫你研究個夠!」斗鬼神繼續利誘道。果然,星老戰勝不了自己的好奇心。一臉苦相的答應了下來!隨後擺出一副被人騙了的表情,示意斗鬼神跟著他,便大步向前走去。

離開密室,這還是斗鬼神第一次見到星老的居住地!只見一個小花園般的場景出現在斗鬼神的眼前,而在花園的四周分別坐落著幾間小型的閣樓。閣樓造型獨特,每個只有三層。而星老帶領斗鬼神正在走向其中的一座!來到閣樓前,又是一個木人傀儡站在那裡。見到星老前來,連忙施了一禮,便打開了樓門。 入夜後,十八的月亮 依然很圓。

白玉京的夜晚最熱鬧的地方有 一樓、二院、三衚衕。

這句話說的六個地方是家裏女人極度厭惡、江湖男人卻非常留戀的溫柔之鄉、亦是英雄之冢。

其中的一樓就是指——青衣樓……它跟一般的青樓並不完全相同……正因爲它的不同和特別。

所以青衣樓也因此抓住了很多男人犯賤的心裏。

由此生意反而特別的火爆……也許是因爲其他青樓裏太容易得到的一個美麗的女子,所以很多男人會去但卻很少經常回頭再去,也不會特別珍惜這些青樓裏的女子——也許亦印證了一句話——得不到的纔是最好的。

今晚,十八。


一個很普通的夜晚,特別的青衣樓迎來了一位並不普通的客人……楚月來。

特殊的不是楚月來這個人而是他的身份——柳青衣唯一的兒子……柳青衣也不特殊,特別的是柳青衣恰恰就是曾經以前的青衣樓二十幾年前的總瓢把子柳城空的唯一女兒,他臨終前指定的承襲青衣樓總瓢把子之人。

換句話說楚月來是曾經的青衣樓總瓢把子柳城空的外孫——青衣樓唯一正統的承襲之人——不管是不是能被承認,這身份是明擺着如此的。

司徒攬月靜靜而深邃的目光一直在注視着進來後很從容不迫的楚月來,他在觀察他這個人和分析這個年輕男子所說之話的真實性。

司徒攬月是柳城空當年最器重的徒弟兼屬下,他今年不到五十歲,看起來人保養的不錯。

雙目之間精光暗藏,整個人具有一派宗師的氣度。

楚月來對他的印象非常不錯——很精明的人,同時亦能感到對方那高手特有的氣場和略略帶出的敵意。

很樸素的房間內,一張不大的四方桌子上擺着八個瓷器小碟子,大小適中。

瓷器很精美,四個涼菜刀功亦很出衆,造型精美。

四個熱菜亦沒有冷。

酒,當然更不會冷。

“請”,司徒攬月覺得這個人說的不管是真是假,只憑這氣度和這份鎮定功夫就足以配得上他敬上一杯,少年時即得到當時青衣樓總瓢把子柳城空委以重任的司徒攬月。

顯然是個愛惜年輕人才的當家人,年輕並不代表沒有才華,不能做出大事、做成大事。

這方面從青衣樓的規模從一百零八樓精簡、縮爲如今的三十六樓但實力和影響力卻比往昔柳城空時經營的更上層樓時,

這些都足以證明這二十年來青衣樓發展求精、去雜的理念是正確的,而這些都是當年還不到三十歲的司徒攬月做到的。

楚月來一仰頭,杯空、酒盡,十分的豪爽,似乎一點不擔心酒裏會不會有些別的東西。

“你不擔心我在酒中下點什麼?”司徒攬月有些笑意的說着,眼中略帶欣賞之色。

楚月來嘆氣道:“爲了如此美酒,就算酒裏真有點什麼,月來也要喝了再談其他。”

酒又已滿。

司徒攬月亦陪着楚月來幹了一杯帶着些疑問道:“信是我師父親筆寫的沒錯,可是本來一對的白玉老虎,爲何如今只剩下一隻雄虎,那隻小母老虎如今它在哪裏?”

楚月來心中忽然想起了那天在龍御殿內看見的夏芸,她美麗的容顏在他的心中勝過那在別人心中無價的白玉雕龍和白玉鳳凰,更不要說是白玉老虎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